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真正的白雪,應該在這附近,某一座屋子,做著相同的動作。

白雪一點都不意外,似乎早就知道被葉雄看破了一樣。

「看來聶公子也精通幻術。」

「白雪姑娘誤會了,我只不過修鍊了一門神通,能看清楚一些虛幻而已。」葉雄不承認自己會幻術。

潛意識裡面,他覺得對方如果知道他幻術,可能會有危險。

「原來如此,我還道聶公子精通幻術呢!」白雪笑了笑,又幫他倒了杯靈茶

「聶公子,我以茶代酒,敬你一杯。」白雪舉起茶杯。

葉雄沒有拒絕,同樣舉起杯,跟她一飯而飲。

此時,時間已經過了八分鐘,只剩下最後兩分鐘。

葉雄以為白雪會繼續問自己,但是她接下來,一句話都沒有說,只是在喝著茶。

葉雄好幾次想說點什麼,但是想到說多錯多,索性什麼都不說了。

終於,十分鐘時間過去了。

「聶公子,你可以出去了,我一會就宣布結果。」白雪說道。

「好的,白雪姑娘。」

葉雄轉身走出房間,來到門口站著,跟其餘的七個人站在一起,等待著最後結果。 葉雄剛離開,原本在座位上坐著的白雪,突然砰的一聲,身體消失了。

一個漂亮的人偶,落到地上,就像真人一樣,大步走著,疾步如風。

穿越後堂,後院,最後進入裡面的一個房間之中。

此時的房間裡面,布置跟剛才那個會客廳一模一樣,就連中間的茶几也一模一樣。

白雪還是跟剛才一樣,坐在椅子上,輕輕地沏著……

只不過,她面前的不再是葉雄,而是一個外表六十多歲,滿頭銀髮的婦人。

白雪伸手一收,將那人偶收入掌中。

「姥姥,你怎麼看?」白雪問。

老婦人臉上長滿皺紋,每一道皺紋都很深,看起來就像樹皮一樣。

「我剛才幾次想下手,都沒有機會,此人精神力太強了,在藥力沒起效果之前,我不敢用搜魂術,擔心被發現。我也不敢確定,他是不是你在夢中遇到過了那個人。」姥姥說道。

「他為什麼能看穿我的幻術。姥姥,你覺得,他還有什麼不妥之處嗎?」白雪問,

「他跟你說話的時候,一直都是用假音,雖然他一直都在用相同的叔率,但是恰恰出賣了他自己,一個正常人的聲音,不可能一直都在一個頻率的。」

「聲音是假的,那麼他的身份有沒有可能是假的?」白雪繼續問。

「這種可能性非常大,像他這種實力,絕對不是席席無名之輩,可是我從來都沒有聽說過,正道之中,有一個叫聶雲的人。」姥姥回道。

「無論他是不是我在夢中遇見的那個人,我都一定要想辦法查清楚。」白雪目光之中,閃爍著亮光。

……

一行八人,在外面等了差不多半小時,白雪這才從裡面出來。

她臉上帶著笑容,目光看向周圍。

除了葉雄之外,其餘的修士,全都尷尬地低下了頭,為自己剛才在裡面的冒犯,懊惱不已,甚至沒有顏面去看她,但是又不甘心就這樣離開,所以個個都在消耗著。

「經過剛才一番測試,本來我是想選出最後五名的,但是非常遺憾,有七名不合格,所以最後只有一個合格。」白雪說完,目光落到葉雄身上:「聶雲留下來,其餘的人請離開。離開之前,可以去大廳領一份獎品。」

被篩選下來的七個人,雖然個個都很不服,但是一想到自己在裡面做的事情,就感覺無動自容,沒有絲毫意見,轉身灰溜溜地離開了。

現場,只剩下葉雄一個人。

「聶公子,陪我四下走走如何?」白雪問。

「當然可以。」葉雄道。

白雪帶著他,穿過一條條的走通,幾次輾轉之後,面前突然出一大片桃花林。

滿滿一片,幾萬平方米,如果不是親自入內,誰會想到百里家裡面,會有這麼一大片的桃花園。

在桃花樹之中,葉雄隱約可以看到,中間有間木屋。

此情此景,讓葉雄眼睛一亮!

這裡的布景,跟第四幻境之中,白雪所住的木屋,何其相似,看得出來,完全是按照那幻境布置的。

「聶公子,這裡漂亮嗎?」白雪問。

「太漂亮了,簡直就像是夢中的景像一樣,沒想到在現實之中,還能遇到這麼漂亮的桃花園。」葉雄感嘆。

我的絕色總裁未婚妻(又名:神級龍衛) 「這桃花林,就是我夢境之中的情景。」白雪嘴角露出一絲淡淡地笑意,說道:「最近這幾百年來,我時不時都在做一個奇怪地夢,夢見自己進入一個桃花林之中,遇到各種各樣的人,然後發生一些奇怪地事情。這種怪病折磨了我幾百年,我看過很多藥師,沒有人能夠檢查出我的病症,最後我也就麻木了……」

「原本做夢是沒什麼的,但是這個夢……很難以啟齒,我每次過入夢境之中,就彷彿進入地獄一樣,感同身受,但是在夢中,我又支配不了自己的身體,彷彿身體是別人的,但是痛苦,又實實在在,」

「我以為,這輩子都逃不過這種夢魘般的感覺,誰知道有一天,夢中突然出現一個男人,他為了救我犧牲了,那時候我哭了,然後,夢就醒了……」

「從此之後,我再也沒有做過那個夢了,那種被惡魔纏身的感覺,也不復存在了。」

「我很感激那個人,一直想找到那個男人,向他道謝,但是我知道,那只是夢……」

「我說這些話,是不是很可笑?」

白雪一邊走,一邊說話,似乎有些自言自語,似乎又有些語無論次,一般的人,還真聽不出她在說什麼。

但是葉雄不但知道,內心還翻江倒海。

因為,他就是在那個第四幻境之中,把她解救出來的人。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白雪不是在幻境之中幻化出來的嗎,怎麼可能在現實中出現?

就算幻境的創造者,以現實人物為藍本,借用了她的模樣,在第四幻境之中,創造出白雪這個人物,那白雪也不應該感同身受,彷彿自己也進入了幻境之中吧?

難道她跟自己一樣,也是第四幻境的闖關者?

在第四幻境之中,有兩個是現實之中的人,兩個闖關者?

葉雄想來想去,怎麼也相不明白。

他真的很想問清楚,但是萬一對方故意套自己的話,如果自己主動說了,那豈不是告訴對方自己的身份?

江湖險惡啊!

萬一對方在下套呢?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笑的,我也曾做過很奇怪的夢。」葉雄笑道。

白雪看了他一眼,臉上露出遺憾的神色。

兩人在桃花園之中轉了一圈之後,回到小木屋之中。

整個過程之中,葉雄能感覺到,白雪時不時在打量著自己,似乎想從自己的表情,看出點什麼。

以葉雄的演技,能讓她看出來,才見鬼了。

「白雪姑娘,我這一次前來參加考核,是有一事相求的。」

葉雄終於直入正題,他可不想再繞圈子了。

「你瞧我,跟你聊得太投入,居然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白雪尷尬地笑了笑,然後問:「你提自己的要求吧,只要百里家能做到,一定幫你做到。」 「白雪姑娘有沒有聽說過《凝冰功》,《長青功》跟《大地功?》」葉雄問。

婚寵嬌妻 「聽說過,這是五行功法,一種有五層,怎麼,你想要哪一門?」白雪問。

「我全部都要。」

「聶公子,你真會獅子開大口,來這裡的人,都是求一個要求,但你這是三個要求了,會不會有點過份?」白雪似笑非笑地說道。

「白雪姑娘,這三門功法並不難找,比起我提一個更難的要求,你反而更希望這個吧?」葉雄道。

「咱們百里家可是有規矩的,一個要求,就是一樣東西,如果你覺得這些東西沒多大價值的話,可以提其它的要求,規則,不能改。」白雪道。

「那我用錢買,行吧?」

白雪沉思了片刻,這才說道:「這樣吧,我們府上有《長青功》跟《凝冰功》,你可以要一個,另一門功法可以用錢來買,至於《大地功》,我們府上並沒有,但是我知道從哪裡可以找到。」

聽完她的話之後,葉雄大喜,如果把所有五行功法全都集齊之後,他就可以把所有的功法修鍊到第四層,到時候看看能不能有機緣突破一階。

「聶公子,我可奉勸你一句話嗎?」

「但說無妨。」

「這幾門五行功法,並不是非常了不起的功法,在仙魔界之中,還有很多功法,遠在這幾門功法之上,我勸你,還是別把太多的心思放在這上面,一個人精力,是有限的。」

這些話,以前不只一個人對葉雄說過。

但是,這是葉雄目前為止,最有用的功法,而且是別人無法複製的。

別的人,不一定能修鍊五行功法,就算能修鍊,木水火土容易,但是金系功法就沒那麼容易了,現在已知道的金屬性功法,大多數是佛門功法。佛門功法是最難修鍊的,有些人,修鍊幾百年,都未必能修鍊到第四層。

「多謝白雪姑娘提醒,這些不是我要的,我只是幫朋友在找而已。」葉雄說完,然後又問:「對了,白雪姑娘,不知道你們這些功法,賣多少錢一門?」

「價格不貴,也就兩萬顆中品元石左右。」

葉雄算了算,自己身上還夠錢。

「那勞煩姑娘了。」

「公子請稍等一下。」

白雪站起來,走出房間,離開了桃花林。

十幾分鐘之後,她回來了,手裡拿著兩個魂簡。

「聶公子,這兩個魂簡,一個是《長青功》,一個是《凝冰功》。」她將兩個魂簡遞了過去。

葉雄接過,以意識讀取,很快腦海之中,就多了兩門功法的內容。

他只是略略一看,就知道這是真的,因為他已經修鍊這兩門功法很長時間了。

「多謝,不知道剩下的《大地功》,在什麼地方可以找到?」葉雄繼續問。

「《大地功》比較難找,當初擁有《大地功》的門派,在仙魔大戰之中被滅門了,沒有流傳出來,我們當初花了很多時間,都沒有找到。」

「這是什麼門派,姑娘可不可以告知?」

「叫厚土門,原本是大秦帝國的門派,家族姓楊,楊家有沒有後人留傳下來,就不得而知了。」

葉雄心想,這次前去大秦帝國,正好找一找這個楊家的後人。

無論如何,他一定要將《大地功》找到,這是他短時間之內,快速進階的辦法。

「這是兩萬顆中品元石,多謝姑娘相助,我還有要事,就先告辭了。」葉雄拿出一個靈石袋,放到桌面上。

「聶公子,我送你一程。」

兩人走出桃花園,朝大門口走去。

眼見就要走到大門口,白雪突然說道:「聶公子,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道公子能不能答應我。」

「姑娘請說。」

「我知道公子一直都化著妝,沒以真面目見人,就連聲音也是喬裝的,不知道白雪有沒有這個資格,一睹公子的真容?」白雪看著他,目光中含著期盼。

葉雄搖了搖頭,說道:「我年輕的時候受過重傷,臉容被毀,嗓音漏風,如果我真以真面目示人,怕唐突佳人。」

「公子覺得,我是一個以貌取人的女人嗎?」白雪依然不甘心地說道。

「白雪姑娘,多謝相贈,咱們後會有期。」

葉雄說完,作了一個揖,轉身大步離開,沒有絲毫停留。

這個白雪身份實在是太神秘了,沒有知道她的真正身份之前,葉雄不敢冒然暴露自己,以免惹來不必要的麻煩。

走出百里家,葉雄正準備回客棧,突然面前走來兩道熟悉的人影,擋住他的去路。

「站住。」萬勁豪喝道。

他帶著一名手下,來到葉雄面前,攔住他的去路。

葉雄掃一下兩人的修為:一個元嬰中期,一個元嬰初期。

「有事情嗎?」葉雄站直身體,淡淡地問。

「小子,幾千人之中,只有你一個闖過第三關,行啊,有點厲害。」萬勁豪聲音嫉妒恨,他原本以為自己會過,沒想到過不了,偏偏讓這小子過了。「在裡面呆這麼久,白雪姑娘找你幹什麼,有沒有什麼東西送給你?」

葉雄看了周圍一眼,發現周圍有不少的修士看著,他根本沒有把握,神不知鬼不覺把三人殺掉。

萬勁豪是要殺的,但不是現在,如果他殺了萬勁豪,肯定會驚動萬勁秋,接下來的行動,會受影響。

「我就先讓你再活一樣子,再慢慢殺你。」葉雄暗暗道,收斂了騰騰殺氣。

「臭小子,豪哥問你話呢,啞了?」旁邊的修士喝道。

葉雄正想反駁,正在這時候,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來:「萬勁豪,你們要幹什麼?」

白雪從裡面走出來,步子很慢,但是聲音很遠就傳了過來,帶著憤怒。

「原來是白雪姑娘。」萬勁豪原本冷傲的臉上,頓時就變得像哈巴狗一樣,笑道:「我們正想跟這個道友交個朋友,幾千人,就他一個人闖過,一定是位了不起的人物。」

「聶雲,他說的是真的嗎?」白雪望著葉雄問。

「他剛才在威脅我,讓我以後別跟你交往,說你是他的女人,不然讓我好看。」葉雄淡淡地說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