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可即便如此,這個時候還是撞上了!

王源也不是一個人,在他身邊還團結著一棒子保安室的「弟兄」。

這幫人平時都同穿一條褲子的,特別喜歡仗勢欺人,眼下王源這一開口,立馬一個個也人五人六吆喝起來。

林昊瞟了一眼,沒出聲!

因為老爸的原因,徐薇也是知道這幫人秉性的,加上她趕時間不敢耽擱,是以趕忙把情況解釋了一遍。

王源不以為然,哈哈大笑道:「你是老徐的閨女吧?真漂亮,難怪老徐寶貝得什麼一樣,從來不讓你過來露面。」

話語輕佻,一雙陷在肉里的小眼睛也十分不老實。

儘管心裡無比噁心,徐薇卻不能不陪著笑,道:「王叔,事情緊急,我們真不能在這裡耽擱……」

「我知道啊!」王源笑,身邊一群人也笑。

跟著王源又道:「好閨女,別擔心,我跟你幾個叔叔也是為這事過去的。

放心,你王叔別的本事沒有,外面道上還是有幾分面子的。」

說罷便要去拉徐薇的手。

徐薇不著痕迹側移一步,正好躲到林昊身後,勉強笑道:「既然王叔你們有這份心,那我這裡就先謝謝了!」

氣氛略顯僵硬。

這一躲看似沒什麼,可還是給王源激怒了。

只是這個時候他也不好發作什麼,那樣會顯得太明顯而且特別沒有風度。

是以他只是惡狠狠盯了林昊一眼,很快又打哈哈道:「你都這樣說了,當叔叔的能不儘力嗎?哥幾個,走,看看是誰膽子這麼肥,居然連咱們的人也敢欺負!」

拍著胸膛,信心滿滿。

言語中胖乎乎大手一揮,十分有氣勢帶人出了門。

看他們終於走了,這邊徐薇也鬆了口氣,不由自主道:「嚇死我了!」

說完便要跟上去。

想了想,林昊也跟上,好奇問道:「你怕這死胖子?」

「死胖子?」徐薇微微一愣,很快忍不住笑了,眯眼道:「當然了,學校除了柳夏那種有家世有背景的,但凡女生都怕這王胖子好吧!

林大哥你剛來怕是不知道,這胖子欺軟怕硬欺上瞞下,尤其可恨的是,他超級色的,逮著機會就像占女生小便宜。

像今天這樣拉拉手還算好了,他老是喜歡在女生宿舍附近轉悠,還喜歡在女廁所附近偷看,這事在學校早都不是什麼秘密了……」

抖露的東西挺多,言語中也諸多鄙夷,看樣子對那王胖子心裡是怨憤已久。

不過她有很重要的一點沒說,那就是王胖子特欺負人,她老爸徐振海就是經常被欺負的那個。

雖然心知肚明,但林昊也沒去戳穿什麼,點點頭道:「照這麼說,的確是個厚顏無恥的小人。

不過我很奇怪,你爸在外面出事,他這麼乾巴巴帶人出去做什麼?」

略有些好奇。

不論徐薇嘴裡的王胖子,還是他認識的王胖子,皆不是那種急公好義講義氣之人,況且這人跟徐振海之間貌似只有欺壓與被欺壓,並無義氣。

明白他心裡的想法,徐薇無奈道:「這我也不知道,其實我也不相信他們說去幫我爸的!」

看來想法是一樣的,王胖子不會那麼好心。

事實也的確,十多分鐘后當二人來到事發現場,事情就徹底清楚了。

「牛逼啊!」

「你們繼續牛逼啊!」

「穿那麼露,出來不是讓人摸的是幹什麼的?」

「哥哥我就是摸了怎麼滴吧,有本事接著打,來,照這裡來,哥哥我躲一下就是狗娘養的!」

「麻痹的,給臉不要臉,哥哥我摸她屁股是看得起她知道不,要不然不見哥哥我摸別人!」

「話說這屁股還真大,摸著真舒服,也就是到站了,不然非得戳她兩下!」

「……」

公共汽車站附近一處空地上,圍觀人群中央,一身著保安服的小青年罵罵咧咧,話語十分難聽,氣焰也極度囂張。

此人姓周名康,是學校保安室保安隊伍中的一員!

看樣子似乎是被人揍過,此刻的他鼻青臉腫,嘴角掛著血跡,身上諸多腳印。

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

現在他很跳,因為他的援兵,好兄弟王源等人到了。

王源在道上有關係他也是知道的,而今這幫弟兄一到,立馬他就開始揚眉吐氣。

相比周康,旁邊的徐振海就低調多了!

同樣挨了打,而且還是受周康連累,從頭到尾,他都只是默默忍受,默默說好話。

哪怕到了現在,他還在勸,讓算了算了!

結果這些話非但沒起到一點作用,反而他被王源周康等人臭罵一頓,差點又挨了一頓揍。

1994·重生 「爸也真是,這種人,理他們幹嘛,活該被打死才好!」

看著場地中央的情況,人群中,徐薇禁不住埋怨起來。

林昊微微搖頭,沒說話。

還真是個老好人!

此前他跟徐薇都不知道到底什麼情況,也不知道為什麼王胖子會帶人過來,現在明白了。

感情人家從來就不是為徐振海而來,而是為了來給周康撐腰。

至於這事到底怎麼一回事,也簡單,周康手賤,公交車上摸人家屁股,被發現還出言不遜,下車后不但自己挨了打,還連累徐振海挨了打。

動手的人看來也不是善茬,糾集起來的一夥有七八個,一看就是道上的混混。

總裁大人,前妻逆襲 不過看樣子他們似乎被突然到來的王胖子等人鎮住了,周康罵了半天,愣是忍著沒出聲。

見狀,王源又得意又滿意,笑著朝人群中林昊徐薇看了一眼,緊跟著臉色一正,沉聲道:「膽子不小,你們跟誰混的?」 很氣派!

一句話,對面一群人果然被鎮住了,目光打量著王源心裡驚疑不定,生怕是惹上了不能招惹的大人物。

周圍圍觀群眾也被鎮住了,不再喧嘩!

這時周康樂了。

陰陽乾坤顛 「艹你大爺的,敢打哥哥我,現在麻痹知道怕了?」

「之前就你最凶是吧,凶啊,接著凶!」

「打你麻痹的,哥哥摸你馬子怎麼了,哥哥我還想艹她呢,你想怎麼滴?」

「……」

衝上前,對著一小青年拳打腳踢。

因為心中有顧慮,小青年也沒敢還手,一連挨了幾拳,又挨了幾腳,嘴角都見了血。

旁邊女人就哭,一干弟兄起的雙目噴火,卻又死死捏著拳頭忍耐著,不敢胡來。

周康打爽了,笑呵呵走了回來,沖徐振海道:「老徐,不衝上去過過癮,剛才你可沒少挨這幫孫子的打!」

「那還不是因為你!」人群中,徐薇心裡頗有怨言。

徐振海也差不多的想法,表面卻不動聲色,搖頭道:「我就算了,要沒別的事,咱們還是趕緊回去吧,上面還等著咱們回去交差呢!」

今天是幫學校送一些東西去教育局,現在東西已經送過去了,要回學校復命。

結果這提醒依舊一點用沒有,周康冷笑一聲,譏諷道:「孬種!」

公主淪爲階下囚:專寵奴後 兩個字,徐振海習慣性忍了,徐薇卻禁不住怒了。

可深知父親的艱難,她也不敢發作,只能紅著眼悄悄抹眼淚。

林昊就看著她,也沒勸,半響點頭道:「不錯,你很懂事。」

一本正經,老氣很秋。

他本人是不知道這話有什麼好笑的,但的的確確,聽到這話徐薇是忍不住笑了起來。

也沒多說什麼!

這時,王源不依不撓,再次上前沉聲道:「聾了還是啞了?再問一遍,你們跟誰混的!!!」

氣勢越發的足了。

一再被逼迫,這時對面的忍耐也已經到了極限。

一明顯是頭領模樣的小青年上前一步問道:「我們是青哥手下的小弟,你是誰?」

「青哥?」王源一愣,很快嗤笑:「聽都沒聽過,看來也不是什麼大人物。」

話落,旁邊周康哈哈大笑,「這年頭,真是什麼人都有啊,是人就敢稱老大,這個是哥那個是哥,簡直笑死人!」

是有點好笑。

身後一群保安大笑,王源也哈哈大笑。

對面一群人氣得面色鐵青,很快王源不笑了,正色道:「聽好了,我跟長刀會黑哥是兄弟,識相的,趕緊跪下道歉,不然今天別說我們仗勢欺人!」

長刀會!!

黑哥!!

果然厲害。

儘管不知道黑哥是什麼,但長刀會三個字,依舊將周圍許多圍觀的人嚇住了。

徐薇也莫名其妙受到驚嚇!

林昊一臉平靜,什麼反應都沒有!

對面一群道上混的小青年也很安靜,沒出聲!

似乎很滿意此刻場面的冷靜,王源輕笑一聲,再次重申道:「快點,我們不像你們,成天遊手好閒。

我們事多著呢,趕緊跪下賠罪道歉,不然晚上就仔細著,最好不要出門!」

神態輕鬆,話語中卻帶著濃濃的威脅。

此刻對面一群人面色卻十分古怪!

沉默良久,對面一人問道:「長刀會的黑哥,你確定是長刀會的黑哥?」

「廢話!」王源想都不想,十分的不耐煩。

對面一群人面色更加古怪了。

「黑哥,咱們長刀會有黑哥?」

「沒聽過,咱們會裡不就青哥和雄哥嗎,什麼時候出來個黑哥了?」

「噯,該不是是黑皮吧?」

「黑皮?扯淡,黑皮是比咱們強,可那也不叫哥啊,真以為哥是隨便叫的?」

「也對,可不是黑皮,那能是誰?」

「……」

小聲議論著,越說越迷糊。

說是不想等,王源其實一點不著急,他很喜歡現在受盡矚目被人敬畏的樣子,所以他也沒怎麼催促。

很快,對面有人打電話給長刀會的黑皮。

「黑皮哥,我,小刀,問一下,你在三中校衛隊伍裡面有關係啊?」

「三中校衛?沒有啊!」

「那就怪了,怎麼有個胖胖的保安說跟咱們會裡的黑哥是兄弟?」

「三中,胖胖的保安……哦哦哦,想起來了,是認識這麼一個人,怎麼了?」

「沒什麼大事,這人的同事摸了一弟兄馬子的屁股,還十分囂張,被我們揍了一頓。

現在這人逼著我們下跪道歉呢,黑皮哥,你說這事怎麼辦,要不你跟他說說?」

「說?說個毛啊,我特么就跟他見過一面,又不熟。

千萬別給我面子,搞他,麻痹的,他以為他是林大師,咱們刀爺都要給面子啊?

敢摸我們弟兄馬子的屁股,他……他……不行,小刀你老實告訴我,現在你們在哪?

老子非得帶人還好削他一頓不可,拿著老子的名號狐假虎威也就算了,還欺負到會裡弟兄頭上了,他尼瑪要上天啊?」

「……」

黑皮接了電話。

一通對話下來,應該是確鑿無疑了,王源嘴裡所謂的黑哥,並不是什麼正兒八經的「哥」,那就是一個級別稍高的混混。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