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蘇沐能夠清楚的看到。在背對著那些城管的時候。那些被禍害的攤位攤主。真的是臉上露出著鄙夷和憤怒的目光不說,更是狠狠的向著地面吐出濃痰。

說真的,看到這樣的一幕。 野王直播間 蘇沐的心情是異常的沉重不說,更是感覺到臉上被人狠狠的扇著巴掌。要知道當初蘇沐上學的時候,就曾經陪著老爸前去集市上賣過山貨。

將心比心,如果說當初蘇沐要是被人這樣敲詐著的話,他能夠心安理得的交出著東西嗎?真的要是能夠的話,那蘇沐就真的不是蘇沐了。所以這時候的蘇沐,已經是處於爆炸的邊緣狀態。

「出事了!」

突然之間,就在那些城管走到一處中間地帶的時候,隨著一陣清脆的鐵盆摔到聲響起,老黃他們這些吃飯的猛的站起來,沖著集市那邊便趕緊的跑過去。

蘇沐緊隨其後。

早市的這一處,是停著一輛車,這輛車內裝著的全都是一些不鏽鋼的鐵盆鐵碗暖壺之類的生活用品。扯起來的紅色條幅上,清楚的寫著,所有東西全場只需19元。

而且旁邊還放著一個喇叭,喇叭一個勁的在喊著,「全場只需19元,19元你買不了吃虧,買不了上當,走過路過的全都來看看啊,只要19元,全場東西隨便挑!」

這樣的話循環的播放著。

之前的十幾個城管,這時候已經是全都聚集過來,沖著這個攤位的老闆就開始大聲喊叫著。

「我說你這個人是怎麼回事?趕緊將你的喇叭給停下!」

「說沒有說過,你是不能夠前來這裡擺攤的,趕緊走!」

「你的東西涉嫌影響到縣容縣貌,我們必須全都拉走!」

昭和貴妃 ……

這個攤位的老闆,有著兩個人,瞧上去應該是父子的關係,老的將近五十歲,年輕的則是三十歲出頭的模樣。

這時候那個三十歲出頭的小夥子,手中拿著一個不鏽鋼的鐵盆,沖著地上狠狠的砸著。臉上露出著憤怒的神情,掃視著這十幾個城管,殺氣騰騰著。

「我看你們誰敢靠近,誰要是再敢靠近的話,信不信我真的弄死你們!你們想要將我的東西全都拉走,你們誰敢?」

「呦喝,真的是碰到不要命的了,你以為你在這裡撒潑就能夠解決問題嗎?這裡是你撒潑的地方嗎?」城管中間一個瞧著應該是隊長的傢伙站出來低喝著,臉上沒有任何恐懼的意思,手中拎著的紅薯,說著就直接沖著小夥子丟過去。

啪!

整個紅薯貼在小夥子的不鏽鋼盆上面后,掉落在地上,黃黃的,瞧上去真的是很為噁心。

「老幺,別衝動,別犯渾啊!」老頭趕緊拉著小夥子喊道。

「爸,不是我衝動,咱們都已經被他們欺負過幾次了,要是再這樣,任憑著他們這樣下去。 厲少,你老婆馬甲掉了 咱們有著多少錢夠賠的啊。他們每次過來不是拿走幾個暖壺,就是拿走幾個保溫杯,我們一早上才能夠掙多少,就這樣全都便宜給他們了。再說他們憑什麼這樣囂張啊!」

小夥子轉身就沖著眼前這些城管喊叫著,「你們到底憑什麼這麼囂張,是誰給你們這麼大的權力。你們還是不是為我們辦事的,你們真的認為披著這樣的衣服,就能夠為所欲為了嗎?」

楊子這時候臉色已經是越來越陰沉著,作為這支城管的帶隊隊長,他做這樣的事情又不是一次兩次。只不過現在混的有些地位的他,已經是有著很長時間沒有出來這樣過。

今天是想著出來轉悠下,好讓剛剛加入進來的幾個城管協防開開眼,見識下自己的風采。誰想到就碰上這樣的愣頭青,不但不讓自己拿走那個保溫水杯,還敢這樣僵持著。

真的是給你臉了!

楊子瞧著身邊那幾個新手協防城管已經是開始露出一種儘管隱藏著,卻真的是有種很為蔑視神情的時候,他憤怒了。

「你在這裡胡說什麼?你這樣違法擺攤還有道理了嗎?我們已經盯著你很久了,現在好不容易抓住你。你還在這裡給我們胡攪蠻纏,你以為你這樣做就能夠解決掉問題嗎?現在我宣布,你得這些東西全都是違法的,全都給我帶回去!」楊子大聲喊道。

「誰敢動?我看你們誰敢動?你們真的要是敢動的話,我就和你們拼了!」小夥子大喝著。

咣當!

隨著小夥子的這話響起,楊子已經是毫不猶豫的上前,將前面的盆子給踢飛,隨後身邊的幾個城管一擁而上,說著就將那些暖壺之類的給踢到一邊,咣當響聲中,這些東西有的當場就壞掉。

「我和你們拼了!」

「老幺,別衝動!」

「還敢毆打國家公務人員,給我摁住他,我非收拾他不行!」

隨著場面開始變的有些混亂,其中那些看熱鬧的人都向著旁邊躲閃著。事不關己真的是高高掛起著,他們不想要因為今天的所謂仗義執言,給自己惹來大麻煩。

真的要是被這些城管盯上的話,他們今後可怎麼辦?還要不要在這裡繼續擺攤做生意?

咔嚓咔嚓!

混亂的人群中,楊子他們絲毫都沒有意識到,已經是有人開始在拍照不說,更是在暗中隱藏著一台攝像機,將這裡所發生的所有事情全都一五一十的給記錄下來。

「你們別打我兒子,我和你們拼了!」

「滾一邊去,老東西!」

「找死是吧?」

「爹!」

轉眼之間,這對可憐的父子就被收拾倒下。老爹在旁邊被一腳踢開,兒子則是滿臉是傷。當蘇沐趕到這裡的時候,所謂的打鬥已經是結束,只是看到這樣的情景,讓他的神情變的越發陰冷著。

楊子?

之前因為距離和角度的原因,蘇沐倒是沒有認清這個帶隊的是誰,現在近距離觀察著,他一眼就認出來,這個人就是楊子。

蘇沐之所以知道楊子,是因為在最近的一份人事調整方案中,這個叫做楊子的竟然是被列為重點考察的,是很有可能會被提拔的。

當然這個楊子不是蘇沐的人,他是不知道的,按照常理的話,蘇沐也是不會去理會這樣的角色,百分之百的可能是會提拔起來的。

然而現在所發生的一幕,真的是顛覆著蘇沐對這個叫做楊子的城管的所有印象。

「住手!」

蘇沐一下子便從人群中走出來,站到最前面后趕緊動手將被踢倒在地的老人給扶起來。

「呦喝,真有不怕死的,竟然敢幹擾咱們執法,這傢伙是誰?從哪裡冒出來的傻帽!」

「是啊,我也很好奇那,瞧著他將自己包裹的那個嚴實,怕冷就別出來晃悠啊!」

「肯定是玩了一晚上的遊戲,還沒有從當英雄的氛圍中清醒過來吧,真是該讓他清醒清醒。」

當這些話響起的時候,蘇沐已經是將老者攙扶起來,猛然轉身掃過去,臉如冰霜。 辰雨雖然是個半吊子的盜賊,但對於甩掉一些別有用心的跟蹤者,還是沒有什麼難度的。

「回來了?」蕭寒抬眼看了兩位慌慌張張從外面回來的月影小魔女和辰雨,手中的狼毫筆依舊在奮筆疾書著,養傷這段期間,在這個沒有什麼娛樂生活的異世界,讀書和練字成了他最大的樂趣。

也許他不成為一個站在巔峰的強者,成為蒼茫大陸上最偉大還是希望蠻大的。

「蕭大哥我殺人了!」月影小魔女喘著氣,有些惴惴不安的道,好在不是第一次了,沒有那麼驚慌失措了。

蕭寒一驚之下,手中狼毫筆「咔嚓」一下斷為兩截,抬起頭來,看著月影小魔女,眉頭一皺,好在他已經有了要出事的準備,卻沒有想到這個小魔女膽子怎麼大,才出去一個上午,就給鬧出人命來!

「你殺的是什麼人?」

「是這裡城主的什麼侄子的兩個手下。」

「殺了就殺了吧,沒什麼大不了的,最近幾天你們兩個都別出去了,好好的在家待著!」蕭寒沒有責罵,因為他知道,這沒有用,別說說再多,聽不進去還是白搭,只有讓這小魔女自省,才會明白自己所犯的錯誤!

蕭寒繼續低頭練他的字了,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過一般。

「蕭大哥,你責罵我吧?」月影小魔女心中更加不安,心虛的走到蕭寒跟前。乖巧的就跟一個小媳婦似的。

「責罵你,有用嗎,人都已經被你殺了?」蕭寒抬頭道。

「那個城主地侄子調戲月影公主的,還說了許多難聽的話,要摘下面紗,要……」辰雨加進來,想要解釋一下事情的經過。

「我不是說了嗎,殺了也就殺了,沒什麼大不了的。該死之人死在你們手裡,跟死在我的手裡沒有什麼區別,碰到這樣的人,說不定我會一個活口都不會留!」蕭寒不看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他也不是正義感過剩,但是男人專橫霸道都可以,但是下作無恥就是最可恨的了!

幸好月影沒有大開殺戒,說不定辰雨還會出手阻止的。=君子堂首發=這丫頭比月影這個火爆脾氣要穩重多了。

「下去,把衣服換了,給你們留了飯,先把飯吃了!」蕭寒平淡地聲音中似乎蘊藏著一種難以抗拒的命令。

月影小魔女和美麗的通房丫頭乖巧的如同兩隻貓兒雙雙的點頭走出書房!

蕭寒已經讓盜聖這個老偷兒去尋找一些個在盜賊里混的不怎麼得志的人,尤其是有一些特殊才能的。靠得住地,他和碧落的商會都需要一個情報部門。蕭寒準備把它取名為「影子」。

楓月城城主府,羅布特侯爵正在大發雷霆,他沒有子嗣,就塞加這樣一個侄子,平時那是驕縱溺愛到了極點,對他乾的那點事是縱容之極,反而還希望那些個被塞加玩過的女人。能替他們加下一兩個崽子,可惜的每一個爭氣地,想不到自己剛處理完公事,就聽手下稟告,自己的寶貝侄子手下被殺了兩個,人也給嚇大小便失禁,結果還給嚇傻了!

「什麼人敢在本侯地地盤上傷了本侯的親侄子。本侯要親手活剮了他!」看著侄子從一個正常人變成一副痴痴獃呆的模樣。羅布特侯爵氣的快要發瘋了!

「侯爺,把塞加公子嚇成這樣。殺了我們侯府兩位高級劍士的是兩個蒙面的女子,好像還是貴族!」

「貴族?這不可能,楓月城裡的貴族加地小姐,塞加沒有一個不認識的,也沒有一個喜歡蒙著絲巾上街的!」羅布特侯爵大聲駁斥道,顯然是不太相信塞加的幾個狗腿子親隨的話。

「侯爺,最近紫金帝國好多逃難的貴族來到我們楓月城,或許這兩個蒙面的女子並不是我們黑水國地人。」

「嗯,這倒是有些道理。」羅布特侯爵眼神射出駭人地寒光,大聲道,「來人,傳本侯的命令,派人下去,全城搜查,凡是發現是從紫金帝國逃難過來地貴族,以及蒙面的女子通通的給本侯抓起來!」

「這兩個傷了我侄子的蒙面女子,本侯要她們付出代價!」羅布特揮舞著拳頭,惡狠狠的大聲道。****

在楓月城,羅布特就是天,就是王,他的話沒有人干違背,因為他手上有軍隊,有一支甚至連黑水國國王尹文瑞都不一定能指揮的動的軍隊!

在羅布特眼裡從來就沒有擾民這麼一說,因為這裡是邊關,所有的一切都是圍繞他轉的。

楓月城開始雞飛狗跳起來,全城以抓捕大月國姦細為名大肆搜捕從紫金帝國逃難過來的貴族以及蒙面面紗的女人,短短的一個下午,便有數百人被捕,數十名少女慘遭軍士的姦汙,其中不乏有貴族身份,但是又能怎樣,他們的家在獸人入侵的時候已經毀了,原想著離開那塊地方,重新開始生活,等待著他們的確是更加殘酷的命運,財產被充公,自身還被打成姦細的身份,妻子、女兒慘遭凌辱,這樣的事情,楓月城一個下午就發生了十餘起!

沒有人會同情她們,因為楓月城從內到外都已經爛透了,人的心爛了,再怎麼治都是治不好了!

不知道是運氣好,這一次抓捕行動居然把蕭寒這一小姐一侍衛給忘記了,整個蕭家新宅一片平靜!

「沒有找到那兩個蒙面的女人嗎?」羅布特很是惱火,偌大的楓月城還有自己找不到的人?

「混賬,還不去找,抓不到人。今晚誰也別想安生!」 農家醜妻 羅布特侯爵氣瘋了,沖著自己的治安官大聲吼道。

治安官嚇得唯唯諾諾,趕緊地再一次組織人手全城搜查去了,這一次是掘地三尺,也勢要將人給找出來!

外面亂了一個下午,蕭寒自然很清楚,楓月城城主羅布特抓了那麼多貴族進監獄,借這個名義,不僅僅大大的肥了自己腰包。如果再砍上幾顆姦細的腦袋,功勞上多添加一筆,這可是一舉數得的好事!

月影和辰雨殺了那個塞加手下兩個人不過是提前給了羅布特一個借口罷了,只是這個借口更加名正言順,也更加讓他心痛罷了!

楓月城的治安官大人在羅布特面前,那是連一條狗都不如,但是站在蕭寒面前,確是一副趾高氣昂。小人得志的模樣!

「深更半夜的,諸位闖入我家究竟所為何事?」蕭寒沒有給這些人好臉色,眼神冷冰冰的盯著闖進來的治安官以及他身後地二十幾個人的巡邏治安隊的士兵!

「奉城主大人的命令,要對這裡進行搜查!」

「憑什麼?」

「進去搜!」治安官大人不屑的一笑,在楓月城裡。誰不知道城主羅布特侯爵想要搜查誰家就搜查誰家,從來沒有人敢說個不字!

「我不管你們是奉了何人的命令。現在都給我滾出去,不然別怪我不客氣!」修養了十幾天,蕭寒內傷恢復的很快,眼前這十幾個雜碎還沒有被他放在眼裡!

「好大的口氣!」治安官大人眼中凶光畢露,沖著蕭寒指道,「把這個人給本官抓起來,他很可能就是大月國地姦細!」

蕭寒的原則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而且這件事已經是到了讓他避無可避的地步!

蕭寒並不願意與楓月城的那個勞子什麼城主有什麼交集,現在後悔放月影和辰雨出去逛街已經晚了,連離開都已經成了不可能的了,除非他能帶著兩個人從天上飛出楓月城!

「滾回去!」蕭寒一聲冷喝,衝上來地兩名士兵胸口如遭重擊,猛然向後退卻。一屁股坐在地上。臉都漲的通紅,彎腰緊捂著胸口。疼地直咧嘴!

蕭寒還手下留情了,沒有立刻下殺手,他不想局面鬧到一個失控的境地!

治安官臉色陡然大變,雖然在楓月城沒有人敢跟城主府作對,可那只是針對普通百姓而言,而強者那是城主府都不敢得罪的,包括城主羅布特侯爵本人也沒有那個膽子!

「這裡沒有你們要找的人,請你們回去,不要在踏入我的家門半步,否則他們兩個就不是一個教訓這麼簡單!」蕭寒眼中寒光一閃,指著地上兩個哭嚎的士兵大聲道。

「走,退回去!」治安官被蕭寒眼中冰冷的殺意嚇地一個哆嗦,連忙識時務的下令撤退,因為他身後這些只是普通的巡邏士兵,沒有一個高手,衝上去可能一個都討不了好,所以為自己的小命計,暫時退卻才是保命之道!

轉眼間,治安官帶著他的巡邏隊便退的乾乾淨淨!

事情沒有這麼簡單,接下來可能就不是一般的士兵了,這個羅布特侯爵府中養了不少武士和魔法師高手,雖然沒有聖階地,但大劍師和高級魔導師到是有好幾個。

「蕭大哥,對不起,是我惹禍了!」月影小魔女怯生生地出現在蕭寒身後,把頭都埋入自己的胸脯之中,小聲翼翼地道。

蕭寒現在最多只能發揮出一成的實力,如果明天羅布特明火執仗的過來,那惟有應戰了!

如果不是月影來了一個腰斬,自己先跑了,造成了一個恐怖的殺人現場,那個什麼城主的侄子塞加也不至於嚇的呆呆傻傻的了,也不至於讓那個城主羅布特侯爵如此大怒!

蕭寒在腦海里緊急的思索如何應付眼前這個危局,尤其是自己實力未恢復的情形下,根本沒有能力保護兩女,辰雨還好一些,只要跟他們分開,自保沒有問題,關鍵是月影大月國公主的身份,一旦暴露了,那可不是一點點的危險了!

趁沒有暴露身份之前,必須穩住那個羅布特侯爵以及養好傷!

「你們兩個,月影,明天不管發生什麼事,你都不能出來,辰雨,明天配合我演一場戲,知道嗎?」蕭寒腦海中電光一閃,便想到了一個辦法,想冒險一試!

~~~~~~~~ 緊跟著是一陣敲門聲,比昨天那位治安官有禮貌多了,那是用撞的!

買來的奴僕和下人們都嚇得四散躲避,沒有人敢去看門,蕭寒沒有辦法,只有自己親自走過去給這位楓月城的土皇帝開門!

印象中,奸人似乎都有一個好相貌,這位城主羅布特侯爵大人似乎也生的一副好相貌,氣宇軒昂,相貌堂堂,白面黑須,只是蕭寒不是相命的,看不出他最近是不是印堂發黑,犯了什麼沖!

「侯爺,就是他,就是他,是大月國的姦細,拒捕……」治安官也在,好像是背後有人撐腰,膽子也大了起來,第一次就先跳了出來,指著前來開門的蕭寒,大聲的道。

蕭寒面色平靜,就算他心裡害怕,也不會在臉上表現出來,他的身份不必這個羅布特低,而且今天能不能成功的度過這一劫,就要看自己的表演了。

「你就是昨晚打傷本侯手下兩名士兵的那個人?」羅布特的眼光可不是那個愚蠢的治安官能夠比擬的,眼前這個人雖然只是一身青衫,相貌平平,但氣度和氣質皆都不凡,平民之中沒有這樣的人才,對方很有可能是一名貴族,而且還是一名有實力的貴族,與那些沒有縛雞之力的貴族們相比,那是不能比擬的!

貴族中不乏有不少古老的世家,實力雄厚,就算他是這一城之主,恐怕也是不能招惹的。

「不錯,相比你就是這楓月城的城主羅布特侯爵了!」蕭寒淡淡的一笑,微微點頭回應了一聲。

「本侯的治安官懷疑你是大月國的姦細,你為什麼不配合本侯的手下進行調查呢?」羅布特先行試探道。

「哈哈,笑話,我與我家小姐從紫金帝國逃難而來,又怎麼會是大月國的姦細呢,真是荒謬!」蕭寒冷笑一聲道。

「你說你是紫金帝國的難民,有證據嗎?」治安官看了主子一眼,站出來問道。

「治安官大人懷疑我是大月國的姦細,又有證據嗎?」蕭寒冷冷的一笑,反問道。

「這,這個……」治安官吱吱嗚嗚的答不上來,他們抓人從來就沒有想過要什麼證據!

「下去!」羅布特侯爵很不滿意的瞪了治安官一眼,喝斥一聲道。

治安官憋的一張通紅的臉,訕訕退下!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