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兩人同時停手,上官雲是覺得已經差不多了解了林靖的實力,林靖卻是知道再打下去自己遲早落敗,還不如就此停手!

「婉兒,冷傲風已經輸給了我,我說過,沒有人能夠把你從我身邊搶走!」林靖眼見上官婉兒穿著一件乳白色的連衣裙,裙角飛揚,露出了那細嫩的小腿,腳下是一雙淡藍色的涼鞋,看上去很是美麗!

上官雲卻是心中狂震,冷傲風是誰他當然知道,可以說冷傲風是他見過最有甜天賦的年輕人,也是因為這樣,當自己的哥哥提出要和冷氏家族聯姻的時候,他一口就答應了下來,在他想來,以冷傲風的天賦,遲早會成為冷氏家族的家主,到時自己的侄女也是冷氏家族的家主夫人,地位何等崇高,那不管是骷髏會還是整個上官家都將得到蓬勃的發展,畢竟冷氏家族可是靜海市根深蒂固的大家族!

可現在,那個自己所認為最有天賦的年輕人竟然輸給了這個少年,難道自己還低估了他的實力嗎?

想到林靖剛才的勢劍,上官雲一時之間又看不透林靖的修為,總覺得林靖的一切都太過神秘!

特別是他身後的魔龍,雖然沒有散發著什麼強大的氣息,不過卻給上官雲一種很是強大的感覺!

「難道這就是天意?」原本想著趁林靖崛起之際將骷髏會發揚光大的他忽然覺得前途一片渺茫,一切只因為眼前的這個少年,自己該怎麼辦呢?殺了他?還是和他合作?到了現在,上官雲已經知道,想要讓林靖成為自己的手下,那是絕對不可能的!

如果殺了他,自己能不能殺他呢?就算他的實力不如自己,可那條魔龍呢?上官雲能成為骷髏會的會長可不是憑著自己的實力,對於事情的洞察力他比任何人都強!

只是在腦海中快速了思量了一番,上官雲已經決定一切靜觀其變,在摸清楚魔龍的真正實力之前,絕對不能夠向他下殺手!

「我不管你和冷傲風的結果如何?我不是你們的勝利品,我已經和你沒有了關係,還請你離開!」上官婉兒直接開口說道,不過她的眼神卻不敢看向林靖!

「你不是我的勝利品,你是我的女人,我和他的決鬥只是為了你!」林靖上前一步,他知道上官婉兒是愛著他的,所說出來的這些都是氣話!

上官風,上官宇宏此時都被涼在了一邊,剛才林靖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大,雖然他們沒有修鍊功法,不過上官雲的實力他們卻是知道的,上官雲當年外出二十年才修到了如今的實力,可林靖卻能夠和他戰個平手,而且從場面上看似乎林靖還佔據著上風,剛才林靖的勢劍給他們的震撼最大,難道自己一直小看了這個少年?自己阻止他和自己的女兒,到底是對是錯?一時之間,上官風已經有些懷疑自己的做法1「為了我?你口口聲聲說為了我?那你身邊的那些女人呢?你也是這麼對她們說的嗎?」上官婉兒很是生氣的說道,說著說著眼角更是泛起了陣陣淚光!

「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可我是真的愛你,不管你相信不相信,我今天一定要帶走你,因為我知道,你也愛我,只要兩個人相愛,能夠在一起,其他的都不重要,不是么?」林靖眼見上官婉兒眼角的淚光,心中也是一陣抽痛,自己傷她或許傷得太深太深!

「我……」上官婉兒想要說我並不愛你,可話到了嘴邊卻說不下去,自己真的不愛他嗎?如果不愛,為什麼這些天來腦海中浮現的總是他的影子,為什麼知道他和冷傲風的決鬥自己會那麼的擔心,為什麼一感受到是他來了之後自己會那麼的激動?

可是愛有用嗎?自己能夠與其他的女人分享他嗎?

愛,是什麼?

一時之間上官婉兒心中極其的矛盾,從小生活在大家族中的她一直期盼著有一段白馬王子與公主之間的純美愛情,可惜現實卻是那般的殘酷,自己所愛的男子卻是一個花心大蘿蔔,不但想擁有自己,身邊還有著其他的女人,而且不是一個兩個,自己能夠與這樣的男人共度一生么?

不能,自己絕對無法容忍和其他的女人共同分享一個男人,絕對不能!

那自己能夠離開他嗎?真的能夠離開他嗎?想到了這些天來生不如死的感覺,想到了這些天來麻木的生活著,上官婉兒知道,自己這一輩子都無法離開這個壞壞的男人,無法離開他那溫柔的懷抱!

那一直掛在眼角的淚水終於支持不住,滴落了下來,一滴一滴的,那麼的清澈,那麼的明亮!

隨著淚水的滴下,婉兒心中的防線徹底的崩潰,身體本能的就朝林靖的懷中撲去!

林靖伸出雙臂,直接將上官婉兒緊緊的抱在懷中,聞著上官婉兒身上的體香,聞著她那與眾不同的氣息,林靖的心——化了,林靖的情——融了,林靖的愛——深了!

不顧上官宇宏等人在場,不顧這裡是上官家族的別院,不顧周圍驚呆了保鏢,林靖一手摟住婉兒的細腰,一手抱住婉兒的脖子,直接印上了她那紅色的雙唇,更是將舌頭伸進了婉兒的嘴裡,和她的香舌交纏在一起!

兩人就這般忘我的相擁,相吻,忘記了周圍的一切,一切!邪神歸來:第290章姐姐的關心(還是下)飛盧小說網b.faloo.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飛盧小說網!

快速充值:1、網銀充值>>2、神州行卡充值>>3、支付寶>>4、簡訊充值>>5、免費賺vip點>>必讀小說:二次元火影海賊完本小說小提示:手機用戶若無法閱讀vip章節,請訪問:飛盧手機小說網(wap.faloo.com)閱讀

【註冊飛盧會員無彈窗廣告-註冊】 現場的目光都聚集在林靖和上官婉兒的身上,除了驚訝還是驚訝還有點感動,雖然不知道兩人之間到底有著什麼樣的誤會,不過在場的所有人包括上官風都能感受到兩人之間的那種真愛!就連阿賈克斯也是心中一陣感觸,看來自己的主人雖然有些多情,不過卻不是一個濫情的人!

「咳咳……」上官宇宏雖然也有些感動,但卻也有些看不下去,現在的年輕人就算再開放,也不對周圍的目光熟視無睹啊!

林靖和上官婉兒被上官宇宏的咳嗽聲驚醒,上官婉兒猛然掙脫林靖的懷抱,一張玉臉通紅,直接紅到了耳根,更是將頭埋得低低的,根本不敢看林靖和自己的家人一眼,長這麼大,她什麼時候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和別人如此親密過?

林靖也是潺潺的笑了笑,卻並不說話,既然是你上官宇宏打斷了這麼美麗的相吻,那有什麼話儘管說,我接招便是!

「你叫林靖是吧?」上官宇宏正了正口氣,說道,雖然他已經上了年紀,但剛才林靖和上官婉兒的相吻依舊讓他一陣感動!

「恩!」林靖點了點頭,骨子裡卻依舊透露著傲氣!

「雖然我不知道你和婉兒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但如果你真的要和婉兒在一起的話,我想還需要些條件!」上官宇宏不愧為人老成精,眼看已經無法阻止,只好順其自然,不過卻也要狠狠的刺激林靖一把!

「條件?呵呵,有什麼條件儘管說?」林靖就等著他說這一句話,雖然知道上官宇宏很可能要故意刁難自己,不過他卻一點都不擔心,只要上官家開出條件,自己絕對能夠完成,當然,前提是不涉及到玉婷她們!

「想必你也知道我們上官家乃靜海市的大家族,要是就這麼輕易的將婉兒交給你,我們也不放心,而且面子上也過不去,所以最起碼的條件,你至少要有著和上官家相等的財力!」上官宇宏知道林靖本身的實力厲害,不過得來的消息卻並不是一個有錢人,所以提出了這樣的要求!

「爺爺,你這不是為難林靖嗎?」林靖還沒有開口,一旁羞澀的低下腦袋的上官婉兒卻是已經抗議道,上官家好歹也是靜海市數一數二的大家族,宏宇集團更是幾大財團之一,就算林靖再有才華,想要達到現在的上官家的情況也不是幾年內能夠完成的!

「呵呵,就這個?」林靖卻是一聲冷笑,不要說有著富可敵國的財寶,只要給他一年的時間,甚至不需要一年的時間,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夠達到宇宏集團現在的財力的!

「當然,你什麼時候能夠達到這個條件,我就將婉兒交給你!」上官宇宏眼見林靖如此猖狂,心中也明白了為何自己的兒子會這麼看不慣他,其實他們父子都是很傲很狂的人,對於那種比自己更傲更狂的人心中自然那不會舒服。

「這可是你說的,婉兒,現在我們就走吧!」林靖是一刻也不想和婉兒分開,上前拉起上官婉兒的小手就朝要離去「等等,你難道沒聽明白我的話嗎?」上官宇宏大怒,難道是自己沒有說明白?

「當然聽明白了,不就是一個宇宏集團嗎?我還不放在心上!」林靖說完之後,單手一揮,一塊塊金光閃閃的金幣從虛空中掉落下來,很快已經堆積了一米多高!

「我想你們都是內行人,知道這些金幣的價值,這就當是我的聘禮,走吧,婉兒!」林靖不等眾人反應,已經一把抱起上官婉兒,躍上了阿賈克斯的背脊!

上官宇宏,上官風,上官雲,包括那些保鏢,甚至連後來趕到的董雪,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地上的那堆金幣,那堆金光閃閃的金幣!

上官婉兒卻是摟著林靖的脖子,林靖剛才的一舉一動更是深深的吸引著她,面對自己的爺爺,竟然也沒有絲毫的退讓!

阿賈克斯待林靖和上官婉兒站穩之後,巨大的龍翼一拍,捲起陣陣塵埃,直朝天空中飛去! 重生之逆戰西遊 眾人這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董雪更是口中呼喊婉兒的名字,可惜阿賈克斯的速度實在是太快,眨眼之間已經飛到了高空之中,上官婉兒哪裡聽得清楚?

「爸爸,你說他這些金幣會是哪兒來的呢?」上官風眼見自己已經無法挽回自己的女兒后,看著地上的金幣開口說道!

至於董雪,卻也是一陣茫然,難道自己的女兒真的就這樣走了嗎?

「這些都是上一量劫的金幣,年代久遠,就這堆金幣的價值就能夠買下整個宇宏集團!」說話的上官雲,身為仙君境界高手的他才能看出這些金幣的價值?

「什麼」不但上官風,就算是上官宇宏也是心中一震,這些金幣的市場價值大概有幾十億,不過如果真的如上官雲所說,是上一量劫留下的產物,那價值將成幾何倍數的增加,埋下宇宏集團也是一點都不誇張!

「你何以判斷出這是上一量劫的東西?」上官宇宏實在難以接受這樣的現實,自己一直認為那個林靖沒有什麼錢財,卻沒想到隨便一出手就能夠買下自己的和父輩們經營多年的宇宏集團!

「不管這成色,還是上面的圖案,都是上一量劫一個叫埃及的國度所擁有的,父親你也看過一些古書,想來應該清楚!」上官雲手中拿捏著一塊金幣,眼中陷入了沉思的神情,看來這個林靖的一切都是一個謎!

上官宇宏忙上前拿起一塊金幣仔細研究了一番,微微嘆息了一聲:「這的確是古董,看來我們真的小看了他,或許婉兒跟著他未嘗不是一件好事,此子日後的成就不可限量啊!」

「可是爸爸,聽說那林靖很是花心,婉兒跟著他不會吃飯吧?」一旁的董雪卻是走了出來,她是最擔心婉兒幸福的一個人!

「放心吧,我看得出來,他對婉兒是真心的,就算他身邊有其他的女人,婉兒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傷害,風兒,你打電話告訴冷家,就說這門親事取消了吧!」上官宇宏淡淡的說了一句,轉身朝屋裡走去,或許自己真的老了,現在的世界真的是年輕人的世界吧!

望著自己父親那蒼老的背影,上官風和上官雲都是微微嘆息了一聲,上官風正要準備去冷氏家族說明取消親事的原因,卻聽到有客人來,忙和董雪一起朝外走去,上官雲卻是單手一揮,將地上的那堆金幣收進了袖裡乾坤!

上官風走出去之後,發現來人竟然是冷傲風的父親冷月,正想將取消婚事的事情相告,卻聽到冷月提出了取消婚事,不由得心中一愣,不過卻也一陣欣慰,現在既然是冷氏家族提出了取消親事,那也不用得罪冷氏家族了!

高空之中,白雲層層,陽光照耀在雲霧之上,發出七彩的光芒!

魔龍阿賈克斯拍打著巨大的龍翼,穩穩的朝前飛去,在他的背上,林靖緊緊的從後面摟著上官婉兒那纖細的腰肢,將頭搭在婉兒的香肩之上,陪著婉兒觀看那美麗的雲霧景色!

「靖,我愛你,我真的愛你,可是我真的難以接受你和其他女人一起的日子!」上官婉兒感受到林靖啊沉重的鼻息,忽然開口說道!

「我知道,我知道我傷了你的心,我也知道我很花心,可我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我知道自己對不起你,可我更知道自己不能夠失去你,所以不管付出什麼樣的代價,我也要將你帶回!至於綰綰她們,希望你能夠理解,在我的心裡,她們和你一樣的重要,希望你能夠包容這一切!」林靖語氣很是溫柔,他知道婉兒的心已經開始軟了!

「靖,其實有的時候我也明白,你不是一個平凡的人,你的身邊不可能只有一個女人,而且我知道綰綰對你的情意也是真心的,甚至為了你不惜和其他的女人共享,這些我都明白,可我就是無法讓自己接受這個事實,如果你今天不來,或許我一輩子也無法邁出這一步!」上官婉兒嘴上說著,心中卻也開始慢慢接受林靖身邊其他的女人!有的時候,只要兩個人能夠在一起,只要能夠呆在最愛人的身邊,受點委屈又算得了什麼呢?總比一個人在家裡過著麻木的生活好吧?

「謝謝你的理解,婉兒,也謝謝你的讓步,我將用我一生的時間來呵護你,保護你!」林靖聽了上官婉兒的話,知道她已經解開了心中的解,心中一陣感動,婉兒能夠為他付出這麼多,他一定要好好的疼愛她,呵護她!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就在林靖從上官家中奪走上官婉兒的時候,在天界之上的南贍部洲,仙帝水無痕宮殿之中,紫瑩,青梅,紅月,藍洛四仙君圍坐在紅月的房間之中,紅月沒有帶回林靖,讓她們很是心驚!

「到底怎麼回事?紅月?」紫瑩的語氣雖然平淡,不過任誰都聽得出她是在生氣!

「紫瑩姐,其實……」紅月一想到林靖對她所做的事情就是一陣羞澀,羞澀之更帶著怒火,可一旦想到自己當時似乎很迷醉與那種感覺,怒火又變成了慾火,好在這裡是天界,心中的慾火很快被自己給壓制住!

「不管發生了什麼,這裡也沒有外人,你要說什麼直接說就行了!」紫瑩眼見紅月欲言又止,開口問道!

「其實我們都被他騙了,他根本不是什麼風月大陸來的,而是人間東神大陸華夏國的一個修真者……」紅月開始將紫瑩走後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當然,自己被剝奪貞操的事情卻閉口不談,只說自己被林靖點中了麻穴無法動彈,然後他就直接下界去了!不過讓紅月有些疑惑的是自己的修為並沒有絲毫減弱的跡象,反而隱隱有上升的趨勢,這也是她敢說自己沒有失去貞操的原因!

「看來這個少年有問題,紅月,既然這件事情你攬下了,索性你就下界將他的情況調查清楚,到時我們也好向陛下交代!」紫瑩聽了紅月的話,點了點頭,並沒有絲毫的不相信,一是因為她們相處這麼多年,彼此之間都極其信任,而是那個林靖能夠瞞住自己等人,想要封住紅月的麻穴也應該能夠辦到!至於失去貞操這回事,她是根本沒往想方面去想,畢竟紅月的修為沒有絲毫的降低!

「我?」紅月一愣,其實她的心裡也想下界找林靖算賬,當然,她是這麼認為的,至於潛意識裡面怎麼想的,卻沒有人知道。

「恩,這件事情我們還沒有像陛下報告,另外,這件紅霞神針你拿著,人間險惡,並不是你想象的那般簡單,你要小心,如果在那裡遇到了什麼解決不了的問題,馬上通知我們,我們會第一時間趕來助你!」紫瑩說話之間,手中光芒一閃,一根一尺長的細針出現在手中,上面隱隱有一層流光閃動,正是紫瑩四人花費多年冶鍊的法寶紅霞神針,等級可是達到了上等仙器境界,威力非凡,而且用處極多!不管是防身,還是進攻,都堪稱一流!

「我知道了,紫瑩姐姐,那現在事不宜遲,我這就下去了,陛下那還請紫瑩姐姐為我說些話!」紅月點了點頭,她已經明白了紫瑩的意思,自從紅霞神針冶鍊出來之後,只用過三次,每一次都是將敵人刺得千瘡百孔,魂飛魄散,紫瑩將紅霞神針交給自己,就是要自己不動聲色的殺掉林靖!

而她的內心也是暗自決定下界之後一定要將林靖擊殺,否則自己失貞之事肯定會被其他的知道!

「恩,一切你自己看著辦吧!」紫瑩點了點頭,一個來自凡間的仙人私自進入了女仙的浴池,而且自己等人的身體都被那人看光,這要是傳了出去,以後怎麼在天界混!

不管是紅月,還是紫瑩,青梅,藍洛,心中都同時閃過了一個念頭,林靖這次死定了!如果當初林靖不是說自己來自另一界面,可能當場四人就將其格殺!

正在和上官婉兒說著甜言蜜語的林靖忽然感覺渾身一冷,更是忍不住一顫,直讓上官婉兒心中擔憂不已!

「怎麼了?靖?」

「沒什麼,估計是上面太冷了吧,阿賈克斯,我們下去吧,姐姐她們也一定在等著我們呢!」林靖心中雖然很是疑惑,但卻不想上官婉兒擔心,招呼著阿賈克斯朝家裡飛去!

上官婉兒雖然也有些疑惑林靖為什麼會說冷,不過想到林靖肯定有他不說的理由,也乖巧的閉上嘴,她現在要學會體諒!

林靖的家中,司徒綰綰,王玉婷,吳雪燕三人正圍坐在飯桌前,水焱獸小焱,趴在一邊閉目養神,地狼小白也是躲在一邊呼呼大睡,沒有一點心急的模樣!

「雪燕,你說按照阿賈克斯的速度,去婉兒的家中要多久呢?」王玉婷眼中露出了擔憂的神色,今天她沒有去上班,甚至連家門都沒有出過,因此只穿著一件水藍色的睡裙,是棉質的那種,還是上次買內衣的時候林靖幫她買的!雖然王玉婷很是保守,不過畢竟這是林靖買的睡衣,領口的位置依舊露出了王玉婷那細嫩的***,在三女之中,她的胸脯可是最豐滿的一個!

「我想要不了多久吧?可能在上官家遇到了一些問題,姐姐不用擔心啦,我想林靖他很快就會回來的!」吳雪燕雖然和徐旭日去了學校,不過一顆心卻一直牽挂著林靖,最後還是請假回家,卻見到王玉婷早已經準備好了一大桌豐盛的飯菜!

「恩,玉婷姐,你不用擔心的,林靖那條小色狼什麼本事你還不清楚嗎? 暖婚蜜意 一會兒他鐵定把婉兒給帶回來!」司徒綰綰身上也是穿著睡裙,只不過是絲綢的弔帶睡裙,胸前的兩點直接凸了出來,隱隱能見到雪白的肉球,看上去很是誘人!

「我……」王玉婷正想說我只是有些不放心,卻見到客廳的門直接打開,接著就見到一頭白髮的林靖出現在門口!

「靖!」三女同時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口中同時忽道,本能的要朝林靖撲來,卻見到林靖將身子往旁邊移動,一身連衣裙裝的上官婉兒出現在三女的視野之中!

「婉兒,歡迎你回家!」王玉婷一見到上官婉兒,臉上立刻露出了笑容,完全是真心的笑容!

「婉兒!」司徒綰綰也是臉上露出笑容,經歷了這麼多,自己終究還是和上官婉兒一個屋檐下!

「婉兒姐姐!」吳雪燕卻是甜甜的叫道,自從跟著林靖以後,她那曾經的冷漠消失的無影無蹤!

「呵呵,大家好!」上官婉兒卻是一愣,有些尷尬的笑了笑,王玉婷是林靖的姐姐她知道,司徒綰綰和林靖的曖昧關係她也知道,可現在又多了一個吳雪燕,人家可是高一的新生,怎麼就和林靖搞上了!

看來自己還當真小看了林靖的能力,能夠讓這麼多出色的女子為他甘心付出一切!

「哇塞,這麼豐盛的午餐?來,婉兒,坐下來一起吃!」林靖眼見四女見面,場面有些尷尬,忙拉起上官婉兒的小手來到了飯桌前,親自為上官婉兒移開了凳子!

眾人臉上都掛著淡淡的笑容,不過心中的想法卻是各異,不過不管怎麼說,從今以後她們都是林靖的女人,也很可能要一直生活在一起,因此,並沒有出現什麼難堪的事情,一個個都坐下來!

「靖,你怎麼不去盛飯?」王玉婷看著林靖,微笑著說道!

「啊?恩,我馬上去!」林靖一愣,雖然菜很豐盛,不過每個人的碗里都是空空如也,還沒有盛飯,忙起身先端起婉兒的碗和王玉婷的碗朝廚房走去,對於堂堂男人卻要為女人盛飯是一點都不覺得鬱悶,他相信以後這種事情絕對不會再輪到自己!

「靖,我來幫你!」吳雪燕也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端起綰綰和自己的碗跟著林靖朝廚房走去!

「婉兒,上次林靖沒有和你說明白也是怕你接受不了,所以……」飯桌前只剩下司徒綰綰,王玉婷和上官婉兒三女,王玉婷首先開口說道!

「呵呵,姐姐,沒關係,一切都過去了,綰綰,以前我有很多不對的地方,還請你不要放在心上!」上官婉兒知道自己已經接受了這樣的事實,那就要好好的接受這裡的每一個人!

「婉兒,其實說對不起的應該是我,你和林靖本來就在一起,是我不知……」司徒綰綰想說是自己不知廉恥成為第三角,卻被上官婉兒打斷!

「綰綰,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們都愛著林靖,而他也愛著我們,不是嗎?」

「恩,婉兒說的不錯,綰綰,以後大家就是一家人了,一定要開開心心的過好每一天!」王玉婷忙出來圓場!

「恩!」司徒綰綰和上官婉兒一起點了點頭,都很贊同王玉婷的話!

「對了,綰綰,你知不知道林靖那小壞蛋什麼時候把雪燕也給勾搭上了?」三女的關係瞬間融洽起來,其實人都是這樣的,很多朋友之間有些隔閡,見面也不知道說些什麼,但隔閡一旦消失,會馬上恢復很要好的樣子!

「哎,他你又不是不知道,一個最大的色狼,我想以後不僅是雪燕,估計還會有其他的姐妹加入我們的行列,為了我們的幸福,我們應該聯合起來對他進行打壓!」司徒綰綰先是嘆了口氣,不過隨即眼中閃過了詭異的光芒!

「怎麼個打壓法?」王玉婷和上官婉兒都是一愣!

仙魔同修 「你們將耳朵湊過來!」司徒綰綰一副很神秘的樣子,待王玉婷和上官婉兒將耳朵湊近之後,繼續說道:「只要是男人,不管是什麼樣的男人,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慾望,想要降低他的慾望,只要不斷的將他榨壓,我就不信我們幾個還把他壓不幹!」

「可是那樣對他的身體不會有傷害嗎?」王玉婷聽到司徒綰綰的話語,已經明白了她所指的榨壓是什麼,玉臉也是一紅,不過卻很擔心林靖的身體!

而上官婉兒也是一臉紅潤,雖然未經人事,不過她卻完全懂得綰綰的話中之意,羞澀的不敢說話!

「放心吧,他的身體絕對沒事,他來了!」司徒綰綰眼中露出皎潔的眼神!

要是林靖知道自己的幾個女人暗中達成了這樣的協議,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圖片如果不能正常顯示,請切換伺服器:默認伺服器電信伺服器聯通伺服器 洛雨才不知道某未來的丈母娘對自己的評價這麼高,不然一定會得意要死,夏晶年紀輕輕就可以坐到中海公安局副局長的位置,想必身後的勢力一定不小,夏媽媽嚴肅中不失婉約的氣質也給洛雨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洛雨對夏晶的家底也比較好奇,總之一定是個政府的大人物,想到自己傍住了政府高官的大腿,洛雨心裡就像吃了蜜一樣,這樣自己以後犯了什麼事又有人能幫自己罩一下了。

昨晚壞事每次都有人幫著擦屁股,這感覺還真不是一般的好。

洛雨高興的時候就會傻笑,這點熟悉洛雨的人都知道,方潔看到洛雨一臉笑嘻嘻的樣子站在自己教室門口,知道他十有八九又有什麼好事了,把課本收拾了一下就連忙走出來和洛雨一起回家。

早上方潔也在班裡聽到了關於洛雨的謠言,對於女伴的苦勸她只是淡淡一笑,洛雨的事情她比這些道聽途說的清楚得多。

唐婷婷和武筱筱是因為家裡有事才走的,過段日子就會回來,而昨天出現在學校里的超級大美女根本就是洛雨的姐姐,而且是親姐姐,能發生什麼事?

回家后洛月楹居然不在,只在桌上留了字條,說是學校特意為她舉辦了一場飯局,她去應酬一下。

「為新老師舉辦歡迎宴會?」方潔瞪大了眼睛,「這在中海大學還是第一次。」

洛雨冷冷一笑:「那些悶騷的老師大概是想看臭丫頭醉酒的樣子吧,可惜他們要失望了。」

「你為什麼要叫姐姐臭丫頭呀。」方潔坐在沙發上看著洛雨,一臉不解,「姐姐人很好呀。」

「因為……」洛雨一臉悲憤地撩起自己的t恤衫,看到裡面景象的方潔一口水直接噴了出來。

洛雨胸口纏著的紗布上被人用黑色的記號筆畫了一個搔首弄姿的裸女,胸大臀翹,完全的寫實風格,不要洛雨說,光看他的表情就知道這是誰的傑作了。

洛雨走在人行道上望著不遠處的居民區,不得不感嘆夏晶爸媽生活的低調。

看那一棟棟商品房至少也有了5、6年歷史了,牆壁上爬滿了綠色的爬山虎,不過已經入秋,爬山虎看上去有些有氣無力的。

在門衛的注視下洛雨施施然走進了這片名不經傳的居民小區,這塊地方在中海只能算是中上等,除了環境幽靜一點,其他就沒什麼特殊的地方了。

當然,這塊地方也不是隨隨便便誰就能住進來的,外面停的各式各樣汽車的車牌號就說明了這一點。

政府的形象、面子工程還是要做做的,政府工作人員不能住太高檔的居民區,要有一種廉潔奉公的形象。

洛雨剛剛在停車場的那邊看到了夏晶的車,紅色的很是耀眼,洛雨搖搖頭,這丫頭一點也不知道低調,在環山那邊一個人買那麼大一棟別墅。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