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長孫無忌三人進來後,李世民將李愔三人的奏摺給他們看過之後,結果這三人全都是眉頭緊鎖,暗中盤算這件事的得失。

“無忌,對此事你有何看法?”李世民開口問道,房玄齡去世後,滿朝文武能接替相位的,也只有長孫無忌了,雖然李世民擔心外戚專權,但是手中實在無人可用,所以最後還是不得不任用長孫無忌爲相。

只見長孫無忌上前一步,低頭回稟道:“啓稟陛下,蔣王和越王實力還弱,但是他們距離大唐較遠,而且年紀也比較輕,因此有立國之心也很正常。而齊王實力強大,但是距離我大唐最近,同時與陛下的感情也最深厚,雖然早就有了立國的實力,只是一直顧慮陛下您的態度,所以一直沒敢立國,不過今天他和蔣王、越王一起將這份奏摺送來,應該是手下的臣子逼迫,令他不得不做出選擇。”

長孫無忌不愧是大唐的宰相,一下子就猜到了李愔的真實處境,甚至連李貞和李惲的心思都猜的八九不離十,李世民聽後也是連連點頭。

只見這時長孫無忌接着開口道:“以臣下得到的情況,齊王立國早已是大勢所趨,否則必然會引起臣子們的不滿,這顯然是齊王殿下不願意看到的,而他派人送來奏摺,其實只是想得到陛下的承認,也好顯得名正言順。”

其實長孫無忌下面還有話沒說,那就是哪怕李世民不答應,恐怕李愔也會自行立國,但是這樣一來,肯定會造成李世民和李愔之間的關係出現裂痕。

李世民自然聽出了長孫無忌的話外之間,不過他轉頭又看向李績和褚遂良,結果只見他們二人對視一眼,然後一同上前道:“啓稟陛下,臣人也認爲長孫大人分析的極有道理,齊王恐怕已經頂不住國內的壓力了。”

“朕明白了!”李世民長出了口氣,以他的智慧,自然能分析出以上的結果,只不過他需要有人幫他做出這個決定。

寵妻成癮:腹黑老公請放手 而長孫無比同樣也鬆了口氣,李愔在海外立國,那麼肯定不會再回來與李治爭位了,這樣一來,李治的太子之位也才能更加穩固,他這個做舅舅的,自然也能更加的放心。

幾日之後,李世民分別給李愔和李貞、李惲三人一道聖旨,允許他們在海外建國。不過李愔卻很快發現,想要建國卻還有一個問題,那就是該用什麼國號。國號並不是隨便定的,一般都有着相當的淵源,比如大唐的國號爲唐,這是因爲李淵在起事之前,曾被封爲唐國公。而按照這個邏輯,李愔的國號就應該爲“齊”,畢竟他的封號爲齊王。

對於‘齊’這個國號,李愔還是比較滿意的,不過因爲在春秋戰國時已經有一個齊國,後來被秦所滅,說起來有點不太吉利,所以引得一部分大臣反對,認爲不能用這個國號。不過後來李愔發現,歷史上的齊王以富饒聞名,而且也比較重商,這倒是和他有些相像,所以最後力排衆議,終於將國號定爲‘齊’。(未完待續) 國號之爭持續了近一個月,兩派誰也說服不了誰,最後李愔實在受不了了,在他看來,定什麼國號無所謂,關鍵是能否建立一個爲百姓謀取福利的政體,讓所有人都真心的擁護自己的統治,所以最後他也懶得再動腦子,直接將國號定爲“齊”。

定下國號後,接下來也就是舉行建國大典了,不過李貞和李惲卻沒有和李愔同時建國,而是將建國的日期排在了後面,這主要是因爲他們要親自來參加李愔的建國大典。

貞觀二十三年二月十四號,李愔在臺灣登基稱帝,國號大齊,立蕭文心爲皇后,嫡長子李冕爲太子,其餘武媚娘、王惜君、崔夢雪和金勝曼四人,則爲貴妃。

除了後宮之外,李愔對文武百官也是大加封賞,不過對於齊國的行政與軍事結構等方面的問題,卻又引發了新一輪的爭論。

比如在行政方面,不少人都建議照搬大唐的三省六部,認爲大唐之所以強盛,主要就是因爲這一套比較成熟的行政結構,甚至官員也很少發生貪污受賄的情況。

但是這個提議卻遭到王安的激烈反對,並且還一針見血的指出,大唐的三省六部制雖然不錯,但是這種制度只適合農業國家,現在隨着大唐工商業的發展,使得大唐的行政制度已經成爲阻礙經濟發展的源頭,這也是爲什麼大唐擁有更多的人口和土地,但是在工商業方面卻還不如臺灣等地的原因。

對於王安的意見,李愔聽後也十分的支持,中原王朝向來以農立國,行政機構自然也是爲農業服務。比如六部分別是吏、戶、禮、兵、刑、工,但卻唯獨少了一個農部,這其實是因爲這六部的存在,主要就是爲農業所服務。

不過李愔從一開始,就不是走的以農立國,而是更接近後世的以工商立國,農業雖然重要,但是對經濟的發展卻遠不及工商業的貢獻大。也正是因爲如此,大唐的三省六部制的確不適合搬到自己的齊國。最多在某些方面做一下參考罷了。

想明白了這些,李愔終於決定支持王安,同時也有一批有遠見的官員被王安說服,這使得反對照搬一派的勢力大漲,最後齊國的文武官員終於達成一致。暫時保持原來的行政方式不變,不過官員的稱謂卻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首先,王安以前是齊王府的王傅,但其實幹的是宰相的活,所以齊國成立後,李愔第一個封王安爲齊國首相,統領百官。陸洪爲副相,做爲王安的助手。不過爲了防止首相專權,李愔參考後世的制度,限定了首相的擔任年限。每屆首相的年限爲四年,而且最多連任兩屆。至於首相的任免權,暫時由大齊的皇帝陛下,也就是李愔提名。然後再由百官表決,超過半數以上纔算有效。

確定了首相後。 惹婚甜心 剩下的也就簡單多了,緊隨其後的是各個行政機構的升級,比如工商部、外交部、教育部、國防部等等,這些名稱雖然是李愔從後世照搬過來的,但其實卻都是結合齊國的實際情況而設立的,各個部門負責的情況也與後世有着相當大的區別。

其中工商部的部長由王子豪擔任,而外交部的部長很重要,李愔將澳洲的唐義識調回來擔任,教育部的部長由李淳風的弟子謝純擔任,國防部和軍事有關,雖然只負責軍隊的行政和後勤,對軍隊並沒有指揮權,但卻也需要懂得軍事,因此李愔任命劉仁軌擔任,另外還有其它各個部門的部長,也都分別由心腹大臣擔任,而各部的部長與首相組成了大齊的內閣系統。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官員的任免雖然是李愔和王安事先商量好的,但是之後卻是由王安以首相的名義,將官員的名單呈給李愔,而且名單上還故意有幾個人的職位與原來商定的不同,然後再由李愔改過來,並在朝會上公佈。

這種做法雖然看似好像很虛僞,但卻在實際上尊重了大齊的法律,同時也給後來的首相和君王做出一個表率,規定了雙方在組建內閣時所欣賞的角力。甚至李愔也正在準備讓人編寫一部真正的憲法,將自己和首相的權力都做出明確的規定,以此來達到限制君權與相權的目的。

李愔一向都是個懶人,再加上他深受後世的影響,所以他在行政方面,除了保留一個官員的任免權外,其它行政權力都儘量的下放給首相和內閣。

當然了,他對政事上還保留着一個絕對否決權,舉例來說,也就是內閣在處理某件政事時,若是李愔不滿意的話,那麼可以直接插手,否決內閣的決定,讓內閣重新處理,若是三次之後依然讓李愔無法滿意,那麼就將由李愔親自處理這件政事。

不過這個絕對否決權只是一個過渡期的特殊產物,日後等憲法完成後,李愔就會廢掉它,畢竟這個權力若是使用不好,很可能會造成君權過重,從而導致臣子的不滿。不過以李愔憊懶的性子,恐怕這個絕對否決權也用不了幾次,畢竟他平時可是巴不得事情少點,怎麼可能自己沒事找事?

雖然李愔對行政權力放的很鬆,但是對軍權卻抓的極嚴,國防部部長劉仁軌是李愔一手提拔起來的,而且還是當初齊王府的老人,另外海軍大將陸青以及陸軍大將蘇定方兩人,也都是從登州時就開始跟着他,因此忠心方面自然沒有問題。

而除了這些軍隊方面的高層外,另外還有李敬業、程懷亮這些和李愔一起長大的兄弟,他們現在都屬於軍隊中的中層,有他們在,李愔就不用擔心軍隊出問題。更何況臺灣的軍校之中,每年都有一批又一批的海陸學員畢業,一直受到忠君愛國思想教育的學校學員們,都將進入軍隊成爲基層軍官,這也是李愔取得軍隊忠心的最大保證。

在將中央的行政機構搭建起來後,地方的行政機構也隨之發生了變化,因爲李愔的地盤早已經不再侷限於一地,因此李愔將全國分爲十二個州,其中有最早的三韓州、倭州、和臺灣,另外林邑和呂宋也獨立成州,值得一提是,呂宋州不僅僅包括呂宋島,還將東南方向的一系列島嶼全都包括在內,面積和後世的菲律賓差不多。

除上了面的五個州外,南洋一共分爲四州,其中馬六甲北岸的馬來州以獅城爲首府,南岸的金洲也被劃爲一州,另外還有爪哇和婆羅洲。其中婆羅州的面積最大,不但包括婆羅洲這個大島,而且還將東側的蘇拉威西島也包括在內。

另外還有天竺旁邊的錫蘭島,同樣也獨立劃爲錫蘭州。而已經在開發之中的澳洲,雖然面積廣闊,但因爲開發程度不高,人口也相對較少,因此被整個劃爲澳州。值得一提的是,澳洲北方還有一個大島,後世被稱爲新幾內亞島,不過因爲島的形狀像只烏龜,因此被命名爲龜島,這座巨大的龜島同樣也被劃爲澳洲之中。

除了上面的十一個州外,最後一個就是夏威夷了,同時也是距離臺灣最遠的一個州,隨着蒸汽船的推廣,從臺灣到達美洲已經不需要再繞到倭國去,而是可以直接從臺灣出發,然後經過幾個幾個港口後到達夏威夷,在這裏最後補充一下煤和淡水後,就可以直接到達美洲,所以地理位置十分重要。

也正是夏威夷重要的地理位置,所以李愔將其單獨列爲一州,至於美洲那裏,因爲暫時只有幾座臨海的港口和據點,再加上距離太過遙遠,所以暫時沒有在美洲設立州府。

州是齊國的二級行政單位,最高長官爲刺史,州中的行政機構也和中央差不多,不過都是中央機構的下屬機構,而且刺史的權力也被大大的削弱,同時各州的駐軍與行政分開,嚴禁兩者相互干涉。

州下面就是縣了,不過齊國的縣與大唐的縣不同,大唐的縣是最低的行政單位,縣中除了縣令、縣丞和主薄外,就再也沒有官員了,剩下的全都是縣衙招募的小吏。

但是大齊的縣卻完全不同,縣中的機構同樣是仿照中央,除了縣令之外,其它則是各部的分支機構,名義上雖然歸縣令管理,但卻也有相當的自主權,而且官與吏之間的界限已經十分模糊,縣令也是從小吏中提拔出來的,甚至可以說,只要是縣衙中的人,都可以稱爲官。

而且縣並不是大齊的最低行政機構,在縣之下,李愔還設立了鄉一級,將數個甚至是十幾個村莊設爲一鄉,以此來加強統治。

上面所說的都是行政機構,而在行政機構之外,李愔還設立一套獨立的司法機構,這些機構包括警察院、督察院和法院,這三院的最高長官與各部部長同級,而且不受任何行政官員的管理,哪怕是首相也無權插手司法的執行過程,甚至還要受到督察院的監督,若是首相被發現瀆職、貪污等罪行時,依然會被督察院向法院提出起訴。 將行政與司法獨立出來,這已經是李愔能做到的極限了,至於立法權,則還暫時掌握在李愔手中,不過立法權遲早也是要獨立出去的,畢竟來自後世的李愔早已經知道歷史的潮流,一味的將權力集中在皇帝手中,只會造成獨裁的發生,而獨裁則可能會給自己的後人帶來滅頂之災,因此他從現在開始,就已經有意的開始將皇帝的權力稀釋了。

不過無論李愔再怎麼稀釋,在這個年代下,皇帝依然是整個帝國的主宰,特別李愔還是整個大齊王朝的開創者,無論是威望還是能力,都得到所有臣民的認可,因此李愔雖然將手中的行政權力交出大半,但其實只要他一句話,就隨時可以將這些權力收回來。

齊國的行政結構是在原來的基礎上升級而來,大部分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也只是在一些細節上做了一些修改,不過即便是這樣,也依然不是短時間可以完成的,因此在建國大典完成後,身爲首相的王安,以及那些內閣成員的各個部長們,一個個簡直都快忙死了。

不過上面這些都與李愔無關,因爲他只負責制定大的規劃,具體的操作自然要由臣子們去完成,否則他這個皇帝不是白當了嗎?更何況李愔還將大部分的行政權力下放,趁着這次行政機構升級的機會,也是對自己選定的內閣的一個考驗,只有通過這個考驗,李愔也纔有理由相信,他們將在自己的領導下,帶領大齊走向更高的輝煌。

在李愔登基半個月後,李貞和李惲也在天竺的中京登基爲帝,不過他們的政治體系比較特殊,國內有兩個皇帝,分管着政務與軍事,而且他們的國號也比較麻煩。無論是用李惲的“蔣”還是李貞的“越”,都不太合適,所以最後乾脆以“天竺”爲國號。

而且因爲天竺政教合一的特殊性,使得天竺的政體與大唐和大齊的政體都完全不同,但是卻也吸收了一些兩國政體上的特點。再加上天竺的工商業發展遠不如大唐和大齊,所以李惲提出了農工商並重的發展思路,這也導致天竺的政體顯得更加的與衆不同。

不過就在李愔和李惲、李貞他們相繼立國稱帝的時候。李恪卻終於穿過蘇伊士運河進入地中海,然後由南向北前進,期間穿過了愛琴海,終於在一個月後到達了黑海海峽,而東羅馬的首都君士坦丁堡就坐落在那裏。

君士坦丁堡本來是一座名叫拜占庭的希臘古城,但是後來希臘被羅馬人征服。這裏自然也成爲羅馬的領地,後來君士坦丁大帝在這裏興建了一座大城,並將其命名爲新羅馬,不過人們還是喜歡稱其爲君士坦丁堡。

不過在東羅馬百姓中,直接簡稱其爲城,可能是在東羅馬人的心中,除了君士坦丁堡可以稱爲城市外。其它地方全都是鄉下,這倒是和後世中國的某座城市有點像。哈哈,開個玩笑。

君士坦丁堡位於黑海海峽的東北端,黑海海峽則連接黑海與地中海,地理位置十分重要。黑海海峽分爲三部分,其中西南端爲達達尼爾海峽,中間則是世界上最小的海,名叫馬爾馬拉海。而東北端也是一條海峽,同時君士坦丁堡也位於這條海峽上。

希臘人稱這條海峽爲博斯普魯斯海峽,翻譯成漢語爲牛津渡,希臘神話傳說中,那個老淫棍宙斯和人間的公主偷情,結果被老婆發現,於是他就把公主變成了一頭牛。最後這個公主遊過海峽逃走,所以纔有了這個名字。

李恪他們的艦隊穿過西南端的達達尼爾海峽時,發現這條寬度纔不過兩三裏的海峽兩岸,建造了許多的堡壘。不時可以看到有士兵在堡壘中穿梭,另外在海峽之中,還有一支東羅馬帝國的海軍在巡視。

在進入達達尼爾海峽之前,李恪的船隊已經和後方王方翼的使者艦隊匯合在一起了,而且這次李恪已經不再打算隱瞞身份,在見到管理海峽的東羅馬官員時,直接將自己的身份亮了出來,結果讓對方是十分震驚,一邊派人通知君士坦丁堡,一邊十分殷勤的接待,現在他們艦隊前面,就有兩艘羅馬軍艦在引路,後方還有一支羅馬艦隊負責保護,生怕這位尊貴的大唐皇子出現意外。

“好一個易守難攻的險地!”李恪站在軍艦的船頭,一邊行進一邊打量着兩邊的軍事佈局,他雖然沒在軍校中學習過,但是在做皇子時,卻也跟着幾位老將學過兵法,自然也能一眼看出達達尼爾海峽的戰略重要性。

“方翼,若是讓你來攻打君士坦丁堡,你有沒有辦法攻克這條海上要道?”岑長倩對兵法所知不多,不過在聽到李恪的話後,轉頭向旁邊的王方翼問道。

王方翼從剛纔開始,也一直在打量着這裏的地形,而且身爲一個武將,腦子裏很自然的就在思考着攻打這裏的辦法,因此聽到岑長倩的話後,立刻開口道:“這條海峽連通黑海,不但地形險要,而且背後又有君士坦丁堡的海軍支援,想要從海上攻下這裏簡直不可能,所以唯一的辦法就是從海峽南方的陸地上進攻,直接將海峽南岸的陸地全部佔領,那時可以從海峽的任意一點進攻君君士坦丁堡,這裏也就沒有任何軍事價值,攻與不攻都無所謂了。”

“哈哈,方翼果然是軍事奇才,這麼短的時間內就看出這裏的弱點,不過大食人的軍隊還沒能完全佔領小亞細亞半島,距離黑海海峽更是有着相當一段距離,再加上東羅馬帝國在小亞細亞地區佈置了大量的兵力,所以大食想要從陸上進攻這裏的話,必須將整個小亞細亞的軍隊全部擊潰才行。”李恪也開口笑道。

在李恪的路上,已經十分注意收集關於東羅馬帝國的情報了,特別是對方與大食人的戰爭,以及與北方和東方蠻族的關係,更是他收集的重點,因此李恪對東羅馬帝國的局勢也算是有了一些瞭解。

“這倒是,小亞細亞半島已經成爲東羅馬帝國與大食之間最後的一道屏障了,所以東羅馬人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守住那裏,所以大食若是想以最快的速度滅亡東羅馬的話,那麼最好的辦法就是從海上攻佔這條海峽,然後一舉攻佔君士坦丁堡,咱們在來的時候,不是聽說大食已經在埃及建造海軍了嗎,估計大食也是準備在海上與羅馬人一決生死!”王方翼一臉微笑的道。

雖然在大唐三國的強壓下,大食不得不簽訂了四國盟約,但是所有人都十分清楚的知道,大食做爲一個新生的帝國,而且天生就帶着向外擴張的慾望,雖然現在暫時向大唐三國低頭,但肯定會在未來的某一天,再次露出自己的獠牙,而且在東進的路受陰後,他們只能將目光轉向北方的東羅馬帝國,畢竟大唐再怎麼強,距離這裏也實在太遠了,就算是支援也不會有太大的力量。

達達尼爾海峽長度約有一百多裏,以李恪他們船隊的速度,走了近半天時間才進入馬爾馬拉海,這片位於黑海海峽中間的海洋很小,在後世被稱爲世界上最小的海。

不過這片海雖小,但是風景卻十分秀麗,再加上黑海海峽連通着黑海與地中海,所以經常有魚羣穿過這條海峽,使得這裏的捕撈業十分發達。海中還有兩個小羣島,島上盛產大理石、花崗岩和石板,建造君士坦丁堡的石料大都是從羣島上採集的。

李恪他們並不是第一批到達這裏的漢人,其實早在大食開放蘇伊士運河之初,就已經有零星的漢人商船到達東羅馬,因此這裏的百姓對漢人的商船並不陌生,但是李恪他們船隊的到來,卻是引起了一陣轟動,甚至不少打漁的漁民都目瞪口呆的站在船上,遠遠的眺望着李恪他們的船隊。

他們的目光全都集中在李恪船隊中的四艘軍艦上,這四艘軍艦全都是李愔海軍中的主力軍艦,船體分爲四層,每層的船舷兩側,都開着十幾個炮門,露出裏面烏黑的炮口。不過這些火炮並不是讓人驚訝的原因,畢竟東羅馬人根本不知道火炮的威力,他們之所以震驚,主要是戰艦的體型實在太大了。

千古一帝:宦妃千千歲 本來東羅馬人一向對自己的海軍十分自豪,但是後來漢人商船的到來,卻讓他們發現,原來漢人的船隻竟然造的比他們的戰艦還要大上幾分,可是現在出現在他們面前的戰艦,卻比普通的漢人商船大上一倍左右,這使得前面引路的東羅馬戰艦看起來,竟然還不到李恪戰艦的一半,可以說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這麼大的船。

其實不光是這些漁民,在之前李恪他們進到達達尼爾海峽時,東羅馬的海軍也同樣對那四艘戰艦十分震驚,要不是擔心驚擾到尊貴的大唐皇子的話,估計早就有羅馬軍官忍不住登船參觀了。

不過即便是這樣,前面引路的兩艘羅馬軍艦的船尾,也聚集了幾名羅馬軍官,正在對四艘軍艦品頭論足,估計很可能是在討論若是遇到敵人駕駛着這種戰艦時,他們該如何擊敗對方?

又經過兩天的航行,李恪他們的船隊終於穿過了馬爾馬拉海,再向前就是博斯普魯斯海峽,而東羅馬帝國的首都君士坦丁堡,也已經遙遙在望。 東西羅馬分裂後,西羅馬已經在一百多年前正式滅亡,羅馬城所在的亞平寧半島,也已經被倫巴比人佔據,雖然後來東羅馬帝國一直想要收復故土,但也僅僅成功過一次,而且很快就又被趕了出來,使得西羅馬帝國的領土徹底淪喪。

更加不幸的是,隨着大食人的進攻,東羅馬帝國已經失去了非洲和南方等地區的行省,現在的東羅馬帝國主要佔據着巴爾幹半島及以東到黑海的地區,再加上小亞細亞半島地區,可以說國土面積並不大,相比羅馬帝國最強盛時,他們的國土面積足足縮水了三分之二。

不過國土面積的減少,也給東羅馬帝國帶來一個好處,那就是使得國內的情況不再那麼混雜,全國統一使用希臘語,而且宗教也以東正教爲主,南方信奉基督教的行省現在都已經落到了大食人的手中,這使得國內的宗教之爭也終於平息了。

也正是這種情況下,再加上外有大食這個強敵,使得東羅馬帝國的上下終於能團結在一起,之前在小亞細亞半島與大食人的戰爭中,也能打的有聲有色,牢牢的守住了他們在亞洲的最後一塊領土。

東羅馬帝國的現任皇帝是君士坦斯二世,在他繼位的時候,纔剛剛十一歲,而且在繼位的第二年,就被大食奪取了埃及,接下來南方各個行省接連被攻陷。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多,大多人都認爲是大食的實力強盛,但其實也與君士坦斯二世年紀太小,導致國內大權旁落,無法集中大部分的力量反擊有關。

現在的君士坦斯二世剛剛十九歲,比李恪和李愔都要小,而且隨着他的長大,帝國內部的權力也慢慢的被他收回,這也使得羅馬帝國的實力終於集中在一起,對於大食的抵抗也終於有了反擊之力。而且在這種情況下長大的君士坦斯二世,也十分的有遠見,當初就是他看出大唐對西亞地區的影響,因此派西羅爲使者,主動與大唐交好,後來更是進一步導致四國盟約的簽訂。

有了四國盟約後,大食果然不敢再進攻東羅馬,這也讓君士坦斯二世鬆了口氣,一邊加緊與大唐的通商,儘量維護兩國之間友好的關係,一邊加緊時間整頓內政、訓練軍隊,特別是海軍,更是關係到整個羅馬的生死存亡,因此格外受到帝國內部的重視。

今天皇宮中的早晨格外明媚,君士坦斯二世的心情也十分不錯,這裏是他的寢宮,陽光從高大的玻璃窗射入,使得整個寢宮一片明亮。

君士坦斯二世赤着上身從寬大的牀上起來,旁邊立刻有閹人上前爲他穿衣。不要奇怪,太監可不是中原王朝的特產,在羅馬帝國的皇宮中,也同樣有太監,而且他們遍佈皇宮中的上上下下,權勢並不比中原地區的太監小,甚至有些太監還能成爲帝國的將軍。

十九歲的君士坦斯二世長相威武,一頭金色的長相披散着,看起來像是一頭年輕的獅子,赤裸裸的上身肌肉發達,顯然經過良好的鍛鍊,在早晨的陽光照射下,簡直像是一座完美的大理石雕像一般。

“陛下的身軀簡直可以和奧林匹斯山上的諸神相媲美,臣下每次看到,都禁不住一陣心跳!”正在這時,君士坦斯二世背對的大牀上,又一個赤着上身的年青男子坐起來,一臉迷醉的看着更衣的君士坦斯二世道,眼神中滿是愛慕之色。

還是那句話,不要奇怪,兩個男人同牀共枕沒什麼奇怪的,因爲這裏是羅馬。搞基神馬的簡直就像是喝水吃飯一樣,而且可以毫不誇張的說,十個羅馬男人中,最少一半都擁有一個基友,剩下的一半則擁有一羣的基友。

其實羅馬貴族的私生活之混亂,在歷史上可以說是舉世聞名,而且不但是兩性之間,同性之間也是一樣,歷史上有名的羅馬皇帝中,絕大部分都擁有一名甚至是數名的好基友,比如屋大維、凱撒等等。

女人也是一樣,幾乎所有羅馬貴婦,在除了自己的丈夫外,還擁有相當數量的情人,甚至有心情時,還會和身邊的奴隸春風一渡,甚至連皇后也是如此,歷史上有兩位十分有名的羅馬皇后,一位是經常在晚上扮成妓女,到大街上拉客,以滿足自己的慾望。另外一位則和當時有名的妓女PK,結果最後以25輪的佳績贏了對方,而當時她的丈夫則帶兵在外征戰。

羅馬女人這些放蕩在行爲,若是在放在大唐的話,早就被浸豬籠一萬遍了,但是在羅馬人看來,特別是那些羅馬男人看來,卻根本無所謂。甚至他們還十分樂意將自己的妻子拿出來與人共享,這樣他們也能共享其它人的妻子。

而且當異性之間的遊戲無法滿足他們的慾望時,這些羅馬人就將自己的魔爪伸向自己身邊的同性,於是搞基就出現了,而且還大行其道,甚至可以說,一個不搞基的羅馬男人,就不是一個合格的羅馬男人,而身爲羅馬皇帝更是其中的代表,君士坦斯二世自然也不例外。

“福里斯,快點起牀吧,吃過早餐後,我還要去你的海軍部隊視察一番,若是不能讓我滿意的話,那你可是要受處罰的!”君士坦斯二世親暱的笑道,雖然最後一句說要處罰,但是以他臉上的表情來看,處罰的內容大家可以自行腦補。

這個名叫福里斯的青年人是君士坦斯二世的臣子,而且出身於大貴族,不但長相英俊,而且也頗有才能,因此他和君士坦斯二世很容易就發展出一段特殊的戀情,而且憑藉着這種關係,年紀輕輕的福里斯,已經成爲海軍軍團的執政官,地位和李愔手下的陸青相當,統率着東羅馬帝國的海軍部隊。

“沒問題,海軍軍團的訓練我可是一向抓的很緊,肯定會讓陛下滿意!”福里斯這時也站起來,一邊穿衣服一邊笑道。

正在兩說話的時候,只見寢宮的門一開,一位身穿紫色絲綢裙裝的少婦走了進來,只見這個少婦褐發碧眼,五官十分的精緻,身材凹凸有致,齊肩的禮服下,露出一條迷人的乳溝,讓人一見就爲之心動。

紫色是羅馬帝國皇家的專用色,而且又能自由進出皇帝寢宮,這個少婦的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她就是君士坦斯二世的皇后,名叫伊琳娜。

伊琳娜出身於南方行省的一個貴族家庭,從小就受到基督教教育,是個虔誠的基督教徒,也正是在宗教的影響下,伊琳娜比較潔身自好,嫁給君士坦斯二世後,也沒有像其它貴婦那樣情夫成羣,甚至除了她的丈夫君士坦斯二世,還從來沒有第二個男人碰過她的身體,東羅馬貴族男子中,不少人都想方設法的想把這位皇后勾搭上手,但可惜卻沒有人成功過。

伊琳娜走進來看了一眼旁邊的福里斯,眼睛中閃過一道毫不掩飾的厭惡。而福里斯則是面帶微笑的後退一步,同時眼睛看向伊琳娜的目光中,則帶着一種赤裸裸的慾望。

“陛下,車輛都已經準備好了,我們什麼時候動身去視察海軍?”伊琳娜開口問道。

她身爲皇后,在法律上來講,地位與皇帝相當,而且若是背後孃家實力雄厚的話,那麼還能在帝國擁有相當的話語權,但是很可惜的是,她們家族的領地在兩年前,就已經被大食人佔據,家族也只能逃到君士坦丁堡依靠她生活,根本沒有什麼實力,因此她這個皇后在政事上自然也沒有絲毫的權力,最多隻能做爲君士坦斯二世身邊的一個陪襯罷了。

“知道了,我和執政官閣下用過早餐後,立刻就會去視察海軍。”君士坦斯二世看了自己的妻子一眼,臉上的表情十分冷淡,因爲他覺得自己這個妻子太過古板,不能給他太多的歡樂,所以並不太喜歡伊琳娜。

“好的,我在車上等你們!”伊琳娜也是十分冷淡的開口道。

在剛嫁給君士坦斯二世的時候,伊琳娜還是個天真爛漫的少女,對自己的丈夫充滿了幻想,但是事實卻給了她一個殘酷的打擊,君士坦丁堡貴族的荒淫生活讓她極爲厭惡,從小受到的守貞教育也讓她根本無法融入這種生活,甚至在與一些貴婦的交往中,也出現了理念方面的爭執,這讓伊琳娜在整個君士坦丁堡的貴族圈中,顯得那麼的格格不入。

伊琳娜說完,轉過身就要離開,不過就在這時,忽然門外有侍者稟報:達達尼爾海峽駐紮的海軍有重要的事情稟報。

達達尼爾海峽是君士坦丁堡的門戶,因此君士坦斯二世自然十分的重視,而福里斯身爲海軍的執政官,達達尼爾海峽的海軍也屬於他的管轄範圍,當下他和君士坦斯二世也顧不上吃早餐,立刻就趕到前殿。

伊琳娜雖然沒有什麼權力,但她卻是個十分聰明的女人,對帝國內部的形勢也十分了解,知道達達尼爾海峽的重要性,因此在聽到這個消息後,站在那裏猶豫了片刻,接着也跟着來到前殿。

只是讓君士坦斯二世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達達尼爾海峽駐軍帶來的卻是大唐皇子李恪,前來友好訪問的消息。(未完待續。) “啓稟陛下,大唐皇子吳王殿下來訪,現在船隊已經快到城外的江口了!”大殿之中,一名東羅馬海軍軍官上前稟報道。

“什麼?”聽到這個消息,身穿紫袍的君士坦斯二世一下子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滿臉都是不可思議的表情。而他旁邊的皇后伊琳娜和好基友福里斯,也同樣是一副不敢相信的樣子。

“這怎麼可能,大唐距離我們遙遠無比,而且大唐的皇子身份尊貴無比,就算是要來的話,也肯定會事先通知我們,可是現在我們卻沒有接到一點消息,對方應該是冒充的吧?”福里斯很快反應過來,搶先開口道。

不過福里斯的話音剛落,前來報信的軍官就立刻開口道:“啓稟執政官閣下,開始時我們也懷疑過,不過對方出示了天竺帝國兩位教皇陛下書寫的國書,而且還有四艘主力軍艦隨行保護,看起來絕對不像是假冒的。”

“軍艦?”君士坦斯二世聽後眼睛一亮,他早就聽說漢人的造船技術高超,那些漢人商船的性能比羅馬的戰艦都要好,這讓君士坦斯二世對漢人的軍艦也十分好奇,一直想看一看對方的軍艦到底是什麼樣子,沒想到這麼快就實現了。

“陛下,我們是不是要換盛裝,同時通知各位大臣,準備迎接這位遠道而來的大唐皇子?”正在這時,旁邊一直沒有開口的伊琳娜忽然說道。天竺的兩位皇帝陛下也是大唐皇帝的兒子,既然有他們的國書,再加上又有大唐來的軍艦。這自然可以證明對方的身份,因此接下來就需要他們準備迎接的事了。

“沒錯。通知各位大臣去港口迎接,我和皇后也要更衣!”君士坦斯二世十分激動的說道。之前一直是他派使者去大唐交流,希望藉此來拉近兩國的關係。而李恪的到來,卻是大唐第一次主動派出使者與羅馬聯繫,而且對方還是一位身份尊貴的皇子,這其中的政治意義可是十分的重大。

隨着君士坦斯二世的一聲令下,李恪到來的消息也很快傳播了出去,結果整個君士坦丁堡都轟動了,所有貴族都在最短的時間內換上正裝,而貴婦們也穿上自己最漂亮的衣服。然後乘着馬車向港口衝去。

君士坦丁堡三面環海,所以嚴格上來說,整個城市是建在一個突出的梯形半島上,其中半島正對着的東方爲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出口,而半島的南側地形險要,其中皇宮就坐落在這裏,不過這座皇宮雖然是臨海而建,但是背後卻是懸崖絕壁,根本無法攀登。而且在皇宮南側的海面上,還建有兩道海上城牆,上面同樣有士兵把守,因此皇宮的安全性不容質疑。

城市的北方就是著名的金角灣。這是一條長約七公里的狹長海灣,同時也是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天然優良港口之一,君士坦丁堡的大部分海軍和海上運輸活動。大都集中在這裏,而城中百姓口中所說的港口。一般也就是指這裏。

當李恪他們的船隊向金角灣駛去時,剛好要經過君士坦丁堡的東端。皇宮也剛好坐落在這一端的南邊,因此當船隊經過這裏時,李恪他們手執着望遠鏡,遠遠的觀察了一下這座皇宮的情況。

東羅馬的皇帝同樣集政治與宗教的權力於一身,因此皇宮又被羅馬人稱爲聖宮,同樣也是因爲如此,聖宮的建築帶着明顯的宗教風格,李恪他們看到的,全都是一座座尖頂的建築,看起來和羅馬人的教堂沒什麼太大的區別,只是建築更大也更雄偉。

李恪看着眼前這座雄偉的聖宮,心中禁不住拿它與長安的太極宮做了一下對比,結果發現聖宮在規模上還是無法與太極宮相比,至少太極宮的面積就比聖宮大的多,至於建築風格上各有千秋,不能說誰好誰不好,不過聖宮有一點要比太極宮強,那就是聖宮大都是大理石做建築材料,而太極宮則主要用木材,所以這座聖宮肯定在堅固性和防火性上要比太極宮強。

“殿下,羅馬皇帝陛下派使者前來迎接您了!”正在李恪欣賞着聖宮的景色時,忽然旁邊一個十分清脆的聲音說道。李恪放下望遠鏡回頭,剛好看到一身宮裝的珂麗絲俏生生的站在自己身邊,雖然珂麗絲是個波斯女子人,但金髮碧眼的她穿着宮裝的樣子,倒也別有一番風味。

“嗯,不錯,隨我一起去見一見羅馬使者!”李恪點了點頭道,也不知道他是誇珂麗絲說的不錯,還是穿的不錯?而珂麗絲自然是一臉激動的緊跟在李恪的身邊。

珂麗絲開始時並不知道李恪的真正身份,只以爲他是船隊中的一個重要人物,但是很快她就發現,連船長呂萬對李恪都十分的尊敬,甚至無論在什麼時候,李恪身邊都會有幾個護衛隨身保護,這讓她不禁有些好奇李恪的身份。

直到他們進入愛琴海後,後方的王方翼帶着四條軍艦與他們匯合,然後李恪終於公開自己的真正身份,結果這讓珂麗絲這個小女奴震驚的無以復加,甚至一連幾天都不敢擡頭看李恪,直到進入黑海海峽後,她才慢慢的恢復了幾分。

妖王嗜寵:逆天狂妃不好追 現在珂麗絲擔任着李恪的翻譯官,同時也是他的侍女,而且還是可以暖牀的那種。只不過可憐的小珂麗絲剛剛適應了李恪的身份,現在卻又要隨他一起去見羅馬皇帝,這讓小女奴顯得十分緊張。

李恪走到軍艦的一側,剛好看到下面有一艘羅馬軍艦緊靠着他們的船,只是因爲他們的軍艦太高大,所以對方船上的幾個身穿羅馬官服的官員都得擡頭向上看,而當其中一個官員看到上面的李恪時,當下驚叫一聲道:“吳王殿下,真的是吳王殿下!”

“咦~”李恪順着聲音看去,結果發現這個羅馬官員讓他也感覺有些面熟,只是一時間卻想不起來在哪裏見過?

正在這時,軍艦上的護衛放下繩梯,然後下面的幾個官員順着梯子爬上來,而剛纔那個說話的官員上來後,立刻緊走幾步到李恪的面前施禮道:“參見吳王殿下,難道您不記得我了嗎?”

雖然李愔感覺對方有些面熟,但其實還真想不起來在哪見過,不過他很快想起另外一件事,那就是當初羅馬派了一位使者到長安,而對方名叫西羅,當初曾參加過第一屆的冬運會,而那次運動會剛好是他和李愔一起組織的。

想到這裏,李恪當下指着對方大笑道:“當年運動會上的故人本王自然記得,只是世事奇妙,沒想到十幾年後,咱們竟然會在距離大唐萬里的羅馬再重逢。”

前來迎接李恪的,正是當初前往大唐的使者西羅,君士坦斯二世之所以派他前來迎接,一是因爲他懂漢語,二來西羅在自己寫的書中提到過李恪,而且還用了相當的篇幅描寫過李恪在大唐的名望,所以君士坦斯二世派西羅來辨認一下李恪是否真的是大唐的吳王殿下?

聽到李愔的話,西羅也顯得十分激動,再次上前感激的道:“多年不見,吳王殿下的風采依舊,而且這麼多年以來,我還沒來的及向兩位殿下道謝,若是沒有那場運動會,我可能到現在都還在吐蕃做武士,再也沒有機會回到羅馬了。”

西羅之所以如此說,主要是因爲那場運動會後,他爲吐蕃得到一個金牌,結果得到松贊干布的注意,後來更是得到升遷,而且也自由了許多,這讓他有機會跳出吐蕃,然後進入大唐生活了兩年,最後又從海上回到東羅馬帝國,所以他說運動會改變了他的命運也沒錯。

不過李恪聽後卻是有些驚訝,不知道西羅話中的意思?本來當初西羅做爲使者到大唐後,因爲他那傳奇般的經歷,所以引起不少報紙的興趣,有不少報紙都採訪過他,也將西羅當年的經歷在報紙上介紹了一遍,爲此還引起了一場轟動,同時也讓運動會帶上了幾分傳奇色彩。不過李恪那時正在爲海外開拓的事苦惱,後來更是去了李愔那裏,所以根本沒看到,當然也不知道西羅當初的那段經歷。

不過李恪雖然不懂西羅話中的意思,但卻也能看出來,這位羅馬使臣不但認識自己,而且對自己也報着感激之心,這讓李恪也很高興,當下還特意與對方閒聊了幾句大唐這些年的變化,以及李恪這些年的情況,結果更讓西羅對李恪的好感倍增。

西羅他們上了李恪的戰艦後,送他們來的羅馬戰船就在前面引路,而在越過君士坦丁堡後,做爲港口的金角灣終於出現在他們的面前。

只見這條狹長的海灣入口並不是很寬,而且在入口處,還被羅馬人建造了一座水寨,水寨有四個巨大的出入口,大量的船隻從這裏進出海灣,看起來十分的繁華。

而當李恪他們的船隊穿過入金角灣的入口後,映入他們眼簾的,則是一片繁忙無比的港口景象,而在港口南側的碼頭上,則是一片人山人海的景象,所有得到消息的君士坦丁堡居民,幾乎全都聚集在碼頭上,準備欣賞一下萬里而來的大唐皇子風采。(未完待續……) 從李恪的船上遠遠望去,只見碼頭上人山人海,君士坦丁堡內聽到消息的百姓,幾乎全都來了,一個個伸長脖子向海面上張望着.而在這片人海之中,正對着李恪船頭的方向,其中有一羣人站在那裏,周圍有士兵保護,將其它的平民隔開,顯然是城中的貴族。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