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 年 2 月 2 日 0 Comments

堯風面色平靜,對於對方態度的轉變沒有絲毫在意。

“他?”

範莉莉微驚,順着堯風眼神看去。

只見衣衫破爛的木羽正看着自己,她眼底不禁閃過一絲失望,隨即卻立馬含笑掩飾。

“原來是這位先生啊,請問需要什麼幫助嗎?”

聞言,木羽面色平靜,直接掀起自己的軍用背心,露出其中三道猙獰傷口,淡漠道:“我受了點傷。”

“原來是受了外傷啊,我幫……這?!”

範莉莉話沒說完,突然面色一變,瞳孔微縮,不可思議地瞪着對方傷口!

“好嚴重的傷勢?!”

一旁的小蓮也忍不住捂嘴驚呼,滿臉不敢置信:“你是怎麼忍住且面不改色的?!”

“我說了小傷而已,大驚小怪幹嘛?!”

木羽蹙眉,似乎不滿對方的一驚一乍,冷漠道:“幫我消毒,開點藥就行。”

“這……這得住院吧……”

女護士小蓮忍不住剛剛開口,便被木羽立馬反駁:“住什麼院?”

“我說了消毒開藥就行!”

見對方不悅,小蓮頓時嚇得面色微白,低頭後退,不敢說話。

見狀,範莉莉神色微變,不禁暗中瞥了眼毫無表情的堯風,眼珠一轉,似是想到了什麼,嘴角微翹……

她轉頭對小蓮道:“小蓮,你帶傷者去消毒開藥吧……”

“可是……”

“沒有可是,快去!”

範莉莉聲音一沉,小蓮立馬嚇得脖子微縮。

見對方被自己嚇到,範莉莉面色微變,連忙又柔聲開口:“不好意思啊小蓮,是我語氣重了。”

說着,她面露柔色,解釋道:“我們聽傷者的意願,帶他去吧。”

“哦……好。”

見對方面露抱歉,小蓮也沒有多想,輕輕點頭道:“嗯,我帶他去。”

看着小蓮離去的背影,範莉莉雙眼微眯,心中卻是閃過一絲嫉妒。

這傻妮子,怎麼就運氣那麼好,能出生在那樣一個富貴家庭。

要是我有這麼好的家境,生活何必過得如此被動?

想到這,她餘光注意到了一旁的紫荊。

看着身材容顏都要勝過自己的紫荊,範莉莉下意識心中產生一絲敵意,隨即她輕笑道:“這位小姐,剛纔的傷者受如此重的傷勢……”

“你還是陪同他一起去吧。”

“咯咯咯~”

聞言,紫荊捂嘴輕笑,頗有深意地看了眼對方,隨即無所謂道:“那好吧,我就跟去了。”

走至門口,紫荊嘴角微翹,突然莫名轉頭說道:“對了,我家先生性子冷漠,你可得注意些哦。”

聞言,範莉莉眉頭微蹙,心中不解,卻仍是笑道:“呵呵,我會好好招待這位先生的。”

她笑着目送對方出門,卻不知爲何,剛纔對方的眼神,總讓自己後背生出一絲涼意……

……

待房內只剩下堯風和自己,範莉莉終於露出了真心笑容。

她轉過身看向面色平靜,在座位上閉目養神的堯風,嘴角微微上揚……

背靠房門,輕輕關上。

咔嚓!

一聲輕響,她單手負後,動作熟練,輕易便將房門倒鎖。

聞得鎖聲,堯風緩緩睜眼,剛看到眼前景象,便面色驟然一驚。

只見範莉莉神色嫵媚,雙手一垂……

嘩啦!

白色大褂便順着她的雙肩滑落……

而其大褂之內,竟是露出一身僅穿了性感內衣的完美嬌軀!!

範莉莉在來辦公室之前,不僅去廁所化了妝,還偷偷換了其中衣物!

此時,她彎眼誘惑地看向堯風,五分妖豔,五分嬌柔……

身材凹凸,大腿修長,若不是她平日裏被白大褂遮擋了身材,絕對可以讓更多男性爲其瘋狂!

這時,她嘴角微翹,款款走至堯風面前,慢慢彎腰,輕輕吐息道:“大人~現在我們……”

“完成人家剛纔承諾的懲罰吧~” “你在誘惑我?”

堯風面色平靜,目光清澈,淡然問道。

“不然呢?”

見對方如此冷靜,範莉莉心中閃過一絲詫異,隨即很快又勾起嘴角。

就算這傢伙能裝,在自己的美貌誘惑下,又能堅持得了多久?

之前那油水不進的醫院院長,最後還不是也倒在了我的石榴裙下,次日便幫我搞定了醫生的職稱~

“爲何選擇我?”

堯風目光淡漠地對視着對方勾人的雙眼,平靜道:“因爲我的那本軍官證?”

被對方雙目注視,範莉莉心中忍不住微微一驚,身體發涼。

隨即,她立馬又強裝笑意:“咯咯咯~大人,您真聰明~”

“小女子見到您這樣優秀的男人,自然忍不住動心啦~”

譁~

對方穩坐不動,範莉莉便決定上前主動出擊。

腳步輕輕一跨,便熟練地往堯風懷裏坐去……

香水撲鼻,媚眼如絲。

笑聲如銀鈴般響起,房內滿是春光。

不得不說,範莉莉的確有她作爲女人的魅力和美色。

再加上她時有時無的秋波和挑逗,的確能讓大部分男子淪陷在她那…充滿危險卻又誘惑的溫柔鄉內……

“啊?!”

突然一聲驚呼,範莉莉身下一空,直接跌坐在地。

而堯風不知何時,消失在了原處,已然出現在房間的另一個地方。

他神色淡漠,不喜不怒,俯視地上的吃痛女子,平靜道:“我建議你不要碰我。”

“不碰你?”

範莉莉捂着疼痛的臀部,聽到這般冷言,心中自尊心大受打擊,更是生出一絲怨氣。

她昂其美豔的臉龐,盯着對方倔強道:“那我若一定要碰你呢?”

堯風聞言,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平靜地坐於一旁,淡淡道:“你哪裏碰了我,我便割了哪裏。”

“你……你什麼意思?!”

範莉莉聞言,面色微變,心中莫名生起一絲寒意,卻仍是不確定問道。

“意思很簡單。”

堯風看向對方,微微一笑,宛若三月暖陽,輕聲解釋道:“你手碰了我,我便砍了你的手……”

“你皮膚碰了我,我便割了你的肉。”

什麼?!

範莉莉瞳孔驟然緊縮,面色發白,驚恐地看着對方雖有笑意、深處卻滿是冰冷的雙眼……

對方話語輕柔,卻如利箭一般一字一字狠狠刺在她的心頭!

字字驚心,箭箭見血!

她毫不懷疑,對方一定能說到做到!

甚至……

做得更加可怕,更加冷血!

想到這,範莉莉這纔回憶起紫荊最後跟自己說的那句話……

“我家先生性子冷漠,你可得注意些哦~”

這哪裏是冷漠?!

這分明是冷血!是無情!是對其他生命的徹底漠視!!

她艱難擡頭,惶恐至極地看向對方,嬌媚臉上滿是慘白,再無一絲挑逗魅惑之色……

她看着對方那雙淡漠一切的雙眼,忍不住惶恐猜想……

這個男人,到底經歷了多少生死,才能將生命看得如此平淡!

咔!

這時,一聲輕響,堯風起身。

他似乎不願再呆在此處,無視對方,轉身便往門口走去。

Share:

Leave a comment

Recent Posts

  • blog
    2022 年 5 月 21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6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10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9 日
  • blog
    2022 年 5 月 7 日

近期留言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
    brand