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5 日 0 Comments

楊婉兒目不轉睛看著場中。

當然,不止他,所有人都是如此,如饑似渴吸收著高手過招的經驗。

婚身解數,總裁追妻太高調! 場中。

楊崢突然使出的陰招打了顧銘一個措手不及,不過,他還是很快做出應變。

硬碰硬是不行,他不敢拿他下半身的幸福開玩笑,為保幸福,果斷選擇後退。

速度一如既往的快,楊崢抓空,但儘管如此,也讓顧銘胯下深寒,雞皮疙瘩冒了起來。

暗器襲來。

顧銘沒有用手遮面,慧眼開啟。

瞬間,水泥塊的速度無限放緩,顧銘雙手頻出,把楊崢使來的水泥塊一一抓住。

全場沸騰!驚呼聲一片,難以相信,顧銘的速度快到如此地步,殘影好似那千手觀音,比之無影手還快。

很久,練功房才安靜下來,胡浩得意的說:「婉兒妹妹,怎麼樣,我哥厲害吧!」

「厲害!!」

楊婉兒發自內心的說,再也不敢小覷顧銘,因為她知道,如果換成她,此刻已經被顧銘打趴下。

場中,顧銘把水泥塊丟下,沒有當暗器使用。

駐足,他看著楊崢。

沒有發怒,剛才楊婉兒的話他也聽到了,這才意識到,什麼叫做真正的習武之人,這才意識到,現代習武之人為何如此稀少。

不容於世啊!

他們是亂世的王者,有些更是英雄,鏟奸除惡,揚我國威。

但是和平年代,不需要他們,他們註定沒落。

他需要,因為他的對手不是一般人,今天這一趟,他算是來對了。

妖惑六界 他已經下定決心練武防身。

當然,不是現在,現在他的熱血打了出來,非得要跟楊崢分出一個勝負不可。

「再來!!」

顧銘說。身形再動,一個猛虎撲食,再次逼近楊崢。

一招鮮,吃遍天,說的就是習武,練好一招,天下哪裡可去。

可,那也得有用才行。

宗師的殺招對顧銘無用,楊崢被逼,只能再次變招,把太極拳的精髓使了出來。

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太極拳應對強敵的不二法門。

顧銘:「……」

MMP。

他最討厭這種了,拳頭有種打在棉花上的感覺,異常憋屈,一點都不盡興。

同時,還有一個難題擺在他面前,現在他應該咋打?

講真的,他不知道,因為他從來沒有遇到過這種難纏的對手,今天也是第一次跟明勁期的武者比試,毫無經驗。

退一萬步講,有經驗又如何?有經驗他就能找到克敵制勝的辦法嗎?

開什麼國際玩笑,他只會一種打法,那就是硬碰硬,讓他改變打法他也不會啊!

得學習,多學點打法,這樣才能臨機應變。 至於現在……

顧銘再次後退,拉開與楊崢的距離。

站在距離楊崢三米遠的地方,顧銘說:「楊教練,今天這場比武,算平局如何?」

楊崢還沒有回話,胡浩不淡定了,不淡定說:「平局?這賭局咋算?總不能也平了吧!!」

胡浩不甘心說:「哥,再努把力,我相信你,肯定能贏。」

顧銘確實能贏,但贏得不爽啊!而且非常耗費時間,必須仗著身強體壯、體力過人把楊崢耗死。

他不喜歡這種,也不想把寶貴的時候浪費在這個上面,想趕緊結束,抓緊時間,向楊崢請教一番。

唯我笑靨如花 他瞪了胡浩一眼說:「平局就平局,至於賭局,自然也是平局,你要是真心喜歡人家,那就去追,用你的誠意打動別人。」

不負年華愛上你 胡浩:「……」

追求,他也想啊!可他總覺得太慢,沒有顧銘幫他贏下賭局,他直接抱得美人歸這麼爽。

然而,顧銘的意思他改變不了,他只能打主意在楊崢頭上。

胡浩看著楊崢說:「楊教練,剛才你跟我哥過了幾招,手段頻出,連卑鄙招數都使了出來,依然拿我哥沒有辦法,反而處於下風。現在,我哥說平局,跟你不相上下,你好意思?這你都不認輸?」

楊崢苦笑。

確實,胡浩說得對,他輸了,實打實的不是顧銘的對手,沒有任何參假的成份。

他不是輸不起的人,更何況輸了也不見得是一件壞事,所以他痛快說:「我輸了。」

「這才對嘛!!」

胡浩滿意了,得意的看著楊婉兒,說:「婉兒妹妹,賭局我贏了,從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女朋友,你可不能反悔。」

楊婉兒:「……」

她就這樣被她哥給送出去了?

這……

沒法說她哥的不是,因為她哥真的儘力了,把楊家太極拳的殺招全部使了出來。

也就最後的纏勁給顧銘造成了一點麻煩,前面的殺招,可都被顧銘一一給破掉了。

她也是痛快的人,痛快說:「行,我當你女朋友,但以後要是讓我知道你在外面鬼混,我會讓你後悔今天的選擇。」

胡浩肉麻說:「婉兒妹妹,你放心,以後我肯定不在外面鬼混,只愛你一個。」

說著,胡浩的手不老實起來,攬上楊婉兒的柳腰,那叫一個親密,那叫一個得意。

悲劇發生。

楊婉兒一記勾腳,胡浩摔倒在地上。

啪!!

他的屁股跟地面來了一個親密接觸。

疼是肯定的,更令胡浩生氣的是,楊婉兒居然不讓他摟。

有女朋友這個樣子的?

胡浩表示抗議,抗議楊婉兒言而無信,楊婉兒白了胡浩一眼說:「想摟,想抱,得有本事,沒有本事,就這下場。」

看到這一幕,很多人忍不住笑了起來。

楊婉兒美名在外,武館動心的男人能少?那是一大把。

可是,那又如何?僅是動心而已,有勇氣去追求楊婉兒的男人如鳳毛麟角一般稀少。

這還僅僅是追求,動手動腳的男人基本沒有,敢動手動腳的男人,基本上都在醫院躺著。

胡浩,一言不合就摟腰,也虧得他不是練武之人,還不知道好歹,否則楊婉兒豈會只是略施小戒,指定教胡浩做人。

他們同情的看著胡浩,因為他們明白,胡浩的苦難生活才剛剛開始。

同時,胡浩的反應也令人可憐,坐在地上,垂頭喪氣的說:「你要是這樣說,那我以後豈不是永遠摟不成你了?」

楊婉兒說:「你要是一直這個樣子,那是。」

胡浩沒有傻透頂,聽懂了楊婉兒話里潛在的含義,趕緊問:「那什麼樣子才能摟你?」

「先起來。」楊婉兒說,看不下去胡浩現在這窩囊樣。

「拉我。」胡浩伸手,撒嬌說。

楊婉兒:「……」

此刻,她有扇胡浩兩巴掌的衝動,這是大老爺們說出來的話嗎?她都不知道胡浩怎麼有臉說出口。

她喝斥道:「趕緊的,自己起來,否則這輩子都別想碰我。」

這威脅管用,胡浩利索的爬了起來。

對此,顧銘感慨不已,暗道胡浩這是找到降服他的女人了啊!

兩人的對話還在繼續,不過顧銘已經不關心了,找到楊崢,請教練武的事情。

「楊教練,我這麼大的年紀還能練武嗎?」顧銘問。

「可以!!」

楊崢誇讚道:「顧先生的身體素質之好,楊某平生僅見,練武必定事半功倍。」

練武,身體是根本,夏練三伏、冬練三九,指的就是武者在艱苦的環境下打熬身體。

顧銘身體有了,只是不會運用,一旦他掌握運用法門,戰鬥力指定會大幅度提升。

到那個時候,他就不是惜敗顧銘那麼簡單,而是被顧銘完敗。

說實話,他很好奇顧銘的身體為何如此變態,但他沒有問。

身體乃是習武的根本,各家練法不一,有些練法乃是不傳之密,冒然打聽,會讓別人反感。

這種吃力不討好的事情,他不會去做。

聽到楊崢如此說,顧銘練武的熱情更高,立馬問:「楊教練,我要是交錢,能教我真功夫嗎?」

他表示不想學外面老頭老太太練的花拳繡腿,想練楊崢剛才使出來的。

楊崢痛快說:「不用錢,顧先生想學什麼儘管說,只要楊某會的,一定教。」

「這麼大方?」

顧銘愣了一下,他還以為楊崢不會教,畢竟武俠小說都說了,必須拜師才行。

拜師那是不可能拜的,畢竟楊崢打不過他,哪有拜手下敗將為師的,說出去那不是讓人笑話嘛。

不過,他也不會佔楊崢便宜,知道楊崢不好意思收錢,轉手就是一粒培元丹遞給楊崢。

「這是?」楊崢好奇的問。

顧銘介紹說:「這是我煉的培元丹,吃下去可以強身健體、固本培元,對打熬身體非常有幫助。」

楊崢舉一反三道:「顧先生的身體素質如此之好,就是這種丹藥的功勞?」

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不過顧銘沒有否認,反而承認,只是說:「必須長期吃,吃一粒的效果有限,但應該不會讓楊教練失望,楊教練不妨試試。」

顧銘把丹藥放在楊崢手上。

這一幕,被正在訓斥胡浩,讓胡浩以後有個男人樣的楊婉兒看到,好奇的走了過來。

她過來,胡浩自然屁顛屁顛也跟著過來。

不用懷疑,顧銘又要出血。 看著楊崢手中的丹藥,胡浩好奇道:「哥,這啥好東西?」

「強身健體的葯。」

「什麼,強身健體的葯?」

胡浩正愁打不贏楊婉兒,不能一親芳澤,聽到顧銘這樣說,哪還能淡定得了,立馬說:「哥,給我整點憋。」

顧銘:「……」

真拿他的培元丹當大白菜?好歹也是六百萬一粒的寶貴之物。

不過,胡浩要他這個當哥哥不能不給,否則顯得他小氣。

當然,也沒有多給,就拿了三粒出來。

其中兩粒,他給了胡浩,並叮囑說:「一天一粒,不能多吃,吃了以後,認真習武,等你能夠繼續服用的時候,我再給你。」

「明白!!」胡浩點頭,美滋滋的接過顧銘手中丹藥。

第三粒,顧銘遞給了楊婉兒,直接說這是他作為哥哥送給弟妹的見面禮。

楊婉兒也不是矯情的人,痛快的接了過來,還客氣的說了一句,「謝謝銘哥。」

這把胡浩美得,都快找不到北了。

然後,就是服用丹藥了,胡浩毫不猶豫的吞了一粒下去,壓根沒有想過顧銘會害他。

當然,楊婉兒和楊崢也沒有想過顧銘會害他們,也是痛快的把丹藥服了下去。

結果……

培元丹的效果令三人震驚,這才明白顧銘送了什麼樣的重禮給他們,再次表示感謝。

顧銘收下。

寒暄過後,再次繼續剛才的話題,楊崢親切的問:「顧老弟想學什麼?太極拳嗎?」

「還能學別的?」顧銘好奇道。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