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不過此時有些搞笑的是,眾人被栓成了一串糖葫蘆。

幻雨則走在最前方,手中拉著一根繩子。

如果第一眼看過去,自然會以為後面的那些人都是幻雨的俘虜。

對於他這個要求,無論是寽還是花姬,完全都是一頭霧水。

不過這般普通的繩索對他們來說也並沒有什麼影響,再加上看到幻雨一臉胸有成竹的模樣。

他們自然也只能任由他用他所謂的辦法一試。

到時候實在不行的話,那也只能硬闖了不是。

很快,讓他們目瞪口呆的一幕發生了。

他們一行人的出現,自然早就引起了那幾隻真魔的注意。

然而就當這幾隻真魔過來的瞬間,幻雨的口中卻突然發出了一些奇怪的語調。

更加奇怪的是,當幻雨發完這些語調之後,那些真魔不僅沒有露出絲毫的敵意,反而顯得有些恭敬。

就這樣,幻雨再次對著那幾隻真魔發出了一些奇怪的語調之後。

一行人就這般施施然的從這處守衛森嚴的通道明目張胆的走了過去。

直到眾人已經走出了老遠,儼然還是一副見鬼了的表情。

不過隨即眾人便將目光投在幻雨的身上,那般意思好像是在說,你到底是個什麼怪物。 看著眾人都用那般的眼神看著自己,幻雨也只得無奈的瞎扯道。

大概就是說當初在魔界的古魔禁地之中,曾經也遇到過一隻真魔,並且還被它抓了去。

關於這一點,花姬自然是可以作證的。

然後呢,那隻真魔當時不知道為什麼並沒有立刻殺掉自己,反而給自己喝了一種奇怪的東西。

所以從那之後,他便學會了這個種族的語言。

也就是先前自己對那幾隻真魔所說的那種奇怪的語調。

聽他這麼一說,眾人雖然還是有些覺得不可思議,但最終還是接受了他的說法。

反正能這麼簡單的平安通過,總的來說,總歸是好事不是。

見到眾人沒有多在此事上糾纏,幻雨也輕輕鬆了一口氣。

事實上他會個屁的真魔語言。

只不過是先前突然想起天怒曾經好像說過,於是他便詢問了一番天怒。

沒想到天怒還真的會一些。

所以呢。

至於先前他和那些真魔交流的那幾句,便是臨時從天怒那裡學來的。

原本他也只是起著僥倖的心理,誰曾想會這般順利。

不得不說,這隻能算起運氣好罷了。

或者是說,這些真魔的智商實在是有些堪憂。

順利的矇混過關之後,接下去的路途倒是較為順利。

而龍傲也在不久之後醒了過來。

興許是想起先前的態度有些不好,他也向幻雨投去了歉意的眼神。

幻雨自然不會跟他計較這個。

就這般再次趕了約莫一個月的路之後,眼看著已經即將接近荒族的所在。

卻不料變故再次橫生。

從前的龍傲因為很少出荒族,所以其實對路線並不是很熟悉。

好在是有寽在。

寽當初雖然來荒族的次數不多,但是大概的路線他還是有些記憶。

可就在他們快要抵達的時候,他們卻突然的陷入了包圍之中。

而且此次包圍他們的,乃是整整十道真魔。

其中最強大的那一尊,幾乎和寽的氣息不相上下。

並且它居然還會說人類的語言。

「如果我猜的不錯,那個會我族語言的,應該就是你吧,人類。」

這尊真魔的外表幾乎已經與人類無異,除了頭生犄角之外,他的雙手雙腳也並不是利爪,而是如人類一般的手和腳。

它的目光緩緩從眾人身上掃過,最後停留在幻雨的身後。

說完之後,它的鼻子還用力的嗅了嗅,露出了一絲恍然。

顯然是它好似明白了些什麼。

事實上先前它也只是偶然經過幻雨他們路過的那處通道。

然而卻在那時,原本守衛的那幾隻真魔卻提起了幻雨的事情。

這件事聽在它的耳朵里,自然便引起了它的注意。

抱著寧可殺錯不可放過的心態,於是它便召集了一些手下一同追了上來。

通過一路的追逐之後,它好似也發覺了幻雨他們的路線,所以便提前繞到了前面埋伏。

這不,這下還真的被它給撞到了。

並且也讓它發現了真相。

這倒是讓他有些興奮不已。

要是將這些在通通抓回去,說不定它又能得到不少好處。

想到這裡,它不禁舔了舔舌頭,看向眾人的目光彷彿已經勝券在握。

被它這麼一說,幻雨自然也明白了問題出在哪裡。

看起來自己還是有些太低估了這些真魔,他不禁這般想到。

不過很快,他便將這些雜念快速拋去。

如今既然已經變成了這幅場面,那麼沒有別的辦法,唯有奮力一戰了。

想到這裡,他便朝著寽看了一眼,寽沒有多說,只是輕輕點了點頭,隨即直接朝著最強的那尊真魔而去。

那尊真魔見狀,面露不屑,大笑著直接迎了上去。

與此同時,他還不忘朝著其他九尊真魔下達了一個命令。

這句話根據幻雨的判斷,應該是留活口的意思。

來不及多想,幻雨便直接迎上了其中兩尊真魔。

由於他們這邊要少上一人,並且玉兒這個小丫頭也並不擅長戰鬥,所以只有他暫時牽制住兩位。

花姬的修為對上一尊,完全可以遊刃有餘,所以幻雨便讓她和玉兒一組,以二對二,暫時也能頂住。

至於其他的,包括龍傲在內的五人,都是一對一的情況下,應該也不會出什麼問題。

也就是說,如今的關鍵都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這裡,幻雨也不再留手,悄悄對著眾人打了一個手勢。

他的意思自然是速戰速決。

如今本就敵眾我寡不說,萬一待會還有援兵到來,那屆時的局面將會更加不利。

眾人自然也很快就明白了這一點,紛紛祭出自己的兵器,一上來就絲毫不留手的動用全力。

這一下,那幾尊真魔瞬間有些吃力起來。

因為最強的那尊真魔下了留活口的命令,所以他們一上來便選擇的是纏鬥消耗的方式。

眾人突然這般加大力度,自然讓它們有些措手不及,導致瞬間落入了下風。

特別是龍傲那一處,他原本就沒有留手的打算,所以如今他那一處的優勢是最明顯的。

如果與他對戰的那尊真魔不趕快採取強硬的方式,恐怕很快便會被龍傲撕成碎片。

隨著時間的推移,事實果然如此。

就在其他幾處戰圈都還略顯平穩的時候,龍傲這一處已經即將分出勝負。

此時這尊真魔才終於恍然大悟,開始爆發自己全部的力量。

但是龍傲的嘴角卻掀起了一絲冷笑,然後以被擊中一招的代價,直接單手成爪,穿透了這隻真魔的脖頸。

一時間,大片的漆黑血雨揮灑而出,龍傲不禁發出了一聲震天的咆哮,來宣洩心中的暢快。

緊接著,他便直接朝著幻雨的戰圈掠去。

有了他的加入之後,幻雨這邊也是壓力大減,兩人聯手之下,頓時將兩尊真魔打得節節敗退。

眼看著情勢越加大好,幻雨不由得生出了想要將這幾尊真魔盡數留下的念頭。

不過很快,他的念頭便落空了。

因為高空之上那尊和寽戰的難解難分的最強真魔已經發現了下面的戰況,所以它沒有絲毫猶豫的發出了一聲奇異的咆哮,並且它的身體也緩緩開始了變化。

聽到這聲咆哮,幻雨已經猜到了此魔的想法,於是他面色一狠,立刻騰空而起。

先是用幻力使出了一道飛龍乘雲,再次用魔力同樣使出了一道飛龍乘雲。

當兩條巨龍同時出現的時候,幻雨連忙對著眾人大喝道。

「退。」

眾人聞言,沒有絲毫猶豫,立刻震退自己的對手開始朝著遠處而去。

就在那尊最強真魔正要下令追擊的時候,兩條火焰巨龍被幻雨控制著猛然撞在了一起。

「嘭,嘭,嘭…」

一時間,在對戰兩方的中間,無數的爆炸聲接連響起。 這樣一來,原本想要追擊的剩餘九尊真魔只能無奈的停下腳步。

待得所有爆炸的餘波散去之後,最強的那尊真魔面色陰沉的站在原地。

只見先前的那幾人此刻已經盡數消失了身影。

並且由於爆炸帶來的能量衝擊,使得周圍的一切痕迹幾乎很難捕捉,自然也就難以追蹤。

不多時,又有幾道真魔的身影迅速靠近,並且它們的身後還跟了一大群的妖獸。

當他們來到近前之後,不由得有些面面相覷。

因為先前他們接到信號便第一時間趕了過來,可是現在卻絲毫沒有見到敵人的蹤影。

只不過看見那道立在高空,渾身氣息有些起伏的最強真魔之時。

它們也都頗有默契的駐足在那裡,完全不敢多問。

片刻之後,高空之上的最強真魔也終於平穩了氣息。

隨後他便轉身對著先前還剩下的八尊真魔發出了命令。

因為它們八個都見過先前的幻雨幾人的樣貌,所以此魔便命令他們分成八隊,各自帶領一些妖獸以及新支援而來的真魔,開始地毯式的搜尋。

一旦發現敵人的蹤跡,便立刻發信號。

對於它的命令,那些真魔自然不敢有所異議,很快便分好了隊伍,各自朝著一個方向奔襲而去。

待得所有的屬下盡數離開之後,此魔的嘴角才緩緩流出一絲暗黑的血液。

顯然先前和寽交手,它也並不輕鬆。

並且雖然交手的時間並不長,但是它也隱約感覺到了寽的本體。

想到這裡,它的雙眼微微閃爍,隨即往前一邁,消失在了原地。

至於幻雨他們。

先前因為發覺了那尊最強真魔好似正在召喚援軍。

所以幻雨才當機立斷,根據自己的兩種力量互相排斥的特性,製造了那場驚天的爆炸。

而他們一行也趁此機會快速逃離了此處。

雖然最終只是由龍傲斬殺了一尊真魔,其他的幾乎也都沒有怎麼受傷。

但顯然此時的他們自然不能戀戰,否則一旦被圍困的話。

就算最好的結果是能突圍而出,恐怕也多少會有一些折損。

那樣的情況,他們自然是不想見到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