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一刀又一刀,從未停止。

「自有智,自有惑,辨得物與我!給我滅!」

「百種陽,百種陰,化作天地和!給我滅!」

「不見善,不見惡,唯留因和果!給我滅!」

「千般聖,萬般魔,任由他人說!給我滅!」

「哈哈哈哈!」

古清風放聲大笑,笑的尤為瘋狂,笑的尤為孤傲。

「命運不死,原罪不止!」

「命運不休,原罪不朽!」

「大道真諦,天地奧妙,盡在原罪,皆為虛妄!」

「哈哈哈哈!」

薄家夫人才是真大佬 「給我滅!統統給我滅!」

諸般大道本源為之隕落,漫天儘是大道流漿。

古清風一刀一刀斬滅著。

彷彿斬了千年,萬年,更如從荒古時代,一直斬到太古時代,從太古時代斬到遠古時代,從遠古時代斬到上古時代,從上古時代斬到今古時代,斬開了荒古黑洞,斬開了荒古九宮,斬開了無道山,斬滅了三千大道本源。

終於!

古清風停止了。

大道三千本源都被他斬滅了嗎?

誰也不知。

只知漫天都是大道流漿。

「命!」

「運!」

「本!」

「源!」

「給!」

「我!」

「滅!」

突然。

古清風揮出最後一刀。

這一刀也斬滅了最後一顆,也是他最想斬滅的大道命運。

(全書完結!) 東玄大陸,太玄山。

廣闊的太玄山脈,在萬年前曾是人類的禁地,這裡曾經妖獸橫行。

萬年前血色紀元末期,太玄宗十脈祖師降臨此處,立宗「太玄」,從此,數萬里山脈名為太玄山。

太玄山,青石城,這是太玄山脈東方最後一座城池,再往外就是荒野。

青石城三面環山,青石綠竹,飛流瀑布,山水如畫。

青源酒家,一身白衣的林蕭靜立三樓圍欄邊,清雅俊秀的面容上,一雙黑亮的眸子望著樓下街道歡笑怒罵的行人小販,似有所思。

若不是當初選擇冒險尋覓太玄,我如今只怕還不如他們活的自在。

林蕭自小是孤兒,幼時被一個老乞丐收養五年。

七歲時,在街上乞討被一個蘇氏家族的供奉帶進蘇家,當時蘇家還收養了很多像林蕭這麼大的孩子,被傳下修行功法,林蕭修鍊天賦驚人,被蘇家重點培養,後來被蘇家長老收為弟子,從此更是遠遠走在其他夥伴之前。

武者自小開始鍛練筋骨,強健體魄,築基練氣,這是修行者之根本,關乎未來成就之根本,世家名門對自家孩童甚至在未出生時就已經用藥膳養其精氣,以期望孩子出生后氣血精氣旺盛,將來洗精伐髓晉陞先天自是更具有優勢。

那蘇家本就是紫雲城七大家族之一,而且還頗為強勢,據傳聞,族長蘇東臨當年偶服一株靈草,不過二十三歲即突破先天,二十九歲凝真化丹,三十八歲開闢丹田氣海入了無極境。

蘇家還有數位無極境界的長老供奉坐鎮家族,算得上一方豪強了,當然,以林蕭如今的見識眼光卻也明白,那所謂的一方豪強也不過是紫雲一城之強,若是放在當下這青石城,那也不過勉強算得上一個二流世家罷了。

林蕭在蘇家的支持下,二十三歲就已經突破先天,不過比之族長蘇東臨當初突破先天境稍晚,因此被蘇家雪藏,暗中守護蘇家年輕一代。

三年前,蘇家幾個小輩入山歷練,林蕭隨行守護,同行的還有兩位先天境的護衛帶隊一路相隨,紫雲城位於太玄山脈東方邊緣,對於蘇家這樣的修鍊者家族而言,只要不踏入那等同紫雲禁地的太玄山,卻也很少碰到什麼應付不了的危機。

以當初蘇家一行人的實力,在太玄山的東方邊緣地帶,二階妖獸都少見的地方,又有三個先天境界的武者護衛左右,本不該出現什麼危險。

妖獸無患,但人心難測。

被紫雲城另外兩世家劉家和周家所算計,對方四名先天境穩穩壓制蘇家兩名隨行護衛。

同為紫雲城世家,自然少不了明爭暗鬥從,這次被兩家聯合算計,蘇家家主一雙小兒女,還有幾個蘇家年輕小輩都在這隊伍中,這是蘇家被寄予厚望的年輕一代。

局勢越來越危機,如蘇家這種世家子弟出行自然不會是明面上這幾人,遠處隱隱傳來怒嘯聲,想來是蘇家高手被阻了,如今只能自救,不管劉、周、兩家打的什麼心思,蘇家這些少爺小姐必須保住。

哈哈

待活捉了這蘇家雪兒,這次咱們兄弟有福了,劉家大少劉鳴盯著蘇雪兒和幾個女孩嘿嘿怪笑。

周家少主周斌眼神一陣閃爍,笑道:劉世兄若是當真想要采了紫雲城這朵花兒,周某又豈會奪人之美。

劉鳴和周斌帶著幾位護衛對蘇雪兒幾人陰招百出,再加之言語上的羞辱,惹得幾位女孩心神大亂、氣憤難平;本就不敵的幾人這時候更是險象環生。

林蕭暗嘆一聲,眼中厲色一閃,猛然間暴起發難,先天境的武者氣息暴露無疑,先天劍氣縱橫,林蕭瞬間弒殺護衛三人,那劉、周、兩家少主身上也是數道傷口流血不止。

雙方都被這突然的變化弄得一陣恍惚,一時間只剩下劉鳴和周斌和那幾個護衛的慘叫聲。

劉、周、兩家幾名先天境高手見少主重創,頓時方寸大亂。

就如林蕭守衛的蘇家少主一般,林蕭不能允許蘇家少主有失,是報恩也是責任,一旦蘇家少主有失,林蕭同樣難辭其咎。

如今兩家少主被林蕭所傷,那幾位先天護衛顧不得其他,臉色陰沉的護在各自少主身邊,望向林蕭的眼神恨不能嗜其血肉。

少主有失,這是護衛之過,更何況還是在雙方實力相差懸殊的情況下。

蘇家兩名先天也在林蕭身邊站定,再無往日那般隨意,二人對林蕭拱手道謝:多謝林小友解圍,沒想到林小友已經突破先天,不然今天不僅護衛少主不力,我等也性命難保。

林蕭微微側身,道:職責所在,兩位言重了。

幾位蘇家少爺小姐這時也是也在初始的驚險中回過神來;看向林蕭的眼神有驚訝有崇拜;林蕭被蘇家雪藏,即便是突破先天也是只有家主幾人知道。

對面敵人要守護自家少主,不敢妄動,危機已經暫時解除,林蕭看著劉鳴和周斌二人,眉頭輕鎖。

林蕭重創劉、周兩家少主,蘇家少主危機固然已除;但是林蕭的危機卻才剛剛開始。

以往紫雲城世家的較量多在暗中,今天不知為何這般大動作的挑釁蘇家,林蕭不想知道,以林蕭如今這點修為也沒資格知道。

這次劉家和周家算計蘇家,林蕭不得已重創兩家少主解救蘇家少主危機,卻是壞了兩家算計,必遭兩家嫉恨,如今這紫雲城是呆不下去了。

不管今日之事三家如何解決,林蕭以後都要面對來自劉、周、兩家的算計和報復,甚至還會有其他家族的明槍暗箭,紫雲城已經容不得另一個蘇東臨。

尤其是,這個人同樣屬於蘇家。

強者的氣息越來越近了。

林蕭看著慘嚎不斷,瘋狂叫嚷的劉鳴和周斌,眼中殺氣一閃而逝。

深吸一口氣,終究是心有顧忌,轉身對身邊兩位先天護衛拱手道:二位,拜託了。

不等那二人說話,林蕭又轉身對蘇家少主蘇少峰和二小姐蘇雪兒一拜,代林蕭向家主問好,林蕭去了。

林蕭話語一落,身形連閃,沒入林中隱匿不見。

蘇少峰蘇雪兒看著消失的林蕭一時間有些愣神,蘇雪兒回過神來急聲叫道:郭叔,林大哥這是去哪裡?

郭姓護衛輕嘆一聲,這才說道:那小子逃命去了。

蘇雪兒聞言一愣,她也是冰雪聰明女孩,望著身後無盡太玄山一陣出神,兩道清淚滑落,不,我要把他追回來。

後頸一疼,蘇雪兒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覺。

林蕭確實在逃命,不管幾家最終怎麼收場,都不是林蕭所能參與的了。

指望蘇家保護自己?

林蕭不想,也不願惶惶不可終日生活在紫雲城。

今日報了蘇家恩情,也該為自己好好活一場了。

是的,為了自己活著!

……

一道白影走來,在林蕭身邊站定,來人是一位英俊青年,這青年一身酒氣,看似懶散卻不邋遢,一身得體的白色武者勁裝,把本就相貌不凡的他襯托的更加的引人注目,這是個走在哪裡都讓人無法忽視的存在。

這青年名為燕無憂,林蕭的生死搭檔,二人曾經攜手尋覓太玄,生死掙扎兩年零九個月,最終尋到太玄宗,並成為太玄門徒,就在半年前,雙雙被內院舉薦入太玄九峰,成為真正的太玄門人,內宗弟子。

太玄門徒無數,認真算來,太玄山上至城池下至部落,都可以算是太玄門徒。

太玄山上太玄人,在這個崇尚武力的世界,太玄宗天下布武,築基功法人人都可得。

太玄有內外兩院之分,又有內宗弟子和真傳之別。

欲入太玄,先煉先天,只有突破先天境的弟子才有資格成為一名外院弟子,這標準不可謂不高。

更何況自古就有三十不入先天,終生難有大成就之說,所以外院又有一條默認的規則,三十不入,意為過了三十歲的不收。

外院先天境弟子成就凝真境可入內院,內院弟子天賦突出者,可被舉薦入太玄九峰,成為九峰內宗弟子。

而要真正要被太玄認可,踏入太玄宗的殿堂,內宗弟子,只是一個開始。

真正被承認並認可的唯有真傳,真傳弟子。

燕無憂腰挎長劍,醉眼朦朧,手提一個玉葫蘆,仰頭就往嘴裡灌去,一股酒香瀰漫開來。

一陣長飲,把酒葫蘆往林蕭這邊一擺,林蕭接過酒葫蘆,也是仰頭灌上一口烈酒,酒水入喉,霎那間似乎一團烈火入腹,臉上也是一陣火燒。

燕無憂看林蕭出醜,嘿嘿一聲壞笑道:這酒如何,這可是我翻遍青石城找來的千年佳釀。

林蕭不去理會,仰頭又是一陣暢飲,濺出的酒花自嘴角間滴落下來,燕無憂愛酒如命,見林蕭這麼糟蹋佳釀,笑容一僵,怪叫一聲,好小子,酒量見長了,莫要糟蹋我的美酒。

看林蕭一點沒有停下的模樣,燕無憂一臉的肉疼,忙伸手去搶,氣急敗壞的叫道,夠了、夠了,給我留點,這可是我這幾年來找來最好的佳釀,美酒難得啊。

終於把酒葫蘆奪過來,燕無憂怪叫道:豈有此理,半載不見你小子倒是酒量見長了。

林蕭臉上一片火燒似的潮紅,腹中也是一片火熱,似乎連血液也跟著燒了起來。

打了個酒嗝,哈出一陣酒氣,這才看著一臉不爽的青年撇嘴道:燕無憂,看你那點出息,不就是幾口酒嗎,想看我出醜,總是要下點本錢的把。

不過,這藥酒確實不錯。

燕無憂聞言哼了一聲,撫摸著酒葫蘆得意道:這可是我花了大價錢弄來的,被你這樣糟蹋簡直是浪費。

大價錢?

林蕭聞言撇撇嘴,不屑一笑,以林蕭對這個搭檔的了解,這說不定就是在哪不問自取的,反正林蕭是不信他說的什麼大價錢。

三年前,林蕭被迫逃亡太玄山,踏上這片令人敬畏又嚮往的神秘之地。

當初的林蕭對於太玄的認知還極為的有限,只知道太玄山有太玄宗,太玄宗天下聞名,是東玄九大門派之一,之所以毫不猶豫的闖入太玄,也是因為這裡有太玄宗。

也是當初無知者無畏,若不然以林蕭當初區區先天境的修為,冒然闖進太玄怎麼看都是自取死路。

事實上,當初若不是在太玄山遇上燕無憂,或許林蕭早已經葬身太玄哪個不知名的角落,而三年前若不是燕無憂遇到了林蕭,或許世上再也再無燕無憂。

如今想來,林蕭都為當初的無知無畏浸出一陣冷汗,要知道,即便是突破了先天境界,入了凝真境的那些內門師兄們,也是要數人組隊,在無極境師兄的帶領下才會去尋寶曆練,而且還是時有傷亡。

但也是這兩年多的生死掙扎,讓林蕭、燕無憂二人修為突飛猛進,自一年前二人成為太玄門徒,沉寂半年時光,雙雙突破先天之境,凝真化丹,成就凝真境,在萬千門徒中脫穎而出。

以二人的年紀修為,在太玄內院,即使不是頂尖,也可算資質上等。

又因為當初凝真之時引得元氣灌注丹種,氣象不凡,被內院長老推薦入太玄九峰;成為九峰內宗弟子,林蕭修風屬性劍法,成了玄青峰下一名弟子,燕無憂主修雷屬性劍術,入了紫雷峰。

太玄九峰十脈,十大祖師各自留下一脈傳承,為太玄十大主脈,而當初為了宗門融合,不分彼此,祖師有言,十脈內功心法,內宗弟子可自由選修,劍法、掌法、身法等秘技可入傳承殿自由選修。

真正的大宗傳承;各大屬性功法傳承完整,如此,才不至於埋沒了那些特殊體質的武道天才。

有些武道奇才,生來就是單屬性的體質,這種純粹的體質被人稱之為靈體,修行本身契合的功法必然是事半功倍,進境神速,但也是這純粹的的體質,近乎霸道的排斥一切其他異種元氣的體質,讓這種天才人物多了道枷鎖,異法難成。

而大多數武者會選擇兼修兩屬性甚至多種行屬元氣。

而林蕭,雖然如今身在玄青峰,修習玄青峰追風劍,和「無定化風身法」,卻沒有選擇玄青峰風屬性至高玄功心法,「青元決,」而是選修了更具有包容性的上玄峰至高心法、上玄決。

上玄決又稱之為上玄劍元功,上玄劍元功本就是一部純粹的劍道玄功,所修劍元以凌厲霸道聞名於世,是世間少有的頂尖劍元功。 燕無憂舉起酒葫蘆又是一陣長飲,痛快、痛快啊!

哈哈

林蕭看著微顯醉態的燕無憂稍顯無奈,道:燕無憂,你今天要是醉在此地,我會把你剝光了,在這青石城最繁華的地方掛起來。

燕無憂聞言身上一寒,看著目露寒光的林蕭,又看了看樓下街道上的行人商販,不由得打了個冷顫,似乎酒意也給嚇醒了,砸吧眨巴嘴巴,回味著美酒余香,連連搖頭,低聲嘀咕一聲:浪費了啊!

哼!

林蕭沒好氣一聲冷哼。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