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2 日 0 Comments

只不過木伯元顯然是沒料到自己這個得意弟子居然如此膽大,都事先沒跟他知會一聲,便進入了丹塔。

無疑,這會白白浪費掉一次天大的機緣。

孟星元才進門多久?這點淺薄的丹道積累,進入丹塔之中,能收穫什麼?!

「我就不信了。」

別人也許可以不在乎,畢竟能在丹室之中修行,還有那麼多珍貴的先人手扎典籍以供翻閱,這是多麼難得的學習機會。

丹聖氣機虛無飄渺,該舍還是得舍的。畢竟進入一次丹塔,只有短短的十天。他們可不敢奢望太多。

然而孟星元不同啊。

他進來就是為了丹聖氣機,這可關係他日後在丹道之上,能否一飛衝天,一勞永逸啊!

「再來!」

他有些發狠了。

闔上眼睛,再度迫使自己的心靈放空,去捕捉充斥在空氣之中的,那一縷縷無形的氣機。

星空投影在他意識中消失,他將自己的思維放空,整個人就彷彿進入了一片迥異世界。這裡沒有顏色,永遠只有灰白,沒有圖形,只有線條。

就在這一片灰白之中,有一縷縷細如髮絲的金線,調皮地在虛空之中扭動,看得人心生痒痒。

孟星元想捉,卻捉不住,漸漸地,他開始變得煩躁。 「過來,過來呀小傢伙,過來……」

灰白空間中,孟星元以自己的意念為手,不斷想去抓取這些金色絲線。

然而讓他惱怒的是,這些金線滑溜如泥鰍,任他如何努力試著去跟它們接觸,卻是連邊都碰不到。

更氣人的是,這些金線似乎根本就懶得搭理他。

明明,他已經表達出絕對的善意,並且花言巧語不斷,哄孩子都沒他這般耐心的了,然而這些金線,卻是高傲非常,就彷彿是高高在上的神女一般,根本不理解他!

甚至此時,只是一團意念的孟星元,已然是敏銳地能感覺到,這些金線扭動著身形,似是嘲笑,又似是在表達它們對於自己的不屑!

如果這些該死的傢伙,此刻能有表情的話,那麼此時一定是極度的藐視。

看他,就好像是神龍在看一隻臭蟲一樣。別提有多不招人待見了。

「該死的……」

被一群連生命都不是的東西鄙視了,孟星元自然是大為光火。

然而他還是得耐著性子,來哄這些傢伙。

「來啊小傢伙們,來啊……」

一天,兩天,三天……

日子一天天過去,一無所獲。

更令孟星元抓狂的是,別說收穫了,連一絲一毫的進展都沒有。

金線嬉鬧於灰白空間之中,不斷穿行,有的靜靜懸立,然而任孟星元如何施展作為,永遠都是徒勞無功。

他想盡了一切辦法,金線,卻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代表著丹聖的氣機,果然是高傲無比啊……」

孟星元終於有些頹敗。

此情此景,讓他想起在貧民窟的時候,那時候,他還未得到天星系統,修行也是靠自己整日的冥想,用那部名為《鍛靈訣》的大路功法,一絲一縷地吞吸天地靈氣,艱難無比,有時候還得不到回應……

「等等!天地靈氣!」突然,他眼睛猛地一亮,「如果,這些無形的丹聖氣機,可以像天地靈氣一樣被吸引,吞噬呢?」

像吞納天地靈氣一樣吸納丹聖氣機,不得不說這是一個十分大膽的想法。

不過普通功法肯定不行。

丹聖氣機瀰漫于丹室空間之中,從某個角度來看,的確是與無處不在的天地靈氣有點像,只不過,丹聖氣機無影無蹤,不可捉摸。

感應都非常難,而且這種氣機,比天地靈氣不知高檔多少倍,想將之如後者一樣簡簡單單吞納,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吞食天地!」孟星元眼眸隱有光芒,「如果是【吞食天地】這部功法,一定可以的!畢竟這部功法,可是仿上古大凶之獸饕餮而創的功法,上古饕餮,無物不吞,無物不吸,小小的丹聖氣機,肯定不在話下!我就擔心,3級的【吞食天地】,夠不夠應付丹聖氣機。」

他的眼中,幽光閃爍。

而此時距離十日之期,已不到四天,明日,便是小比報名截止,也是小比淘汰大賽開啟之時,如果錯過,孟星元恐怕會後悔到死。

「不管了!總得試試!」

片刻,他馬上有了決定。

「吞食天地!」

【技能】欄里,功法【吞食天地】的那個位置突然光芒大盛。這一刻,孟星元再無保留,全力運轉起這種曠世奇功,頓時虛空之中,隱約有一頭恐怖凶獸的身影一閃而逝,而孟星元已經張開了嘴巴,嘴巴彷彿化作了一座黑洞,頓時大片大片的天地靈氣連帶著空氣被他吞入腹中。

在有人的地方,孟星元從來不敢修鍊,原因便是因為如果使用【吞食天地】來修行的話,鬧出來的動靜會很大。

特別是在藥王殿這種洞天福地,靈氣濃度本就很高的地方,一個不小心,就很容易引來靈氣漩渦,屆時動靜過大,容易招來他人的覬覦。

此刻他顯然是沒有這種顧慮了。或者說他根本懶得再多想。

丹聖氣機,至關重要,關乎他日後的未來,不成功,便成仁!自然是要全力以赴的。

否則此次失敗了,日後恐怕他也沒機會再進到這丹塔中來,等於他將永遠止步于丹童,想成為丹師,想在丹之一道上走得更遠,憑他目前的資質來看,絕無可能。

屆時,待他如親生孩子一樣的木伯元,恐怕會非常失望。

他不可能讓這種情況發生!

不成功,便成仁!

「吼!」

他雙腿蹲伏,雙手伏地,狀如一頭饕餮獸伏卧在地,引頸向天,眸若星漢,璀璨之極。

他嘴巴大張,口若無底洞一般,空氣也好,天地靈氣也罷,來者不拒,只要接近他的深淵巨口一尺內,盡數被其吞噬,絲毫不怕消化不良,真如是一頭貪婪的饕餮獸一般,可以將整片天地都吞吸入腹!

「呼~」「呼~」

片刻,此地果然不出所料地掀起了一場小型靈氣漩渦。

只不過因為此時在全力運轉功法的緣故,孟星元沒有辦法沉下心神,迫使自己的心靈做到無念,也便無法感知到冥冥之中存在著的丹聖氣機。

這也就意味著,他並不知道自己此舉,是否有用。

然而當他使用這個不是辦法的辦法,便意味著勝負在此一舉。

若是連這部感神獸饕餮所創的蓋世功法【吞食天地】都奈何不了丹聖氣機的話,孟星元之前所做的一切,都要付諸東流了。

這也就意味著,他有必要要捨棄掉丹道這條道路了。

鍥而不捨。不斷吞吸。

整整三個時辰,除了自己丹田內的靈海,在一點點地壯大以外,孟星元似乎沒察覺到有什麼不同。

「果然……有些異想天開了么……」

就在他心中感到一陣灰涼的時候,突然,他身體猛地一顫!

彷彿觸電了一般,明明沒有外物接觸,他卻驟然抖了一下,緊接著,腦海中便多出來了一縷原本不應屬於他的意念!

「成,成功了?!」

他來不及大笑,馬上,身體又是一顫,又是一道意念貫注,納入了他的腦海之中。輕輕用自己的念頭碰觸了這道意念一下,頓時有大量的信息一下釋放出來,湧入了他的腦海深處,化作他最深刻的記憶!

想忘都難的那種!

毫無疑問,他成功了! 大量的信息紛涌而至,讓孟星元的身形劇顫,更是險些一頭栽倒。

當即,他連忙穩住身形,臉上笑顏綻開,卻是繼續保持著吞吸的姿勢,不敢懈怠。

「叮!系統檢測到有破碎的傳承訊息碎片存在,收集訊息碎片,當達成一定程度,可為系統收錄。請主人繼續收集。」

「當前收集進度,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一,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二,百分之零點零零零三……」

如他所願的,系統果然有反應。

只是這進度,太慢太慢。

孟星元就這麼保持著一動不動的吞吸姿勢,盡最大的努力,然而整整三個時辰過去,進度的跳動,卻是跟烏龜在爬一般,依舊在百分之零點零零八三跳動。

「好慢!這什麼才能到『零點零零一』?什麼時候才能到百分之一百?!太慢了!這樣不行!」

原本成功的喜悅沉澱下來,孟星元開始變得有些焦急。

時間,一點一點地在流淌。

離著小比報名截止的時間越來越近,顯然,以他目前的速度,是絕對無法在小比淘汰開始之前,收集完足夠的丹聖氣機,以使之達到被系統收錄的條件的!

怎麼辦?!

孟星元眼中神情明滅不定,終於,他咬了咬牙,心念一動,【物品】背包中,【殺戮點】後面那一行數字,頃刻間清零!

同時他的腦海中響起系統的提示音:「叮!功法【吞食天地】升級成功。當前等級4(四重天境界),升級所需殺戮點0/5000。」

顧不得心疼自己這趟天風嶺歷練下來,所攢的那兩千餘點殺戮點。

當功法升級完畢的一瞬間,他黑口大張,頓時一股更加強勁的吸力自其口中傳出。

大口鯨吞,廣納四方!

「當前收集進度,百分之零點零零九三,百分之零點零零九四,百分之零點零零九五……」

進度條的跳動,隨著他口中的吞吸力道加劇,跳動得更快。

原本十秒才緩緩跳動一下,現在三秒就能進一格,速度與之前相比,那真是雲泥之別!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三個時辰……

因為此刻只顧得上傾力吞吸的孟星元沒辦法看到,之前還傲嬌如神女,對他不屑一顧的金色線絲,此時彷彿一個個小可憐,任憑它們如何掙扎,扭動身形想擺脫孟星元的吞吸,逃往上方,然而在黑色巨口驟然加劇的吞吸力量下,它們只能乖乖被硬扯吸入,成為孟星元記憶的一部分!

丹塔的丹室,畢竟是密閉的。無人可以知曉,也無人可以查探除了自己以外的其他丹室,發生了什麼。

是以孟星元此刻如饕餮般,狼吞虎咽地吞噬著丹聖氣機,竟是無人察覺。

「嗯?!」

丹塔二層,就在孟星元正上方位置,林奇翻動書頁的手指突然一頓,「這種感覺……怎麼回事?!」

他放下書本,站了起來。環視左右,目色閃動,「好奇怪的感覺。方才我隱約覺得思維凝滯了一下,似乎參悟丹道也沒那麼輕鬆了。是錯覺?」

他目光連閃,又左右掃視了片刻,發現並無什麼異常。皺著眉頭坐下,再打開方才自己翻閱的位置,發現這本先人所留下的丹道筆記手札,似乎突然一下變得有些難以理解了。

林奇瞳孔微縮,「剛才從這裡切入玄奧難明之處了?好奇怪,我總感覺有哪裡不對勁,可是又說不出來,難道是我這間丹室的運轉出現了故障?該死!不會這麼倒霉吧,這種千年難得一遇的機會也能被我碰上?!」

無獨有偶,就在他旁邊的一座丹室之中,一位美艷女子也是一臉困惑表情。

「奇怪,這本手札怎麼好像變難了許多?」

她皺著秀眉,煞是好看。瓊鼻底下輕「嗯」一聲,卻是自語道:「看來此時的我想翻閱上代殿主的筆記,還是太過勉強了。即便有丹室的玄妙相助,想強行領悟先人之偉大,還是有點好高鶩遠了。也罷,時間寶貴,便先看看其他吧……」

第二層,甚至是更上一層的第三層丹塔,隨著孟星元無休止的吐吸,都開始出現了參悟凝滯現象。

只不過丹聖氣機無象無形,這些人又一心撲在先人珍貴的丹道筆記手札上,完全沒有那個想法捕捉丹聖氣機,是以他們根本就沒發現,之所以出現參悟凝滯,乃是因為他們丹室之中的丹聖氣機,或多或少地朝著正下方泄漏……

這就便宜了孟星元。

一下讓他吸了個爽!

「百分之零點零零八十九,百分之零點零零九十……」

進度條一點一點地跳動,終於,當進度來在「百分之零點零一」的時候,耳邊終於傳來系統悅耳的提示音!

「叮!恭喜主人成功收集足夠的記憶碎片,激活傳承【丹法】!」

「【丹法】:丹聖神無咎的終極煉丹之道。因所含法則太過玄奧,遠超宿主目前所能承受,為保護宿主,遂將此法分為一百零八重境界,也即一百零八級技能。每升級一級,可獲得相關傳承記憶。」

「【丹法】:當前等級1,升級所需殺戮點0/5000。」

「丹法?!」

當系統提示聲音落下的一瞬間,孟星元眼睛大亮,旋即放聲大笑。

賭對了!

孤注一擲,最終翻本!終極賭徒最大的樂趣,莫過於此!

站在丹室的這片浩瀚星空投影之中,孟星元笑得十分燦爛,笑聲蕩漾在星空的每一處角落,可見他此時到底有多開心。

「丹聖的傳承之法已得,這丹塔日後,我便可來可不來了!只要有殺戮點,這浩瀚無邊,玄妙無窮的丹道,對我而言便是輕鬆可掌握!現在小比報名即將截止,我不能耽擱,必須馬上過去!」

「丹塔,傳送!我要出去!」

大笑間,一道光芒掠過,下一刻,他的身形消失在這星空之中,無影無蹤。

十日之期未滿,便心急火燎的從丹塔之中出來。自打藥王殿立宗以來,恐怕也只有他這麼幹了吧?

孟星元不知道的是,就在他志得意滿的這一瞬間,一場針對於他的大危機,降臨! 丹天城。

金烏商行。

作為本城最大的商行之一,金烏商行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是繁忙的。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6 月 26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5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3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6 月 11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