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 年 4 月 25 日 0 Comments

當縣城中大部分異獸都離開了,翼蛇才帶着幾十個心腹手下向西而去。

根據黯滅之處的推算,這次打開了通道當在上次打開通道的東邊。

翼蛇清楚地記得,雷蛟進入此界沒多久,融合了其精血的靈晶便碎裂開來。

這意味着,雷蛟進入此界沒多久,就被誰幹掉了。

所以,它遇害的地方必然離上次臨時通道開闢的地方不太遠,多半就在此次臨時通道的西邊。

『阿弟,不論是誰害了你,阿姐我都要將其扒皮剔骨,為你報仇!』

翼蛇心中如此想,眼中怨毒之色更濃。

它加快速度向西飛掠,後面幾十個實力最低也是融靈七階的黑淵異獸都竭力跟着。

如此飛掠二三十里,翼蛇身形先是定住,隨即又突然加速,完全化作一團風影飛掠向前。

很快,前方便出現了兩道怪異的身影,卻是一火紅色皮毛的高大猿猴,以及一隻黑色皮毛的三尾狐狸。

這是猿戈和三尾。

翼蛇所化風影頓時吹出兩道疾風,猶如鞭子一般,將三尾、猿戈抽倒在地,然後風鞭又化作繩索將她們捆了起來。

等到翼蛇現身,三尾、猿戈匆匆翻身起來,見了翼蛇頓時都滿面震驚。

因為據它們所知,翼蛇雖然只有靈竅六階的實力,卻是黯滅之主一百多個子女中頗為受寵的存在。

按理說,前幾次探索此界都是較為危險的任務,它們怎麼都沒想到黯滅之主會讓翼蛇過來。

緊接着,三尾就想到了一則傳言。

據說翼蛇與雷蛟雖然是同父異母的姐弟,可關係卻超越了姐弟,甚至已經**···

黑淵異獸雖然不像人一般對這類事忌諱,但作為黯滅之主的子女,地位高超,這類事影響多少有些不好。

所以,以前三尾一直認為傳言是假的。

可如今來此界的竟然是翼蛇,那傳言多半是沒錯了。

想到這裏,三尾心裏發苦。

因為翼蛇與雷蛟若真是傳言中那種關係,恐怕不是它和猿戈能隨意糊弄過去的。

果然,翼蛇直接飛到它和猿戈上空,豎瞳目光冰冷地看過來,嘶聲道:「說,我阿弟怎麼死的?為誰所殺?」

「翼蛇少主,咱們當時沒跟雷蛟少主在一起,不知道啊。」猿戈畢竟沒有三尾聰明,還沒轉過彎兒來,仍按照原計劃撒謊。

啪!

翼蛇直接用一條風鞭抽打到猿戈臉上,把猿戈臉上皮毛都抽掉一大塊。

「撒謊!你們都是阿弟的麾下,若是連它怎麼死的都不知,那便都該死!」

說完,翼蛇看向三尾,目光更冷。

它知道,狐狸一族最善魅惑。

這個小騷貨經常往雷蛟身邊湊,雖然雷蛟對其不感興趣,可翼蛇就是心中不爽。

以前有雷蛟護著,它不好下手。

而今雷蛟死了,若這三尾說不出個所以然,它必定以風刃將其千刀萬剮。

三尾很敏感,立即感覺到了翼蛇濃郁的殺意,不禁打了個寒顫,同時心思急轉。

「你呢,也不知道我阿弟怎麼死的嗎?」翼蛇聲音低沉地問。

三尾吞咽了下唾沫,道:「我···我知道。」

猿戈聞聲立即詫異的看過來,然後不由滿臉的傷心。

說好一起欺騙新來的少主呢?

為啥俺說完,還挨了打,你卻變了卦?

呼呼,母狐狸果然都不可信!

三尾根本沒工夫在意猿戈的想法,在翼蛇的注視下,道:「雷蛟少主是為此界一頭靈獸熊所殺···翼蛇少主,那頭熊實力至少也是靈竅六階,且極為狡詐,您最好別···」

「靈竅六階又如何?!」翼蛇直接打斷了三尾的話,「而今我已是靈竅七階!它既然殺了阿弟,我便要將其扒皮剔骨!」

三尾張了張口,很想提醒翼蛇,它說的是「至少靈竅六階」,但心中豁然閃過某種念頭,讓它本要說出口的話咽了回去。

啪!

翼蛇又是一記風鞭抽到三尾身上,只將三尾抽出一道血淋淋地鞭痕。

「愣著做什麼?趕緊給本少主帶路,去尋那頭熊報仇!」

三尾什麼也不說了,給猿戈使了個眼神,便一起掉頭想着雲嶺的方向奔去···

一天多后。

雲谷。

熊起看着面前的花鎣、綠帽,不禁神色凝重,然後沖綠帽低吼,「你再將當時三尾、猿戈的對話轉述一遍。」

「是,老大。」

綠帽作為語言小天才,記憶力自然是非比尋常,當即就用獸語將那夜偷聽的三尾、猿戈對話說了遍,連語氣都模仿得惟妙惟肖。

聽完,熊起神色就輕鬆下來。

得知黑淵真的再次入侵,熊起最擔心的就是來了神府境高手。

可聽三尾、猿戈的對話,這次來的「少主」多半還是位靈竅境。

既然是靈竅境,它還有什麼擔心的?

除非是種罕見的靈竅九階,或者又其他特別天賦、實力超強的存在,否則對付尋常靈竅境它真的不慫。

當然,也不能大意。

以上畢竟只是三尾的猜測。

萬一三尾猜錯了,來得是位神府境呢?

想到這裏,熊起沖花鎣低吼了聲。

「主上有何吩咐?」花鎣上前,小心地問。

熊起探爪在沙盒中寫字···

【第一更。】 遽然,會議室的大門被打開了,一個笑容燦爛的少年從外面走了進來。

聽見這話,坐在會議室首位上的霸道青年眼神閃過一抹冷冽的寒光,那位半眯着眼睛,快睡着的老人這時也睜眼了。

頓時,會議室裏面的人都朝陳玄看了過去。

見到陳玄到來,秦淑儀鬆了口氣,不過她心中依舊還有些擔心。

李薇兒這時迎了上去,指著莫問天說道;「小犢子,就是這傢伙欺負你師娘,還想接管咱們龍騰醫藥集團,我呸,我看他們就是在痴人說夢。」

陳玄朝莫問天看過去。

坐在首位上的莫問天這時也朝他看了過去。

兩人四目相對,莫問天的眼神如同是在俯視着一個螻蟻一般。

「欺負我的女人,膽子挺肥啊!」陳玄直接朝他走了過去。

聽見這話的秦淑儀臉色一紅,不過心裏卻是暖暖的,很舒心,有一種被保護的安全感!

見到陳玄走過來,那名老人不著痕迹的移動了下,擋住了陳玄的去路。

「讓他過來,區區一個螻蟻,竟敢在我莫問天面前大放厥詞,不知死活!」莫問天眼眸匹霸,完全沒有把陳玄放在眼中。

「你很拽啊!」陳玄眯着眼睛走到他身邊。

莫問天冷冷道;「那又如何?莫非你覺得我莫問天在你面前沒資格拽嗎?」

陳玄道;「有沒有資格後面再談,現在麻煩你把那沒擦乾淨屎的屁/股挪一下,因為這個位置是我的,老子才是龍騰醫藥集團的老闆,想接管龍騰醫藥集團可以,站起來和老子好好說話。」

「你……」莫問天臉色鐵青,騰的一下就站了起來,其身上的氣息無比凌厲,如刀似劍一般朝着陳玄壓迫了過來。

「喲,還真挺聽話的,莫非還真把我當你老子呢?」陳玄咧嘴一笑。

噗!

秦淑儀三人沒忍住,噗嗤一聲就笑了!

「你在找死!」莫問天的身上殺意涌動。

不過陳玄鳥都沒鳥他,直接一屁/股在首位上坐了下來,然後一臉嫌棄的盯着他說道;「小爺可沒那嗜好,你要找屎麻煩出門右拐,衛生間裏面多得是,放心,沒人跟你搶,要吃多少我龍騰醫藥集團管夠。」

這句話,差點把秦淑儀三人噁心吐了!

莫問天氣的額頭上青筋冒起,身上的氣息已經越來越強盛,作為北方莫家下一任繼承人,天榜之上赫赫有名的青年強者,他還是第一次遭受如此屈/辱!

「對了,九師娘,這傢伙剛才說什麼,要接管咱們龍騰醫藥集團是嗎?」陳玄朝秦淑儀問了聲。

聞言,秦淑儀白了他一眼,這混蛋還叫自己師娘,只見她沒好氣的說道;「人家可是北方莫家的人,厲害得很了。」

「北方莫家,很牛逼嗎?」陳玄壓根兒沒聽過這北方莫家,只見他朝着已經快暴走的莫問天說道;「我不管你是北方莫家也好,南方李家也罷,想接管我龍騰醫藥集團可以,先拿個一萬億出來花花,不然這事兒免談!」

聽見這話,秦淑儀三人嘴角一扯,一萬億,這傢伙還真說得出口。

雖然龍騰醫藥集團的未來絕對值這個價,甚至有可能更高,但是現在別說一萬億,一百億都達不到,不過潛力無窮!

莫問天一臉冰冷的盯着陳玄;「你是瘋了?還是一個白痴?我莫問天不妨直接告訴你,接管你龍騰醫藥集團我北方莫家不會出一分錢,你如果不答應,那麼龍騰醫藥集團就沒必要存在了,這話我莫問天不是嚇唬你,即便我北方莫家不出手,眼下對你們龍騰醫藥集團虎視眈眈的人也會把你們撕成碎片!」

「這麼說來你們北方莫家是想空手套白狼,把我龍騰醫藥集團霸佔了!」陳玄冷冷一笑。

「如果你要這麼理解也可以。」莫問天淡漠道;「我勸你想清楚,若是沒有我北方莫家撐腰,你龍騰醫藥集團很快就會消失在這個世上,可是,一旦有了我北方莫家撐腰,在天/朝國就無人敢動你們龍騰醫藥集團。」

「按你這麼說北方莫家還真的很牛逼啊?」陳玄嘴角一咧,然後又繼續問道;「比大羅天宮更牛逼對嗎?」

莫問天正準備說話,不過聽到大羅天宮這四個字,他硬生生的把要說的話給憋了回去。

大羅天宮,在北方大地上那可是有北方天宮之稱,是比他北方莫家更強大的存在!

見此,陳玄一臉嘲諷的笑道;「看來你們北方莫家也不是特別牛逼嗎?聽到大羅天宮名號,連話都不敢說了,不過很可惜啊,老子連有大羅天宮撐腰的回春集團公子哥都敢殺,又豈會怕了你北方莫家?」

「現在,我給你一個滾開的機會,如果你不接受的話,那麼這東陵市你是進的來,恐怕就出不去了!」

「放肆!」被人如此威脅,莫問天恨不得現在就把陳玄給宰了,不過還沒有拿到再生膏的配方,他暫時只能憋著,其一臉殺氣的說道;「小子,我勸你最好慎重考慮,大羅天宮目前被神都皇甫家的人牽制着,他們無暇來對付你,不過你如果連我北方莫家也得罪了,那麼,以我北方莫家的實力,要殺你如屠狗,到時候你身邊的人都得死,包括這三個女人!」

聞言,陳玄猶如看白痴一樣盯着這傢伙,難道此人真是一個傻/逼嗎?

他不知道自己連周王族都敢對抗?

他不知道自己已經連殺了周王族三位聖子?

他不知道自己已經滅了周王族一萬多人?

這些事情都敢做,還會怕他北方莫家嗎?

不過莫問天還真不知道。

雖然莫問天知道江州東陵出現了一個瘋子少年,連周王族都在他手中吃癟,不過他根本沒有想到那個讓世人都震動的瘋子少年,同樣也是這龍騰醫藥集團的幕後掌控者!

「殺我如屠狗?連我身邊的人都得死!」陳玄一臉冰冷,笑道;「在東陵敢這麼對我說話的人你還是第一個,好,老子就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能在老子手底下活命,別說讓你北方莫家接管龍騰醫藥集團,就算把龍騰醫藥集團送給你北方莫家老子也不在乎。」

「你想與我動手?」莫問天一臉嘲諷。

「別瞎逼逼,明日午時天湖公園,老子等着你,記住,先準備好一口棺材!」

「無知的螻蟻,你想死我莫問天就成全你,明日午時,我莫問天準時赴約。」說完這話,莫問天轉身離去,然後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他轉身看了陳玄一眼,冷笑道;「順便告訴你一句,我可是天榜上的強者,明日一戰,你死定了!」

。 張凡此時內心裡相當不平靜,簡直是心潮澎湃了!

就在剛才,他發現自己神識瞳竟然能夠穿透眼前這塊大石頭!

這是第一次能看透石頭!

妙峰村邊山崖之下,仙女給他的神識瞳只能透視木質、人體、外衣外褲,弔帶內褲等等,即使是厚厚的文胸,也不在話下,唯獨對金屬和磚石泥土則不行。

這也是張凡一直無法參與賭石的原因。

而就在一分鐘之前,他無意間打開神識眼去觀察這塊石頭時,卻發現自己目光如電,瞬間穿透石頭,深入內部。

穿透的興奮,有如迷霧中看見一道陽光,內心爽快至極!

我怎麼突然就提升了?

這兩天,沒有女人給我吻小妙手中指呀!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