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雲端大小姐笑語晏晏地道:「他也不該漏掉了背後救起你的那個神秘人,這更是一子落錯,滿盤皆輸。」

轎中之人咳道:「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救起我的神秘人是誰?」

雲端大小姐淡笑道:「除了他,還會有誰又有如此通天本事、能在楚羽苦心布置的天羅地網千軍萬馬中將你轉移不死?當初煙卿小姐與楚羽洞房新婚之夜,我就已經懷疑他不會輕易就死,著眼大局,隱忍多年,『天下第一智者』,果然不負盛名。」

轎中之人似乎不願提及這個話題,他沉默片刻,咳道:「我跟楚羽這場角逐遊戲,已經到了你死我亡的關鍵時刻。他沉不住氣的原因,是怕再耽擱下去,東野會趁勢而起,因勢坐大,他要及早除掉東野這個心腹大患。楚羽少負大志,曾經用了『楚狂歌』、『楚名揚』、『楚驚夢』、『楚戈寒』等多個化名,失敗了無數次,才一步一步、一場一場地打拚上來的,他已不能再允許自己失敗,他已經二十五多歲了,他再也經受不起失敗。」語音頓了頓,他聲調蒼涼地道:

「一個人,年紀大了,就失敗不起了。」

雲端大小姐抿嘴,愉快的笑道:「可是你不一樣,你失敗了,依然還能再起東山。」

轎中之人聲音艱澀的道:「那是因為,我還有你。」

雲端大小姐酒窩深深,笑道:「因為你是辰源,『淚濕青衫,九現神龍』大公子辰源。」她婉轉而堅定地揚聲道:「這個世上,只有辰源,才是『青衣樓』真正的、唯一的主人。」

轎子里的辰源,沉鬱地道:「楚羽沒料到東野會出獄回京得這麼快,而且『大風堂』會崛起得這麼速。他現今已經等不及了,他要立即剷除東野的實力;楚羽的野心不止於江湖稱霸武林稱雄,他還想當官把政,蔡氏父子就時利用了他這個心理,利用楚羽間接控制著『青衣樓』,對付『大風堂』,并吞京城裡其它的派系實力。」

雲端大小姐倦倦的一笑,道:「可惜,楚羽的野心,實在是太大了。」

辰源沉吟了一會兒,道:「大小姐的意思是——」

雲端大小姐懶懶的地一笑,道:「其實我沒有什麼意思,我就是想,是時候跟楚羽清算總賬了,楚羽處處受制,已沉不住氣了,他要調度所有的兵力,與我家東東一戰,你正好可趁虛而入乘勢而起收拾殘局光復霸業。」

沉默了一會兒,辰源道:「你一直視我為你的殺父大仇,對不對?」

雲端一笑,道:「至少你脫不了干係。」

「那麼,那個人派秦琴、華畫兩位護法將我送到你這裡時,你為什麼要收容我、救護你、還把白大夫的師弟何無庸請出來治我的病?還替我保住我僅有的幾個心腹強助?甚至還瞞著東野有關於我的一切消息?」

雲端大小姐眨眨如夢似幻的眼睛,露出潔白如玉的皓齒,幽幽笑道:「或許我們一樓一堂兩家的父輩不交惡、我現在已經是你未過門的妻子,當日『鳳凰台』初見,我本就深深地喜歡上了你這個冤家……」

轎子里的辰源,乾咳了一下

轎子外的雲端大小姐,懶懶的、美美地一笑,輕睨著轎子里憂鬱的身影:「你有話要說?說來聽聽……」

「對付楚羽,是一件極其危險的事,大小姐有幾成把握?」辰源顧左右而言他的道。

雲端大小姐心底發出一聲無力的嘆息,嫣然一笑,道:「七成,至少不會低於六成。」

辰源大公子咳道:「這麼有自信?」

雲端大小姐笑道:「楚羽倒行逆施,上台掌權以來,恃才傲物,飛揚跋扈,得罪了不少樓子里的老臣子。我已經聯繫好了舊日里曾經效力於『大風堂』的朱雀、玄武兩位長老孟四海和唐月亮,他們感念那個人的舊恩,都會重新歸人大公子的派系裡。至於『東南王』朱勔,已派『「象牙山」八大侍衛中的王長棍、徐塊記、王佬七、流能等四人來京,而』東南王府『第一高手、大總管『懂事掌』汪大拿,他也已進京了,今兒就要出動;再加上我的一位武功高強的多年追求者已經隨時待命而動,說有七成勝算,已經是小覷自己了。」

轎子里的辰源微微一震,一時間,作不得聲。

雲端大小姐反問道:「你還有什麼顧慮嗎?」

辰源倒吸了一口冷氣,道:「沒有了。」

雲端大小姐笑了,她眯眯著眼,很嬌很乏也很美。

然後,她忽然拍了拍小手,微微揚聲喚:「布伯先生,你這還不出來見見你的故主……

只見一個一臉堅毅的青袍漢子,自花叢里走出,緩步向前,朝青色轎子,深深一揖,他語音微顫的禮道:「大公子……」

轎中的辰源又震動了一下,然後長噓了一聲,好半晌過後,才充滿感情地咳了一聲:「我聽得出來,你是二十四個布伯里的布達拉宮,辛苦你了……」

布伯一聽轎中之人這語音,登時熱淚盈眶,百感交集,不禁小跑上前,哽咽著又盛情的呼喚了一聲:「大公子——」

布達拉宮現身之後,那頂青色的小轎,轎簾方才緩緩地拉開——

終於又見到了「淚濕青衫,九現神龍」。

一望見那雙憂鬱的眼,布達拉宮不禁喉頭哽咽欲泣,道:「大公子,你沒有死,真是太好了……」

「布伯。」辰源伸出了一隻瘦骨嶙嶙的冰手,輕輕的和布達拉宮握了握。

布達拉宮只覺心裡一酸,堅忍如他,咬得唇角滲出了血,也完全抑制不住外泄的情感流露;那淚兒,竟如斷了線的念珠,不停的往下滑落。

「能在餘生看到你還在,這樣的感覺,真好。」最終,還是辰源先說了話、開了口。

「都是布拉格和布娃娃那兩個壞人,幫著楚羽害了大公子,可我勸不回他們啊……」布達拉宮將頭深深埋在辰源的懷裡,痛苦的不能自拔。

「你已經儘力了,大公子知道你身不由己,我不怪你。」辰源安慰著這個痛哭流涕的漢子。

「大公子不在的這段時間裡,不是布倒翁跑出來橫行不法、就是布拉格和布娃娃跳出來助紂為虐,我和布布高被他們包圍打壓,一直沒機會冒出來;我苦忍死守等了小半年,又有機會就四處打探,等的就是大公子復出的消息,待的就是大公子崛起的一天。」

「好,你做的很好。」辰源眼含熱淚的讚許道。

闊少的調皮新娘 「大公子……可惜的是,樓子里有很多的好弟兄姐妹,給楚羽驅逐的驅逐,害死的害死了。」布達拉宮緩過神來道。

「我知道……我什麼都知道……」辰源抱緊了這個熱心熱腸熱血熱情的漢子,不住聲的道。

「不過不要的緊……只要大公子在就好了……大公子一定能為那些給楚羽迫害流亡的兄弟姐妹們,報仇雪冤的……」

「一定,一定的……」辰源抱緊手下,目帶淚光,看著雲端,顫聲道:「端兒,有心了……」

雲端大小姐凝望著他,含笑不語。夜色里,她的眼神依然慵懶,眼色依然亮麗,美人之目,粉妝鉛華。

須臾,女子轉過身時,已經淚流滿面……

…………

布煙卿的到來,給楚羽傳來了兩道消息:

消息一、「青衣樓」一切已經布置好了,「權力幫」蔡少傅調派的『七大神劍』已到其六,還有當世「四大武林世家」四霸天中的「東霸天」東方未明亦已趕到,就等安東野前來送死!

消息二、失蹤不見良久的副總教官孫財,回來了。

——孫財竟在這個時候回來了!

正值這當口有許多大事要做的節骨眼上,楚羽卻急爾想起孫財近日做了許多讓他不滿的事來,而影響較大的事,至少有以下幾件:

——孫財受命去暗殺雲端大小姐以引出蟄伏京城不露路面的安東野,孫財無功而返!

——孫財竟帶領安東野從「山河社」劫走了他囚禁在那裡的重要人質辰沅,更間接使自己得罪了「高二黨」趙山河、「五行頭陀」等數位大佬!

——而且客林頓等四人還因而被「八山河社」的人,狠狠地修理了一頓!

——最可氣的是,安東野還當一大圈子的人面前救走了孫財,這就等同孫財當眾表示他跟安東野、跟「大風堂」是吃一碗飯的!

這些錯誤,不言而喻,都是不可饒恕的大過;但對楚羽而言,更加不可寬恕不能饒恕的罪過,反而不是孫財的行動,而是他可惡至極的笑容!

孫財跟楚羽的另一員大將梁發不同,梁發表面昏沉,實則嚴謹;孫財卻是一個典型的「樂天派」,笑容經年不離嘴角眉梢。

楚羽很少笑,即使笑,也是傲然一笑;他覺得孫財的笑十分無聊百分難看千分討厭萬分憎恨,方正就是看不順眼。

他認為作為一個合格的屬下,就不應該在上司面前沒大沒小沒心沒肺的笑,如果你笑了,就是工作不認真、不把上司的話放在心裡、甚至不將老闆放在眼裡!

可是,他不能不準孫財發笑,除非他乾脆殺了這個傢伙眼不見心為凈一了百了。

然而,他又不能下達沒有理由的殺人命令,雖然他現在已經有權這樣做;可是越是有權這樣做,他就越得要節制這種任由自己喜好胡來的權力,否則的話,自己就會予不安於心的「小人」背叛推翻自己的口實。

這個道理,楚羽是深為明白並小心在意的。

楚羽也一向知道,孫財是個有用的人才,最低限度,他也是個能幫得了自己的、真正的得力幹將!

並且,有鑒於自己對辰源的背叛,楚羽一直想用孫財來牽制現在已經掌握實權、羽翼漸豐的梁發,讓他們來互相掣,利於自己縱控駕馭,以免自己步入辰源的後塵。

不過讓他趕到憤怒的是,照目前的形勢來看,自己一心提放坐大的梁發尚無反心,孫財已先有了異動! 審訊很快就有了眉目,在萬山青威逼利誘的審訊中,廚師長隱瞞不主了,他說出了趙二虎曾經來過廚房,他看見趙二虎還曾在那壇酒前站了好長一會。

萬山青感覺事情重大,他知道,這事牽涉進來的不是一般的人,他是山寨裏的三頭領,大頭領的結義兄弟。這要是一旦判錯,不要看他萬山青在山寨土匪中是大名鼎鼎的軍師,那也在人家三頭領之下。何況,就算是趙二虎投了毒,李國亭又會拿趙二虎如何辦呢?

再說了,二頭領馬飛和趙二虎的關係要好一些,他能不幫趙二虎說話嗎。李國亭還能爲個毒死一名游擊隊的頭,而跟馬飛和趙二虎翻臉去。

想到這,萬山青腦筋一轉,他先把廚師長放了回去,在廚師長臨出門的時候,萬山青叮囑他:“把你剛纔說過的話給我嚥到肚子裏去,對誰也不許說。就是大頭領問,也不要說,聽到了沒有?”

“是,是,軍師,我聽到了。”廚師長戰戰兢兢地說道。

“明白了嗎?”

“明白了,明白了。”

“那好,你可以回去了,啥時候需要你,再找你。”

“是,是。”廚師長離開了房間。

萬山青從口袋裏摸出來一根菸,點着,夾在指頭中間,可勁吸了一口,然後,把吸進嘴裏的煙又吐了出來,形成一個接一個的菸圈,從他鼻樑上飄向屋頂。他的眼睛盯着飄向屋頂的菸圈,出神地想着什麼。

給他當書記官的另一名叫文家秀的小夥子不解地望着萬山青,開口問道:“軍師,這是——。”

萬山青回過頭來,他把目光盯在文家秀的臉上,好幾分鐘都沒有移開。

文家秀從萬山青的目光裏似乎看出了點什麼,他有些膽怯地又問:“軍師,是不是怕讓三頭領知道了,會對咱們——。”

“哎,家秀,可不能亂猜哦。”萬山青揮手打斷文家秀的話。

“是,是。”文家秀惶恐地說道。

萬山青望着文家秀,想了一下,開口說道:“家秀,你還年輕,上山的時間也不長,許多事情你還不瞭解。”

“是,軍師說得對,我是不瞭解。”文家秀說道。

“咱們蓮花山內部事情很複雜。大頭領和二頭領、三頭領他們是一起磕過頭的結拜兄弟。他們和一般的土匪不同,他們都是從軍閥軍隊里拉隊伍出來的人。所以,我說,我們對待三頭領這件事,要格外謹慎,來不得半點馬虎,一旦我們搞的不好,惹得幾個頭領翻臉。你我還不得掉腦袋。”萬山青語重心長地說道。

文家秀有着同感地點點頭,說道:“軍師,你說的對。”

“家秀,你再想想,三頭領那會兒跑到後廚去,他要幹什麼?”萬山青問道。

文家秀想了想,說道:“軍師,難道三頭領真會往酒裏下毒?”

萬山青冷笑了一聲,開口說道:“我早知道,三頭領一向看不起那些游擊隊。他是最反對大頭領跟紅軍聯合的人了。這件事就是禿子頭上的蝨子,明白人一眼都能看出來。他是想借此破壞大頭領跟紅軍游擊隊的關係。”

“軍師說得對,我看也是這樣,那我們要不要馬上報告大頭領呢?”文家秀說道。

萬山青想了想,說道:“現在還不易。等合適的機會,我們再把審訊的詳細情況報告給大頭領。”

“好。”文家秀點點頭,表示贊同。

萬山青一走出房間,李國亭馬上迎上來,他焦急地開口問道:“軍師,審訊的如何,有招沒招?”

萬山青擡頭四下裏瞅瞅,他看見趙二虎正在緊張地望着他。馬飛還是冷漠地一邊旁觀,似乎這件事與他沒有什麼關係似的。

“大頭領,沒有。”萬山青搖搖頭。

“沒有?”李國亭不解地問到。

萬山青沒說什麼,他看了一眼趙二虎,這時的趙二虎,聽萬山青說沒審出什麼,剛纔那顆懸着的心這才放了下來。

“不行,還要審,一定要伸出個眉目來。那麼多人,難道就沒人看見誰往酒罈裏投的毒嗎。”李國亭說道。

“嗯,我們還要再調查。”萬山青說道。

“軍師,這件事,就全部交給你辦,一定要查出兇手來。”李國亭說道。

“大頭領,放心,我一定查出來兇手。”萬山青說道。

在李國亭再三向譚小偉保證查處投毒兇手,嚴懲兇手,並隆重安葬了劉偉等中毒死去的人之後。譚小偉帶着游擊隊其他人員離開了蓮花山,回到牽牛鎮。

這天晚上,月明星稀,山風夾裹着陣陣腐草的氣味在蓮花山的山峯中吹動。夜鶯不知藏在哪顆樹枝間,輕聲唱着一曲曲委婉的歌聲。蟋蟀也從石縫中蹦出來,在草叢裏,營寨的角落裏,唱起自己的歌曲。

山道上,走過來一個打着燈籠的人,這人正是萬山青,他這時正朝李國亭的大宅院走去。他要去向李國亭彙報調查游擊隊長被害的情況。

也就在這時,從旁邊的一條山路上,同時走過來一個,這人看見萬山青,加快了步伐,很快便迎着萬山青走上去。

絕世盛寵︰帝尊大人,我不約 “誰?”正在一邊走一邊想着心事的萬山青,一擡頭,猛地看見從旁邊的山路上,快步走過來一個人,這人迎着他的面走過來,便警惕地高聲喊了一聲。

“是我,王軍。”來人喊道。

“王軍。”萬山青聽到這個名字,就是一愣,這不是趙二虎的貼身侍衛嗎。

“你做什麼來?”萬山青問道。

“軍師,三頭領請你去一趟。”王軍說道。

“三頭領?”

“嗯,三頭領有事和你商議,請你去他府上一趟,特命小的來接軍師。”

萬山青想了一下,便說道:“既然是三頭領有事找我商議,那咱們就走吧。”

“好,請軍師前面走。”王軍伸手彎腰,做了個請的姿勢。

至暗人格 萬山青便大踏步地朝趙二虎居住的宅院走去。

一進趙二虎的宅院,只見趙二虎和藍馨兒早已等候在哪裏。看見萬山青進來,趙二虎趕忙迎了上去;“軍師啊,呵呵,這大晚上的,請你到我這裏來,打擾你休息了。”

“豈敢,豈敢,三頭領有事召喚,我豈能不來。”萬山青謙虛地說道。

“哪裏,哪裏,軍師客氣了。我大哥一向器重你,我趙二虎豈能不敬重你,哈哈——。”趙二虎笑道。

“二虎,還不快請客人屋裏坐。”藍馨兒開口說道。

“是,是啊,呵呵,只怪我光顧說話了,忘了招呼客人,軍師,請屋裏坐。”趙二虎擺出一副邀請的姿勢,對萬山青說道。

“不敢,還是三頭領您請。”萬山青說道。

“哈哈,那好,我們誰也不用客氣了,一起走吧。”趙二虎說着,伸手拉起萬山青的衣袖一,和萬山青一起走進客廳。 楚羽之所以判定孫財已經背棄自己,更多的原因,是因為來源於他剛剛收到的一個消息。

這個消息,來自趙日天。

「金獅鏢局」總鏢頭「點頭獅子」趙日天,是蔡京、高俅、楚羽共同遣使的一名幫凶爪牙。而事實上,當時在「京師」方圓內內崛起的「金獅鏢局」,大抵皆成為朝廷奸黨一力扶植、默許壯大的江湖邪惡勢力。

他自從跟「金槍世家」龍傲天,加入「高二黨」之後,一直就給高太尉,安排在「左相府」一路,監視左相李綱,與「康王黨」系統人馬的一舉一動

「京師」藏龍卧虎,風起雲湧,別說是高俅這種多疑弄臣了,就算是新興勢力「騰訊堂」,也得要派人留意「高二黨」、「權力幫」、「青衣樓」、「富貴集團」等門閥組織的動靜,像蔡京、高俅、楚羽、柴如歌這種人,若不是早已廣布眼線、監視「大風堂」、跟緊「騰訊堂」、乃至盯死「神涼城客棧」,那才是真真不可思議的咄咄怪事。

趙日天這次來向楚羽打得報告,內容不可謂不關鍵,不能說不重要——

他的門人弟子,發現安東野把孫財背到「楊鐵槍府」前,孫財好像還受了些傷,「涼城四美」中的冷若雅,還特別運針灸,替他治療了一會兒,之後安東野好像還用內力替他搓揉了半天,然後,孫財始才千道萬謝地離開。

邪王追妻:王妃第99次闖江湖 當然,「金獅鏢局」的鏢頭,懾於「涼城四美」跟安東野的威名殺氣,只敢遠遠盯著梢,位能靠近聽見他們具體的交談內容。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