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9 日 0 Comments

上界也不是人人都是武者,絕大多數依舊是無法修鍊,或者志不在修鍊的平凡人類,絕大多數人類窮其一人,也走不出這座城市,畢竟聖城實在是太龐大了,即便是神海境的武者不借用傳送通道,也要御空飛行數天之間,才能夠徹底離開這城市。

「好了,我們繼續趕路吧!」何殿主很滿意羅征臉上流露的震撼。

帶著羅征離開這傳送台後,羅徵才發現在空中出現了一條條筆直的細線,這些細線相互交錯,但彼此之間的高度各不相同,而眼下卻有許多武者沿著這些細線以極快的速度飛遁趕路。

看到羅征注意到這些細線,何殿主便是繼續說道:「聖城裡的武者數量太多,御空飛行的話,速度太快就會相撞,於是就用神紋布置了數萬條貫穿整個成聖的細線,你看那紅色的細線便是來者,藍色的細線便是去者,這些細線彼此高度不同,防止大家速度過快撞在一起。」

羅征這才明白了這些細線的用途。

御空飛行需要破照神境后就能做到,不過在下界之中,照神境武者的數量固然是不少,但不至於讓整個天空擁擠不堪。

而這成聖之中照神境以及照神境以上的武者,數量怕是不知幾何,無法統計了,這御空飛行的人太多了,就必須有個規劃。

那麼這些細線,其實就與一座城市裡的馬路一般的作用了……

隨後兩位殿主便是帶著羅征靠上了其中一條細線,然後繼續一路前行。

就像這何殿主所說的那般,凡是在這條細線周圍飛行的武者,都是同一個方向,大家的速度雖然快慢不一,不過慢的讓快的,總算還是僅僅有條。

倘若不是因為這些細線,這聖城的上空恐怕會擁擠不堪,想飛都飛不動。

不過羅征剛剛沿著這細線飛行了沒多久,前方迎面就有一夥武者衝撞過來!

這幫武者卻是絲毫沒有遵守規則的意思,一個個大呼小叫,彼此追逐,而且飛行的速度竟然是極快。

偏偏這些武者看上去,也才二十齣頭的樣子,但是一個個修為卻是不低,基本都已經踏入神海境,只有少數生死境武者!

「嗖嗖嗖嗖……」

看到這些傢伙迎面撞過來,與羅征保持一個方向的武者們,也是紛紛躲閃,這個年紀就有如此修為的傢伙,多是出自於名門世家,一般人又豈能惹得起?

兩位殿主看到這一幕,眉頭也是微微皺了皺。

他們身為靈武聖地的殿主,地位也是極高了,不過即使如此,他們兩人也不願意在聖城之中惹是生非,畢竟這聖城乃是藏龍卧虎之地,他們三十六殿殿主,在靈武聖地里的確是頂尖存在,可是在他們之上還有靈武聖地的諸多長老等人物,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看著兩位殿主退開,羅征也是將身形輕輕一晃,避在了一邊,萬萬沒想到,其中有兩位青年好挑不挑,竟然徑自朝著原本已經避讓在一旁的羅征沖了過來。 這幫傢伙原本就是順著細線逆向而行,也是破壞了聖城上空的飛行規則,旁人只是敢怒不敢言而已。

而羅征原本是已經退開在一旁,就是想要避開這些傢伙。

初來乍到,人生地不熟,他同樣也不願意惹是生非。

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兩位青年武者竟然直奔自己而來,臉上還泛著一絲狂冷之意,顯然是故意要衝撞自己!

羅征不願意惹事,但他從來不怕事,就像在礦脈之中那些傢伙,自己要上來送死,羅征出手也絲毫不猶豫。

他已經退讓了一步了,對方還依依不饒,羅征的臉色沒有絲毫的變化,體內便是在積蓄著力量。

看到這一幕,兩位殿主也是大驚失色,他們是受人之託將羅征帶入聖城的,眼下羅征還沒有交出去,若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他們如何交差?

偏偏兩位殿主距離羅征比較遠,而迎面過來的青年武者原本就保持著極高的速度飛行,想要挪開羅征顯然來不及了,可是羅征被這兩位神海境的傢伙撞擊之下,恐怕會夠嗆,何殿主與申殿主也只來得及出言提醒羅征。

「快躲開!」

羅征凌空站在原地,紋絲不動,目光只是淡淡的望著迎面撞過來的兩個傢伙。

而這兩個青年武者在撞向羅征的瞬間,甚至還嘿嘿一笑,而在這笑聲傳來的同時,羅征的嘴角也是微微彎曲起來。

看到羅征臉上這般詭異的笑容,兩位青年心中也是有些奇怪,這生死境的小子在笑什麼?

下一刻,三人便是狠狠地撞在了一起。

肉身相撞之下,便是爆發出一道悶響之聲。

「噗!」

「糟了!」

兩位殿主臉色這一刻也是十分難看,在靈武聖地之中是何等的安全?他們卻沒有想到羅征這麼倒霉。

眼前這幫有男有女的武者,顯然是聖城裡的那些紈絝,沒有將旁人放在眼中,在他們字典裡面欺負別人乃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需要什麼理由,那麼知道這麼湊巧,就找上的羅征?

然而,接下來的一幕,卻是讓所有的人都目瞪口呆。

羅征的身體僅僅後退了數十丈的距離,就穩穩地停了下來,對方畢竟是兩位神海境武者,而羅征卻是無法動用「力量轉移」,所以只能夠靠著聖器之體硬抗,不過他體內爆發出來的力量也是沖抵了一部分,這番撞擊之下羅征的氣血也是瘋狂的翻滾,但很快就被那強悍的身體給消化了,之所以後退這麼長的一段距離,也僅僅只是為了讓身體好受一些,若是羅征想要逞強一回,一步不退他也能夠做到。

可是那兩位神海境的青年武者的情況就非常糟糕了。

這兩位青年武者撞向羅征的瞬間,便是感覺自己撞向一座大山一般!

可是以神海境武者的實力,即便是一座大山,他們這般撞過去也能給撞碎了……

所以在整個聖城之中,這幫青年紈絝們便是橫衝直撞,前些日子與人打架,便是撞碎了上十座高達千丈的大樓,照樣沒有人敢多說一句!

這番故意撞向羅征,也是有一點原因的,這原因說起來也是讓人啼笑皆非,不外乎就是看到羅征是一位生死境武者,而且看羅征的外表也不過二十歲出頭的樣子,這個年紀擁有這般修為,在上界之中也不算慢了,於是便主動挑釁羅征,想要讓羅征出個丑而已。

他們以為,羅征必然會躲開。

誰知道羅征不僅沒有躲開,反而站在原地一動不動。

等到他們撞上了羅征這才明白為何這家戶不動了……

兩人的鼻子中都爆出一聲悶哼,這高速撞擊之下,再加上羅征爆發出來的力量,直接讓他們的五臟六腑移位,便是開闢的體內世界也不斷地翻滾,其中的真元海便是掀起滔天的浪潮,丹田之中也產生了一股撕裂的感覺。

「噗噗……」

兩人嘴中噴濺著鮮血,如同兩隻斷了線的風箏,朝著下方直墜而去,最終砸在了冰涼的地面之上。

這下方是一個凡人的街市,今日這街市之中便是有無數凡人來來往往,忽然墜下兩位神海境武者,便是將那些凡人們嚇了一跳。

不過在聖城之中居住的凡人們,與武者之間完全是兩個世界,他們也懂得自保,看到兩位武者砸下來,也沒有人敢圍觀,反而所有的人都是一鬨而散,唯恐這兩位武者從地上爬起來,遷怒於他們。

武者想要殺凡人,實在是太簡單了,而且殺了就殺了,也是死的冤枉……

「這……」何殿主和申殿主一時間,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雖然他們慶幸羅征沒有事情,可是這結果和他們所預想的結果反差太大了。

至於其他十多位青年武者們,也是愣愣的看著羅征,不過最先反應過來的兩位武者,便是徑自朝著下方飛過去,將那兩位撞的昏迷不醒的青年一把背了起來。

羅征淡淡的望了何殿主與申殿主一眼,便是開口說道:「兩位殿主,我們繼續趕路吧?」

兩位殿主同時點了點頭,心中也是嘀咕,難怪這小子被大人物給看中了,的確是有些本事……

三人剛剛想走,那些青年武者們頓時不幹了。

他們這幫人在聖城之中橫行霸道,從來只有他們讓別人吃虧,哪有別人讓他們吃虧的?關鍵是今天吃了這一虧,這傢伙還想開溜?哪有這麼容易?

「站住,撞了人就想跑么?」其中一位青年武者冷聲說道。

羅征淡淡的看了那武者一眼,只是說道:「是他撞我在先。」

「嘿,他撞你?你不知道避讓?反而站在那裡給他撞?」另外一位青年武者繼續說道。

羅征冷聲一笑,「廢話,你們這群廢物吃跑了沒事幹,屁大的本事都沒有,這般撞死也是活該!自己找死,還要怨天尤人,應該是廢物中的廢物!」

這話一說出口,那些青年武者們頓時愣住了。

豪門搶奪二婚少奶奶 所有的人都以為羅征會繼續苦苦辯解,即使是兩位殿主也以為羅征會繼續講道理,畢竟這一路走來,他們看羅征也是好脾氣的樣子,沒想到辯解道一半,忽然就這麼狂起來了,一時間讓他們有些接受不了。

在經歷過上次的心靈困境之後,羅征已經明白,在世界上有些傢伙是不用講道理的,對於眼前這幫人,只有用實力才能夠讓他們明白什麼叫現實。

薄情老公追妻成癮 聖城之中,鮮有人敢在這幫青年武者們面前如此狂言,即使是那些有實力的武者,畢竟這幫神海境的傢伙極為難纏,更關鍵的是他們家族中還有一群靈武聖地的長輩們撐腰,所以即便是一些強者吃了虧,也是忍過去便算了。

今日羅征卻是一反常態,沒有給他們絲毫情面,當面呵斥起來。

紈絝們是最要面子的,在他們眼中什麼都能丟,就是面子不能不丟,被羅征直呼廢物中的廢物,這一干人等的臉色由紅變白,很快,其中一位青年武者便是冷聲說道:「你知道我們是誰么?」

「嗖!」

羅征的須彌戒指中青光一閃,一柄長劍執在手中,直指那位青年武者,「別跟我說你們是誰,也別跟我說你們家裡的長輩是誰,這是廢物們常用的口徑!一起上,還是一個個的上,我讓你們選!」

這般架勢,已經是完全沒有將這些傢伙放在眼中了。

至於兩位殿主,更是瞠目結舌,見過狂的,還沒有見過這麼狂的,一位生死境的武者,竟然想要單挑一群神海境武者? 在這空中一條條交錯如同蜘蛛網一般的細線之上,無數匆匆趕路的武者也在飛行的移動。

這些武者們,可不像那些凡人們如此膽小,看到這邊發生了糾紛,也是紛紛駐足圍觀。

聽到羅征直呼這幫神海境武者為廢物,甚至揚言讓他們一群人挑戰自己,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精彩,他們知道有戲看了,也不知道這生死境的傢伙從哪裡冒出來的,竟然如此狂妄。

不過這種狂妄可是要兌現的,若是沒有實力,這種狂妄無疑等於找死。

「哈哈哈,不過憑藉自己的肉身強悍一些,就敢如此妄自尊大,讓我們一群人挑戰你一個?你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就我一個人便能搞定你!」那群武者之中便是走出一位長發青年。

羅征微微一笑,手中的長劍一挑,便是準備應戰。

這時候,兩位殿主卻不幹了,要打架是你們的事情,不過他們兩人護送羅征,又怎麼真的會讓羅征去挑戰這些傢伙?

何殿主在這一刻便是站了出來,朝著那些青年武者說道:「抱歉,我們有要要事在身,現在不便接受你們的挑戰,你們這些小輩還要適可而止!」

「適可而止?你是什麼東西!敢阻攔我們!」長發青年卻是絲毫不買何殿主的帳,甚至對著何殿主呵斥起來。

這一下,何殿主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看了。

他們兩人好歹也是三十六殿之主,靈武聖地里的強者雖然眾多,不過除了聖地里的幾位首領之外,再加上上百位長老和一些其他要職人物,接下來就是他們三十六殿的殿主了。

也就是說,在這十品聖地之中,他們的地位足以列入前兩百人的範疇之中!

何況何殿主一把年紀了,修為更是僅次於界主的存在,被這些二十齣頭的小輩呵斥,這臉色要多難看多又難看。

何殿主便是冷冷一笑,「小子,不管你家長輩是誰,都要注意自己的分寸!」實話說這幫傢伙如此猖狂,來頭必然不小,所以何殿主還硬是克制住了自己的怒火,倘若換了其他的神海境武者,他舉手投足恐怕已經將對方捏成灰了……@^^$

「哼,若是不注意分寸又如何?」這長發青年明知道這兩位殿主的修為高強,但是他卻依舊沒有放在心上。

「不注意分寸,說不得,我就要代你家長輩教訓教訓你們了,」何殿主終於動了肝火,這幫不知死活的紈絝們的確是太過分了。

長發青年只是淡淡一笑,「我爺爺乃是靈武聖地的鶴心長老,教訓我?怕是你沒有這個資格!」

當兩位殿主聽到鶴心長老的時候,神色頓時為之一凝,果然……

其實兩位殿主一開始就猜測出了一個大概了,敢在聖城之中如此囂張的傢伙們,其背景絕對不能小覷的,否則他們早就被人拿下了。!$*!

大約是看到兩位殿主泄氣了,這群青年武者們則更是囂張起來,那長發青年便是冷笑道,「不知道閣下是不是要掂量一下自己,有沒有資格教訓我?」

何殿主這時候便是十分尷尬了。

鶴心長老在靈武聖地之中,乃是一位極為強勢的長老,脾氣暴躁,且性子極為護短,蠻橫也不講道理,不少殿主都在這位長老手中吃過苦頭,無論是申殿主,還是何殿主也不願意招惹這老傢伙。

「有沒有資格,說啊!」

「大聲告訴我!」

「你是什麼東西,仗著自己的修為高一些,就在這裡裝什麼長輩!」

這幫青年武者看到兩位殿主氣勢軟下來,也是咄咄逼人起來。

尤其是那位長發青年,更是邁前一步,冷笑道:「說嘛,到底想要怎麼教訓我!」

「我……這……」何殿主空有強大的實力,竟然被這長發青年逼退了一步。

「說啊!看你這樣子,應該是那個殿的殿主,或者是副殿主吧,在你那一畝三分地裡面你或許是個人物,在這聖城,嘿嘿!」那長發青年說著,便是繼續逼近。

就在何殿主再次後退一步后,一道身影便是驟然閃爍而過!

羅征在這一瞬間,便是破空而至,與此同時,體內的混沌之氣更是化出極強的風系法則,借著追雲身法羅征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巴掌拍在了那長發青年的臉上。

羅征的巴掌,可不是那麼好受的。

這一巴掌的力量,就算拍在一頭身軀強悍的凶獸身上,那凶獸恐怕都受不了。

而那長發青年整個人,就宛若一個陀螺一般在空中飛速旋轉著……

等到長發青年化解了羅征拍打在臉上的這道力量之後,他半邊臉已經紅腫不堪,上面五個指頭印子也直接隆了起來,宛若浮雕一般鑲嵌在他臉上,清晰無比。

羅征揮了揮手中的長劍,隨即冷笑道:「說你是廢物,你還不信,最終還不是要將家裡長輩搬出來?」

「你!」長發青年頓時氣憤至極,心中的羞辱已經完全被臉上的疼痛所掩蓋,「我要殺了你!」

「殺了這小子……」

「將他凌遲而死,我要讓他死在這聖城最骯髒的地方!」

那些青年武者們這時候終於打算一擁而上了……

而羅征也準備應戰,不過他雖然表現的極為狂妄,但這番戰鬥卻不準備取走這些傢伙的性命。

可是兩位修為高深的殿主,必然不會讓這事情發生。

那申殿主則是伸手一指,「定!」

「嗖……」

一道蘊藏著時間法則的力量擴散出來,頓時將這些青年們所籠罩。

隨後申殿主朝著何殿主點了點頭,一把拽著羅征,接下來何殿主便是施展了大挪移之術,抓著羅征和申殿主一轉,三人就消失在一道白色的螺旋之光中,直接離開了這是非之地。

這大挪移之術,乃是修鍊到空間法則高層之中才能夠領悟的東西,原理其實與羅征穿梭空間差不多,但是羅征穿梭空間只能移動數丈的距離,即便是經過這兩年的潛修,領悟了更多的空間法則之後,他穿梭空間的極限也只是維持在三四十丈的距離。

而這大挪移之術,則直接能夠跨越數百里的距離,這也是修鍊空間法則的武者一大保命的手段!而修鍊到極高層次之後,大挪移之術更是可以跨越難以想象的距離,能夠在大界與大界之中進行挪移!

當三人消失之後,這時間法則的限制才慢慢地消失,那些青年武者一個個臉色都十分難看,今天他們算是吃了大虧了!

「逃,只要這聖城之中,逃得掉嗎?」那長發青年一邊獰笑,一邊將一枚丹藥塞進了嘴中。

這一枚八品丹藥的價格十分貴重,對於許多武者來說,也是瀕死的時候才會吞服,其實他被羅征扇了這一巴掌固然是狼狽,但遠遠不止於吞服這等丹藥,不過對於他來說,這臉上的手指印實在是太丟人了,自然是希望它快快消失。

丹藥的效果驚人,剛剛吞服之後,羅征那一巴掌扇出來的掌印,便是以看得見的速度開始消退。

不過這掌印在他臉上固然是消退了,但是在心中可是遠遠沒有平復!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