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去你媽的!”雷驚天突然間射出了一把飛刀,那把飛刀迎風見長,仔細看去,上面佈滿了細小的陣法。這把刀是耗費了雷驚天很大的心血做成的,完全模仿着雷沙的獸神的利爪。而且,材料也是選用最好的合金,連蠻族矮人都費了很長時間才把這刀打成。當雷驚天看到矮人的笑容時,他明白,自己已經擁有了一把神器。因爲矮人只有對自己打出了超過普通所有極品的作品,纔會在外人面前露出勝利的笑容。

“啊!”一聲巨大的爆炸響起,印有數道增強陣法的飛刀,把雷驚天所剩不多的力量發揮到了極致。一刀就將偉索轟成了碎片。

但雷驚天明白,事情不應該是這麼簡單的。所以,他很小心地走了過去,撿起了地上的飛刀。而雷驚世卻已經閉起了雙目,運用他從蠻族人那裏學來的靈識之術查找起偉索的下落。不查,也許會對他好一些。一查之下,雷驚世反倒被嚇倒了。

“小心!他沒有死!在,在這邊,不,那邊。不!他無處不在!充滿了我們的周圍!”雷驚世的眼中充滿了恐懼,他開始發慌了。

雷驚天從拿起刀的一刻,就已經知道了答案,因爲滿地的碎片,沒有一塊是偉索的。而且另一個人。他手中握緊了飛刀,快速地退到了弟弟的身邊。兩人背靠背,轉圈向邊上張望着。

“你們快走吧,不要再浪費力量了。他是神,你們是不可能打敗神的。而且,還有我在,我是不會再讓你們對神做出不敬的行爲的!”精靈的右手一伸,一道紅光閃過,一根一米多長的木頭法杖已經出現在她的手中。她話中的意思很明確,但不知道爲什麼,同樣是敵人,她卻要一直幫着雷家的兩兄弟。

“謝謝!”雷驚天以刀相對,說了一句,與弟弟左顧右盼的向龍之國度的外邊退去了。

在他們的身影消失之後,‘咻’的一聲,完好無缺的偉索再次出現了。他的眼神無比的冷漠,看着面前的精靈,就像在看一塊木頭一樣。嘴脣微動,他用無情的語調說道:“海陪次,如你所言,我已經放過了他們。現在,我要開始完成與龍族力量的融合了。這段時間裏,你一定要保護好我。”。

海陪次,精靈族的大長老。沒人知道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但她就是出現了。而且,與偉索這個僞神在一起。吸收了六種元素的力量,偉索已經有了無比強大的力量。現在,世上能與他爲敵的人,可以說根本找不到。但他仍然不斷的想辦法提升自己的實力。甚至開始打主意到與外界不犯河水的龍之國度來了。而善良的精靈又怎麼會願意以他爲神呢?

“是的,真神。我一定尊照先知神的指示,讓您達到完美的統一。”海陪次的臉上,表情陰晴不定。看來這樣做並不是她的本意。可是,她還是做了。爲的只是先知神的指示。而不久之後,她又犯下了一個大錯誤,同樣只是爲了先知神的指示。上千年歲月,並沒能磨去海陪次的愚忠,她仍然盲目地信賴着那先知之神,即使她的同伴,那些元素之神,都已經毀滅過一次世界了。

“嗯,我相信你的能力。所以,我才把你變成了有着領域力量的高手。你將會是神最好的僕人。你的業績,我們都會記下來的。”偉索說着,滿意的一笑,走到了黑龍屍體邊,白光一閃,他消失了。接着,黑龍的屍體內,開始不斷的鼓起大塊的氣包,一處處鱗片都被頂了起來,露出了下面那層堅硬不輸給鱗片的厚皮。但氣包不斷流走,卻都在快要爆炸開的一瞬間,又恢復了,接着,另一處又再次鼓起。

“回來了!他們回來了!”守城的衛兵在哨塔上,老遠的就認出了那一大批的‘優秀’戰士。雖然,他們現在看起來都不那麼優秀。但屠龍者活着回來了,就是一件好事。這是多少人即使有勇氣,也沒能力去做的事。

“在哪裏?”得到了消息的肖恩第一個躥出了城門,遠遠的看到一羣人狼狽的逃向城中,他的心中就是咯噔一聲。接着,果然如他所料,得到了一些好學生的死訊。最讓他意外的,就是雷沙的兩個孩子,竟然也偷偷的跟着去屠龍了。而且,他們堅持在最後,爲這些人創造了生的條件,自己卻到現在沒有音訊。

“叫上所有的皇家騎士,跟我衝!”老肖恩情緒十分的激動,榮馬一生,無兒無女的肖恩。早就把雷沙的兩個可愛孩子當成了自己的親孫子。現在孫子在與勢不可當的黑龍搏鬥,甚至有可能已經死掉了,做爺爺的又怎麼能等得起?

但一千皇家騎士剛剛整好隊,雷驚天和雷驚世就晃晃悠悠地回來了。他們的腳步漂浮,看起來像是受了很重的傷。肖恩等不及了,主動跑了上去,扶住了兩人。

“怎麼樣?你們傷的重不重?黑龍呢?”肖恩看到兩人活着回來了,百感交集,一時不知道問什麼好了。

“黑龍….”說到這裏,雷驚世兩眼一閉,暈倒在地。

“死了,不過,偉索…”說到這裏,雷驚天也不省人事了。 “嗷!”慘叫一聲之後,又一頭巨龍倒下了。擦乾了手上的血跡後,站在自己的戰利品頭頂,偉索微笑着向下看去。他高舉起了雙手,“海陪次,這是第幾頭成年龍了?”。

海陪次接受過偉索的‘強化’與他能力相通,通過感受自己的強大,她已經能充分地瞭解到偉索的變化。於是她低頭行禮道:“尊敬的神,這已經是十頭成年龍了。現在的您,可以輕易的擊殺掉成年的巨龍,您已經是當之無愧的神王了!”。

偉索十分得意地笑道:“哈哈哈哈,神王?是的,我是神王了。這個世上,還有誰能違揹我的意志?”。

“是的,沒人能違背您的意志!”語氣中雖然有些無奈,但海陪次還是這樣順着他說了。或許,她是出自真心的,誰知道呢?

無神國的宮庭內,所有人都在一所密室的外圍等待着。雷沙親自爲兩個兒子療傷,已經進去一天一夜了。大家從沒見雷沙爲人療傷這麼長時間過。即使是被打死的戰士,雷沙的復生術,也足矣讓他馬上恢復大半的元氣。再加上光系和水系的治療魔法,在雷沙身邊,沒有戰死的人,只有老死的人。但做爲聽到了最後的消息的人,龍王肖恩的心裏擔心的,是另一件事。偉索,這個詞他並不陌生,做爲資格最老的戰將,他完全瞭解當年的偉索是多麼的強大。現在,他又出現在了龍之國度,誰知道這個變態的僞神會想要做什麼事呢?

‘當’雷沙一腳踢開了大門,兩手背在身後低頭就走了出來。看起來,他並不是太累,但心情卻不是十分的好。守在最近處的兩位母親,雷沙的兩個妻子,一擁而上。一左一右拉住了雷沙就開始問長問短,最主要就是圍着兒子轉。

雷沙一伸臂,把兩人摟入懷中。對着外面的人怒目吼道:“是誰放走他們的?你們知道嗎?他們中了十分惡毒的詛咒,差點就去見了冥王。還好老子功力深厚,不然,就把你們的腦袋拿下來當球踢。”,威脅過後,雷沙恢復瞭如起初般的平靜。

肖恩這時快步走上,“陛下,我想,我們的麻煩要來了。”。

雷沙剛剛在爲自己的表演逼真感到驕傲,就聽到了一個讓人不快的聲音。“怎麼了龍王老師?難道你知道是哪個王八蛋用了詛咒術?”。

面色凝重的肖恩眉頭緊蹙,“不好說,不過兩位王子在暈倒前,擔到了偉索。我想,黑龍有可能是被偉索殺了。這個僞神出現在了龍之國度,想必不會有什麼好事。”。

雷沙聽到這個名字後,也一反常態,馬上嚴肅了起來。他拍了拍兩個妻子,讓她們去看護兒子,自己拉起了肖恩,向人少的地方走去。

“如果是真的,那我們要趕快想辦法了。以偉索的力量,我一人跟他打鬥沒有太大的把握。這樣吧,全國警戒,各國之前的魔法水晶都啓動起來,如果有什麼事發生了,馬上通知國都。”雷沙已經開始佈置了,他甚至不求證一下這個消息是否屬實。因爲,在他看來,這消息只要有一點可信性,就不能放過,偉索的力量太強大了。他的做風,太可怕了。

可肖恩卻不這麼想,“我想,他如果有行動。應該會直接來這裏找你的。”。

雷沙想了想,點了點頭,“嗯,你說得對。以他的力量,如果真的想找人報仇,那這世間,也就只有我了。是我的出現讓他失去了做真神的機會。而之後,又是我,打敗了他逃避的敵人。我應該就是他唯一的敵人了。”。

得知雷沙已經明白了自己的想法,肖恩滿意地點了點頭,然後開始下去佈置防備工作了。

不久之後,他們的猜想得到了證實。突然間天空中的雲層翻滾着向無神城涌去,四面八方,成爲了一個包圍的形勢。只不一會兒的功夫,就已經把無神城包圍了。雲層環繞的無神城內,一人多高的魔法晶石開啓了防禦結界。這裏的天空依然萬里無雲,一片蔚藍,與四周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烏雲之下,從遠處的濃霧裏不斷的涌出森森白骨的顏色。雖然沒有面部表情,但仍然能看出猙獰之態的骷髏兵和殭屍們,手中拿着生鏽的鐵器踩着凌亂的步伐向城牆造近了。

“竟然是亡靈!”與雷沙一起站在東方城頭的肖恩放下了望遠鏡,他的滿臉的不願相信。無疑,亡靈是他遇到過的最弱的敵人,但那是指單體的戰鬥力。俗話說得好,蟻多咬死象。亡靈就像那種悍不畏死的螞蟻,他們的數量,甚至超過了螞蟻。當面對永遠不知疲憊,永遠不懂得恐懼的亡靈戰士們發動了衝鋒,那麼人類就已經離死亡不遠了。

雷沙摸着自己胸前的死亡號角,低聲嘀咕着,“該死,如果我可以用這個東西。那這些亡靈也就不成問題了。”,面對着數以千萬計的亡靈軍團,雷沙雖然自信自己的軍隊絕對佔上風,但也不可能保證沒有傷亡產生。畢竟,敵人的數量太多了,比自己的十萬守城軍,多了不止百倍。

“魔法師軍團準備!敵人已經進入攻擊範圍了!當他們踏進結界,就開火!”肖恩用雷沙發明的擴音石大聲的下達了命令。分佈在全城各處,每一百步一個的接收設備將肖恩的聲音準確無誤地傳達到了每一個角落。

亡靈們被魔法結界彈開,他們的屬性果然與人類不同。‘叭叭’聲不斷響起,亡靈們變成了一堆碎片。但那身後的同伴像沒有看到他們的碎死一樣,繼續奮不顧身的向上撞去。就這樣接連的撞擊之後,魔法結界已經開始發出了嗡嗡聲。不久後,亡靈們開始四個一組一齊向上撞擊。‘呼’的一聲,三個亡靈把魔法結界的能量吸收掉之後,終於,第一個亡靈衝過了魔法結界。之後,第二,第三,一直到了無數個。

“他媽的,這些該死的骷髏,居然知道用戰術,用三人的死亡換來一個人的通過。”雷沙咒罵着,手握緊了胸口的死亡號角。因爲過度用力,一不注意,死亡號角的頂尖刺進了他的掌心。突然間,那個小號角開始瘋狂地吸取他手心的血。雷沙感覺到自己的整條手臂一下就全麻了。他剛想放開,腦中卻多出了一些奇怪的信息。好奇之下,雷沙任憑那個小號角繼續吸取自己的精血,仔細辨認起來。

“這是?亡靈魔法?”雷沙突然間有些興奮地喊了出來。

“集結於世間的已故亡靈們,以冥神的名譽讓你們得到暫時的休息,全部退還爲最安靜的狀態,消失吧!”雷沙一把扯下了自己脖子上掛着的死亡號角,高高舉起後,唸動了咒語。

黑色的號角上發出了同樣黑色的光,也許,那不能叫光。那一片黑色向天空中直衝上去,一直衝破了魔法結界。無神城中巨大的魔法水晶從中間‘咔’的一聲裂成了兩半,它再也沒有作用了。

失去了魔法結界的保護,亡靈們衝擊的速度一下加快了上百倍。大片白鴉鴉的亡靈一個擠一個的像潮水一般向城牆漲來。遠處的兩雙紫色眼窩互相看了一下。一個巫妖,頭頂向外發出一圈半米多寬的黑氣。一個看盧來再平凡不過的骷髏射手,但眼中的鬼火卻是最高級別的紫色。他們正是東山再起的沙若和西蒙。

“死亡號角?不可能!馬克西姆還活着嗎?”認出了那股黑色力量的沙若開始驚呼出聲。

骷髏射手西蒙的上下牙也‘咯噠’一聲合在了一起。雖然他不能說話,但他也明白死亡號角發動的力量代表着什麼。那是亡靈魔法的超級能量器,可以說握着死亡號角的亡靈魔法師,就可以主宰亡靈界。包括西蒙,最初也是藉由死亡號角的力量才快速成長起來的。

黑光在天空中不斷擴散開,一波波的將烏雲取代。烏雲散去後,那烏雲下的骷髏兵和殭屍們像是多米諾骨牌一樣,一排接一排的向外圍倒去,全都變回了不會動,更不會殺人的真正亡靈。

“不,我不服!我費盡了心機得到了亡靈之精,現在終於可以召喚了一支強大的軍隊,爲什麼?爲什麼還不能打敗他們?爲什麼?!!”沙若在痛呼中突然間感覺到自己的身體一陣顫抖,死亡號角的解體力量已經擴到她與西蒙這裏了。

兩個高級亡靈除了掙扎得時間更久一點之外,並沒有其它的特別之處。等到力量過去,他們也變回了之前的一堆白骨,再也沒有那高傲的神態。

“嘿嘿嘿,時間到了!現在,來接受神的洗禮吧。你們將爲你們曾經做過的一切負出代價。”

黑光剛剛消退,亡靈剛剛消失。天空中的烏雲還沒散全,一張巨大的小丑臉就在天空中出現了。是偉索,老將們幾乎都認得他。那張臉突然間扭曲,化成了上億個光球,向地面灑去。光球落在地面,立即變成一個人形,全身發光的人形消失後,竟然是清一色的偉索分身。他們看起來都跟偉索一模一樣。雖然力量不強,但也有着普通人無法企及的實力。加上那不斷向下飄的駭人數量,大家的心中都閃出了一個念頭,‘完了’。

“殺了他!”雷沙身形一動,已經親自加入了戰士的隊伍中,他的身後,那羣老將們,自己的兩個孩子,也都加入了戰局。

在戰鬥中,雷沙的嘴角始終帶着微笑,他的嘴中一直咒罵不停。也許,只有在這種亂鬥中,才能讓他發揮得淋漓盡致。也許,只有在這種死鬥中,才能讓他感受到生命的意義。

雷沙就是一個無賴的兒子,從小無賴到大無賴,一直到成爲國王,始終都沒有過正經的作風。但他卻成就了正人君子,偉大人才無法達成的偉業。如果能夠消滅偉索,他的功德就算是圓滿了?不!世界是廣大的,生命是貪婪的,只要有生命的地方,戰爭就不會停止。雷沙就是深深的明白這一點,所以,他從來不企求平靜的生活。面對世界,所有人都只有一種選擇,‘去適應它’。

“老子把你們全都殺乾淨!哈!”雷沙的大刀氣一掃一片,在瘋狂的喊殺中,衝進了偉索分身的羣體中。 鮮紅如血的一大片土地上,有環形,有直線,各種奇怪的突出形成了一個個溝渠。有的高有十米,有的卻只有一米左右高,但人們卻一直無法對這些整齊的符號做出解釋。這裏,是蘇斯吾拉大陸的極東方‘龍翔國’中偏北的一個小村莊外圍。

蘭貝手拿着一把人高的鈀子,站在十畝地大小的紅色土地邊緣。緊蹙的眉頭表明了他心中的惆悵。幾天來一直困擾着他的惡夢,就是關於這片曾經是自己家裏種玉米的莊稼。兩個月前的一天,當大家早起之時,這裏的土地就已經開始變成了一片緋紅。莊稼突然間消失了,一片紅色的土地像是有了生命般不斷地開始生長。僅一週的時間,就已經變成了現在的樣子。遠遠的從高處鳥瞰,地面上是一個高大的圓環,四面按東南西北四個方向伸出了四根細小的直線。細心的人如果仔細觀察,不難發現,在那圓環的裏面,還有一個兩頭尖中間圓的柳葉形小突起。整個看起來,就像是一隻瞪大的眼睛。

從這一天起,蘭貝家裏就失去了所有的收成。村民們也開始編出了很多的謠言。迷信的人們大部份都在說他們家裏祖上做了太多的缺德事,纔有了今天的結果。本來就心煩意亂的蘭貝,一聽到這種說話,當然不幹了。幾次口角之後,蘭貝十分的不爽。但從五天之前,他便開始做着同樣的一個夢。

在夢中,他在那片血紅的土地上種出了一根金色的麥穗。麥穗結出的果實聞起來香氣撲鼻,就像是剛下熟的香瓜。於是他便摘下了那個普通蘋果大小的果實。只吃了一口,果實就自動化成了水,全部進入了他的嘴裏。從那之後,他只要用想的,就可以移動上百斤重的石塊。只要輕輕一點,就可以從地裏直接跳到家中。簡直就是傳說中的神仙。

被力量所誘惑,蘭貝一心想要試試。但每天拿起鈀子或鋤頭,站在血紅土地的邊緣時,他又被那股讓自己發抖的邪氣所鎮攝。但人心總是偏向於貪婪,最終他想像着夢裏那充滿力量的優越感,終於下定了決心。他慢步走在這片沒人敢踏入的血紅土地上。一直到了那個十米高的圓環邊。猶豫了五秒鐘,終於揮起了手中的鈀子。

當,當,當。一塊塊紅土被蘭貝挖開了。土築起的圓環比他想像得要鬆軟得多。三米多厚的牆,不到半小時,就被他挖開了一個一米五高的大洞。他完全可以低頭從裏面穿過去了。此時,一陣風從環牆內吹起,一片紅色的沙塵從裏面吹來。蘭貝的口鼻之中一不小心被吹進了不少紅土。那股熟悉的血腥味兒讓蘭貝想起了前幾天被人打掉牙時嘴裏的味道。‘難道這紅土真是用血泡的?’,突然間,蘭貝的心中泛起這樣一個念頭。

環牆內的風停止了,蘭貝也已經僵在原地有一小會兒了。他的瞳孔突然間快速放大,佔滿了整個眼球。一陣聽不懂的語言從環牆內飄出。指引着蘭貝向裏面走去。他很準確地按照指引找到了入口的地點。然後,揮起了手中的鈀子,照着中間的一個青色岩石不斷的猛擊。火星四起,眼看着鈀子已經被打成了彎的。蘭貝的虎口也已經被震得裂開了口子。但他卻像是瘋了一樣,不顧自己的疼痛,繼續低頭猛砸着。

‘砰’最後的一擊,鈀頭被他的力量所震斷。青石也終於裂開了一道裂縫。着了魔的蘭貝終於清醒過來。但一切已經晚了。

青色的石頭縫中,不斷地向外涌出如人類鮮血般的液體。蘭貝慌忙地丟了下手中的鋤頭,轉身向家裏跑去。他顧不得多看身後發生了什麼,只知道,自己這一次闖下了大禍。

不久之後,遠在龍翔西方大漠的太虛派的聚靈山上,三十九代的掌派雷虎正在論道堂中給其它八宮的宮主講着自己的心德。突然間就查覺到東北方一股沖天的妖氣,連自己所以的聚靈山都爲之震動。

“嗷~~!”從後山的方向,傳來了精火玉麒麟的叫聲。此獸乃走獸之祖,在聚靈山中做爲鎮山神獸。輕易不做動靜。如果它叫了,那就代表着,世間的大浩劫已經到了。

雷虎馬上對下方命令着,“降魔宮主雷詩聽令,速速用降魔宮的遠眺陣。看看是什麼妖物出世了,引起這麼強烈的波動。”。

七十二歲的雷詩仍然是一繞娃娃臉,做爲降魔宮主,她們在對魔物的感知和鎮壓上,遠超過了其它八宮。只見她走到正中,右手寬大的袖子一甩,從裏面飛出了三把一尺來長的飛劍。三把劍圍成了一個圈,在她的頭頂不斷地盤旋着。雷詩的兩眼中開始放出紅色電光,兩道光照在了三把劍組成的圈內。劍圈漸漸放大,形成了一面紅色的鏡子。

鏡中的畫面鎖定在了四方臺的圓環形突起上。原本的環形內,已經充滿了血漿。大地開始裂開了一道道裂縫。‘咔’的一聲,遠眺陣竟然被破開了。紅色的光鏡立刻消失,雷詩的三把飛劍一齊跌落在地。雷詩身子一晃,險些跌倒。

“這裏,是憤怒神‘囤流’的封印?”雷虎憑着自己的記憶對剛剛的畫面下着定論。

“是的,看來囤流的封印被什麼觸動了。我能感到裏面的邪惡力量。在地底的深處,有着一大羣邪惡的生物在向外涌動。不久後,力量較弱的妖魔可能就會突破到地面來了。”雷詩做爲降魔宮主當然對妖魔史也十分的熟識。

在得到了雷詩的確認後,雷虎的星目中閃起了異樣的光彩。

“開關吧,把通向龍翔的路讓出來。我想,是讓全大陸的人聯合起來一起抗魔的時候了。”說話間,雷虎從袖口拿出了一道古舊發黃的紙卷。

打開紙卷後,從紙上飛出了一排大字。

‘魔神出關日,大陸統一時。’。

魔物的行動比起各大門派更快一些。當龍翔的各大門派開始派弟子下山除魔時,四方臺村已經變成了一個大型的墓地。

從血紅之地中不斷爪出的影子般的生物們,以各種殘忍的方法獵食着四周的人類。而被殺死的人們,不久後又變成了新的怪物。他們正集結着,像是在等待一位號召者的出現,然後,就大舉向四方展開進攻。

“大家一起在這裏佈下結界吧。”雷虎做爲龍翔修練界的盟主,用自己的權力對各大派的高手們下達了命令。

‘嗡嗡’之聲傳便四方,各派都施出自己的全力,將四面八方都用結界陣法圍了起來。這樣,即使是高級的妖魔衝出了原始的封印,也無法離開四方臺村的地界。龍翔暫時地安全了。而只對妖不對人的結界,也讓四方臺村成爲了冒險者們的天堂。當龍翔打開了通向四方的大門後,來自全大陸各地的勇士或勇士團,都向着這個有着傳說中的魔神的禁地出發了。

仙鳥歸巢,百獸安息。聚靈山的晚上到了。夜深人靜之時,大部份人已經開始了自己一天中最重要的修行。即使偷懶的人,也都沉沉地睡去了。但登天宮後宮的正房內,燈火卻一直沒有熄滅。

“虎哥,憑你我之修爲,加強封印,讓這個魔神繼續沉睡,是輕而易舉之事。爲什麼不乘現在呢?”頭髮花白,但顏面仍然如少女般嬌嫩的雷雲輕蹙着眉頭對雷虎大掌派說着。此時,他們已經成婚四十多年了。

雷虎的修爲明顯比雷雲更高一籌,七十四歲的雷虎看起來跟年輕時幾乎無二。只是眉宇間多了幾分成熟的氣息。他靠近了雷雲,以左手背輕撫着她的髮梢笑答:“雲妹,你我早已經到達了天人之境。試問這龍翔各派的掌派,哪個可以在你我手下走上三招?但真正服我們的,又有幾個人?爲什麼?就因爲我們是正派,不能做得太過火。現在,有妖魔出現,正是讓他們明白我們重要性的時候。別說有各大派的鎮壓那魔神無法轉醒。就是他真的醒了,憑我們聯手,還可以再次將他封印。世間的小災小難,對他們而言,是一種磨練,對我們來說,就是振派的好機會。”。

“可是…”雷雲已經不是當年只知道自己夫君的小姑娘,她的心裏已經裝着天下的蒼生。

“沒有可是,你忘了嗎?師父留給我們的祕旨,上面不是也有關於魔神出關的說法嗎?這是天數。不可改,不可逆。”雷虎最後只能拿出師父來壓雷雲,他知道雷雲善良得有些過頭。而現在的她,也不再是當年那個無論什麼時候都只爲自己想的小姑娘了。

“好吧,不過,我想引一道定坤陣符掛在登天宮的大殿內。如果有異常,我們第一時間就能知道,也好讓百姓蒼生不受波及。”雷雲給出了一個兩全齊美的方法。

雷虎微笑着點了點頭,伸手取出一張通體閃着金光的小黃紙。雷雲這才滿意地拿着黃紙走出了房間。 烏鴉成羣結隊地在枯死的樹枝上哇哇地叫着,看着今天又有哪個倒黴鬼會被地面裏爬出的怪手掐死。近些天來,這裏已經有不計其數的冒險者變成了它們的食物。那條看起來平平無奇的裂縫,一天比一天變得更長。雖然能感覺得到裏面傳出的恐怖氣息,但死掉的人類肉體卻變成了他們生存下去的養料。突然間一隻烏鴉的小黑眼睛快速轉動起來。

“哇哇!”它拍着雙翼高興地直跳舞。這也引起了其它同伴的注意。它們向着烏鴉的方向看去。也都興奮起來。

不遠處的村莊內,慢慢的走來了兩個人。兩人都是典型的黑髮黑眼黃皮膚,但跟在本地村民身後的人,卻穿着很奇怪的緊身軟布料套裝,披着一條大斗蓬。胸前帶着兩個紫色的紋章,一個火焰形,一個圓邊星芒形。再看他背在背後那柄斜着也快託到地上的重劍,明顯是亞自西方大陸的那些笨傢伙。只有他們才認爲重的纔是好的。

與烏鴉想法差不多的,還有帶路的村民夾克。他是村裏的流動商販,平時靠着到外地販一些小商品在村裏混些錢過日子。不過,最近他找到了一個好活。就是從東荒地帶外地來的冒險者們到傳說中的邪魔之殿。這真是個好活計,每次只要把這些人帶到村外會抓人的那條地縫,就可以得到足夠自己大手大腳花一個星斯的錢。而這一次,他遇到的是一個真正的闊佬。一出手就給了自己一個純金打的外國錢幣。雖然上面印的人像他是看不懂,但分辯金子純度的能力,可是他的看家本領。

“嘿嘿,雷公子,您看,前面那條閃光的裂縫,就是從邪魔之殿伸出來的了。您可小心,那裏閃藍光時,就會有觸手伸出來,有十幾米長。只要是活着的生物,都被被他纏死。”夾克裝做好心地提醒着,可雙手卻已經開始互相搓着。

被叫做雷公子的男子留着一頭不足一寸長的短髮,只有脖子與髮際相連處留了一條中指長的小辮子。三隻精美的藍色水晶耳環吊在了左耳上。右手上的三枚戒子也是價值不菲。實足一個富家仔,夾克實在不明白,他的家人怎麼會放心讓他一個人獨自出行。在這種亂世之中,他很明顯就是擺着讓人來搶的。但瞭解內情的人都會明白,他的一身打扮,是西方的高級武者的慣用裝。他的披風也是有着魔法增幅功能的上等貨。如果是在西方,光是看到他胸前的兩個紋章,就很少有人會打他的歪腦筋。

“很好,這個給你。”雷公子一打響指,像變魔術一樣拿出了一枚金幣。

在夾克的狂喜中,雷公子開始向自己的目的地進發了。不知道他的運氣是好是壞,他剛走到了那條裂縫的旁邊。那裏的閃光就從一閃一閃的變成持續地發亮。並且從中伸出了很多小臂粗細的樹藤狀物體。它們像是長了眼睛一樣,向着這個雷公子爬來。

這個雷公子不但沒怕,臉上反而露出了一絲喜悅之色。

“小心!”在雷公子剛準備動手時,天空中傳來一聲嬌喝。

緊接着,一個閃着金光的大符號印了下來。一下把雷公子身前的藤條全都打得趴在了地上。藤條竟然會發出叫聲,一聲聲如管風琴發出的尖叫傳來。接着,所有的藤條都向後退去,迅速地縮回了地縫中。再接下來,連地縫中的光都消失了。

雷公子擡頭望去,來人竟然是一個全身火紅綢緞長袖衫的小姑娘。眉清目秀,讓人一看便心生憐愛。頭髮在腦袋兩邊盤成了兩個小圓形的骨朵。看到雷公子後,她嬌笑了一下,露出了上排的八顆鋯齒。她兩腳前後開立一肩長,踏在了一柄半巴掌寬一米多長的東方寶劍上。

“我是太虛派登天宮第四十一代弟子,我叫芯紅。這裏不是常人可以靠近的,你還是別來了。”芯紅降低了高度,御劍飛在離地不足兩米的地方對雷公子說着。

“美麗的小姐,我是來自西方的冒險者。請叫我雷奎。感謝您剛剛以降鬼符相助。我該如何表達我的謝意纔好呢?”雷奎站直了身子左手摺於胸下,做着標準的西方禮道謝着。

“你認得降鬼符?”這下輪到芯紅吃驚了,她本以爲一身西方打扮的小子還不被自己的一招咒法嚇到,沒想到自己卻被人認了出來。

“呵呵,說起來,我祖父與太虛還有些淵源。”雷奎開始攀起關係,他的眼睛卻已經出賣了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