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讓她們走吧。」總歸也是被利用了,也沒對自己做出什麼事情,反而是被自己氣得不輕。

上官悠輕輕捏了捏她的鼻子,笑著說「好。一切聽夫人的。」

那三個女子如蒙大赦,感激地看著鍾離玖,雖然上一刻還恨她恨得不行,但是這一刻卻對她感激涕零,這個轉變真是……鍾離玖有些哭笑不得。

上官悠倒是不介意放這三個女人一次,畢竟只要鍾離玖開心就好,鍾離玖在夏侯淵身邊的時候過得一向是冷靜自持,含蓄隱忍的,但是他上官悠可不願意讓他的女孩被人欺負了,即便是那個將他養大的養母也不可以。

沒人知道他等了這個女孩多少年。

若不是鍾離玖的眼中只有夏侯淵,夏侯淵也沒表現出什麼厭惡鍾離玖的態度,他也不會讓鍾離玖落海那一幕出現。

當陳年紫他們都走了,鍾離玖才有一種恍然回神的感覺,一切都感覺太不真實,她其實做好了最壞的打算的,比如上官悠會無視她的憤怒任她被上官夫人諷刺,比如上官悠會不輕不重的說這些人幾句就算完事,但是想過很多種可能,就是沒想過上官悠會這麼偏向自己。

鍾離玖的陰謀論又有些隱隱的犯了,畢竟她從小都生活在鍾離家那樣的家族中,見過的陰謀詭計太多了,上官又對她的這種維護實在令她疑惑,可是任她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出這是為什麼。

但是玖公主一向懂得什麼叫順著杆子上的道理,於是抓住機會就要爭取一些「人權」。「我下次出門想一個人出去。」

上官悠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麼,在鍾離玖無比期待的目光下慢悠悠的吐出三個要將鍾離玖差點氣死的話「想得美。」

玖公主狠狠的倒吸一口冷氣,告訴自己要冷靜要冷靜,千萬不要生氣,憤怒是魔鬼,憤怒是魔鬼,憤怒是魔鬼,千萬不能一拳打在他臉上,這貨現在不僅是自己的金主還是自己的未婚夫,這長相打殘了也不好,對,忍住。

好歹是將自己的情緒調整了回來,鍾離玖硬生生擠出一抹笑意,雖說有點僵硬,但好歹是笑了出來「可是如果一直不讓我出門透氣,對我的傷勢也不好啊,我又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你老讓人跟著我,不會是因為防止我紅杏出牆這種鬼扯的理由吧。」

我的極品美女總裁 把上官悠給南宮言那句什麼招蜂惹蝶的爛借口給堵住,她就不信上官悠還能臉皮厚到這種地步承認她這陰陽臉還能吸引誰了!

然而鍾離玖誠然是低估了悠大人臉皮厚的程度,上官悠不緊不慢地說「當然。」

鍾離玖「……」當然,當然你個鬼啊!你這是什麼破,不,你這是什麼瞎眼神才會覺得我現在這張臉會給你戴綠帽子?!鍾離玖覺得上官悠這純粹是想把自己給氣死!「上官悠你是打算把我氣死好停妻再娶吧?!」

上官悠依舊笑得雲淡風輕「不不不,為了娶夫人我可是花了三十個億,已經窮到沒法搞外遇了啊。」

這話去哄鬼吧!鍾離玖非常不雅的難得翻了一次白眼,上官家會缺錢是她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你想單獨出門,不是不可以。」上官悠慢悠悠的繼續道,彷彿不把鍾離玖氣死不甘心似的。

鍾離玖聽他這話,眼睛一亮「真的?」

看著女孩一下亮晶晶的眼睛,即使這張滿是疤痕的臉也擋不住鍾離玖氣質中的靈動,上官悠的眸色微微一深,但是極為巧妙的垂眸擋住了眼中的情緒。

「親我一口,我就同意。」

鍾離玖「!!!……」

剛回來的南宮言恰好聽到這句話差點被嚇得摔一跤。

卧槽,笑面虎你說好的禁慾清冷腹黑高雅呢?眼前的這個死皮賴臉向玖公主求親親的流氓是哪位?!

形象呢?為了老婆連形象也不要了嗎?!

玖公主你可不要讓這個老變態得逞啊!

鍾離玖也是被嚇得抖了一下,驚悚的看著將自己抱在懷裡的上官悠。

上官悠看到女孩眼中的驚恐與警惕,心下微微一沉,還是自己太心急了嗎?

他剛打算說「你若實在不開心,也可以一個人出去」,就驚喜的發現女孩的臉在緩慢的向自己靠近。

雖然很慢,但是確實在靠近!

上官悠在鍾離玖的唇要落在他側臉上的那一刻微微將臉一偏,鍾離玖的唇就那樣不偏不巧的精準的落在了他的唇上。

南宮言已經震驚的無以復加了,這個死腹黑啊!!!果然撩妹的手段也是一套一套的!誰說上官悠無欲無求要成仙了來著的?出來他保證不打死他!感情之前是沒有等到玖公主啊!

鍾離玖也是一驚在唇相貼的那一刻她就想分開了,但是上官悠好想知道她下一步要做什麼似的。在她的頭逃離開的時候。上官悠輕巧而不失力道的按住鍾離玖的腦袋,強迫她無法離開。

鍾離玖之前不是沒和夏侯淵接吻過,但是也僅僅只是蜻蜓點水的吻,從不深入,鍾離玖從某種程度上還是比較傳統的,加上夏侯淵對這方面也是冷淡的厲害,所以他們沒有結婚之前僅僅限於唇瓣接觸,像今天這樣與上官悠徹徹底底的接吻實在是沒有過,於是當即呆在了那裡,瞪大了眼睛,不知所措。那模樣落在上官悠的眼中顯得十分可愛。

在她已經覺得嘴唇發麻快失去知覺的時候上官悠才緩緩的與她分開。

「你,你,你……」鍾離玖說了三個你,但愣是說不出什麼話了。 在南宮言驚恐的目光下,暴怒狀態下的玖公主不負眾望的狠狠地給了老占她便宜的笑面虎一拳!

上官悠揉了揉左臉,這一拳打的還真狠,自己老婆怎麼這麼暴力啊。

不過自己的老婆,別說暴力,就是只暴龍他也寵著!

南宮言已經不想表達什麼了……他覺得,自己之前認識的,一定是個假的上官悠,自從和玖公主在一起,上官悠如青竹的清貴,如寒梅的高雅,如冰雪的冷漠,那爾等凡人我獨為仙的絕世出塵通通都不做數了,全變成了對自家老婆的各種厚臉皮。

這要讓那些愛慕上官悠的世家名媛看見,豈不是要夢想破碎?!

鍾離玖其實內心也是有點恐懼的,畢竟剛剛那一拳她打的其實沒有收任何力道的,看著上官悠這樣文質彬彬,優雅雋秀的樣子,這麼一張臉,被自己打壞了的話,還真是一樁罪過。

上官悠在南宮言頗有些幸災樂禍的目光下,眸澤微微的深了起來,南宮言被這笑面虎嚇得一愣,立馬收回了目光,上官悠還是那個雲淡風輕,談笑間將仇家置於絕境的心狠手辣的存在,但是在鍾離玖面前他收斂了戾氣,不過這並不代表上官悠就真的變化了。

嘖嘖,這個妖孽啊。

鍾離玖看著上官悠略微發青的左臉,心虛的道「疼嗎?」

如果她沒記錯的話,上官悠雖然是商界鬼才,眼光毒辣手腕剛硬,但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身為古武世家上官家的家主,他的武力值近乎於零。和正常人沒什麼兩樣。

上官悠看到女孩眼中淡淡的心虛與關懷,眸底深處有什麼在緩緩的融化。

但是到底沒說什麼,「你先好好養著,想出去和南宮說一聲,注意安全。」

看到惜字如金的上官家主一下變得猶如一個管家婆一般,南宮言表示他居然已經習慣了!大不了就又是一碗狗糧!

鍾離玖送走了上官悠才將目光緩緩的轉向呆在角落裡被狗糧撐飽了的南宮言,眸澤微深,看的南宮言一陣火大。

「……」你們夫妻倆能不能不要用同樣的表情看我!

老子承認你們般配不行嗎!

鍾離玖道「我先去換件衣服,我出門一趟。」

「去哪兒?」南宮言覺得還是有必要要問清的,否則上官那個死妻奴回來發現老婆不見了絕對會讓他死的很好看!

鍾離玖直接在病號服外套上了一件黑色大衣,那件大衣似乎很是眼熟,南宮言認清了后張大了嘴,這不是上官悠的衣服嗎?!

上官你死回來解釋一下為什麼不把自己的衣服帶走,至少玖公主穿著病號服出去,沒回來的話他還好找人不是?!

鍾離玖淡淡的回頭看他一眼,對於這個已經知道了自己身份的南宮家家主,無論對方表現得再脫線以及可信任,她的內心深處總是保存著一層很深的忌憚以及不信任。

「我要去哪兒,上官悠沒有問,那麼其他人也是沒有資格問。」

看到對方眼中的防備以及冷漠客觀的回答,南宮言苦笑一聲,「您早這樣的話,何至於會被掌司推下海?」玖公主的身手以及心思,但凡是有一點忌憚以及不願意,掌司想要對她下手,都是難如登天,何況一個在十二家中根本上不了什麼檯面的的赫連妙。

但也就是鍾離玖的放縱,才會令的她與鍾離家都陷入被夏侯家所牽制的地步。

鍾離玖瞳孔一縮,即使是一直在逃避這個事實,即使一直在勸解自己保護家族不要為這些事情恨那個她愛了十幾年的男人,但是就這麼被戳穿,她還是有一種無所遁形的狼狽感。

「他不會在有那個機會了。」鍾離玖淡淡的說,感覺口腔里都是血腥的氣味,眼睛甚至投出凶光「任何人都不會有了。」

南宮言啞然,看來這一次掌司是真正讓這位尊貴高雅,痴情長情的玖公主斷了對他最後一點好感。

「從前見到的你,都是淡漠如水,清冷出塵的端坐在高台優雅的看著所有人,給人的感覺總是神聖的,現在的你似乎有了些仇恨的陰暗。」南宮言緩緩地如是說。

鍾離玖淡淡的打開病房的門,聞言低下頭「只是想通了很多事情而已。」

她以前被家族保護的太好了,從沒有想過自己的一些行為會讓家族陷入何等尷尬的境地,為了一個如此傷害自己還要殺了自己的男人而去一味的向家族索取,她不能再讓那些保護自己的人受到任何傷害了。

夏侯淵也好,赫連妙也好,那些暗中推動著這一切發展的人也好,都不會再有機會讓她要保護的一切受到傷害了。

走出醫院,她打了個車到郊區,郊區的一些基礎設施還不完善,但是一些長椅還是有的。

鍾離玖坐了足足十幾分鐘,才將目光投向長椅一旁的電話亭。

她投入一枚硬幣,顫著手撥通那個號碼。

電話幾乎是打通的瞬間就被接起。

「想通了?」

鍾離玖沒有說話。

「TisiPhone,你知道我沒多少耐心的。」

TisiPhone,復仇女神,是西歐那邊一個極其神秘的地下組織,沒有人知道它的首領是誰,但都知道他的成員無一例外都是女性!相傳是因為創始人是一位英國的的女伯爵,但是經歷了丈夫外遇后變得有些極端,為向丈夫報仇用自己手上的勢力一手創立了這個組織,將丈夫的外遇與那個情婦全部送進了監獄並令其身敗名裂。

你身邊的每一個女生都有可能是它的成員,它為女性完成一個合理願望,而那些完成了願望的將成為它的一份子。這個組織從事著情報交易,掌握大量的資源,連各國元首的情婦資料她們也能給你挖到。可以說是幾百年的組織了,西歐各大勢力都對其有著很深的忌憚與交好之意。雖然不知道她的首領,但是每一代的首領都有一個共同的名字——TisiPhone

而鍾離玖,就是這一代的TisiPhone!

她在英國留學的時候表現出了極強的管理能力以及洞察力,被上一代TisiPhone看中,軟磨硬泡挖進了組織,用了僅僅三年就令組織的原定接班人心悅誠服,但鍾離玖為了幫助夏侯淵放棄在英國的一切的優厚待遇,可是現在,她沒有了家族以及之前的一切勢力,她只能慢慢的籌謀回這一切,TisiPhone固然是一個束縛,但不能否認,它能帶來的力量絕對會是毀滅性的。

「我想通了。」既然自己本身就是要復仇,那麼拿回這些屬於自己的力量有何不可,TisiPhone,復仇女神,也很適合她啊!

「好!」電話那邊的女人似乎因為她這四個字有些興奮「這個專機是為你一個人而設的,只要你回歸,TisiPhone將會迎來她的真正主人以及輝煌,我會通知這裡的其他勢力,這一代TisiPhone回來了!」、

鍾離玖本身是個多不喜歡多事的人,那個女人很清楚,但是她的才能實在令人驚艷,這個世界有能力的人不少,但是能將才與能都淋漓盡致發揮的不多了,何況她的年齡如此年輕。她這些年代掌TisiPhone,沒有真正的TisiPhone,其他勢力對她們總是抱著佔便宜的念頭,但是現在這一代TisiPhone回歸,那些勢力也該收收爪子了。每一代的TisiPhone可都是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

打個比方,之前的TisiPhone就像是群龍無首,雖然厲害,但不足以讓人忌憚,畢竟沒有一個將這些龍全部調出來的力量,可是現在,這些龍的龍頭,回來了! 鍾離玖離開電話亭后並不想回去,一是不想面對心思莫測的上官悠,而是她需要一段時間的冷靜。

上官悠這個人的危險程度是不亞於夏侯淵的,這一點鐘離玖十分清楚。她不希望與上官悠有過多牽扯,但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她與上官悠還是走到了現在這個局面。她實在不清楚上官悠的目的。

TisiPhone是她現在唯一可用的力量。拋去玖公主這個身份,鍾離玖發現自己過的其實還真得很沒用。

在公園的長椅上做了很久,鍾離玖忽然看到一隻黑色的小貓窩在自己腳下,察覺到她的目光不僅不怕還蹭了蹭她的腳腕。

「不怕生嗎?」鍾離玖將小貓輕輕的抱了起來,發現它的毛臟髒的,很明顯這是一隻被人拋棄得流浪貓。

鍾離玖感到手上軟綿綿的一團,眼睛不可抑止的一亮,很少有人知道其實鍾離玖和其他女孩子一樣喜歡一切毛茸茸的東西,但是鍾離家的老爺子不喜歡這些東西,禁止讓人將這些東西帶回鍾離家。

「你也是無家可歸了嗎?和我一起回去好不好?」鍾離玖揉了揉它的毛,笑著說。

女孩將小貓帶走後,一道欣長的身影無聲息的出現在鍾離玖所坐的原先位置的身後。

他身後的一襲黑色風衣的女子忽然開口問「現在放心了?」

男子俊美的面容冰冷無比,但是沒有說一句話,只是看著快要下雨的天空,如釋重負般的閉上眼。

「夜皇會保護好她,況且玖公主並不是什麼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

男人沒有說什麼,淡淡的轉身離開了。

鍾離玖在外面繞了三圈才回到醫院。

病房內。

所有人戰戰兢兢的站成一排,不敢抬頭看那個即使坐在簡陋木椅上也依舊不掩一身氣度的男人。

上官悠的唇角依舊是雲淡風輕的笑意,這樣的笑意可以是很溫和的令人如沐春風,也可以是敷衍的應付,但現在這樣的笑容卻是讓所有人都不寒而慄。

「誰能告訴我,夫人去哪兒了?嗯?」那聲音很溫和,竟帶著一些笑意,可是誰都不是傻子,上官悠的眼中可是一片冷意,你要認為他是真溫和才是傻透了。

「家主,夫人說她……」

上官悠揚手「我問的是你,不是夫人。」

瞧瞧這話!南宮言不忍直視了,這不是說千錯萬錯都是你們這些伺候的錯,我老婆大人絕對是對的!

那個人也沒想到家主會來這麼一句,急得都快哭了,要知道他也沒辦法啊!夫人家主他都得罪不起啊!

上官悠沉吟了一會兒,「有派人跟著嗎?」

管家面露難色,不是他不想派人跟著,而是夫人那淡淡的眼神太叫人寒顫了,雖然明明知道是一個身份不明的孤女,長相更是叫人沒半點興趣,但是那氣質中透出的雍容與冷傲居然與家主不相上下。

夫人給的話很簡單「你要派人跟著我我沒意見,但是如果他們跟丟了我還出了事你說上官悠會怎麼罰你呢?」

一句話就讓他慫了,如果是別的女人敢說這句話管家一定不屑的哼她一聲,可是這位是家主選擇的夫人啊!家主是什麼眼光,管家是在太清楚了。

「怕她讓你們受罰,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你們該不該罰決定權最終在我手上呢?」噙著一抹淡淡的笑意,上官悠不帶任何溫度的眸子終於是抬向那幾個被他派去保護鍾離玖的暗衛。

那幾個暗衛聞言臉色一變,其中一個忍不住開口「家主,這個女人自己要出去我們根本攔不住,何況上官家的家世根本不容許您娶這樣一個女人,韓小姐才是能夠配得上你的人啊!」

上官悠臉色平淡「哦?韓明月嗎?那你認為她憑什麼配得上我?」

暗衛擲地有聲的說到「韓小姐是帝都名媛,公認的大家閨秀!」

上官悠輕笑一聲「我的夫人,可不僅僅只是一個只會做秀的大家閨秀而已。」

「可是那個女人……」暗衛很想說,那個陰陽臉的女人連作秀的資格都沒有!就聽到他們家主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緩緩的道「我的夫人,應該是俯瞰一切的女王。」

眾人面面相覷,只有南宮言明白,上官悠這句話之下,會引起怎樣的轟動。

果然,那個暗衛臉色一陣青一陣白,咬牙切齒,但到底說不出反駁的話了。但是那個醜女,哪裡可能是個女王了!一定要說是女王的話,暗衛忍不住腦海中出現一個女子的名字,那個女人永遠是高貴的優雅坐在高台,手段身份能力是令多少男人都自慚形穢的可怕,但可惜,紅顏薄命,這世上,不會再有第二個玖公主。

其他的人都是一臉震驚,他們想過可能上官悠會對自己的妻子評價很高,畢竟情人眼裡出西施嘛,但是沒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句話!這已經不是僅僅限於對自己喜歡的人所以才看的高了。

那樣的一個女人!何德何能!

鍾離玖推門而入的時候,微愣。

整間病房跪了一地的暗衛,椅子上的男人神色淡然仿若沒有半分情緒,只有看到她的時候眼底深處很快的劃過些什麼。

「你可算是回來了!我的祖宗哎。」南宮言長吁一氣,「上官快把這間房子的人嚇死了!」

鍾離玖輕輕的蹙眉,「我只是出去了三個小時。」

當年她與夏侯淵去簽合同的時候,一個人大半夜去視察工地,整整兩天沒回去,夏侯淵也只是打了通電話問了下平安與否,上官悠這樣做會不會太誇張了?

實在是玖公主從小到大就與夏侯淵一個非親人的異性接觸的最多,在她眼裡,戀人相處的模式大概就是那樣了,反而覺得上官悠有些小題大做。

「自己老婆都跑了,夫人覺得我想是心很大的人嗎?」上官悠向她伸出手「過來。」

這個時候不過去就顯得太過矯情了,鍾離玖不假思索就走了過去,在她的手放到上官悠手心的那一刻,上官悠一下握緊了她的手將她輕輕一拉,拉入懷中。這要是鍾離玖以前的長相,這樣的一幕絕對唯美到爆炸,但是現在她的臉已經被碎石完完全全的毀掉了,恢復至少也要幾個月,這還是看在她極高血統的情況下,但是眼下這樣……

嘖嘖嘖,美男與醜女,總之這個畫面……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