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在岔道東邊,林牧沿途中看到很多蛇類屍骸,應該是天堂地獄公會玩家擊殺採集過留下的。

隨著深入,道路上的草叢逐漸濃密起來,而巨樹出現也越來越多,巨樹繁茂,遮天蔽日,存在歲月古老,樹枝上老藤垂垂,甚至有一些青蛇在其上攀爬和晃蕩。

林牧沒有藏拙,也沒有裝作一副老大的模樣,不管是大小的蛇類,都與士兵們一起清理,經驗雖不多,但龍神槍的靈血值卻一直在穩步增長。自從在現實中那次殺戮外國賊匪后,龍神槍的靈血值達到了6891點,再努力一點,龍神槍就能升為玄階專屬武器,那時候他的實力就更強了。

他沒有用龍神槍殺過玩家,不知道是否也會增長靈血值。

……

行走大概有一個時辰,林牧一行人來到一處較為平整的山地廣場上,這個廣場明顯是人為修建的,只是年久失修,整個廣場殘垣斷壁,一些石柱在歲月洗禮下,斑駁不已。雜草叢生,都有半個人那麼高。

「崔武,你帶領大家清理廣場上的蛇類和雜草,清理出一個適合于禁兄大戰的戰場,之後你們就遠離戰場吧,這次的戰鬥更不適合你們參加。」崔武就是擊殺玩家最多的那個士兵,林牧把他升職為百人長,成為這100人的頭。

「得令!」崔武一抱拳,點頭帶著士兵們清理廣場。他們沒有沮喪,更多的是激動,將要到來的是天階之戰,他們一生之中,能有幸看到這樣巔峰的戰鬥,想必對他們有巨大幫助。

吩咐好士兵們的工作后,林牧轉頭對於禁說道:「於兄,接下來就看你的了。」

于禁點點頭,面色潮紅,有些激動,天階之戰,自己也是期待已久!

稍微清理好廣場,于禁就根據林牧提供的信息,從廣場北面那條小階梯拾階而上,那個廟宇在廣場北面的那個山頭峭壁頂上。

在於禁開始行動后,林牧也從西北方向繞一圈,從峭壁上攀登潛伏進廟宇。用龍神槍和攻城鋼爪不斷交叉插入山壁中,林牧借力一蹬一蹬,如同倒霉熊爬雪峰,用雙爪子往上蹭。

在林牧攀登的時候,一聲刺耳的嘶叫聲驟然響起,這叫聲充滿憤怒,也有一絲急切凝重,彷彿遇到什麼強悍敵人。

至尊魔妃:草包大小姐 林牧知道是于禁已經開始行動了。他對於禁是一點也不擔心,與頂尖的武將合作,他們的名字就是保障!

加快速度攀登,林牧很快就登上山頂,一座宏偉的廟宇建造在絕崖之上,工程非常震撼人心。這座廟宇大約有二十丈高,牆壁厚重,佔據整個山頂,不過牆壁上裂痕如蜘蛛網一般,彷彿隨時轟塌下來。

不知道這座廟宇哪個年代建立,但廟壁上的符文已經斑駁殘缺,沒有絲毫光芒,死氣沉沉,另外這座廟宇完全沒有那種神聖的莊重感,給他帶來的是一種陰寒之意。

朝陽升起,璀璨的光線照耀在廟宇上,有些瓦片光滑如鏡,反射點點光線,注入廟宇之內,感覺溫暖一點。

黑蛟龍把這裡當做自己的洞府,環境已經完全改變,陰暗潮濕,雜草繁茂,臭氣熏天。

林牧站在峭壁邊,仰頭望著廟宇,感慨一聲:「如此雄偉的廟宇也經不起時間這把殺豬刀的削殺!」

神袛的光芒已經黯淡,宵小之輩佔據而棲,榮光已不在,時代的衰落。

隨後林牧不再停留,從一處牆壁的窗口中潛入廟宇內。林牧沒有管旁邊潮濕環境,直接奔向廟宇主殿,神魂就在其中。

不一會,林牧來到一處殘破的主殿中,裡面沒有完整的祭祀桌子,都破殘不堪,一些香爐都歪七歪八倒在地上,裡面沒有一點香灰。

林牧沒有浪費,把這些香爐都收集起來,這些可是古董,等到自己領地建立神廟的時候,可以用用。

主殿中央,有一處石台,上面有一個九寸高的神牌,這個神牌完整祭祀在那裡,那黑蛟龍都無法破壞,或者是不敢破壞。

神牌就是神魂承載的器物。

神牌上,符文雖然黯淡,卻還有一絲光芒頑固在閃耀,不屈堅持著。沒有香火的神魂,已經內斂不顯了。

當林牧拿起神牌的時候,系統提示聲驟然響起:

「叮!」

「——系統提示,恭喜玩家林牧,你獲得【水神神魂】(殘缺)。由於你是世界上第一個獲得神魂的玩家,系統特獎勵:聲望+20000,特殊祭祀香燭十根,玄階【強光符篆】三張,神魂部分資料。」

咦,想不到第一個獲得神魂的玩家也有獎勵,不錯!林牧微微一笑,把神牌收入空間戒指中。 林牧把神魂放進戒指前,就使用太龍望氣術鑒定了,神魂屬性出來:

名稱:【水神神魂】

等階:初級殘魂

特性:香火神魂

屬性:可用此神魂建立水神神廟,供奉此神魂,每天可獲得聲望上限100點,香火上限100點。領地水禍效果減少10%,雨水增益10%。

介紹:神魂乃天地神秘力量的體現之一,為神秘存在吸取香火之力。供奉神魂於領地中,領民拜祭神牌,點燃香燭,誠虞參拜!

是初級殘魂,林牧有些釋然。

神魂等階有:【殘魂】、【離魂】、【始魂】、【洪荒之魂】、【本源之魂】。其每階又分初級、中級、高級、完整四個小層次。初級殘魂乃是最低等的存在,不過對於升級城鎮已經足夠。

作為于禁戰鬥的回報,這個神魂是于禁的,最後會到鮑信的手裡,林牧可不想把一個等階高的神魂給鮑信,這個初級的就夠了。

鮑信想要尋找神魂,無非就是把自己的莊園領地升級為城鎮。大漢皇朝的官員,也是有私人土地的,也可以建立領地。有野心的官員,一直在發展自己的領地,圖謀更多的利益。

收好神魂后,林牧想要看看黑蛟龍的巢穴是否有寶貝。

黑蛟龍的棲息之地,就在主殿內,不過卻是主殿祭台後面。林牧繞過主殿祭台,眼前驟然出現一個用數百塊大小不一的白色冰寒玉石堆砌的巢穴。

白色玉石冒著裊裊的寒氣,隨意擺放著,讓整個巢穴空間寒冷刺骨。林牧看到這些玉石,精光爍爍,忍不住叫道:「難道是6階【寒冰靈玉】?」

林牧快步上前,不懼寒冷摩,挲著寒冰靈玉,確認般點點頭。

「這頭黑蛟龍的藏貨好深厚,6階【寒冰靈玉】都是成堆的,只是當做巢穴的裝飾,有錢蛇啊!」林牧嘴上感慨著,手下卻不斷忙活著,把這6階【寒冰靈玉】都搬進自己的空間戒指中。

靈玉很多,把一些不怎麼重要的肉乾糧食,都清理出來,給它騰地方。把空間戒指塞滿,自帶的背包和行軍囊也裝滿大半格子,才把巢穴的玉石收刮一空。

玉石收刮一空后,整個巢穴溫度一下子就升高,整個廟宇不再是那麼陰寒森森的了。

拍了拍行軍囊,林牧心滿意足。這些寒冰靈玉,用途非常多,除了是道法材料,做銘文材料,符文材料,還可以當成建造練功房的材料,想一想,整個練功房都是6階【寒冰靈玉】鑄造的,那效果必然杠杠的。

還可以製作一些蒲團、玉盒,不管是練功還是盛裝寶物,都有神效。這些靈玉是大收穫!

環顧一周其他地方,林牧他還準備在廟宇中看看是否有其他天才地寶,可惜卻沒有,這黑蛟龍不是一個省吃儉用的貨,一有天材地寶,必然吞噬一空。

林牧搖搖頭,沒有失望,能收穫這麼多靈玉,已是大機緣,不可強求。邁著輕盈的步伐,林牧離開這座廟宇。

不過在行走的時候,林牧心中有一個念頭誕生,這麼多的靈玉,顯然不是慢慢積累,而是黑蛟龍一次性從某些地方獲取的,難道白龍澗有一處靈玉礦?他把這個念頭暫時放在心中。

當務之急,是出去觀摩于禁和黑蛟龍的大戰,看看天階之戰的激烈。

林牧這次不會從峭壁那邊回去,而是從廟宇正門離開,從黑蛟龍滑過的山路下去。

山路上,明顯出現一道巨大的痕迹,有數丈大小,斷樹毀路,塵土飛揚。

很快,林牧在山腰上遠遠看到一條巨大的黑蛇,與一個非常渺小的身影在激斗著。

那條黑蛇,碩大的蛇頭上,凸起一個熒光燦燦的獨角,這個獨角有十寸長,通體烏黑,如黑金鑄造而成,閃耀著冷冽的金屬光澤,令人膽寒。

有角之蛇,謂之蛟!這就是黑蛟龍的本體。

這條蛟龍,通體青黑,身上布滿黑色的麟甲,緊密如渾然一體,防禦力超強。

那巨大的蛟頭上,有兩個凸起的銅鈴大眼,冒著懾人的光芒,綠油油的,非常駭人。

顯而易見,這條黑蛟龍有大機緣,得到過神秘傳承,得到過血脈強化,不然不會成長到如此地步。其周身瀰漫的黑色罡氣,如汪洋大海浩瀚,陰寒而銳利,隨時卷席一切。

黑蛟龍和于禁已經開戰了,不過,顯然一人一獸都還在相互試探的階段,沒有動用全力。

于禁青色內力瀰漫周身,黑蛟龍周遭黑氣森森,形成鮮明對比。一人一獸,不斷碰撞著。

于禁腳下猛然用力,一躍而起,拿著神槍不斷攻擊著它。被踏過的石塊碎裂成蜘蛛網,咔咔聲不絕於耳。

黑蛟龍也不甘示弱,巨大的蛇口吐出無數黑霧,瀰漫空氣中,被黑霧沾染的樹木青草,一瞬間就枯萎而殘,可見這些黑霧毒性十足。

同時它的蛇尾也不甘寂寞,不斷凌空抽打著于禁,想讓他疲於應付。

于禁的戰鬥經驗明顯非常豐富,借力打力,藉助黑蛟龍的身體,不斷在跳躍,最後接近黑蛟龍七寸的時候,周身青光震蕩,神槍如地鑽,猛然想要刺入蛇身。

黑蛟龍也極速反應過來,碩大的頭顱悍然俯衝而下,想要用那冷冽的獨角刺穿于禁的身體,彷彿一人一獸要拚命一番。

于禁可不會與它同歸於盡,在獨角快要刺到自己身體的時,驀然抽身,再次躍起,離開了黑蛟龍周身。

一人一獸,來來回回,試探十數個回合,雙方都沒有受到大傷害。隨著戰鬥的激烈,雙方漸漸開始用力。

于禁周身青色罡氣環繞,逐漸形成一個護罩,防護身體。他修鍊功法的內力深厚,像汪洋大海般磅礴,青色罡氣洶湧噴出,如同火山爆發,兇悍爆炸。

地階修鍊出地罡之氣,天階修鍊的是天罡之氣。

于禁以槍帶氣,體內洶湧澎湃的元力噴發而出,在神槍周圍極速凝聚起來,逐漸形成一柄數百倍大小的罡氣之槍,其形如他手中的神槍。

于禁控制著巨大罡氣槍,猛然躍起,兇悍向黑蛟刺去,這招沒有任何花俏,沒有任何技巧,只有勇猛正剛,一往無前,有我無敵的感覺。

黑蛟龍彷彿感覺到威脅,不過它眼神冷冽,絲毫不肯退後閃避。巨大的身體震蕩不已,周身的黑氣增大了一圈,緩緩凝形,也形成一把粗糙的罡氣蛟龍之影,這蛟龍之影神異無比,其瀰漫的寒意卻如九幽寒泉那般刺骨碎魂,令人膽寒!

兩道氣罡凝物驟然碰撞在一起,發出懾人的可怕罡氣漣漪,隨後形成巨大罡氣爆炸,向四周噴發而去,爆炸的罡氣,把周遭的斷壁殘垣都炸的粉碎。那巨大的山石如豆腐般,也被撕裂,化作漫天灰塵。

本就殘舊的廣場,更是多出數道一丈深的裂痕,不斷延伸,彷彿把這座廣場撕碎一般。

一獸一人的碰撞,青光與黑光****,伴隨著陣陣擊破空氣爆鳴之聲,駭人無比。

遠處觀看的林牧和眾將士,也都是震撼不已,這樣的氣息,如果是擊打在他們身上,基本也是化作漫天飛舞碎片的結果。

林牧眼神爍爍,不眨眼地盯著一獸一人的戰鬥,這才是天階之戰,如同海嘯般震撼人心,忍不住嚮往!

數次碰撞,轟鳴之聲震動耳膜,飛沙走石,山峰搖動,廣場上的地基石塊都掀飛碎裂,山土也開始裂開,草木寸寸斷裂,戰鬥異常激烈。

天階之戰,果然厲害。

林牧不是沒有看過天階之戰,只是沒有看過如此精彩的天階之戰。在戰場對恃上,雙方的斗將一般不會動用全力,進行生死搏鬥的,都會留有幾分底牌的。

但如今于禁和黑蛟龍的搏鬥,那是槍槍入肉,尾尾猛抽,絲毫不相讓。

浩瀚的青光,與澎湃的黑芒激烈碰撞,期間也有血液濺起,雙方都負傷了。

嘭!嘭!嘭!

黑蛟龍的蛇尾,不斷抽打在於禁的天罡氣護罩上,發出巨大響聲,于禁的神槍,也不斷刺入黑鱗甲,劃出道道傷痕,血液飛濺。

黑蛟龍身上不斷出現傷痕,但于禁也不是那麼好受的,每次抽打護罩的時候,那震動的餘波都對他身體造成傷害,他感覺虎口已經裂開,五腑內臟難受不已。

「吼~~」黑蛟龍彷彿被激怒,不再發出刺耳的嘶叫聲,而是震天動地的吼叫聲。

于禁也全力爆發,他知道接下來可就是生死搏鬥,線路相逢勇者勝的時刻了。

于禁呼吸急促起來,握著神槍的雙手一用力,口中也吼叫起來,絲毫不示弱。

吼!

于禁身上的兇悍之氣也震蕩澎湃,臉色冷酷無情,精光閃爍,他感覺自己快要進階了。

一人一獸開始如兩道閃電般在移動,爆炸聲不絕於耳,于禁不斷橫空而起,圍繞黑蛟龍不斷攻擊。

黑蛟龍那數丈大小的蛇尾也不斷在抽打,碩大的頭顱不斷俯衝攻擊。黑蛟龍不敢用血盤大口咬于禁,因為之前在一次相互試探中,于禁的神槍對它的大口很容易造成巨大傷害,它避開這個戰鬥弱點,使用其他攻擊方式。

明王首輔 「嘶……吼……」

最後,在不知道多少個回合的戰鬥后,黑蛟龍發出一聲不甘的嘶吼,緩緩癱倒在龜裂的山峰上,它已經無力回天,被于禁一槍貫穿了頭顱,頭顱上那巨大的血洞泊泊的血液不斷流淌著。

而于禁,也是身受重傷,甲渭上一個拳頭大小的血洞也流淌著血液,這是被那根獨角刺到的。

用長槍支撐著,于禁喋血,大口的喘息,但他臉上的喜意卻盎然,他終於是勝利了,而且,他在最後階段突破到天階中段,才能一舉擊殺黑蛟龍。

于禁勝利了!

(求票票,求訂閱!) 黑蛟龍死後,巨大的身軀佔滿大半個殘破的廣場。于禁從行軍囊中拿出一個錦盒,打開它拿出一枚芬芳撲鼻的渾圓丹藥出來。

一口把丹藥吞下,于禁疲憊的神色猛然精神,那流淌血液的血洞也開始止血,甚至還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癒合著,那渾圓丹藥效果強大。

林牧和眾人,在黑蛟龍死後,都聚攏過來。看到于禁服用丹藥,但大家都沒有多說,這是于禁的秘密,那丹藥可能是他的壓箱底的寶貝。

于禁把擊殺黑蛟龍掉落的五個紫色精緻布袋拿在手中,同時從黑蛟龍的頭顱中掏出一個晶瑩的妖丹。這些都是他的戰利品。

只有地階以上的靈獸妖獸才會有妖丹。而天階的黑蛟龍,它的妖丹妖邪無比,瀰漫黑色霧氣,于禁手上著附青色內力才能拿起而不受傷害。

「恭喜兄弟擊敗這頭蛟龍,同時精進一步。」林牧欣喜對於禁說道,感同身受,于禁的艱苦,林牧能體會到。于禁戰鬥中,也是險象環生,有幾次差點被擊殺,不過林牧沒有擔心,作為天地眷顧之人,于禁等歷史名將可不會那麼隨便就死去的。林牧對這一點非常確信。

雖艱苦,可苦盡甘來,于禁也突破了!

「哈哈,意外,要不是我突破到天階中段,想來與之也就戰個平手吧。」于禁紅光滿面,他的修為終於再進一步,向那神階的道路再邁上一個階梯,可喜可賀。

「勝利就是勝利,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你戰鬥的艱辛,我們都有目共睹,可不是意外,哈哈……」林牧也豪氣誇讚道,為于禁的勝利高興。

「對了,這個就是廟宇內的神牌,是神魂的載器,神魂在內,就交給你了。」林牧沒有猶豫,拿出神牌就交給於禁。

于禁也沒有客氣,這是他的目的之一,接過來放好。

「可惜了,這黑蛟龍的肉,黑氣森森的,不知道能不能吃,不然定舉辦個蛟龍肉盛宴!」林牧用龍神槍壓了壓黑蛟龍的屍體,惋惜道。

「這異獸,我有經驗,知道有個地方的肉質無毒,非常鮮美,等我休息一番,就親自動手。」于禁彷彿想起了什麼,垂涎說道。

林牧一聽,感覺飄然,這可是天階異獸的肉,能引起于禁的垂涎,想必是寶貝。

對於黑蛟龍的處理,林牧和手下都沒有經驗,又不是屠夫,技藝啥的沒學過,兩眼摸黑。林牧也沒有使用自己中級的採集術,這技能和上古招降術,最近都沒用過,非常浪費,看來後面要多錘鍊才行不然浪費了。

等於禁休憩一番后,他親自動手,從巨大的蛇軀中分解出數十塊大小不一的雪花花的嫩肉,一看就能讓人食慾大振。

于禁把肉塊分給林牧一半,之後再支起火架,上百人不斷燒烤著油光滑亮的肉塊。

嬌嫩油膩的肉塊,被烈火烤得呲呲作響,油滴落在火上,又是一陣響動,此時此刻,大家眼中只剩下誘人的肉塊。

于禁準備充分,從行軍囊中拿出隨身的作料,操作一番后,那香味更是傳遍百里,大家都不斷吞唾沫,盯著肉塊。

這可是天階異獸的精華,林牧準備拿回去讓領地的大廚烹飪一席盛宴,增加大家的基本屬性。

于禁把烤好的肉塊分給林牧,他也不客氣,接過來大快朵頤起來。

「叮!」

「——系統提示,玩家林牧,你進食玄階【于禁粗製的烤肉】,靈力洗體,獲得武力+1,智力+1。」

林牧聽到系統提示,有些意外,這個于禁又不是廚子,做出的烤肉也能增加屬性,真是奇怪,難道他兼職廚子?

不過這個玄階的烤肉怎麼只增加兩點屬性啊,他在領地舉辦的宴會中,第一次吃的初級火靈狼王宴,都增加2點基本屬性的,這個玄階的竟然這麼少,難道是自己身體變強后,天才地寶的增益也相繼減少了?林牧狐疑。

林牧吃完手中的烤肉后,起身走向崔武,問道:「崔武,你食用烤肉,是否有增加屬性?增加幾何?」

崔武停下大快朵頤,滿嘴是油回答道:「啟稟主公,我第一口吃的時候,增加了6點基本屬性,3點武力,3點智力。」

果然,林牧肯定了自己的猜測。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