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3 月 3 日 0 Comments

話又說回來,在【未來視】的指引下,他們終歸不至於選擇一條死路。

……

那條通往接駁點的必經之路上,一座就地取材建立起來的簡易防禦工事內。

「隊長,截止到剛剛,無人機防禦網路運行正常,已經擊落闖入接駁點空域十公里內的飛行車一百二十四台,擊殺人員357人。」

說話的武裝人員手中沒有持槍,而是戴著一隻充滿科技感的全覆式頭盔。

腦後拖著數十條好像髮辮一樣的光輸天線,面前的全息光屏上則呈現出上百個亮晶晶的光點,從編號「0」一直到編號「99」。

正是由他通過腦神經無線鏈接,控制著接駁點外圍上百台攻擊無人機,徹底封鎖了道路。

「知道了,不需要為他們感到惋惜。

為了『覺醒社』偉大的事業,為了讓所有人類都能夠見證這個世界的真實,一些小小的犧牲都是值得的!

犧牲者都是人類覺醒之路上的開路人,我們將永遠記住他們的功績。

維修工,會長給的【次級許可權鑰匙】還能維持多久?」

手握自動步槍的中年隊長,眼神狂熱,好像整個人都被某種崇高的使命感所統治,絲毫沒有覺得這三百多人死得有多麼無辜。

看樣子,就算是讓他獻出自己的生命,可能也不會有絲毫遲疑。

嗯,瘋子無疑!

「【次級許可權鑰匙】還能幫我們抵禦『阿爾法』的入侵一個小時,足夠會長親自帶領的攻堅小隊奪取『接駁點』和『信號轉播塔』了。」

負責控制無人機的「維修工」,伸手摸了摸頭盔上一個散發著淡金色熒光,好像U盤一樣的古怪插件。

顯然在阿爾法這位中央AI的統治下,正是這個小玩意兒讓他們能夠維持對無人機的持續控制。

同時也是組織成員們堅信「覺醒會」理念正確性的強力佐證。

正在這時。

撲通!

「啊!」

伴隨一個摔倒在地的聲音,一聲努力壓抑的女性驚呼忽然傳入他們的耳中,四人猛地轉頭看向防禦工事右側不遠處的人工林。

「有人躲在林地里,無人機沒能提前發現異常。」

「隊長,我們過去看看。」

小隊中,一個頭上包著紅頭巾、一個戴著墨鏡的武裝人員相互對視一眼,抬起自動步槍的槍口,就要湊近那片影影綽綽的人工林。

除了他們十分清楚改裝后的民用無人機雖然能夠掛載炸彈,但絕對不具備林地作戰的條件之外。

可能也因為躲藏在林間的是一個柔弱女性,實在讓人難以生出太多的警惕之心。

「等等。」

軍事素養明顯更勝一籌的中年隊長卻伸手擋住了兩個隊員,反而自己上前一步,臉上露出一個嗜血的笑容,冷冰冰地下令:

「不用過去,切換自動模式,給我集火掃射!」

縱觀歷史,沒有哪項重大的變革是沒有流血就可以輕易完成的。更何況,「覺醒會」要乾的事情足以徹底顛覆這個世界!

在結社高層的長期引導下,毫無憐憫之心的他們眼裡可沒有男女老幼之分,只有助力和阻力之別。

下一秒。

噠噠噠…噠噠噠…

三支自動步槍的槍口驟然噴吐出橙紅色的烈焰。

人工林中枝葉、木屑亂飛,甚至連拳頭粗的小樹都被直接打斷。

就算他們兩個月之前還都是普通平民,但只要摸過真槍,就知道那些復古電影裡面拿樹木、傢具充當掩體的橋段有多麼地誤人子弟。

如果有人躲在裡面絕對不可能還有生還的希望。

三人手中土製自動步槍的理論射速為650發/分鐘,裝彈量三十發。連三秒時間都沒有用,彈夾中的子彈就被獰笑著的三人傾瀉一空。

咔嚓!咔嚓!…

然而,正當他們意識到子彈耗盡,準備更換彈夾的時候。

咻——!

一道好像山間猿猴般矯健的身影卻忽然從另一側的人工林中沖了出來,橫跨十幾米的空白地帶僅僅用了不到1.5秒。

在這道人影近身之前,一顆拳頭大小的景觀石已經在半空劃過一道完美的弧線,狠狠砸在了站位最近的紅頭巾臉上。

一聲悶哼,趁著他血液、眼淚、唾液與斷裂的牙齒齊舞之際。

肖恩已經縱身越過掩體,口中爆喝一聲「死」,九工勁平地而起,右拳裹挾風雷,閃電般砸在他身旁的墨鏡男臉上。

好像被一柄沉重的鐵鎚擊中,後者臉皮像水波一般抖動,鼻骨直接凹陷進去,帶血的牙齒飛落了一地。

甚至就連整個人都雙腳離地而起,如同破爛一樣重重砸在地上。

勁發八面,劈山炮!

這正是肖恩上輩子練了將近三十年的【白猿通臂拳】。

傳承拳經里的拳法要旨中有言。

山有一通臂猿仙,山林得道,智靈無比。

能大能小,能短能長,能軟能硬,能柔能剛。身隨長大如猛虎,將身縮小如狸貓。能軟柔者,自然剛者靈也!

此時意到拳到,毫無滯澀。

而就在這眨眼的功夫,軍事素養最強的隊長也終於發起了反擊。

丟下手中礙事的自動步槍,拔出腰間的匕首,對著肖恩的脖頸便是一個全力的橫斬。

間不容髮之際,立足未穩的肖恩上半身好像沒有骨頭一樣驟然向後塌陷下去,飛速躲開了他手中的匕首。

在後背觸地的瞬間,整個人又好像一隻皮球般驟然彈起,飛起一腳,重重撩在他的雙腿之間。

咔嚓!

襠雞立斷!!!

「呃…」

隊長雙目圓睜,布滿血絲的眼球幾乎都要從眼眶裡瞪出來,臉色一片煞白地緩緩倒在地上。

肖恩沒有去管他,直接扭身蹬地,再次好像一艘火箭般竄起。

五指並掌如刀,從下到上狠狠砍在大腦依舊在嗡嗡作響,卻強忍著眩暈換好了彈夾的紅頭巾咽喉上。

隨著一聲脆響,紅頭巾軟軟倒地。

這個時候,那個從開戰之初就見識不妙腳底抹油的技術人員「維修工」,已經跑出了十米遠。

在求生本能地驅使下,他沒有逃向一片空曠的後方大路,而是猛撲向最近的人工林,也是理論上逃生希望最大的地方。

眼看他就要衝入林間逃出生天。

「啊!」

隨著樹后一道黑影一閃而逝,「維修工」抱著遭受重創的膝蓋頹然倒地,口中不住發出震天哀嚎。

這時。

從樹後走出來的娜塔莉婭丟掉手中的木棍,吐了吐粉嫩的舌尖,像小鹿一樣朝著肖恩跑了過去。

那邊,肖恩已經劈手奪過紅頭巾手中換好了彈夾的自動步槍,眼睛都不眨對著「維修工」就是兩槍。

哀嚎聲戛然而止。

隨後調轉槍口,對其餘三人接連補槍。

砰!砰!砰!…

【白猿通臂拳】步法講究:躥蹦跳躍,閃展騰挪,進退激撤;勁法擅長:冷彈脆急,輕靈活速,巧妙縮小突馳炸。

在肖恩使來真的如同生撕虎豹的山間靈猿,兔起鶻落之間,已經一隊四名武裝人員盡數擊殺。

自始至終都沒有給四人開槍的機會。

當然更沒有浪費時間對他們進行捆綁,直接每人一顆子彈送他們上路,冷靜到甚至有些冷酷。

「肖恩,你沒事吧?」

來到肖恩身邊的娜塔莉婭看著被他果斷槍決的幾個武裝分子,只是輕輕皺了皺眉,卻沒有多餘的同情心泛濫。

加上先前的兩次得力助攻,這種表現就讓肖恩感到非常舒服。

這下,不僅僅是女孩出眾的外表,就連她的內在都讓肖恩一陣怦然心動。

至於剛剛被「覺醒會」小隊集火的當然不是娜塔莉婭本人,而是個人終端配套的外放裝置。

在肖恩的計劃中,無論他們是選擇分兵偵查,還是直接集火,都能給自己創造一次性解決問題的機會。

正如此時。

在【未來視】和【白猿通臂拳】的加持下,肖恩動作宛如行雲流水,好像只是表演了一場已經排練了千百回,每一個細節都被算定的舞台劇。

「沒事,莉婭,我們繼續前進。」

肖恩解下小隊隊長身上的武裝帶系在自己腰間,正要拉著娜塔莉婭繼續前進,眼角的餘光卻忽然注意到了「維修工」頭上戴著的那隻頭盔。

儘管他十分清楚,就算得到頭盔也無法接管那些無人機的控制權。

卻鬼使神差般地上前拔下了頭盔上那枚好像U盤一樣的【次級許可權鑰匙】。

心中的直覺告訴他,這個東西可能…非同尋常! 「你給我站住。」念白側邁一步,擋住了那個女人的去路。

「白姐……」那個女人見是念白,縮了縮脖子,不似剛才般氣焰囂張,「您怎麼有時間跑到這兒來了。」

「我們這裡亂糟糟的,要是萬一不小心給您磕著碰著了,我們也不好交代不是。」

「地上這些東西,全部撿起來。」

「白姐,我不是道具組的。」

「這就算是您想使喚人,也得找道具組的不是?」

念白擰著眉頭,發現成梓寧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蹲下身子去撿球了。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