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可秦毅不知道,他說的這番話已經是讓秦忠把他當成怪物了。

「你自己配藥方?小毅你開什麼玩笑?爺爺這種水平都不敢說輕易去配一道藥方出來,你才學了多久的中醫術?」

「小毅,做人可千萬不能好高騖遠啊,葯這東西不嚴謹可是會害死人的!」

秦忠鄭重叮囑道。

「爺爺你就放心吧,我都說了,您若是以三年前的眼光去看我,可真是大錯特錯,具體的以後會慢慢告訴您的。」秦毅笑著說道。

「對了爺爺,陳家到底是怎麼回事?」忽然間秦毅臉色微微沉了下來。

「哎,最近一段時間,我們秦家出了一種新葯,可以有效抵禦季節流感,這種葯上市之後銷量很可觀,這種勢頭自然就被有心人給把握住了。」秦忠嘆了口氣說道。

「所以陳家就動手了?」秦毅眼中冷光一閃。

「對,但是暫時還沒有對我們秦家造成足夠的威脅,陳家背後站著高家,那是金衡市市區中的大家族,僅憑我們秦家的力量根本是無法抗衡的。」

「我估計……他們也很快要行動了,畢竟現在已經在控制我們秦家的股市,到現在為止新葯的虧損已經超過了一半以上,這樣下去到年前很可能面臨破產危機。」秦忠十分憂心的說道。

「呵呵,陳家,還真是刷新了我對他們底線的認知。」秦毅面色陰寒,原來陳舒倩對他說的全都是真的,陳家跟高家已經聯合起來,在針對他秦家。

他不知道陳舒倩為什麼會告訴他這些,但是既然確定這件事是真的,那麼後面也休要怪他不客氣了!

「你跟陳家的婚約退掉了吧?」秦忠關心問道。

秦毅點了點頭,「嗯,現在跟他們已經沒有任何瓜葛。」

「那就好,否則你會一輩子受人白眼的。」秦忠放下心來。

受人白眼么?秦毅心中冷笑,這種事情秦毅一輩子都不會讓他發生。

「爺爺你就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了,對方只要敢動我秦家一下,我會讓他們永遠無法翻身。」秦毅認真說道。

「哎,你有這份心就行了,這件事你還是不要插手,攪進渾水中會很麻煩。」秦忠至始至終都把秦毅當成了一個後輩小孩子來看,淡淡說道。

秦毅不置可否,對付陳家高家他自有他的辦法,螻蟻一樣的存在豈會需要他費心?

而就在這時,一人從外面慌慌張張的闖了進來。

「不好了老爺子,昨天那群地痞流氓又來了,這次他們直接動手,我們秦家好多人都被他們打傷了,明顯就是不讓我們做生意!」這人是秦家的管家,秦毅以前都會叫他王伯。

只是現在顯然不是寒暄的時候,秦毅渾身溫度一瞬間就降了下來,「你說什麼?」 「秦少爺,你從學校回來了?」

王伯面色一喜,不過想到秦家發生的種種事情,又再次愁眉苦臉起來。

最近是多事之秋,秦家從上到下每個人都睡不好覺,特別是秦忠老爺子,作為老家主要操心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全部的擔子都落在了他一個老人身上。

「王伯,到底發生了什麼?能不能跟我說清楚一點,我才回來,還不了解秦家下面到底發生了什麼變故。」秦毅走上前去。

「這個……」王伯看了看秦忠老爺子,欲言又止。

「有什麼就說吧,總要面對的。」秦忠嘆了口氣。

王伯點了點頭。

「秦少爺你有所不知,自從我們秦家新葯研製出來后,鎮子上面第一龍頭謝廣春那混蛋就一直找我們秦家的麻煩,最近一段時間以保護費為由砸了我們秦家兩個店鋪,可惡至極。」

「那群混蛋根本不是想收保護費,純粹就是想破壞我們秦家商鋪,損人不利己!」

王伯面色十分氣憤。

「謝廣春很長一段時間都跟陳家來往密切,而且對方後台是金衡市地下世界的大人物,不用想都知道後者存在著什麼目的。」

秦忠布滿褶皺的眉宇之間露出沉思,這兩者之間的關係實在是太容易想到了,陳家既然打算針對他們秦家動手,那麼必然會聯絡上他們余陽鎮的龍頭勢力,謝廣春。

「而且對於謝廣春那個人,我們秦家並沒有什麼有效的手段去對付他,那傢伙在余陽鎮黑白通吃,後面連著金衡市的大人物,暫時只能先緩和著,否則出了事情倒霉的都是我們秦家。」

秦忠吸了口氣,顯然對於這件事也是一籌莫展。

「是么?金衡市的大人物?」

秦毅眼睛一眯,露出一縷寒光。

如今的金衡市都在他的控制之下,地下世界吳震功一人獨大,狼爺主宰著大大小小的事物,整個金衡市還有誰在地下世界的權利比狼爺大的?

秦毅不知道那個背後支持著謝廣春的人是誰,如果是狼爺的話,秦毅少不得要給他一點好果子嘗嘗。

辦事一點眼力都沒有,也沒資格在他手底下當手下。

當然,狼爺如果知道秦毅現在的想法一定會嚇得肝膽俱裂,必然動用全部力量徹查這件事,看看誰不要命了?敢做這種混蛋事情。

「沒錯,如今的金衡市地下世界動亂不斷,權勢更迭,那謝廣春也算是找到了好靠山,否則不會這麼膽大妄為,我們秦家此番面對兩大敵人,後面還有高家給陳家撐腰……自保都難啊……」

秦忠點了點頭。

「不過小毅你安心上學就行,這件事不用你來操心,會有你爸你大伯他們著手負責解決。」

「再不濟,我們秦家也不會淪落到吃不上一口飯的地步。」秦忠笑著說道,那笑容中隱藏著一絲旁人很難看清看透的苦澀。

真的不會么?以陳家現如今的決心,還真不知道對方會做出什麼事來。

「爺爺,這件事交給我了,我會辦的妥妥噹噹。」

「至於陳家,只要他們敢對我們秦家採取措施,我會讓他們永世難忘,永生後悔!」秦毅冷聲說道。

還沒等秦忠從這種狂放霸道的話中反應過來,秦毅朝著王伯說道:「王伯,帶我去看看,我倒想知道那所謂的余陽鎮龍頭,是怎麼欺負我秦家子弟的。」

秦毅冷哼一聲,聲音不可質疑。

「少爺,這……」

「唉,好吧。」

王伯嘆了口氣,隨即佝僂著背朝著門外走去,秦毅背著手跟在後面。

秦忠怔怔的看著這一幕。

「怎麼感覺小毅自從當兵以後就跟變了個人似的?以前沒有這麼衝動才是……」秦忠喃喃自語,索性搖了搖頭也沒再管。

他覺得秦毅當了三年兵,面對那些地痞流氓再不濟也不會出什麼大事,自保應該是沒問題的,指不定還能給他們一些震懾。

當然,這些也都是秦忠自己想的罷了,他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秦家的商鋪在余陽鎮名氣還是很大的,畢竟二十多年的聲望,不管是名氣還是產品可信度都得到了市場的認證,在余陽鎮廣大民眾心中是絕對的良心商鋪。

秦家自始自終貫徹著「親民」的經商理念,這也是他們成功的原因。

而陳家幾乎與秦家恰恰相反,陳守財一切利益為重,最後的結果就是他根本在余陽鎮生存不下去,吃了無數黑心錢。

雖然確實富裕了起來,可名聲卻不咋好聽。

只是如今,人們只看中結果,陳守財確確實實憑藉一己之力讓陳家徹底凌駕於秦家之上,現在略施手段就能讓秦家進入水深火熱的局面之中,自顧不暇。

只要如此下去,秦家遲早完蛋,得跟他求饒,乖乖交出藥方。

而只要得到了藥方,以他們陳家跟高家的渠道力量,輕輕鬆鬆就能把這種新葯推的飛起,利潤流水一般嘩啦啦進入他們的口袋。

正是看到了這種局面,才有了如今的情況。

匯文街,這個地方可以算是余陽鎮最繁榮的街道之一了,商鋪的價格已經被炒到了數萬一平,核心的幾個黃金位置,價格更是高的離譜。

秦家在這裡有個兩個商鋪,正好在黃金地段的一頭一尾。

然而此時,這兩個商鋪的模樣卻並不怎麼好。

說實話秦家在余陽鎮話語權絕對是足夠的,一個電話可以動用很多關係……可動手的是謝廣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這一次連警察都是裝作什麼都不知道,這讓秦家非常無奈,同時也非常無助。

「砰……」一個貨架被推到在地,上面眾多擺放好的藥物散落的到處都是。

「賣假藥還有臉在這光明正大的做生意,信不信我馬上給你報到衛生局去?」

「秦氏藥鋪」很古老的名字,但這個名字卻是讓整個余陽鎮的人都耳熟能詳。

「你胡說什麼?我們秦氏藥鋪賣的東西整個余陽鎮都能保證,怎麼可能賣假藥?」

「我警告你,不要誹謗!」

在店鋪裡面的是一個少女,十七八歲的模樣,這少女滿臉還有著青澀,但是身子已經完全發育好了,絕佳的美人胚子。

只是此刻怒氣沖沖,滿臉汗珠的樣子很是讓人心疼。

「嘿嘿?誹謗?我有十幾個人證,證明吃了你們秦氏藥鋪賣出去的葯,都不同程度腹瀉頭疼,已經住進了醫院,要我拉來跟你們對證?」

這男子顯然走著萬全之策。

他既然要黑秦家商鋪,就不會給對方留下狡辯的機會,各方面都會考慮周全並且準備了應付方法。

如同這般,找一些串了口供的人過來,簡直不要太簡單。

女孩被氣的要死,渾身喘著粗氣,她望著場面凌亂的商鋪,望著不少被打的起不來的秦氏藥鋪工作人員,眼淚不爭氣的掉了下來。

「小美人兒,你別哭啊,你這不是讓哥哥心疼嗎?」那年輕男子萬分得意,謝廣春讓他干這事簡直不要太符合他的心意,敢在余陽鎮砸了秦家的場子,除了謝廣春的支持,別人怕是沒法做到了。

經過這次的事情,他在道上也是名聲大噪,人人都得喊上一聲紋身哥。

「你這種人遲早會遭報應的!」女孩紅著眼睛用顫抖的聲音說道。

秦小柔非常自責,爸爸媽媽讓她看著店鋪,她卻把事情搞砸了,現在整個鋪子都快被這個王八蛋拆了,外面一群人圍觀指指點點,說他們秦氏藥鋪賣假藥。

就連警察都不管這件事,她第一次感覺到無處依靠的絕望。

「報應?嘿嘿嘿,老子最不怕的就是報應,老子明確告訴你,你們秦家完蛋了!還真以為能有機會翻身?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神仙都救不了你們!」那紋身哥臉上橫肉一抖,露出冷冽的笑容。

「至於你嘛,你這小胳膊小腿,細皮嫩肉的,我紋身哥肯定不會讓你白白被人糟蹋了,這你就放心吧。」

舔了舔舌頭,紋身哥擺了擺手。「給我砸,全都砸爛了,這種黑心假藥商家必須消滅在源頭上。」

紋身哥故意放大了聲音,讓外面無數人都能清楚的聽到。

偌大的店鋪,一些店員乾脆躺在地上裝死,他們可不想觸了這個霉頭,秦家明顯就是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否則怎麼會連警察都沒站出來幫忙?

「砰砰砰」的聲音不絕於耳。

秦小柔看到收銀台後面最珍貴的一排藥物被推翻在地,小手捂著嘴巴。

「住手!」她拚命的攔住那些人,可他們一個個都是渾身橫肉的壯漢,她一個弱女子如何能夠阻止得了?

「啪……」一掌被推翻在地,秦小柔頭磕在貨架上,一縷鮮血當即是流了下來。

紋身哥走到了秦小柔旁邊,蹲下身子,露出猥瑣陰冷的笑容。

「你們秦家拿什麼跟我們春哥斗?嗯?現在只是你們秦家兩個商鋪,馬上……就該輪到你們整個秦家了,嘿嘿。」

「嗯?」

紋身哥說完話他以為這女孩必然會被嚇得驚慌失措,缺沒料到那女孩壓根沒在看向他,而是越過他的肩膀,看向了他的身後,眼淚止不住嘩啦啦流了下來。

「三年了……柔柔還以為……哥哥忘了柔柔,都不會再回來看柔柔了。」女孩緊緊抿著嘴唇,但是身體卻止不住的哆嗦了起來,眼中激動、埋怨各種情緒交織在一起,最後都滾滾落下。 「唉……」

一聲重重的嘆息。

秦毅無法形容他心中的自責。

上次回來家中只是匆匆跟爺爺見了面,卻沒想忽略了妹妹的感受。

說到底她還是個孩子,在偌大秦家,除了父母之外她最依靠的的就是自己啊……

如今,發生這種事情的時候他卻不在身邊,妹妹稚嫩的肩膀如何能夠扛得下這些?

紋身哥眉頭一皺,他也發現了他身後不知何時多了一個人。

「你是誰?」

紋身哥看到秦毅跟這女孩眉宇間有著幾分相似,心中猜測到了幾分,頓時冷哼了一聲,是秦家人的話那就不用怕了。

他還以為秦家找了什麼不得了的外援呢,那樣的話他就要請示一番謝廣春大哥,才能進行下一步動作了。

然而讓他惱羞成怒的是,這站在他身後的男子壓根沒有看向他,他的目光中似乎只有這個女孩。

「傻丫頭,哥不過是出去了幾年,實在是迫不得已……這一有機會可不就回來了嘛,家裡還有個這麼可愛的小公主,哥怎麼捨得不回來看看?」秦毅同樣蹲下了身子,捏了捏秦小柔的臉蛋,伸手撫摸了她額頭上隱藏在頭髮中的傷口。

秦小柔驚訝的發現,她剛剛碰壞了的地方竟然不疼了,而且那流血也瞬間被止住。

當然,這些都被秦小柔當成了錯覺,她以為自己只是見到哥哥太興奮了所以忘了那種疼痛。

「哼,算你有良心,爸爸媽媽有時候可想你了,可他們知道你是追求自己的夢想,也不願意打擾你。」秦小柔撅著嘴巴,低著頭說道。

秦毅微微沉默。

「你沒聽到我說話是嗎?」紋身哥被氣笑了,這種被直接忽視的感覺可真是奇妙啊!

他承認對方的目的達到了,他確實生氣了,非常生氣。

「看來你們根本沒有意識到自己現在是什麼處境。」

他說話之間,那些原本忙著打砸拆家的小弟們立刻放下手頭工作,朝著這邊走來,氣勢頓時就把秦毅這邊給壓住了,並且封住了所有的路。

「少爺小心,這些人都是謝廣春的手下,平時在就在這邊收保護費。」王伯在後面氣喘吁吁的跟了上來,看到秦毅被圍在中間他心中擔心,忍不住說道。

這個時候紋身哥射過來一道眼神,王伯頓時嚇得面色一白。

看來這傢伙平時無惡不作,很多人都怕他。

能夠收來保護費的,有哪一個是善茬?動輒拳打腳踢,否則威信怎麼能樹立的起來?

然而秦毅看都沒看他一眼,伸手把小柔拉了起來,望著這個已經到自己鼻子身高的可愛女孩,秦毅寵溺的摸了摸她的頭髮,眼中滿是關愛。

這是親情,親人才會給予秦毅的感覺。

「你先到裡面去,哥哥把這外面的事情處理一下。」秦毅指著藥鋪的裡面,柔聲說道。

「可是哥,我怕你……」秦小柔面色一緊。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