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現在他們心中除了後悔還是後悔,最後殷蘇潭嘶啞著聲音道:「張書記,這件事情我有不可推卸的責任,我現在就向您做檢查,但是說我為虎作倀,我不認同。另外,收禮的事也是有的,吃吃喝喝也存在,但是金錢上的受賄絕對沒有,這一點我可以用我的黨性擔保」

殷蘇潭開了口,馮沁章也開口了,說的話都是和殷蘇潭大同小異,兩人的氣焰和開口不可同日而語了。完全是一副低頭認錯的樣子,身上已經沒有了半點的油氣。

他們清楚,只要張青雲願意,隨時可以處理他們,兩人真都是為黨工作一輩子了,現在也到了廳級的位置,在離休前最後的時間如果被查處,那別說是安度晚年,這一輩子幾乎都可以畫上句號了。

他們心中很清楚這一點,他們更懂得如何權衡利弊,所以此時他們終於低頭了……

「二位,別說這些,今天我找你們來還另有要事。剛才這個話題我們就此揭過,來,我以茶代酒,先向二位陪個不是。」張青雲端起一杯茶喝下去,站起身來朝兩人鞠躬。

馮沁章和殷蘇潭兩人同時站了起來,他們已經有些麻木了,竟然都沒有說話,就那樣直愣愣的看著張青雲。張青雲也沒繼續開解他們,而是自顧道:

「二位的背景資料和履歷我都認真研究過了,殷主席2004年的時候管過海關,當時在你的領導下淮陽展開過一次規模比較大的打擊走私犯罪的運動,這次行動取得了一定積極響應。可惜時間太短,很快你就提升了專職副書記,這事就擱置了。

而在2005年,馮主任主管政法工作又欲將整頓社會治安、打擊黑勢力團伙作為那一年公安政法工作的主旋律,後來這個事情嘛……哈哈……」張青雲說得比較模糊,但是說的兩件事都是對馮沁章和殷蘇潭兩人仕途有重大影響的事。

兩個人以前都有過要揭淮陽走私和政法蓋子的行為,但是兩人都中途失敗了,這其中的原因非常複雜,但是張青雲相信這兩件事在他們二位心中是永遠不會忘記的。

身為淮陽的幹部,誰不想有一番作為?即便是馮沁章和殷蘇潭曾今也是雄心勃勃,可惜他們失敗了,而現在有人要走他們沒有走通的路……

【求月票、推薦票,今天第三更已經完成】 張青雲提到馮沁章和殷蘇潭兩人的過往,兩人臉色微微有些變化,不過很快,他們便恢復了正常。他們已經不在位子上了,也沒有了以往那種一心干出成績來的漏*點,張青雲拉他們下水不太容易。

馮沁章道:「書記,那些都是成年舊事了,您能記得我和老殷謝謝您了,謝謝,謝謝……」

張青雲哼了一聲,道:「我不僅是記得,而且我現在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你們當年沒有成功的事情,現在我要出手解決掉。淮陽不能永遠是老樣子,我們要發展,要融入整個大華東,要成為泛黃海經濟區的重要一員。

而要做到這一點,首先就要大力整頓社會風氣和發展環境,多年以來,我們淮陽備受詬病,走私、販毒、黑社會等等成為淮陽醜陋的名片,在此時此刻,我身為淮陽市市委書記,豈能再容忍這樣局面?

兩年之內,我要讓淮陽變成朗朗乾坤」

馮沁章和殷蘇潭又對望了一眼,張青雲這幾句話說得很有氣勢,讓他們心中泛起了一絲漣漪。張青雲抓住了他們把柄,現在又說這些話,是想拉兩人下水嗎?

兩人心中都有些不明白,他們現在管著人大、政協,打擊走私、整頓社會風氣,他們能幫忙的地方可不太多。張青雲不顧兩人的疑惑,繼續道:

「相信兩位已經看出來了,這次行動比以往任何一次動作都要大,不誇張的的說,是從中央到省委,而後到淮陽的一盤大棋,我相信兩位一定會很喜聞樂見這盤棋。

常言說得好,與其臨淵羨魚不如退而結網,我鄭重希望二位也能夠參與進來,為了這盤大棋貢獻一點你們的力量,不知二位意下如何?」

張青雲在此時終於說出了他的目的,這話一說出口,他精神一下放鬆了下來。今天他約見馮、殷兩人完全也是一次冒險之舉,但是除了這個方法,張青雲實在是想不出有什麼更好的辦法,所以也就咬著牙硬來了。

馮、殷兩人的歷史他了解過,兩人曾經都因為政法走私問題受到了打壓,更重要的是淮陽這些年政壇動蕩,很多淮陽任職過的官員風評都很差,唯獨他們兩人在老百姓中頗有威望。

在這樣一潭渾水中,他們能夠做到這一點是很不容易的,也知道說明兩人是潔身自愛的那類人。有了這兩個基礎,張青雲才有了要仰仗兩人的心思。

馮沁章和殷蘇潭兩人心中極其猶豫,他們從內心深處是想拒絕的,但是張青雲前面威脅在前,而且今天張青雲告訴了他們太多的秘密,如果兩人拒絕張青雲,真有可能結果會很糟糕。

可是讓他們出面幫張青雲,他們有自知之明,當年在位的時候都險些壞了事,現在還能有多大的作為?他們已經過了那種雄心勃勃的年齡了。

「二位有什麼顧慮,但說無妨」張青雲抬手對兩人倒。

馮沁章咳了咳,道:「我們人大一向是支持黨委政府工作的,這一點請書記放心。以後我們定然緊靠黨委和政府,認真的把各項工作抓好……」

張青雲大笑,又轉頭問殷蘇潭,殷蘇潭被他笑聲所攝,不知道怎麼開口。張青雲臉一沉道:「實話跟你們說,我不是一個強人所難的人,你們各自都有難處,我肯定不會讓二位去參與具體事務。

說句不怕笑的話,現在我已經具備很多的條件,但唯有一項條件還很缺乏,那就是人。可用的人、可靠的人都非常少。今天我找兩位過來,主要是因為兩人都是我淮陽的老領導,威望高,門生故吏遍布我淮陽各個角落。淮陽上上下下的幹部就沒有兩位不熟悉的。

我前面已經說過了,這是一盤大棋,那自然需要的人也是多多益善,我來淮陽的時間太短,根基太淺,所以我就是想藉助兩位之所長來替我慧眼視人才,這個應該沒有什麼難度吧?」

張青雲最頭痛的事就是人,他現在在各個方面都需要人,想要動大手術,又要平穩過渡,沒有未雨綢繆是絕對不行的。他現在手上可靠的人太少了,真要想動手調整一下班子,他沒有把握一定能達到目的,一旦動起手來,很可能牽連的幹部就是幾十上百,到時候沒有去頂替這些位置想不動蕩都不可能。

張青雲看得很清楚,解決淮陽的問題,首先就要解決組織人事的問題,要把整個淮陽的人事布局完成,該留後門的地方留後門,這樣張青雲就可以把整個局面全部掌控住。

只有到了那種程度,他才會真正可以動手去剷除淮陽最大的毒瘤,才可以既保證淮陽局勢穩定,又能夠達到預期的目標……

張青雲這個提議殷蘇潭和馮沁章兩人很難拒絕,官場上權利的體現就是人事權,張青雲請他們兩人幫忙甄別人才,那豈不是給了他們一定權利?

而且即使他們不貪戀權勢,他們在淮陽幹了這麼多年,總有一些嫡系,如果他們能說上話,那些追隨他們的人日子也好過點,所以方方面面考慮,兩人都沒有拒絕的可能。

果然,兩人對張青雲的這個要求是欣然應允,張青雲心情大好,這個時候恰好劉鵬進來說飯菜準備妥當了,張青雲抬手看錶已經晚上九點了,他連忙招呼兩人一起去用餐。

張青雲讓兩人發揮餘熱,同時也是通過另外一種手段把人大和政協捏在了自己的手中,可謂是一箭雙鵰,四套班子要同時團結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張青雲現在可以說就做到了這一點。

張青雲現在心情很好,他的第一步走得很順利,著手徹底解決組織人事問題的時間到了,劉沛這個人已經不放心在使用了,張青雲已經決定打報告將讓這尊菩薩從哪裡來回哪裡去,或者是調任,組織部長這個位置太關鍵了,這個位置必須要絕對可靠

一頓宴席,張青雲熱情邀請兩人喝了幾杯,等宴席散去,張青雲送兩人回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多了,看著兩輛汽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中,張青雲感覺有一種說不出的疲憊。

「書記,鍾副市長還在休息室,已經等了4個多小時了。」劉鵬小心提醒道。

「誰讓你讓他等這麼久的?什麼事情就不能明天再說嗎?」張青雲沒好氣的道,劉鵬啞然無語,剛才他請示過張青雲,張青雲給他的指示是讓其隨意,他也沒料到鍾家華竟然能等這麼久,看他那個架勢,估計還能繼續等下去。

沒有理劉鵬的話,張青雲深吸一口氣,蹬蹬重新上樓來到了休息室,一推門便看見了鍾家華,屋裡煙氣瀰漫,張青雲嗆得只咳嗽。

鍾家華一見是書記,大窘,忙道:「書記,您看我這老煙槍,真是該死……」

張青雲朝他招招手,帶著他換了另外一間房間,進門他便道:「老鍾啊,是什麼重要的事情非得半夜三更的要見我啊?今日沒辦法,我宴請人大馮主任和政協殷主席,陪兩位喝了幾杯,中間抽不開身。」

「書記……」鍾家華腦袋垂得很低,半晌鼓起勇氣道:「我過來是向您做檢討的,你讓我管理政府日常工作,我工作失誤,和人大、政協那邊產生了一些小摩擦,造成了極其消極的社會影響,所有責任我應當全部承擔」

張青雲眯眼瞅著他,不做聲,一直持續了很長時間,鍾家華忍不住抬頭恰好迎上了張青雲的眼神,他連忙躲開目光,只覺得背後脊樑發涼,心怦怦的跳了起來。

在雙目對視的那一剎那,鍾家華明白今天幸虧來認錯,不然可能再也不會有這樣的機會了。他跟張青雲的時間不短,張青雲的眼神中的狠冽他能夠讀得到,那種眼神只讓人心驚膽顫。

「好了,老鍾,這件事情已經過去了,剛才我和馮、穆兩位老領導已經談到了這事,他們都承認這事錯不在政府,他們近期會展開自省自查,一定會制止住這股不正之風。

鍾家華猛然抬頭,心中暗驚,想問個究竟,終究不敢,張青雲笑笑道:「老鍾,對你的能力我是放心的,政府的一般日常工作有你挑大樑,我放心這一年多,我是又當爹、又當媽,確實太疲憊了。我近期就準備向省委建議,我們淮陽不能老沒有市長,隨著黃淮合作的帷幕拉開,以後政府的工作將會更加繁忙,該是時候選一名合格的市長了。」

張青雲這話說得雲淡風輕,可是聽在鍾家華耳中卻是心怦怦跳,他做夢都想著淮陽市市長的位子,現在這話從張青雲的口中說出來,讓他心神蕩漾。

同時他也敏銳的從張青雲語氣中聽出了別樣的意味,張青雲隻字不提調任的事,讓他心中疑竇叢生,如果張青雲沒有調離,那……

一想到這種情況,鍾家華心一下沉到了谷底,有哪一個書記會向上面推薦一個自己罩不住的搭檔呢?張青雲言語中真是刀光劍影啊…… 李曉峰之所以支持列寧迎接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的挑戰,不光是他對導師大人能力的信任,歷史上沒有他這個仙人出來攪局,列寧短短的一個多月就讓彼得格勒的布爾什維克發生了根本的轉變,按照托洛茨基在自己回憶錄里的話說,就是一區接著一區依附列寧,革命的力量終於佔據了主流。.)

再多憑空多出了他這個仙人,列寧沒道理比歷史上做得更差,對於列寧能夠擊敗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李曉峰是毫不懷疑的。此外那兩個貨在這個敏感的時間裡跳出來,雖然的確很噁心人,他們也自以為這是最後的機會和最好的時機。然而,在李曉峰看來,那兩個貨的突然發難確實很糟糕,但就時機來說還不是最糟糕的。

在李曉峰穿越的這段歷史中,不知道因為神馬,是德國腦子抽筋還是良心發現,在1917年2月並沒有再一次開始無限制潛艇戰。一直到四月份,德國人才想起來自己手裡的大殺器,重新開始圍獵大西洋。這樣也間接的推遲了美國參戰的時間,沒有像歷史上4月6號對德宣戰。以至於現在五月份都過半了,美國人還沒有什麼動靜。

說真的,這讓李曉峰很是提心弔膽,從四月到八月,這四個月對布爾什維克和俄國的革命非常的關鍵,很多影響歷史走向的關鍵事件都發生在這個區間之內。

美國人對德宣戰是其中關鍵的一環。它的影響力是不可小視的。像歷史上一樣發生在四月初列寧回國之前,對布爾什維克的影響就小得多,但是如今列寧都回國開始大展拳腳了,萬一冷不丁的美國突然宣戰了,那可就是當頭一棒。

這不光會讓那些騎牆的中派重新開始搖擺,更是會給那些鐵杆死硬的右派護國主義者注入一劑強心劑,弄不好會讓鬥爭雙方的力量重新洗牌。

這種情況李曉峰自然是不願意看到的,而更可怕的是,萬一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選擇了美國突然宣戰的時機發難,那個殺傷力將更大。如果運氣在糟糕一點兒。七大和美國宣戰的時間如果撞車了,那才是世界末日!

所以一直以來,李曉峰一直向列寧建議,七大應該儘早的開。不能再往後拖了,遲則生變啊!列寧當然也同意李曉峰的意見,但是全國代表大會哪裡是說開就開的。導師大人也想早點開,問題是會議開早了他還沒準備好,起不到作用啊!

為什麼起不到作用?道理還不是明擺著,別以為革命路線問題是大會召開的時候才解決的,實際上召開大會之前鬥爭那才叫一個激烈,基本上大體的方針路線都是在會前確立的,開會更多的只是一個傳達和推廣的作用。

其實想也能想出來,全國的代表歡聚一堂。在那麼幾天或者十幾天的時間裡突擊商量解決黨未來的革命路線問題,這個說實話,時間真心不夠。所以說開會只是一種形式,更核心的東西早就在開會之前就開始爭奪了,而會議之上的爭鬥只不過是最後的劃定勢力範圍,一錘定音罷了。

就比如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要跟列寧搞辯論,按照常理來說,你也可以在大會上發難吧!正式的,當著全國代表的面,大家一決雌雄。不說是轟轟烈烈,也算是相當的正式了,說句不好聽的,哪怕是輸了,也是雖敗猶榮。

但問題是。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敢這麼搞嗎?全國大會上發難,聲勢確實是有了。問題是那也晚了。搞政治鬥爭,工作必須做在前面,真正開會的時候調子基本就已經訂好了,你再去活動也就晚了。

而且,全國大會上發難,贏了還則罷了,萬一要是輸了,那可就不是難看和丟面子那麼簡單了,會議上可是要形成決議的,那可就是板上釘釘子,輸了就是滿盤皆輸,再也無法翻身。這個後果著實是太嚴重了,嚴重到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都不敢賭得這麼大。

所以,他們唯一的機會也就是在會前發難,一則這是吸引眼球搏聲望搏支持的最後機會,贏了的話效果不比全國大會上差太多,就算是輸了後果也完全可以接受。

反正也不會形成決議,就是合理的討論和辯論而已,哪怕是輸得連褲衩都不剩了,轉天大會上照樣可以滿血復活,再次爭取機會翻盤,雖然這個機會是非常渺茫了,但總比沒有機會強。

炙熱牢籠,總裁的陷阱 退一步說,這時候發難,也是他們哥倆的一次試水,也就是一次武裝火力偵察,就是為了試探列寧的底牌和實力。如果列寧的底牌很大獲得了黨內大部分的支持,那麼第二天的大會他們就該低調一點兒,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咱們騎驢看唱本走著瞧!但萬一試探出列寧手裡的牌不多,支持率也不高,那麼接下來的大會他們倆就該主動出擊,爭取一舉掀翻導師大人。

同樣的道理對列寧也適用,導師大人的工作其實已經基本做好了,在彼得格勒已經獲得了比較廣泛的支持,等的就是正式開會時一錘定音。

在此之前,導師大人肯定是不想搞太激烈的動作,因為後果難料。但是眼下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都打上門來了,導師大人就必須接招,輸人不輸陣,這樣的交鋒他是不能躲的。而且他老人家也不必要躲,因為辯論的勝負是五五開,對他來說同樣存在著機會。

如果贏了,不說把那兩個貨釘上恥辱柱,至少也能殺得他們丟盔卸甲,在正式的大會上水到渠成的爭取更大的利益。萬一輸了,那也不是世界末日,大會上破釜沉舟放手一搏。勝負也還兩說。當然。在總體上而言,列寧還是佔據上風,贏的可能性更大,搏的可能性更小。

實際上,有李曉峰在,列寧輸的可能性是微乎其微,當然,這不是說某人的口才有多好,實際上以某仙人的口才,根本就上不得檯面。跟真正坐在辯論席上的列寧等人比起來,他充其量也就是個業餘選手的水準。某仙人真正可以依仗的是鬼神莫測的能力,比如在辯論最激烈的時候,丟個禁聲術調戲調戲對方的選手。讓對方集體失聲,時間不要太長有那麼幾秒鐘都有夠瞧的。

當然,這些下三濫的手段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李曉峰是不打算用的,因為導師大人這邊辯手的實力實在是太超群了。導師大人的口才自然不用說了,那屬於宗師級別的,跟著導師大人後面吊著膀子出場的托洛茨基更是震得滿場皆驚,誰也沒有想到列寧竟然把這位找來幫腔了,托洛茨基的水平先不說,列寧的這個舉動,其中蘊含的深意讓前來觀戰的黨員代表們紛紛陷入了沉思。

僅僅是列寧跟托洛茨基兩個。就完全抵消了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聯手的威力,論真實的實力,列寧和托洛茨基可是高出一線的,能把他們吃得死死的。

然而,這還不是最糟糕的,緊接著出場的盧那察爾斯基雖然達不到辯論宗師的水平,但准宗師還是算得上的,而且盧那察爾斯基這貨還有個特點,屬於人來瘋型的選手,人越多場面越大他就越來勁。而且一來勁。戰鬥力就會華麗的變身爆表,弄不好還要超出列寧和托洛茨基一頭。

列寧這邊最後一個出場的是斯維爾德洛夫,算起來,這位是四個選手中實力最差的了,不過就是他也能跟加米涅夫那邊剩下的兩個選手拼個半斤八兩。總體而言。論實力,列寧這邊的選手要將石頭和大餅臉吃得死死的。

當時。這兩個孫子的臉色就變得十分難看了,這也是正常的,畢竟他們倆千算萬算就是沒算到列寧會請外援,沒有托洛茨基和盧那察爾斯基攪局,以他們倆的實力不說穩壓列寧一頭,至少能把列寧克製得死死的。

但是憑空里冒出來的托洛茨基和盧那察爾斯基打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頓時就落入了下風。面對這樣明顯的劣勢他們怎麼會服氣,頓時就跳將起來吼道:

「我們抗議,這是黨內的辯論,怎麼能讓黨外的人參加!不公平!這是絕對的不公平!」

這兩位氣憤得臉紅脖子粗,彷彿是受到了什麼不公平的待遇,可列寧卻是風輕雲淡:「誰說這是黨內的辯論會?我怎麼沒聽說這一條?如果是黨內的辯論會,就沒必要放在今天了,明天全國大會上有的是時間內部討論!」

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頓時就不說話了,真要把辯論放在明天的全國大會上,他們敢嗎?借他們兩個膽也不敢,但是讓他們接受這種「不公平」的對抗,他們也不服氣。

「但是你那邊的實力也太強了吧? 寂滅霸主 辯論雙方實力天差地別,還辯論什麼?不如我們直接認輸算了!」季諾維也夫氣鼓鼓的說道。

列寧微微一笑,反問道:「這場辯論是你們提出來的,辯題也是你們出的,當時說好了選手也是自願加入。你們選擇了擁護戰爭的一方,找不到志同道合的夥伴,反倒怪我們這些反對戰爭的人太強了,還敢厚顏無恥的大談什麼公平……你們不覺得這是一個笑話嗎?」

這番話直接給季諾維也夫整了個大紅臉,他剛才也就是一時傻逼說漏了嘴,誰想到當時就被列寧挑出刺來了,給他擠兌的,根本就說不出話來。更糟糕的是給黨內的這些全國代表留下了一個十分糟糕的印象——反對戰爭的列寧派實力雄厚,不光是黨內的支持者眾多,甚至連黨外的孟什維克也支持他,這說明了什麼?說明列寧同志的路線是眾望所歸啊!

實際上,情況沒有在場的人看到的那麼簡單,托洛茨基並沒有完全跟列寧走到一起,他之所以參加這場辯論,首先是因為欠了列寧的人情,導師大人噓寒問暖管吃管住,解決了他的大問題。現在找他幫一點兒小忙。於情於理也該來助拳。

其次。現在革命所面對的主要問題就是戰爭與和平的問題。平心而論托洛茨基是反對戰爭擁護和平的,所以幫列寧說話也不算違心。

最後,這場辯論的聽眾除了小部分特別積極的革命群眾之外,大部分都是布爾什維克的全國代表,這幫人也算得上俄國革命的精英力量,能在他們面前擴大自己的影響力,何樂而不為呢?

所以托洛茨基不光自己親自出場,更是找來了伶牙俐齒的盧那察爾斯基助陣,決心是一炮打響,駁得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找不到北!能讓這兩個孫子吐血三升就更完美了。

不過打響頭陣的卻不是摩拳擦掌的托洛茨基。而是老謀深算的列寧,才剛剛交鋒,就駁得季諾維也夫是輸人又輸陣。眼看著形勢不妙,加米涅夫趕緊給季諾維也夫拽了回來——你丫個蠢貨都說了些什麼。趕緊的閉嘴,不然沒等辯論開始,咱們就潰不成軍了。

「我們不畏懼任何挑戰!」加米涅夫信誓旦旦的說道,「因為我們知道,真理是站在我們這一邊的,哪怕是巧舌如簧,也無法撼動我們的保衛祖國的意志!我相信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主席,可以開始辯論了!」

擔任本場辯論主席的是捷爾任斯基,在黨內沒有其他人比鐵面人更適合當裁判了,誰讓人家的人品堅挺來著。應該說老費利克斯是很公正的。其實他也覺得雙方的實力差別真的有點大,比試起來確實不公平。但是,辯論的雙方什麼時候又有過絕對的公平,你總不能生生將不同意你的觀點的人拉到自己這邊幫忙吧?

個人有各自的觀點,無法強求。再說這也不是一場真正意義上的辯論,說白了,這就是一場肌肉秀,比的就是誰的實力更強,誰更強就能在第二天開幕的全國大會上佔據優勢和主動。

「請正反方選手入席,辯論馬上開始!」捷爾任斯基還真像個盡職盡責的法官。一錘落音,宣布開始。

雙手剛剛入席,作為正方的加米涅夫一邊就傻眼了,他驚訝的發現列寧和並沒有如想象中那樣跟托洛茨基一起作為最重要的二辯和三辯出場,按照道理講他們倆實力更強理應承擔這兩個極為重要的位置。但是列寧偏偏就是一辯,最重要的二辯是托洛茨基。三辯是盧那察爾斯基,最後的四辯則是實力最差的斯維爾德洛夫,這樣的出場順序讓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完全摸不著頭腦,鬧不清列寧到底是個怎樣的考量。

不過鬧不清就鬧不清,對於列寧作為一辯出場,這兩位實際上是有些沾沾自喜的,甚至還暗地裡舒了一口氣。列寧的恐怖實力,作為親密助手和學生的他們當然是心知肚明,如果讓導師大人火力全開毒舌亂吐,就算他們哥倆合力恐怕應對起來都比較困難。

為此,兩人專門由針對性的冥思苦想了許多對策,就是準備在攻辯階段抵抗導師大人的火力。如今導師大人在這個環節根本就不上場,他們自然是樂得輕鬆,甚至還暗地裡譏笑列寧的失策。

列寧失策了嗎?應該說沒有,恰恰相反現在這種安排是導師大人煞費苦心的結果。沒錯,導師大人的實力確實強,火力全開也著實很恐怖,但問題是,那得看針對什麼人,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是他的學生和助手,對導師大人的風格是十分的熟悉,完全可能在攻辯階段做出有針對性的布置,抵消導師大人的優勢,或者更乾脆的給導師大人挖坑打埋伏,這些完全是有可能的。

而列寧作為一辯手出場,就完全避開了這些有針對性的布置,換上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並不熟悉的托洛茨基和盧那察爾斯基,完全就是揚長避短,讓那兩個貨原本準備充分的優勢一下子就喪失大半。

再說別看列寧在攻辯階段不出手,但他這邊的實力並沒有太大的削弱,托洛茨基和盧那察爾斯基真心不比導師大人差,由他們出手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根本就占不到便宜。

當然,這些有針對性的布置不光是因為這點原因,攻辯階段的對抗是相當殘酷和激烈的,讓列寧暴露在這種火力之下,可以說是相當的糟糕。在外人看來列寧贏了是正常的,但萬一輸了,著實就不好看了。以列寧現在佔據優勢的形勢,完全不需要跟加米涅夫和季諾維也夫短兵相接,說句不好聽的列寧同志是主帥,不可輕動,收拾小卒子動動車馬炮就足夠了。

可以說,這樣的安排既抵消了對方的優勢,也合理的保全了列寧的聲望,是進可攻退可守,反觀對面的那兩位,看似火力十分強大,但對上了托洛茨基和盧那察爾斯基不敢說保管贏,甚至打平都要看運氣,哪怕是僥倖在攻辯階段先拔頭籌,那贏的也僅僅是兩個黨外的孟什維克,意義不是很大。等到了自由辯論階段,列寧再強勢插入,反爆正方的菊花也是可以期待,甚至更有可能的是痛打落水狗…… 黃淮高速軌道交通議了幾十年,方案摞起來足足有數丈高,曾今五次報省交通廳立項,三次報鐵道部立項,最後都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沒能成功。

而這次,在黃准合作的第一輪談判中,雙方就達成了共識,談判結束後半個月鐵道部便批准了黃淮高速鐵路建設工程,而黃淮雙方也體現了極高的效率,項目獲批后第一時間便聯合召開了盛大的發布會。

黃淮雙方通過這此快速的行動表明了雙方對合作的積極姿態,兩市交通順暢是合作的基礎,除了軌道交通以外,兩市之間的最新直通高速線路也會馬上開工,光交通基建投入,就有上百億。

由於奠基儀式的地點在淮陽境內,淮陽方面安排接待,張青云為此專門召開了會議,這是張青雲來淮陽任書記以來第一次接待囯家級領導來視察工作,所以他特別的重視,很多細節的東西他都qīn自過問,務qiú做到安全第一,領導滿意。

在奠基儀式接受以後,在淮陽酒店主會議廳,連副總理和嘩東省書記一起接見了淮陽市委常委班子,這讓大家非常的振奮,淮陽是地級市,而且不顯山露水,平常極少有重要領導過來。

即使有,過來也是走馬觀花,很少會專門的接見常委班子的。所以連副總理的這次接見,大家都非常的重視,表現出來的精神面貌非常的積極,無論是連副總理還是凌書記都非常的滿意。

在接待會上,連副總理肯定了淮陽近期以來取得的成績,鼓勵淮陽班子,接下來大家繼續在市委書記張青雲的率領下繼續努力深化黃淮合作的內涵,通過黃淮合作,讓准陽徹底發展起來」,…

連總理這番講話如此一顆春雷,引了會場一陣稍動,他的話從側面證實了一件事,那就是張青雲調任港城市委書記的傳聞是謠傳,張青雲會繼續留在淮陽幾乎可以確定。得到這樣的消息,班子中眾人心態各有不同,蕭寒心中難掩興奮,深為自己的先見之明而自得。而鍾家嘩和劉沛則是臉色非常難看,鍾家嘩還好點,他已經意識到了問題,已經和張青雲當面談過了。

而劉沛就不一樣了,他在確認張青雲要調任后,在組織人事工作上hú作為、luan作為,luan表態,有很多已經造成了難以挽回的消極影響。尤其是三區縣班子的配置問題,他表了很多態,可這事情張青雲最後擦了手,蕭寒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這樣一來,他表的態就起不了作用了。如果僅僅是這樣,倒還只是面子問題,下面的很多幹部都知道他敢收錢,在找他辦事的時候誰能不在這上面留心?收了人家的錢,沒有替人家把事辦妥,他怎麼能善後?

當然,總的來說整個班子表現出來的還是積極、興奮,在會見結束后,連副總理找張青雲詢問,道:「青雲同志,今天我怎麼發現你們班子有些怪異啊?似乎有些興奮過頭哦!」

張青雲正要說話,一旁的凌祖紅道:「總理,您是不清楚,現在准陽上上下下都以為青雲書記要調任港城,您剛才說讓大家在青雲書記的帶領之下繼續努力,他們知道自己的書記不走了,自然是興奮。」

「hú說八道!這個時候把你調到港城也不知是誰的主意,我是堅決反對的!我們對幹部的使用,要張弛相宜,不能能幹的就讓他們去當救火隊員,不能幹的就讓他們過太平曰子,這種用人方式行嗎?」連副總理怒聲道。

張青雲低頭不語,連副總理這話對他評價很高,但同時也表達了他對嘩東省委的不滿,對這樣的話張青雲當然不敢回應,只能靜靜的聽。

「青雲,總理明天的視察曰程就兩家公司嗎?無論是他還是我,都希望多在淮

陽走走、看看,實話跟你說,我們黃海和淮陽雖然是近鄰,但是這些年來,淮陽一直有些閉塞,嚴格的說我們都還不是很了解。

淮陽在外面的聲名,積極的、陽光的少,消極的、陰暗的多,這方面的工作市委市朕府不能掉以輕心,希望在你的任上能夠部分解決這個問題,這對我們黃淮合作也是有好處的。」凌祖紅道。「一點點頭,道:「凌書記,總理。我們淮陽的大型企業,明天要視察的有兩家企業,一家是囯營的船舶公司,另一家是民營的永恆集團。我們安排這兩家公司,更多是象徵xing的。

我們真正希望領導看的是我們的農民新型合作社,我們綠色經濟產業鏈,我們的中小企業,這些是我們淮陽的特點,也是我們黃淮合作的優勢和基礎。

連副總理點點頭,道:「有特點好,你思路清晰我就放心了。這些年我往下面走,最怕的就是有幹部腦袋發熱,口聲聲就說人無我有,人有我jing這類話。一個市一個區一個縣,不要什麼都有。

像淮陽現在這樣,在嘩東大區獨shu一幟,唯有你們有耕地,有山區有丘陵,同時又有港口碼頭,又還毗鄰像黃海這樣的囯際大都市,這些就是你們的優勢。

你們只要用好這些優勢,淮陽就會很有前途,就會成為嘩東獨一無二的城市,甚至享譽海內外都有可能,這就很好嘛!這正是我們需要的發展思維,揚長避短,而不是跟風起時髦。「說到這裡,他又扭頭看向凌祖紅,道:「老凌,你剛才說淮陽在外的聲名不jiā,是怎麼回事?」

凌祖紅指指張青雲道:「連總理問這個問題你來說,不要信奉家不可外揚那一套,要想淮陽發展,就要打破以前的那些壇壇璀罐,要把整個社會風氣、xí氣整頓好。「張青雲點點頭,道:「總理,是這樣的。 庶女嫡妃 因為淮陽這麼多年以來,一直在經濟上沒有重大突破,屬於那種發達地區的欠發達點。另外,這個地方多山地、丘陵,又還有大港口碼頭,這些條件都造成了走私犯zuì的屢jìn不止。

而因為這些犯zuì所帶來的社會治安、風氣等等方面的問題更是困擾了我們社會經濟發展,所以……「「是要重視,你和老凌能同時意識到這個問題,我相信你已經下了決心了。你做事的能力我是放心的,我只想說一點,那就是要在打擊犯zuì勢力的同時,不要忘記了團結同志。這是相互相成的關係,你應該是能夠理解的,多餘的話我就不說了……」連總理道。

幾人隨便談了一些話題,張青雲看看錶,覺得時間差不多了,起身告辭,凌祖紅也搶這這個機會告辭。兩人同時從連總理的客廳出來。

凌祖紅先道:「青雲吶,我們現在黃淮合作,不單單隻是止於經濟。有什麼困難可以直接找我,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你,我們黃海的各方面都是沒有問題的。」

超神道術 「那就太好了!有xu要我一定會請qiú您的幫助!」張青雲高xing的道,凌祖紅這話說得hán蓄,但是言下之意當然是指在張青雲在展開工作中遇到了棘手的問題可以qiú援黃海。而最有可能的問題就是異地動用井力或者部隊。

不能不說凌祖紅的這個表態讓張青雲內心底氣大增,同時他也保持了應有的矜持,沒有到萬不得已的時候他是不會去麻煩凌祖紅的,淮陽的事情淮陽人民應該有信心、有能力自己解決。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