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1 日 0 Comments

「臨時出了點狀況沒法按原計劃上樓,只能把你喊下來了。」黎清解釋說,「不過這裡也不保險,因為隨時可能有人會上來,所以我們長話短說,你能把這些東西先送回去嗎?」她指了指腳邊的那些包裹。

「可以。」黎澈點頭應了下來,然而聽母親的意思,好像不打算跟他一起。

遲疑了下,他問:「那您呢?」

「我么?我還要出去一趟買點東西。」黎清理所當然道。

雖然眼下衣服被子等都已經有了,但帳篷、鍋碗、刀具以及打火石等這些必備的野外生存工具卻依然沒有著落。

而讓黎澈繼續跟著自己,無疑有將他暴露在世人眼前的風險,尤其是在熱鬧一些的街區,沿途探頭多如牛毛,在不經意間可能就留下了些痕迹。

當然啦,這些痕迹或許在平常會被系統里的人忽略過去,但當系統開始鎖定某一目標時,這些「痕迹」很可能會被再度翻出。

黎清可不想被人順藤摸瓜,哪怕是維護社會秩序的系統叔叔們也不行。

「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知道黎澈一直在擔心她的安危,黎清想了想,向他保證道。

又掏出手機在黎澈眼前晃了晃。

「等我這邊的事情一結束,我會立刻打你電話。如果可以的話,我還希望你能接我回去呢。」

除去安全上的考慮,黎澈的心裡原本是有些許失落的。

畢竟才與母親相認不久。

漸長的年歲不僅沒有磨滅他對母親大人的思念反而讓這份親情愈發地濃烈,令他自相認之後恨不得能時刻陪伴在母親大人身邊。

眼下聽母親大人這麼說,雖最後仍未讓他一同前往,但言語之中,他竟莫名有種被安撫了的感覺。

緊抿的唇角頓時緩和下來。

「嗯。」他懶洋洋地應了聲,顯然終於接受了黎清的提議。。 余卿卿伸手摸摸他的小腦袋:「爸爸來看你,還給你帶了禮物,你高興不高興?」

童童沖他微微笑,笑容裏帶着點羞澀和忐忑。

分離的時間太久,人的感情,也是很容易變淡的。

尤其是上一次,在溫家的醫院裏,童童興高采烈的喊他爸爸,卻只得到了他的冷漠。

他年紀雖然小,但已經是個很懂事的小孩子了。

因為太懂事,便格外的敏感,讓人有些心疼。

傅君年將手上捧著的箱子放下來,朝着他伸開雙臂:「過來,讓爸爸抱一下!」

童童仍舊有些忐忑,卻被余卿卿推了一把,一下子撲進傅君年懷裏。

父子之間的血緣是極其強大的,童童喜歡跟爸爸一起玩兒。而且,把一個小孩子哄開心,對傅君年來說,也並非難事。

尤其,他今天也算是有備而來。

那輛新的腳踏車,很快就成了他們父子倆溝通的紐帶和橋樑。

余卿卿去廚房,跟保姆一起給他們準備水果和雪糕,還能聽到他們父子倆的笑聲。

隨即,她也跟着笑了。

這樣的平淡和踏實,讓他感覺到幸福。

晚上,余卿卿早早便洗了澡,爬上了床。

傅君年稍晚一點,他把童童哄睡了,送回房間以後,才去了余卿卿的卧室。

一進門,他便忍不住東看西看,然後問:「這房子——是我們家的嗎?」

華森提供給余卿卿的公寓,足足有三四百平米,精裝修,一切都是最高標準,地段也好,市值八位數!

如果是他們的,那他們可就發了。

余卿卿忍不住笑了,然後說:「不是,但是,我們在桐城,有一棟很不錯的別墅。比這棟公寓要大,前庭後院,極其寬敞。而且,你還在花園裏,給童童修建了一個小型的遊樂場。」

她說的,就是他們在西城國際公館的那棟別墅。

那裏是他們的婚房,也是他們的家,可是傅君年已經有大半年的時間沒有回過那裏了。

過去的人和事,他全都給忘光了,自然也不記得他的那一處房產。

傅君年哦了聲,在她身邊躺了下來。

他也才洗完了澡,這裏沒有他的睡衣,他索性也就沒穿,伸手摟過余卿卿,問:「那——我們之前是不是很有錢?」

眼下,房地產市場一路高歌。

別說是桐城這樣的大地方,就算是一些三四線城市,甚至是小鎮子上,別墅的價格也只高不低。

除此之外,日常的物業費維護費,也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所以能住別墅,說明他們以前的經濟水平不差。

「當然!」

余卿卿枕在他塊壘分明的胸肌上,修長嫩白的手指,在他的身上彈著鋼琴,道:「你曾經是傅氏集團的接班人,嗯——地位跟現在溫小姐的父親差不多吧,整個集團都是你的,身家上百億……」

她說着,便漸漸沉默了下來。

卧室里變得安靜下來。

然而,兩個人的思維,卻事南轅北轍。

余卿卿想起了以前,在傅氏集團里指點江山,揮斥方遒的傅君年。

那時候,那個意氣風發的男的,引多少女人競折腰啊!

而傅君年腦子裏想的卻是:他們以前那麼有錢,還有那麼大的別墅,她完全可以把他拋在腦後,住着他們共同的別墅,花着他們共同的錢,養一堆帥氣聽話的小白臉——

反正她已經有了兒子,也不怕老了沒人送終!

那種日子,讓多少女人都羨慕得紅了眼啊。

可是,她沒有。

她千里迢迢的從桐城跑到美國,不顧他的冷漠,跟在他的身後,被關在門外,甚至還要被他漠視,卻依然想要喚醒他的回憶。

禁得住物質的考驗,她還想要他這個人,這大概——就是愛情吧?

傅君年想了想,把那個「吧」字給去掉了。

這就是愛情!

如假包換!

翌日清晨,傅君年照舊很早就起來了。

他還要上班。

而且,當初來溫氏集團工作的時候,他已經答應過溫妤,要幫她收購LT集團的。

等幫她收購完了LT集團,她在溫氏集團的地位會越發鞏固,董事局的大部分人,幾乎都會不假思索的站到她那邊。

而那個溫華斯,失道寡助。

溫妤那個心機女,只要稍微使一點小手段,溫華斯的繼承人寶座,大概就要易主了。

她對他有救命之恩,傅君年覺得,自己幫她到這一步,也算是可以了。

等搞完了LT集團,傅君年打算辭職。

然後,去桐城。

雖然如今對他而言,也就是前路茫茫,但是,他卻還是想聽余卿卿的話,跟着她走。

就當是賭一次吧。

失之我命,得之我幸!

前者傅君年已經做好了接受的準備,而後者,他始終覺得沒什麼可能性。

早餐是保姆做的,以往那個喜歡賴床的小童童,今天也乖乖起來,陪着他親愛的爸爸一起吃早餐。

「你下班早一點回來吧……」

余卿卿一邊吃着麵包,一邊說:「我等下帶童童去超市買菜,晚上做你喜歡吃的!」

自從失憶后,傅君年還沒有吃過她做的菜呢。

上次她倒是買好了食材,結果被傅君年關在外面,心態崩了,就沒有做。

傅君年點了點頭:「行啊,是在這裏,還是去我那裏?」

余卿卿想了想,說:「還是在這裏吧!」

傅君年的那個小廚房太小,余卿卿擔心自己會施展不開。

但是,華森的公寓裏就好多了。

這裏的廚房不但很寬敞,還專門配備了中式廚房,余卿卿想做地道的桐城菜肴。

飯後,傅君年開車上班,順便將他們母子倆捎到了超市門口。

余卿卿選了輛手推車,站在貨架旁,很耐心的挑選著一家三口的牛奶。

不知道是昨天沒睡好,還是怎麼的,余卿卿老師有種異樣的感覺,彷彿有雙眼睛,在背後盯着自己似的。

她推著購物車,帶着童童去了人很少的貨架旁,佯裝買貨,卻暗中觀察著周邊的動靜。

這時,她聽到了童童清脆無比的聲音:「容叔叔……」

余卿卿愣了下,回過頭,就看到一身休閑裝的容與,站在不遠的地方。

他也沒料到,自己竟然會在超市裏遇見余卿卿母子。

知道余卿卿並不想見到他,容與是想躲開的。但是童童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他了,而且還喊了出來。

容與沖她笑了笑,隨即走上來打招呼:「卿卿,帶着童童出來買東西啊……」

。叮!

電梯到達三十八層,楊雲出了電梯向左拐,遠遠的,他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

那個身影也看到了他,驚慌的轉身打開門,進了自己的房間。

楊雲疑惑的來到她的房門口,回頭看了一眼,又住我對門,太巧了吧!

世上哪有那麼多巧合,不是圖我的財,就是圖我的顏,我還以為你跟其

《從姐姐開始的娛樂》第兩百八十九章快樂的菲菲 簡單的早飯吃過,夏波繼續上路,汽車行駛途中,他也不忘記觀察四周的,查看資源箱。

至於公路穿梭令,則是丟給了蹲在副駕駛上的藍莓。

藍莓這小傢伙能夠明白他的意思,只要令牌發光,就會叫自己。

這也算是讓自己省了點心。

就在這個時候,實現盡頭的公路忽然發生了轉彎,而一座凸起的丘陵遮擋了前方的視線。

「這是特殊公路嗎?」

夏波心道,駕駛著汽車,沒有停下來。

走進彎道,他猛地剎住了汽車,目光驚駭的看著前方的特殊公路。

只見前方的公路已經發生了變化,公路兩邊的草原消失,甚至連地面都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無邊的藍天!

只有一條公路鋪設在藍天之上,無邊延伸過去,就像是一條漂浮在天空上的公路一樣。

低頭看去,頓時讓人感到脊背發涼,無邊的天空深淵,看不到地面,是無盡的天空。

掉下去的後果不堪設想。

這條天空公路不禁讓人心裡發寒,特別是有恐高症的人。

即便是夏波,都感覺脊背發涼。

最終還是駕駛著汽車踏上了天空公路。

隨著前進,視線里除了公路,就是蔚藍的天空,甚至有白雲漂浮在公路上,緩緩的飄過,清風吹動,白雲漂浮著緩緩移動。

主要是公路兩邊深不見底的天空實在是瘮人無比。

看著讓人頭皮發麻。

「現在的遊戲竟然開始玩的這麼刺激了,天空公路都出現了。」

夏波吸了一口氣,駕駛著汽車,不敢開的太快,他也不是老司機,開車技術幾斤幾兩還是拎得清的,弄不好掉進去,算是完了。

可惜像這樣的特殊公路是沒有資源箱的存在,他也沒有想到拐個彎就進入到了特殊的天空公路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