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8 日 0 Comments

所以,大家都只是笑,沒有一個人對此事這麼處置有意見。 石青把楊詩文抬回家之後,心裡也想過,既然她病了,就好好照顧她一下吧。

但是,楊詩文因為把她從石牧那裡抬回來,那個絕望樣子,讓石青看見了就生氣。

再加上,他喜歡的妾室瀟湘小夫人派侍女來請了,石青覺得,反正楊詩文已經被抬回家了,病情如何,也就這樣了,他也不會像石牧那樣會治病救人,以為他留下也沒有多大用處,便是心裡想著那寵妾,先過去寵妾那裡陪她用晚膳去了。

石青走了,家裡就只有少夫人楊詩文,還有幾個侍女了。

這時,楊詩文從家裡帶來的侍女,才是敢哭著跟小姐楊詩文道了:「小姐,你這是怎麼了,怎麼出去一趟,回來就是被人用擔架抬回來了。」

楊詩文心口好疼,好堵,感覺要死了。

石青在家的時候,她好恨石青好狠的心,竟然不願意讓她留下在石牧的忘憂閣,讓石牧醫治她。

現在,這石青又是心急去寵妾那裡去了,這是心裡根本不關心她的死活啊。

如果只是一次兩次,楊詩文還能夠忍受。但是,這樣的冷落和無視,已經持續兩年,如今,楊詩文已經開始對這人不抱希望了。

她已經不想對這個男人說什麼了。

「小茹,等我死了,我娘家來人了,你就讓他們帶你走。不要留在石家了。我不在了,你更沒人照顧了。」小姐有心無力的交代這陪嫁侍女楊小茹。

小香,還有其他三個侍女,才是石家給她配的侍女。

其實,這楊小茹作為陪嫁丫頭,該也是一個寵妾的。

可是,石青連她這個小姐都不喜歡,自然也不會喜歡這個對她忠心耿耿的侍女了。便是,連她也一直冷落著,沒讓她做一個侍妾。

石青只喜歡他的那個瀟湘小夫人。

「小姐,你不要說這樣的話。小姐不會死的,我一定要救小姐!哪怕是回娘家,讓娘家給小姐請郎中!」楊小茹流著淚,心裡卻是下定決心了。

既然石家不管小姐的死活,那她就算是一路乞討走回娘家,也要請娘家出手,解救小姐了。

小姐苦啊!

自從嫁入石家,竟然一直受到石家少爺的冷落,如今,石青連她的房間都不想進,這對一個少夫人來說,是何等的奇恥大辱。

小姐敦厚,竟然一直忍耐。

換她,早就想罵娘了。

「小茹,你答應我,不要衝動。石家不派人護送你,你一定走不回家的。 情非得已:寶貝情人太妖孽 半路上,就會出事。現在,我還有一線生機。我憋著一口氣,就是在等。」小姐掙扎著,忍受著心口劇痛,已經臉頰流起冷汗來。

顯然,她心脈堵塞的情況又是加重了。

「小姐,你好好躺著,別激動了。慢慢說,小姐,你在等著什麼。」楊小茹著急了,又害怕了。怕小姐這回真的挺不過去了!

「小茹姐,少夫人可能是在等牧少爺。只有牧少爺才是能夠救少夫人。今天少夫人在外面發病,人差點沒了,就是牧少爺給救回來的!」跟著少夫人出去的小香,了解情況,便是把這件事跟楊小茹說了。

「那還等什麼,我去找這個牧少爺!」楊小茹一聽說還有這事兒,便是馬上激動了,立即起身要去找這個牧少爺。

「小茹。咱們不求人了。要是他來,最好。不來,咱們也不求人了。」小姐心裡難過地道。

她心裡也恨那石牧,竟然還是讓人抬走她了。

當然,心裡卻也感激著他,終究還是在讓人抬走她時,說了一句話,那就是,會儘快來給她送丹藥。

只是,楊詩文,不知道他說這番話,是不是只是隨口一說的敷衍。

所以,心裡也沒有底啊。

「小姐,我知道了。你安心休息吧。」楊小茹不想讓小姐擔心,便是囑咐兩個侍女照顧小姐,她偷偷拉著侍女小香出來了。

「小香,你知道這個牧少爺家住哪裡,你帶我去!就算是求,我也要求他救小姐!」小姐終究是小姐,寧願自己死,也不願意求人,但是,她這個小姐的陪嫁丫頭,可不是小姐,就沒有心氣兒,為了救小姐,她願意低聲下氣的求人!

她願意拉下臉來,哪怕是跪著求人,也要求得這個牧少爺救下她的小姐。

「好,小茹姐,我領你去!我知道路了!」侍女小香非常樂意幫忙地,立即就是要領著這楊小茹出門去找石牧去。

「幹什麼!回去!」

兩人想要出門,平時都不會有人管,但是今天,門外卻是突然多了幾個守門的家衛,一下把她們攔下來了。

「你們是誰?為什麼不讓我們出門!」楊小茹怒了。

「我們?我們奉大少爺命令,守住這裡。大少爺命令,這個院子里的人,都不許出門。除非是死了,橫著抬出去!」

石青這是走了,擔心他不在家,那女人還是心裡念著石牧能救她,便是派人去找石牧。他的女人去找石牧救命,那讓他這個當大哥的臉面往哪裡放!所以,即使是匆忙要過去心愛的寵妾那裡去了,都是想到派了家衛守在這裡,不讓任何一個人能夠出這個門。

「什麼!」家衛的話,提到了死這個字,一下就是刺激到了楊小茹的神經了。

倒不是她神經敏感,而是,小姐現在的情況,真的是危在旦夕,隨時都可能死。

可是,這個家衛竟然在這個時候說,除非是死了,橫著抬出去,才是能夠出這個家門,就難免會讓人覺得這是所有人都是在盼著她的小姐死,然後給有些人讓正妻的位置了。

那她不憤怒才怪了!

「我告訴你們!我和小姐的娘家,怎麼說也是四品的武將將軍府,我看今天你們誰敢攔我去找人救治小姐!」楊小茹也是有些膽量的,嘴裡抬出娘家的家世,來給她自己壯膽,她就要硬闖。

楊家的家世,四品武將將軍府,看起來真的不低了。但是,別忘記了,這裡是石家。石家老家主石苦,那可是大將軍!

所以,這份家世,在別的地方,能夠鎮住人,在石家,還真的欠缺太多了。

石家的家衛,根本不理會這個楊小茹所說,見她硬闖,直接棍棒打回去。

打的楊小茹是頭破血流,十分凄慘。

打了楊小茹回去,家衛們很得意,哈哈笑著,轉身回來,繼續站崗守衛,哪管那楊小茹是死是活。

那楊小茹滿臉是血,被棍棒打在腦袋上,頭暈耳鳴,幾欲昏倒,都掙扎著還要起身,再去闖一次。

但是,身體實在力不從心了,才是沒法,只能夠被侍女小香拉著,暫時先坐在院門口裡的台階上喘息。

「小茹姐,算了。你這樣硬闖出去,他們肯定會打死你的!」小香真的心疼了。覺得外面的家衛,好狠的心。對一個弱質女流,都是下得去狠手,竟然拿大木棍打人腦袋。

楊小茹被打的頭暈腦脹,幾次都欲吐了,但是,還是掙扎著道了:「他們不是說,只有死了,橫著抬出去,才是能夠出去嗎?那就讓我橫著被人抬出去吧!為了小姐,我不怕死!我要再去!」

楊小茹跌跌撞撞的再次站起來,要再次闖門!這真是不要她自己的命了! 眼看這楊小茹就要被人亂棍打死在這大門口,突然一個聲音傳來:「不要亂動。」

楊小茹已經被打的頭暈,眼睛也被頭上流下來的鮮血遮住眼睛,已經看不清楚人了,看到的只是一片血紅。這時聽到這個聲音,她看不清人,她就以為是那些家衛阻攔恐嚇她的聲音,所以,她不會理會了。

但是,身邊的侍女小香,卻是聽得出來這個聲音,更加認得這個人。

「小茹姐,你不要拚死往外沖了!他就是牧少爺,牧少爺真的自己過來了!他一定是來救治少夫人的!」

見到石牧,小香激動了!

「真的嗎?」楊小茹聽聞那石牧少爺自己過來了,也激動的差點一下昏厥過去。

為了小姐,她在艱難的忍著不現在昏厥過去。

石牧來了,已經看到了家衛手裡的長棍,也看到了那挨打的,滿頭滿臉是血,衣服都被染紅的侍女楊小茹了。

雖然還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只看這些男人手拿長棍,圍攻一個侍女,石牧就是覺得這些人不可饒恕了。

所以,石牧現在很生氣,後果嚴重不嚴重,那就拭目以待了。

石牧過來,平時很少端少爺架子的他,此刻都是很憤怒的,自然而然拿起少爺逼人的氣勢來了。

「怎麼回事!」石牧聲音很威嚴的問道。

家衛們見到石牧,難免神情一凜,知道這是位少爺,便是有些覺得會是個麻煩。

但是,卻也不會多怕這個少爺。

一是,石牧以前算個什麼少爺?十八年的廢人一個,根本沒有威望。即使前些天在家族大比上,出了些風頭,那也實在改變不了什麼。

家族至少目前,還沒有給這個少爺什麼權力,所以,石牧實在沒有什麼可讓人覺得可怕的。

這第二,那就是這裡是石青的院子,不是他石牧的院子,所以,石青家的事情,石牧管不著,也不該管。

想到這些,這些家衛,就是不怎麼害怕這件事了。

一個個的又重新抬頭挺身的回答石牧起來:「回牧少爺的話,這是青少爺的家事,請牧少爺還是不要過問了。牧少爺請回吧。」

聽聞這話,幾乎混蛋的楊小茹,都是要氣炸了。心裡也一下擔心起來,不知道這個牧少爺,靠不靠得住!

還真是不把他當盤菜啊!

這些人這樣想,石牧明白,他們的確有恃無恐。

現在,他在家族的名分,還不明確,難免會有人不拿他當盤菜!

石牧其實一直挺不在乎這件事的,但是,今天,石牧在乎了。

因為石牧覺得這些人,連女人都可以出手打的頭破血流,這種狼心狗肺之人,石家不要!

石牧當即冷笑:「行啊,這話回的好。你一定很得意是吧!」

「屬下不敢!」那人這樣道,嘴上這樣說,不敢,心裡卻是早就這樣以為了。

就是得意,你石牧又能夠怎麼著!

石牧嘴角突然一笑,陡然出手,一腳踹在這個家衛的膝蓋上,一手扭在他的手腕上。

咔嚓!咔嚓兩聲!

骨頭清脆斷裂的聲音。

石牧此刻,已經一腳踹斷了這人的一條腿,直接扭斷了他的一條胳膊!

「我廢了你又如何!」

都這個時候了,那個家衛很震驚石牧出手的實力,但是,他都是不服氣的道了:「我是青少爺的人,牧少爺你出手打了我,我看你怎麼向青少爺交代!」

這人還嘴硬,石牧反倒冷笑著看向其他家衛道:「你們也這麼想嗎?」

其他人,還算聰明。

馬上就是知道,石牧的兇狠了。

立即一個個的都是學乖的馬上搖起頭來。

他們不這樣想,不是真的不這樣想,是不敢這樣想!

石牧出手太狠了!

這個時候,這些家衛才是想起來一件事,那就是眼前的這個牧少爺,那可是在園子里,一挑二十,打的二十個家族少爺哭爹喊娘的人,也是在家族月比大會上,悍然挑敗練氣八層境石林少爺的人!

這時想起石牧過往的戰績,他們才是記起石牧的可怕。

「現在這麼想,晚了!每人五十棍!不打,就要像他一樣,斷一條腿,一隻胳膊!你們自己選!」他們搖頭,識時務了,石牧也不打算輕饒他們。

「牧少爺,饒了我們吧!」這些人現在知道跪下求石牧了。

石牧冷笑了:「剛才打那個姑娘的時候,你們不是挺英雄的嗎?現在怎麼慫了?晚了。你們打不打,你們不打,那就我來代勞。到時,怕你們連我一板子都吃不住!」

這話,到是實話。

石牧剛剛下手,好狠的手段。

他們真的怕了。

眼下,才是知道石牧的厲害了。石牧以前再怎麼廢,他也是嫡少爺,石牧雖然沒說,但是石牧不怕他們剛剛抬出石青來做威脅,就可以看出,石牧心裡根本不怕這個庶出的少爺。

石牧終究是嫡出少爺!

那說到底,就是比石青這個庶出少爺尊貴!

現在這些人才是想起這點,知道後悔了,知道悔不當初了,但是,晚了!

這頓板子,不打起來,他們的下場,就會更慘!

「兄弟,咱們打吧。互相打!兄弟們,手下留點情啊!別把咱們打廢了!」一幫家衛,哭喪著臉,分成兩組,互相打屁股,打板子。

板子打在屁股上,啪啪清脆作響,遠遠聽去,特別嚇人。

一邊打著他們自己的屁股,一邊心裡怨恨著石牧做人夠兇狠。

仇恨值加500!

仇恨值加500!

……

恨吧,恨吧!

管你們個球!狼心狗肺的東西!

石牧卻是懶得看這些人了,他徑直邁步走進石青的家裡,去看那個被打的頭破血流,衣服都被染紅的侍女去了。

「你怎麼樣?」石牧關心的問道她。

「多謝牧少爺!」說完這話,那姑娘終於挺不住了,直接昏倒了。其實,她能夠挺到現在,已經很不容易了。

見她昏倒,石牧一模脈搏,沒了!

「小仇,救人!」才剛死,應該還來得及!

石牧立即想到只有小仇才是能夠救下這個侍女。

雖然她只是一個侍女,但是,這依舊是一條人命,石牧不會視而不見。

「是,主人!5000仇恨值,兌換醫治急救神通大慈悲咒!」

5000仇恨值,兌換了神通大慈悲咒!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