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這一修鍊,一直修鍊到第二天天明,被身邊仙女悄悄抱住腰間,他才醒了過來。

「丫頭,怎麼坐起來了,趕緊躺下。」

莫宇辰嘴角上揚,轉身颳了一下可兒的鼻子,將她重新按回床上。

「宇辰哥哥,這些天有你在身邊陪伴著,可兒當真是雖死無憾!」可兒吸了一下鼻子,滿臉幸福的哽咽道。

在她心中,莫宇辰的地位無人能撼動,就算是洛天也不行。

而且,一直以來,她為最渴望的,無非就是莫宇辰能對她多一些陪伴。

所在,她這個奢求終於達到了,可兒心中也就無憾了。

「不許亂說,你不會死的。」 我的世界,幸會 莫宇辰握緊少女的手,安撫著她,盡量給她精神上和心裡上的安全感。

然而,就在兩人眉目傳情的時候,外面一個聲音傳了進來。

「咳咳,有我瘋老婆子在,日後你們小夫妻兩的日子還很長。」

「想卿卿我我不要急於這一時半會!」

瘋婆婆手中斷了一碗葯,笑呵呵的走了進來。

旋即,多說了一句:「這貼靈藥喝下去,今天她都會睡覺休息,不恢復好體力是醒不來的,你小子別打擾她了。」

莫宇辰聞聲,點了點頭,依依不捨的看著可兒將手中的葯喝下去。

隨後,他才跟瘋婆婆一起朝房間外走去。

一邊走,莫宇辰還虛心的請教瘋婆婆,一些關於醫術上的問題。

瘋婆婆也不藏拙,基本上,莫宇辰有問到沒問到的,她都會詳細的講解給少年聽。

結果,他們一老一小就是這麼一直聊著,直接在海邊的大石上促膝長聊了一天一夜。

「瘋老太婆,把我女兒交出來!」

「要不然,今天老夫拆了你這座破島。」

洛天人還沒到絕命島,聲音已經帶著滾滾真氣,長嘯而來。

他身為天邪教的教主,天靈大陸上的奇人異事基本上他都略知一二。

得知自己女兒在絕命島上后,他擔心可兒會出什麼事情!

畢竟,島上這個瘋老太婆的手段,基本上大家都知道,以前還好點,最近幾年更是變態得讓人害怕。

如果誰去求她,那要求的條件,幾乎都是不可能完成的。

運氣好一些的,被要求幫她殺人,也等同是有去無回。

就連完不成任務都要毒發身亡,找她救人其實跟在以命換命沒區別。

洛天也非常擔心可兒,會為了一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服下那瘋老太婆的毒藥。

若是真吃了毒藥就麻煩了,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洛天也是不願意來捅瘋老太婆這個馬蜂窩。

這個老太婆不能殺她,因為找她救人的人,都服了她的毒藥,性命都捏在她的手上。

一旦殺了她,必定會引起無數人的拚命反撲,到時候饒是強大的天邪教也會頭疼不已。

「哼,我當是誰!」

「原來是洛天你這大魔頭來了。」

「這裡不歡迎你,有多遠滾多遠。」

瘋婆婆手中的骷髏拐杖,猛然往地上一頓,欺身往空中掠去。

「老妖婆,休要放肆。」

「若不是老夫的女兒在此處,你就算求我來,我都不一定來。」

「速速放她出來!」

洛天冷著臉,蔑視了瞥了瘋婆婆一眼。

然而此時,身在房間中的天叔,他聽到洛天的聲音后,不敢耽誤,立即趕了出來。

「教主!」天叔恭敬的鞠了一躬。

「小姐呢?」洛天見到來人,冷漠的問了一句。

看得出來,對於天叔這樣的小人物,他並沒有將其放在眼裡。

「小姐……受傷了。」

「不過,又瘋婆婆救治,今天必然會醒過來。」

天叔說到可兒受傷時,臉上有一些恐懼,連忙補上了後面那一句。

「什麼,你竟然讓小姐受傷了?」

「那本教主還留你這廢物何用。」

洛天聞言,勃然大怒,當即欲要出手滅殺那天叔。

但是,莫宇辰見狀,立即出聲制止道:「慢著!」

「洛教主,你不能殺天叔。」

他可知道,這位天叔雖然修為不怎麼樣。

但是他這兩年來,卻將可兒照顧得無微不至。

倘若此時他被洛天殺了,怕是可兒醒過來之後,會傷心難過吧。

所以,莫宇辰不得不硬著頭皮,出言制止這個悲劇的發生。

「莫公子,這是天邪教教內的事,你別插手。」

「我只求你以後能好好對待小姐,千萬別再辜負她的一番心意了。」

天叔見到莫宇辰頂撞洛天,心中大驚,連忙出聲制止住他。

生怕他會觸怒洛天,被洛天一怒之下咔擦了。

「不行。」莫宇辰出聲打斷天叔想要繼續說下去的話,說道:「可兒早已將你當做自己人了,你若是死了,她絕對會傷心的。」

「嗯?」洛天聞言,皺著眉頭,將目光放到莫宇辰身上:「你是何人,可兒的名字是你叫的嗎?」

隱約之中,洛天似乎已經猜出了眼前這個少年人是誰。

只不過,在不確定之間,他也不說出來,而是出聲怒斥著。

「晚輩莫宇辰,見過洛教主!」莫宇辰看在這是可兒的父親,終究還是忍住了心中的不滿,對他施了一禮。

可是,任誰也沒有想到,當洛天聽到莫宇辰這三個字時,臉上的表情更加不屑了。

「哼,原來你就是莫宇辰!」

「老夫還以為你長著三頭六臂,沒想到竟然就這麼普通而已的人而已。」

「今天讓老夫遇到,剛好殺了你,斷了可兒那丫頭的念想。」

「免得讓你這個廢物,牽絆住她武道上的腳步。」

洛天冷笑一聲,陰冷的說道。 此時,一旁的瘋婆婆看到洛天在自己的地盤如此囂張。

而且,還準備滅殺莫宇辰這個她看好的後輩。

這讓瘋婆婆立馬就綳不住了。

「洛天,這裡是瘋老婆子的絕命島,不是你的天邪教。」

「你敢動這小子的一根汗毛,他身上的任務就必須由你來完成。」

「否則的話,我不介意以後,用你天邪教教眾的人頭來當診金!」

瘋婆婆黑著臉,身上帶著冷冽的戾氣,怒喝道。

然而,她這話剛一說出,洛天手上的動作也迫不得已的停了下來,陷入了猶豫中。

對於瘋婆婆的威脅,他不得不慎重對待。

「瘋老太婆,你給了這小子什麼任務。」

「若是在合理的範圍內,我承下這兩個任務未必不可。」

洛天陰沉著臉,忍住身上暴戾的氣息,出聲問道。

這兩年來,可兒一直對他不理不睬,而且拼了老命修鍊,他都知道是為了眼前這個小子。

同時,他也把這些恨意,都歸根在莫宇辰的頭上。

所以今天,洛天遇到這個千載難逢的好機會,他也想藉機幹掉莫宇辰,斷了可兒的念想。

「哼,化神境妖獸的內丹,你洛天有嗎?」

瘋婆婆聞言,冷聲一笑,嘲諷的說道。

可是,誰知道,那洛天聽了瘋婆婆的話后,只是略微有些驚訝而已,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

或許他認為,以這麼一個條件,對莫宇辰這樣一個還未真正踏入凝嬰境的年輕人來說,已經是難如登天了。

「化神境妖獸內丹,這個我手頭倒是有一個。」

「另外一個呢,一併說了吧。」

洛天一揮袖袍,冷聲說道。

與此同時,他看向莫宇辰的眼神,更像是在看待一個死人。

「果然是邪教的教主,真是財大氣粗。」

「這樣吧,你再給我瘋老婆子一滴真龍精血,這小子就任由你隨意殺。」

「我瘋老婆子決不再多言一句。」

瘋婆婆話音一轉,語氣變得極為和善的說道。

要是沒跟她相處過的人,恐怕此時都得以為她就是個和藹可親的老奶奶。

可是,她這些話,傳到洛天的耳中,卻猶如九天驚雷,劈死人都不償命。

洛天瞪大著眼睛,怒不可竭的瞪著瘋婆婆,身上的殺氣毫不保留的向瘋婆婆涌去。

「呵呵,真龍精血,還真是獅子大開口。」洛天冷聲道:「瘋老太婆,你莫非以為我不敢殺你。」

然而,此時瘋婆婆面對洛天那排山倒海的殺氣,依然無所畏懼的迎上他的目光。

「哈哈,洛天啊洛天,你當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堂堂一代邪教教主,不過一滴真龍精血就把你嚇住了。」

「你的魄力,連這小子的一根毫毛都比不上。」

瘋婆婆指著莫宇辰,對洛天冷言譏諷道。

「你什麼意思!」洛天眉頭深皺著。

「問你的手下去吧。」瘋婆婆不屑的瞥了他一眼,隨後跟莫宇辰說道:「走,咱們去看看你的小娘子,別理這條瘋狗。」

「有婆婆在,他想動你之前,還得掂量掂量。」

莫宇辰冷著臉點了點頭。

繼而,瘋婆婆一改之前的顫顫巍巍,身影掠動,帶著莫宇辰就往可兒所在的屋子掠去。

洛天見狀,只能是伸手將天叔揪到自己身邊,問清楚那瘋老太婆這麼說到底是什麼意思。

隨後,在天叔的稟報中,可兒他父親才明白整件事的來龍去脈。

不過,他聽完天叔的稟報,卻朗聲大笑起來,說道:「原來如此啊。「

「既然那小子這般不知死活,那倒好省得我動手殺他,髒了我的手。」

「前面帶路,我們也去看看可兒。」

很快,一行人火急火燎往可兒的房間趕去……

……

當夜色降臨的時候,可兒終於在所有人關切的目光中醒了過來。

此時,她雖然氣色還不算那麼的紅潤,可是比起前幾天,簡直可以說是天壤之別了。

「可兒,你感覺怎麼樣了!」莫宇辰上前抓住可兒的手,關切的問道。

「宇辰哥哥,我好多了,身上感覺力氣大多了。」可兒開心的笑著,借著莫宇辰手上的力,挺腰坐了起來。

然而,當她做起來的時候,看到旁邊的洛天。可兒臉上的表情,瞬間變得陰冷無比。

「你來這裡幹什麼。」可兒黑著臉,語氣中不帶一絲感情的冷喝道。

「你這孩子說的是什麼話!」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