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四毛二說完就打開了手機的手電筒,開始翻找起了哪間房間是嚴火的房間。

兩人進去一個房間後,赫然一股腥味傳出,二毛四隨便一掃就看見了幾個用過的tt,整個房間亂糟糟的,但是有一張大牀,能看出來這裏的確是住過人。

“這個應該就是嚴火殺的那家人了。”四毛二拿着一張破舊的照片,上面是一個頗有姿色的女人和一個男人的照片,四毛二從檔案裏見過嚴火的照片,和照片上的人有很大的差別。

“嗯,那我你先這這裏看看有什麼有價值的東西,我去其他房間看看。”二毛四說完就出去了。

翻找了兩個房間後,二毛四這纔到了嚴火的房間。

家徒四壁,這就是二毛四能看到的東西。只有牀邊的一個櫃子上面,放着洗漱用品和一張照片,上面的男人正是嚴火。

不過能看的出來這是嚴火最珍貴的東西了,還專門用的一個透明塑料袋包起來。

照片上面除了嚴火還有一個小孩,他坐在嚴火的肩膀上,兩個人笑的很開心。

二毛四看出來了,這應該就是嚴火的孩子,兩個人的眉宇間很是相似。

“我那邊沒有找到什麼東西,你這怎麼樣?”身後的說話聲突然嚇了二毛四一跳。

轉頭一看果然是四毛二。

二毛四把照片遞了過去,剛準備說話時,一下子就怔住了。

回到家的周浩又是被老媽訓了一頓。

“身上什麼味啊?你這是幹嘛去了?趕緊去洗澡去!”

高強度的鍛鍊的確讓周浩的身體流了不少的汗液。

周浩洗完澡躺在牀上,渾身就開始有了反應,疼!酸!接踵而來。

不僅是因爲他極少鍛鍊的原因,更因爲蕭空給安排的訓練科目是在是有些高強度了。

就連尚傑都感覺到了壓力了。

但是此時的周浩想的卻不是有關他自己的事情,而是掏出了手機,看了看多出的那個聯繫人二毛四。何藍和江遊消失的時期其實周浩心裏也很着急。

“但願不會出什麼事情吧。”周浩想着,手機滴答一聲,進來一條信息。

周浩一看是方穎發來的,心情一陣激動。

難道方大美女想我了給我發短信了?

懷着激動的心情周浩點開了方穎的短信:“回收張志武異能的績效積分可能明天才會顯示,注意查收。”

績效積分?

周浩點開自己的面板,上面的績效積分果然沒有變,還是12,倒是聯繫人裏面又多了一個人,那就是二毛四。

這12分的績效分還是和何藍、江遊還有方穎他們四人一起執行的抓捕任務得到的,這個東西周浩完全不知道是幹什麼用的,今天準備問方穎的,但是接二連三的意外發生讓周浩忘記了這件事情。

現在既然方穎提起了這個東西,周浩覺得自己還是要問一下的比較好。

“小穎穎,這個績效是什麼東西啊,上次任務就給了我12分,我到現在都還不知道能幹什麼呢。”

就在信息發完沒兩秒的功夫,方穎的回覆立馬就過來了。

“不準再叫小穎穎!”周浩看到這條信息,不知道爲什麼,感覺渾身哆嗦了一下,總覺得有股寒氣透過手機屏幕吹到了他的身上。

周浩還沒來得及答覆這一句,方穎的另一條信息就已經過來了。

“績效積分是關乎你的工資的,每個月的績效結算日,你可以用它換取一些東西,各種等級屬性的靈液和一些現金。”

看到這條信息周浩感覺自己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什麼靈液的統統無視,他在意的只是最後一條,錢!

績效居然可以換錢!原來工資是這麼發的啊!

不過轉念一想,周浩還是急忙回覆了一條短信:“這些績效積分可以換多少錢啊?幾號是每月的績效結算日啊?”

方穎看到這條信息,臉上的冰冷也消散幾分,“這人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樣,績效積分換錢?真是太浪費了。”

突然方穎的腦子裏多出一個法子,嘴角一笑已經是一條短信發出去了:“明天再說。”

隨機也是關了燈,準備休息。今天方穎雖然沒有和周浩、尚傑兩個人一樣訓練,但是也着實讓方穎有些心累,周浩實在是太能打諢了。

周浩在看到這條消息後,滿頭黑線,這正是他心情最激動的時候,方穎居然來了一句明天再說。

對績效積分滿懷期望的周浩也只好準備熄燈睡覺了。

他可是身體和心裏上都經歷了煎熬啊!原本一點希望都沒有的日子,在聽到績效積分可以換錢的時候,周浩絕的今天受的苦都不算什麼,這一些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躺在牀上週浩想着自己以後摟着方穎在大泳池邊戲耍玩鬧,沒一分鐘就睡着了,實在是今天着實累到他了。

此時的方家卻還有兩個人沒有睡覺。

正是方穎的父親方天行和賈兵。

賈兵今天是親自去收集了周浩的資料。

方天行看着周浩的資料滿頭黑線,自己的女兒可真是不夠讓自己省心的啊。

他到不是覺得周浩的家境怎麼樣,而是從這些資料來看…….讓方天行不能恭維。

學渣就不說了,關鍵還是一個不良青年,從資料上來看周浩這個學期就因爲打架被學校通報了兩次,方天行覺得這肯定不是全部。

關鍵是,周浩好像還在追一個叫鍾夏軒的女孩子。 看着周浩的資料,方天行的心裏五味雜陳,他萬萬沒有想到,以自己女兒的性格脾氣居然會喜歡上這麼一個人。

他甚至想過方穎以後會帶個女人回家,都沒想過現在的情況。

其實這隻能怪方天行多心了,第一是他手上關於周浩的資料太過片面,也瞭解不到周浩的本質,二是方穎只是對周浩有一些單純的好感罷了。

但是因爲方穎的性格脾氣,這流露出的一絲絲的好感讓賈叔誤以爲方穎已經是喜歡上了周浩。

“哎!由她去吧。”方天行最終來了這麼一句,便把周浩的資料收了起來。

方天行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走到窗戶面前看着天空中突然出現的閃電說道:“賈兵你明天就開始接手公司實質上的東西。”

賈兵此時也站到了方天行的一旁,而且此時已經傳來了窗戶外閃電的聲音,轟隆轟隆的直震人的耳膜。

“是不是要下雨了?”明眼人都能看出即將要下雨了,而且雨勢絕對小不了,但是賈兵還是問了出來。

這場雨的確很大,第二天清晨的時候,雨勢絲毫沒有減弱的跡象。

今天是週六,雖然是休息但是周浩還是被手機的鬧鐘吵醒了。

昨天的訓練也只是一小部分,方穎明確的說過,今天和明天兩天還會有加強訓練。

按照周浩的性格是絕不會喜歡這個什麼加強訓練的,但是周浩經過深思熟路,覺得還有非常有必要的。

雖然自己對d級異能可以做到免疫,但是並不是說那麼異能者都是一些個普通人,要是真的出來個什麼學散打的之類的,周浩對上也照樣玩完。

爲了績效積分、爲了任務、爲了黨和人民的安全,周浩!願意犧牲自己的休閒娛樂時間,去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反正休息也沒有什麼事情,還能見到小穎穎,何樂而不爲。

經過了一晚上的休息,周浩覺得渾身也是充滿了力量。

他現在滿腦子都是任務什麼什麼的。

反開手機居然有一條未接信息,是何藍髮來的。

“來西郊外的舊工廠,有急事和你商談。”

何藍髮來的,不是說人消失了嘛?難道自己又出現了?不對啊何藍的手機應該是在調查部的二毛四那裏吧?

一時間很多很多的問題出現在周浩的腦海中,隨即周浩就翻開了二毛四的聯繫方式直接打了電話過去。

“您撥打的電話已經關機……”

電話關機!

周浩的想了想還是給方穎打個電話說一下的比較好,自己如果去了西郊的舊工廠,那麼肯定準時到不了和方穎約好的時間地點。

但是電話打過去後,方穎的手機處於無人接聽狀態。

周浩只好發了一條短信。

“我去西郊外的舊工廠見何藍,看見回覆。”

周浩發完短信後,直接打了輛車去了何藍髮的地址。

而另一邊的方穎則是在吃完早飯就被父親拉去了書房。

“小穎,我打算閉關一段時間,公司的事情你賈叔會管理好,這段時間一定要注意自己身邊有沒有陌生人,千萬要注意安全,我怕有些人趁着我不在的時間對你下手。”方天行完全不擔心其他的事情,他只在乎他的女兒。

這些家業說多了,方天行完全也是爲了方穎,自己雖然是個a級能力者,但這些遠遠不夠。

方家現在屬於外強中乾,現在有他和賈兵足以鎮住檯面,往上更有方天行的老父親。

但是這些遠遠不夠,方天行和賈兵兩個人能鎮住想吞併方家的這些人完全是因爲這些虎狼並未完全達成一致,等哪天真的說這些人鐵定了要吃掉方家,這些任誰都擋不住。

異能者家族雖然有受ncb的管制,但是這些管制都是不好說的。

ncb的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是異能之人,而異能者家族又有很大的機率產生異能者,就以此長久,ncb就會有很多來之異能者家族的人。

可以說現在ncb的絕大部分人可以分成三種,一種是NCB的官方正系,一種石來自異能者家族的人,還有一種向是江遊那種覺醒異能後才進入ncb 的。

異能者家族可以說是脫離ncb,去又是離不開ncb的一種狀態。

如果方家在一種處於絕對劣勢的情況下別吞併,ncb並不會過多幹涉,說白了這裏就像是一個江湖,強者始終是處於最頂端最有說話權利的。

方天行正在極力的阻止這種事情發生。方穎不能受委屈,這是他的準則。

爲此方天行甚至做了最壞的打算,他把方穎安排進了ncb,還特意找的蕭空。

他希望以爲就算是方家不在了,方穎還能有個靠山,不至於受欺負。

蕭空就是最好的人選,蕭空現在正在競爭裁決部的部長,這可是ncb裏爲數不多的實權單位,再加上蕭空的a級空間異能,方天行覺得自己有必要幫助蕭空一把。

現在他的行爲可不是錦上添花,雖然也算不得是雪中送碳,但是絕對能給蕭空留下好的印象。

至於方天行的父親,方天行覺得自己還是不要管他的比較好,準確的說方天行對於自己的父親並不是很親近。

不僅是因爲童年的一些事情,更是因爲在他和方穎的母親最危難的時候,老頭子不僅沒有幫忙更是有些………

冷少強行索愛:寶貝別逃 方穎能感覺到自己父親話中的語氣:“嗯,我知道了,那老爸你什麼時候能回來啊?”

“不知道,少則一個月,多則一年半載的,晉升S級異能可不是簡單的。”方天行也就順帶嘴說了一句,隨後就岔開了自己身上的話題:“”聽說你晉升到了c級異能,這可真是把我比下去了啊!不虧是我的女兒,你說,想要什麼禮物?爸爸都滿足你。“

方天行知道方穎晉級爲c級異能也是剛開始就知道了,之不過這兩天在弄一些明面的交接手續,也是頗爲麻煩。諾大的宅子裏兩人居然已經也有一天一夜沒見了。

方穎不知道的是,在她每晚睡着之後,方天行忙完手頭的工作就會過來看她一眼。

但是方天行不會吵醒方穎,他只會默默的在一旁看着方穎。

“禮物就不用了,我想和您說件事情。” 方天行見到方穎的表情,總覺得事情沒這麼簡單:“你說。”他倒要看看自己這個女兒能說出什麼讓他驚一下的事情。

方穎甚至有些害羞,不知道怎麼表達,鼓起勇氣說:“我談戀愛能不能自己做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