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若是無名之弓是其它的用處,就算是找到的的話,對對付百鬼劍君也基本沒有多少用處。

畢竟若是沒有找到真正克制百鬼劍君的東西,那都是白費力氣。

。 「只可惜我們回不去了。」

華青轉頭過來,有些傷感,然後望向關家的方向,嘆息道。

「當年就是因為我插手了關家的事情,亂了規則,這才被驅逐,現在想想,跟一個輪迴一樣啊。

關胥也是為百鬼劍君做事,而我當時卻插手關家的事情,若是當時我沒有管關家先祖的話,那麼是不是就沒有現在的事情了?」

「誰也無法預料以後的事情,總之,我們還是追尋百鬼劍君去吧。沒有秘境就算了,人間還是有很多漂亮的地方的。你放心我一定會找到讓你滿意的地方,然後我們在那裡隱居生孩子,過著比神仙還自由的日子。」

楊羽自然是知道華青的想法,對於華青之前的事情他也聽說過一些,不過,卻並沒有那麼清楚的了解就是了。

「嗯,說得也是。」

華青笑,她並不是拘泥於過去的人。

「不過,既然是百鬼劍君離開青樓的話,就應該是回到最初他來的地方去了吧?」

楊羽話題一轉,問道,華青點頭,然後回答道:「很有可能是這樣,他離開這裡,或許是目的已經達到,又或者是肯定目的達不到了。畢竟他之前可是將落城弄得亂七八糟,那些高階修仙者都幾乎被他殺死,然後煉化成了百鬼。」

「也不知道他還差多少人才到百鬼,現在估計也差不了多少了吧?若是他真回到自己之前熟悉的地方,那麼必然,一定會是西方,畢竟他死氣在東方之地是存活不了的。」

楊羽說著,然後望著百鬼劍君離去的方向,繼續道:「這樣的話,我們只需要知道百鬼劍君會在哪個城鎮停留下來就可以了,然後依靠他的死氣尋找他的方位所在。

可惜我們又不能距離他太近,否則就會被發現,這可是很難辦的事情呢。」

「確實,百鬼劍君所在之地,一定是極陰之地,不然的話,也就不利於他的修鍊。我想,應該是在比較凄冷的荒山或者墳場裡面吧,這些地方才適合他。」

「我們先跟去看看,也不知道他最後會不會再回來落城,若是目的沒有達到,估計會再回來這裡,確實是很擔心。落城已經毀了個七七八八了,現在能夠保全的也就只有城主府和銅錢門了,之前還挺繁華的地方,竟然也變得這般冷清。」

兩人說著話,都往四處去看,這裡是落城和銅錢鎮必經之地,且又靠近落城,以往這裡可是有馬車來往的,比銅錢鎮還熱鬧。

如今,凄冷得不成樣子,整個開闊的地方看去,除了焦急趕路的幾人以外,就只剩下他們二人了。

「嗯,我們走吧,憑藉你我二人之力,就算是真的與百鬼劍君正面相對也有一戰之力。」

華青說著,楊羽點頭,但是之前受傷的地方還是隱隱有些疼痛。

「凡事還是小心些的好,之前遇到他,我可是差點就折了。」

楊羽可不想讓華青出事,華青點頭,表示認同。

這邊兩人商量著追尋百鬼劍君而去,氣氛算是和諧,而蕭春與官天那邊,就顯得有些尷尬了。

此時天還沒有亮多久,因為昨晚的狂歡,所以今天在銅錢門內來回的弟子比昨天白天少了很多。

除了那幾個被安排巡邏的弟子以及有任務的弟子之外,其他的弟子基本都在房內休息,所以今天的銅錢門一改往日的喧囂,安靜得很奇特。

「需要讓人送茶來嗎?你用過早膳了嗎?」

官天走過去,一面走一面將黑色衣衫脫下,看樣子在蕭春面前他是沒有絲毫隱瞞。

衣衫隨手一丟,官天站在蕭春身邊,蕭春沒有說話,折身便坐在了旁邊的石桌上去。

官天聳肩,也並不生氣,而是跟了過去。

蕭春對自己幫助頗多,她這樣,也完全是因為擔心自己,要說這裡的人誰最對他沒有期待和算計,那麼就只有蕭春,當然,寒夏也是這樣的,但是,寒夏以為官天是真的死了。

面前這個女子,說是來自神花宮,自己又與神花宮有些關聯,她們都與人類不同,沒有那麼多算計心。

並且不屬於落城與銅錢門任何一方的勢力,說話做事都會非常公平,因為不存在利益什麼的糾紛,所以官天和蕭春寒夏相處就不需要想那麼多,只需要按照自己意願就行了。

縱然是楊玉冠,也對官天有期許的,就算是兄弟相待的人,官天也覺得不自在。

走到蕭春身後,官天看著她的背影,又突然想起,從靈戒之中拿出一張紙來,彎腰展開在石桌上,這才說道。

「這是之前你和我們簽訂的契約,在很久之前我就已經將契約修改了,但是一直都忘記了,現在給你。」

蕭春瞟了一眼,當初為了能在落城好好的生活下去,加上自己和寒夏都不懂人情世故,所以她便答應官天他們,幫他們做事。

為了正式,他們可是有契約存在的,只是過去太久,蕭春也忘記了,實際上,她早就不記得有這回事了。

蕭春拿起來看了看,然後放下,絲毫不在意這個,而是轉頭問道:「你是怎麼考慮的?」

自然,這是指魏涵說的事情,官天看著她,然後在她面前坐下,將那紙張折好,推到蕭春面前,這才回答道。

「這個,你收好,以後你就自由了,想去哪裡都不用再問我們,也不需要再為我們做事。」

「我並不是說這個!」

蕭春凝眉,目光之中帶著生氣的意思,要不是看官天受傷,她還真想打他一頓,實際上她早就想打他了。

只是一直以來都沒有動手罷了,或者說是……捨不得?

「我知道。」

官天從鼻子里長長的鬆了口氣,然後偏頭看蕭春,這才說道。

「實話來講,你和寒夏是我遇到的最好相處的人了,他們就算是對我再好,也或多或少的對我有期待,或者是幫忙,或許是其他的什麼。」

「嘁–我可對你沒有什麼期待,就算知道你和神花印記有關,我似乎也沒有那麼大的心理波動。」

蕭春說話還是一如既往絲毫都不客氣,官天也不生氣,而是繼續笑著問道:「難道這還讓你失望了?」

「於我而言,神花印記與誰有關都沒有什麼,這只是我答應宮主的事情而已,她曾經說過,只要我能夠做成這件事情,那麼我就自由了,不需再依靠她而活。

能夠依靠人的形態,往來於任何地方。」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我就知道。」

官天笑著,然後繼續道:「你並不是人類。」

蕭春看他,沒有說話,爾後官天才說道:「人類是最複雜的,而我在你和寒夏身上,看不到一點點那種複雜,仿若你們做的事情完全就是按照自己心中所想的那樣,也從來不會去計較利益得失,或者是算計什麼,也不管後來事情會變成什麼樣。

給我感覺就是很直接,做了就是做了,然後也不管別人怎麼看,更不管會給別人帶來什麼麻煩。」

「我覺得,我還是沒有給本公子你帶來什麼麻煩吧?」

蕭春挑眉,她可不習慣官天說這樣的話,而且這些話官天從來沒有對她說過

「若是你能給我帶來麻煩,我也不會如此信任你了,要知道,現在還知道我活著的,也就只有你了。」

官天說著,心中一動,脫口而出,繼續道:「你知道嗎,當時我醒來,確定自己還活著的時候,我第一個想的不是仙兒小姐,也不是葉心和玉冠他們,而是你。」

「為何?」

蕭春挑眉,她可不像人類那樣會想許多事情,若是一般的女子聽了這樣的話,只怕是會認為官天在述說著情話了。

畢竟官天可是人氣很高的男人,連蕭仙仙那樣冷漠的女子都要高看他幾分。

「因為我很羨慕你,能夠自由自在的活著,不用想那麼多事情。」

官天說著,沒有給蕭春回答的機會,又繼續道:「一開始,我也是這樣想的,但是越是到最後,事情的發展越是不會被自己控制,認識了許多人之後,也變得開始在乎了,一在乎,事情就多了,然後,就演變成了這樣。」

「你怎麼樣可是和我無關的。」

蕭春直接道,官天扶額,無奈的聳肩攤手:「確實也是。」

「吶,你到底是在怎麼考慮的?」

蕭春絲毫沒有被官天的話語牽著走,而是又繼續問道。

官天垂頭無語,早就知道蕭春和其他人不一樣,還真是不一樣到了這個地步。

還真是讓人頭痛呢。

「那麼,你希望我怎麼做?」

官天不回答,而是反問。

「我又不是你,怎麼會知道你想怎麼做,再說,你我與我本就是不相關的兩人。」

蕭春直接回答,官天凝眉,然後將眉頭舒展開來,笑道:「你說得也對,那麼,我換一個方法問你。」

「若是你遇到這樣的情況,你會怎麼做?」

聽到這話,蕭春轉頭認真凝望著身邊的官天,看官天這樣一本正經的樣子,她就笑了。

官天無語,也不知道她心裡想的什麼,而是繼續道。

「你與這些事情都無關,所以,我還是很想知道你是怎麼想的,或許,還能夠對我有什麼幫助。」

「我可不認為自己是能夠左右他們選擇的人,尤其是你的選擇。」

蕭春回答,似乎是不喜歡回答這樣的問題,因為這對她來說太複雜,也就太難以回答了。

「看來你還真能置身事外呢。」

官天已經是一副無可奈何的樣子,雖然猜到蕭春會這樣說,但是實際上,他還是對她有期待的,自己也說不太清楚這樣的感覺。

總覺得和她一起,很自然也很自在,雖然她說的話一直都不那麼好聽。

「本來就是與我無關的事情,我又怎麼可能把自己牽扯進麻煩之中去。而且,這個銅錢鎮,不,應該還包括落城,隨便發生什麼事情,也都全部沒有半毛錢關係。」

「那麼我說,讓你跟我一起走呢?」

官天用手撐著臉,偏頭問道。

「我為什麼……」

蕭春正好奇,說到一半突然停住,眼睛瞪大,聲音提高,問道:「你……你要跟他走?」

聽到這個,官天點頭。

「那你都已經決定好了,為何還要多此一舉問我?而且,你為何當時又不答應別人?」

「我只是想把主動權都握在自己手中罷了,我討厭被人掌控住行動。」

官天笑著,然後反問道:「你也是這樣想的吧?」

聞言,蕭春默默點頭,官天又笑,然後才慢慢道:「所以,從一開始,我就覺得你和我是一個世界的人,都喜歡默默的看著事態的發展,就算是與自己無關的事情,也想要去了解。」

「我可不想去了解什麼,如今神花宮宮主與我的聯繫消失,連肅秋和暖冬的感應也沒有了,如今,我似乎在這裡呆著也沒有意思了。」

這件事情可是第一次跟官天說起,誰知道蕭春說了,官天居然絲毫都不吃驚。

然後,蕭春轉頭看他,正不解之時,官天用手指了指桌上的契約書,然後慢慢道。

「所以,我覺得你需要這個了,才拿來給你的。」

蕭春沒有說話,官天突然站起,立在她身邊,這才繼續道。

「之前用這契約束縛住你,很抱歉,因為那個時候局勢很亂,無法能輕易相信人。」

官天說著,躬身對蕭春施禮,蕭春一見,豁然站起,跳到樹下,這才叫道。

「你這是幹什麼?我對這個又不在乎,就算是你不將契約書更改了還我,也沒有什麼的。」

或許,這個是連接他們兩個最後的東西吧。

「知道你會這樣想,我才這麼做的,你和別的女人不同。嗯,怎麼說呢,你和仙兒小姐是兩個不同的人。」

「廢話,我當然與她不同,她是她,我是我。」

蕭春無語,然後又再次回到原地坐下,將那契約書收下,官天見她要收了,心正往下落。

若是她真的收了更改之後的契約書,那麼證明,蕭春是真的要離開這裡了,不,確切的說是離開他。

她並不知道他在想這麼多,而是將更改之後的契約書放在手心,然後祭出化雨鞭,化雨鞭猶如靈蛇一般的將契約書纏住,隨後,一陣微微的青煙起,契約書便消失了。

幻為了煙塵,似乎是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當初雖然應該是跟葉心訂立的契約,但是,對我來說,與我訂立契約的人是你。」

蕭春轉頭過去,又繼續道:「這種東西,對我來說,比紙張還沒用。」

她可不是會被一張紙就束縛住的人,說到底,還是她自己想呆在官天身邊而已,不然的話,依照她的性格她早就離開了。

她想留下,也僅僅是因為官天而已,連她自己都沒有發現自己心中的真實所想。

https: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m. 「我就知道你會這麼做。」

官天見之,終於是舒心的笑了,然後再次坐在蕭春身邊,繼續道。

「但是呢,就算是知道你會這樣做,我還是要做,不然的話,總覺得自己還虧欠了你什麼。如此的話,我也就安心了。」

他正說著,蕭春轉臉過去,想詢問一下,然後就看到那張白皙的臉湊了過來。

蕭春並不知道人類的事情,也對官天沒有絲毫的防備,於是,她就沒有躲閃,而是很好奇官天正在做什麼。

最終,在蕭春沒有躲閃的時候,官天將吻印在了蕭春的唇上。

一會兒之後,他才鬆開,因為想到或許蕭春是第一次,他就不敢伸舌頭,怕被揍。

「你做什麼?」

蕭春臉上還是沒有感情的變化,根本就是和官天之前想的兩個樣,見之,官天有些後悔了,早知道就伸舌頭進去來個神情的舌吻好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