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3 日 0 Comments

「燕姐,接下來怎麼辦?」青兒沒有多少戰鬥經驗,與小蝶一樣都缺乏主見,皆是等著穆燕指揮。

「有大能相助,我們斷然不可能逃離,所以只能與他們僵持。」穆燕迅速思考破局之法,倏而皺眉抿嘴道:「沒辦法了,這不是講所謂道義的時候,我突襲那傷者,逼著他們分散力量!」

「青兒,你建木具臨,一邊服藥一邊給小六供給精純靈氣。我去找機會幹擾他們救治,進攻那垂死弟子,而小六小蝶你們兩正面應對!」穆燕安排完畢,瞬間衝出。

荒蕪的大漠之中,水靈木靈匱乏,環境對於木靈修士限制頗大。

然而神木功雖尚未升華,但其本身層次頂級,讓穆燕擁有相當廣闊的仙藏與龐大的內靈儲蓄。

「我畢竟遠比不上雲風,純粹消耗內靈戰鬥不可能撐夠兩三個時辰,但是我卻有玄冰晶魄。」穆燕身上飾物發出幽藍光芒,濃郁精練的水靈之氣瀰漫在其身周。

水生木,這二者的關係是純粹的滋養升華,故而穆燕能夠以此減少木靈的消耗。

玄冰晶魄能自行煉化天地水靈,雖然其靈蘊越低,煉化速度便越慢,倘若用光內蘊靈氣需要更加漫長時間來恢復,但此時生死關頭,豈能顧得上未來如何。

大小建木聳立在荒寥大漠,與此地顯得不太相稱。

「蒼虯!」

木靈匯聚,化作粗壯老枝,這是神木功帶來的術法。

與雲風所掌握的本源符術不同,雲風的蒼虯是粗暴的絞殺禁錮手段,那是蒼虯的術法本質,但穆燕的卻更具靈性。

蒼虯揮舞如鞭,自各種刁鑽角度侵襲而至,其目標正是那性命垂危的鎮妖塔弟子。

第一正妻 神木功說到底仍是武仙殿傳承,故而術法為輔,以術馭武才是神木功的本質。儘管穆燕修鍊不夠,尚未能展現出以術馭武的風華,但目前已然初顯端倪。

蒼虯粗壯,但卻兼備靈活,頻繁的打擊與不斷自愈的粗枝讓鎮妖塔弟子苦不堪言。

「惡徒!」

「果真是魔修餘孽,真是無恥敗類!」

「不要臉的傢伙!」

鎮妖塔弟子大聲咒罵,然而穆燕卻一臉不屑。

「形意追殺離合,四個大男人追殺我們三個女子,你們有何顏面自詡正義?真是有夠恬不知恥的,不知羞也不羞!」

三人面紅耳赤,對手的強大甚至讓他們忘了境界的差距。

「王師弟,你保護孫師弟,我們去制伏他們!」

一人防衛,二人進攻,然而卻全然不敵四人。

狂沙的洪荒功法與蒼莽勁契合,其吸納轉化的靈氣越快越多,力量便越是強大。

而且洪荒功法帶給狂沙的增益遠不止純粹的力量那麼簡單,洪荒仙藏鋪開,能夠制御所謂「自然」,故而狂沙所言此處為其主場,其實沒有半分虛言。

青兒輔助狂沙,穆燕牽制那守衛弟子。

小蝶青丘霜華功催動,太陰仙體顯威,水幕傾瀉而下。

狂沙洪荒仙藏調和靈氣制御自然,使基岩兩側沙丘與水靈混合,黃沙坍落,吸水凝固,將二人封在沙中!

「可惡,獄火劍!」

鎮妖塔弟子動彈不得,只能引動獄火,然而火生土,獄火雖能蒸發水靈,但卻使黃沙牢籠更為質密堅固。

溺愛千金妻 「潮湧!斬浪!出淵!」

符印長刀入手,儘管短時間內狂沙不能再極限蓄勢,但面對困在沙中的鎮妖塔弟子,這三式刀法威能絲毫不差!

無需靈氣克制,故而狂沙也並未借用小蝶靈氣。

黃沙似浪,洶湧如潮,土靈匯聚成蛟獸,彷彿出淵之龍!

「可惡!」

「血塔金身!」

仙藏具臨,化作殘破巨塔籠罩沙牢,擋住了狂沙的三式刀法。

那血塔仙藏此前意靈化激發之時,承受了狂沙的無匹刀威,雖然尚未斷裂,但此刻狀態已是不佳,這樣下去恐怕會傷及根源!

「加大火靈注入,火生土,但過猶不及,我們能夠撐裂它!」

一如穆燕先前擊敗炎驍那般,靈氣的生克關係並非絕對,否則修士的天賦還有何意義?

凡事過猶不及,過量的火靈能夠讓土牢破損碎裂,儘管這樣能夠應對,但缺陷是消耗的內靈相當龐大,對戰力頗有影響。

蒼穹之上,鎮妖塔大能雙拳緊握,他甚至都想要違逆仙道五衰自行出手,但不到迫不得已,他是絕不可能這麼做的。

這位大能可不是行將就木的衰老之人,他還有精進修為延長壽命的機會,怎敢觸怒天道。

大能境界為明心境,明心境亦被稱作劫境,這本就是最忌諱天道劫罰的境界,他再如何也不敢強行干預。

道威一閃而逝,那重傷弟子出現在大能身側。

「他由我治療,你們三個全力應對,允許解放完全血意!」大能命令道。

那孫姓弟子既由大能救治,短時間內因果牽制,即便痊癒他也不能加入戰鬥,否則便會牽累大能。

但好處在於,鎮妖塔的陣容擴張到三人,這下實力的差距又被拉了回去。

「解放血意?」青兒機敏,覺著不太對勁。

黑道第一夫人 「那是鎮妖塔秘術,極其危險!」穆燕回應,青兒加入的晚,故而很多事情不知曉,但穆燕卻都聽顧卿講過。

仙藏意靈化,燃火血塔,那是鎮妖塔修火功金功的體現,但血術的意卻並未展現。

大能一聲令下,那三個鎮妖塔弟子手結法印,血腥之意擴散,眸子通紅,周身繚繞著通天殺機!

「殺!」

「殺!」

「殺!」

鎮妖塔弟子手持雙劍,如狂徒一般瘋癲進攻,其力量增幅不知幾許,以狂沙肉身都難以招架!

身後意靈化的血塔再現,火鞭揮舞,攻勢連綿不絕又狠厲至極。

「嘶——像子默那瘋子一樣!」狂沙咬牙道。

「子默應該是唯一完全掌控血意之人,而他們則是被力量所侵吞!」穆燕閃身應道。

「燕姐,怎麼辦?」青兒焦急,她的內靈消耗迅猛,這樣下去不是辦法。

穆燕思索數息,果決道:「拉扯,邊退邊打,他們目前只有戰鬥本能悍不畏死,實力又超過我們,決不能硬拼!」

「生生不息!」

「蒼虯!」

「藤縛咒!縛靈鎖!」

粗壯木藤拔地而起,緊縛癲狂的鎮妖塔弟子,卻被凌厲雙劍迅速斬開。

「果然!」穆燕眸光一亮,喜道:「他們的弱點我找到了,被血意佔據的他們不會刻意避開術法,而是只會暴力破解!」

「那就是說我們不要與他們短兵相接就行?」狂沙不笨,一經點撥霎時瞭然。

穆燕一邊飛退,一邊點頭應道:「不錯,只要我們僅用束縛禁錮等牽制手段,他們只會像傻子一樣一路突破,這樣以我們的速度完全能夠與他們保持距離,保證安危!」

「持久消耗,牽制拉扯?」小蝶向穆燕確認道。

「沒錯!」

四人跟隨雲風在獵場試煉,挑選的對手一向是強自己許多的妖獸,戰鬥經驗何其豐富,不多時便想出了應對之法。

時間流逝,空中大能已是沒有耐心。

離合弟子天賦妖孽也就罷了,可這內靈容量是否太誇張了一些?

這般全力釋放,足足兩個時辰都沒有消耗一空?

但此時四人已顯疲態,而鎮妖塔三人血意釋放卻還未至極限。

血意釋放,鎖定敵人,不死不休!

這時的鎮妖塔弟子明顯透支了肉身力量,但是戰鬥實力卻分毫不弱,恐怕事後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頂不住了啊……」青兒早就沒法再供給木靈,而狂沙也幾近無力。

穆燕仍舊苦苦堅持,而小蝶雖有餘力,但此刻戰力有損也快要招架不住。

「終於能制住這幫餘孽了!」那大能心境平復,然而不知為何,天地忽然暗了下來。

「嗯?」

大能疑惑,抬頭仰望,可卻什麼都沒有看到。

星斗闌干,皎月高懸,一切如常,那暗淡之感莫非是錯覺?

忽然,一道白光瞬閃而過!

「白虎罡煞!」

「雷鳴劍嘯!」

仙劍降世,劍氣縱橫,劍威如蒼藍雷劫,剎那間將血塔斬成碎片!

「大哥!」

「抱歉,我來遲了!」

青年倒持仙劍,望著狼狽四人神情歉疚,身後鎮妖塔弟子口中吐血,一頭栽倒在地。

「唔!」大能震悚,這是何等實力,竟然一瞬秒殺同境!

這可是解放了血意的鎮妖塔天驕!這,這傢伙…這傢伙是顧卿!

大能驚怒,事關重大,他即便想不出手也不行了,道域展開,道威綻放,似是蒼天星域覆壓而下!

顧卿持劍挺立,對著蒼穹輕蔑一笑,桀驁道:

「我就站這,你待如何?」

手機用戶請瀏覽閱讀,更優質的閱讀體驗來自愛網。 鎮妖塔大能何其暴怒!區區形意,竟敢挑釁明心境?

「你找死!」

道威如淵獄,天穹皆翻覆!

粲然星空染上紅芒,蒼穹似是鮮血傾瀉灑落。

「血殺!」

紅芒滴落,凝成四十九猩紅利劍,每一把皆有數十丈長,道紋攀附,道威無匹!

血海在星空洶湧起伏,道法血劍似是從鮮血中撈出,拖曳著猩紅的尾跡墜襲而下。

「嗡——」

然而,全無用處。

那四十九龐大血劍墜落,本應席捲大漠,化作絕死禁域,卻在一聲嗡鳴中驟然消散。

一座浩然障壁憑空出現,道威……

《逍遙醉世錄》第一卷流離第一卷終章時代 光,微亮。

「是嗎,我醒了啊……」

少年支起身子,草草更衣下床,木訥朝著屋外走去,顯得頗為邋遢。

院子空曠,建築算不得堂皇大氣,但也足夠精巧華麗,其主人身份地位想來不低。

白髮緩緩飄動,少年歪著頭抬眸望去,嘴唇微張,一動不動立在小院之中,像是悟了什麼一般。

少頃,有人來到小院。

「小姐,剛才劭都尉說感知到那人醒了!」

演武場中,有一少女舞劍,百花雲紋衫華美秀麗,淺紅色的玉簪牡丹清雅絕艷,凌厲劍術真就像是舞蹈一般風韻絕俗。

那少女動作停下,兵器隨手一丟,輕躍幾步下了戰台,看起來很是活潑。

「素言,喊駱護衛去,我先去看看!」少女興奮開口,其人倏忽不見。

小院中,雲風依然抬頭望天一無所動,少女托腮端詳半天,雲風竟是一點反應都沒有。

「別吧,長得怪好看的,要是個傻子那可真是太可憐了吧…….」少女神情尷尬,心中祈禱,雲風一定是在參悟什麼,絕對不可能是傻子的!

一個多月前,她吵嚷著要跟著父親去關隘巡視,結果在荒蕪戰場中撿到了昏迷的二人。

荒蕪戰場處在雲坤蒼陽之間,兩萬年前天域雙盟之爭,道境大批出手,造就了這片荒蕪地帶。

雲風與駱青衣昏倒在邊關外,如何處理必須要小心謹慎。

不過守關將士與郡守大人倒不會懷疑他們兩是雲坤探子,畢竟雲坤兀傲散漫,是侵略欲最小的國家,絕不可能做出打探一事,更不會用這麼低級老套的手法了。

但當駱青衣蘇醒,卻屬實把郡守嚇了一跳。

「我叫駱青衣,同伴名為雲風。」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