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吳家主,你們吳家若是用一個吳焰馨來換取與我們何家的關係這買賣你們不賠吧?所以說你如果太早拒絕的話,那最後可就有的你後悔了。」

隨後,何天翼淡笑而道。

一個二級勢力的小家族能夠與一個一級勢力的大家族攀上關係,這就算是放在南燕帝國的那些小家族中也是一大榮幸,還不是會乖乖地將女人送到他的懷裡來。

他可不信吳家會放棄這麼好的一個攀上他們何家地機會。

「不好意思,我吳家閨女可不是貨物,也不是買賣中的交換品,所以你還是請回吧。」

可是,令何天翼再次失望的是,吳海並沒有像他所想的那般,而是在他的話音剛落下那刻,吳海那冷漠的聲音就直接響盪在何天翼的耳邊。

顯然對於何天翼將吳焰馨當做當做一件交換品來換取吳家和何家的關係,令得吳海的神色冷了下來,就連吳青和吳權的心裡也對何天翼極為的仇視。

他們吳家比不得南燕帝都何家,甚至說得難聽一點,連給何家提鞋都不配,但是他們卻從未想要去攀附哪一個勢力,也從未想過用家族兒女去換取攀附的機會。

何天翼的話已經完全的觸怒了他們。

「這是你們最後的答案?」

何天翼那傲然在聽到吳海的答案之後立即收斂起來,之後便是一股陰冷之氣緩緩湧出,眯了眯眼睛,一束冷冽的光芒陡射而出,陰沉的聲音也隨之而起。

令他沒有想到的是,一個小小的吳家竟然會拒絕一次攀附他們何家的機會,這若是放在他們南燕帝國也絕對沒有一個家族會拒絕這等好事的,然而這小小二級王朝的小家族卻是拒絕了。

這讓他感到意外的情況下,也令他臉上無光,似乎吳海的拒絕對他來說是一件極為丟臉的事。

「吳家主你可要想好了,莫要誤了整個吳家。」

陰沉的臉上透露著絲絲的陰冷,何天翼用其那陰鷙的眼神看向吳海,陰翳地說道。

語氣上看起來客氣,但是卻是充滿著威脅之意。

「你的好意我們吳家可消受不起,你可以離開了。」

對於何天翼語言中的威脅,吳海三兄弟自然聽的出來,眼中精芒閃動,他們已經有了想要抹殺何天翼三人的想法,可是他們卻沒有動手,因為他們可不相信何天翼敢以一個先天修為來到他們吳家卻沒有任何的底牌。

壓制心中的殺意,吳海猛然揮動衣袖,沉聲而道。

「很好,很好,既然你們不給本少面子,那麼本少也將會給吳家送份大禮。」

何天翼緊緊地盯著吳海,一抹陰冷的弧度微微掛起,陰翳而道。

何天翼的話音剛落,便看到吳海等人不安的神色,旋即,何天翼那陰冷的聲音再度響起,這聲音卻是令得吳海等人心神一陣冰寒,臉色大變。

「吳家有弟子在聖武靈院吧,聽說還已經進入了內院,呵呵,很不錯,那就從他開始吧。」

……………………………………! 何天翼的話聲不大,但卻給吳海等人帶來的衝擊力絕對是巨大的,在他們的內心產生了強烈的不安。

對於何天翼之前的威脅他們還沒有如此強烈的不安,但是若是涉及到吳家在聖武靈院的老大,他們不得不在意。

他們雖然沒有進過聖武靈院,但是對聖武靈院內部的情況他們還是了解一二的,這也是吳焰馨每次回家時向他們述說的。

在聖武靈院有著明顯的勢力分佈,這些勢力都是由靈院內的學員組建的,尤其是對於一些身份特殊和天賦極高者,都是這些勢力極力爭奪的對象。

而他們眼前的何天翼乃是南燕帝國帝都何家的三公子,有著這等身份想要進入一些排前的勢力在他們看來定是輕而易舉的事。

至於他們吳家子弟無論是身份背景還是天賦都比那些貴族子弟和天驕差了很多,像他們這樣的學員在聖武靈院定然會被排擠,現在這個南燕帝國何家的何天翼卻是要拿他們吳家子弟開刀,他們吳家子弟定然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你也莫要欺人太甚,這裡可是天錦城,而非你們南燕帝都。」

吳海雙手緊握著拳頭,壓制著內心怒火,雙目中一股強烈的殺意緩緩流動,陰沉著臉,對著何天翼說道。

「怎麼?難不成你們還打算將我留在這裡?」

察覺到吳海眼中流露出來的殺意,何天翼不僅沒有半點的慌張,反而更加的不屑起來,腦袋高抬,鼻孔微翹,一副趾高氣揚地模樣朝著吳海輕蔑地說道。

見其模樣根本就不將吳海等人的殺意和憤怒放在眼裡。

「不要說是你們吳家,就算是天炎王朝王室也不曾被我放在眼裡,想殺我,除非你們吳家想要從這個世上徹底的消失。」

囂張的焰氣騰升,何天翼那傲慢的神情加上那輕蔑的語氣,就如同老天第一,他第二般,然而在他看來就是這樣,他自信在這個小小的二級王朝的小城之內沒有誰的身份會比得過他了。

「你……」

吳海的拳頭捏得咯咯作響,一時奈何不得何天翼,何天翼說的沒錯,除非他們能夠將何天翼和曾家兩兄弟徹底抹除了,一絲蹤跡都不留下或許那南燕帝都何家也奈何不得他們吳家,可是這何天翼真的會如他們的願嗎?

除非何天翼是傻子,不然誰會拿自己的生命開玩笑。

「嘿嘿,吳家主,你們吳家也別不識好歹,你看何少哪點會差,要背景有背景,要天賦有天賦,將來的前途定是光明一片,吳焰馨要是能夠服侍何少那是她的福氣,當然也是整個吳家的榮幸。」

這會兒,在何天翼身後的曾凌看著吳海那憤怒的臉色露出一絲謔笑,不過很快就被其掩去,換上一副極力勸說的模樣,似乎真心為了吳家的好一般。

對曾凌來說,能夠讓吳家難堪是他們曾家樂見其成的事,作為與謝家的盟友,吳家處處打壓著他們曾家,這種被打壓的感覺令得整個曾家都很不好受。

當然這裡的打壓也只是曾家單方面認為的,其實吳家和謝家從未打壓過天錦城的曾家、李家和兩大勢力,只不過這多年來謝家和吳家雖然在實力方面沒有展現在眾人面前,但是在坊市的資源生意方面卻是遠超他們,所以久而久之曾家就認為這是謝家和吳家對他們的打壓。

這也是他們為什麼會答應萬圖討伐謝家的一部分原因所在。

而如今何天翼看上了吳焰馨曾凌自然要為他盡心儘力,這並非幫助吳家,而是在幫助他們曾家能夠傍上一顆參天大樹,當然也只有在他們眼裡這南燕帝都何家是一顆參天大樹。

何天翼對吳焰馨的態度曾凌和曾毅都十分清楚,何天翼只不過是看上了吳焰馨的容貌和身材而已,他可不是真的打算將吳焰馨帶入何家,就算他同意,整個何家會同意嗎?

所以說,何天翼只是玩玩而已,等玩膩了自然也是隨手而丟的事了。

如果這次他們能夠幫助何天翼讓他抱的美人歸的話,那麼他們自然也會受到何天翼的大嘉讚賞,到那時只要跟在何天翼的身邊,他們在聖武靈院內外院也就可以橫著走了,而且他們曾家就同等於傍上了何家這顆參天大樹了,只要傍上何家,今後在天錦城他們曾家還會怕誰,說不定就連城主之位都是他們曾家的了。

吳家則是成為他們曾家這次傍上何家的踏腳石而已,等何天翼把吳焰馨給玩膩了,哪還會記得什麼吳家啊。

而且對於吳焰馨這個天錦城的第一美人,曾凌和曾毅也是覬覦已久了,等到何天翼玩膩了,他們可是也能分得一份美羹的,所以無論出於何種心思,他們今天定要助何天翼拿下吳焰馨。

「就是,吳家主何必拒絕何少呢,若是我們曾家有個貌美如吳焰馨般的姐姐或者妹妹的話,定將其雙手奉給何少,這可是榮幸至極的事啊,而且這吳焰馨能夠被何少看上可少不了你們吳家的好處。」

在一旁曾毅隨之開口說道。

曾毅那一副滿是笑意的臉龐讓得吳海等你看了真想踹上幾腳,曾家這兩兄弟可是在天錦城出了名的惡少,在沒有進入聖武靈院時,他們在天錦城可謂是無惡不作,人見人怕,尤其是那些家中有著漂亮閨女或者是女子的更是對他們恨之入骨,甚至有一段時間他們竟然還將目標鎖定在了吳焰馨的身上,若非被吳家人發現還真差點被他們給得手了。

可以說吳家上下對他們兩人沒有半點好感,若非當時曾家付出了巨大的賠償將他們護下來,他們早已成為了已死之人。

現在他們竟然還敢站在這裡,再來禍害他們吳家唯一一個寶貝閨女。

他們可不相信這兩人真會給他們吳家帶來什麼好處,他們如何看不出這何天翼對吳焰馨只是抱著玩玩的心態,而這兩人極力地勸說也只不過是為了能夠傍上何天翼或者是何家這顆大樹而已。

兩人是想借著他們吳家的閨女來做踏腳石啊。

我的地頭兒我做主 憤怒的面孔之下,吳海等人看向曾凌和曾毅的目光已是冰冷至極了。

「若是吳焰馨能夠和何少在一起,吳刑龍也可以在聖武靈院內院得到極大的庇護,而且絕對有著他意想不到的好處。」

曾凌點了點頭,和煦地笑著說道。

聽到曾凌和曾毅這般賣力,何天翼滿意地點了點頭,心中暗自說道,事成之後一定要大大的嘉賞他們兩個。

「我吳家之人豈會拿族人來換取家族的利益?你們若是還在這裡糾纏不清的話,那就莫要怪我吳家不懂待客之道了。」

飽含怒意的臉龐勾起冷冷地弧度,吳海雙目寒光涌動,語氣冷冽至極。

他已經不耐煩了,若是這何天翼等人還在糾纏不放的話,那麼他也不介意給他們點教訓,只要不出人命他也不在意何天翼身後的何家。

他何天翼難不成還真當以為他這個何家少爺就能讓得他們吳家沒有脾氣了嗎?

至於還在聖武靈院的吳刑龍,待會他自會書信一封讓他趕緊離開便是。

他可不信南燕帝國何家會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找上他們吳家,這也為吳家爭取了足夠的時間。

「還有,曾家的兩個小子,若是你們還敢再多說一句,待會我倒要去曾家走上一遭。」

眯眼而望,吳海眼中的寒光直襲曾凌和曾毅而去,冰冷的語氣令得周邊的空氣都凝固了幾分。

雖然不知道這兩人是否有授意於曾家,但是不管如何他們兩人既然想要拿吳家做曾家的踏腳石,那麼他們吳家也不會讓他們好過。

吳海那冰冷的語氣令得曾凌和曾毅的身體忍不住哆嗦起來,雖然吳海沒有特意釋放出地靈境強者的氣勢來,但是其冰冷的語氣中卻是有些一股令他們無法抗拒的威嚴,面對還是雷劫境的曾凌和曾毅即便這股威嚴很淡,但依舊令他們全身心的感到恐懼。

這股來自內心深處的恐懼也令得他們清醒過來,他們這才意識到這裡可是天錦城,雖然他們曾家想要傍上南燕帝都何家這顆大樹,可是這裡距離南燕帝都何其之遠,就算他們曾家傍上了何家,不過,如果吳家想要發難於他們曾家,曾家也一時得不到何家的任何幫助,何況如今他們曾家還沒有真正傍上何家。

這會兒,吳家向曾家發難,再加上與吳家關係甚好的謝家,曾家絕對不會好過,到那時何天翼還會在意曾家亦或者是曾凌和曾毅兩兄弟嗎?

對於這個何家少爺來說像他們這種小家族就算是被吳家和謝家給滅了也不會太放在心上,而真正令何天翼放在心上的或許也只有面子罷了,就算他最後找上吳家也只是為自己找回面子而已,絕不是為曾家出氣。

姐,你命中缺我啊 可以說吳海這一道冰冷之聲已經令曾凌和曾毅認清了眼前的形勢。

不過即便如此他們就會放棄傍上何家的機會嗎?

這自然是不可能的,只要有足夠的利益他們相信曾家還是會入何家的眼的。

「呵呵,吳家主好大的威風啊,你們吳家的待客之道?今天我也把話放在這裡了,今天若是不將吳焰馨交出來,那就怪不得本少不給你吳家機會了。」

吳海的威脅令得何天翼感到極為的不爽,被一個小家族的人威脅,他何家三少還是頭一回,這讓得他感到很沒面子,而這樣的後果也是相當嚴重的。

「……」

「是嗎?那你也別想走出這天錦城了。」

就在吳海還要開口時,這會兒,一道漠然的聲音從何天翼的身後傳了過來,旋即一道人影首先映入在眾人的眼中,只見此人面色冰寒,神色冷漠,一雙明亮的眸中有著寒意緩緩涌動,在其周身有著一層淡薄的殺意瀰漫而出。

………………………………! 聽到這漠然之聲,何天翼眉頭一皺,陰沉臉轉過身來,他到要看看是誰膽敢與他這般說話。

「是你?」

看到來者何天翼神色微愣。

來者正是謝傲雲,雖然不知道吳家和何天翼之間發生了什麼,但肯定令人不愉快,而且最重要的是何天翼前面一句話剛好落入了謝傲雲的耳里,這令本來心情還不錯的謝傲雲臉色立即冰冷下來。

「小子,能對我說這種話的人不多,但絕對不是像你這樣的人。」

何天翼眯著雙眼,冷冷地說道,他身為南燕帝都何家的三公子,在南燕帝都卻是沒幾個人敢這般說他的,就算是進入了聖武靈院,有著院內勢力的庇護,他幾乎也是沒人敢招惹的。

即便是有,也不會是像謝傲雲這般小家族出來的身份卑微之人。

「況且就憑你也想將我留在天錦城,或者你想借著這吳家,亦或者是你身後的謝家?」

說著,何天翼的臉上輕蔑之色愈發的濃厚,謝傲雲的威脅對他來說根本就沒有絲毫作用,不說他有家族交於他的底牌,就算不用這張底牌謝傲雲等人也不能拿他如何,因為這短時間可是聖武靈院招生時期,他是以協助之名一同前來的,謝傲雲等人想要動他也得看這次前來天錦城的聖武靈院導師們同不同意了。

越是這般想來,何天翼心裡就愈發的得意,有著聖武靈院協助學員的身份在這裡,這天錦城內可沒人能夠動他,而至於年輕一輩的人,他何天翼還從未放在眼裡,就像此刻在他眼前的謝傲雲也是一樣,在他看來謝傲雲的修為充其量也就是雷劫境而已,在他這個先天境面前還不是螻蟻一個。

不過,很快其輕蔑之色很快就飄散而去,隨之而來的則是一抹驚艷,隨後便有強烈的熾熱在其眼中迅速騰起。

在何天翼的眼神輕微掃過謝傲雲之際,他突然發現在謝傲雲的身後緩緩走出了三位絕世佳人。

走在中間的佳人面容嬌媚,勾人心魂,一身橘色勁裝將其那前凸后翹的完美身材勾勒的淋漓盡致,這幅精緻美景,足以令男人邪火騰升,而在其左右兩邊,一位面容清冷美艷,青絲披肩,淡藍色的裙衫緩緩擺動,猶如水中仙子,清麗動人,另一位則青絲如火,天使面容,那一身火紅的衣裙依舊難以遮攔其那魔鬼般的身材,全身上下無不是散發著火辣之味,三位佳人緩步而來,立於謝傲雲身後,察覺到何天翼那熾熱的眼神,在她們的眼中皆是一抹厭惡閃現而過。

這三位絕世佳人不是別人,正是吳焰馨、瑤溫倩和鳳舞三女。

看到三女站在謝傲雲的身後,何天翼那熾熱的目光瞬息換做妒火熊熊騰升,他沒想到除了吳焰馨之外,眼前的這小子竟然還有這般絕色的兩位佳人,這令得心中滿是嫉妒的何天翼再次對謝傲雲產生了殺念。

謝傲雲如何他不知道,但是他自認為這個出生在小家族的傢伙再如何也比不過他這個南燕帝都何家的三公子吧,雖然以他的身份什麼樣的女人沒玩過,但是卻偏偏像這三女般有著獨特氣質的佳人他從未玩過。

而也正是如此他才沒有像玩其他女人般將吳焰馨來個霸王硬上弓,因為他覺得若是這般草率的話那就失去了應有的樂趣了,在他看來想要得到吳焰馨這般有著獨特氣質的女人,只有真正令其誠服於自己才有那種征服的快感和樂趣。

不然以他的性格也不會久久都沒有動過吳焰馨一下。

只不過吳焰馨在聖武靈院處處迴避他的心意卻讓他頗為惱怒,眼看著眼前的美艷女子只能看不能吃實在令他心癢難忍,不過礙於方怡琳,所以何天翼也不好在聖武靈院向吳焰馨動手,這次聖武靈院在天錦城內的招生卻是令他看到了希望,旋即申請了這次天錦城招生的協助學員。

「對付你我一人足以。」

謝傲雲眸中冷光泛動,絲絲的寒意伴隨著殺意瀰漫開來,令得周邊的空間都微微凝固。

「哈哈哈,可笑,單靠你一人就想對付我,小子說大話也不怕閃了舌頭。」

聽到謝傲雲的話,何天翼仰頭大笑,那笑聲中的輕蔑之意擴散開來,湧進了眾人的耳內。

「不過,等我解決了吳家之事再讓你這小子知道什麼叫做不知天高地厚。」

旋即,何天翼笑聲戛然而止,陰測的聲音微微響起,看向謝傲雲陰狠的目光中透露著絲絲的殺意。

「既然焰馨學妹也在這裡了,那麼我也就不與吳家主浪費口舌了,就把決定權交與學妹吧。」

何天翼目光微轉,那陰狠的目光化為熾熱的火焰落在了吳焰馨那完美火辣的身材之上,嘴角帶著一抹戲謔之色,緩緩開口說道。

「什麼決定權?」

雖然對何天翼那熾熱的眼神極為厭惡,但是當其看到吳海等人陰沉而含怒的臉色時,吳焰馨還是忍不住問道。

「做我的女人,放過你們吳家,當然還有你那在聖武靈院的哥哥。」

何天翼微微一笑,火熱的目光朝吳焰馨的身上全方位的覆蓋,越是如此,其內心的邪火越是旺盛。

葉落憂然 若非對方人多,他早就將吳焰馨搶到一處逍遙快活去了,對於吳焰馨這渾身充滿著魅惑的女子,何天翼已經徹底失去了循環漸進的耐心了,現在他唯一的想法就是將吳焰馨那完美火辣的身材狠狠地壓在自己的身下,任由自己蹂躪。

看著何天翼那惡魔般的笑意,吳焰馨的身子狠狠地顫動了下,若非謝傲雲將其扶住,其定然會摔在地上。

何天翼的話,吳焰馨是相信的,因為在聖武靈院時,吳焰馨就聽說過何天翼的身世不凡,乃是一級勢力南燕帝國帝都何家三公子,一個一級勢力的大家族想要滅掉吳家可謂是輕而易舉的事,加上其在聖武靈院的那位大哥做靠山,幾乎可以在內院橫著走了,若是他想要對付吳家的子弟,簡直就是再簡單不過了。

想到這些吳焰馨的身體顫動地更加的厲害,臉色蒼白,同時也感到十分無力,因為面對這些大家族,像他們這樣的人根本沒有抵抗之力。

看到吳焰馨顫動的身子,何天翼的笑容愈發的濃郁,神色得意不已,他的身世放在那裡就不信吳焰馨不服從他。

然而他卻沒有發現的是,扶住吳焰馨的謝傲雲,其臉色已經陰沉到了極致,濃烈的殺意真在其體內迅速醞釀著。

腹黑雙胞胎:媽咪,抱! 「若是你做我的女人,你身上的舊傷也一併能夠得到快速的痊癒,而且你那停留已久的雷劫後期修為也可以再進一步。」

何天翼看向吳焰馨,也不著急,不緊不慢地說道,看其模樣似乎已經吃定吳焰馨一般,根本不在意吳焰馨是否會拒絕他。

然而,聽到何天翼的話,謝傲雲眉頭一蹙,連忙用手搭在吳焰馨的手腕之上,一股靈力順著吳焰馨的經脈緩緩蔓延而去。

吳焰馨二十三歲就進入了聖武靈院,當時就已經有著雷劫初期的修為,而如今過去了五年之久以她的天賦怎麼可能還只是雷劫後期呢。

若非從何天翼的嘴裡說出來,謝傲雲還真不知有這麼一回事兒。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