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看來,他承受的極限,應該是在這個位置!

站在原地靜靜的感受了片刻,趙崑崙這才轉身下山。

搶手前妻:首席請離婚 下到了峰腳,譚正摯快步上前,連聲問道:「崑崙,你怎麼爬了那麼高?沒什麼事吧?」

趙崑崙一眼看過去,見到連譚正摯在內的胡教習等人,都是滿臉好奇盯著自己,不覺有些詫異:「怎麼了?」

譚正摯吁了口氣:「剛才你都爬到了六十多丈……」

趙崑崙嚇了一跳:「你沒看錯吧?頂多就是五十多丈吧?」

譚正摯朝著旁邊幾人怒了努嘴:「又不是我一個人看到的,大家都看到了,還擔心你出什麼事……」

趙崑崙微微皺眉思索了片刻,迎著眾人的目光笑了起來:「或許,是因為我恰好突破了的緣故……」

說著話,氣勢放出,譚正摯驚喜道:「崑崙,你真是太厲害了,只是上了一下青木崖,居然又突破了……」

胡教習一臉的將信將疑,卻也不再多問。

趙崑崙搖搖頭:「不是,我早就到了淬體七重的巔峰,今日突破,只是恰逢其會罷了!」

幾人說了幾句話,眼見時間不早,就隨同胡教習一同回去。

……

此後幾天,胡教習帶著大夥在青木學院里各個地方見識了一番。

青木學院很大,不過最重要的地方,也就是第一天所去的藏經閣青木崖等地,其他的地方,例如靜心林及青木崖后的密林,要不是輔助修鍊,要不是用來試煉。

四五日後,該走的地方都走完了,胡教習召集大夥,敘說了一下月考的內容及季度試煉的方式。

月考分為文試與武試,文試很簡單,就是隨機抽取三個問題,然後解答出來,一般來說,都是些修鍊的基礎,對於能進入青木學院的少年們來說,沒什麼難度。

武試則重要得多,每月檢測一次學生們的修鍊進度,每次檢測,都要求必須有進步,哪怕境界沒有突破,卻也得在別的方面體現出來,仰或力量速度進步,要不是內息增厚,或者是實戰能力變強……

即便再天才的人,也不可能每個月境界都能突破,所以,武試涉及到的檢測就很廣,相對文試來,也要複雜繁瑣得多。

對於學院的學生來說,最擔心的就是武試考核成績,因為學院為了增強學生的修鍊熱情與積極,設置了一個制度。

累計三次月考排名為最後一名,那麼將會除去正式學生的身份,回到平台那兒呆一年,第二年跟頭年沒有進入學院的少年們一同參與入學考核。

學院稱這個制度為『末位淘汰制』,而很多學生則會稱之為『魔鬼淘汰制』。

不過新入學院的少年們第一次月考的武試,因為沒有前次成績參照,所以只是進行境界修為的測試。

季度試煉花樣就多了,根據修為境界不同,試煉的內容也不同。

比如趙崑崙他們這樣新入學院的新生,一般來說,就是去青木崖后的密林中獵取一些野獸,找尋一些藥材,要不就是破除一些學院設置好的陣法之類。

試煉強調的是合作精神,並不是說誰的修為高,就必定能取得好的成績。

而修為提高之後,試煉任務也會跟著變得難一些,比如指點獵殺某種厲害的怪獸,找尋極為稀少的藥材,或者可以選擇完成學院里一些多年未解的難題,要不設置陣法來對付新生……

難度越大的試煉,取得的積分就越高,例如學院里有一道多年未解的題,完成了之後,可以獲得一萬積分!

胡教習花費了大半個時辰,才艱難的解說完了這些內容,然後如釋重負般說道:「明……明日開始,你……你們就隨意支配時間,想……想要去藏經閣就……就去藏經閣,想去……去青木崖就去……去青木崖,不……不過記得,二十五天之後就是月考的時間,這……這一次月考沒多大問題,大家……」

他話沒說完,譚正摯就笑嘻嘻揮揮手:「教習,我們知道了……」

胡教習點點頭:「很……很好,希……希望各位月考的時候用心一點……」 回到住所離晚飯時間還早,譚正摯等人嚷嚷著這幾天累了,要休息一下,在住所的會客廳里吹牛打屁。

其實這些天大家外出都像是遊玩一般,根本談不上累,不過幾個少年人初次離家,沒了人管教,又都是在好玩貪玩的年齡,放縱一些倒也沒什麼。

幾人裡面,趙大牛修鍊較為勤奮,譚正摯稍微懈怠,王進趙大邦兩人在兩人之間,而那個沒進入學院等待第二年考核的少年,則要比譚正摯都要懶惰一些。

沒能進入學院的少年名叫譚文元,是譚正摯的遠方堂叔,他剛進入靜心林就被彈了出去,不過就修為境界資質來說,卻稍稍要比譚正摯高一些。

雖然是譚正摯的遠方堂叔,年齡卻比譚正摯要小几個月,平素里好酒貪玩,人卻不錯。

聽到會客廳里的說話聲,他晃晃悠悠的從房裡走出來,看見眾人嘿嘿笑道:「喲,人都齊了?人生幾何,抓緊賭|博!來來來,玩幾把?」

譚正摯皺著眉頭:「你已經借了我……」話沒說完,譚文元一把摟著他:「我是你叔,提什麼借字?難聽,來,再給我點錢,咱們娛樂一下!」

譚正摯還沒說話,趙大牛嘿嘿笑道:「來,今日沒什麼事,誰怕誰?」

王進也跟著嚷嚷:「來吧來吧,閑著也是閑著……」

譚正摯眉頭舒展開了,冷笑道:「說到賭|錢,那可是我的強項,一會輸了可不準哭……」

幾人吵吵嚷嚷圍坐在廳內的桌子前,譚正摯拿出一個大碗及幾粒骰子開始喲三喝四開始賭了起來,他一隻腳踩在凳子上,喝道:「買定離手……」

一眼瞥見趙崑崙朝著房間走去,嚷嚷:「崑崙,來玩幾把……」

這些少年雖然比不上大家族子弟,家裡倒也不缺錢,趙崑崙這一點就比不上他們,自從他父親失蹤后,家裡的產業漸被旁人吞併,所剩無幾。

這次來青木學院,還是福伯賣了最後兩塊良田給他湊的路費,用來日常耗費那是足夠,可沒多餘的用在別的地方,加上他也不喜賭|錢,當下搖頭拒絕。

譚正摯跳下凳子,一把拉著他,從懷裡掏出一把銀元硬塞在他手裡:「玩一下吧,沒事,閑著也是閑著……」

趙崑崙卻不過他的好意,湊過去跟他們玩了起來,譚正摯修鍊學習之時奄奄不振,賭|錢時卻精神煥發,無論輸贏,聲音都震天響亮。

玩了一會後,譚正摯的聲音招來了不少人,聞聲而來的自然也是愛好這玩意的人,漸漸的廳里圍了不少人,有些觀看,有些參與。

趙崑崙見到人多了,他本不喜玩這個,當下把手裡的銀元還給譚正摯,就去冬青婉清房裡。

冬青婉清這些天並不是隨時都在修鍊,她處於破境的關鍵,所缺的只是一時的頓悟。

她到了引氣入體巔峰,彷彿比以往更多了些出塵的氣韻,淑女心經對氣度風韻有一定的改變作用。

說了幾句話后,冬青婉清湊近趙崑崙,輕輕依偎在他身旁,兩人相擁無言,卻勝似千言萬語,趙崑崙嗅著她身上的體香,只覺得心曠神怡,心思寧靜。

每天,兩人都會相擁片刻,趙崑崙正是年少血熱之時,免不了偶然會生出旖旎的想法,只是念頭閃過就隨即被他打消,修鍊淑女心經未到洗髓境之前,不能破了處子之身。

兩人正在纏綿,突然一陣嘈雜聲打破了平靜。

https://tw.95zongcai.com/zc/37910/ 本來譚正摯等人在外賭|錢聲音就頗大,不過隔了那麼遠並且關上了門,只是隱隱聽到喝喊之聲,此時的動靜卻頗大,隔著門都聽到了噼里啪啦的響動。

趙崑崙皺了皺眉,站起來說道:「我出去看看……」拉開門走了出去。

出了門聲音就更顯得更大了,一片雜亂的聲音,夾雜著時不時的幾聲慘呼,趙崑崙知道事情不對,幾步跨了出去,進入大廳,就看到一片混亂。

桌子已經被掀翻在地,廳里是一片狼藉,譚正摯等人正在廳里到處奔跑,躲避幾個人的追打,廳中擠在角落看熱鬧的人,時不時偷偷彎下腰去,撿著地上散落的錢,另有些人在門外探頭探腦的……

追打譚正摯等人的是前些日子喝醉了酒跟趙崑崙等人發生糾紛,卻被錢自當出面引發新生的憤怒,然後悻悻然離去的那幾個人,但其中少了調戲冬青婉清的人跟淬體巔峰之人。

這幾人是學院的老生,都是淬體境高階的修為,他們專門盯著趙大牛譚正摯等人追著打,邊打還邊喝道:「賭個錢罷了,玩什麼手腳?打死你們這些作弊的混蛋……」

譚正摯躲開一個人的一腳,嚷道:「誰特么作弊了,說了不讓你們來,你們偏偏要……」話沒說完,身後一人一掌打在他的肩上,立時讓他踉蹌幾步踩著地上的東西,啪嘰一聲摔倒在地。

趙崑崙一個健步跨出,一拳擊出,啪一聲,一張劈向譚正摯腦袋的凳子被他一拳擊得粉碎,趙崑崙右手探出,一把揪住抓著凳子那人,沉聲喝道:「滾!」

手稍稍朝外一揮,那人就被他丟出了門外,趙崑崙更不停留,旋風般的轉身,反手一個耳光,抽向正在朝著趙大牛不停踢打的人,啪一聲脆響,那人被抽得原地轉了幾圈。

剩餘兩人見勢頭不對,對視一眼,朝著趙崑崙圍攏過來,趙崑崙緩緩吸了口氣,跨出一步,一把就揪著其中一人的衣領,另外一人大喝一聲,抬腿朝著趙崑崙臉上踢了過來。

剛爬起來的趙大牛驚呼:「崑崙,快閃開……」

趙崑崙哼了一聲,待到那人的腿快要踢到臉上,這才探出手去,輕輕在那人腿上一拍,咔嚓一聲,那人慘呼聲隨著發出,蓬一聲結結實實摔倒在地,小腿彎曲成一個奇怪的幅度,看來骨頭斷了。

被趙崑崙揪著的人在趙崑崙出手之際,抬腿就朝著趙崑崙下腹踢去,倏然察覺四周景物天旋地轉,卻是被趙崑崙扔到了半空,沒等他發出叫聲,蓬一聲,趙崑崙一腳踢在他的腰間,一股巨力頓時讓他朝著門外飛去。

從趙崑崙出來,不過數息時間,場中的局勢頓時逆轉,有兩人被趙崑崙扔了出去,還有一人抱著腳在地上慘呼,剩下的一人渾身發顫,面色蒼白。 土黑狗懂人性,也能聽懂靈願的話,所以發出細微的聲音,搖晃著尾巴,對靈願示好。

靈願也省去了很多尷尬,雖然對狗兒沒有愛情可言,只有親情可言,但她還是希望狗兒能呆在身邊,起碼一日三餐不用愁,其它的日常瑣事也不用愁,只顧好好的過日子就行,然後過著自己想要過的生活。

豪門首席的麻辣嬌妻 土黑狗的出現,讓她省去了一些甜言蜜語。

「真乖。」靈願放下雙手,左手撫摸著小黑的腦袋。

張春蓮看到天馬上要黑了,想到林福生馬上要回來了吧,催促道:「願兒,回屋裡坐。吃點零食,等下再吃飯!」

靈願點了點頭:嗯。接著說:「狗兒,你幫三娘做飯吧。我買了一些菜。你看下要怎麼做?」

靈願牽著小黑,朝著林福生的家裡走去,來到了一個晾曬的地方,拿下了掛在竹丫杈上面行李,然後回到了屋內。

靈願從黑色的包袱內拿出了一些超市包裝好的零食。給張春蓮介紹道:「三娘,這些零食都是買給弟弟冬華吃的,這白色袋子裝的是豬肉,還有烤鴨等……」

張春蓮看到靈願拿出來的東西,問:「這應該很貴吧。」

「不是特別貴!」

……

靈願介紹了從袋子裡面拿出來的零食,讓狗兒去做晚飯。

張春蓮看到狗兒眼睛不好使,於是要去幫忙。

「願兒,你先喝點茶,我去給狗兒打下手。」

「三娘,他一個人能應付的過來,我們就在這裡好好的聊天吧。」

狗兒站在原地,揮動著手勢,示意他一個人能行。於是張春蓮也就沒進去。

然後說了一句:「所有的東西都在廚房裡面,要是不好弄,告訴我一聲。」

狗兒點了點頭。

當狗兒走進了漆黑的廚房,打開了電燈,稍微變得亮了一點。

霸武聖主 剛裝上不久的照明燈,不是特別亮,有點泛黃,還好狗兒不需要靠光生活,所以打開跟前的電燈,無非就是做做樣子罷了。

狗兒一個人在廚房做飯,一個人燒著柴火,廚房冒著濃煙,漸漸的變成淡淡的雲一樣,飄散了。

張春蓮看到廚房有了動靜,也就沒什麼可擔心的了,轉身來到了四方桌跟前,說:「願兒,你這段時間在深圳都做些什麼,吃的都還好嗎?我本想讓你叔叔寫封信給你,他說你應該快要回來了,所以一直拖著。」

靈願笑了笑:「在深圳還好,就是地方有點大,出去之後,找不到回家的路,還好我方向感比較強,要不然走丟了都有可能。」

「深圳的房子,和我們家裡的一樣嗎?」

「比我們的稍微好一點,都是磚頭房子,水泥鋼筋的。我們這裡的是泥土房子……」

……

靈願和張春蓮聊了深圳的過往。接著靈願看到張春蓮懷裡的冬華,問:「三娘,冬華,是不是哪裡不舒服,怎麼一抱他就哭。」

張春蓮之前打好了伏筆,讓林福生寫信給靈願,無非就是希望她早點回來,給冬華治病。

「哎,冬華身上的毛病太多了。看了不知道多少醫生,都不見好轉。每天看到他哭哭啼啼的樣子,我都心疼。」

靈願安慰了她一番,說:「有我在,三娘放心好了。我去深圳這段時間,考取了醫生資格證,正式成為一名醫生了……」

張春蓮臉上變得好轉,原本知道靈願用了很多土方子,治療了很多人。

如今靈願說考了行醫證,高興了幾分:「實在太好了。感謝上天對冬華的眷顧,這下有救了。」

靈願仔細看了下林冬華,看了下他的脖子,翻開衣服,看了下肚臍,眼睛等。

看完了林冬華的全身,說:「三娘,弟弟這個病,不是什麼大病。」

張春蓮的心情更加好了。她相信靈願說的話。

「要怎麼治。你幫我出出主意。」

「三娘客氣了。弟弟這個病需要養。出明天早上開始,每天給他蒸一個土雞蛋。到時候我讓狗兒拿一些土雞蛋下來。你記得給他蒸著吃。等身體養的差不多,我再開一個方子,他身上的毛病差不多痊癒了。」

張春蓮眼睛都濕潤了。看來當年答應原主的奶奶把林願撫養長大,是天意。

今日聽到靈願說的這些話,當年的辛苦,被村民指責話語,頓時煙消雲散。

「願兒,你真是我們的驕傲。」

「三娘,你客氣了。當年若不是你們收養我,哪有今日我。你把我當家人看待,冬華就是我的親弟弟,如今我有了能力,肯定要盡我所能去醫治他。」

「好,好,好,以後我們一家好好過,不論遇到什麼困難,我和你叔叔都會為你做主。」

「謝謝三娘。」

靈願也知道,如今她的身體是原主的,可能力遠遠在原主之上。在這個世界,恐怕還找不到敵手。張春蓮和林福生都是心腸極好的人,再說也幫了她的忙,現在就當作報恩吧。

聊到這裡,從不遠處的馬上上傳來了一陣聲音。

「春蓮,出來幫我推下車。」

一聽聲音,就知道林福生。他在做小生意,騎著一輛永久牌自行車,後座上載著一些魔芋。是從地里剛挖出來的魔芋。一個有兩三斤重,兩個麻袋,預計有150斤重。

「來了。」張春蓮抱著冬華準備出去。

靈願和她一塊出去,來到了家門口的小路上。

「叔叔,你生意怎麼樣?」

靈願打了招呼。

林福生先發出了笑聲:「願兒,你什麼時候回來了。現在生意難做,一上來就砍價。賣魔芋的人太多了。」

靈願走到了林福生的自行車後座的位置:「剛回來不久。我來幫忙推。三娘抱著弟弟,施不了力!」

「沒有你在家裡出謀劃策,這生意都不知道怎麼做了!」林福生看著一副很難溝通的樣子,其實做生意和顧客交流的時候,特別善良,也就是說顧客稍微強勢一點,他感覺有錢賺,立馬就答應了人家。

可能是因為家庭負擔重,林冬華要看病,還要養家,能賺一點是一點吧。 趙崑崙站在廳中,環視一周,淡淡說道:「我不管發生了什麼,你們都給我滾!」

渾身發顫那人結結巴巴說道:「太……太不講道理了,他們賭|錢作弊,還想耍賴……」

趙崑崙還沒開口,譚正摯就抱著腰叫道:「誰作弊了?誰作弊了?我們在這裡玩得高興,你們自己來的,結果輸錢了就耍賴……」

趙崑崙一大步跨到那人身旁,探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那人見到趙崑崙出手,嚇得抱著頭,就聽到趙崑崙淡淡說道:「跟你們講道理,你們就來橫的,跟你們來橫的,你們要講道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