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1 月 31 日 0 Comments

林清有些後悔了,後悔沒有聽從父親的話,好好的呆在家裡,當初若不是自己非要來這裡探險,估計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若是自己當初多帶些人來也好啊,也不會落得今天這個結果。

眼前的這隊傭兵林清沒有見過,這種殺人奪寶的事情,她還是第一次看到,以前進入妖獸山脈歷練都是家族組織的,而且他們在妖獸森林中走動也沒有多遠,在家族安排的歷練之中怎麼會遇到這樣的事情,不過現在的林清她也知道,若是沒有特殊情況的話,她就會死在這裡,現在她的心裡已經絕望了,這裡距離明月城太遠了,很有可能都已經到了皓風國的邊境。

就算是有傭兵路過這裡,他們也短短不會救自己,因為對於這種事情,他們見得多了,沒有人會為了不相干的人貿然出手,這麼做在妖獸森林是很不明智的,秦銘和黃閱一直在上面看著這邊的情況,只要是有眼睛的人都知道,林清她們是完了,一來是對方的人手太多,二來是林清他們幾個人的身上都帶著傷,根本就不會是眼前這些龍精虎猛的傭兵的對手。他們現在根本就沒有什麼倚仗,在明月城別人不敢對林清怎麼樣,但是現在在這人跡罕至到處充滿血腥與廝殺的妖獸森林,林清的身份也發生了轉變,她不是明月城林家的大小姐,而是一個普通人,生死掌握在這片妖獸森林的普通人。

在這裡沒有人知道林清是誰,甚至連林家他們都不知道,不過就算是對方知道了林清的身份,在這個地方若是想要用身份壓人是行不通的,若是你實力不濟,就算你是皇親國戚,在這裡殺了你也不會有人知道,過了一夜你的屍首就會被飢餓的妖獸撕咬乾淨,別人根本就發現不了。

此時林清靠自己活命根本就不可能,若是想要活命,目前來說就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秦銘出手救下林清。

黃閱看到這種情況,對於那伙傭兵的行為十分氣憤,對方以眾凌寡也就算了,而且對於實力如此弱小的林清幾人竟然還要使用圍攻的手段,實在是太卑鄙了。黃閱有心想要幫助林清一把,但是他也是心有餘而力不足,若是自己被圍住,憑著實力突出重圍,倒是有些可能,但是想要憑藉著自己的實力救下林清他們幾個人,那就困難了,林清幾個人身上的傷勢不輕,就算是黃閱能夠救下他們,但是他們也走不了多遠。若是被追上的話,那黃閱就慘了,一定會落得不好的下場。

黃閱看了看秦銘,若是秦銘剛才沒有被裂天虎弄傷的話,憑著自己兩個人的實力,或許能夠救下林清他們,但是現在黃閱只能夠求自保了。

其實秦銘受傷很重,沒有口吐鮮血是因為他的體內就剩下了那一滴雷神精血,但是身體打的傷勢卻是沒有因為雷神精血減輕一點,此時秦銘的頭上滿是汗水,嘴唇有些發紫,而且還在輕微的顫抖,想來是在忍受極大的痛苦。

圍著的那群人之中,人頭涌動之間走出一個年紀大約在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呵呵笑了兩聲,上上下下的打量了林清一眼,嘴角露出一絲笑容,不過這笑容頗為邪異。眼神之中的笑意一閃而逝,隨之的是漫天打的殺意,口中冷冷的說了一句,「殺!」,話音未落,他就已經先動手了。

林清手下的三個人護主心切,看到那人過來,手中長劍一抖也迎了上去,周圍的傭兵一擁而上,向著那三個人砍過去。

那三個人寡不敵眾,元氣修為也不如那個中年人,加之對手太多,交手沒有幾招,就身中好幾劍倒在了地上。

而和林清打鬥的人,他們不像是想要林清的性命,而是在和她游斗糾纏,對於他們來說這種美人殺了實在是太可惜了,若是留下來風流快活一下,那就太好了。

中年人解決了那幾個人之後,看著林清還在打鬥,眼睛一寒腳下一點身體順勢飛了出去,包含著強大元氣的一掌,向著林清的後背打去。

聽到身後呼呼的破空聲,林清自然是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是面前的人實在是太難纏了,若是她回身抵擋一定會被他們的劍刺中身體,她長劍上面爆出一道劍氣,震退了面前的人兩步,借著這個空檔,揮劍一擋打算擋住對方的攻擊,但是她出手沒有人家快。

對方的手掌打中了林清的左胸,狂暴的元氣瞬間就進入了林清的身體,在她的體內瘋狂的闖蕩,毀壞著她的經脈。

林清踉踉蹌蹌的後退了兩步,口中吐出一口鮮血,眼前的世界漸漸模糊,頭一重栽倒在地上。

中年人把右手放到鼻子上面聞了聞,「嘖嘖」咂了咂嘴,嘿嘿淫笑了兩聲,向著林清走過去。伸手探了探林清的鼻息,吩咐手下的人說道,「把這個丫頭給我綁起來,再把她弄醒,玩這麼半死不活的人,一點興趣也沒有。呵呵,我就是喜歡聽少女的尖叫聲,嘿嘿。」

那些傭兵臉上露出淫笑,笑著拿出繩索把林清綁在了樹上,隊長玩完了之後,他們這些人也能夠開開葷。這個丫頭長得很標緻,嘖嘖,自己可是有福氣了,現在他們已經在私底下排號了。

陡然的清涼讓林清從昏迷中醒了過來,隨之而來的是胸口的傷痛,以及手臂與雙腳的疼痛,她睜開眼睛看了看,自己竟然被他們這些人綁在了兩棵樹上,她掙扎了一下,但是發現是徒勞無功,自己身負重傷,元氣根本就運用不出來。

「你,你們想要幹什麼?」林清有些害怕的問道,這種事情她還是第一次遇到,語音都有些顫抖。

「呵呵,你一會就知道了。」中年人笑著眨了眨眼睛,慢慢的向著林清走過去,看著林清驚慌的神情,他臉上的笑容更濃,水滴順著林清的發梢滴落在地上。雖說現在林清還是個小丫頭,不過這個事情卻是有了一絲成熟女人的嫵媚,看著這個中年人邪火直冒。「看好這個小丫頭,不要讓她咬舌自盡了。」

看到這種情況林清自然知道接下來等著自己的是什麼,若是被這個人侮辱了,還不如死了的痛快。

看到這裡秦銘嘆了一口氣,一個縱身從樹上跳了下來,捂著胸口咳嗽了兩聲。 楊雪凝在秦銘的意識之中輕笑了一下,「無聊的人類感情作祟。」秦銘剛在再和裂天虎打鬥的時候已經受了傷,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什麼,但是沒有人比楊雪凝更加清楚了,以煉魂巔峰的修為,硬扛下裂天虎的一擊。若不是秦銘會雷神訣的話,現在早就是一具屍體了。

剛才秦銘是本著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心態在樹上看著,但是看到這一幕,秦銘就忍不住了,若是對方一劍殺了林清,秦銘八成就不會管這件事情,但是這個中年人這麼做,就讓秦銘有些厭惡了,他最看不起的就是這種人。

聽到落地的聲音,那個中年人停下腳步看了秦銘一眼,眼中閃過一絲驚訝,不只是因為秦銘眼瞳和髮絲的顏色異於常人,還有就是秦銘的修為,秦銘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煉魂巔峰的境界,在他這個年紀達到的人可以說是少之又少。

中年人看著秦銘,並沒有說什麼話,他也搞不清楚秦銘的來意,不知道這個小子究竟打算幹什麼,就算是他的實力達到了煉魂巔峰的修為,但是自己這邊的人可是不少,再說了這個中年人可是地煞之境的高手,他若是想要英雄救美的話,還要掂量掂量。

林清看到秦銘之後,好像就看到了希望,口中喊道,「救我啊!」病急亂投醫,她現在也顧不得自己先前對秦銘是多麼厭惡了,如今她看到自己認識的人當然是要緊緊的抓住,目前來說秦銘的樣子可是比這些人可要親近多了。

林清的這一聲,讓中年人看向秦銘的眼神有些不同,他們兩個人好像認識,中年人雙眼緊緊盯著秦銘,他已經是地煞之境的高手,自然能夠看出秦銘的真實修為,不過這個小子眼瞳和頭髮的顏色異於常人,真是十分奇怪,難道是修鍊某種功法所致么?

中年人在大陸上行走這麼長時間了,還從來沒有聽說修鍊功法能夠改變自己身體的,除非是這個人修鍊的功法十分特別。

他手下的那些人聽到林清的話后,就已經把兵器拔了出來,如今就等著自己首領的命令,下手格殺秦銘。

「小兄弟真的要多管這個閑事么?」中年人盯著秦銘說道,在說話之前他就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秦銘一眼,發現秦銘衣著普通,並沒有穿什麼華麗的衣服,但是身上那一道道口子,他還是知道一些的,那是和妖獸搏鬥被妖獸的爪子撓抓的。

這個小子的實力雖然不及自己,但是想必一定有什麼底牌,不然的話恐怕也不敢獨自一人進入妖獸森林。

再說他看到秦銘在聽到林清的話后,並沒有急於動手,也沒有說讓自己放人這種話,由此他推測就算是他們兩個人認識的話,恐怕交情也不深。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他才問了秦銘一句。

秦銘看著林清那已經帶有懇求之色的眼睛,與之先前的嬌蠻無禮可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她這次是真的怕了,知道怕了就好。秦銘眨巴了一下眼睛,「放了她吧,我可以當作剛才的事情沒有看到。」

聽到秦銘的話,中年人皺了皺眉頭,「我若是不放呢?」他加重了一下語氣,周圍的人聽到他的話,這是開戰的必要詞語,他們已經把秦銘圍了起來,劍尖距離秦銘的身體不足三尺。他們現在就在等著首領的命令,只要他一聲令下,他們的這些刀劍就會無情的插進秦銘的胸膛,足以讓他死上十次。

黃閱看到這種情況,從樹上跳了下來,「休傷我家少爺!」一聲吼叫,借著下落的力道順勢劈出一劍,對方的圍堵被黃閱生生的劈開一個口子,幾個人被他劈的踉踉蹌蹌的退後了幾步,手都有些顫抖。

黃閱疾走了兩步來到秦銘的跟前,比秦銘站立的位置靠前了半步,任何人只要是打算攻擊秦銘,黃閱在這個距離都能夠擋住他們,無論是用手中的劍,還是用自己的身體。當日在秦銘救下自己那些人的時候,黃閱就已經在心中發誓了,任何人想要傷害秦銘,必須要踏過他的屍體。

秦銘看到黃閱這樣,心中頗為感動,修為什麼的還能夠用時間趕上,但是這種人卻是很少見了。

中年人看到猛然又出來一個人,眼睛眯了眯,黃閱的實力並不強,比之秦銘低了不少,這麼兩個人若是自己這邊全力施為的話,殺了他們應該不是問題。

不管是秦銘有什麼底牌,只要是他動手纏住他,手下的人去殺黃閱,那還不是手到擒來的事情嘛。想要這裡他嘴角露出一絲冷笑,「若是我不放呢?」到嘴的鴨子,還能夠讓她飛了不成?

中年人的這句話剛剛說出來,那些跟隨他多年的傭兵立刻就明白了自己首領的意思,紛紛舉著兵器向著秦銘和黃閱衝過來,他們本來距離秦銘就沒有多遠,這個時候再發動衝鋒,眨眼就到了秦銘二人跟前。

黃閱歷經不少生死大戰,所以面對這等打鬥,臉上沒有絲毫懼色,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該做什麼。

一道黑光閃過,沖在最前面的四五個人身體一頓,脖頸衝出一道血花,頭顱飛上了天,「砰」的一聲,身體倒在了地上。

這突如其來的變化讓那些人的身形一滯,他們根本就沒有看清楚對方的動作,他們定睛一看,秦銘的面前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身著黑色斗篷手拿死神鐮刀的神秘人物,這個人的氣勢強盛無匹,自己在他的氣勢之下猶如滄海一粟,根本就不值一提,而且他渾身散發的氣勢也十分嚇人,他們的腿現在都有些不由自主的顫抖。但是沒有首領的命令,他們不敢後退。

黃閱還是第一次看到骷髏,被骷髏的氣勢也嚇了一跳,他距離骷髏很近,更是首當其衝,感覺壓力很大,不知道眼前的這個強者是敵是友。

秦銘揮了揮手,骷髏就發動了攻擊。只交手一下,對方就已經潰散了,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級別的。他們這些人中根本就沒有骷髏的一合之敵,現在這個時候他們哪裡還顧得上什麼首領的命令啊,逃命才是最重要的。

但是他們的速度根本就不是骷髏的對手,沒有一刻鐘的功夫,對方二十幾個人就都倒在了骷髏的死神鐮刀之下。

「你們不要動!」中年人臉色蒼白,用劍頂住了林清的咽喉,林清那雪白的脖頸上面都有了一道血痕。不過她的精神還好,沒有因為這樣而大喊大叫的。

因為她也知道現在自己最好是一動不動,若是大喊大叫的話,很有可能就會被對方的長劍劃破喉嚨,那個時候就算是大羅神仙估計都難救了。

中年有些恐懼的看著骷髏,自己這個小隊成立了兩年了,也經過不少的打鬥,雖說也有過死傷,但是還從來沒有出現過這種情況,被人家一個人殲滅了,而且死的人還都是脖頸處中刀,一擊必殺,這麼精準的招式,這麼恐怖的實力,已經不是他能夠抵抗的了得了。現在他挾持林清也是為了能夠換取一條生路。

現在他只希望對方和林清的熟悉程度比自己推測的要深,不然的話對方很有可能不顧及林清的生死,而置自己於死地。

秦銘眯著眼睛看著中年人,骷髏也正對著中年人,不過它倒是沒有進攻,死神鐮刀被它斜放在手中,鮮血順著鐮刀上的血槽滴落在地上,讓中年人咽了口唾沫。

這個時候他可是什麼色心都沒有了,能夠活命才是最重要的,現在他有些後悔了,若是自己剛才沒有讓手下動手的話,那情況可能就沒有這麼糟了,可是那個時候他感覺自己已經佔據了優勢,相信在那個情況之下,任何人都不會放手的,天知道怎麼會跑出這麼個殺神,不然的話自己現在可能就已經在風流快活了。

「殺吧,反正我跟她又不熟。」秦銘翻了翻眼睛說道,一副毫不在乎的樣子。

秦銘的這句話讓林清十分吃驚,眼睛瞪得大大的,這麼無情的話,她現在有些接受不了,若是秦銘說什麼,「只要放了她,我就放你走。」只要他說了這句話,那麼林清的心裡還過得去。

看著秦銘一步步的靠近,中年人有些慌了,他一向意志堅定,但是在這一刻,面對死亡的這一刻,他手中的劍竟然有些顫抖。這也是大多數人的樣子,古往今來多少英雄豪傑,在面對死亡的時候也是這個德行。

「不要過來,聽到沒有,不然的話我就殺了她!」中年人有些瘋狂的喊道,手中的長劍已經慢慢划進林清的咽喉,一道血線在從劍刃流過。林清現在都已經感覺劍刃到了自己的咽喉,只要是這個人再這麼輕輕一動,自己這條命就交代在這裡了,她不想死,自己還這麼年輕,還有許多理想沒有實現。

看到這裡秦銘眯了眯眼睛,他的臉色沒有絲毫改變,但是心中卻是有些慌亂,這個時候他若是退的話,難保那個人會不會提出什麼過分的要求來,若是前進的話,又怕那個人要了林清的命,有些進退兩難了。

秦銘輕輕的皺了一下眉頭,「放了她,我就讓你走。」

聽到秦銘的這話,這個中年人臉上的恐慌一閃而過,只要是那個小子在乎這個女娃的性命,那就好辦了。 他不是三歲小孩,秦銘和他不過是第一次見面,他根本就不知道秦銘這個小子說話算不算數,若是他不算數的話,那他放了林清,也是難逃一死的。

「你們退後兩里地,不,五里,不然的話我就殺了她。」中年人說道在,只有在這個距離他才有可能不被對方追到,那個骷髏的實力他是見識過的,他根本就不是對手。

秦銘點了點頭,「好。」說著轉身向著後面走去,在那個中年人鬆了一口氣的時候,就看到一道黑影閃過,自己的長劍被彈落在了地上,他驚訝了一下,不過還沒有等到他反應過來,就感覺自己的脖子一痛。一道血花從脖頸處綻放,灑了林清一身。

他眼睛瞪得大大的,眼神之中寫滿了不可思議,他根本就沒有看清楚襲擊自己的是什麼東西,「咕嚕咕嚕」的聲音從傷口發出,他踉踉蹌蹌的退後了兩步,身體搖晃了一下,伸手打出一掌,正好擊打在林清的背部。他臨死的這一掌可是用了十成的功力,林清口中「哇」吐出一口鮮血,陷入了昏迷,而那個中年人也噗通一聲倒在地上沒有了生息。

血翅揚天雕又重新飛回秦銘的體內,讓黃閱驚訝不已,自己公子的後手還真是不少啊,我還真是小瞧了他,有了這些後手,就算是天陽一級的高手遇到他恐怕也唯有逃遁一途可走了吧。

黃閱疾走了兩步,把林清身上的繩索解開,伸手探了探林清的鼻息,雖然還有呼吸,但是有些微弱,若是不及時救治的話,恐怕會有生命危險。

秦銘遍尋了一下空間戒指裡面的丹藥,太好的秦銘不想拿,不好的吧,又沒有什麼效果。罷了,誰讓自己多管閑事救了她一命呢。

那個中年人的實力不錯,加之剛才林清根本就沒有防備,所以這一掌她挨得可是結結實實,沒有當場送命就已經是很不錯了。

秦銘先用元氣穩住了林清的丹田和經脈,之後又拿出了一顆丹藥讓林清服了下去,這顆可是歸元丹,是秦銘前兩天剛剛煉製的,本來是打算黃閱有了危險的時候讓他服下去呢,現在就只有先給林清了。

服了歸元丹之後,林清的臉色果然好了不少,不愧是好丹藥啊,

有了林清這個病號在這裡,秦銘就只有在這裡先照顧她了。

黃昏的時候,林清被一陣「噼里啪啦」的火聲吵醒了,先前她只記得,自己被那個中年人打中了,之後意識就陷入了沉睡。本來以為這一次自己必死無疑了呢,沒有想到自己還活著。

運行了一下元氣,雖然丹田之中剩餘的元氣不多,但是運行起來還算是平穩。渾身有些酸疼。她努力的動了動身子,往前面看了看,就看到秦銘正在往篝火裡面添著柴火。

「醒了。」秦銘頭也沒有回,問了一句。自從修鍊雷神訣之後,他的耳力比之先前好了不少,她挪動的時候衣服與地面產生的摩擦聲,可是逃不過秦銘的耳朵。

林清輕「嗯」了一聲,「謝謝你救了我。」語氣感激的說道,完全沒有了先前的刁蠻任性,與之先前和秦銘說話的態度簡直是判若兩人。

「你的實力不怎麼樣,到妖獸森林來幹什麼?找死么?這次若不是遇到我的話,那你這條小命就沒有了。」秦銘扭頭看了林清一眼說道,林清的實力若是放在明月城的話,在年輕一輩人之中還算是很不錯的,年紀輕輕的就已經達到了煉魂六重天的境界,但是若是放到這陰險莫測的妖獸森林之中,只要是稍微上點檔次的妖獸,她都對付不了,更何況這裡的敵人不僅僅是妖獸,還有那些唯利是圖的傭兵。

她這個實力說實話真是不怎麼樣,若是身邊有高手還行,她身邊的那些人雖然忠心護主最後全部身死,但是他們之中每個人的修為都不怎麼樣,還沒有林清的實力高,這根本就是和林清來到這裡送死的。

但是秦銘有些奇怪了,這裡距離明月城可是有很遠了,憑著這些人的實力,又怎麼會在妖獸森林之中穿行這麼長時間呢?實在是太奇怪了。他不禁仰頭看了看天空,他感覺這一切好像有人在操縱著似的,讓人感覺都無力抵擋。

林清翻了翻眼睛,口中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是,我是因為家族裡面有些事情,所以才出來的,我們先是在外面行走了很遠,昨天才進入妖獸森林的,沒有想要一進來就遇到了這種事情。」說道這裡林清的臉上十分痛苦,自己的那些手下都是被自己害死的啊。自己回去的時候該怎麼跟家族交代。

秦銘扭過了頭去,看樣子秦銘就明白了,八成林清是和家裡面賭氣偷跑出來的,這個丫頭也是,出來的時候也不看看自己的實力,竟然一頭扎進了妖獸森林,對於是什麼事情,秦銘根本就沒有興趣知道。反正現在林清也已經安全了,這個地方距離最近的外面就只有五十里路,憑著林清的實力可是很容易就能夠出去的。

秦銘猛地感覺渾身一冷,感覺好像被什麼可怕的東西盯住了,他扭頭環顧了一下,發現林清正在用一種奇怪的目光看著自己,與自己的目光一接觸,就立刻移開了,秦銘也不知道林清這個小丫頭在搞什麼鬼。

林清雖然移開了目光,但是眼睛卻是在四處亂轉,這個小子的實力很好,而且底牌也不少,若是能夠把他弄回家族的話,那自己擔心的事情就不成問題了。

「好了,現在你也沒有事情了,我們就此別過,後會無期。」天曉得這個小丫頭片子在搞什麼注意,秦銘還是決定三十六計走為上。

「啊!什麼?!「聽到秦銘要走林清有些慌了,讓秦銘走了怎麼可以,「你走了我可怎麼辦呢?」

「這裡距離外面已經不遠了,你現在趕路的話,天黑之前差不多就能夠走出去。」秦銘說道。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不負責任呢,留我這麼個小姑娘在這裡你真的放心么?」林清翻了翻眼睛說道。

「你想要怎麼樣?」秦銘翻了翻眼睛問道,對於林清有些無奈,當初落月萼和自己在一起的時候,也沒有現在這麼煩人吧。

林清嬌笑了一聲,「不怎麼樣,只要是你能夠送我回明月城就行了。「

「什麼?!」秦銘感覺自己好像聽錯了話,自己走了半個月才走到這裡,這個姑娘一句話,自己就要回去,那自己這些天的功夫不就是白費了么。這話她可真的說的出口。秦銘救了她一次就已經感覺很仁至義盡了。

「你若是不送我的話,我就,我就···」林清努力的想了一下,自己好象並沒有能夠要挾秦銘的東西。「你若是不送我的話,那我,那我就說你非禮我,讓你身敗名裂。」

雖然她不知道秦銘的名字,不過秦銘的樣子還是很好認的,整個大陸之上,恐怕也就只有秦銘有那種頭髮和眼瞳的顏色。

林清的這句話,讓秦銘更加吃驚了,這話從她一個姑娘家的口中說出來,真的讓秦銘有些震驚,不過秦銘倒不相信林清這話真的會傳出來,她畢竟是個姑娘,這話若是傳出去的話,她還怎麼嫁人呢,不過秦銘還真是有些佩服林清,這個辦法她都已經想到了。不過秦銘最不怕的就是威脅,大袖一甩,口中說道,「你想說的話,就去說吧。」反正又不是他秦銘丟人。

說完之後,秦銘重重的哼了一聲,往前面走去,打算不管林清了。黃閱捂著嘴也跟著秦銘離開了,他實在是笑的快要不行了。

見到自己的這個計策沒有效果,林清有些絕望了,現在天色已經漸漸黑了,若是不回家的話,在妖獸森林自己也待不了多長的時間,她用手捶打了一下地面,「可是我真的不想回家啊,那個什麼顧傾城,我根本就不認識,根本就不喜歡他。」

「什麼,你說顧傾城!」秦銘不知道什麼時候又來到了林清的身前,顧傾城這三個字引起了秦銘的注意。

林清聽到秦銘好像認識這個顧傾城一樣,擦了擦淚水,剛剛打算說話呢。就聽到秦銘戒備的喊了一句,「是誰!」

他剛剛感覺有人靠近了,隨意喊了一聲,「嗖」的一聲一個老者從樹上跳了下來,看著秦銘口中讚賞的說道,「小友的耳力還真是不錯,老夫還從來沒有被人家發現過呢。」

自從修鍊了雷神訣,秦銘的六識變得很靈敏,能夠感覺到老者的倒不是六識,而是他本身對於天地元氣的掌控,雷神訣讓秦銘對於天地元氣的掌控已經到了一個境界。所以才能夠查看到這個人的下落。

秦銘上上下下的打量了那個人一眼,這個老者一身元氣修為深不可測,就連楊雪凝就不由的讚歎,這個老者的實力很好。楊雪凝這麼說的話,那麼對方的實力少說也應該是一個造化之境的高手。

造化之境的高手啊,楊雪凝的實力自己目前來說還沒有完全掌控,就算是自己這邊的骷髏再加上血翅揚天雕,可能也就只有逃跑的把握。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