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三個時辰后,午時初刻,無日,濛濛細雨。

與譚雲同樣的髮型,幾乎同樣的眼神,同樣的一襲紫長袍的「譚雲」出現在冰雪大殿內。

此人自然是拓跋麟!

難以置信,因為易容過後的拓跋麟,簡直和譚雲一模一樣!

尤為重要的是,拓跋麟模仿譚雲的神態,也足有九分相似。

「本宗主,雄韜偉略,天下遲早落入我手!」拓跋麟此刻說出的聲音,和譚雲亦是真假難辨!

非得說此刻的拓跋麟,與譚雲有何不同之處,那便是他身上少了塊宗主令牌!

「以譚雲的資質,如今他閉關五年多時間,估計應該晉陞魂脈境九重了吧?」

拓跋麟暗道一聲,便將境壓制在魂脈境九重,帶著如沐春風般的笑容,剛剛邁出大殿時,忽然,一道蒼老的冷哼聲從虛空中宣洩而下,「宗主,您怎麼會在此地!」

卻是聖門符脈首席朱道生,在經過大雪山時,發現譚雲在雪山之巔,他目光陰森森的飛落而下!

同時他也擔心太子拓跋麟,他深怕譚雲帶人來對付太子!

「整個皇甫聖宗都是本宗主的,本宗主到哪裡,還需要你來過問!」拓跋麟冷哼一聲,揮掌朝朱道生胸膛拍去!

「就算你是宗主,你也不能隨意對屬下出手!屬下怎麼說也是一脈之尊!」朱道生獰笑一聲,神脈境六重氣勢釋放而出,布滿皺紋的一拳,蘊含著全力一擊,朝他眼中的譚雲轟出!

妖凰選夫記 他自負以自己實力,滅殺魂脈境九重的「譚雲」輕而易舉!

拓跋麟發現自己成功騙過朱道生后,他拍出的右掌,猛然一收,探出一根手指,點在了轟來的拳頭上!

「砰!」

隨著一道清脆的聲響,令朱道生驚恐萬分的是,他整個右拳皮膚龜裂,整個身體,被一指擊飛百丈,才踉踉蹌蹌的站穩身體!

他未想到,「譚雲」輕輕地一指,便讓自己感受到了死亡的錯覺!

可令他更加不可思議的是,「譚雲」忽然發出了女子般的笑聲,「沒用的東西,連本太子一指的十分之一力量,你都承受不住。」

「您是太……太……」朱道生睜大了眼睛,話音未落,拓跋麟淡淡道:「滾!」 「是、是是,屬下這就馬上離去!」朱道生帶著疑惑,戰戰兢兢的飛走了。

他腦袋裡一團漿糊,不知太子殿下易容成譚雲,到底是要做甚?

「嗖!」

拓跋麟從雪山之巔騰空而起,飛出了符脈聖境后,在濛濛細雨中,朝百萬里之外的皇甫古山飛去……

兩個時辰后,申時三刻。若是晴天的話,再過半個多時辰,便會日落!

「嗖!」

拓跋麟一副火急火燎的樣子,從陰暗的蒼穹中,射落在皇甫古山上,疾步朝皇甫聖殿走去。

「老宗主,晚輩有急事找您!」拓跋麟來到緊閉的殿外,忙不迭的道。

「轟隆隆!」

這時,殿門打開后,殿內傳出澹臺玄仲之音,「雲兒,快進來!」

「是老宗主。」拓跋麟急忙邁入了大殿,心急如焚的來到澹臺玄仲面前,微微躬身道:「老宗主,此事事關重大,還請您讓其他人退下。」

「好。」澹臺玄仲對著空無一人的大殿,毋庸置疑道:「退下!」

「屬下遵命!」旋即,大殿內響起一道恭敬之音,只聞其聲,不見其人。

「雲兒,人走了,你快說到底發生何事了?」澹臺玄仲催促而問。

拓跋麟怒火中燒道:「晚輩出關后,發現宗主令牌丟了!」

「什麼!」澹臺玄仲豁然起身,神色凝重道:「雲兒,你別著急,快告訴我,到底怎麼回事!」

「老宗主,事情是這樣的!」拓跋麟面帶歉意的躬身說道:「晚輩發現宗主令牌丟后……」

話音一頓,拓跋麟左手乾坤戒一閃,他手指一柄短劍,帶著一股血液,準確無誤的洞穿了澹臺玄仲的心臟,從後背刺穿而出!

幾乎同一時間,拓跋麟右手一翻,又一柄短劍憑空而出,朝毫無防備的澹臺玄仲頸部斬去!

「撲哧!」

隨著飛濺的血液,拓跋麟右手持劍,割斷了澹臺玄仲的咽喉!

「雲兒……你……我待你視如己出……你為何要殺……殺我……」

澹臺玄仲左手捂著噴薄血液的頸部,右手捂著冒著血液的胸膛,他一雙憤怒而迷茫又悲傷的眸子,盯著眼前的「譚雲」,斷斷續續、吐字不清道:

「為、為什麼……我對你這麼、么好……而你卻要殺我……」

「我、明白了……」澹臺玄仲流下了悲傷的淚水。

「哦?是嗎?」拓跋麟冷笑道:「你明白什麼了?」

說著,拓跋麟右手緊握劍柄,朝澹臺玄仲胸膛內徐徐轉動。

手段殘忍至極!

「你這個畜生……城府竟然這麼深……」澹臺玄仲咬牙切齒,顫聲道:「我猜……猜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小、小……小人,也是姦細吧!」

「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拓跋麟用譚雲的口氣,朗笑道:「沒錯!我譚雲就是姦細怎麼了?」

「可惜你知道的太晚了……皇甫聖宗已經落在我的手裡了!」

澹臺玄仲呼吸急促,頸部血液噴涌中,聲音愈發虛弱,「你這個卑鄙小人……你不得好死……」

「撲哧!」

澹臺玄仲話音未落,拓跋麟便從澹臺玄仲胸膛拔出短劍。

當澹臺玄仲的屍體軟綿綿地倒在地上時,八道飄渺的域魂,剛飛出屍體,便被拓跋麟一掌擊潰泯滅!

至此澹臺玄仲死在了對「譚雲」的信任之下。

「嗡――」

虛空震蕩,拓跋麟將強大的靈識釋放而出,片刻后籠罩著整個聖門,發現南方百萬里的蒼穹中,拓跋擎天、魏也、司徒無痕、金項海等失去右臂的八位大老祖,正朝皇甫古山飛來!

「控屍聖術!」

拓跋麟右臂一揮,一蓬靈力在虛空中,幻化成一縷縷銘文的紋路,旋即,鑽入了澹臺玄仲屍體的眉心!

接著,死不瞑目的澹臺玄仲,雙目變得獃滯,而他腦海中,不斷響起拓跋麟魔咒般的聲音,「記住,待會兒八位大老祖來后……」

拓跋麟交代好一切后,拓跋麟激發了隱身符,悄無聲息的離開后,將殿門關閉!

半個多時辰后。

「嗖嗖嗖……」

八道殘影從雨幕中飛落於皇甫古山峰巔,分別化成了幾位八脈大老祖。

當八位大老祖,正朝皇甫聖殿走去時,突然殿內傳來了澹臺玄仲的虛弱而憤怒之音:「來人……啊……救命……」

「不好,是宗主!」拓跋擎天臉色驟變,身影一閃,就當一腳踹向殿門時,一聲蒼老的怒喝突然響起,「拓跋擎天,這是老宗主的大殿,豈容你再次放肆!」

話音甫落,一道青色光束,從天際迸射而來,幻成了一名枯瘦的九旬老者。

老者沒有名諱,澹臺玄仲一直叫他天老!

澹臺玄仲暗中培養著兩大組織,其一乃是暗殺組織!

暗殺組織的統領名為皇甫孤崇,負責帶領暗殺組織,調查皇甫聖宗高層的背景,以及由澹臺玄仲下令,對何人進行暗殺!

其二乃天罰組織!

而看似瘦弱的青袍老者,正是天罰統領:天老。負責貼身保護澹臺玄仲。

半個多時辰前,在皇甫聖殿內離去的老者,便是天老!

「神域境九重!」司徒無痕白眉一抖,聲音低沉道:「這位道友,看起來你面生的很吶!你究竟是何人!」

八位大老祖中,只有司徒無痕乃是神域境九重修為,其他八位則是神域境七重,或者八重。

故而,此刻只有司徒無痕能看出天老的境界。

另外七位大老祖,從司徒無痕口中得知,面前這位從未見過的老祖,修為竟在自己之上時,紛紛倒吸冷氣!

「司徒無痕,獸魂一脈大老祖,老朽說的沒錯吧?」天老冷聲道:「你記住,老朽知道你是誰,那是應該的,而你可沒有資格知道老朽是誰!」

「還有現在老宗主和宗主,正有要事商議,任何人不得打擾……」

就在天老說話時,一道微不可聞的虛弱之音,再次傳出,「救命……」

「主人!!」天老身前一抖,臉色大變,轉身一腳「砰!」踢開殿門的剎那,他看到了至死都不願意看到的一幕! 但見澹臺玄仲一動不動趴在血泊中,而他的右手食指沾滿了血液,地上留下了一行橫七豎八的血字!

「譚雲是姦細,殺了他。」

這個短短的八個字跡,彷彿用盡了澹臺玄仲臨死前所有的力氣,而寫下的。

「主人!」天老猛然跪在澹臺玄仲身前,流下了自責的淚水,嚎啕大哭著:

「主人……嗚嗚……屬下對不起您!屬下對不起您啊!」

「屬下真不該聽您的話,離開皇甫聖殿,可是屬下怎麼都沒有想到,譚雲這個雜碎,竟然會對您動手啊!」

「主人……主人啊!屬下對不起您!」

「砰砰砰——」

天老哭得撕心裂肺,腦袋搗碎般的磕頭,腦門上皮開肉綻!

絕地追殺 「主人啊!屬下說句大逆不道的話,您聰明一世,卻死的冤啊!」

「嗚嗚……譚雲恩將仇報,他該死……該死!」

「……」

在天老哀哀欲絕之時,拓跋擎天心中澎湃萬分,「太子當真不愧是我拓跋聖朝,謀略第一人!現在好了,哈哈哈哈,譚雲死定了!」

而拓跋擎天身後的,司徒無痕、魏也、金項海等七位大老祖,此刻,感到後背涼颼颼的!

他們的確想過,會有人報復澹臺玄仲,可他們千算萬算,都未料到,澹臺玄仲會死在譚雲手中!

在他們心中,澹臺玄仲對譚雲的好,可以說是當兒子來培養的!

澹臺玄仲對譚雲恩重如山,且甚至到了溺愛的程度,這可是整個皇甫聖宗上上下下,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之事!

「會不會是有人栽贓給譚雲的?」並非姦細的五魂一脈大老祖魏也,忍不住出聲道。

「栽贓?」拓跋擎天怒髮衝冠道:「魏也,你這話是何居心?」

「宗主正是得知譚雲是姦細,這才讓我們八位,前來商議廢譚雲之事,現在很顯然,不知譚雲用了何陰謀詭計,在老宗主大意之下,偷襲擊殺了老宗主!」

「否則你們仔細看!整個大殿內,沒有絲毫打鬥痕迹,這足以說明,譚雲是在老宗主毫無防備之下出手的!」

這時,天老顫巍巍的起身道:「拓拔擎天說的對,魏也你們不用在懷疑了。因為老朽親眼看到譚雲,來到了大殿,然後,說有要事和主人商議,主人這才支走了老朽!」

「定是老朽走後,譚雲將主人偷襲而死!」

話音一頓,天老老淚縱橫道:「你們速速召集聖門所有高層,前來皇甫古山集合,老朽請主人父親,來主持大局!」

「好!」八位大老祖離開聖殿後,拓跋擎天右手一揮,布置了個隔音結界,籠罩著另外七人。

「諸位,譚雲這個雜碎,害得我們各失去一臂,此仇不共戴天!」拓跋擎天狠聲道:「接下來,澹臺羽主持大局后,定會抓譚雲報仇。針對此事,你們有何看法?」

話罷,拓跋擎天看到七人不吭聲后,又義正言辭道:「老朽是個痛快人,有些話老朽也就挑明了。」

「我們失去一臂歸根結底的原因,則是,我們都想讓自己脈系的聖子、聖女,擊殺譚雲,登上宗主之位。」

「可我們不僅未達到目的,且各損失一臂,到最後最可悲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

聞言,魏也眉頭一挑,打斷道:「拓跋擎天,你別繞來繞去了,你到底想說什麼?」

另外六人亦是看向拓跋擎天,待他回答。

拓跋擎天深吸口氣道:「如今譚雲殺了澹臺玄仲,那他指定會被廢掉宗主之位!」

「這可是我們為自己脈中的人,爭奪宗主的大好機會,若錯過了,恐怕今後再也沒有了。」

「你們仔細想想,澹臺玄仲死了,譚雲即將被廢,可若讓澹臺羽再掌管皇甫聖宗,那我們豈不白白失去一臂了?」

「以老朽之見,待澹臺羽來后,我們便以譚云為賭注,誰能先殺了譚雲,宗主便在殺譚雲者的脈系挑選,如何!」

聞言,司徒無痕笑道:「這個提議甚好,老朽贊同!無論如何,都不能讓澹臺羽在掌管宗門!」

「好,本大老祖,也非常贊同!」金項海附和道。

「嗯,不錯,就這麼決定了!」鍾離博也應聲道。

針對拓跋擎天的提議,司徒無痕、金項海、鍾離博自然欣然同意。

因為他們四人全部是姦細!他們最喜歡看到的便是,皇甫聖宗越亂越好,最好內戰爆發,好渾水摸魚。

儘管五魂一脈大老祖魏也,和風雷一脈大老祖鄭隆、古魂一脈大老祖曹岳、聖魂一脈大老祖東方道元,並非姦細,可面對拓跋擎天的提議,四人沒有理由拒絕!

否則,自己如何對得起,自己失去的一臂?

當拓跋擎天看到七人盡數同意后,他心中樂開了花,對拓跋麟佩服之至,「太子真乃天人也,料事如神,知道七人根本無法拒絕!」

「哈哈哈哈,太好了!如今太子計謀已完成了一半,接下來,只需殺了譚雲,皇甫聖宗將變成拓跋聖朝的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