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那倒也是。」揮墨子慢慢的站起來,手中出現一個光球,抬手送到高空。四周被照亮了,屍橫遍野,圍攻他的二十個武曲高手,無一倖免,而他那些被埋葬的同門和師父的墓,大多數也因這一戰的波及遭殃,再加上大雨的沖刷,不少屍體浮出土面。

揮墨子邁著沉重的腳步走向墳堆,屍體顯得蒼白,傷口也被雨水沖刷的泛白。

「我知道你有事情要問。」

我點點頭道:「我也知道現在不適合問,這些事情,我可不會幫你,注意你自己的內傷。」

一步、一個步伐,每一具屍體,都記載了一段回憶,抱起小師妹,他記得只見過她兩次,在外遊歷二十餘年,只有小師妹滿月和五歲大時回過師門,三年後的今天,卻被自己害死。

屍體被一具一具的整理好,泥土濕軟,很容易刨出坑。

「師父,大師兄回來啦。」

「哇,大師兄回來了,有沒有給大傢伙拐個兄嫂啊。」

他還記得在外遊歷十二年後,第一次回到師門,天宗門上上下下炸開了鍋。剛滿月的小師妹對於這個大師兄很是陌生,睜著大眼睛好奇的打量著他。天門道人在見到他后,第一句話就是:哼,你還知道回來。

師娘很疼他,立馬站出來為他說話,但是天門道人心裡卻是開心遠大於怨,看到徒弟已經晉陞到開陽,而且修為已不在自己之下,那種欣慰,是不會有外人能體會的。

師弟們一張張笑臉不斷浮現在眼前,一捧泥土,掩埋一幅場景。又到了破曉,揮墨子在每一處回憶前都插上了一束鮮花,他沒有哭,比我想的要堅強。

「好了吧,我們邊走邊說,相信這裡很快還會有人來查探。」

揮墨子點點頭,然後用純陽之力,將那二十具敵人的屍首焚燒殆盡。

「去哪?」

「向東一百里,有一處黑忙樓的分會,你如果還撐得住,我們去看看。」

「只要不戰鬥,應該不會有大礙。」

遠離了天景山,空氣清晰,純凈,已沒有了血腥味兒。

「我想知道你是怎麼得到這魚腸劍的?」

揮墨子反問:「你可知道魚腸劍最後的下落。」

「一千五百年前,它的最後持有者是逆蒼天白玉京,自從白玉京入魔之後,被當時仙魔妖三門數十高手聯手圍攻,他在擊殺十餘個破軍和搖光高手后,重傷難以支撐,最後選擇自爆,當場又葬送了七名高手,重創四人,魚腸劍就此下落不明,之後也有不少人在戰場附近找尋,卻一無所獲,後來有人相傳,魚腸劍已隨著白玉京自爆而毀。」

「不錯,魚腸劍是我在遊歷時,從一座大山的夾縫中找到的,當時是為了採集懸崖上一株生長了百年的雲霧草,可是有幾個道門的人也在那裡,結果我們雙方誰也不肯相讓,就打了起來,沒想到打著打著,震碎了懸崖上的石塊,露出了魚腸劍,當時以我修為最高,搶到魚腸劍后,就發生了一系列的事,以至於連累了師門。」

「那你今後有什麼打算?」

「我本就是個孤兒,從小被師父跟師娘養大,現在好了,只剩我一個人,今後我就學白玉京,走超脫之道,也許今後能成為像他那樣的絕世高手。」

「你想走超脫之道?」

「是啊,因為我現在無牽無掛,挺適合的。」

我嘆了口氣:「你了解白玉京嗎?」

「只知道你剛才說的那些,具體的願聞其詳。」

「白玉京曾是那個時代的第一高手,年僅百歲就在當世仙魔妖三門之中,絕無一人敵的過他,可他還是沒有邁出搖光這一步。後來他不甘心,服食白玉精魄,道境返璞歸真后重生道心入超脫之道。所謂的超脫,就是超群脫俗,不局限於傳統、常規,不被任何事物牽絆,所以他為了斬盡所有的羈絆,弒父娶母,將門人格殺殆盡,道心入魔成就了以殺入道,雖然修為有了一個質的突破,卻始終停留在搖光級。再後來,死在他手中的高手越來越多,最後仙魔妖三門結盟,出動三十六個頂級高手圍殺他,那一戰,可以說是有史以來,最為激烈的一戰,所以逆蒼天之名也由此而來。」

「竟然會是這樣。」

「所以我說,你現在還想入超脫之道嗎?」

揮墨子也嘆了口氣:「超脫竟是如此可怕。」

「對了,你當初為了把我卷進來,也不一定要殺那四名道門弟子啊,我感覺凌霄道的人還不錯。」

「哼,全是一些偽君子,當時我在被追殺中,你以為就沒有十大名門之人嗎?跟蹤你的四人,當初也是在追殺我的人里。」

我心裡一驚,難怪當初狂笑和司徒鵬會派他們來跟蹤我,原來是因為他們曾追殺過揮墨子,派他們來能更準確的判斷出我是不是揮墨子。

「我跟凌霄道達成協議,要安全的送你去凌霄道,我不得不這麼做,因為我有一個很重要的人現在在他們手上。」

「是前天跟你在一塊的女孩吧,她很美,而且也很在乎你。」

「她是我的姐姐,所以我必須帶你去,好在當初他們的目的只是魚腸劍,而你已經沒有了它,那四人大家也認為是死在鬼殺手中,我相信他們還不至於對你如何。」

「你覺得能瞞過他們嗎?」

天色還有些昏暗,空氣中突然間又飄出一絲血的味道,而且這股氣味兒對我來說,還有些熟悉,急忙帶著揮墨子飛奔而去。

樹林中躺著兩具屍體,他們的死法和當初被揮墨子擊殺的四個道門弟子一樣,雙手捂住咽喉,臉上露出極端的恐懼,斷魂鞭和流星錘掉落在身邊。

他果然還是盯上了魚腸劍,我看著揮墨子道:「現在就算瞞不過,我相信也很難了。」

揮墨子看著兩具屍體,發出一聲冷笑。

「這一次死了兩名弟子,他倆都是曾經被派去支援揮墨子的。」狂笑道。

「真的只是支援?」

「不滿門主,他倆在私下接到三老之令,不惜一切代價都要得到魚腸劍,所以他倆很有可能……」

「你不用說了,可知殺他倆的人是誰?」

「初步懷疑是鬼殺,但是有個疑點我想不通。」

「說。」

「兩人的死,很明顯是要把黃羽捲入進來,可這樣,在爭奪魚腸劍的過程中,必然將多出一個勁敵,鬼殺若是自大之人,絕不會活到現在,所以他不可能小看黃羽。現在黃羽捲入進來,我想不通對他有何好處,畢竟明面上的陰發柔和杜巨,已是兩個棘手的對手。」

「聽說你已將事情全部交給黃羽去做。」

「不錯,既然黃羽已經捲入進來,我就將計就計,讓他來處理,我們只需靜觀其變。」

「那這樣做對我們又有何好處,黃羽畢竟是天魔宮之人,若是魚腸劍到了他的手中,將會成為一個不小的威脅。」

「因為我還無法確定鬼殺是否也在其中,所以這趟水我若是帶弟子捲入進去,勢必會損傷慘重,可是讓黃羽來處理,我們便可更好的了解他的手段,此子的實力不用說了,而整個局面正好可以用來試探他的能力。至於魚腸劍的歸屬,我可以向門主保證,絕不會落到他的手中,因為我看的出,他對魚腸劍並不感興趣,再者,戰龍門可不會袖手旁觀。」

「你的分析不會錯的,好好安葬那兩名弟子吧,至於那個叫揮墨子的孩子,若是願意留在凌霄道,就好好的給他一個新的歸屬,若是不願意,我們也不用勉強。」

「我就怕三老會對他不利。」

「這個我之後會對三老言明的,黃羽若是來了,我們以禮相待,畢竟他還只是一個不到十七歲的孩子。」

諾言凌顯得有些疲倦,窗外的天色逐漸亮起來,他一下子又想起了曾經的一段回憶,心中有些不安,這是否意味著會有什麼不好的事情將要發生呢? 風雅樓是揭陽城最豪華的酒樓,老闆是一個年過半百的普通人,而他的姐姐是凌霄道的弟子,並且有著天權級實力,所以這家酒樓能提供一些低級妖獸烹飪的菜肴,價格自然也是比較昂貴。

一間靠窗的雅座,我點了幾個菜,以及一鍋滋補元氣的湯。忙乎了一個晚上,都餓了。

揮墨子道:「沒想到他真的出現了,你說這次不會有假吧。」

「應該不會有假,陰發柔和杜巨雖然重傷,卻也絕非等閑之輩就能秒殺的對象。」「那你說救走他們倆人的會不會就是鬼殺。」「可能性小。」「何以見得?那人從你手中救下人,可是絲毫都沒讓你察覺到啊?」

「昨晚那一招是誅仙中的『白氣蓮華千劍照』,憑這個可以判斷出對方是一個道門中的搖光級高手,而且當時的雷雨特別大,給隱藏增幅了效果,戰鬥又處在最後關頭,無暇分心去留意周圍。」

「可是我們同樣對他一無所知,你怎麼就能判定他不是出自道門。」

「就因為一無所知,所以才能肯定,你想想,那麼多年以來,都沒人能親眼見到他使用誅仙或者破魔,如果這麼容易就讓我們斷定他是哪一門的人,那這麼多年以來就不會使所有人對他一無所知了。」

「那他們倆會不會是被救他們的人所殺?」

「這個我可以斷定沒有可能,從他們逃亡的路線來判斷,已經可以確定兩人是黑芒樓之人,至於救他們的人,一定不是黑芒樓的,不然不會送到半路就離開,以至於造成給他刺殺的機會。而這個人在道門中的身份絕不一般,他送人送到半路,很有可能是受人所託,可是又不願意跟黑芒樓在明面上走得太近。」

「照你這麼說,確實很有道理。」

「可是我依舊想不通你當初是怎麼第一眼就看準我的,你的做法,好像認定了我一定會幫到你,而且感覺你之前就好像認識我。」

揮墨子微微一笑:「我只能告訴你,當初見到你的第一眼,我確實就認出了你的身份,所以馬上開始計劃把你捲入進來,至於別的,我還是那句話,如果時機到了,你自會明白。」

「你不怕我現在就殺了你。」

「要我死,你無需自己動手,你如果真有那麼一絲想法,我現在已經死了至少三次,而且絕不會跟你有一點關係。」

「看來你了解我的事,有不少啊!」

雨過天晴,太陽很快冒了出來,白雲映日成彩霞,兩個人,一杯酒,斜看樓下人來人往,不變的景色卻顯幾番紅。

「一個人喝酒,有意思么?」我反問:「喝酒一定要兩個人?」「你難道喝酒從來都是一個人?」「有時候是一個,有時候也有人陪著,但是我不知道喝酒人多跟人少又如何?」「你看起來沒有朋友,不然一定能知道人多喝酒的樂趣。」

我悠悠道:「是嗎?那你就養好傷,到時候好好的陪我喝一次。」

「你說這句話的意思,難道是準備*我入你的天魔宮?」

我搖頭一笑。

「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哎,話說這次如果能順利從凌霄道出來,我的今後該做什麼呢?難道還是和之前一樣,一直遊歷。」

「哎,你生氣啦,話都不說一句,都不幫我想想以後我做什麼好。」

我放下酒杯,道:「自己的人生自己安排,不管是哪一種決定,都要由自己做出選擇,硬要別人幫你選,永遠只是在逃避。」

「行啦,我比你大很多哎,別一幅老氣橫秋的樣子。」

我苦笑了一下,也許這個人確實適合行超脫之道,不被往事糾纏。飯後,我們向著凌霄道繼續前進。

「前輩。」夏無凌本在盪鞦韆,見到狂笑走來,起身相迎道。

「住的還習慣嗎?」狂笑問。

「當然不習慣啦,要是這麼容易就習慣,那還了得?」夏無凌轉轉眼珠,俏皮道。

「呵呵,說的也不錯。」

「這位是?」狂笑身邊還有一個青年男子,他頭髮、眉梢都摻著金色的光彩,一身金袍,高大而且英俊。

「這位是我們凌霄道的門主——諾言凌。」

「我猜也是,不過我不會給你行禮的,對你的稱呼也不會尊稱,因為你是諾言凌,而且也不要想從我口中打聽天魔宮的事。」

夏無凌的樣子很認真,狂笑發出一聲苦笑,諾言凌很有興趣的看著她:「你就這麼確定我很恨天魔宮的人,見一個就要殺一個?」

「難道不是么?」夏無凌奇怪著。

「可你並不是天魔宮的人啊,只不過是被那裡養大的,只要你願意,可以改投道門,我的凌霄道隨時為你打開大門。」

狂笑退到一旁,靜靜的看著兩人交流。

「你今天來見我,我可以很坦誠的告訴你,不管你說什麼,我都是天魔宮的人。」

諾言凌笑了笑:「你從一開始見到我就一直冷冰冰的。」

「我與你毫無交情,為何要對你眉開眼笑?」「冷言、寡語,話語中還帶著殺意,不愧是夏雨的女兒。」「你說這話是在套交情嗎?」「不如說是在欣賞你與她之間有多少的相似度。」「聽你的口氣認得我母親?」「如果她們真的是同一個人,那麼我認識。」「我的母親只是一個普通人。」「我知道,還是一個……」

「啟稟門主,外面有一個叫做揮墨子的人求見。」一個弟子在這時上前來稟報道。

效率還真快,只花了一天的時間,狂笑問著:「只有他一個人?」

「是的。」

夏無凌露出疑惑之色,狂笑吩咐他把人帶到大廳,然後對夏無凌道:「我知道你有些擔憂,我們一起去吧。」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