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會氣功的齊同學,謙遜的笑笑:「不用謝,大家是同學,互相幫助是應該的。」 「這些學生,真是非常友愛,樂於助人。」克里斯汀誇著。

隨行的翻譯將這話給轉達過來。

譚校長連連點頭:「是的是的,我們學校的學生,真的是非常友愛,互相幫助的。」

金納森的注意力,卻是在那個會氣功的同學身上:「啊,這個氣功真奇妙,我都想見識見識了。譚校長,能方便讓你的同學,也給我氣功這麼治療一下嗎?」

譚校長淡定回答:「當然沒問題。」

於是,譚校長向著操場那邊喊了一聲,招手叫過來那個會氣功的同學。

這個會氣功的同學,站過來同樣的不卑不亢,很禮貌的向著大家問好。

也不知道是不是剛才發過功的原因,他的臉紅紅的。

「齊同學,剛才你表演了一手氣功,這位外賓很驚奇,想讓你也來點氣功,幫他治治可以嗎?」隨行翻譯將金納森的這個要求說了出來。

金納森甚至拍了拍自己的肩,意思自己的肩也有問題。

齊同學淡定的表示,能為外賓服務,他很樂意。只是他才學了氣功沒多久,能力有限,現在氣功才在初級入門,剛才替同學治療,已經花了他不少的功力,現在再要他治療,效果肯定大打折扣。

不過他可以幫著金納森先進行推拿推拿,這個倒是沒問題。

「OK,OK。」金納森也沒有推辭。

人家同學,又要忙著讀書,又要練氣功,這氣功這麼玄之又玄的東西,也不可能是隨時隨地都有的。

這隨時隨地都有氣,那無限增長,最後身體承受不了,不是要爆炸了嗎?

所以,齊同學願意幫著推拿,這也是挺好的。

於是,有同學熱情的替金納森搬過來木椅子,對金納森道:「尊敬的客人,我們學校只有這樣的木椅子,請你將就一下。」

金納森當然只有將就。

於是,齊同學發揮他的本事,給金納森做著推拿。

金納森舒服得連聲哼哼:「不錯,不錯,真舒服。」

他這麼連聲哼哼,惹得克里斯汀這些非常羨慕,也恨不得跟著坐在這兒,等著齊同學給推拿推拿一番。

不過想想,他們這是來考察的啊,可不能在這兒顧著享受推拿去了。

於是,在一眾人的催促中,金納森萬分不舍的從椅子上起身。

劉同學還面帶微笑,示意金納森舉手向上抬一抬。

金納森這一舉手,驚奇的發現,他的肩關節,真的活動靈活了許多。

平時這手臂都抬不直,可這會兒推拿按摩后,這手臂居然能伸直了。

「真是神奇,真是神奇。」金納森連連表揚著。

他甚至想,以後,也多要推拿按摩才行。

他就向著譚校長豎著大拇指,再度誇獎:「你們學校的學生,可真是厲害,一個個能文能武的……還會氣功治病。」

霸道總裁溫柔妻 「哪裡哪裡。」譚校長也是很謙遜的表示:「我都說了,我們一慣是尊重學生的成長,這挖掘潛能,張揚個性嘛。」

不管是金納森,還是克里斯汀,現在對於這個花山中學,都有了意外的好感:「真期望還能見著這些同學們的別的潛能和特長。」 在譚校長的陪同下,大家繞過操場。

剛才已經參觀過了校園,參觀了那些別具一格的果樹,又在操場上親自感受了一番博大精深的中醫文化,現在當然是去教學樓,看看教學情況了。

這會兒,似乎已經是下課時間,這些同學們,都在教室外面活動。

當然,現在的學生,已經不能跟剛才冒出來的那幾個學生相比了。

大家都知道了,歪果友仁已經在學校考察了,她們一定要表現好,不能給學校抹黑。

走到教學樓一樓的地方,前面兩個學生,此刻都有些面紅耳赤,似乎在為了什麼起了爭執。

哦,這大概又是一個不好的場面。

克里斯汀等人這麼想。

可是,金納森卻是懂漢語的啊。

他能說漢語,當然也是聽得懂漢語。

他能清楚,這爭得面紅耳赤的兩個學生,並不是因為什麼口角而起了爭執。

可以說,他們的爭執,只是關於學術上的……當然,這應該是說在辯論了。

他們辯論的,就是課本上的《兩小兒辯日》。

這是一個辯證唯物主義的話題啊。

換作兩千多年前,就有這樣辯證主義唯物觀,反映古代的人們對自然現象的探求和獨立思考、大膽質疑、追求真理的可貴精神。

金納森汗顏。

看看,人家的這種對自然現象的探求從古到今,都還沒有停止過。

金納森就打量著這兩個辯論得激烈的同學。

這兩位同學,都穿著樸素的衣服,雖然沒有打補丁,可衣服的袖口處,都磨得發白,這也證明,這些學生的家庭條件真的很差。

人家現在穿的這衣服,可以算是最好的衣服了。

可就是這樣的貧窮環境,也沒有影響人家追求真理的可貴精神啊。

「不錯不錯,喂瑞固得。」金納森連連點頭,又將這兩個同學辯論的問題,跟著自己的同伴講了一下。

這些同伴們看著這些學生的眼神,又不一樣了。

譚校長也很滿意。

他也表揚著這兩個辯論得面紅耳赤的學生:「同學們,這道理是不辯不明,可是,再怎麼辯論,也不要影響了同學之間的友誼哦。」

剛才還爭得臉紅脖子粗的兩個同學,立刻親切友好的摟住對方的肩,互相拍了拍,然後對著譚校長(主要是對著考察團的成員)保證道:「放心吧,譚校長,我們的友誼地久天長。」

在結束了這一場圍觀,譚校長繼續帶著這撥考察團的成員,一路前行。

不時有同學從他們的身邊經過。

有些同學們,都是在談論著關於學習、關於學術方面的話題。

有聊著「華氏定理」的,有聊著「染色與賦值」問題的,還有聊著「力學原理」的。

代表團的成員,都幾乎想叫住這些同學問一問了,他們這是下課了,都還在這麼熱烈的討論著這些學習上的問題嗎?

剛巧這會兒,有個同學背誦著:「於皇時周!陟其高山,嶞山喬嶽,允猶翕河。敷天之下,裒時之對。時周之命。」從身邊經過。

路過時,這同學還特意的停了腳步,微笑著,禮貌的向著幾位考察團的成員問好。 大家一看,這不是之前在黃桷樹下背誦莎士比亞名句的女同學嗎?

這會兒,又在背誦著古文了?

於是,考察團的成員們,順理成章的攔下這位同學:「這位同學,您好,很高興又見面了。」

硃砂微微一笑,露出燦爛而迷人的笑容:「能再度見著幾位老師,榮幸至極。」

於是,大家就展開了一些親切而友好的交談。

硃砂平時做生意,都能跟各種不同性格的人打交道,現在應酬這幾位過來考察的代表團的成員,當然是駕輕就熟。

硃砂就跟大家介紹著學校的一些趣事,和這些學生們努力求學的精神。

明明這些話,剛才譚校長也介紹得差不多。

可這些考察團的成員還是感覺,由得硃砂這麼漂亮的一位女同學再度講出來,卻是說不出的好聽,引人入勝。

不知不覺中,硃砂就帶著這些考察團的成員,在這兒的教室走了一圈。

大家就從外面,看著裡面的老師給學生們上著課。

雖然這教室里,不管是老師還是學生,一個個都是衣著樸素,可是,這貧困的生活,並不能阻止著他們渴求知識、追求進步的決心。

末了,硃砂已經帶著這些考察團的代表,走到了這臨時組建起來的精銳部隊的班級。

這是全校最優秀的一群孩子給挑出來安排在這兒的,目的就是為了應對這一次的考察團。

硃砂就向著這些歪果友仁微微一笑,指了指這教室:「我就是在這個班級上課。」

這些歪果友仁這才恍然大悟,這同學,也得上課的嘛,這來陪著當地陪,已經聊了半天。

總裁boss,放過我 「耽誤你的學習,真不好意思。」金納森說。

硃砂微微一笑:「能跟老師們當導遊,這也是我的榮幸,知道幾位老師都是國外有名的學校的老師,如果老師們今天能不吝賜教,也給我們上一堂課,讓我和我的同學們,能領略你們這些老師的風采,讓大家都能感受接觸一下外面更精彩的世界,我想,我和我的同學們,都會銘記於心。」

譚校長一愣,隨即感覺,這個招數,可真高啊。

這硃砂陪著這些考察團的人逛了半天,這轉頭要考察團的人也給她們上一堂課,這考察團的面對這樣的要求,肯定不好拒絕。

何況,這樣子的要求,是這樣的一位漂亮美麗又溫婉可人的女學生給提出,正常情況下,都不會有人拒絕。

譚校長立刻就拍起了手掌:「我們這花山中學,地處這樣的鄉下地方,孩子們雖然空有渴求知識、追求進步的想法,可還是難得能見一次世面。要是各位老師能抽出一點寶貴的時間,給他們上上課,這對於他們來說,是一輩子都彌足珍貴的經歷。」

不管是校長還是學生,都這麼盛情款款,這幾位考察團的成員,還能拒絕嗎?

特別是金納森,人家那些同學,都還熱情的替他推拿按摩了,他好意思再拒絕這樣的要求?

在同學們的掌聲中,這些代表團的成員就開始上台講課。 除了金納森會漢語,別的老師,也就只能講英語。

其實這些同學,雖然是全校挑出來的比較優秀的學生,可就這麼聽著地道的英語,還是有些跟不上。

但大家就算雲里霧裡的坐飛機,還是表現出一副積極聽講的模樣。

他們想,這是這麼近距離的聽老歪講課,這樣的機會,可是難得。

就算聽不懂,也得認真聽。

何況,還有硃砂在旁邊,極會帶節奏。

至少,她聽得懂。

只要一聽到精彩處,硃砂一鼓掌,那些同學就得到了提示,跟著集體熱烈的鼓掌,那模樣,活象在慶祝得了國際大獎的感覺。

在時不是如雷的掌聲中,這些老師們講得更帶勁了。

而譚校長看著代表團的成員在這兒講課,譚校長就暗暗戳了戳這邊的教研組組長:「去,把那些空白獎狀給拿來。」

作為一個學校,不管是好學校還是差學校,這種紙質的獎狀,都是必不可少的。

只要蓋上學校的印章,這就是一種榮譽的象徵。

現在譚校長的想法就是,這怎麼也得給這幾位代表團的成員,發發獎狀啊。

除了優秀學生可以得獎狀,優秀的老師也應該得獎狀嘛。

克里斯汀等人講過課後,就是金納森上台講課。

他跟大家講課,就是用的漢語了。

雖然這漢語不是很標準,咬字也不清,可那些同學們剛才在經過全程英文的洗耳後,竟感覺,這樣不算太標準的漢語,竟是這樣的好聽。

大家能聽得懂,於是就能更好的與金納森進行著互動。

在他們看來,這有機會跟歪果仁對對話,這也算是挺有面子的一件事,哪怕以後出去吹牛,也挺好的。

不要怪這些同學們有這樣的想法啊。

這年頭,在他們這樣的鄉下,連說著普通話的外地人都少見,更別提這種高鼻子藍眼睛的歪果仁,這都是物以稀為貴嘛。

金納森看著這些同學們跟自己良好的互動,也是心生感概。

這花山中學的學生,真的不一樣啊。

枉他號Z國通,以為對這個國家頗為了解,可現在,才發現,其實對這個國家,並不是怎麼了解。

他以為,這個國家的學生們,一個個就是只有死讀書,只有填鴨似的應試教育。

可現在看來,今天的這一趟,完全是令他大為改觀啊。

首席,借我生個娃 這個學校雖然各方面看著很破舊,並不是很好,可是,這兒的學生,是個頂個的棒啊。

雖然最初進這個學校的時候,第一印象並不好。

比如,那什麼抽煙的同學……

可是,想一想,哪一個學校,沒有這麼幾個調皮的學生存在呢?

這大部分的同學,都是好的。

他們在這個學校里,真正的做到了挖掘潛能,張揚個性,大家能暢所欲言的進行著辯論,能發揮著同學之間的友好,能這麼無拘無束的在這個學校中成長。

當他們走出學校的時候,接著譚校長替他們特意準備好的獎狀,更是意外。

他們是這個花山中學的優秀客座教師? 可仔細想一想,也不算意外啊。

他們都上台講課了,說是客座教師,也說得過去。

何況,還有那個叫硃砂的女同學,漂亮又聰慧,給她上課,真是一種美好的享受,有這樣的一個學生,能這麼快速的領悟並消化所學的知識,這樣子的領悟力,令人不得不起愛材之心,恨不得將一切所知的知識,都給她傾囊相授。

這個考察團今天來個突然襲擊,最終,可以說是滿意而歸。

不出所料,這最終的友好學校,就定給了花山中學。

一中二中聽著這個消息,簡直是捶足頓胸。

什麼時候,這本縣最好的學校,現在也落到了陪跑的份。

而關於為什麼花山中學最終被挑選成了友好學校,這中間的內幕,也陸陸續續的流傳了出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