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之所以這麼肯定,是因為這龍興武館的弟子十個手指頭就數的過來,根本不存在記不住的可能。

「不會是去拜師的吧?」另一個十歲左右的孩童忍不住開口,語氣里卻滿是譏笑。

最後一個少年年約十三,聞言也是忍不住笑道:「快別逗了,這龍興武館天天大門緊閉,就怕其他武館去踢館,慫的要死。誰還會去報名?」

踢館,是在武館之間流傳近百年的傳統。

武館師傅想要賺錢,想要收徒,最直接的方法就是要將武館在圈內揚名,而這名氣怎麼來?自是對其他武館踢館,打出來的!

踢館的傳統早在武館文化成立最初就盛行起來,百年前甚至幾十年前,武館之間的踢館還要簽立生死狀,比試之中若失手致殘致死,對手都不需付任何的責任。

但現在已然不同,法制社會人命大於天,武館之間簽立的生死狀本就沒有法律效應,也就根本不能算數。

只是踢館文化猶在,在當下社會美名其曰切磋交流,大都點到為止,即便受傷也不會傷及性命。

這周圍共有武館十九家,而這龍興武館更是傳承了上百年的武館世家,只是如今今非昔比,龍興武館在外國武種的衝擊下遲遲不願放棄華夏傳統武術,不肯轉型,如今門庭蕭條,已兩年未曾吸納新學生,踢館記錄更是已經突破十四連敗。

且都是其他武館主動上門踢館,龍興武館不願主動認輸,不得已而迎戰。 第一千四百二十五章人神到來

與此同時,大山山頂。

和山腳不同,山頂處是一片巨大的湖泊,散發著一縷縷可怕的寒意,若是修為不足大帝巔峰來到此處,就會被直接冰封,失去生機。

「江定山,楊白龍,今日就算是你們二人聯手,也擋不住我!」

一名身著仙袍,額頭上有著三道疤痕,一雙眼睛宛若雷電,有著武神六重修為的青年,發出了一聲長嘯,身上盪開了一道又一道的晦澀神文。

「韓明立,你太狂妄了!」

另外兩位修為同樣達到了武神六重的青年,眼中都浮現出來了抹怒意,身形變幻,法陣鋪開,兩門古老的神術,同時運轉。

「殺!」

其他的武神強者們,則是不斷出手,神術破空。

縱然他們這一邊只有二十多人,不及山腳道場上的三成,但是他們的戰鬥,更加可怕,每一息之間綻開的力量,足以轟殺一群大帝。

要不是此處籠罩著一股強大神力,他們的戰鬥,恐怕會讓整座大山為之動搖,層層破碎。

也就在這個時候,韓明立、江定山、楊白龍這三人的表情,忽而一凜,其他的武神強者,也隨即察覺到了什麼,神色怔住。

只見到,有著十幾道帝線,穿過了那股無形神力,破開了一道道寒意,飛向了那三塊紫金色令牌。

「山腳下有著大帝對這裡出手?」

誰也沒想到,會突然發生這種事情。

「大膽!」

韓明立三人率先反應過來,一門門的神術,便準備全部爆發。

砰!

突然之間,數道帝線齊齊碎裂,化作了數千把蹦滅之刀,湧向四方。

「術中之術?雕蟲小——」

「不好!」

話還沒說完,韓明立三人,就敏銳的感知到,剩下的三道帝線,將三塊紫金色令牌層層纏繞,以著驚人的速度,飛出了這片湖泊。

剛才的術中之術,不是對付他們,而是一個幌子。

「被奪走了?」

在場的武神強者們,眼中都忍不住露出了抹震驚之色。

要知道,籠罩在這裡的力量,哪怕是他們聯合起來,也需要耗費一定的時間,才能夠將之打碎,更別說強行穿過了,這區區幾道帝力,是如何做到的?

「邱鴻?竟然是他?」

韓明立三人的目光,立刻落在了山腳下的道場上,看到秦南,微微一怔之後,神力運轉,喝聲如雷,炸響在整個天空中:「邱鴻,給你最後一次機會,把旱魔紫金令交出來!」

對於邱鴻是如何辦到的,他們絲毫都不好奇,在這個世界上,一些奇奇怪怪的手段,實在是太多了。

「他竟然連旱魔紫金令都給搶到手了?」

山腳下道場上的諸多大帝們,臉上都露出了抹濃濃的震撼之色。

他們萬萬沒有想到,在得手十五塊旱魔紅玉令之後,邱鴻竟然還干出了這樣的事情。

這個傢伙的膽量,未免也太大了吧?

「無主之物,何必交出來?告辭。」

秦南淡淡一笑,在諸多武神強者、大帝巨頭的目光之下,腳尖一點,化作了一道驚人長虹,飛出道場,沒入天邊。

網游之金剛不壞 這大山山頂畢竟有著二十多位武神強者,而且每個人至少是武神三重的境界,為了以防萬一,他現在必須得迅速離開這裡。

「師……師兄!」

道場之中,遭到重擊的徐東決,連忙大聲吼道:「邱鴻把我們這裡的十五塊旱魔紅玉令也給奪走了!」

「什麼?」

這一剎那,饒是韓明立等人的心境,也忍不住臉色大變。

如此一來的話,那豈不是所有的令牌,全部都給邱鴻奪走了?

屆時旱魔仙墓打開的話,那他們三大勢力之人,如何奪取傳承?

「師尊、長老,爭奪出現了意外——」

「所有人都給我聽令,現在速速全力出手,打碎這裡的力量,屆時動用一切手段,全力追殺邱鴻——」

韓明立三人畢竟是三大勢力之中的頂尖天才,轉眼之間,就反應過來,傳去了一道道神念。

轟!轟!轟!

不過多時,種種帝神之光,齊齊閃耀,那籠罩在山腳、山頂處的兩股磅礴之力,也是連連搖晃,劇烈震顫。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百息之後,旱魔戰場外圍。

秦南的身形,在天空之中,一閃而逝,速度不弱於一尊武神二重強者。

突然之間,他的身形,微微一振,在冥冥之中,彷彿浮現出來了一隻無形巨眼,正緊緊盯著他的身形。

「隔了這麼遠的距離,居然還能鎖定我的身形?」

秦南眼神一驚。

看來這群九天之中的天才,比他想象中所掌握的手段,還要強大不少。

「照此下去他們肯定能追上我,而且他們各自勢力中的強者,也有可能會趕來,我得找一個藏身之所。」

秦南腦海中閃過一道念頭。

他現在手中沒有斷天刀,斬不掉這種無形的封鎖,只能用其他的辦法。

「就去那裡。」

秦南很快便打定了主意,朝著另外一邊飛去。

幾十息之後,韓明立的聲音,通過了一門古老的禁術,跨越了無數的距離,突然在秦南腦海內炸開:「邱鴻,你現在——」

「少給我廢話。」

秦南身上帝力一振,就將這聲音直接隔絕。

「到了。」

再過了數十息之後,秦南的腳步,微微放緩,在他的面前,則是之前所遇到的那片詭異無比,寂靜冰冷的漆黑森林。

從此處的氣息推斷,縱然是諸多武神強者,甚至是更為可怕的強者到來,都能阻擋一二,有著很大的可能找到生機。

然而,就當他身形要飛入這片森林的剎那,他猛然感受到了什麼,臉色頓時一變。

轟!

這片天地的上方,彷彿遭到了一記恐怖的打擊,數百里的虛空,驟然坍塌粉碎,一道道猶如浩瀚大海般的恐怖勁氣,湧向四面八方。

一道接著一道的恐怖氣息,則在那破碎虛空的深處,如同火山爆發一般,接連浮現,憾動天穹。

這些氣息,超越了武神,達到了秦南從未見過的人神!

「大膽賊子,給我死!」 如今,龍興武館整日大門緊閉,就是為了要將前來踢館的人拒之門外,以保留武館的最後一絲顏面。

酷酷總裁的落跑新娘 儘管在同行面前,龍興武館早已在圈內淪為了笑柄。

大門左側懸挂著一隻拳頭大小的搖鈴,司月寒走在最前,見狀便抬手搖了搖那鈴鐺。

鈴鐺發出脆生生的響聲,只是龍興武館的大門還沒被人打開,周圍其他武館的人聽見了聲音,卻是一窩蜂的跑了出來!

「又有人去龍興武館踢館了?」

「哈哈,我等了快一年了,終於要等到龍興武館的第十五次連敗了!」

「聽師傅說,白雲市武館連敗紀錄就是十五連敗,還是發生在六十多年前,如今怕是要被龍興武館給破了!」

所有人興奮的伸著脖子往這邊看,一臉看熱鬧的表情。

司月寒身形挺拔,周身難掩強者氣息,在幾人之中最是扎眼。

「看那為首的黑衣少年,瞧著就是個狠角色。」

也有人看著簡艾道:「那女生長的不錯,不知道實力如何?不過收拾祁薇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哈哈……」

議論聲和嘲笑聲不絕於耳,而且這些人似是絲毫不避諱,根本就是毫不掩飾的說出這些話。

簡艾及不可查的蹙起秀眉,側頭,眸中冷芒射出,寫滿了不耐。

「呦,這女生眼神夠犀利的,嚇我一跳!」

「我剛心也『咯噔』一下,看來是個有本事的人!」

「……」

儘管被簡艾的目光震懾了一下,可這些人顯然並未往心裡去,眼下最期待的熱鬧就是想要親眼看見這龍興武館的十五連敗!

兩分鐘過去了,大門依舊緊閉不開。

司月寒和簡艾對視了一眼,簡艾開口道:「再搖一次!」

司月寒點了點頭,又搖了搖手中的鈴鐺。

好半晌,就當簡艾要用透視看進去的時候,大門終於被人緩緩從裡面打了開。

開門的是一個男孩,大概有十七八歲,樣子格外俊俏清秀,身體略有些纖瘦,卻帶著一絲如風般的淡雅氣質。

「請問你們找誰?」

男孩緩緩開口,聲音如清泉般流淌悅耳,神色平靜如蓮,雖沒有敵意,卻保持著一種防衛的疏離。

簡艾當下上前一步,露出一抹示好的微笑,緩緩開口道:「我們是來拜師學藝的。」

這聲音不大不小,卻是能讓周圍不少人聽進耳朵。

「我去?什麼情況?不是踢館的?」

「去龍興武館學武的?」

「真是人活的久了,什麼都能見到……」

這些人驚訝中難掩嘲弄,話里話外都在諷刺龍興武館,更是將簡艾幾人想成了什麼都不知道的小白。

畢竟龍興武館在白雲市武館圈裡的名聲,早就是一個笑話了。

門后的李墨白聞言也是一愣,似乎是以為自己聽錯了,眼中的錯愕情緒一閃而過,繼而又問了一遍:「你剛才說什麼?」

簡艾不急不躁的應到:「我們是誠心來拜師學藝的。」

李墨白從驚詫中回過神,目光一一掃過三個人,最後落在赤陽身上,微一皺眉。 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枯瘦大手

伴隨著一道如雷般的喝聲,一隻通體碧玉,纏繞著無數雷霆的巨大手掌,跨越了無窮虛空,朝著秦南的身形,狠狠拍來。

霎時之間,秦南整個人彷彿遭到一座神山壓住,身體動彈不得絲毫,只能眼睜睜看著。

在九天之中,武神之上,乃是人神、地神、天神以及仙的存在。

達到了武神的修為,體內就會孕育出一枚神格,具備神力。

若是修為達到了人神,那麼這神格就會進行一次蛻變,擁有一種玄奧無比的靈性。

這種靈性,不是靈智,而是『人乃萬物之靈首,僅次於天地之下』的『靈』性。

人神之稱,也是由此而來。

然而現在,到來的人神強者不止一位,總共有著十一位,分別來自這處世界之中的純仙宮、凜魂教、無劍派三大勢力。

「跨天一擊!」

生死攸關之際,秦南厲喝一聲,意志迸發,體內彷彿凝固的大帝之力,以著前所未有的速度瘋狂運轉。

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