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年 12 月 1 日 0 Comments

整今後宮眾女哪一個對復羽不是百依百順,唯一的一個例外也就是對夏羽知根知底的周紫晴了,不過夏羽就喜歡周紫晴這樣,沒辦法,人就是賤啊!夏羽嘿嘿一笑,打過話茬。總算尷尬的圓了過去,一行人進了捧月殿中。

捧月殿是夏羽臨幸妃子的地方,也是居所。而周紫晴的住處卻不在這裡而是在捧月殿右下方的鳳鳴殿。夏羽也沒有在捧月殿內呆著,太大。太冷清,最後到了周紫晴的鳳鳴殿住了下來,鳳鳴殿說是殿,卻不過是一個三進的精緻別院,不過位置卻是極好,有一座小樓正好凌空御風。坐在小樓內,透過窗戶可以直接看到整個王城夜景,那點點的火光就是天空璀璨的繁星,不斷的眨動。

「陛下,娘娘,幾位夫人,走了一路,想必已是一身疲憊,樓後有浴池,奴已經讓人準備好了熱水。可先沐浴,奴這就讓人準備好晚宴,送過來!」

「恩,就放在這裡吧,不用在樓下了!」夏羽站在窗戶邊,往下望著,扭過頭對著身邊的周紫晴道:「要是弄一個倍數大一點的望遠鏡安放在這裡就好了,可以將整個城市都望在眼中,一覽全城風光,那滋味」。

「恩,等回頭讓匠作坊那邊弄出一些過來,說不定還能看到某家大臣家的**呢?」聽了之後,夏羽那叫一個汗,心裡感嘆女人無論怎麼變。都還是那麼八卦,就算周紫晴也不能例外啊! 「你們無恥!!法律是公正的,你們這些壞人一定會受到法律的審判。」李香雲氣得身體發抖,大聲呵斥道。

「哈哈哈!我跟你說過,在西江市,我爸就是法!法律就是陀屎。五個月前,老子就玩過一個和你一樣裝模作樣的小婊.子。她被老子玩了以後不老實,也去告我。結果你猜怎麼樣?她現在被關在精神病院之中,和一群精神病混在一起。老子興起了就帶一幫人去干她,最後,她自己受不了,跳樓死了。那一次,老子也不過賠了他們家人二十萬,就讓他們乖乖閉嘴了。向你這樣沒爹沒娘的小賤種,就是老子弄死你,也沒有人為你出頭。沒有人會保護你。」劉躍飛看著李香雲那顫抖的身體,越來越興奮,大聲笑道。

李香雲害怕極了,身體顫抖著說道:「我哥哥一定會來的!他一定會來保護我的。」

「聶冷那個狗雜種嗎?我就是要讓他來。這一次,我要砍斷他一條手臂,然後再打折他的雙腿,讓他下半生都做一個殘疾人。操他媽的,竟然敢打老子。看老子不弄死這小逼。」劉躍飛兇狠的笑道。

在這裡有九個流氓,每一個年齡都超過了二十歲,身體已經發育成熟。正處於黃金時期,遠不是初中生能夠對抗的。特別是韓飛,乃是虎頭幫幫中的頭號打手,能夠以一敵十的猛人。聶冷若是孤身一人前來,絕對不是對手。

「到時候,老子一定要在他面前,操死你,讓他看看他心愛的妹妹被人操的模樣。想必他的表情一定很有趣。」劉躍飛猙獰一笑,伸手向著李香雲的衣服抓去。

「糟糕,糟糕!若是李香雲被那些人渣們侮辱了,我一定會被聶冷殺掉的。」拉斯特充滿驚恐的想道。

「你們在幹什麼?」拉斯特靈機一動,來到那房間門外現出身形,大聲叫道。

「有人!!」在那房間之中,所有人心中一驚。

「阿華、阿雲、阿金、阿勝,你們四個立即出去,搜索一下這棟大樓。」韓飛命令道。

「是!老大!」

四名流氓立即走了出去,開始搜索這棟大樓。

劉躍飛也停止了侵犯李香雲的舉動,靜靜的等待著那流氓的搜索。他絲毫不怕李香雲去告發他,可是若是他侵犯李香雲的一幕被人拍下放到網路上,他也有些麻煩。

「老大,這棟大樓沒有人。」搜索一段時間之後,四名流氓回來道。

韓飛瞧了另外一邊監視著大樓出入口的兩名流氓一眼。

一名流氓道,「老大,沒有人出過這棟大樓。」

另外一名流氓突然道:「老大,聶冷來了!」

韓飛問道:「他是一個人來的嗎?」

那名流氓道:「他確實是一個人來的,不過手中拿著一根球棒。」

劉躍飛臉色扭曲的笑道:「哈哈,來得好。李香雲,你哥哥還真是寶貝你呢。不過他越是寶貝你,等會老子操你的時候,他的表情我就越想看。」

不久,聶冷手持球棒,走進了這棟爛尾樓,來到了這個房間之中。

劉躍飛坐在椅子之上,故作優雅的笑著對聶冷打招呼道,「喲,聶冷,好久不見!」

聶冷目光冰冷,打量著這房間之中的環境,當他看到在跪在一灘水中,顯得狼狽之極,臉上帶著淚痕的李香雲時,他的雙眼遍布血絲,一絲殺意從他的心中湧起。

聶冷強壓著心中的殺意,寒聲道,「按照約定我一個人來了,把我妹妹放了!」

劉躍飛一笑,一副吃定了聶冷的摸樣道,「把球棒丟到地上,然後踢過來。否則,我可不敢保證你妹妹臉上會不會多上一條刀痕。」

一名流氓抽出了一把牛角刀,放在了李香雲的臉上。

感受著那牛角刀冰冷的鋼鐵觸感,李香雲顫抖著身體,股足了全部的勇氣,大聲叫道,「哥哥,別管我。立即離開這裡,去報警!!」

對於沒有親人,親戚的聶冷和李香雲這屈居社會底層的人來說,警察就是保護他們安全的唯一依靠。 韓娛之崛起 若是警察也被收買,他們便再也沒有一絲希望。

劉躍飛殘忍笑道,絲毫不在乎聶冷是否離去:「聶冷,你現在大可以離去。不過你妹妹可是會因為躲貓貓而死掉!失足的**少女,因為想不開而自殺。這個理由對於你們這樣的屁民來說已經足夠了。」

聶冷沉默,放下了手中的球棒,然後一踢,那球棒便滾到了劉躍飛身前,沉聲道,「這樣可以了嗎?」

「哥哥!」李香雲已經淚流滿面。

劉躍飛瘋狂笑道,「哈哈,蠢貨!!都給我上,剁了他的右手,廢了他的雙腿!剁掉他的右手的人,我給他一萬塊,廢掉他雙腿的人,我給他四萬塊!看我怎麼樣讓你變成殘疾人。」

聽到劉躍飛的話語,那些流氓們頓時如同打了雞血一般,紛紛抽出了西瓜刀、牛角刀、大砍刀向著聶冷沖了過來。

出來混的,就是為了錢。在金錢的驅動之下,這些流氓什麼事情都能夠做得出來。

「一群人渣,都給我去死!」

聶冷一下從懷中抽出了glock18,對著那衝過來的七名流氓扣動了扳機。

清脆的槍響之聲,在這狹小破爛的房間之中回蕩。

血花飛濺,那七名流氓被子彈洞穿了身體,彷彿垃圾一般倒在了地上,身體滿是槍洞,鮮血流出。

聶冷並沒有練過槍法,可是在不到十米的距離之內,要想射中人體這麼巨大的物體簡直太簡單不過了,射不中才不正常。

聶冷的槍法並沒有達到槍槍爆頭的地步。那倒地的流氓大多數沒有被命中要害,他們並沒有立即死去,而是不斷的發出痛苦的哀鳴之聲。

聶冷上前幾步,手持glock18對準一名身中三彈,卻並沒有死去還在發出痛苦哀鳴的流氓連開兩槍。

砰!砰!

兩聲清脆的槍響,那名流氓的腦袋開出了兩個血洞,紅的白的從血洞之中流出,他的眼中露出著無盡的驚恐。 濁米閃爍著點步的星輝,將整個房間照得海明,烽火現現代化的東西,而跟電有關的東西自然也在限制之列,且不說大夏能否造的出來,問題是造的出來也無法使用,電燈照樣不會發光,所以烽火大陸上仍然使用著原始的油燈照明。而家中有錢的則用蠟燭。

不過有一失就有一得,烽火大陸上出產一種特殊的明光石,屬於與鐵礦共生的一種礦藏,這種礦石沒有其他用途,卻有一種照明作用,在礦洞之中就好若是螢火蟲一般,閃爍著白色的光點,而這種明光石被磨碎之後,摻入到蠟燭之中,卻有奇效,可以讓蠟燭的燃燒時間更長,而且發出的光芒不是那種燭光特有的昏黃,而是如同燈泡一樣的白光,照明效果無疑更好。

房內巨大的燭台上插入數根嬰兒拳頭粗的巨大蜡燭,三根一組,放在房間四個角落,照明效果比起在房間內安裝上一盞白熾燈的效果一般,此番跟隨夏羽出來的並不多。周紫晴算一個,之後就是只有秦瑤,白瑤,岳奴嬌三女,本來李家姐妹也要隨著過來的,不過李若彤身懷有孕。害喜的厲害,李若衫和易小妹兩個最要好的就留了下來,岳奴嬌此番過來也有安排後宮女衛的任務,而白瑤則是隨著秦瑤一同。

一桌晚宴菜色不多,但做的卻十分精緻,從新夏城一路乘坐馬車。隨後又走了一大段路,夏羽還真有點餓了,四女吃的不多,餘下全都被夏羽席捲一空,酒足飯飽,夏羽拍著肚子,枕著秦瑤的**,周紫晴則靠在一張靠榻之上,對夏羽那跟老太爺一樣的作風很是不屑的白了兩眼,不過心裡卻早已經習以為常,有的時候周紫晴都在想習慣這東西有時候真可怕,換了以往自己男人趴在別的女人懷裡,一雙壞手摸摸這個,惹惹那個,她早就拿著酒瓶子砸過去,然後轉身說聲拜拜。

周紫晴心?嘆了口氣,目光望向那窗外,儘管已經進了四月,這風中卻還是有點涼,身夏細絨毛編織而成的地毯卻很暖和,軟絨絨的,夏羽正玩的不亦樂乎,突然扭過頭來,看著周紫晴道:「紫晴,內閣定下六月中下旬要將王都遷過來,剛才過來的時候看,好像還有很多地方都沒有修建好,眼下都四月份了,好像最重要的輸水系統還沒有完工吧!而且王城內好像還沒有多少人家,還剩下兩個半月了,到時候可別出現砒漏」。

如果只是單純的將各部門微入天之城內,夏羽倒不會太擔憂,關鍵的問題是,內閣打算將這次遷入王城進行大辦,甚至很可能直接將夏羽登基為皇也一併辦了,如今大夏的疆域已經足夠大了,西面落日草原。搗族,后金。土倫,烏桓等部疆域都已經戎入了大夏的疆域,北部蒙古五部,乞拔汗國,契丹兩汗國的使團已經來到新夏城,承認大夏的霸主地位,甘願臣服,而一旦與燕國,幽國達成共識,兩國就會自動成為大夏的疆域,這樣的話,西起山海關外的廣袤疆域將都是大夏的疆域,西南的遼東半島也已經被大夏吞噬的七七八八,而海上,整個大渤海都已經是大夏的內海,夏羽在北方的聲望已經足夠稱皇的條件了,而搬遷新王城的時候,同時宣布接受草原各部的共舉,燕幽兩國的輸誠。建立大夏帝國,無疑將是大夏的一大盛事,足以堪入史冊,夏羽自然要多關注一點了。

「放心吧,現在輸水系統已經完成的七七八八了,估計十號左右就會開始運作,就算不能達到預想的效果,但也足以應付了,王城主街道兩側的商鋪以及民居已經陸續完工了,到時候人少不了!」周紫晴似乎也知道內閣的想法,她倒是沒有什麼意外,不過兩件事情不可能同時操辦。但間隔的時間也不會太長,雖然王城主體已經竣工了。只要輸水系統不出意外,王城就可以運作了。

「那就好!」

「不過你也不要那麼悠閑,王城正常運作麻煩不會太大,但有些問題卻不容忽視,否則日後對王城的影響很大,你看看這個!」周紫晴說著從身邊拿起一個本子,遞給了夏羽。

夏羽接過之後,快速的翻看了起來。不多時,夏羽就看出問題來了。本子上面記述的東西應該是白素管理的商盟情報匯總而來的商盟屬於民間情報組織,與蝶樓不同,主要負責的是民間的消息,利用遍布各地的商鋪來獲取消息,而周紫猜這個本子上,顯然還有部分戶部的一些資料對比。

而一組組數字的背後,所表露出來的問題只有一個,那就是發展的不均衡,發歸天府的四州確實是圍繞著王城的四塊地方,然而毒城的位置在兩條河的交匯處,東面是明州,這邊沒有問題,新夏城就在明州平原上,也是發展最快的區域之一,王城西面就是大明河,大明河西就是天府四州之一的郜州,大明河雖然河道比較寬,但也也不到千米的距離。水流和緩,兩岸景色優美,尤其是王城建起之後,這條大明河說不定會成為堪比秦淮河的繁華水道。所以郜州這邊發展也不慢。

但是在往下看,就來問題了,天府四州中的應州,皋陽兩地的發展比起另外兩州連簡直就是慘不忍睹。發展緊緊比一般州郡強上那麼一點。絲毫沒有作為王城直轄州縣所具有的繁榮,兩州人口加起來居然不過二十萬戶,而如今光是一個明州就有口六十萬戶,邯州差一點,但也有四十餘萬戶,差距不是一般二般的大,至於其他的數據不用看都知道有多大差距,畢竟人口基數從某種程度上就已經反映出一個地方的繁華度。

如果不是周紫晴將這個東西給他看,他都不曉得蒸蒸日上,富人的聚集地的王城周邊四州居然有這麼大的落差,而夏羽只是一想就立剪明白了這其中的差別,交通,對,就是交通,王城位於澗書曬細凹曰甩姍不一樣的體蛤,閱讀好去外舊,公口。整塊士地被分為三全部分。明州與王城連在一體牛冗「是水路還是陸路都醉是暢通,加上這片區域本身就有不錯的基礎,發展自然最好。

而郜州同樣如此,雖然與王城間隔了一條大明河,但大明河並不是那種大江大河,在河面上完全可以架設起橋樑,溝通河道兩岸,所以兩地聯繫同樣緊密,但到了南面兩州。卻間隔著渾河,整個黃金平原幾乎被渾河給貫穿了,渾河最寬的地方在枯水期也至少有八公里,而洪水的時候,至少有二十餘公里。而就算最窄處也有五公里的河道,算上兩側。橋長至少要二十幾公里。如果換成是現代,那問題還不夫,跨海大橋都造的出來,這點距離自然不算啥,但問題是烽火大陸是冷兵器時代。沒有大型機器設備,想要造集這麼大的橋來根本就不可能。

也就是說南面兩州,被渾河直接割開了,這讓夏羽想起九十年代的上海,同樣只有一條河之隔卻有著寧要浦西一張床不要浦東一座房的話。一河的距離就是天上與地下的距離。從兩州只能走河道進入王城。船隻雖然運輸量大。但速度卻不可能跟陸路直接運輸比,而且來迴轉運十分費勁,這樣兩州在與其他地方競爭的時候不佔據一點優勢,就算是他在選地方的時候,也不會到河對面去置辦莊園產業,雖然只是一條河的距離,但心裡上卻覺得很遠。

夏羽坐起身,叫人拿來附近的的圖。四州的位置一目了然,如果從地圖上看,四州拱衛著王城,就好像四全忠心耿耿的侍衛,而兩條河雖然將四州割開,但卻遠沒有身臨其境的直觀,現在是夜晚望不到南面的江面,但是白天的時候,從這裡卻可以直望到江面之上,數千米的渾河水道就好像是一個巨大的天塹。根本就無法跨越。

「這事內閣的人怎麼沒有人提起過」。夏羽微微的皺著眉頭問道。

「內閣也不是萬能的,每一個人都有局限性,而且王城剛剛落成,還沒有啟用,就算有差距也不會太受到重視,倒是應州,皋陽兩地州巡撫使上過摺子,提過這個,事情,不過兩人雖然發現了南北差距越來越大的問題,也想到了可能是渾河的阻礙了交通的關係,向內閣提出了在兩地修建大型碼頭的建議,內閣那邊也批了,但工部這邊挪不出人手,所以給暫退到秋天!」周紫晴道。

夏羽一聽周紫晴所說,腦海里突然想了起來,一拍額頭,道:「這個摺子好像是去年年底呈上來的吧,我當時也沒有在意,沒想到問題這麼嚴重,怕是修建兩座碼頭也解決不了兩地發展滯后的問題

周紫晴也點了點頭,兩人在這說著,秦瑤向來恬靜,遇到這種事情向來不會說話,岳奴嬌擅武。對建設的事情不懂,所以就在一旁聽著,倒是白瑤眨巴著大眼睛,好像想到了點什麼:「為什麼不建座橋,那問題不就解決了么」。

夏羽真看著一臉認真的白瑤兒。噗嗤一笑,道:「哪有你想的那麼容易,從王城這塊到對岸少說也有六七公里遠,要走到了夏天,水一漲。河道達到十來公里也並非不可能,建橋,怎麼建!」

白瑤努了努瓊鼻,也覺得自己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不過看著夏羽哈哈大笑的樣子,卻是很不爽的輕哼一聲,但卻又無可奈何,誰讓自己問的問題讓人好笑呢?但讓她就這麼認癟,白瑤卻是心不甘情不願的。突然白瑤好像想到了點什麼,道:「笑什麼笑,有什麼好笑的,人家又沒有說建那種大橋,那麼長肯定建不過去,不過你別忘了水軍府里還有一支可以用來架橋的舟橋營呢?好像這舟橋營曾經在渾河上架過好幾次橋呢?」

一旁的岳奴嬌也大概聽明白了。聽到白瑤這麼說,也是連連點頭。道:「今天來的時候,不就在王城外護城河道上看到過,幾條船連在一起,搭出一條橋出來,看著很穩當呢?。

夏羽搖了搖腦袋道:「我知道你們兩個的意思,不過這十幾米,幾十米的距離跟幾千米可不一樣,舟橋營在渾河上搭建舟橋不過是臨時之用。問題不大,但如果要用在連通應州。皋陽和王城這邊卻是不行,畢竟這邊的橋要永久性的,到時候要有成白上年的馬車在上面來往,那要多少貨物,就算壓也將浮橋壓塌了,別說夏天一發水,一個浪頭就能將橋沖沒了!」

周紫晴聽了卻是眼睛連閃,道:「如果將下面的船建的足夠大呢?就好像是一個能漂浮的島嶼樣,只要將這漂浮的大木船固定在河面上。之間在建起一些較近的橋粱,就算是大洪水來了,也不怕,唯一麻煩的是這種大木船造價可不會便宜。而且使用時間有限,但是如果能連通南北,所產生的收益,遠遠要比造這種大船多的多,或許這個辦法能行!」

周紫精說著在紙張上畫了一個巨大的如同島嶼一般的巨大圓形木船。或者說這已經不能稱之為船,而就是一個漂浮的島嶼,夏羽看著這如同島嶼一樣的平台,道:「這個能成么?。

「把你那個么去掉,我想建造這個應該不會太複雜,至少要比造大船簡單多了,只要建造出一個平台。能漂浮在水面上,具有一定的抗衝擊的能力,足夠的平穩,就以這些船為基石,在上面修建橋樑,這樣橫跨整個渾河,如果成了,能用的地方可不少!」周紫晴道。

夏羽摸了摸下頜的鬍子茬,想了想。道:「能不能成,咱們說的也不算,待明天去找工部的人問問,並著幾個船匠詢問一下,如果能成,那自然最好,有了橋樑相連,貨物流通就不會受到阻隔,說不定還能成為一道覦麗的風景線呢?。澗書曬加凹姍不一樣的體蛤,閱讀好去外 看著自己的同伴慘死在眼前,那些先前不可一世的流氓們眼中都露出了恐懼之色,掙扎著向韓飛那邊爬去。

做完這一切,聶冷立即抽出了並沒有射空的彈夾,立即更換了一個新的彈夾。剛才的一陣亂射已經消耗了十八發的子彈。他要時刻保持手槍滿彈的狀態,因為他的槍法極爛,而且不知道會遇到什麼意外。這一次,絕對不能夠出任何意外,他輸不起!一旦輸了,他所珍視之物,便會化為烏有。

「手槍!!!」

看著聶冷手中的手槍,韓飛與劉躍飛都臉色大變。

武功再高,一槍撂倒。韓飛再能打,在槍械面前也是渣。

砰!砰!兩聲清冷的槍響,聶冷再次冰冷準確無誤的將一名倒在地上的流氓打死,絲毫沒有一點遲疑。

「不要殺我!」

「救命!!」

「對不起!!對不起!」

「……」

存活的流氓充滿了恐懼,在死亡的威脅下連哭帶爬的大聲叫著向著韓飛與劉躍飛爬去。

聶冷雙眼冰冷,絲毫不為所動。他踏著整齊的步伐,不急不慢的向前走去,走到那些流氓身前,開槍將他們打死。

「這傢伙,太危險了,太瘋狂了。殺人絲毫沒有心理障礙,這傢伙要不是之前殺過人,就是一個徹頭徹尾的瘋子。」韓飛心中捏了一把冷汗。

「別過來,聶冷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就殺了你妹妹!!!」劉躍飛顫抖著身體大聲尖叫道。他極為囂張跋扈,大多是仗著父輩的威風,他自己確是沒有什麼本事,看著有人死在他的面前,他腿都被嚇軟了。

那名將牛角刀架在李香雲手中的流氓也雙手微微顫抖,他可是第一次親眼見到有人在他眼前用槍射殺他的同伴。對槍械的恐懼,已經深入人心,對於普通人來說,那可是無敵的力量。只能逃跑不可力敵。

聶冷語氣森寒無比道,「拉斯特,你還不動手,想要被浸泡在聖水裡面嗎?」

「聶冷大人,我的處女殺。可是為你破了!我強烈要求提高祭品的等級,白菜葉什麼的,我一點不喜歡,最起碼也要將祭品提高到薯片吧!」伴隨著拉斯特的抱怨之聲,一把牛角刀瞬間刺入了那名持有牛角刀的流氓脖子之中,將那流氓的喉嚨刺了個對穿。

那名手持牛角刀的流氓瞬間倒地死亡。

拉斯特則是顯現身形,變成了一名金髮的絕世美男子,一把抱著李香雲向著聶冷這邊奔來。

惡魔顯現能夠攻擊人類的實體,有兩秒間隔。在那兩秒之中,所有人的目光都被聶冷冰冷又瘋狂的殺戮所吸引,根本沒有注意到他們的背後。

聶冷持槍一直指著韓飛和劉躍飛,那兩人也不敢有絲毫輕舉妄動,任憑拉斯特將李香雲帶到了聶冷身邊。

聶冷一指點在李香雲背後的一個穴位之上,那李香雲便瞬間昏了過去。

在那王天雄的十天教導之中,聶冷雖然沒有一躍成為卻也掌握了不少小知識,如何讓人暈眩只是其中之一。

「聶冷,別殺我。是我不好,是我賤!我會去向警察局自首,請你放我一馬!不要殺我!!殺我髒了你的手啊!!」劉躍飛一下哭喪著臉,跪在了地下,褲襠都濕了,一滴滴尿液從他的褲襠之中流了下來。他可以笑著看著自己的敵人被殘忍折磨,可是當自己有生命危險之時,那便無法保持那副囂張的模樣。

「蠢貨!他殺了那麼多人,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一起上,滅了他!」韓飛大吼一聲,雙眼之中凶光閃動,瘋狂的向著右邊逃去。他在賭聶冷的槍法。

砰!砰!

聶冷眉頭一皺,一邊向著韓飛衝去,一邊調轉槍口對著韓飛一陣亂射。沒有經過特殊訓練,他射擊的準度低得可憐。

這室內極為狹小根本沒有地方躲避,聶冷一陣亂射之下,韓飛也被一發流彈射中,恍若被重鎚擊倒一般跌倒在了地上。

另外一邊,劉躍飛則是向著那房間之外衝去。只要逃離了這個房間就是他的勝利。

聶冷瞧了那倒地的韓飛一眼,然後向著那劉躍飛衝去,只有這個人渣,這個毀了他未來的人渣,他絕對要殺掉。

在這生死關頭,劉躍飛也被激發出了可怕的潛力,速度攀升到了他有生以來的最快速。

聶冷則是因為受到那王天雄的嚴苛訓練,體力降到了冰點。

那劉躍飛竟是逃出了這個房間。

那惡魔拉斯特則是抱著李香雲按照聶冷的命令離開了這裡。

「殺了他!絕對要殺了他!」聶冷雙眼赤紅,體內那裂天訣瘋狂運轉,硬生生的將一絲元氣注入了他的雙腿之中,讓他那彷彿灌了鉛一般的雙腿暫時一輕。

聶冷恍若閃電一般衝出了這個房間。

聶冷剛剛衝出房間,那劉躍飛便如同垃圾一般被丟了到了他的身前。

「是我!」

聶冷迅速將槍口對準那劉躍飛飛來的方向,只見那一臉冰冷的李慶雲站在他的身前。

「別殺我!!別殺我!對了,我有錢。我舅舅有錢,只要你們別殺我,一千萬,兩千萬他都會支付。求求你們別殺我!!」劉躍飛跪在地下眼淚和鼻涕都流了出來,大聲的哭叫道。

「我跟你說過,叫你別來惹我。人渣!你毀了我的未來。你放心,培養出你這樣人渣的家人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和你一起去地獄的。」聶冷雙目冰寒的看著劉躍飛,將那glock18塞入了劉躍飛的嘴巴之中。

那劉躍飛看著聶冷,臉都恐懼得扭曲了起來。

「等一下,先別殺他,聶冷。老闆有話要跟你說。」李慶雲拿出了一個手機遞給了聶冷。

聶冷沉默,然後收回了槍口。王天雄的勢力極為龐大,僅僅一個李慶雲他都敵不過,違抗他的命令實在是找死。

「我的候補徒兒,這一次,你可幹得真漂亮。殺死了幾個?」在電話的那一邊,傳來了王天雄渾雄的聲音。

「八個確定死亡,一個生死未知。準備殺最後一個。」聶冷彙報道。

王天雄道:「剩下那一個,是劉躍飛嗎?」

聶冷道:「是!」

「別殺他。把他留下,讓我來為你上一堂課。而且你也不用準備跑路。這一次的手尾交給我來處理。」王天雄一笑,接著語氣變得極為嚴肅,「聶冷,你聽好了。自己的屁股自己擦,作為候補弟子,我只會出手幫你一次。下一次發生這種事情,你就跑路吧。」

聶冷沉默了一會,緩緩道謝道,「是!我知道了。多謝師傅!」

這一次,如果王天雄不出手,聶冷便打算潛逃到越南。他做下這樣的驚天大案,沒有後台的他不跑就得死。 「你還懂得用材料來收拾劉躍軍,這一點很不錯。比起打打殺殺,會用腦,調動一切可以利用的資源擊敗敵人才是正道。你的表現讓我很滿意,我可以滿足你一些小要求。說吧!」電話那邊,傳來了王天雄滿意的聲音。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3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