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14 日 0 Comments

不管林雨涵說什麼,怎麼逗林宇堂笑,他都沒有表情。

看著人的時候,那雙眼睛冰冷莫有溫度。

林雨涵她自己已經這樣,活的形如走肉,她不希望林宇堂也這樣,可就成了這樣。

下午一個下午的時間,楚恆一直看消息,陸景深離婚的消息一處,喬音在外面跟林宇堂的事情立刻沖了出來,懷孕的事情也被曝出,有些還說是婚內出軌之類的什麼。

林雨涵有些不解:「這是為什麼呢?陸景深明顯是要坑音音,但我總覺得他是在用另一種方式保護音音。」

「應該是被人抓住了把柄,他又不肯屈服,就只能用這種方式先把喬音推出去,等到事情進展到一個高度的時候,用更大的事情,把喬音保護起來。」

「……」

林雨涵坐下:「你怎麼知道呢?」

「我們是一樣的人,我的做法就是陸景深的做法。」

。 秦楓面無表情,揮斬長劍,劍靈體也是呼嘯而出,各種劍技紛紛施展,更是施展幻術,襲擾對手。

數息之後,阻擋的五人紛紛被殺。

秦楓快速奪得一枚羅夢果,馬上盯上第二枚。

這時,一名二重天靈尊殺來,試圖阻擊秦楓。

秦楓冷冷地瞥了眼,立即迎擊,全力爆發的他,很快便將那名二重天靈尊擊退。

秦楓施展「鳳舞九幽訣」與「龍翔游天步」,快速轉移,與一名巔峰靈宗以及一名一重天靈尊快速交手,在震退他們之後,又獲得一枚。

戰天那邊也是大戰連連,在遭遇了數輪阻擊后,終於獲得了一枚羅夢果。

不過,戰天對於這羅夢果其實並沒有特別在意,他更渴望與他人大戰,他的特殊體質令其變得極為好戰,不斷的戰鬥,可以令他快速提升實力。

羅生夢蘭樹旁不斷爆發着激戰,不僅是修者之間,靈獸也加入其中了,有着十餘頭,大多為高品蠻獸,還有着幾頭荒獸。

戰況極為慘烈,一道道恐怖的能量漣漪擴散而出,激蕩四周,連空間被為之震蕩。

為了爭奪羅夢果,所有人都殺紅了眼,對於邪煞殿、黑龍山、天門、修羅門這些強大的勢力也都沒有敬畏之心,膽敢阻擋,一律殺之。

秦楓動作極快,憑藉着強大的實力已是奪得第三枚,不過羅夢果總共就這些,在一開始的爭奪之後,樹上已是寥寥無幾,而大多數人的目光不再緊盯着羅生夢蘭樹,而是投向了別人,試圖殺人劫貨。

「敢殺我天門之人,今日便要取你狗命!納命來!」

這時,天門的人向著秦楓殺來了。

與花邀月長得有些相似的花姓幻靈修以及那名火靈尊都來了,二人再次聯手攻向秦楓,同時還有一名三重天靈尊,三大靈尊出手,陣勢駭人。

秦楓沒有與他們硬拼的打算,畢竟這裏魚龍混雜,此刻極為混亂,誰都有可能會向他出手,不得不保留實力。

秦楓施展玄妙的步法,躲避著天門三人,而且不斷以幻境與劍意襲擾,讓他們難以靠近。

不過,在其躲閃之時,又有人殺來,正是魔骨宗的陳逸浮。

「你是誰?為何在你身上我感應到了我大哥的寶物氣息?」陳逸浮盯着秦楓,喝問道,同時一股股幻力席捲而來,試圖影響秦楓,讓其不自覺地老實交代一切。

可惜,秦楓也是幻靈修,而且修為不弱於他,他的幻力根本無效。

秦楓沒有答話,直接與其展開廝殺。

連那花姓幻靈尊的幻術都無效,這陳逸浮不過一重天幻靈尊,幻術自然更加無法作用於秦楓,在發現這點后,後者立即以精神力催動寶物襲殺。

秦楓以一敵四,承受着不小的壓力,不得不放出控獸來相助。

另一邊,邪煞殿與黑龍山的人再度開戰,二者都是頂級勢力的分支,實力強大,都來了數位靈尊坐鎮,呼羅紫幽在人群中穿梭,暗雷靈體展露出可怕的尖牙。

花蝶谷也強悍無比,雖然都是女子,可戰力同樣驚人,已是奪得數枚羅夢果,無可阻擋。

修羅門的兩位天驕也大展神威,那鬼修羅激發其特殊體質,臉上竟是浮現詭異的黑紋,更是長出尖牙,彷彿真的化身修羅,頓時戰力無匹,本為七重天巔峰靈宗,可變身之後卻是勉強堪比一重天靈尊,提升幅度極為驚人。

而那鬼魔女則是七重天巔峰幻靈宗,幻術極為強大,尊級以下盡皆著道。

沒多久,修羅門與花蝶谷的天驕發生了碰撞,展開角逐。

黃菊仙子等四女年歲都不算很大,還不足六十,修為最強的是那名身着紫色長裙的紫蘭仙子,為初入八重天靈宗,乃是天生雷靈體。

而其他三女都為七重天靈宗,屬性皆不同,紅杏仙子為火靈修,黃菊仙子為光靈修,藍玫仙子為水靈修。

四位美麗的仙子匯聚一處,有着聯合之法,戰力暴漲,應對着化身修羅的鬼修羅,這場面極具衝擊,一邊是美麗的仙子,一邊是猙獰的修羅,彷彿仙與魔的鬥爭。

合四人之力,對付鬼修羅一人完全沒有問題,畢竟後者並非真正靈尊,依靠特殊體質勉強擁有這等戰力,並不持久,倒是不足為懼。

另一邊,蝶舞與鬼魔女戰到一處,前者為初入八重天幻靈宗,隱隱壓過後者一頭。

各方大戰,場面極為混亂。

秦楓與陳逸浮等四人混戰一處,各種底牌頻出,看去情形不利,戰天快速衝來,為其擋下陳逸浮。

二人聯手,盡展劍修之威。

秦楓以玄魂戒相助,為戰天抵禦陳逸浮的幻術,失去了幻術的幻靈修,就彷如失去了尖牙的老虎,戰力大跌,戰天完全壓制住了陳逸浮。

眼見陳逸浮吃虧,魔骨宗的一位老輩強者來援,是一名初入二重天靈尊,實力頗強。

戰天以一敵二,毫無怯意,越戰越勇。

秦楓那邊則是獨戰天門三人,也是勇猛無比。

控獸、分身紛紛相助,更是在混戰之際又奪得一枚羅夢果,已是第四枚。

見狀,天門三人羞憤不已,出手越發狠辣,勢要斬殺秦楓。

羅生夢蘭樹旁已滿是屍體,血流成河,一頭頭靈獸不斷倒下,修者更是死了數十人。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走!」秦楓對戰天呼喝一聲,招呼他一起離去。

已經奪得數枚羅夢果,目的已經達到,沒必要繼續在這拼殺了,繼續呆下去也顯然難以再得到更多的羅夢果。

戰天也是深知此中道理,雖然也極為渴望戰鬥,但在這裏大混戰也是頗為兇險,只得與秦楓匯合一處,且戰且退。

在他們撤退之時,邪煞殿也有着撤退之意,他們與黑龍山的交鋒呈現僵持,可就在前不久,又有着一個二流勢力的強者加入,與黑龍山聯手,將他們殺得大敗,不得不退。

可邪煞殿的人馬完全處於弱勢,幾名靈尊被對方纏住,在空中爆發大戰,而其他靈宗、劍宗只得分散逃離。 「香附子三錢,田藤、青木香、大活血各五錢,加甘草碾成粉末。」

秦舒說著,順手從背簍里抓起一把小葉野雞尾草,塞給平姨。

「去掉根莖,洗凈切碎,搗成稀糊狀,和剛才的藥粉混合,加井水一碗攪拌,擠出汁液,給四小姐服用。」

說完,催促了一句:「要快!」

平姨不敢耽擱,立即應聲去準備。

秦舒這才轉向中毒的女人,「四小姐,你現在不能走動,在這裡等一下。」

女人慾言又止地看著她,點了點頭。

然後便見秦舒回了屋裡,再出來時,右手拎了一瓶白醋。

「我先幫你清理一下傷口。」秦舒打開艱難地打開了瓶蓋,說道。

女人怔然,任由秦舒幫她處理。

平姨很快把弄好的解毒藥汁端過來,綠幽幽的一碗。

記住網址et

「四小姐,快,喝葯!」

女人皺眉,憋著一口氣把這碗味道一言難盡的葯汁喝了下去。

又休息了一會兒,手臂上的青紫色消退的痕迹沒那麼明顯,但那股噁心犯暈的感覺慢慢不見了。

女人恢復了些精神,這才鄭重地打量秦舒,看到她傷口恢復了不少。

她眼中微光一閃,淡笑道:「想不到,你還真是醫生呢。」

秦舒點頭,「我在學校讀的是醫學外科,中醫方面的知識,都是跟我外婆學的。」

「哦?」女人露出一絲興味,「那你外婆一定很厲害的醫生。」

「她只是在鄉下幫人看看病,不是什麼大人物。不過,她有很多中醫古籍,我小時候倒是看了不少。」秦舒坦然說道。

女人讚賞地看著她:「那你挺厲害,光看書就學會這麼多了。」

秦舒卻搖了搖頭,「不是光看書,其實我也經常上山採藥的,跟草藥接觸得多,才能參透每一味葯的藥性。」

一直聽著兩人聊天的平姨,此時突然插了一句嘴:「聽你說得很有經驗的樣子,你能不能幫我家四小姐找找,哪兒有野人蔘?我們都在山裡耗了快一個月了。」

不等秦舒表態,年輕女人率先輕呵了一聲:「平姨!」

對外人、而且是一個受傷的人,提出這樣的請求,未免太荒誕了。

平姨立即解釋道:「四小姐,你不知道,剛才您還沒回來,這位小姐便斷言你今天又是空手而回,我想,她一定是有把握才會這麼說的。或許,她給我們指點一下,您就能儘快找到野人蔘呢?」

指點,這個詞讓女人不著痕迹地皺了皺眉。

她轉頭看了秦舒一眼,若有所思。

秦舒不想被誤會,說道:「平姨,我剛才也只是隨口一說……」

女人微微一笑,打斷她的話,嗓音輕柔,「你不用謙虛,我在這山裡苦尋無果,正好也想聽聽,你有什麼好建議呢?」

看對方表情誠懇的模樣,秦舒也不好再藏著捏著,畢竟,對方可是救了她性命的。

秦舒眺望遠處的大山,指著女人剛才歸來的方向,緩緩說道:

「野人蔘的生長條件苛刻,喜陰涼,所以一般在西、北,窩風向陽的山坡生長。」

「四小姐去的那座山,地理位置雖然沒問題,可是遠遠地瞧過去,山上生的松竹較多。而野參的生長地,通常伴生各種植物,喬木、灌木、藤,地底根系複雜。」 「坤哥,跑哪裏去啊?」

風無常一個極速動作,跑到酒吧門口,攔住準備逃跑的靚坤。

十幾米的距離,眨眼就到了,靚坤不知道風無常是如何做到的,內心早已兵荒馬亂,臉上故作波瀾不驚,鼓著掌:「果然厲害!英雄出少年啊!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加入我的旗下,包你一年半載,金錢美女應有盡有!」

風無常沒有回答,一步、一步、一步地走過去,酒吧的音樂早就停了,在場的所有人似乎都陷入了一種幻覺,彷彿都能聽到風無常的腳步扣在地板的足音,全場的氣氛一下子漲到了最高。

看到風無常終於來到了身前,靚坤的後背已經濕透,額頭上一顆汗珠正在悄然滑下,他對着風無常假意笑了笑,「許多沒見過你這麼出色的年輕人了……」

話還沒講完,風無常的無影腳一腳飛出,靚坤轟的一聲砸碎一張桌子。

風無常的反應,出乎了現場所有人的預料。

「想不到這小子這麼狠!」小馬哥叼著一支火柴,眼觀八方,碰了碰豪哥,示意口水基那邊正在打電話Call洪興的馬仔過來,「豪哥,我們要不要早做準備?!」

「阿成,你去叫上一百幾十個和勝堂的兄弟過來,隱晦一點,先隱藏在暗處。切記不到萬不得已,不能和洪興起紛爭!」跟班阿成已經從廁所出來了,宋子豪便交代事情讓他去辦。

「我允許你講話了嗎?」風無常再次來到靚坤的面前,一腳踏在他的胸膛上。

「我告訴你,如果我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包你今晚走不出這家玫瑰酒吧!」自出來混,靚坤從沒試過如此痛,痛得他現在完全爬不起來,儘管躺在地上,他仍然囂張跋扈指著風無常說道,因為他不是一般的混混,他可是當下港島馬仔最多、聲勢最大洪興社團的堂主,十二堂的堂主之一。他有驕傲的資格,他篤定眼前這小子不敢真動他。

誰知道下一秒,靚坤就意識到自己錯了,而且錯得非常離譜。

風無常的右腳輕輕用力,靚坤發現自己的肋骨斷了,痛得嗷嗷尖叫起來,「瘋子!你特么是瘋子嗎?!我說的話你沒聽見嗎?!」

這一次,風無常用上了三分力,靚坤啊的一聲吐出一口鮮血,「我錯了,我不該惹你,你放了我吧……」

「喂!場上的靚仔,我勸你最好快停手,外面已經有幾百號洪興的兄弟趕過來了,如果你要走,最好趁現在!」看到同為堂主的靚坤被風無常折磨,地上橫七豎八倒著一堆小混混,基哥再怕死,也要跳出來了,畢竟堂主靚坤被欺負,也是在打他的臉。

風無常念出「控」這個符文,左手一掐、一抬,遠程操控,基哥整個人被掐離了地面!

現場所有人都震驚了,風無常和基哥至少相距二十來米,沒有人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但大家都知道基哥被掐,和風無常脫不了關係。

「你幹什麼?快放開我們的老大!」基哥身邊的十幾個小弟眼看就要衝上來掄風無常,風無常暗中運行黑暗真經,右手一揮,那一幫小弟或抱頭、或抽搐、或吐白沫,一個兩個陷入了心魔的幻覺之中,痛不欲生地跪卧在地。

這下,現場的其他人頭皮發麻,甚至有的女顧客尖叫出聲,之前對於風無常的行為是震驚,現在更多的是恐懼,對於未知世界的恐懼。

「真以為我是好欺負的,隨便一隻阿貓、阿狗都能騎在我的頭上?!」風無常的一聲大喝,把眾人的思緒從不切實際拉回到現實,眾人這才意識到,眼前一切不是假了,那少年真的會魔法!

其中一些怕事者,已經紛紛離開了酒吧。留下來的,基本都和這件事脫不了干係的人。

「你的男朋友這麼猛,還用得着我們幫忙嗎?」小馬看着撥神蘋果說道,接着他伸手到口袋裏摸出雪茄,手有點抖,摸了半天才出來,打火機打了幾次都沒打上。

最後,宋子豪給他的雪茄燃上了,小馬看着他,試着開玩笑緩解一下緊張的氣氛,「豪哥,當年我們在泰國被十幾把手槍指著腦袋,好像也沒那麼刺激吧!」

宋子豪搖了搖頭,「我不知道。但我想,這件事肯定鬧大了。不過你男朋友這樣的本領,我行走江湖這麼多年,第一次見到這麼厲害的人!」

又把話題轉向撥神蘋果,試圖能在她的身上挖出一些有用的信息。

撥神蘋果自然能體會到宋子豪和小馬的言外之意,看着場中那帥氣的身影,眼裏有點迷醉,搖了搖頭,「我也不知道,他是怎樣的一個人。因為我也才認識他不到十分鐘。」

聽到這回答,宋子豪和小馬有點驚訝。

後面還有半句話,撥神蘋果沒有說出來,在內心自言自語:但在未來,我一定會了解這個男人。

沉浮在酒吧舞女行業這麼久,撥神蘋果似乎終於找到了自己想要的那個答案。

「不好意思,我方便一下。」撥神蘋果和宋子豪、小馬他們道別,匆匆地拐到一個小隔間,拿出大哥大,撥通了一個她一直不願意聯繫的號碼:「大姐,我是蘋果,我有事求你!」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