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夜羅剎、冷無傲、妖姬等人瞬間砸吧了一下嘴,饒有深意的看了張慕白一眼。

他們直到此時才知道,原來跟眼前這兩個傢伙比起來,他們就像是一個乞丐一樣,根本就不在同一個檔次上面。

「九千萬!」

帝子依舊往上加,毫不退讓。

「一個億!」

張慕白緊隨其後,再一次喊了一聲。

在場眾人的臉上猛然抽搐。

他們都以為自己聽錯了。

一個億啊……

這可是上品真靈石,而不是什麼中下品的。

這個數目對於他們來說,可能這輩子都別想看到了。

冷無傲與妖姬他們幾人,心中無心感慨。

這簡直就是人比人人死,貨比貨扔。

他們每天起早貪黑的做海盜搶劫,辛苦了這麼多年才這點積蓄。

而張慕白和帝子兩人,身上的零花錢就比他們的總資產還多。

「一億第一次,還有要出價的嗎?」

「還有沒有,你們要想清楚,玄木寶體的精血,可不是那些普通的精血。」

「如果錯過了,那可是很難再遇到的。」

青澀校園:萌學弟拐走呆學姐 拍賣台上,小美女情緒激昂的地說道,臉上帶著淮紅,很是好看。

同時,在她情緒的渲染之下,台下的武者們,全都沸騰了。

眾人情不自禁的朝著帝子望去,眼中儘是期待之色。

「一億兩千萬!」

帝子咬了咬牙,忍住胸口的怒火,喝道。

很顯然,就算他之前帶出來的積蓄豐厚,也經不起這麼揮霍啊。

「哼,看來你真靈石還真不少啊!」

張慕白冷哼一聲,揚起手,叫道:「兩……」

他的話還沒說完,就已經被莫宇辰緊緊地捂住嘴了。

「莫大哥,你這是何意啊?」

「你再等我一會,我一定能用錢砸死他的。」

張慕白不解的看著莫宇辰,不過他一邊看還一邊掙脫莫宇辰的控制,生怕晚一步,精血被對方拍走了。

畢竟,論起真靈石,他張慕白可是沒有怕過誰。

雖然這一次出來,他爹只給他一個億,但是這麼多年啦,他自己手頭上也有不少積蓄。

少說也得有十幾二十個億吧,他從來就沒有數過。

…… 其實,張慕白最大的經濟支撐還不是他爹給的這點零花錢。

而是他那渡劫境級別的娘。

他娘在死後,一生積攢的財富可是全都留給了張慕白,只是他那死鬼老爹怕張慕白肆意揮霍,所以暫時沒給他罷了。

否則的話,他現在還不止是這個氣勢。

「慕白,大哥跟你商量個事。」

「這個精血對我來說,很重要,你能不能別跟我爭,讓給我?」

看到張慕白臉上露出疑惑的表情,莫宇辰尷尬地說道。

原先,他以為張慕白身上的真靈石多不到哪裡去。

可是現在看起來,他還是小看對方了。

「莫大哥,你沒搞錯啊,我拍下來就是為了送給你啊。」

「這精血對我來說並沒有什麼大作用。」

張慕白聞言,憨憨一笑地說道。

這麼久以來,他一直在受莫宇辰的恩惠,總是找不到機會報答。

事實上,他也早就知道莫宇辰看中了拿滴精血,所以想要買下來送給莫宇辰。

畢竟莫宇辰對他的照顧,以及那套天劍決,這其中的價值別說一個億的真靈石,就算是十個億的真靈石也是值得的。

嬌妻來襲:總裁前夫請放手 「還有沒有人出更高價的,還有沒有?」

「如果沒有的話,那這滴精血就歸帝子大人的了。」

台上,小美女遲遲不想將手中的木槌敲落,一直在等著張慕白再次出價。

在場的眾人,也是將放在帝子身上的目光,轉移到張慕白的身上。

他們不知道,剛剛張慕白為什麼將話喊道一般就戛然而止了。

帝子此時也是有些擔心的看了過來。

他不知道張慕白在鬧什麼妖……

「莫大哥,你傢伙看過來了……你讓我出價吧!」

張慕白一看到廢帝子那張臉,他就受不了。

他可是不想被對方比下去。

莫宇辰稍微晃了晃手,說說道:「別著急,看著就好。」

隨後,他朝著帝子冷聲笑道:「慕白啊,我們得感謝『帝子大人』贈寶啊!」

少年這句話剛剛落下,在場的眾人滿含深意的看了莫宇辰一眼。

唯有張慕白一下子沒反應過來,直到片刻之後,他才想到了點什麼,當即也囂張地笑了起來:「還是莫大哥高啊!」

「沒錯,我們真的好好感謝『帝子大人』斥巨資幫我們拍下這滴精血。」

「唉,既然你這麼有孝心,那本少主就不跟你搶了,哈哈哈……」

帝子聞言,臉色頓時變得通紅,他怒聲地喝道:「少逞口舌之利,你若是真的有種的話,現在立即跟我出去大戰三百回合。」

話音剛剛落下,他將一個乾坤戒甩給送精血過來的侍女后,指著莫宇辰,朝著外邊走去。

「哼……別說我不提醒你,現在趁著還活著,趕緊去給自己找一處風水寶地吧。」

「免得等到我給你下戰書之時,死無葬身之地。」

莫宇辰冷笑著回瞪了一眼后,也是邁開腳步,朝著拍賣會場外走去。

「你放心,這個風水寶地我會給你找好的。」

帝子毫不留情的反擊道。

「你家中雙親可還在?」

「哦,我差點忘了,你是一個夾著尾巴苟活的廢帝子。」

「看來是沒人幫你收屍了。」

莫宇辰搖了搖頭,滿臉惋惜地諷刺一聲。

他其實早就知道對方的來歷了,現在說這些,無非就是為了急怒帝子而已。

帝子聞言,眼中的眸光一滯,胸中一口氣差點沒上來。

很快,他深吸了幾口氣,知道自己說不過莫宇辰,臉色無比陰冷地說道:「你越是牙尖嘴利,死得會越慘。」

「哼哼,廢話少說,趕緊走。」

「今天你給滿天星貢獻了這麼多真靈石,等到你死的時候,他們會幫你收屍的。」

扔下這句話,莫宇辰扭頭朝著外邊閃動而去。

帝子見狀,冷眸一冷。

隨即他也緊緊跟了上去,渾身上下充滿了殺氣。

「莫大哥,等等我們。」

張慕白跟在身後,帶著小遠他們母子兩人,急速的騰空而起,朝著莫宇辰消失的方向追去。

「嘩……」

一時間,拍賣場亂了。

無數武者死命地沖了出去,全都朝著逆央島外掠。

與此同時,有的人還一邊走一邊將莫宇辰與帝子兩人大戰的事情宣傳出去。

「兄弟,你們這是怎麼回事,被滿天星轟出來嗎?」

逆央島上,有不知情武修好奇地問道。

「快撒手,那莫宇辰與帝子快要打起來了,我得趕緊過去看看熱鬧。」

一個被人攔住的武修,滿臉焦急的應道。

他說完之後,連忙跟著大部隊疾馳而去。

而此時,一個出竅境八重的強者剛從外邊來到逆央島,見到眼前這一片亂鬨哄的景象,頓時有一些摸不著頭腦。

他凝聚出一隻真氣手,將半空中一名化墟境的武者抓住,疑惑地問了一聲道:「小子,快跟老夫說說,逆央島上怎麼了,你們為什麼全都往外跑。」

「前輩饒命啊,這是因為前段時間擊殺聞人飛的那位強者與帝子幹起來了,現在兩人快要打起來了,這些人都是去看熱鬧的。」

那位無故的武修,慌張地說道。

「帝子與擊殺聞人飛的強者……」

那位出竅境強者臉上神色劇變,散去真氣手掌后,朝著遠方的天際飛去。

化墟境武者見狀,不由得后怕不已。

不過,他也沒時間多想了,立即動身趕路。

很快,對戰的消息便在逆央島全面傳開了,幾乎整個逆央島的武者都被震驚住了。

重生七零我把大佬渣了 BOSS,你老婆又作妖了 隨後,他們從四面八方趕來,齊齊朝著逆央島飛去。

那場面一看,足足有將近數百萬人。

無論是天空還是地面上,幾乎都是趕去看熱鬧的武者。

「趕緊走,別待會錯過這場戰鬥了。」

「哎喲我去,你急什麼急,到了他們那個層次的戰鬥,怎麼可能說三兩招之間分出勝負了。」

「靠,你腦子有問題嗎,他們這等層次的戰鬥,哪怕是錯過了一分鐘,老子都會遺憾終生。」

……

好在莫宇辰和帝子兩人選的戰鬥地點並沒有多遠。

因此,那些來觀戰的武者們,全都能靠著自己飛過來,很是輕鬆。

……

(本章完) 此時,在逆央島不遠處的一座荒島上。

這是一座光禿禿的巨島,上面到處都是裸露的焦土,一看就知道很曾經有人在這裡大戰過。

莫宇辰站在一座小土丘上面,與剛剛趕來的帝子要相對望。

而那些接踵而來的武者們,全都佇立在遠處的半空之中,不敢靠得太近,生怕被殃及到。

其中,就連比較出名的冷無傲、夜羅剎、妖姬等人,也是傲立在遠處虛空,十分好奇地看著莫宇辰這個出竅境二重的小武修。

「奇怪,那小子到底有什麼依仗,竟然這般有恃無恐。」

冷無傲人如其名,給人一眾又冷又孤傲的感覺。

他在人群中收斂著氣息,有點不解地暗想道。

「呼哧!」

……

沒有任何廢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