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噗!

然而,第三顆黑釘角度有點刁鑽,他並未攔住,隨著一道輕微聲響,黑釘扎入了他的屁股。

半空中,他整個人一顫。

飛掠的速度隨即一緩,黑衣人出手果斷,暗淡光線里,一把黑色短劍急速劃過屁股,頓時,半片黑色衣襟帶著一團皮肉跌落下來。

他速度再次加快,倉促越過了高牆,消失不見。

身後留下一串血跡。

韓棠向著黑衣人消失的地方,急速射出十幾根金錐,沒有回應,似乎全部落空,他快速追擊過去,掠上高牆,外面就是一條街道,正是晚飯時間,有些空曠。

不見黑衣人的身影。

高牆上,殘留下一滴血,在夜色中不易察覺。

韓棠小心地用劍尖沾了點血,在淡淡月光里,血早已呈黑色,顯然,黑衣人已經中毒,而且還是中了他自己的毒,見血封喉毒。

「自己祈禱吧。」

韓棠淡然笑了笑,手提金靈劍,沉穩轉身,隨即一愣。

就在短暫間,全場早已燈火通明,整個小空場上站滿衛士,每個都臉色凝重,在他們身前,四條身影一字排開,正是慕容誠父女三人,以及慕容飛鴻。

他們全部臉色肅然。

韓棠瀟洒飄落,毫髮無損地走到了眾人面前,對面四人嚴肅的臉龐上悄然多出了愧疚。

「韓棠公子,你還好吧?」

說話的不是慕容貝貝,而是慕容萱萱,她輕輕上前一步,上下打量著韓棠。

「我沒事。」

韓棠從容一笑,悠然聳了聳肩,「不過,那位神秘朋友估計會有麻煩。」

「哦?」

慕容誠目光一閃,詫異道:「為什麼?」

「因為,我將毒釘拍入了他的屁股。」韓棠提著劍,神色一本正經,「但他忍痛割愛,將自己的屁股削掉一塊兒,很不幸,他今晚無法躺著睡了。」

「哈哈哈!」

韓棠話音未落,慕容貝貝已經忍不住歡快笑起來。 慕容誠悄然瞅了她一眼,眼神有點凌厲。

頓時,慕容貝貝表情一僵,俏皮地吐了吐丁香小舌,噤若寒蟬,但目光依舊停留在韓棠臉上,那種發自內心的笑意,一時間無法徹底壓制。

她是真的覺得好玩。

原本想要偷襲韓棠的神秘殺手,居然沒有討到絲毫便宜,還被韓棠用他自己的毒釘扎入屁股,不得不揮劍,忍痛割愛,那場景想想就滑稽。

「立刻追查!」

慕容誠臉色凝重,傳令下去。

如果是第一次偷襲,還情有可原,但這已經是第二次,屢屢讓殺手得逞,在他的府邸來去自如,讓他這個做城主的臉面幾乎丟盡了。

臉面還是其次,韓棠的安全才是關鍵。

衛士首領不敢有任何言語,立刻帶衛士上了高牆,順著血跡追查下去。上次是韓棠給他們求情,才免去了扣罰俸祿的失職之罪,這次,估計難以倖免。

「韓棠少主,這……」

慕容誠又看向了韓棠,露出個無奈的苦澀笑容。

「只是突發事件,根本無法預料,都在情理之中,慕容城主不必愧疚。」韓棠將金靈劍收起,極為坦然地一笑,明事理地說道:「何況,這偷襲原本就是針對我,是我給城主府帶來了麻煩,說起來,也是我連累大家了。」

他說著,快速環視過眾人。

「但韓棠少主終究是我城主府的貴客,還是萱萱的命中人,保護不周的責任,理應由我全部承擔。」慕容誠望著神色從容的韓棠,忍不住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眼眸里,那種欣賞之意越發濃重。

「城主言重了。」

韓棠下意識地擺了下手,示意不必放在心上,隨即轉了話題,語氣微微低沉,「我想,我也該離開城主府了,萱萱公主的情況已經扭轉,我體內的封印也開始消融,雖然不能一蹴而就,但只要循序漸進,封印一定能徹底去除。」

「我想,我纏上貝貝公主了。」

韓棠說著,悠然看向了慕容貝貝,沖著她露出個輕巧的微笑。

「城主府隨時歡迎你來做客。」

慕容貝貝上前一步,隨手拍了韓棠手臂一下,瞋視著他,幽怨道:「你要是不來,將我們姐妹忘了,我會生氣的,很生氣。我們已經是好朋友了,對不對?」

她認真盯著韓棠的眼睛,很專註。

淡淡月光里,她的眼眸光澤閃動,透著青春少女的獨特情懷。

「對,親密無間。」

韓棠臉上瞬間蕩漾開一個燦爛的笑意,也伸出手去,輕輕拍了拍慕容貝貝的後背,這個身材高挑,熱情火辣的女子,像一朵火苗,永不熄滅。

有暖人馨香從她身上飄出,韓棠微醉。

「什麼時候離去?」

慕容萱萱靜靜站立在旁邊,眼睛永遠那麼安靜,如水如畫,但看向韓棠的眼神,卻始終專註深情。

「呵呵,這要考慮萱萱公主的好轉情況了。」 囚情媽咪 韓棠坦然輕鬆地笑了笑,注視著她的臉龐,笑意溫暖,「我來,就是拯救萱萱公主的,有始有終是我的做事原則。當然,我剛剛突破,實力又增強了嘛,如果再出手,效果一定更好。」

慕容萱萱輕輕一笑,臉龐有點紅了。

「不過,家族的角逐就要來了,我逗留的時間不會太長。」韓棠說著,似乎想起了什麼,抬頭望著當空月色,語氣微微低沉,「四年,說短不短,說長,卻也不長。」

在場幾人都陷入沉默。

察覺到氣氛的壓抑,韓棠隨即瀟洒一揮手,爽朗道:「不過,這也是我的一個人生目標,很明確,關於愛情的,就當是激勵了,總比渾渾噩噩,混吃等死好多了。」

「那麼,以後呢?」

慕容萱萱平靜開口,微笑淡然。

「人生嘛,總是有太多的目標和慾望,我要一個個去實現。」韓棠又恢復了瀟洒坦然的神態,話語輕鬆,「有目標,才有方向,有支持,才有動力。既然是朋友,你們總要給點支持吧?」

說著,悠然掃視過慕容姐妹和慕容飛鴻。

「好好努力!」

慕容萱萱很罕見地握起拳頭,乾淨利落,微笑道:「我要看著你,究竟能將你的人生,提升到哪種層次。畢竟,你跟我們不一樣,是個天才。」

「再說,我要得意了。」

韓棠調笑著,悠然聳了聳肩。

「混不好,就不要回來了。」一向熱情直爽的慕容貝貝,忽然板起臉,瞋視著韓棠,語氣努力透著嚴肅,然而,她終究是火熱性情,肅然的表情沒能維持幾秒,立刻歡快地笑起來。

「我覺得,有件事,在韓棠兄離去之前,我必須做完,否則,必定是個遺憾。」暫時沉默的慕容飛鴻,輕輕開口,一臉坦誠道:「這也是我能跟你,親密接觸的最佳機會了。」

「哦,什麼?」

韓棠愣了下,這英俊青年還故意賣起了關子。

「教會你鷹擊十二斬。」

慕容飛鴻坦然笑著,語氣卻鄭重,「也許,這樣你才能更深刻地記住我。如同萱萱和貝貝說的,我們是朋友,親密無間,坦誠相見的朋友。」

「一定!」

韓棠也學著慕容萱萱,握起了拳頭,笑容瞬間無比燦爛。

夜幕下,對神秘殺手的搜捕在持續,然而,那神秘殺手心思縝密,除了高牆上留下血跡外,外面的街道上乾乾淨淨,加上他行動極其詭異迅速,一路詢問過去,居然沒有人留意到他。

如同上次一樣,他又憑空蒸發了。

來時無蹤,去時無影,不留下任何有價值的痕迹,韓棠明白,那是個極其專業的殺手。有沒有其他同夥,暫時不得而知,但他一個,已經讓韓棠頗為頭疼了。

防禦再度加強。

所有的衛士都站上了高牆,將整個城主府圍攏得水泄不通。

夜,重新恢復了寧靜。

韓棠一如往常,跟慕容姐妹住在一起,前半夜呆在慕容萱萱的床榻上,跟她肌膚相貼,繼續幫她擴張著閉塞的脈絡,在金生水的運轉規律下,慕容萱萱體內的水元素逐漸充盈,整個人臉色越發紅潤,氣色飽滿,幾乎多出了一層明媚的光華。

下半夜在自己床榻上,跟慕容貝貝親密接觸,藉助火元素的力量,消融著脈絡內的奇異封印。

在突破后,他感覺整個人的狀態都提升了一層。

而實力的增強,甚至隱約有削弱封印的跡象。

慕容貝貝性情火辣,熱情如火,又極為活潑,挑逗韓棠,打情罵俏的行為幾乎不絕,火熱手掌肆意在韓棠上身摩挲,導致房間氣氛熱火的同時,也悄然多出一種誘人的曖昧。

徹夜行動,讓韓棠有些疲憊。

當他站在空場中時,已經是陽光明媚。

「鷹擊十二斬的精髓,在於詭異,在於攻擊速度。」空場上,慕容飛鴻倒提青芒劍,侃侃講解著,「先前說過,要想將攻擊威力發揮到極致,就要先佔據環境,讓自己成為主導,所以,在最初的交戰中,要將自身元素充斥到周圍空間中。」

韓棠鄭重點頭。

「你現在實力增強,已經能做到這一點。」慕容飛鴻微笑著,「不過,要想攻擊詭異,除了佔據環境外,那種聲音上的干擾也相當重要,現在,你尚未突破靈魂境,沒有契約魔獸可用,那種干擾暫時無法做到,但你還有速度和反應上的優勢。」

「借用其它戰技?」

回想著先前與慕容飛鴻的交鋒,韓棠有所領悟,在應對雙斬時,他動用了鬼影穿空,幾乎將速度提到了極限,儘管慕容飛鴻的鷹擊十二斬以速度著稱,仍然沒能將他困住。

「不錯。」

慕容飛鴻滿意點頭,「你的那種影分身,對克制鷹擊十二斬上,有著獨特的優勢。我想,可以將這種克制,轉化為對鷹擊十二斬的輔助。速度提升,殺傷力會更強。」

「出劍!」

慕容飛鴻突然一揮青芒劍,凌空躍起。

「接招!」

韓棠沒有猶豫,隨著金芒一閃,也躍進虛空,一團金元素快速擴散開,開始充斥整個空間。

視野在變濃。

「第一斬!」

有著實力增強做依仗,韓棠刻意將攻擊方位和角度做了改變,第一斬,便將慕容飛鴻搞得有點應接不暇。第二斬和第三斬,他一氣呵成,金靈劍幾乎將慕容飛鴻逼得衝上高空,而這正是鷹擊十二斬的戰術要求,要將對手限制在半空中,才能發揮出真正的威力。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