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我走,額跟你走。」韓包子跑向了洞口。

曹魏連忙跟了上去。

「轟!」一塊巨大的石頭落下,封死了洞口。

二人同時愣住,韓包子無力的跪在了地上。

曹魏看著已經塌陷一半的地宮。

「是我害了你,神子大人。」韓包子滿臉愧疚。

曹魏燦爛的笑著:「這世界上還沒有任何地方可以殺死我曹魏,包括這裡。」

「參見大人。」十幾個鐵人在這一刻同時出現,在曹魏的命令下在兩人身體上圍城了一圈,不斷擋住落下,坍塌的地宮建築石塊。

曹魏和韓包子站在裡面一臉的忐忑不安。

「轟!」最後一道落石聲落下。

四周瞬間安靜了下來。

曹魏打開掃描系統,發現自己二人如今已經被困死在了,這個由十幾個鐵人包圍的小空間內。

如果不能趕快找到辦法,就算不被餓死,也會因為各種外界因素最後導致死亡。

「神子大人,我們現在該怎麼辦?」韓包子一臉茫然。

曹魏淡定的拿出了吃的,率先吃了點之後,詢問系統道:「系統爸爸,你看你偉大的宿主就要死了,你找沒找到新的歸宿?」

「我呸!你是本系統見過最命硬的傢伙,怎麼可能會死。」系統咆哮著突然二人頭頂好似傳來了有人交談的聲音,還有岩石被搬動的聲音。

「二弟,聽說國師府昨天帶人去了地宮,今天這地宮塌陷了,是否證明這一切都和國師有關?」德隆文詢問著身旁的德越文。

德越文皺著眉頭說道:「恩師他的確對地宮做了很多的研究,但是這地宮建設上千年都未有坍塌跡象,這次坍塌肯定是恩師在裡面遇到了什麼麻煩。」

「大哥,二哥,搜查隊隊人已經派出,這地宮坍塌的位置還算好,不在森林內,否則對木頭的生產將會大大的影響。」德森文說道。

德隆文眼見三弟趕到,也就語重心長的講道:「三弟,局探子來報,曹兄好像被國師一起帶進地宮了。」

「什麼!」德森文大驚,連忙帶人無奈去挖掘:「曹哥你可千萬不能有事啊,否則我該怎麼向小雞交代啊。」

曹魏在幾人腳下,對上面的事情一清二楚。

「放心,很快就有人來救我們了。」曹魏放鬆的坐在一旁,喝著果汁,吃著棒棒糖。

韓包子也靠在一旁,閉著眼逐漸睡去。

不知道過了多久,傳到曹魏耳邊的聲音越來越近。

在德森文這個專業挖掘工的帶領下,這群惡魔猶如神助,很快就挖通了地宮。

「曹哥!曹哥…你沒事吧。」德森文敲擊著鐵人,在外面喊道。

曹魏控制鐵人們起身。

「我去,小森子你可算來救我了。」

「這位是?」德森文注意到了衣衫不整的韓包子。

曹魏連忙想要介紹。

「這位肯定就是曹兄挂念的人吧?」德越文突然打斷道。

韓包子臉色一紅,並未說話。

曹魏解釋道:「他是我兄弟的媳婦,和我真沒關係。 寵婚難爲

「原來曹兄好這口,怪不得上次不要宇文家的那些女人。」德隆文一臉我懂得。

曹魏百口莫辯,非常難受。

「二皇子,找到程三,程野,程七點屍體了。」一個衛士來報。

只會又有幾個衛士跑來,分別告知了程雲天點死訊和小黑點死訊。

當然,這群人並不怎麼在意小黑。

所以使得曹魏很容易的就得到了屍體。

順利交給了韓包子去安葬。

「大哥,恩師已死,我就先回去了。」德越文的表情很苦澀。

德隆文點了點頭。

不久,一個惡魔跑到了德隆文身邊:「大皇子,我們都搜遍了,沒有發現大夏斧。」 「不可能的,國師已死,其他人也沒有離開的跡象,大夏斧肯定還在廢墟里,再給我去找。」德隆文很著急。

這時曹魏和德森文剛好走了過去,聽到了二者的對話。

「曹哥,你知道關於大夏斧的事情嗎?」德森文小聲點問道。

曹魏連忙搖頭:「什麼大夏斧?我怎麼可能知道。」

「難道國師帶你進入地宮的時候,沒告訴過你關於大夏斧的事情嗎?」德森文一臉疑惑。

曹魏裝出一臉苦澀的表情:「不瞞你說,當初國師帶我進入的地宮的時候我是拒絕的,但是他硬是綁著我去,也沒告訴我去幹什麼。」

「好吧。」德森文顯得很無奈。

曹魏邊走心裡邊尋思著。

如果讓這群皇子知道自己得到了大夏斧,並且綁定了之後,絕對會要了自己的小命。

所以為了自己的生命著想,絕對不能說出去,也不能讓別人知道自己得到了大夏斧。

「曹兄,你來的剛好,我有點事情想要問你。」德隆文見了曹魏,立馬有點小激動。

「大皇子請問。」曹魏顯得非常客氣。

德隆文發問道:「你之前和國師一起進入的地宮,不知道是否見過大夏斧?」

曹魏一臉疑惑:「什麼是大夏斧?」

德隆文看向德森文。

德森文立馬拿根樹枝,在地上畫了一個圖形。

曹魏看了眼,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德隆文內心異常激動。

「我見過這東西,不會好像是被國師奪走了。」曹魏說道。

「國師?」德隆文皺起了眉頭。

之前來稟報發侍衛說過,國師已死。

「難道大夏斧在他的儲物戒里?」德隆文猜想道。

曹魏在旁一直沒說話。

之前離開的侍衛也折返了回來:「稟報大皇子,在廢墟內並未找到大夏斧,但是我們收集了國師的儲物戒和另外幾位死者的儲物戒。」

「嗯,很好,趕快讓人去解鎖。」德隆文很迫切。

「是。「侍衛帶著儲物戒離開。

曹魏這時也以累了為由,帶著韓包子離開了森林,重新回到了店內。

「老大你可算回來了。」盧青宇跑上前說道。

「怎麼?這才一天沒見我,就開始思念我了?」曹魏笑嘻嘻的說著。

盧青宇搖了搖頭,指著樓上說道:「老大,昨天來了一個自稱是你徒弟的人,我就讓他住了二樓的空房,可這小伙每天不知道在樓上搗鼓些什麼,老是發出各種刺耳的聲音。」

「徒弟?」曹魏尋思了小會。

讓韓包子自己去休息,自己則是走到了那間房前,發現門並沒有關后,直接推門走了進去。

「咻咻咻…」三支弩箭射來。

曹魏的行動敏捷,很快就躲了過去。

「師傅!」魯斑一臉興奮的喊道。

曹魏罵道:「你這一天天在房子里搗鼓什麼玩意呢?」

魯斑興奮的站了起來,手裡好像拿著一柄奇形怪狀的弩。

「師傅你看,這弩可是我耗費一天一夜不睡覺研究出來的魯斑連弩。」

「連弩?」曹魏走上前,將弩拿在手裡觀察著。

發現這弩上面的小凹槽當中既然裝了五支弩箭。

只要按下弩機的扳手,就可以使得五根弩箭瞬間射出。

「不錯。」曹魏對此感到滿意。

魯斑非常興奮,詢問道:「師傅,你啥時候教我附魂組裝人?」

「額…這個還需要過段時間,畢竟有些東西我們需要腳踏實地,急不來。」曹魏說著,從懷裡掏出基本從墓穴中收集來的書本,丟給了魯斑。

魯斑僅僅只是看了眼書名,就一臉吃驚的模樣。

「這都是絕版!師傅你真的捨得給我嗎?」

曹魏看似很隨意的擺了擺手,一臉不在意的樣子:「拿去吧,拿去吧,這些東西你師傅我已經用不上了。」

「謝師傅!」魯斑跪著磕起了頭。

曹魏退出了房間,心裡尋思著,隨著自己的勢力在帝都中不斷擴張,也是時候該去買件大院子,用於大家居住了。

「老大,我們要發財了。」關毛鳳興奮的跑了過來。

「幹什麼、幹什麼?我不是教導過你,不管遇到什麼事,都要淡定嗎?」曹魏訓斥道。

關毛鳳卻根本不聽,直接將信封交給了曹魏:「老大,我們真的發財了。」

曹魏非常淡定的打開信封。

裡面有一張黑金卡,還有一張地契,附帶一張信紙。

曹魏打開信紙。

「程雲天:曹小兄弟的親屬們,如果你們看到這封信,代表我和曹小兄弟已經死在了地宮裡,這黑金卡內有五十萬黑金,就當我給你們的撫恤金,而那張地契也是之前我答應曹小兄弟的,位置在安康大道一號。」

「我去!這小老頭既然咒殺我。」曹魏滿臉的不爽。

將黑金卡收起來后,問道:「安康大道在什麼地方?

關毛鳳回答:「就在我們街的隔壁,離的很近。」

「帶我去。」曹魏說了聲。

關毛鳳立馬帶著曹魏離開。

…幾分鐘過後,兩人站在一間無比豪華的院子前。

曹魏率先走了過去,推開大門,之前裡面嶄新如一。

「您是?「一個老邁的惡魔走了過來。

曹魏連忙取出地契:「我是這間院子的新主人,您是?」

「我叫程青,是這間院子的管家,現在他有了新主人,我也是時候離開了。」老惡魔說道。

曹魏連忙喊道:「老人家別走,如果你願意,還可以留在院子里當管家,工資的話我們可以談。」

「老朽已過半百,無兒無女要工資有什麼用,如果老爺不棄,給以給老朽口飯吃,老朽願意跟隨老爺。」程青說道。

「當然,當然。」曹魏很開心。

程青也開始進自己的責,帶著曹魏參觀起了院子。

「嘟嘟嘟…」曹魏的大哥大突然響了。

曹魏抽出來一看,只見吳漢林來電。

「喂?」

「神子大人你快回來吧,墮落城現在亂了,卓爾造反了。」吳漢林大聲喊著。

曹魏尋思了片刻,問道:「遊戲廳怎麼樣了?」

「按照你走前的吩咐,已經關閉了,可是如今的三號街區外都是賭徒幫眾,我們的口糧只能支撐三天。」 「你們撐住,我馬上回來。」曹魏顯得非常著急,也沒心思繼續參觀大院,急忙帶著關毛鳳回到雜貨店,讓幾人自己在大院里選房間后,快步向著城外走去。

「站住。」曹魏被城門口的一個惡魔攔住去路。

「幹什麼?」曹魏語氣不善。

惡魔講道:「你是地宮的倖存者之一,在未能找到大夏斧之前,你不能離開帝都半步。」

「那如果我硬要出去呢?」曹魏瞬間釋放出了威壓。

那種讓萬人膽寒的殺氣瞬間將四周的惡魔籠罩在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