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5 日 0 Comments

那麼,他不希望,二姐忙完了大姐的事兒,接著再忙他的事兒,一輩子都在為他和大姐操心勞力。

如此想著,夏墨就想抬腳離開,可一直盯著他的卓天琴哪能讓了,當即一把抓住他:「小墨,爺爺奶奶的要求很低,就是你能不能陪他們一起吃個飯聊聊天,那麼難嗎?」

向著卓家人的那一派兒,對夏墨的議論聲就又大了幾分,有幾個,甚至扯著嗓子喊夏墨要孝順。

「你們知道什麼事兒嗎?就來教我怎麼做人?」夏墨神色冷冷的看向明顯人多的那一堆,「沒錯,他們是我的爺爺奶奶和姑姑,可,從我出生,他們就沒給過我一點兒關愛。

他們心裡,只有自己的利益,先前,因為有私生子,對於我這個婚生子不聞不問,把我送到最垃圾的中學想要毀了我。

現在呢,私生子成了綠帽子的產物,沒別的辦法了,過來找我了,說的直白點兒,不就是想著讓我給他們做傳宗接代的工具嘛,想扔就扔,想要就要,憑什麼?」

「啊,這也太過份了吧,要我我也接受不了。」

「是的,這老兩口看面相就不善良,果然就喜歡做些不善良的事兒。」

「就說嘛不能隨便站隊,清官還難斷家務事呢,何況咱們這些沒有社會經驗的。」

「成人的世界好複雜。」

「不是,你們沒聽夏墨說的嘛,那老太太的兒子被人戴綠帽子了,我姑父就在卓氏上班,聽說卓氏現在都快倒了,所以,咱們是不是可以這樣想,他們不止是想要認回夏墨,更想要的是,夏家能再拉他們一把。」

「多大的臉呀,以前把夏氏挖空了,現在還想再讓夏氏給他們填窟窿,臉呢?」

「臉這個東西,不是誰都有的。」

「…….」

一番的議論后,風向標嚴重偏到了夏墨這一邊兒,卓天琴一張臉就沉下來,所以說,這些死小子,既好利用又討厭。

用力掐了自己一把,卓天琴的眸色中涌滿了淚水:「小墨,你這孩子怎麼能這樣呢?卓氏為什麼落得今天這樣的地步別人不清楚,你也不清楚嗎?

感情的事兒,外人不好說,所以,咱沒法兒評價你爸對還是你媽對,但,人都有貪心的時候,卓家太窮了,你爸當年才會做出了錯誤的選擇,

可自此之後,他見天的慚愧自責,覺得對不起青梅竹馬,所以,他的心只能一分為二,是,他貪心,他不對,但他都是為了你爺爺奶奶,他想盡孝啊!

你們沒在農村生活過,不知道村裡人議論起人來的時候,有多刻薄,你爸要是不娶你媽,他就沒法兒在城市立足,上了一頓大學,最後只能回去種地,他那臉往哪兒擱,你爺爺奶奶的臉又要往哪兒擱?

沒辦法,他做出了讓人唾棄的選擇,可你以為他不難過不痛苦嗎?他要是不難過不痛苦,至於才這個年紀,就得了那麼些這個年紀不該得的病?現在半死不活的躺在醫院裡?

你姑父已經三天沒回家了,就盯在公司,實在太困了,趴桌子上眯一會兒,我今天過去給他送衣服,鬍子拉茬的,差點兒沒認出來。

你當他願意辛苦?他不是單純的想要替卓家守住公司,他更想的是,讓卓氏的工人們別失了業啊,都是有家有口的,突然失了業,真的是往絕路上逼。

偏生的這個時候,又爆出那麼打擊你爸的事兒,別人不心疼他,做親兒子的,你好歹要心疼他一下吧?卓氏為什麼落得這一步?都是你媽下的手啊。

外人都說卓氏吞併了夏氏,可真的是那麼回事兒嗎?如果你媽心思放在公司上,至於你爸對夏氏失去了信心,自己創辦了卓氏?

別人都覺得是你爸架空了夏氏,可實際是,他在夏氏根本沒有話語權,不想讓自己多年的努力化為泡影,這有錯嗎?尊重自己的勞動果實,真的有錯嗎?」

長長嘆一聲,卓天琴又看向圍觀的眾人,「孩子們,你們這個年紀,正義,熱情,但,你們經歷太少了,真的沒法兒想像成人世界的殘酷是什麼樣的。

我不想反駁你們,我只是想說,有很多時候,我們聽到的看到的,都未必是真的,只有切身經歷的,才清楚的知道,什麼才是真的。」 戴潔瑩的運氣真是好,居然摔一跤,把命給保住了,雖然不能說百分之百,但應該差不多,不然她一個人類,蚩尤抓她還是挺容易的。

小雨的死,確實讓人很是傷心,而且蚩尤帶給戴潔瑩的恐懼是極其巨大的,在這個幽暗的空間,她一個女孩子能不怕嗎?又只是個普通女孩,沒見過什麼鬼怪的。

我安慰了她一下,等她情緒穩定下來后,我開始帶著她尋找那個洞口,我記得大概路線,因為被蚩尤打穿那個洞口在某個方向一直走,不過這裡沒有方向感,我不一定記對。

青柳和玄木真人已經去找洞口了,霍源那幫人,應該自己有辦法下去,除去死掉的那些,就只剩司徒近南和白軒了,我也不想再去找他們,現在能帶著戴潔瑩出去就已經萬幸。

主要是這兩個傢伙都很強,一個靈僵,軀體強悍,一個鬼劍客,劍術極厲害,就算他們不敵蚩尤,應該也可以全身而退那種,我找太久了,也集不齊所有人,再這樣下去,必定遇到蚩尤,我不可能運氣一直那麼好。

我帶著戴潔瑩一直跑,終於皇天不負有心人,我們找到了那個洞口,看來我記的方向和路線沒有錯,那玄木真人和青柳應該也沒有走錯,或許已經出去了。

我先跳下去,然後在下面接住了戴潔瑩,我多留了一個心眼,沒在原先的洞道走,而是走了旁邊的,就怕彭祖殺個回馬槍,那一切都白搭了,躲過了蚩尤,還得死在他手上。

幸運的是,沒有遇到彭祖,我帶著戴潔瑩很順利的來到了潭水前。

這時候我在潭水邊的石頭上發現了一個字,好像是新刻上去的,是一個青字,我頓時明白了,青柳和玄木真人來到過這裡,所以留了一個青字當記號,這樣一說他們已經出去了,這個記號就是留下來給我看的。

我也不敢耽誤,拉著戴潔瑩就跳入了潭水中,潭水很冰涼,我一下子就打了個哆嗦,而且水很急,一直將我們往外沖。

我還怕戴潔瑩不會水性,可我錯了,她的水性比我還好,在水中都是她拉著我,不然我就給沖走了。

我們一直往外面游,大概十幾分鐘后,我們遇到了一個漩渦,那個漩渦很大,我們被吸進去后,立刻天旋地轉,水流越來越大,我們無力掙扎,直到失去意識……

等我醒過來的時候,我劇烈咳嗽著,然後吐出了幾口水,在我後面的是一條瀑布一樣的小溪,它是倒掛著的,跟瀑布一樣,但水流又很小,沒有瀑布壯觀,我不知道我們是從哪裡被衝出來,但我知道,我們已經出來了,現在應該是在半山腰左右高度的地方。

我急忙去尋找戴潔瑩,慶幸的是,她就在我旁邊不遠的地方,我按壓了幾下她胸口,她立刻吐出了幾口水,然後瘋狂咳嗽著,沒一會就醒了。

「這是哪啊?」戴潔瑩疑惑的問著,然後仔細觀察著四周。

「這應該是半山腰,只要我們到了晚上就可以下去了,那時候沒有瘴氣。」我將戴潔瑩扶了起來,然後急忙離開這裡。

彭祖可能還在周圍,這裡可不能多呆,能溜就溜,不然給逮到就麻煩了。

我們走了一會後,發現真是山腰的部分,只要晚上沒有瘴氣的時候,直接下去就行,給我們衝到這裡還挺方便,不知道其他人從那裡出去會給衝到哪裡。

我剛走沒多遠,突然就發現了幾頂帳篷,這時候帳篷裡面鑽出了一個熟悉的身影,那不是矮子興嗎?

我不是在做夢吧?居然一出來就遇到了矮子興?這可把我樂壞了,連忙和戴潔瑩沖了過去。

不止矮子興,帳篷裡面還有小狐狸,郭一達他們,張青也在裡面,他們在此處搭建帳篷,就是為了等我。

這可把我高興壞了,一出來就能大團圓,真是最讓人感到幸福,唯獨缺少了小雨,可惜了!

我讓矮子興他們講述一下發生的事情,在那條狹小的通道中,他們怎麼不見了?特別是張青,明明是跟戴潔瑩一起不見的,怎麼戴潔瑩到了下面,他卻不見了,而且還出來了這裡?

矮子興說,他跟郭一達,還有小狐狸三個,本來是被一個奇怪的女人吸引過去的,那個女人提著燈籠,一身魅裝,而且好像有股魔力一樣,他們三個直接就被吸引跟著走了。

其實回頭一想他們才知道,應該是中邪了,那個女的壓根不是人,就是一隻女鬼。

這個女人我猜是看鬼橋的女人,和我照片上的媽媽長一樣,但是她到底是不是我媽媽,我不知道,不過她真不是鬼,就是切切實實的人!

可她能迷惑矮子興他們三個,應該會一些邪法或者妖術,就光她那盞燈籠我就覺得怪異。

矮子興他們仨跟著一直走,然後突然牆壁上就打開了一道門,門裡面好像有吸力一樣,將他們三個瞬間吸了進去,這應該就是他們突然消失的原因了。

那是一個密室,裡面有一副棺材,棺材里有妖,是一隻兔子精,不過不算強,小狐狸和郭一達合力將它打死了,還燒了棺材,以絕後患。

後來他們仨想盡辦法,終於發現了密室里的機關,可出來后,我和張青他們早不見了,於是他們也沒有辦法,只好一路向前走。

他們三個跟我的路不一樣,我走的鬼橋,然後再被扔下去鬼潭,他們一路向前,那走的是陽光道,一路平坦,沒有任何妖魔鬼怪,但也沒有任何關於這座山的秘密,跟我爺爺他們當年走的路一樣,於是他們就順利出來這裡了。

出來以後,他們不敢離開,於是搭了帳篷在這附近等我,他們相信我也會出來的,不過先出來的是張青,我和戴潔瑩是后出來的。

這時候我又看向張青,問他是怎麼回事?怎麼他跟戴潔瑩一起進的密室,戴潔瑩卻被帶到了下面,他反而出來了呢?

張青頓了頓,然後解釋說,他跟戴潔瑩還有小雨摔進密室的時候,突然就從棺材里竄出了一隻黑衣男鬼,而戴潔瑩和小雨進來的時候,剛剛好磕到了棺材上,兩人都昏迷了。

為了她們的安全著想,張青想盡辦法,然後將她們兩個扔了出去,他自己留下來跟黑衣男鬼搏鬥。

幸虧這個黑衣男鬼不是很強,張青拖著重傷跟他打,險勝!不過張青也是傷痕纍纍,傷上加傷,他贏了后,體力不支,傷痛難耐,直接暈了過去。

等張青醒過來的時候,他才走出了密室,但密室外的戴潔瑩和小雨已經不見,他向前一直尋找我們,但並沒有找到,反而出來了,於是就遇到了矮子興他們搭的帳篷,乾脆就一起等,然後慢慢養傷。

這樣說來,張青和矮子興他們都走了陽光道,只有我走了鬼橋,而戴潔瑩到底是誰被扔下來的,根本無法知道。

戴潔瑩自己也不知道,因為她進了密室后,確實一直昏迷著,一點知覺也沒有,醒過來的時候,已經在陰兵巡邏那個洞道上了。

真是奇怪,到底是誰把戴潔瑩帶到那裡的?有什麼目的嗎?

戴潔瑩一個豪門千金大小姐,應該不會得罪什麼陰人吧?如果是仇人,直接把她殺了不就行,何必大費周章將她帶到下面?這根本就沒有任何邏輯可言,如果沒有仇,帶她下來幹什麼?有病嗎?

這事我是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後來只能作罷,現在唯一要想的就是今晚怎麼下去!

終於,我們要下山了!

。 花想容點頭,華於江諷刺一笑,道:「那你大可不必去了,這場戰爭沒什麼好了解的。」

花想容問道:「你又知我想了解什麼嗎?」

華於江道:「這場戰爭,要謀略沒有謀略,要兵法沒有兵法,有什麼值得了解的?」

花想容:「……」

花想容:「……你以為我是你嗎?我又不是去打仗,我要知道這些做什麼?」

反正關於兵法的事她一無所知,了解謀略兵法做什麼?她又不打仗。

華於江道:「那你想知道什麼?從軍事的角度上來講,這場戰爭沒有任何可以借鑒的地方,不……」

他自個兒想了想,又道,「要說借鑒到也還是有一個地方,那就是齊國對宋國官員的收買,倒是很經典。」

花想容瞬間提起精神了。

她知道華於江現在還是在說軍事兵法,但是他也已經說到了花想容關注的重點了。

齊國關於宋國官員的收買,說的不就是那個出自宋國內部的叛徒嗎?

那個泄露宋國軍事機密、導致宋國覆滅的真正元兇。

他是被齊國收買的嗎,為什麼說是收買?

按她之前所推測的結果,這個叛徒極有可能是她的先輩,是她被吳越松追殺的真正原因。她現在又從華於江的嘴裏聽說這個人,她如何能不激動。

花想容內力平復了心中複雜的情緒,問華於江道:「燕世子這話……怎麼說?」

華於江又到了一杯茶,放至花想容的跟前,道:「怎麼不能被借鑒?齊國收買人的本事可是極高的。我看過關於這場戰爭的記載,宋國輸得極其蹊蹺,中間必定有叛徒作怪。

「在齊宋交戰的這些地方里,地形稍顯複雜的就是商丘,可那時的齊國排兵佈陣就彷彿對商丘的軍事部署了如指掌,將其團團包圍逐個擊破。況且商丘戰事緊急,宋國援軍卻還遲遲不來,怎麼會沒有問題?」

他又給自己到了一杯茶,才繼續道:「宋國的首席將軍,姓林,用兵如神,也被百姓稱為宋國的保護神。只是他年事已高,無法上場作戰。商丘失守后,他親自請命去往戰場指揮,結果他還沒來得及走,就暴斃家中了。」

聽見最後這一句話,花想容心跳都停了半刻。

她咽了一口唾沫,華於江問她:「你猜得到是為什麼嗎?」

花想容聲音有些顫抖:「……暗殺。」

華於江道:「對,而且一定是死士。」

死士……

這個詞讓花想容聯想到了什麼。

華於江繼續道:「能把商丘的軍事佈防圖傳遞給齊國,還能在國都元安暗殺首席將軍,你覺得會只是一個普通人或者小官嗎?」

花想容道:「不會。」

「當然不會。」華於江道,「軍事佈防圖這種東西,能看得見影子的人都不會有幾個,更何況傳遞給齊國了。這個人一定是個深受器重的官員——還是位高權重的那一種。」

花想容瞬間覺得有點頭暈,她忍不住靠在桌邊,揉了揉額頭。

華於江不知道她這是怎麼了,也沒發覺她的異樣,只繼續道:「所以我說齊國收買宋國官員的本事是一流的,他們連這樣的人都能收買到,可不值得借鑒嗎?」

花想容又不解的問道:「你覺得是收買?」

華於江道:「不是收買還能是什麼?世人做事都不過是為了錢權二字,我猜想齊國定是許了這個官員更大的好處,才使得這個人肯背叛宋國為齊國賣命。」

花想容問道:「按你的推測,他在宋國必定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已經有很大的權力了,又深得宋國國君的器重,錢也一定有了不少……若真只是因為錢權,憑什麼能收買他?」

華於江道:「齊國是大國,宋國只是小國,若是齊國國君許了他什麼更大的好處呢?」

花想容道:「不一定,我覺得這中間必定有其他的隱情。這個人能在宋國坐到如此位置,絕不會是什麼沒有腦子的人。他背叛宋國投靠齊國,就算齊國贏了他也得不到什麼好處。一個曾經背叛過主子的人,給你,你還敢用嗎?」

華於江道:「那要看你怎麼用了。」

花想容道:「他既然能背叛前一個主子,你又怎麼能保證他不會背叛你?」

華於江不屑的道:「沒有人敢背叛我。」

花想容:「……」

花想容:「我只是這麼一問罷了,我是想說明這個人背叛了宋國,那他今後也一定無人敢用,下場只會很慘。不僅失去了在宋國的一切殊榮,還要被天下人戳著脊梁骨罵。齊國不僅不會重用於他,還會反咬一口,甚至殺了他所得到的宋國土地上的民怨。只從利益角度來分析,若你是他,你會背叛宋國嗎?」

華於江道:「所以我剛才才會說,齊國收買宋國官員值得借鑒。這種利益分明的事,齊國都能收買得動這個人,怎麼能學習?」

花想容:「……」

兵不厭詐,對於用兵之人來說,能用最小的損失換來最大的利益,那就是值得去學習借鑒的。齊宋交戰這場戰爭里,齊國做到了,哪怕是內里用的如此卑劣的手段,也一樣是一個卑劣中的經典。

華於江就是用兵之人,他只當然只關注勝負,只關注方法。他燕國只是沒齊國這個收買人本事罷了,若是有,恐怕他自己也會用。

可花想容想得和華於江想的卻也不完全一樣。

她覺得,這個人不是被宋國收買的。

她是從這個叛徒本身出發去考慮他背叛齊國的事,華於江卻是從齊宋之戰的角度出發,他們一開始就沒想到一塊兒去。

只是,華於江說的收買是沒辦法解釋這個叛徒的行徑的,他在宋國已經有了這個地位了,還有什麼能收買他?

她想了想,又問道:「你覺得,有沒有可能,這個人是齊國人,是被齊國派到宋國的卧底呢?」

華於江看了她一眼,不知道她怎麼會這麼想,直接否決道:「沒有可能,你這個想法完全行不通。」 按照唐筱的設想,如果商品池中每個葉子類目下的商品過多,那必然會導致用戶在瀏覽的時候產生「選擇困難症」。而最後將大概率導致他在長時間思考之後,放棄購買。

但若果每個葉子類目下可供選擇的商品只有幾個,那用戶可以在短時間內做出對比和選擇。這從一定程度上可以促進銷售的轉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