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3 日 0 Comments

我正和何韻聊得爽着呢,忽然聽到了一聲“呵呵呵呵呵。”

“嗯?” 我問何韻:“你開語音了麼?”

兔兔:“沒有啊,我們在視頻,難道你都看不出來我沒有帶耳麥嗎?笨死了!”

啊!那剛纔是誰!擦了,不會是表姐吧?我對何韻說:“等我一下啊。”於是我迅速跑到門口,輕輕的將門鎖打開,留出一條縫向外探去,可是並沒有表姐的身影。

臥槽!我猛地轉身,眼睛不斷的掃過我的屋子裏,難道是我聽錯了!還是……有鬼?

“桀桀桀桀。”一聲怪笑從我的桌子上發了出來,給我嚇了一大跳。“啊……是誰!”

我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桌子,不會真的有鬼吧?恐懼的感覺衝擊着我的神經,我的身體已經開始瑟瑟發抖。

“桀桀桀桀桀桀。”在我努力剋制自己心中的恐懼的同時,這又一聲怪笑讓我判斷出了聲音的來源,原來是我的打印機!

這打印機對我來說還是充滿了無限的未知,所以還是讓我害怕的受不了,於是大喊了一聲:“他媽的是誰!”

在我發出大喊之後,桌上的打印機陡然發出一道耀眼的藍光,讓本來很昏暗的屋子瞬間變得明亮起來,我也被這道光刺得閉上了眼睛。

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看見了我的正前方正站着一個鬼混!對,是鬼魂!他是一箇中年男人,打扮非常奇異,而他的眼睛此時正閃爍着詭異的藍色光芒,他站在那裏,一動不動的看着我。

“啊啊!”我發出了絕望的嚎叫,極端的恐懼充斥着我的大腦,此時的我已經被嚇得差點沒有了意識。

“你害怕個毛?剛纔你不是還泡妞來着?”那個中年男人戲謔的望着我說。

“你你你你你是是鬼!!”我顫抖着,咆哮着。

“我的確是鬼,不過又好像不是。”中年男人摸着自己下巴上的鬍子。

我感覺我的眼淚已經快下來了,這種見鬼的事情竟然會發生在我身上。

“給你說了不要害怕,老子又不能吃了你!”中年男子跟我豎了一根中指。

“你到底是什麼人……”我的話還沒說完,突如其來的敲門聲又把我嚇了一大跳。

“小翔?你在跟誰說話呢?”次奧,是表姐,剛纔失態的吼叫估計讓表姐給聽見了。那中年男子見有人來了立馬又化爲一道藍光鑽到了打印機中。

我連忙深吸了一口氣,將打印機塞到了被子裏,打開門,對錶姐說道:“剛剛和同學視頻聊天呢!”說着,我還指了指桌上的電腦。

“嗯?我看不像吧?跟同學視頻用得着那麼激動?”表姐狡黠的一笑,直接進了我的屋。“我看你是不是看什麼不健康的東西呢!”

靠,這話說的太直白了吧?我覺得表姐越來越奇怪了,不過還真讓她說中了,我的E盤裏有差不多好幾十G的不健康影片和種子。

表姐走過去瞅了一眼電腦,發現電腦頻幕上正在寫作業的何韻,纔回過頭對我說:“這女孩子挺靚的哈?不過你也用不着大吼大叫吧?”

我撓了撓頭,連忙胡謅道:“剛纔在放搖滾樂聽,一不小心把音響開打了。”

表姐聽後伸了個懶腰,說:“那你繼續。”便出了門。我則是嘖了嘖嘴,剛纔表姐伸懶腰的時候她的大胸脯也跟着抖了一下,而我的眼珠子也跟着抖了一下。

等表姐走後,我又鎖了門,坐在了電腦前,發現何韻發來消息問我:“剛纔怎麼了?你幹什麼去了?那個女孩子是誰?”

“呃,那是我表姐,過來取了個東西。”我解釋道。

何韻:“哦!原來是這樣!那我先下了!該認真寫作業了。”

我:“嗯嗯,早點睡,親愛的同桌。”

何韻看到我發親愛的三個字時羞澀的笑了一下,說了一句:“你也是。晚安咯!”

於是我們便結束了視頻會話。何韻也是立馬就下線了。

我下了QQ,一擡頭,那個中年男人又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啊!你想嚇死我?”我吼了一句。

中年男人擺了擺手,說:“感謝你讓我醒了過來。”

什麼醒過來,我聽的雲裏霧裏,於是攤了攤手說:“你能給我解釋一下到底是怎麼回事麼?雖然你的樣子不是非常恐怖,但還是嚇到我了。”

中年男人坐到了我對面的椅子上,翹了個二郎腿。他先是打量了一下四周,然後對我說道:“這裏是地球吧?”

“我靠!”我瞪大了眼睛。“別告訴我你不是地球人!”

中年男子擺了擺手,說:“我當然不是,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安德魯大陸?”

我聽後搖了搖頭,問:“你是在寫小說麼?”

“滾蛋!”中年男子瞪了我一眼,衝我解釋道:“我叫素攀,來自安德魯大陸,是一名高級魔法師。”

“魔法師!”我的眼珠子差點掉出來。“您在開玩笑吧?你直接說你是鬼就得了,敢不敢不要把自己說的這麼驚世駭俗?”

“哼!”中年男子見我不信,擡起右手,打了個響指,於是,一團藍色的火苗從他的掌心升了起來,不過看起來有些虛幻的感覺。

中年男子手一揮,那團藍色的火苗便向我掠來,嚇得我連忙捂住了自己的臉。可是,片刻後我並沒有感覺到什麼異常。

“哈哈哈哈,真是個蠢小子。”中年男子毫無姿態的大笑,直接無視了我那充滿怒火的眼神。

“好了好了,不逗你了。”中年男子說道。“我可以給你解釋一下你想要知道的,但你必須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我會殺了你。”

素攀平靜的聲音充斥這我的耳朵,臥槽,這是我今天第二次聽見這句話了,怎麼別人都喜歡讓我答應他一個條件?真是搞不懂。

素攀接着說:“我現在的狀態只是我的靈魂,沒有肉體,你用手是摸不着的。”說着,他走過來伸出了手想跟我握一下,但我握到的只是空氣,我可以清晰的看見自己的手毫無阻礙的穿過了他的手,就像穿過了一道光一般。

“我從哪來不重要,估計你可能沒有聽說過‘位面’這個詞,也就是說,我並不屬於這個位面。但我來過這裏,這是地球,一百年前我曾經在這裏待過一段時間。”

“我被我的仇人殺了,但他沒想到我學會了聚魂之術,僥倖逃脫了。而我現在正在找一個契機復活,並且回去報仇。”說着,他看向了我。“而這個契機,就是你。”

“我?”我指了指自己,一臉的不可置信。素攀的一番話已經顛覆了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嗯。”素攀點了點頭。“我的條件就是讓你成爲一名魔法師,我會將我的畢生所學都傳授給你。然後,等你學成的時候,我會帶你去我的世界,或許在我報仇的時候會讓你助我一臂之力。怎麼樣,這個條件不過分吧?”

“等等,魔法師?這到底是什麼東西啊?我怎麼都聽不懂?”我拍了拍自己的額頭。

素攀解釋道:“魔法師是安德魯大陸上最爲尊貴的職業,只有五行體質的人才可以成爲魔法師。而那個東西並不是什麼打印機,它其實是一個施展魔法的驅動器,這裏面有一個獨立的空間,裏面有無窮無盡的可以令魔法師施展魔法的靈氣,打印機這個名字只是我來到這裏之後根據這個地方的特性和語言給它起的。之前我把它寄給過五個人,但他們因爲體質的緣故,用了一次就都死了,但最後還是讓我找到了你,你用了好幾次都活蹦亂跳的,看來你纔是成爲魔法師的最佳人選。”

我聽完之後,在腦袋裏努力的整理了一下,終於明白了素攀的意思,但同時我也暗暗心驚,沒想到用這玩意兒還能四人!得虧我福大命大才逃過一劫!

“其實你是想讓我幫你復活,然後回去幫你報仇,可是我有什麼好處?”我問道。

“靠!”素攀詫異的看着我。“別人想當魔法師還當不了,你倒是還問我要好處?”

“不過。”素攀**的笑了笑。“你以後在外面泡妞或者裝B估計會出乎意料的順利,我想你現在還不知道怎麼用這打印機弄出不同號的錢吧?”

“成,這事就這麼定了,我的好師父。”我邪邪的一笑。這時候,我才發現自己有多麼的小人。。。 “等等!”我跳了起來。“你得給我解釋清楚爲什麼用了這個打印機會死人?”媽的,可不能輕易相信陌生人。

素攀摸着下巴上的鬍渣,說:“普通人是承受不了驅動器的能量的,除非是體質特殊的人,雖然我也不知道你爲什麼有這種體質。至於前面的那幾個人,原因也是因爲體質不過關,在極度興奮之下令驅動器對其產生了排斥,呃,我記得其中一個是在XXOO的時候掛的。”

“得了,你他媽別裝了。”我陰笑着。“既然不是地球人,你還知道XXOO這個詞?我想這個連除了華夏人之外的人都很少知道吧?還說自己是狗屁大陸來的,我看你是從異界穿越過來的吧?呵呵,你們那個世界最牛逼的人是叫蕭炎還是叫劉磊?”我想起了我看過的幾本網絡小說,使勁諷刺了一頓素攀。

素攀聽後只是搖了搖頭,道:“愚鈍的小子!魔法師最初始的技能便是學習,也就是說,魔法師的學習能力是非常強的。否則施展魔法的時候你連咒語都記不住,豈不是專門去送死?”

旋即素攀無奈的看着我:“莫要說華夏國了,你們地球上的所有語言我都會,莫要說語言了,你們地球上的神馬是我不會的?這驅動器…呃,是打印機,打印機在地球上存在了三年的時間,這三年我想對於我一個高級魔法師,學習和了解你們地球的文化與知識那還不是小菜一碟?”

素攀見我一臉的鄙夷,於是便坐在那裏嘰裏咕嚕的半天,看來是在說外國的語言,到最後連華夏國各個地方的方言都整出來了。

“丫的,你再不信俺俺分分鐘砍死你信不?”素攀惡狠狠地說了一句。於是,我終於被他逗笑了:“好好好,我信你。”

“嗯!”素攀點了點頭。“跟着我絕對是好處大大的,希望你認真學習魔法,今天先教你幾個最簡單的魔法,算是我給你的見面禮吧。”

“呃!我現在就能學習了?不用來點前戲?或者說是傳承一下力量?”我問道。

“滾蛋!”素攀手一揮,一縷藍色的火苗便朝我掠了過來。“你以爲是XXOO呢?還是小說看多了?”

“。。。”我連忙閃身躲過了火苗,結果它還是擦過了我的睡衣,在上面留下了一道焦黑的痕跡。素攀給了我個下馬威,於是我也不敢再多言了。

“見你小子經常被人欺負,先教你兩招防身的吧。去把打印機放在身上。”素攀吩咐道。

我聽後便將打印機套在了腰帶上,然後戴在了腰部。

“嗯!”素攀見狀也是一臉的正色。“這個打印機,呃不!是驅動器,有着存儲魔法施放方法的功能,有些高深的魔法咒語念起來太長,所以可以儲存在裏面,施放的時候用意念,再喊一聲啓動口令便可。這樣可以保證你不被敵人秒殺。”

“我先教你一個‘磐石之身’,和‘速習之術’吧,磐石之身,顧名思義可以讓你的身體堅如磐石,什麼狗屁子彈**還是***,通通打不爛你的身體,可以說是所謂的金剛不壞之身。還有‘速習之術’,通俗點就是開發下你的智力和大腦,讓你能迅速學會各種技能和知識。”

“哇塞!”聽後我滿眼放光,我就是光學會這兩種魔法都可以縱橫地球,牛逼閃閃了,更別說是以後還要學習更加厲害和高深的魔法!“師父,趕緊教我吧。”我這人最大的優點就是喜歡打蛇隨棍上。

“嗯,我把咒語交給你,因爲你帶着驅動器的緣故,我可以用意念直接將施放方法和咒語傳送到你的意識裏。”素攀說罷,閉上眼睛,嘴裏嘰裏咕嚕的說了些聽不懂的貌似是咒語的話,然後用手指點了一下我的腦袋。

頓時,我便感覺有什麼東西強行進入了我的思想和意識,腦袋裏傳來了一瞬間的刺痛,但轉瞬即逝,旋即我便察覺到自己的記憶之中有了那兩種魔法的施放方法和咒語。

“先將兩種魔法儲存在驅動器裏,然後我想你應該設置了開啓口令,只要你想着施放的方法,念一句口令便可。”素攀說道。

“到底是打印機還是驅動器?”我問道。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吧,別墨跡了。”素攀不耐的擺了擺手。

我遲疑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問道:“請問怎麼儲存。。”

“。。。”素攀翻了翻眼睛。“打印機上有個按鈕,按住它想一下你所要儲存的魔法就可以了。”

我照做之後,心裏便激動了起來,現在可以施展魔法了!我壓抑下心裏的激動,腦海裏閃過磐石之身的施放方法,這個魔法只需要站在原地集中精神就好,於是我喊了一聲:“很深。”

可是,我並沒有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什麼異常的變化。我捏了捏自己的臉,好像還和以前一樣?

素攀面無表情的用手指着桌子上的一把瑞士軍刀,然後往上一提,那瑞士軍刀竟然浮在了半空之中!在我驚駭不已的同時,素攀手指動了動,那瑞士軍刀上邊的刀子便被折了過來,然後在素攀一臉的壞笑之下,那瑞士軍刀的刀尖竟朝着我急速刺了過來!由於其速度太快,我根本來不及躲閃,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那刀子刺在了自己的胸口。

“啊!” “咣噹!”我的慘叫聲和咣噹聲同時響起,可是事情並不是我想象的那樣鮮血直流,那瑞士軍刀像是碰到了石頭一般,不僅沒有刺進我的胸口,竟被我的胸口給反彈了出去!

我連忙解開衣服摸了摸剛纔刀刺過的那塊皮膚,竟是完好無損。

“我次奧!”我驚訝的撿起了瑞士軍刀,然後咬牙往自己的胳膊上狠狠劃了一刀,可只是留下了一道淺淺的白印。我又劃了幾下,發現自己的皮膚竟然如此的堅硬,刀子怎麼劃都劃不爛!

“小子,現在知道魔法師的厲害了吧?”素攀笑道。

我連忙點了點頭,不得不說,我的世界觀又一次的被顛覆了,草他個腦袋,我這兩天世界觀便被顛覆了好幾次!我想老子現在就是見了真正的野生奧特曼也不會露出半點驚訝的表情,反而會問他:“你的基友小怪獸呢?”

“行了,剩下的速習之術你自己研究吧,我今晚得將我的畢生所學整理出來,幫你儲存在驅動器裏,等明晚我會把所有的東西都教給你,好了,我睡覺去了。”素攀說完之後,化爲一道藍光便鑽進了我的打印機之中。但他立馬又鑽了出來,衝我豎了一根中指:“對了,忘了告訴你,如果想有花不完的錢,你就拿出三張號碼不同的錢幣同時讓打印機打印,這樣它打印出來的錢便是隨機的號碼了,還有,你的開啓口令很老土!”

聽後我先是欣喜了一下,隨即又翻了翻白眼,我的口令我做主,關你鳥事!

我迫不及待的從我的錢包裏拿出三張百元大鈔,然後將它們一起打印,我的腦海裏一直想着打印打印打印,口水都快流出來了,媽的,看來過不了多久我就真成億萬富翁了!

就這樣想了好幾分鐘,打印機也在源源不斷的打印着,我隨手拿起幾張打印出來的錢,靠,還真是隨機,上面的號碼沒有任何的規律性!

不出半個小時,我便打印了差不多將近五萬塊錢,這時候我也有點困了,把錢放好之後我便準備研究一下那個“速習之術”了。

按着素攀的說法,現在腦海裏想着施放方法,然後照做,這“速習之術”的施放方法很簡單,只要閉上眼睛即可。於是我躺在牀上,閉上了眼睛,說了一句:“很深!”(這很深其實就是假面騎士變身的意思,我也是隨口編的。汗,感覺有些幼稚。)

於是,我感覺到自己的腦袋裏狠狠抽搐了一下,我便腦袋一偏,昏了過去。

翌日。

我聽到鬧鐘聲響之後,緩緩睜開了眼睛,此時我感覺自己異常的清醒,就像腦子被人洗過了一樣,五官都格外的靈活,像是比平時強了不少。

哼哼,我的嘴角洋溢起了一個詭異的微笑,有了這兩種魔法,再加上我的萬能打印機,要不了多久我便既能當上扛把子,又能泡上何韻,還能成爲讓所有人仰望的存在!

“哈哈哈哈哈哈!”我仰天大笑,彷彿我已經站在了地球上的最高之巔。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