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1 日 0 Comments

齊陸?

徐疊腦海中搜尋著此人信息,已經明白他是何身份。

此乃齊家天驕齊毅的兄弟,喜好男風。

當年在黃龍城的時候,寧干、閻本、武磊闖鬧龍鳳樓的時候,曾經提過此人。

那時他也在黃龍城,後來沒有遇到徐疊,不然的話也活不成。

「你到底是什麼意思?想要幹什麼?傷我兄弟,當我葉陽是擺設嗎?當真以為我葉家好欺?」葉陽寒著聲音,怒視齊陸。

同時他把葉管等人扶起來,徐疊取出丹藥,趕緊給四人扶下,且運轉玄功,幫他們恢復傷勢。

四人手筋被挑,雙腿齊斷,這對於徐疊而言,乃是小事一樁,只是現在還不能治好,他要以此為借口,大殺開戒。

葉管之前十分傲氣,此刻看到自家來人,便有點委屈,特別是聽到葉陽把他當成兄弟時,竟然哭了出來。

「沒種的傢伙,哭什麼哭,別人把你怎麼著,你就百倍、千倍的還給他們。」葉陽一巴掌打在葉管的臉上,但並未用勁,只是輕輕一撫。

之前他對葉管並未上心,如今已經把他當成真正的兄弟。

此刻看到他如此委屈,心中只有疼惜。

「葉郎,你想要對付我嗎?如果你想的話,那就直接說出來,我自己動手還不行嗎?」齊陸說話很嗲,像個娘們一樣。

說這話的時候,他雙目如勾,盯在葉陽的身上,上下來回打量,令葉陽十分不舒服。

就連徐疊聽后也不由打個冷戰,嘀咕一句道:「好他媽娘啊!」

「你說什麼?」齊陸並不懂『娘』是什麼意思,但也聽得出來,徐疊定是在罵他,他尖叫起來,如同一個憤怒的女子,眉毛更是倒豎起來,眼睛圓瞪,怎麼看都沒有殺氣,反而有種媚態。

「我說你不男不女,算是什麼東西。」徐疊開口不留情,罵人不帶髒字。

「你可敢再說一遍?」齊陸上前一步,逼近徐疊。

徐疊趕緊後退一步,且用手在鼻子前扇了扇,抱怨道:「哪裡來的香氣,此地也沒有什麼女子啊!」

「這香氣好像……來自他的身上。」葉陽自然知曉徐疊是什麼意思,指了指齊陸,學著徐疊的樣子,用手扇了扇鼻子,也跟著抱怨。

「一個大男人身上弄什麼香氣,哦,我忘了他不是男人,是個女人。」徐疊聳了聳鼻子,在空中多聞兩下,發現香氣果然來自齊陸的身上。

聽著葉陽跟徐疊一唱一和,不斷侮辱著自己,齊陸哪裡還能坐得住,就算再好的涵養,此刻也震怒不已,抬頭朝徐疊二人身後看一眼。

這裡都是齊家的人,也正是他們剛才在毒打葉管四人。

仔細一數,共有十五人,修為皆在虛神境,都是齊家嫡系修士。

「你們想死嗎?」齊陸掂起腳尖,怒視著葉陽。

「想死的是你們,傷我葉家人,並打斷我兄弟雙腿,還將他手筋抽出,現在卻質問我是否想死,你不覺得這樣很不適合嗎?」葉陽也朝身後看了一眼,這十五人皆是虛神境修為,如果是自己去對付他們,將有點棘手。

若徐疊出手,那將很快就可以解決,只是這樣一來,徐疊的身份就暴露了,所以要讓孟演等人一起出手,他們聽到風聲剛剛趕到。

「你們給我把這十五人的腿全部打斷,手筋也要挑掉。」葉陽陰沉著臉,寒聲開口。

嗖!

此音還沒有落下,徐疊就已經動手,他曾說過此事交給他,算是給葉家立功。

孟演、鄭東、劉天宇以及華豐的身影也不慢,皆施展絕學,朝那幾人飄去。

這四人皆是天驕,就算面臨魏昊也不會差很多。

徐疊五人對付十五位普通虛神境修士,那還不容易。

平均下來,正好一人三個。

徐疊沖在最前面,雙拳左右開弓,猶如鐵鎚,瞬間抓住兩位修士的手腕,而後輕輕一抖,內部手筋全斷,且發出慘叫一聲。

啪!

他左腳快若閃電般彈出,連續踢在三人雙腿上。

十分之一秒,他已經連續踢了六腿。

只聽咔咔聲不絕,三人已廢,雙腿被打斷,哀嚎不已,癱倒在地。

至此三人手筋、雙腿全斷。

而孟演等人則比他慢上半拍,就算如此,速度亦令人感覺到恐怖。

齊陸終於正色,且瞳孔收縮,倒吸一口氣。

剛才他想要出手,可是根本來不及。

還沒等他行動,徐疊五人便已經結束,地面上倒著他們齊家十五人,哀嚎聲不斷,令人不忍耳聞。

「廢掉他們修為。」葉陽見齊陸的臉更加蒼白髮,毫無血色,再次開口。

「好!」徐疊左手在空中輕拍十五下,每拍一下,齊家一位修士便像是被隔空打一掌,身後不由顫抖,隨後張嘴噴出鮮血,再也發不出哀嚎聲,已經暈死過去。

「你找死嗎?」齊陸發現徐疊並非葉家人,便知他是被招募的。

雙眼微微眯起,盯著徐疊,厲聲尖叫。

「找死的是你,我拜入葉家正愁沒有立功,你可倒好,乖乖送上門,現在我只是把他們廢掉,如果你敢出手,我可不會留情,分分鐘取你性命。」徐疊冷冷開口,根本沒有把齊陸放在眼裡。

「你敢殺我?」齊陸掂起腳尖,再次開口問道。

「你可以試試。」徐疊語氣很淡,眼神更是充滿殺氣,且在空中形成實質。

直到此時,所有人才意識到徐疊修為不俗。

雖然他出自萬家,但修為卻不弱於任何一位天驕修士。

「你是何人?」齊陸看到徐疊眼神,十分冰冷,且釋放出殺氣,心底不由打個冷戰,他覺得眼前這傢伙說得出做得到,說不定還真敢殺自己。

「殺人的人,在葉家我就是一柄刀,讓我殺誰我就殺誰。」徐疊藉此向葉陽表忠,孟演等人點頭,也跟著說道:「我們是刀是劍,殺人從不眨眼。」

徐疊無語,這貨還會編順口溜。

「你真敢殺我?」齊陸不相信,徐疊並非十大家族修士,就敢對他動手。

「你再問一遍,我就會讓你知道答案。」徐疊也編個順口溜,盯著齊陸,聲音竟轉變成陰寒,令人聽后不由打個冷戰,好似陷入冰窟窿中。

「你敢問嗎?」葉陽大笑,沒想到徐疊表現如此強勢,這跟他本性很像。

齊陸沒有接話,只是看著徐疊,咬牙切齒。

「其實就算你不說話,我也要對你動手。」徐疊突然笑了起來,像是地獄的使者,聲音刺骨,寒意凜然。

「什麼?」所有人都是一怔,就連孟演四人還有鳳嬌、姜寧等人,也沒有想到徐疊會這麼說。

咔!

話音還沒有落地,徐疊已經出手,快若閃電般,已經抓住齊陸手腕,輕輕一扭,手筋已斷。

刷!

右腳彈出,直接踢在齊陸雙腿間,傳來咔的一聲蛋碎聲。

所有人都背後發毛,冷汗淋漓。

徐疊好狠,竟敢此人那個地方給廢掉。

哼!

徐疊左腳彈出,齊陸雙腿已斷,撲通一聲已經癱倒在地,身上冷汗一直往外冒,咬著牙大吼:「我要殺了你,殺了你……齊家不會放過你的。」

「齊家?我會怕嗎?」徐疊又是一掌落下,拍在此人天靈蓋上,已經將其拍碎,修為全廢。

「你還想殺我嗎?如果還想,那你的虛神我可就要廢掉了。」徐疊帶著笑意,開口問道,但所有人都聽得出來,他語氣之中帶著殺氣。

「我……一定會殺你,你竟然廢了我。」齊陸大叫,對徐疊的怨毒已經達到最巔峰。

他已經不能人道,且手筋被挑斷,雙腿被打斷,這種仇恨他豈能不記在心中,甚至已經銘刻在骨子裡。

魅誘迷情:致命的罌粟 「給你機會,可惜你沒有抓住,那就不要怪我。」徐疊一指點出,靈光自手指間溢出,已經鑽入他的丹田中,接著諸人就聽到他的丹田中傳來尖叫,接著便沒有聲音,虛神已經粉碎,徹底被廢。

「你……真敢對我動手,啊!」齊陸大叫,虛神被碎,本魂萎靡,瞬間暈死。

啪!

徐疊站起身,右腳踢在他的身上,當成死狗般,踢到十五位修士群中。

一共十六個人,動彈不得。

「打得好。」葉陽開口,對於徐疊的出手他沒有任何意見,就算真把齊陸殺掉,那也無事。

徐疊殺的人還少嗎?

「誰有療傷聖葯,他們四人雙腿以及手筋,如果現在不治好,以後會留下後遺症。」徐疊先是給葉陽行禮,一副久居人下的樣子,再也沒有剛才的殺氣。

「我有!」姜寧看了徐疊一眼,沒有想到這傢伙竟有如此殺伐果斷的性格,而後取出一瓶丹藥,打開瓶塞,自中倒出四枚只有米粒大小的白色丹藥。

葉管等人見姜寧氣勢非凡,便知他來歷不簡單,所以想也沒有想,便趕緊張開嘴巴。

此女定然漂亮無比,貌比天仙,能讓她喂自己吃藥,那真是幸福啊!

「我來喂你,她可是姜家了人,她若喂你,你倒真敢吃。」葉陽啪一下打在他的頭上,而後從姜寧手上接過丹藥,彈進葉管四人口中。

嘩!

光芒閃過,四人已經恢復如初。

葉管高興的跳起來,十分激動,一把將徐疊抱住,竟哭起來,道:「這位大哥,收我當徒吧?我也想跟你一樣威風。」

葉陽伸出腳,踹在他的屁股上,恨鐵不成鋼,道:「就你這天姿,還想拜在萬兄門下,真是痴心妄想,不過……」他話並沒有說完,而是朝徐疊望過去。

!! 「若真能拜入萬兄門下,當真是你天大的造化。」葉陽見徐疊沒有拒絕,也沒有開口,不由暗道有戲,是以又補充道。

哦?

所有人都怔神不解,葉陽未免把徐疊看的太高。

葉陽這才反應過來,剛才只是太關心葉管,想給他謀個最好的出路。

但是卻把徐疊的身份給忘記,他現在只不過出自萬家。

萬家跟十大家族相比,還要相差一截。

如今葉管不在葉家拜師,反而去拜徐疊,他們還是同等境界,這本身就有點荒誕,最為離奇的卻是,葉陽竟然同意,且開口幫葉管請求徐疊。

見諸人不解,葉陽這才意識到,剛才有點得意忘形,把這件事給忘記,開口大笑道:「走,今天我們慶祝一下。」

不管齊陸等人,葉陽揚長而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