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咚咚!」正在凌沖看著這些兵器納悶的時刻,突然在頭頂上傳來一個什麼聲音。

此情此景這個聲音傳來帶給人的不是欣喜,而是可怖的感覺,因為沒有什麼東西自己能動,特別是在這荒廢的船上。

凌衝倒吸了一口涼氣,出於本能的緣故,凌沖從那些兵器中挑了一柄生鏽的長劍握緊。

隨後便順著一側的木梯向上一步步走去,只不過他走的很慢,那種可怖的感覺使他每上一步,心都會隨著劇烈的跳動一下。

凌沖慢慢的走上去,在那入口緩緩的地方小心翼翼的探出頭,汗水這刻幾乎掛滿了他的臉頰,呼吸在這一刻幾乎凝滯了,還好在看到上面時,除了一些生活用具和睡覺的床鋪外,其他的什麼也沒有。

「呼……嚇死我了。」凌沖長長的出了一口氣,喃喃自語著,想來也是,在這奇怪的荒島,什麼事情都可能發生,到處都是未知的危險。

可是堪堪就在凌沖鬆懈的這一刻,只聽他踩住的木梯瞬間「嘎吱、嘎吱」的響起來,凌沖大驚之餘迅速朝下看去,這不看還好,這一看他幾乎汗毛都豎起來了,一股涼氣迅速竄上他的脊背。

凌沖若不是在玄天門這幾年見識廣泛,就這一幕不要給人嚇死,下面那一物竟是一個僅剩皮囊包著骨頭的人,眼中散著悠悠的綠光,同時發出低聲的悶吼,正是這個東西在搖著木梯。

凌沖驚恐之下迅速跳上最頂層,此刻那木梯「嘎嘣」一聲便被那東西弄斷落下,「殭屍、這裡有殭屍!」凌沖大驚的叫道,話說回來這種妖物對修真練道之人來說,可能會是再小不過的事情,就這些小蝦米比起妖魔異獸,或是一些惡靈來說真不算什麼,只不過凌沖這個修真的廢材,眼下和常人無異,又怎麼能抵擋住這些兇狠的角色。

好在凌沖是從修真練道的地方長大的,見識絕非一般,在起初的緊張驚嚇過後,他也強自定了一下心神,手中的長劍也緊握了幾許,不管怎麼說也不能輸掉活下去的信心。

「咔……」突然一聲聲關節摩擦聲傳來,凌沖還沒做出反應,緊接著一隻只剩下骨頭了手緊緊的嵌住凌沖的一個腳踝,凌沖大驚轉首,這時他看到一隻爬在地上的殭屍正抓著他,並且張嘴向他的腿咬去,眼中綠芒是那麼的猙獰可怖。

「啊!」凌沖大驚急呼,這時本能的反應下迅速揮起長劍凌空斬下,當下只聽「啪」的一聲,在他全力的運劍力斬下,那個殭屍的手臂便被他這蠻力砍了下來,那一段嵌住凌沖腳踝的枯手也鬆了開去,凌衝下一刻一腳便將那枯手踢了開去。

饒是如此,那斷臂的殭屍根本就沒有停止動作,迅速用另一隻手向凌沖襲擊而去,凌衝倒退幾步踉蹌著躲到船體一角,深深的呼吸著,從而消減著自己的緊張情緒。

「咔……」狀況頻出,當真不能讓凌沖有一絲懈怠,這刻那殭屍的斷臂飛來緊緊的從後面掐住凌沖的脖子,凌沖大駭呼吸也隨之困難。

「殭屍是打不死的!」凌沖一個念頭衝進腦海,求生的意念讓他放下長劍,雙手去掰那掐住自己脖子的殭屍斷臂,好在全力施為下將那殭屍斷臂再次被拋出。

接著凌沖拿回長劍,不知是什麼促使著他,這一刻他學著玄天門師兄弟修鍊時拈指成訣的姿勢,戟指凌空虛划,而這一刻在胸前的長生鎖忽然像是感應到了什麼,閃出微弱的金色光暈。

凌沖學著其他師兄弟那樣,拈指畫出了一個太極圖的樣子,然後將其打入劍身,接著凌空躍起雙手握住劍柄,運用全身之力向那地上的殭屍刺去,「我破!」凌沖大叫著,須臾間將那長劍刺進殭屍體內,只聽那殭屍「嗷嗚!」的發出一聲悶吼,接著轟然化作黑煙散去,只剩下那長劍還在地板上斜斜的倒插著。

「嘿,行了!」凌沖面帶喜色,不住的向著自己的手看去,這個時候的喜悅恐怕可以凌駕一切恐怖上了,要知道凌沖這個被門內公認的廢材,這一刻居然能運用到一些道法除敵,那是多麼的有成就感。

凌沖拔出長劍,這才注意到那殭屍碎處,竟然有一顆赤色的水晶石,這還真是出人意料啊,凌沖詫異的撿起紫水晶,入手頓覺一股靈力向他身體襲去。

「啊,這不是普通的晶石,這是能量晶,這樣的晶石可是修真者夢寐以求的東西啊,因為這些晶石內存的靈力可以讓其修為精進,用其法吸收一塊普通晶石的能量,幾乎能敵數月修鍊!」

凌沖是在修真練道的最大門派長大的,對於這些那是知之甚詳,而且他也見到過諸如此類的能量晶石,只不過他不能修鍊道法,這些東西不僅對他沒用,而且對他還是一種羞辱,所以惱恨之餘的他,便不去管這些什麼東西。

但這時他真還不知道,正是那玄天門傳說中的神器長生鎖,以及師祖所教他畫的禁地冰壁上的圖畫,正在悄悄的改變著他的自身,以及他未來的命運……。

凌沖欣喜之下收起那赤色水晶,而與此同時他也想到了下面那層的那個殭屍,估計他身上也會有這樣的水晶,於是凌沖興奮之餘握住長劍,從上面一層凌空躍下。

從剛才的懼怕躲閃,到現在主動去尋找,這一過渡幾乎讓凌沖有些不敢相信,他甚至感到一絲的滑稽,不過他也明白這就是強者如弱者的本質區別,從他跳懸崖的那一刻開始,他就帶著強者的希望活了下來,所以變強大是現在夢寐以求的事情。

凌沖經歷過生死的磨難,現在的他已經可以做到無所畏懼什麼了,凌沖握住長劍到處尋找那一個目標,這次還是真的順應他的心意,不一會兒那個殭屍從底層爬上來,想來找到凌沖這個肥美的獵物他也是興奮的,於是不由分說的便向凌沖猛撲過去。

有了先前的教訓,凌沖這次成熟了許多,遂當下毫無緊張的拈指畫出虛無的太極圖案打入劍體,這些只不過是淺陋的入門驅魔修行而已了,真正修鍊稍有成的人,能劃出實質的光芒太極圖,引入劍體后,那所練仙劍也會對應修為發出強度不一的華光。

凌沖握著劍當頭向那低吼聲聲的殭屍劈下,「嘎吱、轟!」這個殭屍和先前的那個一樣化作黑煙散了去,只剩下一顆比拳頭要小几許的赤色水晶,和之前的那一顆幾乎相差無幾。

凌沖得償所願的收起赤色水晶,隨後握著長劍,從這個廢船的里裡外外找了個遍,也沒能再找到一個殭屍,當下卻是有些失望之感,不過他這一遍下來也不是毫無收穫的,他找到了一個保存很好的厚厚的古樸書本。

翻開這個厚重的書本,裡面密密麻麻全是以毛筆字記載的東西,凌沖在一個角落坐下,一頁頁翻看著這個書本,原來這裡記載的都是這艘船在海上行駛的日程之事,和一些相關的介紹!

原來這艘船是一艘海盜船,這艘船在造成后便很少在陸地停泊,整日漂浮在海上,伺機打劫過路的商船和漁船,在這一段水域是出了名的惡勢力。

只是一次航海尋找作案目標時,不幸遇到不期而遇的暴風雨,暴風雨來得突然根本無從預知或防範,風暴捲起這艘盜船在海上亂飄,別說迷路不辨航向了,那沒有被沉沒海底已經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等風暴平息那些本已認命為天譴的海盜,居然發現船停靠在了一個孤島的岸邊,全船的海盜興奮的跳上這個荒島,在修復船隻的同時,開始在島上大肆搜尋,看是否有值錢的東西。

結果很快他們便找到了一處山洞,還真是天隨人願,雖然他們不是好人!那幽深的山洞裡不僅亂石甚多,而且亂石中還摻雜著各色的水晶石,看的在場百餘海盜盡皆傻了眼。

緊接著他們開始貪婪的撿拾挖取水晶,越往山洞深處水晶的密度越大,貪婪成性的他們根本沒有注意什麼危險,只是瘋狂的將亂石挪開,撿著地上的水晶石。

然而,就在他們幾乎走到山洞最底層的時候,那黑暗迂迴的山洞裡突然一陣聲巨吼傳出,像是被驚擾了的惡魔發了淫威,接下來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在轉身間這百餘人幾乎全部都被奪走了精魄,只剩下一具皮囊而已,只有離深洞很遠的兩個人各自帶著一塊晶石逃回了船上。

不過雖然逃回了船上,但也沒有逃脫厄運,他們就像是被詛咒了一般,身上慢慢的開始發生變化……! 那兩個逃回來的海盜,在他們不舍的赤色水晶作用下,精血一點點的消失,其中有一個人勉強的守住那僅剩的思想,將這一怪異之事寫進了他們的航海日誌!

那兩個人也就是被凌沖斬殺的,那兩個逃回到船上的盜賊變作的殭屍,凌沖通過這本厚重的海上日誌明白了所發生的事情,一時間頗為動容,雖然這些人是惡貫滿盈的海盜,但百餘人突遭大難,這也是讓生性善良的凌沖扼腕不已!

凌沖放下那本厚重的航海日誌,拿起手裡生鏽的長劍,又帶著從船上找到的生火用的火石,便離開了這艘廢船,一路上帶著些許沉重的心情回到掩藏豪彘那裡,然後用手裡的長劍將那豪彘分割,留下精肉部分帶了回去。

回到自己的山洞已是入夜時分了,凌沖看了看安詳如沉睡的林夕瑤,隨後走出洞外,此刻他第一要做的就是烤些肉來吃,畢竟他現在已是兩天沒有吃東西了,在加上體力和精力的消耗,這會兒饑渴難耐的凌沖趕緊拾來乾柴,準備給自己燒烤點吃的。

在這個荒島上別的不敢說,乾柴樹枝隨地都是,凌沖不一會兒便用拿回來的火石點燃了篝火,然後用一根長樹枝將野豬肉穿起來,架在火堆上烤起來。

豬油隨著幾乎要烤熟的豬肉掉落在火堆上,一時那火堆旺盛不已,肉烤到幾乎能吃的時候那香味也就出來了,使得凌沖再也忍受不住的從那豬肉大塊上試探著扯下一小塊來,左右手還不時的翻倒著,「呼呼,好燙、好燙……」

雖然很燙手,但是凌沖也顧不上那麼多了,飢腸轆轆的他拿著在嘴上咬去,「嗯,香、真香!」餓到這樣的程度別說什麼作料都沒有放的豬肉了,就算是野菜,估計也能吃出山珍海味的感覺來。

美美的飽餐了一頓,然後一個人在火堆旁躺下來休息,這個時候已經是月上中天了,皎潔的月亮在暗黑的殘雲里若隱若現,凌沖頭枕著雙手,嘴裡叼著一根用來剔牙的枯草,看著這樣美好的夜,他一時想了很多……

以往的這個時候在玄天峰,或許正和師兄弟們在一起互相聊天開著玩笑,亦或許正被林夕瑤纏著,兩人親密的玩著各種遊戲,這一切就在昨日,那麼清晰又是那麼的徹骨,可是現在卻自己一人淪落到了這麼個充滿恐怖的荒島上。

這一切都是龍傲和那個老混蛋所賜,凌沖想到這裡一股氣氛直衝腦門,靜謐美好的夜空這會兒好像浮現出了龍傲那張可憎猙獰的臉,在鄙視著他笑著、笑著……

「龍傲,你這混蛋!」凌沖怒罵一聲反身做起,同時將一塊小石子向天上投去。

「呼呼!」凌沖緩緩的俯下身子,急促的喘著粗重的氣息,這時那個信念再次填滿他的腦海和思想,「我要報仇,我一定要報仇,天雲、龍傲,我凌沖早晚要將你們碎屍萬段!」凌沖幾乎用盡了全力再次昂首對天呼喊,聲聲怒意直上九天蒼穹!

氣惱了半晌,凌沖才慢慢的平復了一下心緒,此刻要想報仇一定要使自己變得強大起來,而這一切要如何做起凌沖一時摸不著頭腦。

抓耳撓腮的時候,他突然想起天雲真人在斷崖之上說的那些話,玄天門傳說中的神器在他身上,「神器!」凌沖嘴裡嘟囔一句,隨後一個激靈的盤膝坐下,拿出自幼師祖就給他佩戴上的長生鎖看著。

這個他從小就戴在脖子上的長生鎖普通至極,要說價值它連金子的都不是,而是青銅所打造,鎖面上也和其他孩子帶的長生鎖無異,只因凌衝天生體弱才被遺棄,這也是師祖為他戴上這長生鎖的緣由,真的沒有任何其他不對,這當真讓凌沖難以捉摸。

只不過凌沖想到這個長生鎖在禁地幾乎是將所有冰刻的畫收了進去,當真也讓他匪夷所思,想來天雲真人所說的玄天門神器定不是什麼虛妄之言。

只不過眼下這個東西怎麼弄才好呢,凌沖將那長生鎖拿在手裡細細的看著,正在這時看的出神,突然整個荒島又是一陣顫抖,像是有什麼在荒島下面撞擊著,轉瞬消失!

這是凌衝來到這島上后第二次感到這異樣了,只不過他不明白其中緣由也就不多想了,畢竟這人力不可抗拒的事情,凌沖自然也不去多慮,一切但憑旦夕禍福!

凌沖借著火光,突然發現在這鎖上刻著一行小字,以前當真沒有這些字,只是這次凌沖卻意外的發現了這些,凌沖此刻當真不知,這個長生鎖當真是只認主不認人的神器,難為師祖自幼就培養凌沖和這神器的感情,以至於在禁地冰刻進入到裡面后,這個長生鎖也終於像是被鑰匙徹底打開了,這行字也就現出來了。

「玄天真法,急急如律令!」凌沖輕輕的念了一下那鎖上的小字,緊接著那長生鎖似是被召喚了一樣,忽的閃現出祥瑞的華光。

「啊!」凌沖大驚,緊接著又念了一下那一行小字,果然那長生鎖又亮了,凌衝心中狂喜,聰明的他這會兒忽然又聯想到了什麼,於是他盤膝端坐,一手舉起長生鎖,一手結印太極,道:「玄天真法,急急如律令,冰刻!」

緊接著那長生鎖豪光一綻,繼而在上空如綻放的煙花般,將禁地冰刻的圖案排布空中,一個個活靈活現的小兒看的凌沖是傻了眼。

「明白了,我明白了,這個長生鎖裡面可以存放隨身的東西物品,還可以向天雲所說那樣幫你凝聚真力突破修為,這樣的物品不是神器又是什麼?」凌沖想到這裡,同時也想起了從小就給他戴上這個神器的師祖,這種恩情當真大於天啊!

「師祖,您放心我一定完成你未完成的心愿!」凌沖此刻暗下決心,這會兒有了冰刻所記載的真法,也是修鍊純正《玄天真經》的無上捷徑,凌沖這下決心專心的研習。

凌沖雖被人視作廢物,自幼因丹田不能凝聚真氣而不能修鍊,饒是如此,凌沖也對《玄天真經》心法記得是滾瓜爛熟,修真必先修心,那時候背誦這經書也是他的一大樂趣!

…………

真經卷首就介紹了「修真之舉,實乃非常之道,他是奪天地之造化,侵日月之玄機!」所以修真練道之舉絕非輕易能成,要有恆心和造化。

修心首先要動靜結合,經雲「動乃靜之基。動是靜的基礎,動乃靜的法門。所謂動,有意動,有形動,有有為之動,有無為之動。形動而意不動乃末乘之法,形意均動為下乘之法,意動形不動乃中乘之法,無為而動乃上乘之法。①

一念及此,凌沖更不遲疑的打坐端正,開始修鍊真經第一階段玄基期,玄基也就是修真練道的基礎,打好基礎才是以後大修鍊的開始。

要練玄基就是要這樣達到心清凈的忘我境界,可以說是脫掉凡胎的第一個標誌性階段,凌沖打坐完畢,此刻他已經慢慢的開始入境。

凌沖剛一入境難免穩不住心神,所以真經開篇有一口訣可幫助修鍊者入境,於是凌沖便緩緩的頌道:「人有三品,法有多乘;玄界奧秘,難見經文;全憑體悟,清靜身心;勤修德性,慎獨身心;煉己純正,意馬勿驚;心猿牢鎖,虛空結繩;頻掃六賊,常除七情;無為而治,統馭身心;靈台空明,邪魔難侵;常清常靜,步弦通靈!」

所謂「讀書百遍其意自見!」凌沖反覆誦讀著這一有助靜心的口訣,直到慢慢的沒有聲音,這一刻他也真正的入境了,從玄天門長大的他,在經歷了這許多磨難后,什麼是真正意義上的修鍊,直到此刻他才真正的明白,和以往在門內功課所修習完全不同。

何謂真經中的心清靜,其中之關鍵乃是一個「清」字。無「清」則無「靜」可言,二者互根。什麼叫做心「清」?訣云:「靈台無物謂之清,寂寂全無一念生。猿馬牢收休放蕩,精神謹慎勿染塵。除六賊,悟三乘,萬緣都罷自分明。」做到這一點也就真正意義的踏入了修真之門!

凌沖端坐於荒島野草中,這一刻他忘記了這一切,忘記了自己,也忘記了世界,他的意識里感到天就在他頭上,地就在他腳下,只要伸手就能觸碰天地,而這天地間沒有一絲的痛苦哀怨,更沒有血腥的征戰殺戮,到處是一片祥和!

不知過了多久,凌沖張開眼睛,此刻他的身上似乎在有一種祥瑞之氣緩緩隱去,此刻他精神奕奕,哪裡有半點疲勞的意思,就如同新生的一般。

「我、我做到了,我真的做到了!」凌沖興奮的叫著,在玄天門內因不能修鍊所以被人叫做廢物這十幾年,凌沖沒有一次能像今天這樣靜下心來修鍊,而且這一次他的努力沒有白費,他的靜心修鍊為他打通了全身經脈,順利突破了玄氣期的修鍊,接著就是下一層了!

備註:①源自《清靜經》中所云 過了玄氣期,下一層就是玄體期了、。

所謂玄體期的修為就是導引天地靈氣,全身運轉成大小周天,直到呼吸吐納間將靈氣轉作真力運行體內方有所成。

玄體期修真起步階段,可以看出修真者的種種跡象,同時擊打之力也能開始隔空。

尋常弟子修鍊《玄天真經》每進一個階段都需要日以年記的時間,然而凌沖有了長生鎖這個修鍊的神器就不用那麼麻煩了。

他強大的靈力存儲能力,能迅速的激發身體內周天的運轉,所以這樣一來進階下一層要比尋常苦修輕鬆的多。

玄氣期的修練成功,使得凌沖情緒高漲,因此也趁熱打鐵的開始準備進攻下一層的玄體期,

要練就玄體期的修為,必須要明白太極的奧義,以此方能打開玄體期修鍊的大門。

所謂太極者,是為中間一條曲線相隔,半黑半白,黑者為陰,白者為陽,陽中有一點陰,陰中有一點陽,陰陽相互對立,修真的過程就是首先把七魄化為陽性物質,然後與三魂相互作用!

凌沖正襟端坐盤膝,呼吸吐納間凌沖先進入第一層和第二層之境,然後想象身下有一太極圖以自身為點不斷的向外延伸,從開始的無形,慢慢的幾乎接近實質。

這時凌沖很快進入到小周天運轉的狀態,下丹田區域明顯發熱,伴隨長生鎖上自帶的靈力開始全身遊動,直到周天運轉成一個太極圖的模樣,繼而周身發出陣陣的豪光!

玄體期的關鍵已經來到,現在凌沖只需穩住修為,幾乎就能突破玄體的境界了,然而這時凌沖的長生鎖此刻華光漸漸的消隱,自帶的靈力之氣,幾乎是要在凌沖這樣大規模運轉周天運作下枯竭。

凌沖意識到這一點,趕緊就停了下來,並且嘆息著自語道:「雖然有了這神器可以不用練丹田,用長生鎖所蓄真力運作周天運動的修鍊,但是怎奈這長生鎖只是一件器物,就算是神器也有用完靈氣之力的時候,如果沒有補給,那麼就不能繼續修鍊了,他不像是修真人士那樣丹田之力可以恢復!」

凌沖嘆息的自言自語著,遇到了修鍊上的瓶頸任誰都不會爽,所以凌沖收了修鍊的站了起來,夜涼如水,負手望月,凌沖就這麼在篝火邊徘徊著想著辦法。

而就在他步伐和心情一樣凌亂的時候,突然一個白天弄到的赤水晶從衣袖裡掉了出來,「啪嗒!」一聲的便滾落在了地上。

凌沖無聊的將它撿起,意興索然的看著這赤水晶,這時突然一道靈光向他腦海莫名襲來,「對啊,可以運用這能量晶的力量啊,要知道這是多少修真練道之人所期望的東西啊!」

凌沖這時興奮的當下就有一種天無絕人之路的感覺,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於是凌沖趕緊坐會原地正襟盤膝,隨後將那兩塊凡品的赤水晶都拿到自己對面,然後取出收回了的長生鎖,將他們左右放在一起。

「行不行就在此一試了!」現在沒有人指導凌沖,所有他做的一切也只是憑著自己的感覺去做了。

凌沖定了定心神,隨即拈指虛划,稍頓,凌沖以滿手掌的光華逐漸向那幾件東西壓下,登時手中豪光便被吸了去,隨後長生鎖猶如重生了一般,當下竟是出奇的慢慢升起來,直到凌沖頭頂幾分停下。

這時長生鎖下面的兩塊晶石瞬間發出豐沛的赤色光芒,一時間猶如萬流歸海奔向長生鎖,長生鎖一時光芒更盛。

光華持續了好一會兒,才逐漸的消弭,在那華光一點也看不到時,那兩快赤色的能量水晶也就不見了,只有長生鎖在那裡兀自的散著豐沛的光芒。

「好厲害!」凌沖嘆著自語道。

這下有了新的能量,而且這能量幾乎是難用完的,凌沖這下可高興了,於是他再不遲疑的坐在原地,開始準備玄體期的突破。

進入玄體期顧名思義就是人要和自然融為一體,以自然之力轉作無盡真法,凌沖這時便揣摩起玄體期的真正含義了,天和人怎麼才能在一起融合呢?這個難題此刻開始困擾起凌衝來。

真經心法雲「故頭之圓也,象天,足之方也,象地。天有四時、五行、九鮮、三百六十日,人亦有四肢、五臟、九竅、三百六十節。天有風雨寒暑,人亦有喜怒。故膽為雲,肺為氣,肝為風,腎為雨,脾為雷,以與天地相參也,而心為之主。①

因此,凌沖這時開始嘗試依照《玄天真經》心法修鍊,將自身的每一處器官都想像成自然界的每一個現象,從而入靜忘我,直到自己都感覺不到了自己的存在,只能在意識中體會自然界的一切,自身如風拂過山川大地,自身如雨自九天蒼穹落下,滋潤世間萬物!

這時凌沖已和自然水**融的成為一體,這時順利的修鍊,皆因先前的根基使然,在玄天門不能修鍊真法的凌沖,天天背誦《玄天真經》解悶,對真經的內容已是記到骨髓里去了,所以現在理解真經的能力,就遠比剛剛接觸修真練道之人了。

那兩塊赤色的晶石這一刻不間斷的將赤芒柔和的射進長生鎖,能量豐沛充盈的長生鎖,在這時也找到了宣洩的對象,那就是已經進入玄體期修鍊的凌沖。

赤色晶石的靈力被長生鎖吸收,然後轉為真力,繼而匯流進凌沖體內,這時小周天開始運行,當小周天旋轉形成以後,真力與人體各個穴位相互作用,從而形成一個個氣流漩渦。而這些氣流不斷地衝擊全身各個穴位,使人體各穴位的功能不斷提高,異於常人千萬倍的提高!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