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晚上七點。

李雋和柳伶俐兩人一起聯袂而至,只不過柳伶俐是沒有資格上桌的,這是屬於李雋和蘇沐之間的晚宴,柳伶俐真的要是留在這裡的話,反而是會惹起李雋的懷疑。

「老領導,沒有想到咱們又見面了,而且還是在這樣的一個地方,真的是有緣分那!」蘇沐笑道。

「是啊,說真的,我也沒有想到能夠再次碰到蘇沐你,更加沒有想到的是,咱們之間的見面會是這樣的戲劇性,你這麼年紀輕輕就已經成為了縣委書記!」李雋說道。

這話說出來后,蘇沐的心情便不由一沉,只不過臉上卻是沒有任何錶露出來的意思。倒是坐在不遠處的柳伶俐,因為緊挨著他們兩個人,聽到這話,心裡頓時暗暗叫苦起來。

拜託啊,李雋,你今天晚上是蘇沐請客過來的,蘇沐是你想要拉攏的人,你瞧瞧你說出的卻是什麼樣的話。什麼叫做年紀輕輕,難道說蘇沐的年齡問題,直到現在你還需要追究嗎?

https://tw.95zongcai.com/zc/62050/ 當初蘇沐擔任縣長的時候,不比現在還要年輕嗎?但是人家卻硬是死死的吃住了你,現在你真的認為身份不同了,就能夠以這樣的姿態和蘇沐說話嗎?

真的是有點倨傲了!

「是啊,我也是沒有想到,李書記現在的身份是這麼的厲害,不但是縣委書記,還兼任著市委常委,是副市長。李書記,我現在都有點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好了!」蘇沐平靜著道。

之前是老領導,現在是李書記,稱呼的改變,已經是直接表明了蘇沐心情的不同。 由於四面八方的骷髏大軍的阻攔,眾人撤出小鎮的速度慢了不少,加上血霧瀰漫,不熟悉小鎮道路,慌不擇路的緣故,十幾個人走散了,成了亡靈大軍的血食祭品了!

「蕭小子,亡靈天降關係到一個傳說,你想不想聽一下?」打退消滅骷髏大軍之後,眾人得到一絲喘息的機會,費立國湊到蕭寒跟前道。

「費老頭,你快說,到底是什麼傳說?」 妖后難惹 龍十三實力最高,也最為輕鬆,而且還是一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主,而且最喜歡的就是搶蕭寒的話,有機會一次都不肯落下!

寧馨兒曾笑稱他們會不會是前世的冤家,蕭寒則驚的差點跳起來,看到龍十三不在身旁,才撫著心口有些后怕的告誡寧馨兒,這些話千萬不能讓那頭母暴龍知道,不然他不被龍十三揍死,也會被煩死!

費老頭這個稱呼也只有龍十三敢這麼放肆的稱呼,其他人若是這麼叫的話,鐵定會被他嚇的第二天大小便失禁,從此再也不敢正眼看他!

費立國雖然是天機樓頂級的殺手之一,但有些時候他並比喜歡殺人,而是喜歡整人,並且以整人為樂,蕭寒也又一次不知道哪裡說錯了話得罪了他,一覺醒來,發現房間里卻是五顏六色的毒蛇,差點沒把他嚇得心臟驟停!

事後才知道,這費老頭忙活了大半夜,將方圓百里之內的毒蛇都抓了扔進了蕭寒的房間,好在那夜蕭寒單獨一個人睡的,第二天他下令殺死了所有毒蛇,請了全部歌舞團的人吃了一頓全蛇宴!

蕭寒什麼都不怕,唯獨怕蛇,那種長長的。全身沒有骨節,軟綿綿的東西,吐著猩紅地星子,因為他小時候被毒蛇咬過。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繩,儘管以他的實力,這些東西傷不了他,但心裡的畏懼還是在的,就如同女孩子一樣。天生地害怕蜘蛛、蟑螂一類的小昆蟲一樣!

「大約一萬年前,神魔大戰期間,精靈、人類還有大陸上的所有智慧種族與神族聯合對抗魔族與冥界以及一些大陸上邪惡的種族,最後神族聯軍戰勝,神魔兩界以及冥界的空間之門被毀,冥界之主冥神重傷之後隻身逃回冥界。冥神雖然逃回了冥界,可也遺留下亡靈魔法一系,當時人類聯軍中有部分魔法師為了研究亡靈魔法用於對付冥神的死亡大軍,這些人後來在大戰中存活了下來,由於他們的修習亡靈魔法,樣貌與性情都產生了巨大地變化,甚至不容於自己的親人和妻子。他們本來是大戰勝利的功臣,但是因為他們修鍊了冥界的亡靈魔法,使得他們逐漸為人類和其他智慧種族所不容,加上他們都是有大毅力,堅持的人,漸漸性格越來越偏激,至此亡靈魔法師成了大陸上人人所不喜的對象,但還念著當年神魔大戰地功勞,沒有直接要把他們怎麼樣。直到一個傳言發生了!」費立國似乎在緬懷當年一群亡靈魔導師為了人類的勝利甘願卧底學習亡靈魔法,以至於弄得自己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到最後卻不容於世,這種怨恨和悲憤是何等的巨大!

因為他費立國的祖先當年也是亡靈一系的魔法師!

戰隱一族並非是一個單純的種族,本來有很多不同本領地人共同組成,只不過萬年來變遷太大了,只剩下他與鄧肯這一脈了,至於其他還有沒有戰隱的傳人。他們自己都不清楚!

「什麼傳言?」眾人皆被費立國所說的亡靈魔法師的故事吸引。如果真的向費立國所說的那樣,他們就應該汗顏。人類不應該對待這樣的英雄!

「當大陸上有人施展亡靈天降的時候,就是冥神重臨大陸之時,介時,冥神將會率領自己的死亡軍團將整個大陸變成亡靈地過度!」費立國沉重的道。

「什麼!」眾人皆驚的張大嘴巴。

「冥神重臨大陸?」蕭寒眉毛擰成一條線,直覺告訴他,這個傳言跟風神所說的三界空間隧道即將自動修補完好有著極其緊密的關聯!

冥界雖然是神魔大戰中的配角,可絕對是最重要的配角,儘管它是失敗的配角。

「這個傳言一出,整個大陸都在追殺亡靈魔法師,其中以光明教會最為厲害,他們派出了實力恐怖的裁判所地兩位副裁判長,亡靈魔法師在追殺之下被迫反擊,當時亡靈魔法師並不是很多,但個個實力強大,光明聖教也不能將其完全消滅乾淨,至此之後亡靈魔法師從公眾眼神之中消失,轉而進入地下,以後數千年,亡靈魔法師一直遭光明聖教追殺,而亡靈魔法師們也開始聯合組織起來對抗光明聖教,其中有一個亡靈系魔法師十分厲害,大家都不知道他地來歷,只知道他的修為不在光明聖教地教宗之下,在他的帶領下,亡靈魔法師終於擊敗了裁判所,光明聖教才在明處結束了對亡靈魔法師的圍剿!」費立國似乎對亡靈魔法師的一段歷史相當的熟悉,趁對方更厲害的死亡生物還沒有出現之前,迅速的給所有人掃一下關於亡靈魔法師的盲,讓眾人心中有些底,對敵的時候不至於心慌不知所措!

「那亡靈天降又是怎麼回事?」蕭寒一語便問出了關鍵之處道。

「亡靈天降是一種極其邪惡的亡靈魔法,這種魔法只是在神魔大戰之中出現過,後來就一直沒有人能施展,因為沒有咒語,所以在亡靈魔法師中也是傳說中的存在,今天若不是我看到了那血霧的形成與典籍記載中的亡靈天降很相像,也不會想起來。」費立國搖頭苦笑道。

「那會不會是你看錯了呢?」雲霄有些不服氣的反問了一句道。

「剛才的骷髏大軍你們看到了?」費立國知道有人會提出懷疑,緊跟著問道。

眾人皆點頭,不僅僅是看到了,還親手斬殺了不少骷髏士兵呢!

「這些與亡靈天降施展的情形一模一樣,典籍記載,亡靈天降一旦施展便不可停止,不可逆轉,一直到消耗掉施法之人的所有魔力或者殺掉所有敵人為止!」費立國冷冷的瞥了雲霄一眼,繼續解釋道。

雲霄被費立國這一記冷眼看的有些發毛,索性閉上嘴巴不再說話了。

「那這亡靈天降與冥神重現大陸又有什麼關係呢?」龍十三關切的問道,當年龍族與冥界也曾發生過大戰,對於能讓自己祖父輩都深深忌憚的冥神很是敢興趣!

「冥神當年退居人類大陸實在是因為他辛苦培養的一批人類亡靈魔法師的背叛,並且從背後狠狠的插了他一刀,這才致使他重傷返回冥界修養,但是冥神並不甘心失敗,他在人類中留下了不少修鍊亡靈魔法的法訣,尤其是召喚冥界不死生物的召喚魔法,其中就以亡靈天降最為神秘,傳說中這是冥神為自己再臨大陸準備的,施展這個魔法的人可以將冥神自己從冥界召喚道人間界來,雖然可能停留的時間很短,但足夠無敵了,所以,當年為了對抗光明聖教裁判所的追殺,無數的亡靈魔法師都在尋找亡靈天降的咒語,但沒有一個能找到,想不到找了數千年的咒語,今朝居然被我們以外的撞見了!」費立國似有些感慨嘆息道。

「這麼說,這個亡靈魔法師能夠召喚出冥神來?」眾人聞言,皆感覺有些毛骨悚然,那可是萬年前神魔大戰中凶名赫赫的人物,能夠跟神王魔尊叫板的絕頂高手,只要一揮揮手,自己這些人便可立刻化為灰燼了。

「不,要召喚出冥神,絕對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空間壓力何其龐大,需要的能量也不是我們能夠想象的,除非空間隧道修復,否則冥神想要來人間界,起碼需要千百萬人鮮血為祭品才能做到!」費立國的話讓眾人懸著的心暫時落了下來,只要不是冥神親自過來,那還不至於沒有一絲反抗的力量!

費立國繼續道:「這個亡靈魔法師最多也就是高級魔導師的修為,他最多能越級召喚出高出他兩級的亡靈不死生物,再高的話,鐵定會魔力枯竭而亡!」

「高級魔導師上升兩級,那不是神級?」隊伍中有人扮開手指頭算道。

「不,應該是小神階!」費立國糾正道。

「小神階,那不是墮落騎士?」蕭寒接話道。

「是的,如果一兩個墮落騎士,我們這麼多人到還好應付,但若是一隊墮落騎士的話,我們應付起來就稍嫌吃了,而且很難兼顧歌舞團的人!」費立國話中的意思非常明顯,萬一出現這種情況,他的意見就是放棄歌舞團的其他人了!

「一隊是多少?」蕭寒焉能聽不出費立國話中弦外之音,他沒有表態,任何時候婦人之仁都會將自己拖入險境,他是個自私的人,如果能將所有人安全的帶出去,他也不會不帶,但如果不能帶,那他肯定會做出一些捨棄的。

「不知道。」費立國做了一個攤手的動作,苦笑道。

「那就準備戰鬥吧,本侯保證我們一定會明天最美麗的日出!」蕭寒深吸了一口氣,沖著身後的隊伍大聲道。

在這個時候,勇氣和士氣就是戰鬥力,身為首領,蕭寒要做的就是鼓舞士氣和將所有人勇氣都激發出來。

狹路相逢勇者勝! 戰鬥往往都是在沒有預料的情況下開始的!

沉重的馬蹄聲驟然響起,渾身烏黑的一隊亡靈騎士衝破層層血霧出現在眾人面前,黑色的鎧甲,漆黑的死亡鐮刀,這是死亡騎士的特有標誌!

死亡的氣息如同實質一般籠罩著整個歌舞團,大略數了一下,居然有一百多個!

「聖階以下護住歌舞團,聖階以上迎敵!」蕭寒當機立斷,下達迎敵命令道!

黃雲自己知道自己有幾斤幾兩,對手是護衛隊的能夠對付的,聽到命令立刻組織護衛隊在王朝、馬漢、張龍、趙虎四人協助下,將歌舞團圍成一個圓圈護了起來。

他們一行人正好退到了鎮子邊上一個小型的菜市場,空間不小,兩百多人集中在這裡,也不顯得擁擠。

龍十三率先衝出,醋缽大的拳頭帶起可焚燒一切的真火砸向死亡騎士。

死亡騎士們揮舞著手中的死亡鐮刀,骨節交錯發出「桀桀」的聲音迎上了龍十三的拳頭!

死亡騎士手中的死亡鐮刀不但帶有亡靈之氣,還有腐蝕的效果,只要碰上就會肌肉速度腐爛,然後變成和他們一樣不人不鬼的不死怪物!

因此除了龍十三這個膽子大到可以忽略不計這一點的女暴龍,其他人都抽出自己的兵器,就連魔法師們也將自己珍藏許久的魔法杖取了出來,全神對敵!

等級的差距令龍十三對上死亡騎士如同一隻貓進入了老鼠群中,蘊含真火的拳頭打中任意一個死亡騎士,沾著一點真火的死亡騎士迅速的化成一堆灰燼!

龍十三戰績彪炳,蕭寒等人也不弱,捨棄了風魔刺的他,亮出了自己的新造兵器:陌刀。

陌刀一出,誰與爭鋒!

陌刀本來就是屬於戰場廝殺地長兵器。配合蕭寒為之創出的三招刀法,殺入死亡騎士之中,如同一隻猛虎進入了群羊之中,所向披靡!

在他身前身後只見殘臂斷肢鋪了厚厚的一層。 權少的私有寶貝 雖然不死生物有自動恢復的能力,但每重組一次。實力就會降低一分,所以除了將這些死亡騎士打成齏粉之外,別無他法!

施展亡靈天降需要地魔力可是極為龐大的,而詹姆斯最多只能支撐一個死亡騎士地降臨,而現在一下子來了一百位,需要的魔力多出了一百倍,一下子將他抽成了人干。但是亡靈天降卻沒有因為詹姆斯的死而停止,反而運轉的更加快了!

死亡騎士對蕭寒等人來說沒有什麼威脅,不過接下來他們發現危險並沒有解決,反而一種更加不妙的感覺出現在眾人的心頭!

「夫君,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雪影與蕭寒背靠著背,並肩作戰,小聲地道。

「我也差不多。一次能召喚出一百個死亡騎士,除非這個亡靈魔法師是神級高手,否則難以支撐住這麼龐大的魔力!」蕭寒也有一絲擔憂道。

「這個小鎮是我們西歸的唯一一條路,我們一定要走過去!」蕭寒神色轉而堅定道。

費立國對死亡騎士的貪婪已經超過他對危險的預知,明知道接下來可能遭受的打擊會更大,要多保存一下實力,他還是非常賣力氣的抓了好幾個死亡騎士,準備搞一對死亡騎士小隊做為親衛!

「費老頭,死亡騎士後面應該是墮落騎士吧?」龍十三高亢地聲音不但震醒了沉浸在擁有一對死亡騎士騎士美好未來的費立國。也提醒了所有人,接下來他們面對的可是實力與他們差不多的墮落騎士了!

墮落騎士可不必死亡騎士,他們是擁有坐騎的,它們的坐騎可是亡靈魔法師夢寐以求的骨龍!

要想在蒼茫大陸上擁有一直骨龍,那幾乎是不可能的,龍族是絕對不允許自己族人的屍骨流落在外,甚至成為亡靈魔法師手中地亡靈魔寵的。

而冥界的骨龍則不同了,它們不一定就是龍族的屍骨而來,可以是由亡靈生物進化而來。所從冥界獲得一隻骨龍要比從龍島容易的多了。前提是能召喚出骨龍這樣的實力的存在!

死亡騎士只是聽從命令行事,雖然有些智慧。卻只能簡單的判斷,而墮落騎士就不同了,它們的智慧可媲美蒼茫大陸上任何一個智慧種族!

同等實力地人類聖階和死亡騎士,那最終地結局是人類聖階會取得最終的勝利,但是同等實力地人類和墮落騎士,勝負只能五五開!

冥神若不是手下擁有數量龐大的墮落騎士軍團,給他一個膽子也不敢與神魔兩族叫板!

眾人突然感覺到一陣強大到令人心悸的能量波動出現在小鎮上空,血色的迷霧不斷凝集成實質,眾人周圍日漸稀薄,已經能清晰的看到小鎮上的建築。

異變陡生,凝集成實質的血霧突然在半空中緩緩的旋轉起來,那血紅色的月光射出一道光柱就照射在旋轉的中央,雖然血霧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形成了一個巨大的漩渦流!

「昂!」

一聲低沉的龍吼之聲從那漩渦的正中傳來出來,經跟著一頭全身黑氣繚繞的巨大龍頭骨伸出漩渦,彷彿那漩渦有這絕大的牽引力一般,龍頭拚命的朝漩渦外擠出,隨著骨龍的身軀一點一滴的擠出漩渦,骨龍上一個黑色猩紅披風的巨大騎士手握一桿長長漆黑長槍出現在眾人眼前!

「卑微的人類,為什麼見了偉大的瓦倫西大人不下跪行禮?」鏘鏘刺耳之極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刺激的眾人神經嚴重衰弱,不堪忍受。

「冥神手下,墮落騎士軍團第一軍團軍團長瓦倫西!」費立國聞言,頓時驚的跳將起來,有些恐懼望著騎在骨龍上的黑色鎧甲騎士,騎士帶有面罩,看不清楚裡面是何種模樣,但冥界規矩森嚴,沒有人敢隨意用別人的身份,既然他說自己是瓦倫西,那他一定是瓦倫西!

來頭還不小,蕭寒暗忖道,今晚怕是要苦戰一番了。

「桀桀,想不到一萬年後大陸上還有人知道我瓦倫西的名字!」瓦倫西顯得異常的興奮,騎在骨龍背上張牙舞爪道。

「瓦倫西,墮落騎士軍團第一軍軍團長,一萬年前在落楓峽一戰僥倖逃回冥界,有名的逃跑將軍!」費立國傳音給眾人介紹道。

「噗嗤!」龍十三聽到費立國的解釋,頓時失聲笑了出來,亡靈不死生物中還有逃跑將軍,它們不是從來都是不怕死的嗎?

蕭寒也覺得有些以外,這個瓦倫西突然出現在這裡,恐怕並非沒有原因的,很有可能他已經變成了一個刺探人類大陸實力,並可隨時犧牲的棋子!

不得不說在這戰鬥爆發之前的臨前一線的猜測具有驚人的準確性,這位逃跑將軍回到冥界之後,雖然實力下降,但冥界之中除了留守的數人,便沒有多少是他的對手,真要露出一點野心的時候,冥神從人間界拖著遍體傷痕回來了,繞是重傷的冥神,也能輕鬆的滅了瓦倫西,所以他只能再一次臣服,位置還是那個第一軍團的軍團長,因為他是逃跑將軍,故而在冥界,也遭受高級的亡靈將軍的排擠,就連冥皇也不喜歡他,這一次顯然是被發配到人間界,說的好聽一點先鋒大將的身份,說的難聽一點就是被拋棄的棄子!

因此說,瓦倫西也算得上是冥界中的一個異類,一個怕死的墮落騎士!

「瓦倫西大人,就你一個人嗎?」蕭寒絕對行險一搏,這個瓦倫西畢竟曾經是一軍的軍團長,事隔一萬年,實力就算沒有增長,也不可小覷。

瓦倫西吭叱一聲道:「就憑我瓦倫西大人還對付不了你們這些孱弱的人類嗎?嘎嘎!」

「是嗎?」蕭寒心中篤定不少,看來自己的猜測是對的,就來了瓦倫西一個,當下微微一笑道,「瓦倫西大人,你們冥界的人是不是都喜歡說大話呢?」

「放肆,既敢侮辱我們冥界的人!」瓦倫西怒了,作勢朝蕭寒劈出了一劍,劍尖上黑色的亡靈之氣吞吐,巨大的力量令人膽戰心驚!

蕭寒趕緊施展身法從原地消失,這瓦倫西的實力還在龍五之上,怕是這裡沒有一個人是他的對手,也許龍十三可以相抗一會兒吧!

「吼!」龍十三看到實力相當的對手,還不是龍族,當嚇大吼一聲,興奮不已的沖了上去,不知道從哪裡掏出一根巨型的狼牙棒,衝天就是一棒朝助紂為虐的骨龍龍頭砸了下去!

「嗷!」骨龍雖然是亡靈生物,但已經有些靈性,產生了一點意識,被龍十三一記狼牙棒巨大的力量打中,吃痛不已,厲嚎一聲,實力強大的瓦倫西大人差點就被從自己坐騎上給掀了下來。

「你是什麼人?」瓦倫西大吃一驚,這人間界還有人輕輕鬆鬆的擊傷自己的骨龍,難道說現在的人間界高手遍地走,他這個軍團長都不如狗了?

「本姑娘是你家姑奶奶!」龍十三得勢不饒人,揮舞著手中的狼牙棒口中「霍霍」的怪叫著,像極了街頭打架的小太妹,那份狠勁身後觀戰的蕭寒等人看了都有些自嘆不如!

「胡說八道,我瓦倫西大人哪來的姑奶奶?」瓦倫西大怒道,催使坐騎骨龍與龍十三大戰起來! 這場對話,這頓晚宴,最終是以不歡而散結束的。李!雋、到尾,都沒有怎麼吃東西,倒是蘇沐,卻真的是大快朵頤著。儘管李雋在這裡是整整坐了二十分鐘。但這二十分鐘對她來說,無疑是很為煎熬的。

柳伶俐只能夠對蘇沐報以抱歉的笑容。

李雋回到住所后,臉色仍然是十分難看著,猛地就將手包扔到沙發之上,氣憤填膺著。

「他蘇沐不就是一個小小的縣委書記,竟然敢還給我擺出這樣的譜兒來。

難道他不知道,以前我能夠壓在他的頭上,現在我還能繼續壓著不說,而且比以前壓的還要狠嗎?」

「李市長,或許這裡面有什麼誤會。」柳伶俐低聲道。

「誤會?能夠有什麼誤會,話都是蘇沐再說,瞧著他那態度,還是和以前一樣的桀驁,我瞧著就感覺到有種想要狠狠揍他一頓的衝動。」李雋憤怒著道。

「那李市長咱們接下來怎麼辦?」柳伶俐問道。

「什麼怎麼辦?能怎麼辦?難不成我還要和蘇沐真的撕破臉皮不成嗎?要知道現在寶華縣正在努力著謀求升一格的事情,我怎麼都不能夠過分的對待著蘇沐的。」李雋惡狠狠道。

「是,我知道怎麼做了!」柳伶俐說道。

「行了,這都這麼晚了,你回去吧!」李雋說道。

「是!」柳伶俐轉身離開。

符鎮穹蒼 當房間中只剩下李雋自己的時候,她猛地將身上的衣服全都脫掉,就那樣**裸的走進浴室中開始淋浴起來,她要將今天晚上的所有倒霉全都清洗掉。

真的是倒霉嗎?

其實李雋還是和以前似的,骨子裡面流動著的是一種強烈的權力**,這種**讓她有種想要將所有事情全都掌握在手中的衝動感覺。

以前被蘇沐壓制著的時候,李雋是縣委書記,蘇沐是縣長。那時候怎麼說兩人都算是平級,李雋也就忍讓了。

但現在卻是大不同!

要知道這時候的李雋可是所謂的副市長·是市委常委,蘇沐怎麼就敢還是和以前那樣似的,和自己隨意的說話。在蘇沐的身上,李雋找不到半點服軟的意思·所以她才會那樣激動著。

但像是這樣的事情,原本就是沒有什麼對錯的。你李雋是存心想要這樣做,能夠怨得了誰?

蘇沐是所謂的縣委書記又如何?難道你真的認為,依著蘇沐如今的身份,就一定會對你必躬屈膝的嗎?你要是這樣想的話,就真的是大錯特錯了,蘇沐決然不會如此的。

蘇沐當然就沒有回縣城·而是開車向著京城而去!

明天是周末。

周末就是蘇沐必須要趕到燕京大學的時候,今晚能夠陪著李雋吃飯,就相當給她面子了·誰想到她會那樣做,說出那樣的話,擺出那樣的姿態,真的是讓蘇沐感到好笑。

都已經成為所謂的縣委常委,誰想到格局還是這樣的狹窄。換做是其餘任何人的話,要做的都是拉攏著蘇沐,不說別的,就沖著蘇沐縣委書記的身份,你就應該這樣做。

路上蘇沐接到了柳伶俐打過來的電話·他卻是沒有絲毫在意的意思,面對著柳伶俐的解釋,也是微微一笑了之。

京城姜家。

姜慕芝今天晚上是留在姜家的·實際上從姜桃李的病情穩定之後,她就沒有準備離開姜家,一直都是陪在這邊。只不過今天晚上她的心情突然有些急躁著·吃飯的時候,臉上的神情都是那樣明顯能看出來的陰鬱。

書房。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