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所有人全都不知道葉惜要說的第二件事竟然是這個,什麼叫做有人違背了當初的誓言。這豈不是說他辜負了葉惜嗎?這豈不是說他成為了背叛葉惜背叛盛世騰龍的叛徒?是誰,竟然連這種事情都能做出來,難道說在盛世騰龍中,你還沒有得到你應該有的地位和榮耀嗎?你怎麼能夠做出這種最為喪盡天良的事情來?

「是誰?是誰竟然這麼無恥。」

「葉總。我陳剛向你保證。那個人絕對不會是我。」

一見傾心,搶來的老婆有點甜 「別管他是誰,敢違背公司章程。敢昧著良心做事,就該往死處理。」

……

所有坐在這裡的中高層幹部全都義憤填膺,沒有誰再能夠安靜坐著,他們全都轟然站起來。瞧著葉惜的眼神是那樣的憤慨。所有人的眼神都開始彼此打量著,他們不知道到底是誰在扮演著背叛者的角色,所以說他們這刻都防備起來。不是叛徒的當然是心情鎮定,但真的要是那個叛徒的人那?他難道會站在這裡等著你來揭穿嗎?不會的,他肯定也是會遮掩自己的。

只是這個人到底是誰?

「葉惜。」

蘇沐在這種群情激奮中緩緩起身,走到葉惜身邊,輕輕摟住她肩膀。示意她的情緒平靜下來后,柔聲道:「和一個喪心病狂狼心狗肺的人,是沒有必要這樣生氣的。真的要是這樣生氣,到最後倒霉的只能是你。你坐到旁邊吧。剩下的事情我來處理。不管他是誰,今天我都會給你揪出來的,這是我向你做出的保證。」

「嗯。」葉惜點點頭起身坐到之前蘇沐的位置上。

蘇沐取代葉惜橫掃全場。

其實在前來港島之前,蘇沐曾經有過想法,處理這件事情的時候也是有過好幾種方法的。比如說將所有人全都喊到這裡來,然後每個人都和他握手,從而將商業間諜給揪出來。但後來蘇沐直接放棄了這個方法,有那個必要嗎?別說現在官榜的威能已經是無限制變強,就說之前蘇沐都沒有必要懇求他們不是。

是你們做出了背叛之舉,我們為什麼還需要小心翼翼?

至於說到其餘的內幕,有著蘇沐在,還真的是不怕揪不出來。

所以蘇沐就讓葉惜採用這種更為乾脆的方式來進行,要的就是這種同仇敵愾的氣氛,要的就是所有人眼中都迸射出來的那種冰冷光芒,要的就是讓每個人都清楚他們的定位,知道在葉惜面前,任何小心眼都不要耍。

葉惜不是沒有脾氣的人,葉惜不是沒有後台的。

「我想你們當中應該都不認識我是誰,不過這個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能夠讓葉惜聽我的話,我能夠站在這裡,和你們公平對話。我想只要有葉惜的全權授權,我對你們就能夠做任何事情。當然你們當中的大多數都是好的,我要揪出來的就是那個所謂的叛徒。因此我接下來要做的事情,還請諸位稍微配合下。」蘇沐淡然道。

「葉總,他是誰?他怎麼能夠站在這裡對我們發號施令?」

「葉總,我們只聽你的,我們不會聽其餘任何人的命令。」

「我說你這個人真的是有點自大吧?你怎麼就敢說你能夠揪出來叛徒?」

……

短暫的愣神后,會議室中響起這種反駁的聲音來,蘇沐冰冷眼神橫掃過去,將開口說話的幾個全都記在腦海后,嘴角勾勒出一抹邪魅弧度,緊隨其後說出來的話,讓所有人都震撼。

「給臉不要臉嗎?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既然給臉不要臉的話,就別怪我將你們的臉面狠狠踩在腳底下。你們還不要這樣看著我,你們幾個難道不知道盛世騰龍的規矩嗎?我既然有葉惜的全權授權,我就能夠做任何事情,你們這樣的行為算是什麼?想要表示你們的忠誠嗎?忠誠是你們這樣做的借口嗎?

你們最好祈禱你們問心無愧,不然就在這裡,只要你們當中有誰做過任何虧心事,做過任何威脅到盛世騰龍的事情,我都會知道。而且你們要明白一點,你們被查出來后,不但會被盛世騰龍開除,你們從盛世騰龍所獲得的榮耀也都將付之東流。

我還可以向你們保證,你們夢寐以求的想要在其餘公司謀求的高位,也將會成為一場空。你們每個人還要承擔法律責任,你們的下半輩子或許就要在牢獄中度過。」蘇沐冷嘲道。

句句似刀。

字字見血。

沒有誰能夠想到蘇沐這樣一個陌生人出現在這裡就夠是奇迹,而現在還敢說出這樣的話來,他這不是**裸的挑釁嗎?要知道就算是葉惜,都沒有對他們這樣過,你蘇沐憑什麼這樣做?你還說什麼沒有任何公司敢要我們?你還說什麼我們會蹲坐牢獄?你還說什麼我們從盛世騰龍拿走的錢財你都能夠讓其消失?

你憑什麼?

你算什麼?

坐在魏中華對面的是九大分區總裁中的一個年齡相對而言比較年輕的,以四十歲的年齡就能夠成為九大分區總裁之一,周宸魚是真的擁有屬於他的本錢。不但如此,周宸魚在盛世騰龍中還真的是有不少支持者,剛才開口說話的幾個,差不多都是和他關係比較親近的。在盛世騰龍中,周宸魚夢寐以求的事情就是能夠得到葉惜青睞,他想要做的就是將葉惜追到手。

當然這個想法不是說沒有人知道,周宸魚曾經做過不少讓人感動的舉動,為的就是能夠博取葉惜一笑。

雖然說知道自己地位有些低,但周宸魚真的是不依不舍。而且和其餘人相比,周宸魚有著一個優勢,那就是他並非是無根之木,周宸魚是有背景的。周宸魚背後的周家是全力支持他的,儘管說當初周宸魚和葉惜的相見是有點不好看是有點不浪漫,但這並不能夠成為周宸魚放棄的理由,所以他在努力爭取著。

周宸魚看到葉惜跟隨在蘇沐身後就已經是心底憤怒起來,現在看到蘇沐竟然敢在這裡如此放肆,公然說出這種混帳話來,他便再沒有辦法忍耐住。這裡是盛世騰龍的高層會議,你蘇沐這個外人算是怎麼回事,在這裡是如此放肆,你真的當我們全都是空氣嗎?就算是這裡有背叛者,也貌似輪不到你來出面吧?

這裡是屬於盛世騰龍的地盤,作為九大分區總裁中排名第二的周宸魚,眉角挑起,掃視著白墨輕挑道:「你說出這話是不是有點太過自信了?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怎麼能確定誰是叛徒的?還有我很想知道你到底是以什麼樣的身份,能夠坐在這裡的?

要知道能夠坐在這裡的人,每個都是為盛世騰龍貢獻過力量的人。你這樣的人,我們從來就沒有見過,你卻敢在這裡大呼小叫,你真的當我們全都是擺設不成?你真的認為盛世騰龍是你家嗎?」

「這裡就是他的家,他的話就代表我的意思。周宸魚,你要是不願意聽的話,就給我閉上你的耳朵滾出去。」葉惜突然冷漠道。

周宸魚當場愣神。

氣話吧。

葉惜說的這是氣話吧。

總不可能是真的吧?

要是真的話,那未免太過驚世駭俗了吧?怎麼就成為他的家了?他又是誰,怎麼能夠在這裡做了你葉惜的主兒。真的要是有這樣一個人,我這麼費勁的討好你還有什麼意思?

聞人庭離心底冷笑著,一群還沒有看清形勢的東西,真的以為盛世騰龍現在離了你們就沒有辦法運轉嗎?笑話,還敢和蘇沐叫板是吧?要是讓你們知道站在你們眼前的這個少年已經是副廳級副市長,你們會如何驚愕那?

會議室中氣氛唰的緊繃起來。 第四百九十二章:風波亭(二)歐陽倩心跳驟然加速。她自然明白蕭寒說的伺候是什麼意思,她也知道該怎麼做,可她身為密諜大總管,雖然知道,卻從來沒做過,沒沒有人敢讓她做。

「黑塔,你別過分了?」

「閨房之樂,無傷大雅,怎麼你不想伺候我嗎?

「可是,你也不能讓我這樣呀,這萬一被人撞見了,你讓我怎麼見人?」

「這裡可是荒山,黑燈瞎火的,誰會來這裡呢,再說了,有人來,我們還發現不了嗎?」

「你這是向我報復嗎?」

「你說呢?」

「我可以這麼伺候你,但你的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

「你得答應我把總督府的女人都趕出去,還有那些外室,包括如玉那個丫頭在內!」歐陽倩說道,「你要是答應我這個條件。今天我伺候你,以後也會這樣伺候你,一輩子這樣伺候你都行!」

蕭寒心道,總督府那些女人又不是自己的,黑塔一死,自然是不能把她們留下了,至於外室嘛,他就見到一個如玉,其她人長什麼模樣,他也不知道,難道他還能撿黑塔的破鞋穿不成?

「別人可以,但如玉不行!」蕭寒想了一下,說道。

「你真的喜歡上那個丫頭了?」歐陽倩頓時一臉的不高興,她本就善妒,如玉年輕,而且美貌不輸於她,這日後要是爭起寵來,可就不好了。

「如玉她是你的人吧,你連自己的人都容不下,還能容別人嗎?」蕭寒道。

歐陽倩想了一下,儘管心中不願意,但還是點頭答應道:「好,只許如玉一人!」

蕭寒心中冷笑,老子根本就不是黑塔,跟你不過是逢場作戲,這還是看在你是個美女的份兒上,不然。老子才不會捨得白白犧牲那麼多子孫呢!

這好人不長命,禍害一千年,古有名訓,真是一點都不假呀!

「當然,有了你和如玉,那些庸脂俗粉焉能入我之眼?」蕭寒眉毛一挑道。

「你說的可是真的?」歐陽倩還不相信,但眼眸中卻已流露出一絲笑意。

「你不相信?」蕭寒佯怒道,「那你穿上衣服走好了,我也不強迫你!」

「你這人,這麼就只這麼一個犟脾氣,以前是,現在還是。」歐陽倩嗔怒道。

「我是什麼人,你還不知道嗎?」蕭寒嘿嘿賊笑道。

「聽獠牙說,你生吃人腦,可有這樣的事情?」歐陽倩問道。

「你覺得他的話可信嗎?」蕭寒反問道。

「獠牙言之鑿鑿,不像是空穴來風。」

「這麼說你是相信他,而不相信我了?」

「不是的,人家也不希望你是那種殘暴不仁的人嘛!」歐陽倩露出一絲嬌憨的笑容道。

「如果不幸被他言中了呢?」蕭寒沉吟了一下,說道。

「你真的生吃人腦?」歐陽倩驚悚道。

「怎麼,你害怕了,還是你剛才說的都是話都是騙我的?」蕭寒面容一冷道。

「不是。我沒有騙你,我只是不想……」

「我不管你不想什麼,答應我的事是不是該兌現了?」

「不要,我們回去好嗎?」

「不,這裡多好,幕天席地,空氣清新,還沒有人打攪……」

「那你可不許對任何說,如玉也不行!」

「如玉她早就服侍過我了,知道了又怎麼樣,遲早我讓你們兩個一起服侍我……」

「你還真貪心,我們兩個,你吃得消嗎?」

「哈哈,再來兩個,我也沒問題,我說,你們兩個平時都怎麼做的,有機會也做給我看看,怎麼樣?」

「這怎麼行呢?」

「怎麼不行,關起門來,也沒人知道,嘿嘿……」

(以下部分省略,嘿嘿……)

這色是刮骨刀,蕭寒居然沒有想到這歐陽倩還修鍊了一種媚功,也不知道她從哪兒尋摸的這門功法,雖然等級不高,卻也厲害,要是普通人,估計沒幾天就能被她給吸幹了。

「主子。您回來了?」激戰方酣,蕭寒送回歐陽倩,返回莊園的時候,已經是夜半時分了,劍五差不多等候了他一個晚上了。

「有消息了?」蕭寒心情不錯,剛吃了一個無比饑渴的女人,雖然是逢場作戲,可至少**的歡愉還是讓他很高興的。

尤其對方還是歐陽世家的女人,這個想法有點邪惡了,呵呵!

「還沒有,不過小的已經按照主子您的要求將消息傳遞了過去,最遲明天早上就應該會有消息傳過來。」劍五恭敬的說道,如果新主子能夠醫治好火舞的話,那麼他效忠新主子也沒什麼不可以。

「羅俊那邊呢?」蕭寒點了點頭。

「沒什麼異樣,不過最近他出去釣魚,身邊總是出現同樣一個人,這個人的身份小的還在秘密調查,現在還不能確定他的身份。」劍五說道。

「嗯,你繼續查,記著不要驚動這兩個人。」蕭寒吩咐道。

「小的明白了。」

「如玉晚上的情形如何?」

「還是那個樣子,不過晚上吃了些粥,現在已經睡下了!」劍五道。

「嗯,你也去休息吧。」蕭寒點了點頭。揮了揮手道。

「傍晚的時候,血衣衛想要進駐莊園,被如玉夫人喝退了。」劍五轉身過去又轉了過來稟告道。

蕭寒冷笑一聲:「這麼迫不及待了?」

「主子,要不咱們掉鐵衛吧?」劍五建議道。

「以什麼名義呢?」蕭寒問道。

「如玉夫人的安全應該有我們總督府負責才是,只要如玉夫人向總督府要求,自然就可以派出一隊鐵衛過來。」劍五道。

「這樣一來,總督府的安全?」蕭寒沉吟道。

「主子,這可不正是一個好機會嗎?」 皇叔寵妃悠著點 劍五小聲提醒道。

「對,你說的對,我要是調走了總督府的部分鐵衛,那總督府豈不是空虛了。對獠牙來說,這是好事呀!」蕭寒一拍大腿說道。

「事不宜遲,主子。」劍五道。

「嗯,這件事你去辦,記著不要暴露身份,能調多少人就調多少人,不可貪多。」蕭寒道。

「主子放心,總督府一共三百鐵衛,我們調出三分之一,一百人,還剩下兩百人,應該不會讓人起疑心的。」劍五道。

「嗯,就這樣,你去辦吧。」蕭寒認可了劍五的調兵方案。

紫霞學院,竹林精舍,這裡是專門為火舞修建的一座精舍,環境清幽,竹林沙沙,飛岩流瀑,是一個休養的好地方。

精舍的外圍駐紮著一隊火雲鐵騎,不過他們現在的身份都換成了紫霞學院的附讀生,他們除了保護火舞的安全之外,剩下的時間就是在紫霞學院里跟一些學員們一起切磋學習。

所以,進入紫霞學院保護火舞小姐可是火雲鐵騎爭的打破了腦袋的差事,一是可以接近他們心中的女神火舞小姐,第二是可以在學院內學到高深的武技,還可以跟學院內的天才學員們切磋武技,這種好事到哪兒找?

一座小小的竹樓,樓下是藥房和書房,樓上是火舞的閨房,竹林中種植了不少藥草,小樓外,還有一塊用籬笆圈起來的葯田,因為藥草生活的習性不已,所需要的土壤也不一樣,所以葯田的泥土顏色是五顏六色,有的更是不遠萬里運送過來的。

能夠討好到火舞小姐。自然有人願意挖空心思送上門來了。

「小姐,該喝葯了。」一個俏麗的青衣小婢端了一碗熱氣騰騰的湯藥走進了火舞的香閨之中。

一道倩影斜躺在窗前的一面竹塌之上,月白紗衣,臉朝向窗外,手中似抓著一卷書籍,捲曲著,看不清書名。

隔不遠處有一暖爐。

暖爐上一壺微沸的水被緩緩地被提了起來,壺身小巧,偏偏壺嘴卻是又尖又長。一縷清澈晶瑩的水柱帶著騰騰的熱氣從壺嘴中噴出,落到了桌上擱著的兩個小盞里,淡青色鑲著銀邊花紋的玉盞里升起滾珠落玉般的聲響,芽葉完整的從盞底悠悠地浮起,在這愜意的熱度里舒展開了手腳,絲絲的絨毛飄在葉子邊緣,將這盞里的清泉染成了淺淺的綠色。

「擱哪兒吧,我一會兒喝!」

「小姐,茶也好了。」

「嗯,知道了。」白衣麗人微微的一回頭,露出一張宜嗔宜喜俏臉,不過臉色不太好,眉宇間似有一絲化不開的愁怨!

「不早了,甘草,你下去休息吧。」白衣麗人沖那青衣小婢女微微一笑說道。

「小姐還沒有休息,奴婢怎麼能夠休息呢?」甘草翠聲說道。

白衣麗人莞爾一笑,自己身邊的侍女換了一茬接一茬,這甘草也記不得是第幾個了,總之一個個看著她們哭啼啼的離開自己,心裡都不好受,本不想找人服侍自己,可是自己這身體,身邊沒個人照顧,根本不行。

甘草她新買來的丫頭,跟在身邊也不過一年多,這丫頭心靈手巧,學習東西也快,除了她那七個學生之外,就這個丫頭最是聰慧了,人也好,善良。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