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1 月 26 日 0 Comments

只是韓宇卻搖了搖頭,答道:“你還有你的族人的性命現在已經在我的手裏了,這並不能成爲你跟我談判的籌碼。”

法斯琪頓時沉默了,的確就如韓宇所說的那樣,在自己宣佈投降的那一刻開始,自己的小命就已經不在屬於自己,那不屬於自己的東西跟眼前的韓宇談條件,很顯然是無法打動對方的。

“我,我可以告訴你是誰指使我們來攻擊你們的,你看能不能給我的族人一次機會?”法斯琪冥思苦想了一陣,突然像是想到了什麼,開口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不由一愣,不過隨即感興趣的問道:“怎麼?難道還有幕後主使者沒有被我們抓到,是誰啊?”

“是我啊。”耳邊突然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很突厄的一個聲音,很陌生的一個聲音,在聽到那個聲音的一瞬間,韓宇下意識的感覺到了一種危險,說不清是什麼原因,韓宇就是感覺那個聲音讓他感到危險。如果一定要說出一個原因,可能只有直覺這兩個字可以解釋。

“誰在說話?”韓宇掃視着四周問道。

法斯琪莫名其妙的看着韓宇,不明白韓宇在跟誰說話。不過眼下正是關係到自己族羣未來的時候,即便韓宇有些不正常,法斯琪也不敢出聲打擾。

“噓,不要大喊大叫,想要再見林珂最後一面嗎?要是想,就照我說的做。”那個令韓宇感到危險的聲音再次在韓宇的耳邊響起。這回韓宇注意到,那個聲音似乎只有自己可以聽到。

提到了林珂,難道是勇氣號那裏出事了?韓宇心中一緊,看了看正眼巴巴望着自己的法斯琪,沉聲問道:“你剛纔說的那個幕後主使是男是女?長什麼樣子?現在在哪?”

聽到韓宇一連串的問題,法斯琪的心中一喜,就怕韓宇對自己所說的事情不感興趣,現在韓宇既然問了,只要自己回答,那自己的族人就有被放條生路的可能。法斯琪張嘴剛想要將自己所知道的事情統統告訴韓宇,可卻突然發現發不出一聲,喉嚨裏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堵在那裏。

“啊,啊……”法斯琪着急的衝着韓宇喊道。

韓宇見狀眉頭一皺,不等他出聲詢問,就見法斯琪的額頭出現了一條紅線,緊跟着法斯琪整個身體十分整齊的往兩邊一分,倒在了地上。這突然發生了一幕讓韓宇有點不知所措,同時也有了一絲憤怒。看着法斯琪死不瞑目的眼睛,韓宇蹲下身子,伸手將法斯琪的眼睛合上,低聲說道:“你放心,我不會讓人難爲你的族人,等待你族人的最多就是流放。同時,我也不會讓你死得不明不白……”

“喲~口氣不小嘛。”那個討厭的聲音再次在韓宇的耳邊響起。

“出來!”韓宇沉聲喝道。

“呵呵,不要那麼生氣,殺她只是因爲她該死。 妖王的絕寵 你想要見我,擡起你的頭就可以看到哦。”

聽到這話,韓宇立刻擡頭,就見在距離自己二十步左右的空地上,不知什麼時候多了一個身穿青色長衫,手拿紙扇的年輕男子。這個人出現的實在是太突然,自然也就引起了旁人的注意。

“嗨~按照關係來說,我應該稱呼你爲姐夫,只是可惜,皇帝陛下並不認可你,所以你跟我大姐林珂的事情,我只能愛莫能助了。”

“林珂在哪裏?”韓宇眯着眼睛問道,同時也做好的隨時動手的準備。

年輕人很輕鬆,絲毫沒有將韓宇的威脅放在心上,依然微笑着答道:“皇帝陛下不同意你跟林珂的事,所以她自然要回到她應該回去的地方。你是叫韓宇是吧?我來這只是想要奉勸你一句,忘記我大姐林珂吧?你跟她是不會有結果的。”

“我再問你林珂現在在哪?”韓宇絲毫沒有將年輕人的忠告聽進去,盯着年輕人問道。

年輕人見狀嘆了口氣,搖頭說道:“唉~我就知道會這樣。”說完這話,年輕人臉上的笑容不見,看着韓宇說道:“你要找的林珂現在已經在我的手裏,你想要把她奪回去那是不可能的。”

“那要試試才知道。”韓宇冷冷的說道。

“呵呵……”年輕人聞言笑了笑,身影一晃,從原地消失不見。韓宇心裏一驚,好快的速度,自己竟然沒有看清。就在韓宇準備尋找那個年輕人下落的時候,年輕人出現在了韓宇的左手邊,低聲在韓宇的耳邊說道:“我是風,這世上沒有誰可以快過我。我知道你想要將我拖進你的火焰領域,只是你的速度沒我快,我勸你還是不要白費力氣的好。”

“哼!”韓宇冷哼一聲,火焰領域頓時展開。可就如年輕人所說的那樣,火焰領域撲了個空,那個年輕人下一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到了距離韓宇三十步開外的地方,正面露譏諷的看着韓宇。

空中的菲爾德見狀當即瞄準了地面的年輕人,雖然沒有聽到那個年輕人跟韓宇在談些什麼,但從韓宇的反應來看,那個年輕人跟他們是敵非友。只是還沒等菲爾德開火,就聽武裝機甲的警報器突然急促的響了起來,菲爾德當即閃避,一道光束擦着菲爾德的武裝機甲飛了過去。菲爾德立刻向攻擊地點看去,不過在看到攻擊自己的對象以後,不由愣住了,竟然是跟自己一樣的武裝機甲,不對,看樣式倒像是自己曾經在古書上見過的那些曾經參與過滅神大戰的神裝機甲。菲爾德的武裝機甲,正是從神裝機甲那裏得來的,所以對於神裝機甲,菲爾德並不陌生。可據說那些神裝機甲已經變成了傳說,世上並沒有留存下一具,爲什麼在自己的眼前竟然又出現了一具?

在菲爾德感到納悶不已的時候,已經隱藏多時的寧平對年輕人發動了偷襲,不管怎麼說,先把這個可疑的傢伙抓起來總是沒錯的。寧平並沒有打算取年輕人的性命,所以並沒有動用青雲劍。可就在寧平接近年輕人的時候,忽然就聽一聲大吼,在距離年輕人大約二十步左右的地方,一名壯漢怒吼着直奔寧平衝了過來,那股蠻牛一樣的勢頭讓寧平不得不放棄了抓年輕人的目的,轉而將注意力放在了橫衝過來的壯漢身上。

“喝啊!”隨着壯漢的一聲怒吼,寧平就像是一隻脫了線的風箏,整個人倒飛了出去。韓宇見狀連忙飛身將寧平給接住,不過那個壯漢的力量實在是強橫,韓宇雖然接住了寧平,卻依然被撞得後退了數步。

“呵呵……沒想到我也有幫手吧。我是風,所以給自己的夥伴提供一點隱身效果還是很容易的。”年輕人笑嘻嘻的對韓宇說道。

韓宇沒有理會年輕人,先檢查了一下寧平的情況。沒有大礙,只是由於輕敵吃了個虧,休息一下緩緩就沒事了。

“還有誰都一併交出來吧。”韓宇看着年輕人說道。

年輕人聞言一笑,扳着手指頭答道:“還有兩個哦,不過他們不在這裏,一個正在你們的勇氣號那裏照顧你的同伴,還有一個你也認識哦,這段時間一直朝夕相處的。”

“你們是林薇引來的?”韓宇兩眼一眯,問道。

“呵呵……這話你可就冤枉小薇了,那個丫頭可是爲了林珂什麼都願做,只要是林珂不想讓她做的,她就是打死也不會做。我們之所以可以找到林珂跟你們的下落,主要還是依靠……嘿嘿……我差點忘了,這是機密,不能隨便跟外人說的。”

“不說沒關係,我會讓你說出來的。”

“呵呵……你想要跟我動手?難道力量的增長讓你也變得目中無人了嗎?這種性格可不是很好。不過我也曾經犯過跟你一樣的錯誤,唔,可以理解,可以原諒。”

聽到年輕人老氣橫秋的話,韓宇一言不發,身影一晃就向年輕人快速靠近。正在空中與菲爾德對峙的那名神裝機甲的使用者見狀立刻扔下菲爾德不管,飛身就往年輕人身邊靠攏。菲爾德見狀連忙衝上去攔截,卻沒想到那名使用者連看也懶得看菲爾德,見菲爾德攔路,連停留一下都沒有,直接拔出光劍跟菲爾德擦身而過,菲爾德的武裝機甲頓時被肢解,但菲爾德卻半點傷也沒有。

“別來搗亂。”神裝機甲的使用者在菲爾德的身邊警告了一句之後,直奔韓宇衝去。菲爾德整個人都傻掉了,不是因爲神裝機甲使用者的警告,而是自己一直引以爲傲的武裝機甲竟然如此的不堪一擊,讓菲爾德有些不能接受這個事實。

失去武裝機甲的支持,菲爾德從半空中落了下來,柳輕眉跟石天寶見狀立刻聯手接住了下落的菲爾德,在將菲爾德交給別人之後,柳輕眉跟石天寶準備上來幫忙,只是對於他們,年輕人連看一眼的興趣也沒有,低聲對身邊侍立的壯漢吩咐了一句,隨即那名體型如同大猩猩一樣的壯漢發出一聲大吼,猛地原地躍起,雙手握拳的用力一捶地面,正向這邊趕來的柳輕眉等人頓時腳下不穩的摔倒在地,再一看壯漢,就如同一座山一樣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韓宇衝到了年輕人的面前,伸手去抓年輕人的肩膀。只是就在手剛剛碰到年輕人的肩膀時,一股巨大的迴旋力讓韓宇的身體不由自主的凌空打了個轉,韓宇頓時凌空旋轉,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呵呵……我早就提醒過你的,可你偏偏不肯聽。”年輕人幸災樂禍的對韓宇說道。

話音剛落,天地突然一變,在韓宇倒地的時候,韓宇已經悄悄的張開了火焰領域,趁着年輕人放鬆警惕的時候突然展開。

年輕人絲毫不見任何慌亂的對韓宇說道:“哦,這就是你的火焰領域啊,唔,的確有點不好對付。只是韓宇你想過沒有?你把我困在這裏,考慮過林珂以及你那些留在勇氣號上的同伴嗎?你不要忘了哦,我可是還有同夥在勇氣號上的,我要是回去晚了,保不齊她會幹出什麼哦。”

“……卑鄙。”韓宇咬牙罵道。

“嘻嘻,謝謝誇獎。好久沒人這麼稱讚我了。不過你就算是心裏恨不得咬死我,現在最好趕緊放我跟我的同伴出去比較明智。”

韓宇不能拿韓夢馨等人的安危做賭注,只能收起了火焰領域,憤怒的瞪着年輕人。而年輕人似乎根本就不在意韓宇恨不得吃了自己的目光,慢條斯理的說道:“這樣就對了。正所謂識時務者爲俊傑,你可以這樣選擇,我很欣慰。”

“……”韓宇沉默不語,只是死死的盯着年輕人,並且目光集中在年輕人的下三路。沒有迴應的談話是最無趣,一個人自說自話像個傻子,年輕人頓時感到有些無趣。而且韓宇的目光很邪惡,讓年輕人有種坐立不安的感覺。

“嗯咳……好啦,怕了你啦。還是那句話,想見林珂最後一面嗎?要是想見,那就跟我來吧,當然你的同伴想要跟來我也不反對。”

韓宇可不想給這個討厭的傢伙一網打盡的機會,沉吟了片刻之後,交代已經緩過氣來的寧平跟在自己的身邊,剩下的柳輕眉跟石天寶等人則留下來幫助蒼羽處理俘虜的事情,對於娜迦族的處置,韓宇特意關照了蒼羽一句。

年輕人沒有絲毫催促韓宇的意思,直到韓宇交代完所有要交代的事情,這才帶着韓宇上了路。一路上年輕人試圖跟韓宇交談,可韓宇此時宰了對方的心都有,怎麼可能會願意搭理他。所以年輕人這一路上就一直是自討沒趣的自說自話。

在年輕人的帶領下,韓宇回到了勇氣號。韓宇一見躺在勇氣號外的韓夢馨等人,眼珠頓時就紅了,以爲韓夢馨等人出了什麼不測。好在年輕人機靈,在韓宇暴走之前解釋道:“別發飆,她們只是睡着了而已。”

“林珂在哪裏?”韓宇沉聲問道。

“諾,那不就是。”年輕人衝着勇氣號的艙門口一努嘴,就見林薇抱着昏迷不醒的林珂走了出來,韓宇剛要靠近,年輕人閃身擋在了韓宇的面前,微笑着說道:“看一眼就得了,長痛不如短痛,哎呦~”

不等年輕人把話說完,韓宇已經不耐煩的一拳捶在了年輕人的一隻眼睛上。趁着年輕人蹲身捂眼的工夫,韓宇幾步衝到林薇的近前。

“別過來!”林薇出聲喝道。

“把林珂交給我。”

林薇搖頭拒絕道:“不行,交給你,姐姐會死的。”

“我會保護她的。”韓宇沉聲說道。

“那是不可能的。即便我們就此離去,林珂也活不過二十天。”年輕人捂着被揍黑的左眼走過來對韓宇說道。

“爲什麼?”韓宇察覺到了年輕人話中的不對,出聲問道。年輕人沒有回答,只是解開了衣服的上衣,韓宇看到在年輕人的心口偏下的位置,出現了一隻眼睛的圖案。

“你覺得睿智無雙的皇帝陛下會沒有一點防備的就放我們這些不是機械人的人造人出來做事嗎?林珂先前雖然沒有這種玩意,但那也是因爲當時皇帝陛下還沒有甦醒,不能因爲這個玩意而壞了林珂的任務。可既然任務完成了,林珂自然也要……”

不等年輕人把話說完,韓宇伸手將年輕人給扒拉到了一邊,走到林薇的身邊伸手去解林珂的衣服。解到一半的時候,韓宇回頭衝身後往這邊伸脖子的年輕人的吼道:“把頭轉過去!”

“嘁,看一眼又不會少一塊肉。小氣!”年輕人嘀咕着轉過身去。韓宇擡腳就踹,卻沒想到年輕人動作迅速,身影一晃就離韓宇老遠。韓宇見狀也不再搭理年輕人,轉而解開林珂的外衣,就見林珂的小腹位置,也有一個圖案,只不過跟年輕人的眼睛圖案不同,是一隻振翅欲飛的鳳凰,只是這隻鳳凰卻是通體漆黑。

“當這隻黑鳳凰到達姐姐心口位置的時候,姐姐就會喪命。”林薇低聲對韓宇解釋道。

韓宇輕輕的爲林珂將衣服扣好,看着林薇問道:“爲什麼不告訴我這件事?”

“姐姐不讓說。”林薇低聲答道。

沒有理由去責怪林薇,韓宇輕輕的撫摸着林薇的臉頰,低聲對林薇說道:“林薇,拜託你一件事可以嗎?”

“什麼事?”

“替我照顧好林珂,等她醒了,告訴她,我會去找她,讓她好好活着等我去接她。”韓宇一臉溫柔的看着林珂說道,語氣堅定而不容質疑。

林薇雖然不喜歡韓宇,但卻也知道韓宇這個人並不輕易給人承諾,一旦許下承諾,那就會去拼命實現。只是韓宇的想法實在是有點令人不敢相信,以至於林薇失聲叫道:“你要去對付皇帝陛下?放棄吧,你沒有一絲一毫的勝算,你去了除了死路一條,不可能會有第二種可能。”

“我總來不認爲這世上的事情有什麼是不可能辦到的。只要堅持,終有事情辦到的一天。”韓宇不爲所動的答道。

“不可能的,你怎麼可能贏得了皇帝陛下?我承認你很強,但要是與皇帝陛下爲敵,你是一點勝算都沒有的。聽我的勸,不要去白白送命,姐姐要是知道你死了,她也會選擇隨你而去的。”林薇聞言搖頭勸道。

“抱歉,我不能答應你。”

“好,既然你這樣堅持,那爲了避免姐姐以後傷心,我只好對不起你了。”林薇見韓宇不聽勸,咬牙對韓宇說道。說完林薇就想要跟韓宇動手,可還沒等她動手,就聽被她抱在懷裏的林珂發出一聲輕吟。韓宇跟林薇說話的聲音有點大,將林珂給吵醒了。

既然林珂醒了,韓宇跟林薇自然不能再動手,而當看到站在不遠處的年輕人時,林珂的臉色不由微微一變,不過隨即恢復了正常,柔聲對林薇說道:“小薇,放下我。”對於林珂的話,林薇一向是言聽計從,聽到這話立刻就將林珂輕輕的放到了地上,並且伸手扶住了林珂。林珂衝林薇微微一笑,感謝林薇的體貼。隨後望着韓宇問道:“你都知道啦?”

“啊,剛剛纔知道。”

“那你打算怎麼辦呢?”

“我計劃跟你一起去見見那個傳說中的老丈人,不過林薇似乎不怎麼同意。”韓宇撓撓頭答道。

林珂沒有說話,緩緩的伸手對韓宇說道:“韓宇,抱抱我好嗎?”

“這是一個不能拒絕的要求。”韓宇微笑着伸手摟住了林珂。林珂反手抱住了韓宇的腰,在韓宇的耳邊低聲說道:“認識你,是我這輩子最大的錯誤,只是對於這個錯誤,我卻心甘情願的去犯。”

“嘿嘿……以後的日子還長着呢,等我見過老丈人以後,我想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韓宇低聲安慰林珂道。

話音未落,韓宇突然抱着林珂往旁邊一閃,躲過了自稱是風的年輕人的偷襲,不滿的說道:“喂,有點眼力見好不好?壞人姻緣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不要不識好歹。看着林珂的份上,我們並不想要取你的性命,爲此我們回去以後,都要遭受皇帝陛下的處罰,你就不要再做讓我們感到爲難的事情了。”年輕人沉聲對韓宇說道。

韓宇聞言搖了搖頭,答道:“我不要跟林珂分開,你們想要帶走她,那就最好把我也帶上,我覺得我跟你說的那位皇帝陛下還是有些話需要交代清楚的。要不這樣,我做你們的俘虜,你們帶我一起走?”

“別胡鬧,那裏是拒絕人類出現的地方,就算是我們這些人造人,如果不是對皇帝陛下有用,恐怕待遇也好不到哪去。你跟我們去了,別說見到皇帝陛下,就是想要在那裏自由行動都是問題,去了那裏的人類,全都被關在被你們聯盟命名爲黑風山的礦山裏採礦,到死都別想離開那裏一步。”

“想想辦法嘛,怎麼說我也是你們姐夫不是?”韓宇出聲說道。

年輕人翻了翻白眼,沒好氣的答道:“別套近乎,我們沒轍,那裏防衛森嚴,出入都需要憑證。你想要進去,除了從外面直接打進去,根本就沒有第二種可能。好啦,別廢話了,把林珂交給我們,我們耽擱的時間有點太久了。”

韓宇見狀連忙將林珂拉到了身後,可還沒等韓宇說話,就感到腦後一陣風聲,後脖頸一疼,兩眼一黑,在暈過去之前,韓宇扭頭對下黑手的林珂說道:“第二次了,你又偷襲我……”沒有讓韓宇摔倒在地上,林珂伸手摟住了韓宇。

寧平走了過來,看着摟着韓宇淚流滿面的林珂,不知道直接現在應該說些什麼。不讓林珂離開,那林珂會在不久就死去;而讓林珂離開,那韓宇醒了肯定得發瘋。

“不要擔心韓宇,等他醒了告訴他,我會等他來接我,一直等,直到我生命結束爲止。”林珂溫柔的看着昏迷過去的韓宇,輕聲對寧平說道。

寧平一言不發,伸手接過韓宇,對林珂說道:“你自己保重,我們會用最快的速度趕去接你,所以在我們趕到之前,你要好好的。”

“我會的。”林珂輕聲答道。

這時年輕人走過來說道:“下回見面恐怕就是敵人了,到時候我們可是不會像今天一樣手下留情。”

“到時候誰勝誰負還不一定呢。”寧平毫不退讓的答道。

“這個拿去,交給那個先前被我幹掉的小子。”使用神裝機甲的女子走了過來,扔給寧平一個卷軸說道。寧平接過卷軸,並沒有打開,只是默默的點點頭表示自己已經知道。

事情發展到這一步,也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年輕人將帶來的人集中了起來,包括林珂在內一共六人。年輕人發出了信號,隨即天空爲之一暗,一艘體型龐大的星艦緩緩降落,一道光束打下,將年輕人爲首的六人籠罩,在回星艦之前,年輕人對寧平說道:“我知道你們一定會去找我們,不過我還是想要再勸你們一句,就憑你們這幾個人去找我們算賬,那無疑于飛蛾撲火,想清楚了再行動吧。”

……

林珂被帶走了,寧平等人卻不能去攔,只能眼睜睜的看着林珂被帶走。因爲事關林珂的生死,攔不得。

當韓宇甦醒過來以後,寧平原本以爲韓宇會大吵大鬧,但韓宇卻出乎意料的並沒有大吵大鬧,只是找到了喬嫣兒,讓喬嫣兒抓緊時間修好勇氣號的主程序。

“韓宇,你不會想要現在就去追林珂吧?”寧平有些擔心的問道。

韓宇聞言答道:“放心,我沒有那麼傻,而且我昏迷了兩個小時,這個時候去追,根本就追不上。寧平,你知道黑風山嗎?”

“黑風山?那是什麼地方?”寧平不解的問道。

“林珂離開是必需的,否則我們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她死掉。但我們必須要知道她要去哪。而那個自稱是風的小子就給了我們一個信息。黑風山,而且還是被聯盟命名的黑風山礦山。”

“你沒想過他是在給我們假消息?”寧平出聲問道。

韓宇搖了搖頭,答道:“就算是假消息,我們有理由不去一趟嗎?”

寧平聞言一愣,不過隨即釋然了。的確就如韓宇所說的那樣,要接回林珂,除了相信那小子所說的,似乎也沒有別的選擇。只是韓宇的反應有點古怪啊,跟以往一點都不一樣,不會是受刺激過度了吧?

對於寧平探詢的目光,韓宇沒好氣的說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啊?”

聽到這話,寧平竟然鬆了口氣,還是原來那個韓宇,沒有瘋。只是韓宇卻被寧平的樣子給氣得夠嗆,剛要找寧平麻煩,就聽不遠處的菲爾德一聲狼嚎,仰天大叫,“我的天吶,我的地啊,我的祖宗十八代啊……”

韓宇跟寧平對望一眼,心裏同時冒出一個念頭,菲爾德是不是瘋了?兩人跑過去準備先制住菲爾德,免得菲爾德做出傻事來。可菲爾德見韓宇跟寧平衝過來,竟然緊緊抱住剛纔寧平交給自己的卷軸,警惕的瞪着二人喝問道:“你們想要幹嘛?”

“我們什麼也不打算幹啊,菲爾德,你剛纔鬼哭狼嚎什麼?”韓宇停住腳步問道。

見韓宇跟寧平主動停下,並沒有想要搶自己卷軸的意圖,菲爾德鬆了口氣,隨即一臉喜悅的對韓宇跟寧平說道:“你們知道這副卷軸裏畫得是什麼嗎?”

“是什麼?”韓宇配合的問道。

“嘿嘿,是滅神大戰期間曾經出現過的神裝機甲的各部結構圖。嘿嘿……有了這東西,下回再遇上那個傢伙,我的武裝機甲就不會那麼輕易就被毀掉了。”菲爾德傻笑着說道。

韓宇聞言說道:“沒出息,就光想着不被毀掉,你就沒有想過一雪前恥,幹掉那個神裝機甲?”

“啊?……對哦,爲什麼不呢?韓宇,謝謝你的提醒。嗯咳,接下來的一段時間裏我會很忙,沒事別來打擾我。”說完菲爾德也不等韓宇跟寧平答應,抱着卷軸轉身跑進了勇氣號。看着菲爾德急匆匆的背影,韓宇跟寧平相視苦笑。

干擾源已經消失,勇氣號的修復工作在喬嫣兒的主持下緊張而又有序的進行着。好在有柳輕眉跟她手底下那些聯盟士兵的幫忙,勇氣號的修復工作進行的很快。

對於四族的處置結果也已經出來了,放逐。海中有很多小島,既然住在一起不對付,那就老死不相往來好了。大片的陸地成爲了原始人類的地盤,而四族則被分別遷徙到了四座小島之上,只等勇氣號修復之後,就會開始遷徙工作。

蒼羽很感激韓宇一行人,他很清楚,沒有韓宇這些外來人類的幫助,他們原始人類根本就取得不了如此輝煌的戰果。再加上女兒百靈只是受了一點輕傷,養上一段時間就沒事。蒼羽長老這幾天都是笑得見牙不見眼。在得知韓宇等人正在準備離開之後,他就一直在琢磨要準備一些什麼禮物爲韓宇等人送行。

修復勇氣號這種活他們是幫不上忙的,唯有替韓宇等人準備一點食物還沒問題。沒有了四族的威脅,原始人類的狩獵成績得到了大幅度的提高,只是對於食物的處理,他們卻做得實在是簡單,以至於韓宇等人不得不分出幾個人教他們一些生活必用到的知識。可這樣一來,蒼羽在內的原始人類就又感覺到對韓宇等人的虧欠。好在韓宇及時阻止了蒼羽等人想要報答他們的想法。

對於幫助蒼羽這些原始人類,說白了只是韓宇臨時起意,從一開始就沒有想過要得到原始人類的報答,而且眼下各自都有事情要忙,實在是沒有精力來應付原始人類。當然這後面這個理由是不能說的,韓宇能對蒼羽說的,只能是蒼羽等人的心意他們已經收到,夠了,過好你們自己的日子就可以了。

打發走了蒼羽,韓宇感覺就像是打了一場打仗,累得要死哦。不過看了一眼正在修復中的勇氣號,韓宇又感到渾身上下充滿了幹勁。

“喲,看上去精神不錯啊。”就在韓宇準備加入修復工作的時候,身後傳來吳夢的聲音。自打被寧平強行帶回以後,吳夢這個老頭的脾氣就不怎麼好,誰也不待見,現在主動跟人說話,還是頭一回。

韓宇回頭看着吳夢說道:“你要是想要煽動我放了你,那你還是別想了,我可不會去管你的死活。”

“哼!我就算被抓了回去,也保證不會有事,最多也就是被限制一下人身自由。我的這個腦袋裏,可是有着數不清的祕密,相信聯盟那些人是不敢虐待我的。”吳夢冷笑着說道。

韓宇聞言不解的問道:“哦,那你還有什麼好擔心的?那黃土都快要沒過你的脖子了,這輩子差不多也活夠了,你還鬧騰個什麼勁?”

“唉~”吳夢嘆了口氣,說道:“年紀大了,這人心就軟了,見不得那些小年輕因爲一些不得不分開的理由分開。”

韓宇眉頭一皺,盯着吳夢問道:“你想說什麼?”

“呵呵……年輕人不要總皺眉,那樣會加快衰老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