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知道了。”

又是一陣的鈴聲,張軍心裏嘀咕,母親還有什麼沒交代的嗎?

他拿起電話,張口就說:“媽,還有什麼事?”

對面則傳來咯咯的笑聲。

“你也不看看來電顯示,張嘴就說。”

“我還以爲是我媽呢。”張軍說罷,也呵呵的笑了起來。

“昨天下午你和老侯喝到幾點呀?沒喝多吧?現在還迷糊吧?”面對楊佳慧一連串的問題,張軍也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面對楊佳慧一連串的發問,他有些語無倫次,但是此時的他,心裏卻充滿了幸福的感覺,那種感覺只有戀愛中的男女纔會特有的一種感覺,甜甜的、綿綿的、飄飄的感覺。

“昨天高興,就多喝了一點。”張軍解釋着。

“你快來接我!”楊佳慧帶着怒氣關掉了電話。

戀愛中的女孩說的每一句話對於男孩子來說都是“聖旨”,男孩子沒有任何的理由表示懷疑、反對。張軍也不例外,他迅速的穿好衣服,帶着一點迷糊走出了家門。

外面已經起了風,天上的雲在慢慢的靠攏,逐漸形成一座座山,那山把整個天都要罩住了,天更加的黑了,小區裏的樹葉、草坪被風吹的嘩嘩的作響。

“還沒關窗戶。”

張軍突然想起母親的話,趕緊回家關上了窗戶,順手拿出一把雨傘。

他急匆匆的向她家的方向走去,路上不敢耽擱一點的時間,然而,雨還是下來了。

風夾雜着雨,雨攜帶着風撲面而來,張軍支起雨傘頂着風前行,雨滴擊打在雨傘上如同爆豆一般,啪啪的響個不停,沒用多久,它的鞋子和褲腳有些溼了,路面上已經有了積水。他只好挑一些高的地方跳躍式的快走,拐了個彎,前面就是那個豪華小區了。

突然一陣風將他的雨傘吹到了一側,而此時的張軍正好看見前面的不遠處站着一個姑娘。只見那個姑娘手裏支撐着一把紅色的雨傘,穿着一套紅色的連衣裙,長長的秀髮下襯托着一張俏麗的臉,腳上穿着一雙黑色的皮涼鞋,肩上挎着一隻黃色的小包,顯得嬌軀更加的嫵媚動人,遠遠望去就像一朵盛開的牡丹。

她站立在雨中,靜靜的等待心上人的出現,當她看到張軍的時候卻故意轉過頭去,裝作沒有看見的樣子。

張軍連忙跑了過去,也不顧崩起的泥水,攔腰將她抱住,嘴裏還說:“着急沒?”

“大白天的,多不好看。”楊佳慧試圖掙脫開。

張軍看了看天,才說:“你看這天黑的,沒人能看見。”

楊佳慧掄起小拳頭,一邊捶打着一邊嬌滴滴的說:“你不早點來,看把人家嚇的。”

張軍則順勢將她摟在了懷裏。

雨還在不停的下着,沒有一點喘息的意思,在兩把雨傘的遮蓋下,他們忘我的摟抱在一起。

“這大雨天,你爲什麼不打輛出租車?”

“我忘了,也不習慣。”張軍說罷,呵呵的笑了起來。

其實,張軍只說了半句實話,他的確不習慣坐出租車,因爲他覺得出租車很憋屈,沒有走路方便、自由;還有一條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他不習慣奢侈,能節約的爲什麼要浪費呢?只要沒有太重要的急事。

楊佳慧大大方方的說:“那咱們也在雨中漫步吧,好嗎?”

話語中帶着商量的口吻,但是,在張軍聽起來卻是一道命令,在雨中和自己的戀人漫步是多麼愜意的一件事情。

這時,風漸漸的停了下來,烏雲則壓得更加的低了,雨還在不停的下着,楊佳慧收起了雨傘,只有張軍的一把傘在高高的舉着,他們擠在傘下,慢慢的沿着遼河岸邊前行,今天的遼河岸邊沒有了往日的喧譁,整個的一條長長的大堤上,只有他們兩個人,兩個人的河岸、兩個人的世界。

不知不覺中,他們來到了一處涼亭,這是一個八角的小涼亭,小涼亭的四周是一圈的石凳,只有北面的比較乾爽,楊佳慧從自己的小包中拿出一張廣告紙放了上去,張軍坐了下去,而她則坐在了張軍的腿上。

她的雙手摟住張軍的脖子問:“昨天喝了多少酒?爲什麼打電話也不接?”

張軍輕聲的說:“昨天喝了不一點,回家睡着了。”

他並不是有意的要說謊,而是不想讓她認爲自己是個酒鬼,事實上,張軍是極少喝酒的、也極少喝醉的。

“我後半夜起來纔看來電顯示,經過一番思想鬥爭,最後沒給你回電話。”張軍帶着一點挑逗的說。

“窮白話!”楊佳慧說完,扭過頭看着河水,假意生氣的不在搭理張軍。

“我錯了,下次一定聽話。”張軍搖晃着她的同時還不忘吻了一下。

楊佳慧撲哧的一聲,樂了出來。

外面的雨更加的大了,這時的雨在張軍的眼中,就像一羣歡快的、白色的小天使,在雲中集結,嬉戲而下,歡蹦亂跳的來到地面上,小天使在地面上形成一朵朵透明的“鬱金香,”那“鬱金香”帶來陣陣的清涼,帶來美好的祝福。此時的張軍已經完全的醉意全無了,他完全沉醉在愛的海洋中。

他們偎依在小亭之中,雨越下越大,往遠處的遼河望去,好像是一塊灰色的布簾子遮住了視線、灰濛濛的無法看清,遠遠的聽到幾聲輪船發出的汽笛聲,卻看不見船的影子;不遠處的樹木也被這布簾子所遮擋,只能看出大概的輪廓。天是黑色的,四周是灰色的,他們好像被隔絕在另外一個世界,這裏沒有任何的喧譁、這裏只有他們兩個人……。

突然一條白色的、刺眼的閃電劃破了這灰黑色的天,楊佳慧捂着耳朵,一頭扎進張軍的懷中,瞬間一聲炸雷從遠處奔襲過來,大地都隨着雷聲在顫抖,他緊緊的摟住她,生怕她被這雷聲所捲走。

他們在小亭裏靜靜的等待着雨過天晴,突然,不知從哪裏闖進了一隻麻雀,在對面的石凳上嘰嘰喳喳的叫個不停,楊佳慧也從他的懷裏露出頭來,看着這突來的“客人”,這隻麻雀在石凳上來回的跳躍着,黑色的眼睛卻緊緊的盯着兩個人,好像在說:我也是來避雨的,不會妨礙你們。

兩個人看着這隻小麻雀、小麻雀也在看着他們,張軍伸出手說:“嗨,你好呀!”

然而小鳥不明白他的意思,張開翅膀噗啦的一聲飛走了。

楊佳慧輕輕的掐了一下他的胳膊說:“都怪你,把它嚇跑了。”

張軍習慣性的撓撓腦袋,有些尷尬的說:“我也是好心嘛!”

兩個人相視了一眼,都樂了起來。

浮愛 張軍突然想起昨天老侯講的故事,就問:“哎,你知道方霞的故事嗎?”

“知道一些。怎麼了?”

“昨天我才知道,原來她也是個股神。”張軍本來是想問方霞的資金,話到嘴邊就改變了問法。

楊佳慧若有所思的說:“她從一個下崗女工,熬到今天真不容易。”

“我還是挺佩服她的。”楊佳慧說完,衝着張軍樂了樂。

“能熬進大戶室,的確不簡單。”張軍慢慢的把話題往資金方面引。

楊佳慧卻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孩子,她明白了張軍的意思,就淡淡的說:“他們幾個都不錯,只有我是走後門進去的。”說完用眼睛偷偷的瞄了一下張軍。

張軍覺得這個話題有點麻煩,就連忙說:“昨天聽了她的故事很感動,我也想能成爲她那樣的人。”

“你能的,因爲你膽子小。”楊佳慧說完咯咯的樂了起來。

呵呵,張軍憨憨的笑着。

雨沒有一點停止的意思,反而越下越大,地上的“鬱金香”成片的開放着,積水也漸漸的高了起來,溫度也在不知不覺中急劇的下降,楊佳慧情不自禁的打個冷戰,張軍順勢將她摟得更緊。

“你看我的裙子都溼了,都怪你也不早點來。”楊佳慧在張軍的懷裏撒着嬌。

張軍摸了摸裙邊,果然有點溼,但是並不嚴重,他本想把手縮回來,卻不想碰到了她的大腿,一股電流立刻從他的手上傳遍了全身,他的半個身子都感覺麻麻的,他的臉立時脹得通紅,楊佳慧也有些不好意思,低着頭半晌無語。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楊佳慧看了看時間,已經過了開盤的時間,她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他也沒有絲毫離開的意思,他們在小亭子裏聊着、笑着。

“給你說個笑話吧。”

“恩。”

“我小的時候,當時只有三歲,一次我到二姨家去闖親戚,吃飯的時候,我捧着一碗飯在吃,表姐跟我說:軍,你的碗底漏了。我就把碗翻了過來,結果……。”

“一碗飯都灑你身上了?”楊佳慧好奇的問。

“恩,可是我表姐捱了頓揍!”

張軍說完呵呵的直樂。

“看你那壞樣!”楊佳慧嬌滴滴的說。

“我在給你說個笑話哈。”張軍一時來了興致。

“小強再跟老師學習唐詩,老師念:牀前明月光……,老師,老師,明月是誰家的姑娘?”張軍一邊說着,一邊舉起右手。

楊佳慧撲哧的樂了起來,說:“我看不是小強是小軍吧!”

呵呵。

雨終於小了很多,灰色的“布簾”被打開了,河中的船漸漸的越來越清晰,地面上的“鬱金香”也不知蹤影,楊佳慧從張軍的腿上站了起來,在小亭裏來回的傳了幾圈;張軍也站起來,可是被長期“壓迫”的雙腿有些發麻,只好站在原地沒有動。

楊佳慧看出了一些門道,有些不好意思,她俯下身軀輕輕的捶着他的腿,好半天,才活動自如。

“佳慧,現在去交易所嗎?”張軍問。

“我想回家換套衣服,下午去。”

“那我陪你好嗎?”

楊佳慧連連擺手說:“不用,你還是看看行情,我覺得行情還沒走完。”

“好吧!”

張軍有一些失望的感覺,不過,他也明白,現在還沒到時候,冒冒失失的去她家,反而不好。

看看天空終於放晴,向山一樣的烏雲已經散去,綠樹、青草在雨後都顯得的生機盎然,幾隻小鳥在樹間來回的穿越,唧唧喳喳的叫個不停,心情極好的他們深深的呼吸着清新的空氣,走出了小亭。

“我送你一段,好嗎?”

張軍有些哀求的說。

“看你挺可憐的,就讓你陪我走一會!”

“看,彩虹。”楊佳慧用手指着,高興的蹦了起來。

只見在天的一邊,懸掛着一條巨大的彩虹,那彩虹猶如花束編織的環帶,綴在藍色的裙襟上,她橫跨在遼河之上,真是一座絢麗的橋!希望的橋!幸福的橋!

張軍拿出自己的手機,喊了一聲:“小慧。”

楊佳慧笑着轉過身來。

“咔嚓”一聲,張軍用手機拍下了這美麗的瞬間。

在畫面上,美麗的楊佳慧和美麗的彩虹相得益彰,張軍看着自己的手機,臉上流露着幸福的笑容,他要把這張照片永久的珍藏下去,直到永遠……。 雨終於停了下來,陽光漸漸的透過雲層灑向大地,遼河岸邊、小樹林中空氣格外的清新,張軍貪婪的吸吮着,他的頭腦越發的清晰、他的心情也越發的好了,他靠在圍欄靜靜的看着河面,河裏的小魚也歡快的追逐嬉戲,它們時不時的穿出水面冒個泡,打個旋遊走了。

他突然覺得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便獨自向着交易所走去,路顯得有些長,好不容易來到交易所的門口,他長長的吸了一口氣,平靜了一下心情,才走了進去。

大廳裏的人們明顯的很激動,很多人不願意坐下來看電腦上的行情,而是選擇站立着看着對面牆上的大屏幕。張軍一眼就看到那個叫王姐的女人,只見她扭動着肥臀,左右搖擺着,兩隻臂膀高高的舉起、晃動,樣子很誇張也很激情,就如同搞傳銷被洗了腦一樣,她看了看左面,旋即又看了看右面,發現周圍的人也在興奮,便如同打了雞血一樣更加的扭動起來。

此時的大屏幕上,一根白線在向上、向上,不斷的創出新高,張軍的心裏也被這氣氛所感染,他不由自主的攥了攥拳頭,心中暗自說道:行情真的大透了,我得進去。

大戶室裏也是一片的歡歌笑語,除了楊佳慧的位置是空的,屋子裏的幾個人都直直的看着行情,今天的行情的確有些不可思議!

張軍看了一眼電腦不禁發出一聲感嘆:“Oh,myGod!”

大盤創出歷史上的新高,而且成交量也在溫和的放大,今天的中陽線已經是確定無疑了。

他的心情從興奮轉到了現在的緊張,他的確有一些緊張,因爲他昨天就賣出了一大半的股票,手裏握着大量的現金,看着這麼好的行情,自己的賬戶沒有升值,這種心情只有股民能夠理解。

他環視着屋內的每一個人,希望從他們的臉上得到一絲的答案,但是人們更加關注的是其他的話題,而不是股票交易。

最後,他把目光放在了老侯的身上,老侯只是微微一笑說:“想買就少買點,別買太多!”

“恩。”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