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時間還早,你體力消耗也不小,先休息一會吧。」吳天建議道。

穆鐵柱聽到吳天說終於可以休息了,累的一屁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因為沒有修鍊心法的原因,現在穆鐵柱還無法吸收靈力,這就是純體修和修鍊心法的不同之處,像穆鐵柱這樣純粹依靠體能堅持到半山腰已經算是不錯的了。

而吳天就不一樣了,因為修鍊了吞天噬地訣的原因,隨著不斷的消耗體能下靈力也在不斷的洗刷著吳天的肉體,吳天並不知道只有他修鍊的功法才會這麼特殊。

想到靈石中的靈力,吳天就一陣心動,可是要怎麼吸收呢?這是個問題,吳天拿著一顆靈石對著陽光,透過陽光靈石晶瑩剔透,還蠻好看的。被這晶瑩剔透的靈石吸引住的吳天傻傻的張著嘴。

「天哥?」穆鐵柱這一叫可不要緊,吳天由於太專註了,竟然被穆鐵柱的叫聲嚇的一嘚瑟,靈石不偏不倚的正好落到吳天嘴裡。吳天只感覺嘴中有異物,剛想往出吐的時候,就感覺到嘴中的異物融化了,只感覺到一股暖流順著喉嚨而下流轉全身,舒服的吳天一陣顫抖。

穆鐵柱發現自己叫了一聲天哥,好像惹了禍,天哥好像嗓子被卡到了,一陣顫抖,天哥對我這麼好,是我表現的時候了。

穆鐵柱急忙爬到吳天的身旁,由於吳天是大樹,而穆鐵柱此時一手扶著樹,一手抬著吳天的下巴,嘴撅著老高準備給吳天來個人工呼吸。

吳天感覺到下巴有人一扶,面龐之上傳來一股濃重的口臭,嚇的也沒心思尋找剛才的靈石為什麼融化的原因了,睜開眼正好看到穆鐵柱那厚厚的大嘴唇子準備親他,條件反射般的一腳踩到了穆鐵柱的臉上,給穆鐵柱踹了出去,一聲狼嚎……穆鐵柱來了個狗吃屎。

穆鐵柱起來后,幽怨的看著吳天,明明自己好心的去救吳天,可天哥為什麼把自己踹了出去,吳天沒好氣的瞪了一眼穆鐵柱。

「你個死小子,下次再敢親哥,哥非打殘你不可!」

經過吳天的一番解釋后,穆鐵柱終於知道了,原來吳天之所以嘚瑟是因為靈力洗刷身體造成的,並不是他想象中的被東西卡到了嗓子。

誤會解除,大家還是好基友,不,好朋友,吳天這時才想起剛才那股暖流,看來自己可以靠吃的來消化靈石啊。這可給吳天帶來一種全新的修鍊方法啊。

想到就干,吳天又拿出了幾塊靈石,送到嘴中一塊,如同剛才一樣,靈石一入嘴就化成留靈力暖流流轉全身,本身體的肌肉和骨骼給吸收了。

在傍邊的穆鐵柱可算傻了,哪裡看到過這樣吸收靈力的,這明明就是吃嘛。雖說自己沒有修鍊過靈力,但是起碼穆鐵柱知道修鍊靈力的方法是吸收靈石中的靈力,但人家吸收都是手握著靈石運轉修鍊心法吸收啊,果然自己拜的大哥不一般,連靈力都是直接用吃的。

吳天看到穆鐵柱吃驚的眼神,看來自己又幹了什麼了不得的事情啊!難道自己的吃相不好看?

經過穆鐵柱的一解釋,吳天終於明白了,原因是自己特殊的體製造成的。原來不是每個人都能像他一樣直接靠吃的來吸收靈力。人家修鍊都是一點點的吸收的,像吳天這種豪放的漢子,果然不是一般人啊。

「天哥,你酒量肯定不錯啊!」穆鐵柱稱讚道。

「恩,鐵柱,你腦洞開的也挺大啊!」來不往非禮也。

兩個兄弟倆扯了一會皮,再次踏上了去往山頂的道路。

沒走多久,吳天感覺到了有點不一樣,似乎身體變沉重了,但由於身上一直穿著隕鐵套裝所以沒太留意,可是時間長了吳天發現了一個問題,越向上走身體感覺越重。為了驗證自己的想法,吳天還向下走了一段路,發現果然是自己猜想的那樣。

越向山頂上前進,受到的重力也就越重,看來這天道宗還真有門道。

本來以為這次測試過於簡單了,看來重頭戲原來在這後半段路程中。

穆鐵柱本來還能跟住吳天的腳步,但自從過了山腰之後,就感覺自己的腳步越來越重。

吳天發現了穆鐵柱似乎有些疲憊了,只好停下來休息了會,雖然吳天還沒達到累的程度。

「天哥,在不你先走吧,不要等我了。要不然太陽落下就沒機會拜入天道宗了。」穆鐵柱喘著粗氣費勁的說出了這句話。

「開玩笑,把你當兄弟就不會放棄你!放心哥不是個始亂終棄的人。」

本來聽到前面的一句話,穆鐵柱還是很感動的,但是聽到後半句,剛喝到嘴裡的水不爭氣的噴了出來。 看著穆鐵柱累的臉色煞白,吳天心中泛起了難,這該怎麼辦,自己扔下鐵柱種選項直接排除。但是憑著鐵柱這種修為,想要堅持到山頂真心有難度。

等等。吳天靈光一閃,既然穆鐵柱的修為不夠,那把穆鐵柱的修為提升不就好了么。

吳天想到就干,把靈石袋子拿了出來,拿出了幾顆靈石扔進了嘴裡,頓時渾身靈力飛速的流動起來。

雖然吳天的體制吸收靈力很快,但是畢竟吳天的修為現在還比較低,能吸收的靈力也不是無限的,當吳天吸收到第六顆靈石的時候,身體終於達到了飽和狀態。

吳天把穆鐵柱拉了過來讓他盤膝坐下,自己則用靈力從穆鐵柱的百會穴輸入,穆鐵柱突然感覺一股強大的靈力輸入到身體之中。

穆鐵柱知道這是吳天的靈力在幫自己梳理身體,很自覺的沒有產生反抗的意思,好在穆鐵柱本身身體中就存在著一絲靈力,所以和吳天的靈力一起運行,同時不斷在吸收著吳天的靈力。

而穆鐵柱的靈力在不斷隨著吳天靈力的運轉而壯大著,很快穆鐵柱的靈力就隨著吳天靈力的輸入而慢慢變的壯大。

按理說穆鐵柱的神體之前沒有修鍊過靈力,第一次運轉靈力會很慢,但是穆鐵柱的神體中有了一絲靈力就不一樣了,神體本身對靈力的適應性比一般人要強很多。

本來一般人要花一天時間來打通身體穴位的,但穆鐵柱的神體比較特殊,再加上吳天的不斷灌輸靈力,只用了半個小時不到,靈力就運轉了一周天。

運轉完一周天,吳天停止了輸送靈力,不是他不想而是靈石都已經用光了,穆鐵柱收功起來后,感激的無話可說。看著吳天那因為靈力負荷過大而累得面色慘白。

吳天吸收靈力,入口即化的靈石此時看到了弊端,因為靈力瞬間液化,靈力過於兇猛,根本沒法直接輸入到穆鐵柱的神體之內,吳天只能壓制著靈力一絲絲的向穆鐵柱的神體內輸入。

而存在吳天體內多餘的靈力只能來回亂竄,對吳天的神體造成了一些小內傷。

穆鐵柱轉身看到了吳天為了他不惜自己身受內傷,單膝跪地,道「我穆鐵柱今生今世不忘大哥的恩情,以後只要天哥一句話,上刀山下火海都不會皺一下眉頭。」

「好啦,我就不跟你跪下行夫妻對拜之禮了。等有空咱倆在說這些,現在你的神體強度差不多能達到凡體三層了,爬這個山應該沒問題了,先上山了再說。」

穆鐵柱也不矯情,跟著吳天向山上奔走而去。

離日落差不多有一個小時的光景,吳天和穆鐵柱才趕到了山頂,此時的山頂上聚集了二十人左右,凡體三層能到達山頂並不意外,而吸引人注意的都是那些才凡體二層的人,沒有底牌的凡體二層是絕對上不來的,這證明能到山頂上的凡體三層一下沒有一個簡單的人物。

不出吳天的意料,凡體三層除了那名面色陰冷的臧屠之外,沒有人掉隊,都氣定神閑的在一邊閉幕養神。

看著太陽一絲絲的消失,黑衣青年再次出現,這回他的身後跟了九名身穿同樣黑衣的青年,青年朗聲道「現在在場的可以去一旁的茅草屋內休息,等待明日的測試。」

說完帶著身後的九名青年快速進了山林,吳天估計他們是去清山了,把那些沒有到達山頂的人送回山下。

吳天也懶得關心那些,而是和穆鐵柱找了一間茅草屋,進去之後,對穆鐵柱道「幫我護法!」

說完吳天就趕緊盤膝坐下了,今天吳天吸收了大量的靈力,而吸收之後並沒有及時運轉吸收,還為了穆鐵柱提升修為自己反倒受了些內傷,此時只好運轉心法來修復自己的內傷。

好在吳天的神體強悍,在受傷的時候就已經吸收了一部分傷害,這是吳天所不知道的。

而此時吳天運轉起吞天噬地訣之後,靈力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不停的在經脈中飛速運轉,轟轟的流水聲不斷,吳天知道這是凡體三層到凡體四層即將突破的徵兆。

吳天還是低估了自己的神體強大程度,僅僅一個月不到,吳天就要再次突破了。

全身靈力在運轉四十九周天之後全部回歸到了吳天的丹田之中,寂靜的沉浮下來。

吳天暗自高興,沒想到這次吞噬靈石后雖然受了傷,修為明顯增長了。

果然老天看我太帥了,都給我這麼好的待遇啊。啊哈哈哈哈! 吳天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濁氣,於此同時穆鐵柱也從門口的地上站了起來,穆鐵柱知道吳天是因為為了能讓他通過這第二關而強行吸收靈力而造成了內傷,所以穆鐵柱的心理還是很感激吳天的,要不是吳天這麼拚命的幫他用靈力洗刷身體,穆鐵柱根本就沒有機會通過這第二項測試,所以穆鐵柱此時。感激之情已經無法用語言表達了。

「天哥,怎麼樣了,傷好點了么?」穆鐵柱很是關切。

「放心吧,這點小傷還不是問題,倒是你凡體三層穩固了么?」吳天道

「放心吧天哥我現在已經穩固在三層初期了,不用擔心我的。」

「現在咱們需要準備一下明天的測試了。」說道這些吳天眉頭皺了一皺。

穆鐵柱跟著吳天也有一段時間了,他知道如果吳天露出這種表情,大概就是在思考問題了。所以穆鐵柱也沒敢打擾吳天而是去桌邊給吳天倒了一杯水。

而此時的吳天也正在考慮著明天測試的問題。經過前兩輪的測試,吳天已經大概摸清楚了天道宗的收徒要求了。

第一項考驗的是自身的靈力,凡是能過關的都達到了凡體的階段,而且限定了年齡,這一關要求拜師的人有足夠的資質而且不是靠時間堆積來的。而這第二項考驗的則是個人的心性,在山中不光要小心山中走獸還要擔心周圍的人會不會下黑手,到了後期還要有過人的毅力。

在吳天看來那幾個能以凡體一層衝到山頂的人絕對不簡單,在這個年齡里吳天和其餘幾個達到凡體三層的固然很天才,但是能以凡體一層衝上來的潛力也絕對不會小,現在吳天終於知道了天道宗為什麼能當這正道之首了。

看似簡單的入門測試卻不簡單,而且沒有一點點水分,在這裡唯一能證明自己的就是實力。

既然不打算和穆鐵柱分開那就要準備一下,給穆鐵柱提升一下屬性了,要不然光憑現在的穆鐵柱想要進入天道宗也是有風險的,既然要進去就盡量提高屬性,越完美的刷過這個入門測試,給的獎勵肯定也越豐厚,看來是應該讓穆鐵柱學習點技能的時候了。

吳天想到技能,就想到了師傅給他留下的玉簡,裡面留了很多練體功法和修鍊心法。

吳天掏出胸口的玉簡貼到了眉間,開示在玉簡中挑選合適穆鐵柱修鍊的功法。

穆鐵柱看到吳天眉頭緊皺,知道吳天是遇到了問題,也不敢去問,隨著時間的推移,吳天緊皺的眉頭慢慢的舒緩開來,最終露出滿意的笑容。

《五衍靈訣》和《雷神體》還有一部非常不錯的攻擊靈訣《雷神拳》,《雷神體》和《雷神拳》本事同一人所創,兩者相輔相成,運用起來威力更是強大,而《五衍靈訣》更是吳天精挑細選之下選中的,這部靈訣吸收靈力很是奇特,可以將不同屬性的靈力互相轉換。其中正有這雷靈力。

吳天把這些選好的功法都記錄在了紙上交給了穆鐵柱,讓他自己好好修鍊。

而趁著天還沒亮的這段時間,吳天則出去熟悉了一下地形。

穆鐵柱很老實的在茅草屋中修鍊吳天交給他的這些功法,鍛體修鍊對外界的要求比較苛刻,但是心法和拳法卻可以先行修鍊。

話說這頭吳天出來溜達這會,山裡的夜晚靜悄悄啊。吳天像一隻大狸貓一樣,到處東看看西看看,卻不知道吳天早在出茅草屋的時候就被人給盯上了。

可惜此時的吳天還沒有發覺身後有一雙血紅的雙眼。

吳天大半夜出來不是沒有原因的,因為他餓了。

吳天逛了一大圈發現了一個悲催的問題,貌似天道宗山頂附近什麼吃的也沒有,好餓啊,吳天白逛了半天,眼看天都快亮了。

沒辦法吳天垂頭喪氣的打算回茅草屋喝點水吧,沒有食飽,總能混個水飽吧。

這一轉身可好,竟然看見一隻通體雪白的大耗子,雙眼通紅的盯著他。

吳天瞬間虎軀一震,我去,吃的送上門了,看著吳天留著哈喇子猥瑣的向大白鼠靠近。

大白鼠也感覺出了不對,貌似眼前這貨對自己有非分之想啊!本來是感覺到一股同類的氣息,哪知道出來竟然看到這麼猥瑣的傢伙,竟然還對著自己流哈喇子。

大白鼠看著猥瑣的吳天,威脅般的呲了呲牙,轉身剛想走,吳天一個餓虎撲食就向大白鼠撲了過去。

那動作真是穩准狠啊。可惜大白鼠向旁邊一閃,吳天來了個狗吃屎。看著吳天滿臉灰的樣子,大白鼠樂的吱吱直叫。

這可氣壞了吳天,吳天想到自己堂堂凡體三階巔峰的人竟然連個大白鼠都抓不到,氣的臉都綠了。

吳天起身打了打身上的灰,咬牙切齒道「大耗子!今天小爺我就跟你杠上了,今天小爺就拿你祭五臟廟啦!」

說罷就運轉起靈力,將靈力注入到雙腿上,如同炮彈般彈射向大白鼠。

大白鼠也不示弱,在空中留下了一條白影,轉身逃去。

吳天也不是省油的等,本身具有著超速吸收靈力的特性,到也不怕持久戰,邊跑邊吸收靈力,

在這天道宗整個宗門都被靈力給包裹著,應該是有聚靈大陣運轉,這也到方便了吳天吸收靈力,但是無論吳天怎麼努力就是抓不到前面的大白鼠。

追了半天吳天才冷靜下來,本身天道宗附近是沒有野獸的,這隻大白鼠是哪裡來的,而且憑自己凡體三階巔峰都沒辦法抓到的老鼠,鐵定不是一般的老鼠。

看來自己果然在飢餓的情況下連大腦運轉的都不怎麼靈活了,看來果然人要吃飽才行啊!

吳天邊感嘆著邊跟在大白鼠身後,這大白鼠好似有意在引導著吳天,看吳天在思考減慢速度,它也跟著減慢了速度。

吳天發現這點后,開始跟大白鼠交流了起來。這大白鼠倒也聰明,發現吳天沒有那麼猥瑣了,反倒回頭沖著吳天吱吱直叫,好像是在叫吳天跟著他一般。

吳天膽子也大,第一次來天道宗也不怕人生地不熟,就光棍的跟著大白鼠走了。 大白鼠發現吳天沒有惡意之後,繼續帶著吳天向後山跑去,吳天一想也好,反正現在自己還餓著肚子,到時候如果沒有吃的,還是可以抓住這隻大白鼠打打牙祭的。

可惜此時的大白鼠不知道吳天是這樣想的,繼續向前閃電般竄射,吳天本以為很快就到,可沒想到這大白鼠竟然還沒有停下的意思。

這下吳天可不幹了,自己本身就餓著肚子,再加上這麼一折騰,更餓了。

吳天這一罷工,也不跑了一屁股坐在了草地上。

大白鼠發現身後的吳天並沒有跟上的意思,轉過頭來用紅彤彤的小眼睛打量著吳天,在吳天的身上大白鼠能感覺到一種親切,但是和自己長相差的實在是太多了,最終親切感戰勝了品種差異。

大白鼠慢慢的向吳天爬了過來,很是小心,好像有一點風吹草動它都會立馬跑路。

可惜大白鼠還是低估了人類的智商,準確的說是大白鼠的智商還沒有開化到能跟人類比肩的程度。

就在大白鼠靠近吳天的一剎那,吳天從身後掏出了一口透明鍋一下把大白鼠兜了進去。

大白鼠瞬間就傻了,明明很親切的氣息,為什麼要抓自己。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