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省長,您倒是給個說法啊。」侯學詩有些焦慮,他真的很擔心林御說出不可能這話來,他想要聽到的是沒有問題。再說這就是個借調,難道也很難嗎?

林御終於不再走動,在侯學詩的焦急等待中,點點頭道:「這事我來給你運作看看,成不成我可不敢保證。」

「有省長出馬,絕對成功。」侯學詩咧嘴笑起來。

「你呀,去做事吧。」林御笑道。

「好咧。」

侯學詩興奮的走出辦公室,林御在這邊稍作停留後,就起身從辦公室中走出去,他前去的是省長辦公室,這事想要做成的話,只能是和柳白鹿進行溝通。以林御的身份直接和簡承諾對話,不是說不能,而是沒有可能會成功。再說林御為人做事很為謹慎很為講究規矩,他靠著的是柳白鹿,就必然要從柳白鹿這裡要走尚方寶劍才行。

只要柳白鹿肯幫忙,這事才**不離十會成功。

省長辦公室。

對林御的到來,柳白鹿從來都是大開綠燈的。別管再忙,都會騰出時間來。而現在就算在外面有不少人是等著呢,在看到林御過來后,也全都自發的站起身來問候,然後將位置讓出來。這是官場中的規矩,難不成他們在林御也過來的情況下,自己能進去,而讓林御非要在外面等候?這成何體統?

心裡有事,林御也沒有多客氣。

「怎麼突然過來了,什麼事啊?」柳白鹿吆喝著坐在會客區后笑著問道。

柳白鹿是知道林御性格的,你要說沒事的話,林御不會閑著非要過來做形式。柳白鹿會對林御如此看重,就是因為林御是個喜歡辦實事的人。在幾個副省長當中,只有林御和柳白鹿性格最相似。而且林御在副省長中年齡算最小的一個,柳白鹿重點栽培是很有必要的。假如說霍祭文要離開吳越省的話,常務副省長的首選,在柳白鹿心中必然就是林御。

「省長,我過來是想要請您支援的。」林御端起面前的茶杯隨意說道。

柳白鹿都不會擺出什麼省長架子來,難道說林御還會拘謹不成?在柳白鹿面前,林御對所謂的拘謹是果斷拋棄。

「支援?什麼意思?」柳白鹿不解問道。

「省長,我這邊有件事,想要和您說下,事情是這樣的,您也知道我負責的是招商引資工作,我手下的招商工作小組組長侯學詩昨天在紫州酒店,陪同米國新銳風投的投資總監史密斯吃飯的時候遇到了蘇沐,然後…」

林御沒有任何添油加醋,就是最為平靜的講述。柳白鹿是真的不知道這事,隨著林御講述,他的眉頭不由皺起來。達到柳白鹿這個層次,只要你稍微給出點信息,柳白鹿就能判斷出來其中的貓膩。這個事分明就是藍憐在背後鬧事,而這個藍憐實在是太沒有大局觀,你怎麼能夠做出這種混賬事情來?

「你說史密斯親自過來道歉不說,還和你們簽署了合同?」柳白鹿若有所思問道。

「是的,已經走完所有程序。」林御平靜道。

「那麼你想要說什麼?」柳白鹿問道。

「省長,我也不藏著掖著,我這次過來就是想要向您借個人,這個人就是蘇沐。我正在籌備的招商引資大會,想要讓蘇沐過來負責。我相信只要蘇沐願意過來幫忙,絕對會比現在的規模和引起的轟動要強出幾倍。蘇沐是個能人,絕對不能埋沒掉。」林御直接將目的說出來,然後就盯著柳白鹿等待答案。

就知道你會這麼說。

柳白鹿從林御開始敘述整件事情那刻起就知道他會怎麼做,柳白鹿從來都不否認蘇沐是個能將,但再能你們也不能誰想要借調就借調吧?煙蝶縣破產事件,你們讓蘇沐前去負責,蘇沐去了,這算是借調。浮石水源事件,你們讓蘇沐前去負責,蘇沐去了,這也算是借調。現在的招商引資大會,你林御也來借調蘇沐。

拜託,你們當蘇沐成為萬能膠了嗎?(未完待續。。) 日凌晨,萊斯利與馬來西亞首相會面后立即啟程飛

雖然萊斯利沒有解釋為什麼提前離開吉隆坡,但是「好事」的新聞記者猜測與中國的軍事行動、美軍在南海上的行動有直接關係。

事實確實如此。

中國出兵攻打菲律賓控制的島礁后,萊斯利立即與白宮通了電話。得知弗雷德里克將「華盛頓」號航母戰鬥群派往湄公河河口,雖然沒有暴跳如雷,也非常震怒。讓總統儘快下令撤回航母戰鬥群之後,萊斯利就乘飛機離開了吉隆坡。

作為本屆政府中最有戰略眼光的高層官員,萊斯利很清楚派遣航母戰鬥群的後果。

如果說中國不希望陷入「越南戰爭」的泥潭,美國更不能捲入「越南戰爭」。一場伊朗戰爭已經讓美國元氣大傷,在越南與中國直接對抗,美國的結局不會好到哪裡去。如果中國橫下心來,與美國打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美國的損失將難以估計。不說別的,只要中國適當降低級複合蓄電池的利潤,讓出口的電動汽車與電動產品價格降低1c%,就能讓剛剛有點起色的美國企業遭遇嚴冬。

與中國相比,美國更需要休養生息,更需要充足的發展時間。

萊斯利知道,弗雷德里克是一個沒有太多「主見」的總統。與往屆聯邦政府相比,弗雷德里克的內閣非常「強大」,不但擁有萊斯利這種擁有超強戰略眼光、善於把握戰略局勢、擅長處理戰略問題的專家,還有精通情報的特雷杜伊、擅長外交的斯托克頓、出身軍隊的伯克利。

作為總統,弗雷德里克不需要出色的才華,只需要利用好每一個官員幕僚。

在此之前,總統在用人方面無可挑剔,此時卻犯了嚴重錯誤。

不用多想。萊斯利都知道發揮「關鍵」作用地是伯克利。國務卿與國家安全顧問都在國外地時候。弗雷德里克遇到軍事問題。只能採納伯克利地建議。

為了儘快糾正錯誤。避免更大地失誤。萊斯利必須立即返回華盛頓。

萊斯利離開吉隆坡地時候。在泰國總理地安排下。菲律賓外長與共和國外長在泰國總理府進行了緊急磋商。

2在28日上午與下午分別進行了磋商。沒能達成有建設性地共識。

前往總理府地途中。黃國巍收到了國務院發來地最新消息。收復菲律賓侵佔島礁地軍事行動已經走完第一步。所有無人島礁均得到了控制。3個小時之內。陸戰隊將攻佔第一批有菲律賓軍隊駐守地島礁。天亮前。完成所有作戰行動。

既是捷報。又是談判砝碼。

在泰國總理府見到馬來西亞外長沙馬加的時候,黃國巍非常沉著。

安排好會場,表達了美好的願望之後,泰國總理帶人離開了。

「沙馬加先生。」黃國巍沒有浪費時間,對方主動提出進行緊急磋商,表明態度有所轉變,趁此機會拋出有足夠「說服力」的東西,能使談判更加輕鬆。將帶來的文件放到桌面上之後,黃國巍說道:「我軍已經控制了被菲律賓侵佔的大部分島礁,第二階段作戰行動即將開始。如果不出所料,天亮之前,我軍就能控制所有被菲律賓侵佔地島礁。」

「天亮之前?」沙馬加露出了驚訝神色,「黃先生,你不會在吹牛吧?」

「吹牛?」黃國巍淡淡一笑,說道,「沙馬加先生,你認為我會在外交場合吹牛嗎?」

沙馬加遲了一下,說道:「如此說來,貴軍有足夠的實力佔領所有島礁了?」

「沙馬加先生,我們談的不是軍事實力,而是兩個國家的關係、兩個民族的未來。」黃國巍露出了非常嚴肅的神色。「戰爭是我們都不願意看到的,我們更不想將戰爭強加在兩國人民的頭上。但是國家利益、民族利益不容爭辯,迫不得已,我們只能考慮極端手段。一直以來,我國都在努力用和平方式解決爭端,可是貴國卻遲遲沒有表現出應有地誠意。閣下此時的話,更讓我覺得貴國根本不想通過談判解決問題!」

沙馬加長出了口氣,神色略微有點緊張。

作為馬來西亞外長,沙馬加在不同場合跟黃國巍接觸了不下百次,一直認為黃國巍是共和國高級官員中脾氣最好的一個。黃國巍表現得如此激動,既說明共和國外長得到了強力支持,也表明共和國的耐心到了極限。

「沙馬加先生,既然我肯前來談判,表明我們仍然希望用和平方式解決爭端。」黃國巍拿出了第二份文件,「中馬兩國的友誼源遠流長,我們不應該因為一些小小地問題影響到國家的未來發展。按

之前提出地條件,我國可以有償接受貴國在侵佔島嶼所有設施;通過轉移合同地方式,接收貴國在南海地區的所有資源開採內產業。除此之外,我國還將給予歸國『貿易最惠國』待遇。當然,我也希望貴國能夠給予我國貿易最惠國待遇,以此增進兩國地經濟往來。」

沙馬加遲了一下,說道:「貴國提出的條件確實很具有誘惑力,只是……」

「我們可以舉行正式談判。」黃國巍有點沒有禮貌的打斷了沙馬加的話,說道,「不管怎麼樣,通過談判解決爭端是我國的初衷。只要解決了領土與領海爭端,我國還可以在經濟與貿易以外的其他領域、比如防務、文化、外交等等方面與貴國展開更加務實、也更加具有建設性的合作。」

沉思一陣,沙馬加說道:「我同意進行正式談判,通過正式談判磋商解決爭端。」

見到沙馬加的態度有所轉變,黃國巍露出了滿意的笑容。

在此之前,沙馬加一直沒有提到「正式談判」。對馬來西亞來說,肯與共和國就南沙與南海爭端進行正式談判,表明默認了共和國對南沙與南海的主權,立場出現了根本轉變,通過和平解決爭端的機會大大增加。

隨後,2位外長確定在3月311日在曼谷舉行第一輪正式談判。

在未來2天之內,雙方將通過磋商確定正式談判的主要內容。共和國的要求只有一點:馬來西亞歸還所有侵佔島嶼與屬於共和國的南海海域。馬來西亞的要求比較多,比如經濟援助、貿易政策、軍事交往等等。

帶著這個算得上「圓滿」的成果,黃國巍離開了泰國總理府。

趙潤東沒有上床休息,一直在等待黃國巍的電話。

收到馬來西亞外長主動要求進行緊急磋商的消息后,趙潤東就知道談判「有戲」了。雖然黃國巍不可能在外長級磋商中得到任何實質性的結果,但是只要馬來西亞感受到了軍事威脅,認為無力守住佔領的島礁,就會退而求其次,利用談判獲得更多的好處。

奧特曼戰記 關鍵不是能給馬來西亞多少好處,而是能不能比美國開出的價碼稍微高一點。

接到黃國巍打來的電話,趙潤東長出了口氣。隨後,趙潤東給彭茂邦打電話詢問了作戰行動的進展情況。確認海軍陸戰隊肯定能夠在天亮前收復所有被菲律賓侵佔的島礁后,趙潤東心情大悅。

軍事行動是談判桌上最有分量的砝碼。

讓馬來西亞「回心轉意」的主要「動力」,不是共和國通過軍事手段解決南沙與南海爭端的決心,而是共和國的實力!

國家博弈講的不是決心,而是實力!

這正是趙潤東與紀佑國最大不同之處。

紀佑國在處理周邊問題是,不管是第四次印巴戰爭、還是東海戰爭,更多的時候表現出的是共和國的決心,而不是共和國的實力。一直以來,趙潤東不太贊同紀佑國的政策,就是因為趙潤東覺得紀佑國的「決心」太超前了。

趙潤東有這樣的思想,也不足為奇。

作為軍人出身的國家領袖,趙潤東更注重實力。親身經歷的南方邊境反擊戰,讓趙潤東相信實力決定一切。與官員出身的、帶有部分理想主義色彩的紀佑國相比,趙潤東往往更加現實。

「現實主義」讓外界對趙潤東的理解有了偏差。

在不具有足夠實力的情況下,趙潤東會避開麻煩,等待時機。當共和國具有足夠實力的時候,趙潤東會主動出擊,把握住機會。

兩種截然不同的策略,讓很多人摸不準趙潤東的「脈搏」。

心情平靜下來后,趙潤東給潘雲生打了電話,詢問了情報工作的進展。

答覆很含糊,潘雲生沒有介紹詳細情況,只是保證儘力而為。

趙潤東也沒有強求,情報工作不同於軍事行動,強求不會有任何結果。再說了,潘雲生是共和國最出色的情報局長,如果他都搞不定,其他人也沒有辦法。

潘雲生也很惱火,既要安排阮良玉返回河內的工作,又要安排吉隆坡的行動。接到趙潤東的電話后,潘雲生給正在吉隆坡活動的號」間諜發去了命令,要求儘快彙報進展情況。

一直等到天亮,潘雲生也沒有收到消息。

此時,馬來西亞外長沙馬加已經回到了吉隆坡。來不及休息,沙馬加就乘車趕往總理府,向甘都洛首相彙報磋商結果。

對馬來西亞來說,剩下的時間不多了!

. 村這個單位不大,就算是最大的村落都不會有多少戶。鄉里鄉親的,你說要有能夠賺錢的機會,是不是應該一視同仁,不應該搞什麼區別對待。但現實偏偏不是這樣,現實就是會有區別對待這說。我喜歡找和我關係不錯的人去幹活,我願意將賺錢的機會給他,你們其餘人想要賺錢,我偏不給你們這個機會。

村裡尚且如此,官場上更加謹慎。

不能說這事對社會是有利的,我就能隨意讓下面的人去做。你是有這個權力,但你要知道有些人不是說你能調動就能調動的。拋開這些人所處位置要求他不能隨意調動外,更重要的就是個站隊問題。你說你要是動你那隊的人怎麼都好說,但你要動其餘隊的人,你以為別人會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嗎?

除非是這隊和你對等的人點頭,不然你就算是將人調過去,這人都不敢真正為你賣命。

這就是一個態度問題。

我過去后就給你賣命,這讓我背後的人怎麼想?

柳白鹿考慮問題就比較全面,他就是想到這些,所以才沒有直接答應林御。蘇沐畢竟是簡承諾的人,自己就算要用他,也需要考慮到簡承諾的感受不是?挖牆腳的問題,柳白鹿壓根就沒有想過。這個牆角是不能挖的,別管你鋤頭揮的再好再有藝術性,蘇沐都絕對不會站到他這隊的,這是原則問題。

蘇沐這點原則要做不到的話。也不能走到現在。

不過這事既然由林御說出,又是能給吳越省帶來好處的,自己總不能什麼都不做。柳白鹿相信簡承諾也應該會同意這事,再說只要蘇沐能將這事做成,自己倒是可以兌現承諾。在煙蝶縣破產事件發生的時候,柳白鹿就給蘇沐保證過,只要蘇沐能成功解決掉煙蝶縣破產問題,一個正廳柳白鹿是能解決的。

現在這個正廳柳白鹿還沒有兌現,這個也讓柳白鹿記在心中。

或許在招商引資大會之前就給蘇沐解決掉便是。

所謂的正廳級名額,在省內就能解決。而簡承諾那邊肯定不會阻攔。只要自己主動提出來。蘇沐必然會再升一個台階。至於說到以後的發展,有正廳級的行政級別在,也是絕對有好處。

就這麼做。

「老林,這事我來給你看看吧。」柳白鹿笑道。

「多謝省長。」林御懸著的石頭悄然落下。

有柳白鹿這句話在。一切就有保證。

紫州機場。

史密斯在梅麗莎的安排下就要離開。只是就在他即將登機的時候。他轉身沖梅麗莎說道:「梅麗莎,我知道現在說什麼話你都不會聽的,但我真的想要和你在一起。我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和你分開。」

「這些話我不想再聽,你知道我的性格,我不是說因為出軌才要和你分開的,我是有愛情潔癖。你做出那種噁心的事情,我心裡會不舒服。所以在我沒有辦法克服這種不舒服之前,我不想要再和你有任何關係。至於說到總部會對你如何安排,那是總部的事情,我也無權過問。」梅麗莎面無表情道。

「我知道,我現在就走。」史密斯終於死心了。

叮鈴鈴。

就在這時史密斯的電話突然響起,他發現是誰打過來的后趕緊接通,「郭秘書,我是史密斯。」

「史密斯先生,我想你現在不用回米國。我已經安排車過去接你,你只要跟隨他上車就成。放心,這段時間雖然說要委屈你下,但卻不會對你有任何傷害的。」蘇沐平淡道。

「是,蘇先生,我聽從您的安排。」史密斯趕緊道。

隨著史密斯將手機掛掉,梅麗莎臉上閃現出一種疑惑,「是蘇先生打過來的?」

「是的。」

「他讓你留在吳越省?」

「是的。」

「史密斯,你是不是背著我還做過什麼?不然蘇先生怎麼會讓你留下來?」梅麗莎很快就猜透其中的貓膩,蘇沐是絕對不會無緣無故讓史密斯留下來,這其中肯定有什麼說法。

當然有說法。

史密斯知道肯定是自己給出的那些東西打動了蘇沐,至於說到蘇沐會如何安排自己,史密斯不清楚也不想要弄清楚。換做以前的話,在遇到這事後,史密斯肯定會逃回國內。他清楚只要回到米國,就沒有誰能為難他。但這次他遇到的是蘇沐,蘇沐的能耐已經讓史密斯很清楚,就算他回到米國同樣也會被抓回來。既然如此,那倒不如安靜的留在天朝,為蘇沐所用。

史密斯會不知道自己的價值嗎?

史密斯的價值就在於紙條上所說的那樣,成為指證藍憐的證人。

藍憐現在在做什麼?

藍憐剛從醉生夢死中睜開雙眼,昨天晚上的一夜瘋狂,讓他精力疲憊的很。他又不是鐵打的身子,整天沉浸在這種聲色犬馬的生活中,能有精神才是怪事。但你讓藍憐戒掉這個,那比殺死他還要難過。男人嘛,無非喜歡的就是女人。難道說你讓藍憐這個正常男人非要去喜歡點別的物種才行嗎?

舒適的大床上安靜的躺著一個全身**的女孩。

這個女孩是在校大學生,是美院的一個喜歡追求高檔生活的女生,藍憐追到手的時間還不算太久,新鮮勁還沒有過去。藍憐喜歡讓她侍寢,在她身上藍憐能有種如夢如幻的痴迷感覺。別說這個女生帶給藍憐的獨特刺激是讓人回味的,欲迎還羞的瘋狂,又有幾個人能承受住?再加上這個女生的身材因為從小就是學舞的,身材無比柔韌,越發撩撥藍憐的心。

叮鈴鈴。

藍憐醒來后就開始穿衣服,剛準備找點東西吃的時候,手機刺耳般的響起來。床上的女孩翻了個身,卻沒有想要睜開眼的意思。這裡又不是什麼酒店,是屬於藍憐的眾多私巢之一,不需要有太多忌諱。

「什麼?你說什麼?」

藍憐走到冰箱前面,剛準備拿出一罐牛奶喝的時候,動作當場停住,他不敢相信般拔高音調,隨即冷聲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再給我說一遍,認真的給我說一遍。」

「事情是真的,史密斯已經和省政府簽約了,藍哥你要是不相信的話,可以前去省政府的網站上看下,那裡已經發出公告。」

「好,我知道了。」

藍憐迫不及待的掛掉電話,打開旁邊的電腦,找到省政府的網頁點進去,果然發現在最醒目的位置有著一則公告:省政府和米國新銳風投簽署一億美金的投資項目。

「該死,怎麼會這樣。」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