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哈!就憑你,也配見我父親?」

古萱一臉鄙夷的打量著秦頌衣著,冷笑連連:「我父親的劍,價值千金,若是你能買得起一把,或許我會考慮給你引薦。」

秦頌眉頭一皺。

他本是好意,卻被人好心當成驢肝肺。

既然如此,不幫也罷!

至於古萱的要求,秦頌自然沒當一回事。

他又豈會去買一把自己看不上的劍?

見秦頌轉身便走,古萱立即使了個眼色,幾名黑衣人齊齊走出。

「只會耍嘴上功夫,卻買不起劍,若是就這麼放你走了,日後豈不是會有一堆像你這樣的窮鬼,敢跑到我面前放肆了?」

聽到身後傳來的厲聲冷哼,秦頌腳下步伐一定,掃視將自己圍住的黑衣人,目光之中殺意流動。

「住手!」

一觸即發之時,一道低喝阻止了古萱的下一步行動,也讓秦頌眼中殺意收斂。

卻見丹閣掌柜拖著一個玉箱出來,箱內滿滿當當堆滿了丹藥,香氣四溢。

「古萱,你父親乃是器閣閣主,你該知道,多寶商會嚴禁動武!」

丹閣掌柜對古萱震喝道:「否則的話,不管你是什麼身份,今日都別想走出這扇門!」

古萱聞言,嘴角微抽。

她尷尬了一瞬,朝丹閣掌柜笑道:「黎叔,我只是嚇唬嚇唬那小子,這不是沒動手嗎?幹嘛對萱兒如此嚴肅?」

黎叔不悅道:「這位是我丹閣的客人,你若將他嚇跑了,這麼多丹藥,你來買單嗎?」

「丹藥?」

古萱早就注意到黎叔拖出的那一箱子丹藥。

每一枚都是上品丹藥,價格不菲!

這一箱子,恐怕也得有數千枚吧?

加起來,比她那一箱子劍,價錢甚至要超出數倍!

此刻聽到是秦頌要買這些丹藥,古萱頓時忍不住笑了起來。

「黎叔,你居然被這小子給騙了,你覺得他這身穿著,能買得起如此之多的上品丹藥嗎?」

古萱一臉古怪的看著黎叔,沒想到這麼一個老江湖,也能犯這種低級錯誤。

黎叔又哪裡不知這些,但也只是面色微沉,似笑非笑的看向秦頌。

「我相信這位客人,不會讓我白忙活一趟吧?」

雖然多寶商會內嚴禁動武,但讓一個人憑空消失,卻還是很簡單的。

秦頌並未回應,而是上前在玉箱中抓了一把丹藥,將之盡數捏成粉末,揚至空中,閉目感受了一瞬。

藥效雖然達不到他的要求,但也算勉強。

這個動作,看得眾人一陣心驚。

上品丹藥何其珍貴,居然有人如此浪費?

「這個傢伙,根本就是一個瘋子!窮瘋子!」

隱居在娛樂圈 古萱越發難以理解的看著黎叔,道:「黎叔,你可能還不知道,此人剛剛還說要提點我父親鑄劍,這樣一個瘋子,你也願信他?」

黎叔也是眉頭緊皺。

光是秦頌剛剛捏碎的那一把丹藥,就已經價值不菲,若再繼續下去,他豈不是要損失慘重?

正當黎叔準備出手之時,一隻金燦燦的口袋,卻是落入他手中。

「乾坤袋!」

黎叔暗暗一驚,這種乾坤袋,即便是多寶商會,也拿不出幾個。

而且普通修士只用儲物袋,雖然只能容納十丈方圓,無法與乾坤袋的百丈空間可比,但一般也沒那麼多東西需要如此大的空間。

能夠掏出乾坤袋,除了表明其身份不凡,還有一種可能就是,裡面裝的東西真的很多。

將信將疑的打開乾坤袋,下一刻黎叔渾身一顫。

「夠嗎?」

秦頌淡淡開口。

黎叔連連點頭:「夠!夠!夠!」

雖然他見過各種世面,但能一次性拿出這麼多財物的,還是頭一次見。

那乾坤袋中,恐怕足以堪比一個上等家族的全部資產了!

清穿之嬌養皇妃 他又哪裡知道,這就是崔府的全部資產,只是雲裳死活不肯收,秦頌便只能自己拿來揮霍了。

這一幕,著實看呆了眾人。

尤其是古萱,面上尖酸表情還凝固在那,更是添了一份不可思議。

這個窮瘋子,居然真的買得起,數千枚上品丹藥?

「哪裡用得著這麼多!還請貴客稍等,我這就給您找余!」

黎叔臉上堆著笑意,再次將眾人驚得心驚肉跳。

不僅買得起,還綽綽有餘?

「不必了,帶在身上累贅。」

秦頌抬了抬手。

如果當初不是為了雲裳,他都沒打算收取崔府的財物。

其中一個原因,就是覺得累贅。

在場之人聞言,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即便是黎叔,也是麵皮一陣抽搐。

他可是比其他人更清楚,這乾坤袋裡到底裝了多少財物。

可眼下,卻是有人視這些財物為累贅!

「貴客說笑了,不如這樣,我替您將這些財物存起來,日後您在多寶商會一切支出,皆從這裡剋扣,直至耗盡。」

黎叔自是不敢當眾私吞,壞了商會規矩。

「也好。」

秦頌點了點頭,拎起那一箱丹藥,便要離開。

這時,一柄柄幽藍長劍,如從天而降一般,落在秦頌腳前。

地面如若嫩豆腐一樣,瞬間插了一排利劍,將秦頌去路堵死。

不等秦頌有所動作,黎叔便是怒喝出聲。

「古萱!你這是做什麼!難道又忘了我之前說過的話了嗎?」

那數十把幽藍長劍攔路,正是古萱所為。

每一柄劍,皆是古原所鑄。

「黎叔放心,我不會在多寶商會動手。」

古萱面若寒霜的回應了一句,又看向秦頌,狠厲出聲。

「不過,即便這小子安然出多寶商會,若是不給我一個交代,我也不會讓他活下去!」

場中氣氛頓時一凝。

眾人皆能看出,這位古大小姐,是惱羞成怒了。

秦頌不禁苦惱一笑,他的一個好意,卻是給自己惹了一身騷。

「你要什麼交代?」

雖然他並不在意對方的威脅,但還是有些好奇的問了一句。

「別以為有幾個錢,就可以口無遮攔!」

古萱冷哼道:「你詆毀我父親所鑄之劍,玷污我父親名聲,這件事,可不是有錢就能解決的!」

「這位貴客,恕我多言,飯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若是這件事傳出去,古原第一鑄劍師的名號,甚至是錢府的聲譽,怕是多少有損啊!」

一旁的黎叔總算明白了事情的緣由,連忙上前勸說。

「錢府?」

秦頌一愣,怎麼這件事,和錢府又扯上了關係?

「哦!忘了介紹,這位古大小姐,不僅是古原的女兒,還是錢府的少奶奶,這些劍,皆是古原為錢府專門所鑄!」

黎叔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秦頌,笑道:「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念在錢府的份上,您就給古大小姐道個歉,如何?」

…… 感受到黎叔暗示的眼神,以及古萱越發傲然的臉。

秦頌覺得,有些可笑。

不僅僅是對方的言行舉止可笑。

而是有些事情,巧合到令人可笑。

他打算提點的人,居然是錢府少主的岳丈。

秦頌突然感覺,錢府這個字眼,自己最近是不是聽到太多次了?

他還沒登門報仇,錢大有、錢萬貫、以及眼前的這位錢府少奶奶,便接踵而至的往他身上撞。

那他,總該給點回應了吧?

「這些劍,都是給錢府打造的?」

秦頌看了一眼攔在身前的那排利劍,沒頭沒尾的問了句。

「沒錯,畢竟古原是錢府的親家,他的劍雖然有價無市,但錢府卻是近水樓台先得月。」

黎叔笑著回應。

還有些話當著古萱他不好說。

錢府之所以娶古萱,就是為了利用這一點讓古原為錢府鑄劍。

當然,古萱也樂在其中,成為雲渺郡第一勢力的少奶奶,高高在上,尊貴無比。

「怎麼?後悔了?害怕了?」

古萱見秦頌格外在意錢府,傲然諷刺:「知道自己招惹了得罪不起的存在了是嗎?」

「我可以給你個交代。」

秦頌放下那箱丹藥,淡淡開口:「剛好,我正需要一把趁手之劍。」

眾人皆是一頭霧水。

黎叔還以為秦頌聽到錢府後,會立即服軟道歉。

卻沒想到,秦頌朝他伸了伸手。

「勞煩為我準備一份玄鐵星隕,順便借鑄劍爐一用。」

聽到這話,眾人都呆住了。

什麼意思?

這是要當場打造出一柄劍來,與古原所鑄之劍一較高下嗎?

片刻后。

「我倒要看看,你能弄出什麼花樣來!」

古萱帶著眾人,圍繞在鑄劍爐旁,看著秦頌開始熔煉那份玄鐵星隕。

黎叔同樣在觀察,道:「他鑄劍手法有模有樣,或許真的精通也不一定。」

「黎叔你錯了,我自幼跟在父親後面,雖不會鑄劍,但也懂一些。」

古萱一邊反駁黎叔,一邊看著爐火前舞錘敲打的秦頌,冷笑連連。

「玄鐵星隕雖然以堅硬著稱,但也正因此難以開鋒,無法作為鑄劍主料,那小子卻單單挑選了玄鐵星隕,甚至打算以此鑄劍,簡直可笑!」

眾人聞言,皆是一片恍然,連連點頭附和。

此時的秦頌,在火光之中亦是眉頭緊鎖。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