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1 日 0 Comments

而這四個家主們,接下來說出來的話,就代表着,他們已經落入了王野跟他,他們倆人之間的圈套。

譚家家主將目光放到了趙瀚身上,朝趙瀚開口道:

「趙家主,雖然我們也知道,你跟王野之間的關係並不是很好,但是如今,王野已經晉級成為三品武夫,以我們家族的力量,已經沒有辦法可以對付王野了。」

「三品武夫,不說其他的,王野只需要跨入到兵部當中,那兵部的那一些人們,哪怕只是為了王野,都會將我們五大家族都給解決掉的。」

「所以說,趙瀚,你接下來要不要去跟王野說一下,親密一下關係,畢竟你們還是有血緣關係的。」

「我們知道,可能這讓你有些為難,只是事到如今,這也是唯一的辦法了。」

五大家族中,另外四個家主,此時全部都將目光放到了趙瀚身上,希望趙瀚可以加強一些跟王野之間的關係,令王野在接下來的時候,不再針對他們。

到了現在這個時候,王野已經突破到了三品武夫的境界。

三品武夫,跟四品武夫之間,雖然聽起來僅僅只是相差了一層的存在,但是實際上,卻是不可逾越的鴻溝。

如果說,王野在四品武夫的時候,那這一些集團們,還能用錢將王野給解決掉。

但如今,王野已經突破到了四品武夫,本身就相當於是一座無法撼動的鐵山。

不管五大家族中的其他四大家族們,在接下來的時候,怎麼去扔錢,都不會起到哪怕任何一點點作用。

他們對付不了王野。

所以接下來,為了不讓王野的實力增強之後,反過來對付他們,他們必須要趕緊跟王野一起合作,以免被王野接下來進行報復。

而趙瀚,在聽到這四名家主口中所說的話之後,臉上則是流露出來一抹為難的表情,朝他們開口道:

「諸位,我知道你們是什麼心思,現在我們只能選擇合作。」

「但是問題的關鍵是,我可是將王野的……」

「咳咳。」

趙瀚在咳嗽了幾聲后,繼續開口說話。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

第680章

反正宋三喜說這電影會火,那就信他!

沒來由的,選擇信他!

半上午,宋三喜才起床來。

感覺,精神十足,就是病發的厲害。

他尋思了一下。

得了,身體素質這麼強悍,加大藥量試試。

當場,連注射了兩支針劑。

口服兩片葯。

再大量塗抹一下。

背後的話,沒法抹。

他準備叫蘇有容來抹。

但,出門看了看。

只有蘇有晴,在院子里散著步。

漂亮的藍呢大衣,沒扣。

肚子,微微有鼓起了。

她小心的走著,不時,低頭垂手,輕撫著小腹。

那有幾顆小孕痘的滋潤的臉,在溫和的初春陽光下,一片母性的溫情。

涼亭里,她的躺椅上,粉色的小孩子毛衣半成品,連著線球,放在那裡。

院子里,春意已經來臨。

綠草,花·蕾。

這畫面,讓宋三喜靠在門邊,默默的看了好久。

蘇有晴不經意一抬頭,才看到了他。

四目相對,各自心中轟然一聲響。

蘇有晴,臉都紅了,暗嬌著:宋三喜啊,幹嗎那麼痴痴的看著人家。

嘴上,還是道:「三喜,你醒了啊?」

「嗯,醒了。散步呢?」

「嗯。晚上,還是不要熬通宵了。看你,眼裡還有血絲。」

「呵呵,事情急嘛,熬一熬沒事的。對了,家裡就你一個人,她們人呢?」

蘇有晴回身,往這邊來了,「洛嬌早飯都沒吃,就下北江縣去了。說收到你的郵件了,得抓緊幹活。」

「今天又是她父親的祭日,她媽也回鄉下去。有容開車,送老人家下去了。」

「小霜說阿姨的葯不夠了,她去買中藥了,恐怕,一會兒要回來了。」

宋三喜點點頭,「哦,我知道了。大姐,你散步吧,我弄點吃的,然後要出門了。」

「冰櫃里,給你留了鯽魚湯,我喝不完。你熬了夜,補補。」

「呵呵,不用,我又不下乃嘛!你留著喝!」

蘇有晴臉紅了,但是,臉一板,「我叫你喝,你就喝好不好?你不喝,我回頭就倒掉。」

這聲音,帶著孕婦嬌躁。

宋三喜也怕她脾氣上來了,便說行行行,我喝,我喝還不行嗎?回頭,等孩子出生了,我來喂乃!

說著,還優雅的做了個捧心口,抱娃喂娃的動作。

蘇有晴撲吃一聲笑了。

「你啊,你啊,唉」

感慨,開心

等宋三喜要出門的時候,她在亭子里織著毛衣。

「哎,三喜,你過來。」

「好嘞。大姐,有啥吩咐?」

宋三喜客氣,溫柔,順從,很快過來了。

蘇有晴紅著臉,低聲道:「算算日子,再過幾天,孩子就5個月了。要不,你安排一下時間,咱們去看看他的樣子?」

宋三喜一下子嚴肅起來,一低聲:「諾!!!」

蘇有晴撲的一聲,笑的好開心。

「你這傢伙,真逗!可是,你要記住啊,只能我們去,其他任何人都不許去。」

「又諾!!!」

「呵呵,去吧,忙你的事」

「再諾!!!」

「呵呵」

看著宋三喜上車,離去。

蘇有晴,不禁輕嘆了口氣。

低頭,撫著肚子,內心愁腸百結。

兒子啊兒子,你可給媽媽爭口氣啊!

一定要,長的像媽媽!

別人,誰都不要像! 先來說說這位鎮國將軍愛新覺羅.鞏阿岱,篤義剛果貝勒巴雅喇第四子鞏阿岱,此人好色貪懶,這次領兵馳援武昌,一路耀武揚威,因為是正宗的清八旗,連年的勝仗打下來,眼高以頂,每到一地就強搶一地,當地官員只能閉着眼,此次陪同勒克德渾親率滿蒙精銳,全是清軍中的翹楚,前鋒一百多兵船沿長江逆水而上,到達一個叫凌家灣的地方,看到前方有一支五隻巨船組成的船隊正從小夾江中駛出,而且是無帆無漿,二個大圓柱上冒着黑煙的船,看着很稀罕,就派出二隻快船上去攔截,這邊正是張天樂派出的運煤船,此時是空船,前往馬鞍山裝煤的。看到有船攔截,就停機通知後面押運炮船上前,還沒等炮艦上前,兩隻清兵快船上有人在哇哇地叫喊着什麼,頭船是明輪動力船,上有一個排的兵力,全部進入警戒狀態。

頭船停機,可是後面的拖掛往前的衝力還是很強大的,船大了想一下子停住很難,要有一個過程,可快船上的清兵顯然不明白,讓你停船檢查,你還往前沖,什麼意思?就破口大罵起來,罵着罵着就頂翻了一隻快船,那船上五人全滾入下水。

這一下就捅了馬蜂窩了,另一隻快船急忙迴轉去通報後面前鋒船隊去了,不一會,這支一百多大小船隊氣勢洶洶地殺奔而來。

運煤船隊串連着調轉不易,可後面上來的炮艦卻靈活的多了,在前方一裏外就看到整排的帆船滾滾而來,這還用說嗎,馬上脫去炮衣,把船橫著擋在明輪前面就雙炮齊發,船用70毫米榴彈炮每分鐘可打6發,用的是近距彈,炮彈延遲引信是500米至800米,正好覆蓋在了清軍前部的20幾艘船上,被打中的炸的四分五裂,沒被打中的被掀起的爆炸水浪沖翻。

內河船不比海船,真的是皮薄餡多,一分鐘12發炮彈出去,清軍就少了幾百人,後面的一看對面用炮,不跑是傻子,急忙調轉船頭逃命要緊。

呸!什麼清軍八旗精銳,照樣喂王八,說話的是炮艦上在開州招募的水兵王二發。

鞏阿岱一聽就火了,「什麼,你說什麼,前鋒被一支船隊攔住了?只有六隻船,迎上去,快迎上去打。」

可是他們有炮,

鞏阿岱一聽有炮就說道:「等等,他們是誰?為什麼有炮?」

旗號是紅色五星旗。

鞏阿岱道:「紅色星旗沒聽說過,等會,去問一下勒克德渾,這旗號是什麼人?」

后隊的勒克德渾一聽前鋒被人打了,旗號是紅色星旗,馬上就想起了黎城,心想黎城在這裏做什麼?難道想攔住我們?只有六艘船?很多的疑問,是怎麼打起來的?

來人說了經過,勒克德渾說道,派人去說,我們不想為難他們,各走各路,可好。

勒克德渾明白,目前最要緊是儘快趕到武昌,十萬火急,在這裏跟黎城耗上不值得,就是把這6艘船殺了,這不殆誤時間嗎。

可當勒克德渾經過這六艘船時,才發現根本不是那回事,無漿無帆的大船,還開的飛快,難怪鞏阿岱這幫兵要去搶,這下好了,沒搶著還被對方打沉了二十多艘船,死傷了幾百人,勒克德渾哀嘆一聲,也好讓鞏阿岱長點記性,這事沒完,一定要先奏一本,讓朝廷去跟黎城磨嘴皮子去,自己倒霉,出師不利,等平定了湖廣再來跟黎城算賬。

這一邊一看清軍船隊蔽天遮日,足足塞滿了整個長江航道,這是把長江上所有船全開來了吧,好在自己在小內江出口處,先做好警戒,要是清軍往內江走就攔住,不然發現銅官新鎮后,說不定這幫兵上岸就搶怎麼辦。所以明輪上的班機也打開了。

清軍這次圍剿不單單從長江運兵,還有從江西過來的護軍統領博爾輝,此時正往岳州進發。到達臨湘後跟何騰蛟明軍大戰了一場,最後南明軍打不過死傷千人後退守岳州城裏,可還是守不住,就棄城而逃,岳州失守后,何騰蛟組織大軍圍城,想搶回來,派出水師將領黑運昌進攻,結果黑運昌率二百餘艘戰艦投降了。

這些南明軍看見清軍有心理恐懼症,一觸即潰,一旦投降了清軍后,又會變的窮凶極惡,再去打明軍個個猶如神助,勇猛異常。

這些軍隊,將領在思想上就有問題,沒有民族大義,沒有國家的概念,是為誰而戰分不清,這個皇帝死了,就換一個,這天下都是你老朱家的,不關小民事,當兵就是吃糧,范不著拚命,眼看老朱家不行了,那就換一個朝廷,說不定還能更上一層。比如說,李成棟弘光朝時投降了清軍,被清廷用來打明軍,製造了嘉定三屠,這有多狠,殺起人來毫不猶疑,后然在清軍裏面一樣不如意,對這些受降過來的明軍處處設防,排擠。還不如在大明時混的好,又反正了。反正後部隊去打清軍,一觸即潰,又回到了老路上。

何騰蛟的軍隊就是這樣,正當堵胤錫領忠貞營攻打荊州,何騰蛟的軍隊在岳州全線潰敗,側翼暴露被清軍來了個兩面夾擊,堵胤錫領忠貞營拚死退守常德,勒克德渾乘勝佔領石首。清軍兵力源源不斷而來。自安遠、南漳、喜峰山失守后,大順軍一敗再敗,主力損失殆盡。最後,無奈之中義軍將領李孜、田見秀、張耐、李佑、吳汝義等帶着殘部五千餘人,前往彝陵投降勒克德渾。於是清軍獲得牛、馬的牲畜一萬二千餘,掠奪人口和其他戰利品不計其數。到此,轟轟烈烈的大順軍就被勒克德渾給剿滅了。

堵胤錫領忠貞營不得不放棄常德,退守沅陵。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