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哎…好吧,我本來答應姬前輩照顧好你的。」

暗嘆一聲,夜凡似乎是有了明悟,一種奇異的感覺自內心深處傳來。

夜凡心念一動,一桿通體烏黑的長槍自他手中冒了出來。

在那一瞬間,一股嗜血的戰意直接是蔓延了夜凡的內心,不過當即就被夜凡給壓了下去。

但是,這股戰意並沒有完全消退,反而是激起了夜凡無盡的鬥志。

原本的天冥比起目前的夜凡來說無疑是太長,所以天冥自行將自己化為了一桿與夜凡體型匹配的黑槍。

看似古樸無奇,但夜凡知道,此槍是真正的神奇,因為他的幾代主人皆不是凡人。

而他,現在也不能敗了它的名聲。 「唰!」槍尖一抖,劃出一道寒芒,空氣中竟然平白多了幾分寒意。

當然,天冥的出現雖然不凡,但在外人看來卻是直接從夜凡手中出現的,旁人也只當是夜凡空間戒指中的東西罷了。

最驚愕的反而是葉靈和千凌。

葉靈驚愕是因為月末一個月以來,夜凡從來都是拳擊一切,從來不見他用什麼兵器,要說見過的唯一武器,便是那把卷了刃的大柴刀了。

可從來沒見過夜凡取出的這把通體烏黑的寒槍。

而千凌則不同,他雖然也知道夜凡拳法頗強但身為劍修,本身對武器就有一股額外的感覺。

而敏銳的直覺告訴千凌,夜凡這柄槍,很不凡!

他好奇的看了看夜凡,卻也看到夜凡的目光也正在向他望來。

二人互通眼神后也做出了決定。

「哼!一桿破槍,就是你的底氣?」何清嘴角掛著濃烈的譏諷。

「如果這是你的手段…那麼,就死吧!」沒有再給夜凡反應的機會,何清直接是一個爆步沖了上來,寶棍高舉頭頂,他要一擊致命。

夜凡眼中寒芒閃爍,雙眼中真氣流動,儼然是已經做好了防備。

在這種突如其來的攻擊下,夜凡橫槍一架,兩兵相撞發出刺耳的金鐵交擊之聲。

在雙方大力對碰之下,夜凡連連後退數步,反觀何清竟然直接被彈了回去。

場面直接是詭異的靜了靜。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夜凡,剛才的碰撞只是讓他感覺雙手有些發震,但無非是好了太多。

天冥此時雖然不如以前,但其本身材質堅不可摧的同時韌性也是頂尖,這就是神器。

看到此狀,夜凡只感覺氣血上涌,大喝一聲,全身真氣灌入天冥,直接向著何清挑去。

何清也是反應迅速,橫檔側敲向著夜凡下腹砸去。

夜凡雖然有著天冥,可他卻沒有學習過任何槍法,但何清不同,他自幼眾多兵器都學過一些,算不上爐火純青,但也非同一般了。

眼下兵器難分勝負,那自然是看技巧,若單純論力氣,打通了十二條經脈的夜凡至少也有真丹境五重那般強了。

可眼下,不但論氣力,技巧也必不可缺。

何清的棍法角度刁鑽,幾乎招招都摁住夜凡下肋甚至脖頸,幾乎全是致命點。

夜凡只能靠著驚人的六識和反應快速抵擋,一時間臉上已經布滿了汗珠。

「呵…就這樣么?」 和太子爺的傾城歲月 何清一邊出手一邊冷嘲熱諷,他想藉此來消磨夜凡的鬥志。

不過夜凡並不吃他這一套,濃烈的戰意在他體內流淌,傳來的是天冥對戰鬥的不斷渴望。

天為誰春之千金歸來 夜凡雖然抵擋匆忙,但卻不失章法,每一次都只能讓何清打到擦邊球。

並且…在每一次兵器交碰之間,天冥槍身都似有黯淡的紅色光斑閃爍。

「鐺!」一聲巨響。

二人皆是震的手臂發麻,夜凡後退了幾步用槍身止住身體,胸口不斷的起伏著。

何清那邊也同樣不好受,汗水已經將原本的一頭烏髮浸濕,緊緊的貼在腦門,不過他的眼睛中閃爍著的是無盡的殺意。

或許…這兩個蟑螂還真的讓他難以對付。

而且何清發現,在他不斷的被抵擋攻勢后,周圍已經有著人開始蠢蠢欲動起來了,這樣的情況對他很不利。

而且剛才一番戰鬥,千凌並沒有出手,他更像是無聲的配合著夜凡。

忽然,何清眼神閃爍,接著一股攻心的怒火直躥腦門。

「這兩個雜碎!竟然拿他練手?」

「不能再留手了!」何清動了大火,他的眼睛已經血紅了起來,一股股血霧直接是詭異的自他雙臂之上冒了出來。

夜凡和千凌皺著眉頭看著其中的何清,他們直感覺到了一股濃烈的寒意在溢散著。

「呃…啊!」

忽然,在不遠處一聲慘叫將眾人的視線吸引了過去。

那是一命淬體境的強者,此刻竟然已經化為了一具乾屍。

而相反的,何清雙手之上的血光在愈發濃烈。

「快散開,不要接觸血氣!」夜凡咆哮。

可是,這真的那麼好躲么,霧氣早已經散播在了空中,凡是嗅到的都已經被抽取了生機。

「好霸道的功法!」夜凡暗嘆一聲,接著他看了看千凌,卻發現千凌的臉色竟然也有些蒼白。

「我的真氣…流逝的好快!」千凌大驚。

「我怎麼沒感覺?」

夜凡很是好奇,接著他感受到了絲絲真氣湧入體內,那是從天冥槍身里傳來的。

「難道是天冥?」夜凡疑惑。

「難不成天冥可以抵擋血氣?」

夜凡心中有了些許明悟,姬天黎對他說過,天冥可以和主人形成反哺,或許就是說的這股能力吧。

想到這,夜凡手持天冥站在千凌跟前,絲絲真氣湧入的頻率愈發猛烈。

「果然如此!」夜凡暗喜,不愧是神兵。

周邊的人對何清是畏之又畏,早已經躲的遠遠的,絲毫不敢靠前。

而葉靈那邊金瞳悠閑的打著哈欠,實則已經將那無形的血氣全部吞入腹中,甚至還有些想打嗝。

看到眾人都是遠退,何清冷哼一聲,能量也吸取的差不多了,接下來,就是他的時刻了。

三國殺之巾幗梟雄 「桀桀桀!」猩紅的血霧從他雙臂之上散開,隱隱在其身後形成了一個血影,發出奇怪的呼嘯聲。

「能從這招活下來的人,那我便放過你們!」 傳說中的盾戰在異世 何清此刻雙眼猩紅,好似神智不清,他的腦袋詭異的扭曲著,與後身的血影似乎坐著一致的動作。

「血惡殺!」

隨著話音落下,團團血氣宛如滔天惡魔般向著夜凡和千凌襲來,隱隱間空氣都有些升騰,一股腐蝕的氣息鋪面而來,夜凡和千凌剛換好的衣服竟然就開始腐爛。

「快推!」夜凡拉著千凌連連後退,可是那血影速度極快,幾乎眨眼便到,緊接著便在眾人驚駭的目光下將二人吞沒了。

「呲…」千凌只感覺呼吸困難,加上剛才消耗過大,一時間竟然調動不起真氣抵抗,就這麼直接暈了過去。

夜凡由於剛才經過天冥補充,體內真氣還不算燈枯油盡,也是急忙動用真氣抵抗,可是那股腐蝕之力如同附骨之蛆。

夜凡體表形成的護罩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融著。

「不好,腐蝕性太強了!」

就在夜凡即將抵抗不住時,他手中的天冥忽然一顫,自行脫離了夜凡的手,漂浮在了半空中。

絲絲黑氣自天冥中冒了出來。

接著詭異的一幕發生了,之間那些黑氣如同餓狼,竟然對這些腐蝕之氣開始了捕捉,絲絲黑氣如同狼入羊群。

不斷的將血氣抓來帶回槍身,在這之下天冥體表黑光在不斷閃爍。

而且在此之下,夜凡已經感覺不到了任何腐蝕力,他不禁喃喃到,「我這次,可真是撿了大便宜了。」 血紅霧氣瀰漫,夾雜著陣陣詭異的呼嘯之聲,一股奇怪的腐蝕味令人作嘔。

邪異的能量在不斷的向內包圍著,它們要消滅內部的夜凡和千凌。

但是在那團血霧的最中央,風眼一般的存在,這本來是不可能出現的一幕,但眼下正在詭異上演,而那風眼的核心,一桿通體烏黑的寒槍正在懸浮半空,正是天冥。

天冥槍身散發出的陣陣黑氣正在不斷的捕落血霧將其收入槍身,血霧只要是踏進這個區域都會被它無情捕捉,正因為這股能量的博弈,夜凡和千凌此刻才得以相安無事。

「得乘著這個機會趕緊恢復才行。」

暗嘆一聲,完夜凡盤腿而坐,身體表面有藍光浮現,呼吸悠長緩慢,開始運轉起了魂皇經和呼吸法。

太清陽和之氣,誕於天地靈氣之間,最初由太陽產生,滋養天地萬物,也可灼燒天地陰穢之氣。

可以說,太清陽和氣身俱淬鍊之效,此刻對於夜凡來說,也是幫了大忙了。

何清釋放的血影,腐蝕性極強,綿綿不絕,勝在施術者真氣雄厚,也在此術過於霸道,可吸取別人之能化為己用。

而眼下,靈氣完全被隔絕了,根本無法突破血霧供夜凡吸取。

但血霧本身就相當於一個巨大的靈氣團體,只不過存在毒性,但有了天冥和太清陽和氣的中和,即使境界相差過大,夜凡也能吸取到可以恢復自身的真氣。

並且,這血霧之中的靈氣經過淬鍊要比普通靈氣精純三倍有餘,這也更加讓夜凡恢復速度變快。

原本體內真氣揮霍一空,平日里需要七七四十九周天的運轉,此刻硬生生去了大半。

夜凡蒼白的臉色在不斷恢復紅潤,精純的能量波動也開始自他體內溢散了出來,而且漸漸的已經達到了一個飽和的狀態。

接連的戰鬥與奇遇,夜凡對真氣的運用越發純熟,此刻幾個周天下來,渾身真氣上下通暢,氣運中舒,竟然隱隱有了要突破的跡象。

「事到如今,就借這血霧一用吧!」夜凡目光閃爍,嘴角掛著一絲笑容。

話音未落,夜凡呼吸驟變,氣若遊絲竟轉驚龍吸水,所有能量來者不拒,宛如洪流般的被夜凡吞入了嘴中。

於此同時,夜凡的真丹告訴迴轉,帶動全身真氣,魂皇經運轉,太清陽和氣幾乎即可便將被夜凡吸入的紅色血霧化為精純的能量。

這股能量直衝下腹,源源不斷的灌入那層屏障。

夜凡亞冠緊咬,脖子上青筋暴起,渾身宛如火爐一般,不斷的冒出絲絲白氣。

「還差一點…!」

夜凡怒目圓睜,瘋狂的吸入能量,就連天冥剛捕捉的能量都被夜凡搶了過去,引得天冥顫了顫槍身,顯得有些不滿。

不過夜凡此刻自然是無心顧及其他,周圍的血霧竟然就如此被他吸的都是稀薄了些許。

若是旁人,這麼多能量早已經足夠三位真丹境初期突破所用了。

而此刻的夜凡,因為他真丹凝實,經脈寬闊,再加上魂皇經十二條經脈,他比常人吸收的真氣要多得多,此刻已經將血霧吸收七成也才勉強足夠。

而這一切,還是因為他早已經達到了這一步,可以說是水到渠成。

「給我破!」夜凡低嚎一聲,一股衝力直接是硬生生灌了下去,屏障應聲而裂,夜凡終於還是踏出了這一步,達到了真丹二重。

隨著修為突破,夜凡的真丹極速翻滾,將一切能量都吞入了夜凡體內,周圍的血霧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消退起來。

而於此同時,血霧外部。

因為釋放了血影的何清,此刻全身真氣已去七重,整個人看起來面色慘白,不過那雙淡紅色的眸子倒還是閃爍著精光。

何清咧了咧嘴,淡笑一聲,「想不到兩個雜魚竟然有這般實力,倒真是廢了我一番功夫。」

說罷,他舔了舔有些發青的嘴唇,徒然消失在了原地。

再次出現時,手中已經多了一名年輕強者。

「放開他!」一人聲音有些顫抖的吼到。

沒有理會,何清直接是在那年輕人絕望的目光下將他撕了開來,一股濃烈的血氣自那斷體中散發出來,最後全部被何清吸入雙手。

「啊…」舒服的**了一聲,何清將已經乾癟的斷體扔在了地上。

然後他的目光再次看向了在場的眾人,「你們…都得死!」

一股濃烈的寒意自何清體內散發了出來,不禁讓人心中一顫。

「這人瘋了!快跑!」十大家族中的年輕強者發了瘋的叫到,然後頭也不回的就向殿外跑去。

何清並沒有任何動作,他只是淡漠的盯著那個率先逃跑的年輕人,嘴角掛著獰笑。

「啊!」

一聲驚恐的慘叫聲響起,眾人聞聲望去,卻發現先前逃跑的人已經消失不見,只有一層凝著血的冰渣在殿懣前散落。

這一幕像是驚動了眾人的神經,一些膽子小的人當場就捂頭痛哭了起來。

「現在…還有人要跑么?」

何清冷徹的聲音宛如死神禁令一般回蕩在大殿之內,讓眾人都是打了個寒顫。

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但是那個人確實已經是氣息全無了。

所以他們現在只能等死了么?

青柳一直沒有出手,他拿著搶來的開靈寶器帶著黃萊山的眾人縮在一角。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